•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29章
  • 下载
  • 等到野蛮人轻骑兵跑回自己的阵营,人已经少了一半。

    “哈哈哈哈”武盟械兵们发出震天动地的机械音笑声,比鬼哭还恐怖,吓得巨狼骑士座下的巨型战狼瑟瑟发抖,纷纷哀嚎。

    雷长夜趁着敌军士气动摇,暗暗计算了一下攻击的优先级。敌人的最高战力有地狱魔族法师总共七八人,再有禁咒魔法元老会的四名巫妖大魔导师,然后是维京人领主级巫师,大概三四人。野蛮人三大英雄领主虽然武力惊人,但是威力还是逊上一筹,可以由械兵对付。

    这大约十五六个人都有九品级别的魔法伤害,但是防御机动和变化保命的能力远远不及大唐的九品至高者,可以说是半残九品,只要先手攻击,就有可能以最小代价干掉他们。

    巫师部队、掌火鬼部队、不死法师部队、雷鸟部队虽然是巨大威胁,但是雷长夜觉得有龙母玛烈赤斯的护佑,问题不大。

    他拍了拍龙母的犄角:“龙母殿下,先攻禁咒大法师”

    “飒”玛烈赤斯猛然发出一声狂啸,巨大的肉翅在空中闪电一拍,银色的龙身犹如一道白电,朝着巫妖法师们组成的阵营袭来。

    迅疾的魔法吟唱声在这些巫妖大法师的嘴里飞快地涌动。达到他们这个级数的大法师,还需要吟唱的魔法,其威力必然摧枯拉朽。

    “嗷”龙母一声狂啸,身上冉冉升起一枚银色的魔法盾。雷长夜竟然认得这盾牌的形态,那是维德的魔药制造出来的魔法护盾。不过这个魔法护盾无论从厚度还是坚固度都远超维德可怜巴巴的肥皂泡。

    但是,就在这个魔法盾刚刚出现的一刹那,玛烈赤斯突然惊呼一声。这个魔法盾波地一声消失了。雷长夜冷眼一看,只见十几个小队的巫师和萨满在雷鸟驯兽师指挥的雷鸟接引下,迅速飞到龙母身边,施展出了禁魔之术,切断了龙母与魔法元素的联系。

    “该死!”龙母和正要对龙母施展强力魔法的巫妖大魔导师们同时破口大骂。

    这帮巫师和萨满的禁魔之术是范围攻击魔法,可以无限叠加,他们不但禁了龙母,连带着也把四位大魔导师的魔法也禁了。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四位巫妖大魔导师的身上传来,那是七八位地狱魔族法师把火焰流星丢在了龙母身上。龙母的身子扭了三下,虽然身子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大,还是中了四枚,但是躲开了另外三枚。这另外三枚火流星就这么老实不客气地在四位大魔导师身前炸裂开来。

    龙母玛烈赤斯的巨龙之王体质,面对地狱魔族的至尊火系魔法,是根本不带怕的。四枚火流星砸身上,相当于被四枚小沙包近距离丢身上,有点疼,有点羞耻,也就那样了。不过为了帮助雷长夜防御魔法,她还是贴心地给自己套上了一个龙族特有的魔免之盾,把雷长夜也罩在里面。

    巫师和萨满的禁魔虽然消解了这个强力的抗魔盾,但是对龙母抗魔影响并不大。而雷长夜更是全身护体神功,金甲符、雷甲符、替身符一个不差全部启动,还有龙母张开翅膀为他遮蔽伤害。他连感觉都没有。

    只可怜四个巫妖大魔导师,面对恶魔族至尊火魔法火焰流星,几秒钟之内开不了魔法盾,做不了闪烁,分不了身,开不了结界,只能靠身上效能可怜巴巴的几个魔具护体。当火流星爆炸的时候,这几个他们花费重金购得的魔具全碎了,他们的巫妖之体也随之破碎。

    在雷长夜眼前,四个大魔导师的头盖骨呼啸着天空飞去,远远落入了巴黎城内。

    “这”雷长夜愣了。

    他选择禁咒魔法元老会的阵营攻击是有原因的。首先他们对于恶魔联军是外人,无论是维京人还是恶魔族都对他们不待见。他去打他们,不会遭到万众一心的抵抗,反而会加剧他们的分化。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恶魔族居然这么不当人,直接至尊魔法甩脸,一点不顾及自己人。他更没想到维京人和野蛮人组成的特战小队为了对抗他和龙母,居然使用了大规模叠加禁魔的手段,不但限制了龙母的龙盾,而且连大魔导师的魔法都给限制了。

    这一重重因素叠加起来,让他还没出手,就直接干爆了四个具有大九品杀伤力级别的巫妖大魔导师。这仗一下子好打多了。

    本来排列整齐的禁咒魔法元老会死灵大军开始出现了不应有的骚乱。黑骑士、跳尸、不死法师、骷髅兵团都开始不受控制地四外游走。四位大魔导师的巫妖之身被毁,令他们失去了指挥大军的视野。这些被他们控制的死灵兵种,不知道该进攻谁,该站到哪儿去,该如何行动,于是开始靠本能游荡。

    死灵们靠本能游荡是非常可怕的。他们本来就是属于混乱型生物,天生对于生命和秩序的生物就有敌视的天性。在旁边列阵的恶魔族、维京兵团和野蛮人兵团整齐的阵列,令它们产生了敌视。他们下意识地开始往身侧的方向游荡。掌火鬼兵团、巫师兵团相继受到冲击。

    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死灵部队被眼前整齐如刀裁的械兵大阵吸引,开始呼啦啦地冲杀过去。不死法师不分敌我地释放着黑暗魔法,进一步引发了大混乱。

    趁着这股子乱劲儿,雷长夜号令飞鱼大娘船上的阴将缓缓把船开出森森林,朝着正面战场进逼过来,吸引了整个战场的注意力。

    白起一眼看到雷长夜引发的混乱,他捕捉战机的天性促使他下意识地发动了驼车进攻的命令。械兵兵团在他的指挥下让开阵列。阵旗一分,三百辆驼车犹如三百匹脱缰的巨象,二十四条木蹄马力全开,发动着滚雷般的轰鸣,朝着前方的巨狼骑士军、骷髅兵团、维京步兵和投矛手兵团、地狱犬和角魔兵团扑来。

    与此同时,飞鱼大娘船上一百零二只木飞鸟冲天而起,朝着正陷入混乱的巫师兵团、掌火鬼兵团扑击,三百零六把符剑下指,手生金雷、水之滚地雷和螺旋火雷铺天盖地撒了下来。因为拥有魔法中枢的附魔之符剑,这些雷法比平时都精准了很多,基本上都是正好炸在人群正中间,造成最大范围伤害和控制。

    本来就被死灵部队冲得阵型混乱的掌火鬼兵团和巫师兵团被这一顿火力覆盖打得焦头烂额,尸横遍野,根本没能为全军抵御驼车冲锋提供任何火力援助。

    当白起以半人马械兵姿态率军冲锋到阵前之时,驼车军上的雷剑人已经舒舒服服地打出了好几轮五行雷法,炸得巨狼骑士、骷髅士兵碎骨乱飞,血肉横卷。维京投矛手们疯狂投掷飞鹰长矛,插得拖车内外全是杆子。

    但是驼车上的铁线柳本来就坚固,再加上开车的都是械兵,插身上也不觉得疼,车速依然拉满。而驼车的火力点安排的都是会玩道法的武盟符师械兵和持宝械兵,他们把法器和符剑对准车外敌军阵列,也不需要瞄准找手感,闭着眼睛就甩道法,甩雷法。

    八派道法法宝轰在敌军阵列之中,摧枯拉朽,横扫千军,再配合雷剑人的水之滚地雷和手生金雷的麻痹和减速,方圆数十里的战场上,到处都是浑身抽搐的恶魔联军士兵。

    追着雷长夜和龙母的十几个特战小队也来不及管机动力爆表的龙母了,他们转过头来准备对横冲直闯的驼车军实施禁魔和魔法狙击。

    但是刘秀眼明手快,立刻率领灵宠军团铺天盖地地冲杀而来。数十只猛兽兵在阴丽华的金丹教道法加持之下,加速数倍撞入特战小队的阵列。虽然巫师和萨满的禁魔被它们吃满,但是它们的道法是天生的,魔法元素长在它们魂核之内,这种联系根本无法被切断,就犹如龙母的抗魔天性是无法被禁的。

    特战小队被这群猛兽兵狠狠撞中,不是被踩成肉泥,就是被灵宠的道法打成筛子。

    就在这时,一道强猛的闪电突然从维京兵团阵后射来。这道雷电势如破竹地穿过第一只猛兽兵的胸口,然后弹射到第二只猛兽兵的脑袋上,接着又弹到第三只猛兽兵的大腿。这一连串的闪电突然炸裂开来,把十来只猛兽兵同时炸倒在地,浑身化为乌黑。

    所有人的目光都震惊地望向维京兵团阵后。雷长夜知道领主级大巫师们终于出手了。

    第五百二十章 大唐的战神

    连续的闪电从维京后阵射出,闪电链犹如扭曲的怪蛇,在猛兽兵和驼车军之间反复横跳,几十辆驼车和十余只猛兽兵被炸开了花。有一辆驼车甚至被炸得凌空爆炸,里面的械兵就好像存钱罐里的硬币一般散得到处都是。

    “盟主,这是九品至高的道法!”刘秀震惊无比地用传音入密对雷长夜疾呼。

    “驼车军挡不住这么猛的轰炸!”白起也感到震撼。他已经习惯了驼车横冲直撞的战斗模式,乍一遇到这么不讲武德的九品至高,他也有点脑子转不过来。

    雷长夜感到无边的杀气朝武盟军前锋涌来,地狱魔族法师们的地狱烈焰即将覆盖到械兵和驼车军团头上。这将是比领主级大巫师更加可怕的火力。

    他抖手一甩灰烬制造者,连续使出六记神霄五雷法。三十只五行之色的光鹤在剑尖上涌出,在战场上飞卷一周,又纷纷回到灰烬制造者的火焰中枢中隐藏起来。

    连串闪电再次涌出,这一次它们轰向了天空,几十架木飞鸟被凌空打爆。上面的阴将在空中施展轻功,满空飘舞,滑翔落地。雷长夜反复经历这种木飞鸟爆炸的倒霉事,对于这种事的处理已经非常有经验。这些阴将犹如敏捷的黄鹤,在空中左右滑翔,之字形落地,躲开了后续的大巫师闪电链狂轰。

    不过这三轮闪电链攻击也让雷长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怒火。驼车、猛兽兵、木飞鸟这都是钱,都是资源,可不是无限供应的。如果在维京阵前打没了,他需要好几个月才能恢复生产。

    必须杀一儆百,在战场上,谁敢正面对抗大唐,就要付出百倍的代价。雷长夜咬牙拿出了万化真言符,双腿一夹玛烈赤斯。

    玛烈赤斯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怒吼,振翅高飞,朝着维京后阵冲刺。

    “吼————!”维京人的怒吼响彻整个战场,无数投矛手对准龙母投出力拔千钧的飞鹰投矛。数万枚投矛在空中稳定快速地飞行,对准龙母的全身要害刺来。

    雷长夜掏出一枚雷甲符狠狠拍在龙母头上。数千枚投矛准确击中了快速移动的龙母,令其全身都激起一层绵密的电火花。

    “吼~~~!”龙母发出一声狂野的咆哮,一股巨大的电流从她的龙嘴汇总奔涌而出,在空中化为雷电之雨,密集地落在维京兵团的头顶。数千名投矛兵在电雨的洗刷式轰炸之下冲天而起,化为满空竹蜻蜓般旋舞的横尸。

    这气势如虹的雷电一击,彻底打垮了维京军团的气势,维京人的阵势乱成一团,一向胆气粗豪的维京猛士们中间开始出现逃跑的懦夫。

    这一口雷电之雨并不是龙母本身的龙息,而是她连续吃了数千记投矛之后,雷甲符反馈而来的天雷之力。雷长夜的这枚雷甲符里同样充了满值的玉符,与他自己身上的雷甲符是同款。他还额外在上面附加了数枚天雷符以提供丰沛的天雷之力。

    平时雷长夜化身永强激发雷甲符。雷甲符往往可以维持相当长的存在时间。但是在这个惨烈的战场上,数万维京人一次投矛,就足以让雷甲符耗尽储备。而龙母本身的天生魔法亲和力又让这雷甲符的威力得到了彻底的发挥。

    所以龙母张口喷出的这道雷电之息,相当于数枚天雷符外加雷电符本身蕴含的所有天雷之力。在炸死数千维京人之后,这股乱窜的雷息还蔓延到了后阵的领主级大巫师所在方位,撼动了他们为自己开启的魔法护身。

    趁此机会,雷长夜乘坐龙母再往前成功冲锋了一段距离,几乎可以看到三名领主级大巫师和护卫他们的数百名统领级巫师阵线。

    他迅速捏碎万化真言符,激发万化之术,灰烬制造者在天空中化为一万把光剑,整齐划一地舞出一朵平花。蜀山剑法中一朵平花是六剑。

    平花绽放之日,光鹤群飞之时。

    雷长夜早早储存在灰烬制造者之中的六发神霄五雷法,喷薄而出,在火焰中枢魔法精灵的驱动之下,化为三十五万只五色光鹤,瞬间铺满了整个战场。

    这些五色光鹤是雷长夜以六品之身施展的神霄五雷法,本身的攻击力比神霄五雷符差了十几倍,对上九品至尊本来不值一提。但是被万化之法复制增强一万倍之后,别说九品至高者们,就是号称魔免之王的龙母看到也要掉头就跑。

    而且这些光鹤在魔法中枢驱动之下,还可以根据阴阳五行的规律,寻找敌方目标的魔法弱点,进行针对性融合进化,这样带出来的破魔效果,冠绝天下。

    最要命的是,雷长夜的灰烬制造者在放出三十五万只光鹤之后,还发射了五轮光剑扫射。

    这五轮光剑的斩杀效果,不要太强。

    在雷长夜对面的数百名统领级巫师在光鹤一轮洗地之后,全体倒地,没有一个能站直了的。三名九品级别的领主级大巫师依靠浑厚到极点的魔法护身罩和多年养护的替身魔具艰难挡下上万只光鹤的绞杀,最终还是倒在了光剑的烈焰之下,在惨叫声中化为灰烬。

    后续飞来的光鹤在失去了所有魔法目标之后,被雷长夜的神识驱动,追着维京阵营中的巫师兵团狂轰滥炸,这些巫师没有一个能够从光鹤的轰炸与游荡死灵士兵的血洗中逃出生天,全体阵亡。

    至此,战场上魔法攻击力最强的维京巫师集团,全面崩溃。

    雷长夜在使完了这一招万化之法之后,全身的先天一气犹如泄洪一般被灰烬制造者抽了个精光,他头皮里的天雷之力滚滚涌出,与残存的一丝先天真气迅速融合,补充全身各处真气源,竭尽全力恢复他的真气储备。他猝不及防,全身疼痛欲死。

    片刻之后,天雷之力的涌出也到达了一个极限,跟不上先天一气的损耗。眼看着,他就要被活活抽成人干。

    他顾不上检阅刚才的战果,连忙收了万化之法,召回灰烬制造者,这才在千钧一发之际阻止了自己真气的狂泄,避免了大变木乃伊的厄运。

    直到把灰烬制造者插回大郎剑鞘之中,雷长夜才终于明白怎么回事:灰烬制造者化为一万把剑,每把剑都复制了六发神霄五雷法,这就是六万发神霄五雷法,虽然万化之法可以复制雷法的威力,但是这六万发神霄五雷法总要有个生成的源头。

    雷长夜没有把自己复制一万份儿,所以这生成之源就全都集中在他一个单体的体内,自然要把他的先天一气吸个精光。幸好他的先天一气已经有九成纯度,无限近似天雷之力,在生死关头,头皮中的天雷库为他供上了续命真气。否则,他就要被自己的骚操作玩死。

    雷长夜感慨地叹息一声,看来这万化神雷的玩法,还需要他再升上几品之后,才能玩得轻松自如。

    在雷长夜和龙母扫清了维京巫师集团威胁之后,驼车和械兵再次纵横战场,顶着野蛮人轻骑兵和维京投矛手的远程狙击,势如破竹地切入巨狼骑士、维京盾斧战士、角魔斧战士和掌火鬼的阵线,同时也和游荡的跳尸、骷髅兵、黑骑士、不死法师激战起来。

    巨狼骑士、维京战士在驼车军和械兵们面前就是被收割的韭菜。驼车上泼洒下来的道法火力和械兵们的魔具砍杀把他们杀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尤其是巨狼骑士胯下的巨型战狼,它们本身就对械兵们发出来的机械魔音感到由衷恐惧,又被雷光电闪,烈焰交加的大唐道法给摧残,完全失去了撕咬和冲锋的意志。

    它们带着背上的巨狼骑士哀嚎着掉头逃窜,凶猛地踩过野蛮人和维京人的阵线,把一切都撞得稀巴烂,只求撕咬出一条逃生的通道。它们背上的巨狼骑士本来还有几分想要回头再战的劲头,但是看到战场上越来越多的同僚尸体,他们渐渐改变了想法,伏在巨狼们背上,头也不回地一起奔逃。

    野蛮人首领们驱使东北欧德鲁伊教团势力放出了他们最后的杀手锏——雷鸟兵团。上千名驯兽师一起吟诵驱兽的咒文。

    阵线后方排列整齐的雷鸟同时振翅飞到空中,排成密集的队形,朝着驼车军和械兵军团扑击过来。

    雷长夜立刻指挥飞鱼大娘船上阴将将船横到雷鸟群的正前方,阻挡住它们扑击大唐机械军的攻击路线。

    早已经在大娘船上等待多时的虺娇,立刻把所有白骨姬都调集到船面对雷鸟大军的一侧。

    按照雷长夜教给她的神识控制技术,她让白骨姬每个人都瞄准一到两只雷鸟。这个瞄准过程需要消耗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飞鱼大娘船上留守的两百阴将同时以符剑在空中洒出片片手生金雷,阻止雷鸟群的突进。

    雷鸟们本身也是金雷属性的生物,所以对于阴将雷法不是特别惧怕,它们吸纳了不少空气中的魔法元素,全身绽放着蓝白色的冷电之光,眼看就要飞到船头释放雷电风暴。

    就在这时,一直闭着眼睛的虺娇猛然睁开大眼睛,冷笑一声。

    第五百二十一章 攻占巴黎城

    在虺娇冷笑的一刹那,八百白骨姬的六千四百门白骨炮同时发出低哑的哨音。天空中闪过六千四百道灰白色的弧光,犹如北极的极光横空而过。

    在空中尖啸飞舞的雷鸟群突然间全体失声,仿佛商量好一般同时从空中坠落,犹如一千多枚肉弹狠狠砸在鸟群之下的恶魔联军阵中。无数死灵士兵、维京士兵和野蛮人被这天降横祸无情砸死。

    当然,这小小的悲剧并不足以让维京人和野蛮人胆寒。让他们胆寒的,是一向无往而不利的雷鸟兵团,在飞鱼大娘船面前还没撑过一刻钟,就全体仆街。

    这种震撼性的视觉效果所造成的冲击力,最终冲垮了维京人和野蛮人负隅顽抗的雄心。他们崩溃地大吼着,纷纷抱头鼠窜,没有任何一个勇士胆敢再回头看大唐军队一眼。甚至连硕果仅存的野蛮人英雄们也没有凭一己之力向大唐军团发起冲锋。他们非常务实地率领军队逃出了巴黎东南郊,逃出了巴黎市区,远远逃离了大唐人存在的所有区域。

    “吖————”战场上唯一还能撑住场面的地狱魔族法师们同时发出了恐怖的地狱流星雨。

    但是他们并不是打向大唐军队,而是打向自己的掌火鬼和角魔斧战士部队。

    此刻掌火鬼部队和角魔斧战士的主要对手并不是大唐机械军,而是疯狂游荡的死灵士兵。因为他们死乞白赖的纠缠,恶魔族部队在整个大战过程中就没能组织起什么像样的攻势。

    地狱魔族法师们这一轮谜之操作,其实究其根源,也是可以理解的。

    地狱流星雨过后,所有和恶魔族军队缠斗的死灵士兵都被烧了个一干二净。同样的掌火鬼和角魔斧战士也死得七七八八。

    地狱魔族法师麾下的邪神们同时一挥鞭子,啪地一声震天动地的脆响,被轰杀以及被死灵士兵干掉的掌火鬼和恶魔斧战士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重新组成防御阵线。

    雷长夜连忙催动龙母赶到大唐锋线之前,随时准备突击地狱魔族的法师们。这群法师也是他最为头疼的对手。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无法再使出三十五万只光鹤的骚操作,只能用灰烬制造者的光剑攻击扫射他们,或者释放出所有储备的神霄五雷符鹤。

    这些神霄五雷符鹤是他的压箱底武器,一旦释放出来,周围观战的欧洲骑士团和魔法元老们就会知道他这一张最后的底牌。这对他来说绝非好事。

    不过,现在战斗已经打到这种程度,如果抛出这最后一张底牌能够结束战斗,总体上是不亏的。

    但是,恶魔族的军队没有再寻求进攻,而是在掌火鬼军团的押阵之下,缓缓朝着巴黎以西的方向撤退。

    雷长夜催动龙母朝着地狱魔族法师收缩的阵线飞去。他并不是要进攻,而是试探一下恶魔族的意图,看看他们怎么突然间往后退却。

    没想到,龙母刚刚一发起冲刺,地狱魔族法师们突然间催动胯下的岩巨龙张开翅膀,嗖地飞上天空,头也不回地疾驰而去,甚至连军队都不要了。

    雷长夜恍然大悟:这帮地狱魔族法师被他吓怕了。

    地狱魔族法师们第一次和雷长夜对线,就是在吕岱安。雷长夜的宝娃骑符鹤战术,在地狱魔族眼皮子底下炸毁了赫尔海姆,连带还捎走了几个地狱魔族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