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24章
  • 下载
  • “”格林导师沉默了下来。她没想到雷长夜三言两语之间,又把她的暗中布局给看穿了。她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和这个该死的东方人继续交谈下去。

    “导师”爱丽莎浑身发冷。格林导师的追踪咒可是跗骨之蛆,以后雷长夜无论洗澡还是上厕所,怕是都逃不过格林导师的观测。在术士协会,这个追踪咒甚至被定为禁咒之一。高层都感到害怕。

    “东方人,你要如何才愿意与我建立信任?”格林导师终于开口。

    “你跟我走。”雷长夜简单地说。

    “嗯?”格林导师和所有自杀小队成员都惊了。雷长夜的要求非常霸道总裁。就算是爱丽莎这种放浪形骸的女巫都感到脸一红。

    “先是龙母,再是我,东方人,你难道对注定无法得到的女性有诡异的收集癖吗?”格林导师倒是落落大方,直指雷长夜要求的怪异。

    自杀小队的成员都默默地和雷长夜挪开了一段距离。雷长夜如果真有这样的怪癖,他们可不想跟他太靠近。尤其是爱丽莎和阿黛尔,恨不得骑到船沿上去。唯一没动的是诺曼,他没听懂格林导师在说什么。

    “格林阁下对自己的容貌好像很有信心。”雷长夜更是见怪不怪,每天在脑中界面里看到的汪芒散播的流言蜚语,比这个带劲儿百倍。

    “格林导师号称术士协会的玫瑰。”爱丽莎说出这句话后一把捂住自己的嘴,但是八卦之魂是无法被拘束的。

    “”格林导师狠狠瞪了爱丽莎一眼:就你话多。

    “格林阁下,你已经是巫妖,除非有护身匣,任何人都无法将你杀死。你的魔法在隐匿、机动、攻击和防御上的造诣我已经深深领教。连最高魔法元老会都无法将你永远拘禁。相信你应该不会害怕孤身来到我这里。如果你愿意在我这里中待到巴黎城破,那么我自然相信你的诚意。”雷长夜沉声说。

    “但是,我到你的阵营中去,难道就能增加你我的互信吗?你不怕我像在巴黎一样,从内部瓦解你的大唐兵团?”格林导师冷然问。

    “这个嘛。你可能有点误会了。我不是让你到我的兵团里来,而是进入我的魔法世界。”雷长夜微微一笑。

    “哼,你的魔法世界?”格林导师鄙夷不屑地咯咯笑了一声,但是她头上的兜帽却在这一刻因为身子的颤抖而落了下来,露出了她的相貌。

    虽然整张脸庞都已经变成了青白色,但是她的头发仍然如燃烧的火焰,呈现出鲜亮的姜红色。她的眼睛深邃明亮,犹如清晨时分的海洋,眼神中却透出一股奇异的狂野的火焰:“你以为,以你的魔法实力,可以制造出囚禁至高巫妖的魔法世界?这又是什么魔法戏法?障眼法?骗心术?致幻术?空间诡术?”

    广个告, !

    “很好奇吗?”雷长夜看她的眼神,心里顿时一宽:有戏!

    “我我只是嗤之以鼻。一个魔法世界?真是荒谬自大的吹嘘。你是指一个幻境吗?任何空间和幻术的幻境我都可以一眼识穿,轻易脱身。如果如果你以这种幻境来囚禁或者试图打动我,这简直是自取其辱。”格林导师紫黑色的嘴唇开始不受控制地抖动。

    爱丽莎叹了口气。在她的认知里,格林导师对于幻境的制造最是情有独钟。而幻境的制造也是魔法界七大奇术之一。任何一个成功制造幻境的魔法师,都可以以此登顶大魔导师的行列。然而,术士协会成立百年间,并没有一个术士是以幻境制造的成就荣登大魔导师的,包括格林导师。

    对于格林导师这种全能型法师,越是不会的法术就越是吸引人。格林导师对幻境制造简直如发疯一般痴迷,甚至超过了对安东尼的热恋。

    雷长夜从怀里拿出入画匣,对准了格林导师:“既然这样,就请进入我的魔法世界吧。”

    格林导师的脸上出现了难以抑制的狂热之色,她犹如一只看到蜜罐的熊瞎子,纵身跳下船尾的龙头,一头扎了过来。

    第五百一十章 入画的女王

    雷长夜手中的入画匣呈现着太虚幻境的入口——太虚宫。太虚宫是他在制造跃马戏结界的时候仓促赶工完成的。后来因为陆续又接待了沙州七胡密探,以及成为械兵的白银义从和武盟成员,这里也成了仙隐图的另一个门面。为了让这个门面鲜亮,后来雷长夜陆续为太虚宫进行了魔改和整修。

    现在的太虚宫仿造的是大明宫紫宸殿和蓬莱殿建筑群的风格,建筑规模庞大,布局疏朗,左右对称,气势恢弘,英华内敛,舒展自洽,结构俊美却又简洁得体,巧妙地把美仑美奂的韵味藏于简洁明朗的线条之中。

    格林导师看到这太虚宫的建筑风格,心头顿时升起一股高山仰止般的敬畏之情。这是在面对另一个更加强大的文明时,人们自然而然会生出来的朴素情感。

    这种充满人类气息的情感涌上她的心田时,顿时与她巫妖的躯体产生了极强的排斥反应,她感到浑身上下都仿佛被冰冷的绳索困紧,灵魂受到的禁锢感在这一瞬间,百倍千倍的放大。

    格林导师在这一刻,深深感受到了巫妖之痛。

    “呼……”她颤抖地闭上眼睛,紧紧攥住双拳。雷长夜的入画匣非常神奇地揭开了她化身巫妖的苦痛,让她重新追忆起自己还是人类时的所有感受,那些她曾经万分乐意抛弃的情感。她被怨恨和复仇所麻木的灵魂,在这一刻苏醒了。这种苏醒,对于巫妖来说,是一种惨过凌迟的酷刑。

    爱丽莎、阿黛尔、奥多爵士、唐纳、诺曼、维德纷纷围到雷长夜的身边,看着他手中的入画匣。诺曼和唐纳还争相伸手去摸,被雷长夜无情地拍开。

    他们都被入画匣内太虚宫的美景所震撼,眼珠子仿佛被吸附在了屏幕上,甚至连格林导师指挥的不死军团都忘了。

    “魔鬼……,你是魔鬼吗?”格林导师再次睁开眼睛,这一次她不敢去看那美仑美奂的太虚宫,而是死死盯着雷长夜的眼睛。

    “啊?”雷长夜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这反应和他预料的差得有点远啊。雷长夜连忙扭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入画匣:很正常的太虚宫啊?里面也没有少儿不宜的内容。

    其他人听到格林导师的问话,也都很奇怪,他们甚至以为雷长夜在入画匣里隐藏了什么骗心术,连忙纷纷捂住眼睛。

    “你……你是故意的,这是诡诈术,你要我重新记起人类的情感!”格林导师嘶声说。

    “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事实上,我觉得你作为一个巫妖盟友挺好的。”雷长夜老实地说。

    “骗子,这入画匣内的景象,是你精心设计的陷阱。是要我承受巫妖之痛的诡计。这根本不是一个魔法幻境,只是一个幻像。”格林导师厉声说。

    “是吗。其实这只是幻境的入口。”雷长夜有点明白怎么回事了。格林导师感受到了大唐文化的降维打击。那么,他决心做得更过分一点。

    他划动入画匣,把场景转换到楼兰城。这里充满西域情调的城市建筑风格顿时让众人的眼前一亮。格林导师浑身一震。她非常明显地看出来,这个巨大的画中城市和太虚宫是通过魔法通道连为一体的。正像雷长夜所说,刚才把她震撼得浑身剧痛的宫殿,只是一个通道的入口。

    雷长夜手指一划,英灵殿里辉煌壮丽的建筑群猛然出现在格林导师的视野之中。英灵殿的建筑群混杂了中华唐宋元明以来所有优秀的建筑风格,又附以仙界种种悬空仙侠建筑的奇思妙想,这令英灵殿建筑群充满了神幻而清丽之气,更是令人陶然欲醉。

    雷长夜看到格林导师逐渐变态的眼神,笑着手指再一划,入画匣视角陡然回到了新建成的魔法实验基地。在实验基地里,亨利正在规模宏大,工具齐全的魔法工坊和恢弘壮丽的魔法学院建筑群之间犹如小蜜蜂一般殷勤地来回走动,准备着一项大型魔法实验的种种事宜。

    这个魔法基地完完全全戳中了格林导师的痛点,自从成为巫妖,她从事的实验都是她以前最厌恶的死灵魔法实验。那种在术士协会魔法学院中精研绝妙魔法的时光,已经在她的记忆中彻底死绝。

    但是现在,在雷长夜制造的幻境之中,所有生前的记忆再次回魂,并以无比猛烈的姿态抢占了她的大脑。此刻她的脑中,犹如走马灯一般旋转播放着昔日她与安东尼在魔法学院中无忧无虑学习和相恋的片段。这种苦痛的记忆犹如一把把刻刀,在她的灵魂上刻下层层血痕。

    “够了!够了!”格林导师捂住脑子,闭上眼睛,试图关闭掉脑中涌现的回忆,但是这只是徒劳无功。

    “嗯?还是不信这是我制造的幻境吗?”雷长夜若无其事地随手放大着实验基地的图像,“看,这是奋斗者亨利,他已经进入了我的魔法世界,并开心地生活着。你应该知道亨利吧,他以前叫做愤世者亨利。”

    “愤世者亨利?亨利西塞罗?”格林导师捂着头颤巍巍地抬起头,宝石蓝色的眼睛中闪烁出渴望的光芒,“那个死灵大法师?”

    “没错,原来阿基坦骑士团的团长。曾经在与法兰克帝国的战争中,差点攻破亚琛皇宫的大魔导师。”雷长夜娓娓道来。

    “他被你收服了?愤世者亨利?”格林导师难以置信地问,“那个指挥着十几万骷髅兵团的大巫妖?”

    “他已经把护身匣献给了我。”雷长夜淡淡地说。

    “他的巫妖之身……”格林导师犹豫再三,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

    “进入我的魔法世界当然是有福利的,那就是无论你现在是死灵还是巫妖,进入我的世界,只会是神……只会是你的灵魂。”雷长夜微笑着说。

    “嘶……”自杀小队的成员们和格林导师同时倒吸一口气。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脱离巫妖之身?”格林导师急切地问。

    “永远的脱离,和亨利一样。”

    “等一下,我插句嘴!”维德横到格林和雷长夜之间,“这东西能从躯干中抽取人类灵魂,这不是说可以……在那里头……咕咚……”

    维德咽了口口水。

    “没错,人们可以在这里永生。”雷长夜笑着说,“当然,价格也不便宜。”

    “喔!”众人发出齐声的咏叹。

    “难道这不是一种渎神吗?脱却了天堂和地狱的束缚,永生于幻境之中。这是会遭到天谴的。”奥多爵士忍不住问。

    “没人知道死去后会去哪里,天堂和地狱也只是一种猜想。灵魂想要彻头彻尾的自由,那么就要摆脱天堂与地狱的束缚。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谈何改天换地?我认为,这个世界,进化是唯一的天道,连生命本身都是副产品。神并不为万物苍生负责,我们只能自强不息。”雷长夜淡然说道。

    雷长夜的话让众人张口结舌,却又无法反驳。欧洲大陆的混乱正在以鲜活的现实证实雷长夜所说的话,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

    “所以巫妖,幻境,不死,永生,没有光明黑暗之分,没有善恶之别。”格林导师的脸上露出一丝解脱的神情。

    “当然,还是有愚蠢和智慧之别的。”雷长夜补充了一句,“比如以巫妖之法不死,比起我的永生之术,就蠢得不是一点半点。”

    “嘿,你们东方人都这么现实吗?”格林导师苦笑了一声。

    “准备好进入我的世界了吗?”雷长夜微笑着问。

    “呼……”格林导师掸了掸身上的黑袍,“我准备好了。”她举起手来,轻轻弹指。刚才还在龙船队周围巡游的九头蛇不死法师团同时沉入了塞纳河底,无影无踪。

    “但是……格林导师的灵魂进入了你的世界,她的身子怎么办?很多人都会想要得到她的巫妖之身。”爱丽莎着急地说。

    “那些最高元老会的杂种们永远无法得到我的身体,这一点,爱丽莎,你大可以放心。”格林导师略显疼爱地看了爱丽莎一眼,“我会施展万年冰核术,将自己的身体冻在冰棺中,除非用大陆最强的至尊炎魔术,才能破开冰棺,但是我的身体也会随之燃烧融化。”

    雷长夜撇了撇嘴,格林导师果然对自己的身体保护有加,不像亨利最后只剩下个脑壳。

    “我准备好了,接我进入你的世界吧。”格林导师昂首对雷长夜说。

    “放松精神,一定要彻底放松精神。”雷长夜反复提醒了一句,拿起入画匣对准格林导师,让辨身符对准了她的眼睛。

    “呼……”格林导师长舒一口气,睁大美丽的蓝眼睛,全心全意注视着雷长夜的入画匣,犹如向天神礼拜一般虔诚。

    片刻之后,格林导师的神识飘然入画,她的身体仍然保持着昂首站立的姿态。寒风吹过,冰屑在她精赤的双脚上浮现,瞬间冻住她的下半身。疯长的冰壳如蔓延的火焰,迅速淹没了她的全身。奇异的法纹犹如蜗牛的螺旋在包裹她的冰层中旋转缠绕。

    冰层一层层加厚,片刻之后形成了一座竖直而立,钻石型的冰棺。格林导师的身体在冰棺中衣襟漂浮,栩栩如生。

    “喔,真是个美人啊!”维德吹了一声口哨。直到格林导师彻底没有了威胁,他的审美才终于回归。巫妖大魔导师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

    雷长夜拿出盟宝袋,对着冰棺闪电一卷,这枚冰棺瞬间消失。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与亨利见面

    大胜回归的自杀小队全体成员得到了守夜人兵团的热烈欢迎和彻夜欢呼。巴黎传送阵被炸毁,连带赫尔海姆都被连锅端的消息,犹如长了翅膀,几天之间就随着流浪者和游吟诗人传遍了法兰克大陆。

    得到好消息的莫里斯子爵亲率香槟骑士团全体赶到守夜人营地,热情邀请全体守夜人进驻莫里斯堡,并自愿把莫里斯堡作为守夜人的前线总部。

    四面八方的游吟诗人、闲散佣兵和流浪贵族闻讯而来,争先恐后地加入守夜人骑士团,渴望在未来的巴黎大总攻中崭露头角,获得帝国赋予的荣誉和封号。

    各大圣骑士教团的联络员也纷纷进驻莫里斯堡,在守夜人新营地建立联络处,与守夜人结为联军。

    奥多爵士不遗余力地把与他结盟的势力介绍给雷长夜。雷长夜则让拉丁语基本成型的紫馨、毕一珂、贾诩、汪芒和江恣意作为大唐势力的代表,在莫里斯堡建立大唐武盟的办事处和悬红厅,与各方势力接洽,甚至开始尝试发布收集巴黎周边情报的悬红。

    自从意外炸毁了赫尔海姆,雷长夜觉得总攻巴黎的时间不需要太赶。他计划留出几个月时间造械兵、造驼车、造木飞鸟,把大唐最强的攻击阵容打造出来,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攻打巴黎,以免出现一些不可避免的意外。

    此刻的欧洲各势力之间的勾心斗角太过于惨烈。术士协会的悲惨遭遇正说明了皇室和最高魔法元老会绝对不能信任。上百个欧洲领主之间也全都是算计。

    雷长夜预计在最后总攻巴黎的战斗中,大唐兵团很可能在对抗巴黎恶魔联军的同时,还会遭遇各大势力的背刺。他必须预设一个最坏的情况,就是大唐军队将会面临整个欧洲势力潜在的联合围剿。他必须做一个万全的准备,防止这一切的发生。

    所以雷长夜一回到飞鱼大娘船,就把制造械兵、驼车和木飞鸟的三张车间图全部开启,日夜不停地开工制造。

    同时,他还需要尽快实现批量制造魔具的流水线。这一点,他就需要亨利还有另外一位天才的魔法至尊格林导师的协助。

    格林导师在进入了仙隐图之后,她整个人终于摆脱了灵魂苏醒之后经历的巫妖之痛,她作为巫妖以来一直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在黑牢被折磨的痛苦,目睹心上人被杀的狂怒,被术士协会背叛的绝望,纷至沓来。

    她伏在太虚宫的青石板上放声痛哭了整整三天。

    雷长夜每天都要去看她一眼,生怕她直接哭脱水还要给她换个皮。

    直到三天之后,格林导师才终于从汪洋一般的悲痛中挣扎了出来,开始一点点恢复一名大魔导师的精神状态。

    这个时候,雷长夜已经处理好武盟和莫里斯堡合作的一切杂事,同时开动车间图的三条流水线制造械兵、木飞鸟和驼车。

    当格林导师重新振作的时候,雷长夜已经做好了全力争取她为自己效力的所有准备。

    “格林阁下,你看起来好多了,不知道能否邀请你参观我的魔法实验基地。”雷长夜来到格林导师的身边,躬身道。

    “雷先生,很惭愧,我失态了,请原谅我的放肆。”格林导师非常尴尬和羞涩。她从未在任何人面前如此放声大哭,就算是亲生父母和恋人面前都没有过。

    “没关系。我最近太忙了,几乎没觉察到。”雷长夜微笑着说了句礼貌的谎言。

    “我很荣幸接受你的邀请。”格林导师伸出手来。雷长夜握住她的手,引领她进入了太虚宫设下的虚空通道。两人被直接传送到了魔法实验基地。

    这个时候,亨利正在演武平台苦恼地装配着驼车核心部件,希望按照雷长夜的反复演示,自己重组一次抽魔装置。但是这一次他仍旧没有成功。天行九宫阵,天枢驱灵阵和九大传灵法阵如果不知道它们的原理,直接死记硬背来安装,还要加上上千个龙晶粒的阵法节点,哪怕对于大魔导师的亨利来说,也是考验。

    听到传送阵开启的声音,亨利立刻转过头来欣喜地说:“伟大的主人,你终于来了,请再教我一次……”

    但是,他立刻看到了格林导师:“伊娃格林!该死的,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