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23章
  • 下载
  • 雷长夜说完这番话,手按剑柄,用眼睛扫视着河道。刚才的几波光剑轰击从手感上来说,他并没有感到击溃了躲在黑暗中的格林导师。她似乎以自己的魔法和身躯硬抗住了光剑的攒射。

    虽然雷长夜的这几波光剑狂攻并没有瞄准她集中射击,而是分散在了被她的魔法加持到极致的黑骑士团上。但是她能够以魔法和身躯硬抗下灰烬制造者的上千记攒射,这至少是和龙母一个级别的魔法至尊。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爱丽莎。虽然她的确有六品的气息,也会各种雕虫小技,但是还真看不出她竟然有这么了不起的导师。雷长夜觉得这很可能和她想要咬舌头施法的血魔法有直接关系。血源之力毕竟比纯用魔力更加厉害,至少可以多一层魔法储备。

    不过爱丽莎对于血源之力的开发明显不足,所以这不是她的主魔法。

    “格林导师?格林导师?”爱丽莎伏在船边上,一遍遍地呼唤着她的导师,一边喊一边流眼泪。她以为格林导师必然被雷长夜的光剑给烧死了。

    “格林导师应该没事。”雷长夜看她哭得可怜,忍不住开口道。

    “哦?真的?”爱丽莎听到这话,大喜过望,连忙转过头来。

    “就这还没死?”维德惊了。

    爱丽莎气愤地伸手打了他一下。

    “我不知道她到底用了什么可怕的魔法。不过她的身子拥有抵抗各式魔法的极强抗性,同时她的魔法护盾功力也非常深厚。我的灰烬制造者应该没有击溃她的魔法防御。”雷长夜肯定地说。

    “哦,这把剑叫做灰烬制造者,了不起的魔具啊!”维德贪婪地睁大眼睛。

    “哦?你对魔具感兴趣?”雷长夜问。

    “谁不感兴趣啊!”唐纳、奥多爵士、爱丽莎和阿黛尔同时惊呼了出来。魔具对于他们而言,就好像不死圣杯,是他们对于装备和武器的最高追求。

    目前在法兰克帝国流传的魔具屈指可数,全都是有价无市的极品。

    看到他们渴望的样子,雷长夜忍不住笑了。

    第五百零八章 乍现的魔女

    自从和金松树讨论过息金果与龙晶粒结合批量生产魔具的流程之后,他就一直想要为未来的魔具产业找到消费人群。爱丽莎属于术士协会,唐纳和奥多爵士隶属守夜人骑士团,维德是个自由职业者,不过他和佣兵公会应该有强关联。阿黛尔是刺客兄弟会的人。这些组织都能成为未来他的买家。

    当然他的数万械兵需要消化头几波的产品,不过按照亨利留下的一吨龙晶石储量,雷长夜有信心还会有大批的冗余魔具,正好可以提供给这些组织,带动消费,吸收欧陆的金银储备。

    “有魔具的需求的话,以后可以找我解决。”雷长夜微笑着对众人说。

    “真的吗?”奥多爵士狂喜地问,“价钱不便宜吧?”

    “可以赊账。当然需要先建立信任。”雷长夜笑着说。

    “你肯定是信任我们的吧,我们赊账没问题吧?”维德一把拉住雷长夜的手,“我看你这灰烬制造者挺不错。”

    “滚!”唐纳和爱丽莎把他硬生生挤到了身后。

    “我……我只要一把结实耐打的剑!”唐纳热切地说。

    “我要一把法杖,最好是可以帮助我施展风魔法和水魔法的。”爱丽莎热切地伸着舌头,为了一把心爱的法杖,她什么都不管了,甚至忘了刚才还在寻找的导师。

    “我想要单手剑,最好是挥击起来手感好的,轻一点就更好了。”奥多爵士充满憧憬地说。

    “匕首,有破魔效果的最好。”连阿黛尔都忍不住说。

    “吼吼吼……”诺曼用法兰克语絮絮叨叨地诉说着,显然他也有各种各样对巨斧的改进建议。

    “会有的,都会有的。”雷长夜微笑着说。他现在根本没有这种私人订制式的魔具制造方法。不过他未来也许可以进行大规模的魔具流水线制造,生产个几万件,总该有几十件符合他们需求的。这几个人都是他锁定的魔具代言人,自然要给他们找个合适的魔具,好让他们在各个组织宣传一把。

    “我想要一把双手法杖,能够召唤相应魔法的魔法精灵,引导法杖发射的魔法调整攻击角度,加强魔法命中的几率。”熟悉的死气沉沉的声音忽然从船尾传来。

    “哈?”自杀小队的人们都被吓得胆子差点炸了。他们纷纷转过头去望向船尾。

    “糟!”雷长夜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这个声音分明是格林导师的声音。一个大九品级别的大魔导师竟然隐匿了行迹,悄然出现在雷长夜的身后,丝毫不让他觉察到她的气息,这让他心胆俱寒。

    一旦这个大魔导师决心杀死他,他虽然不至于就被直接干掉,但是陷入后手的被动地位是绝对免不了的,甚至捐掉半条命都是可能的。而且,他周围的战友非死即伤,他根本保护不了。

    他暗自以神识驱动船上阴将守护到自杀小队众人身前。他自己则捏住了装载神霄五雷符的盟宝袋,最糟糕的情况就是以袋中残剩两万多纸鹤和格林导师来一个同归于尽。

    “别紧张,如果我有恶意,你们现在都会被我的冰霜魔法冻成了冰雕。”船尾的龙头上,悠闲地坐着一个包裹浑身漆黑长袍的女人。她青白色的修长双腿从黑袍中伸出来,在空中晃悠着。她的脚上没有穿鞋,只在脚肚子上挂着两圈黑带。

    雷长夜眯起眼睛仔细观看,发现这两个黑带是长靴残剩的鞋帮,她的鞋应该在灰烬制造者的攻击中烧毁了。

    她的脚是苍白色的,青紫色的血管在皮肤上凸起着,光滑的肌肤上浮着一团团的青斑。

    她已经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个和亨利一样的巫妖。只是她的魔法防御力比昔日的愤世者亨利还强大一点,在经历了灰烬制造者的洗礼之后,除了鞋子,哪儿都保存得挺好。

    而且她是一个肉巫妖,还没有做好放弃自己肉身的觉悟。

    “我果然没有猜错,那把神奇到极点的魔剑是你自己制造的。”深深藏在乌黑法袍之中的格林导师沉声说。

    “非常抱歉,我只为自己的同伴制造魔具。”雷长夜眯起眼睛试探着说。

    “啊,这么说只要成为你的同伴,就可以得到你制造的魔具了吗?”格林导师干巴巴地问。

    “是的,但是成为同伴并不容易,你需要取得我的信任。”雷长夜抿着嘴,一边说一边飞快地思索着格林导师出现在这里的用意。

    “没错,格林导师,你为什么加入了恶魔联军,还攻占了巴黎?你违背了自己的誓言!”爱丽莎颤声说。

    “啊,在经历过那种背叛之后,谁又能怪我违背誓言?”格林导师冷冰冰地说,“我发誓要攻入拜尔斯布龙区,杀光最高魔法元老会的成员。”

    “背叛?你是指禁咒魔法元老会?”爱丽莎茫然问。

    “哼。事实上,禁咒魔法元老会并不傻,他们之所以同意与法兰克联军并肩作战,是因为有我们术士协会居中调停,并向他们做出了安全的承诺。可惜,最高魔法元老会渗透了术士协会,我们这些居中协调的成员被术士协会抛弃,被指证为禁咒魔法元老会的成员,最高魔法元老会以此为理由发动了突袭,抓捕了我们所有人……”格林导师的语气中渗出惊人的怨毒。

    “我们在巴黎地牢受尽折磨,他们想要通过黑魔法吸干我们的法力,引为己用。我启动了巫妖之术,挣脱了束缚,启动了反击。”格林导师说到这里,嘿嘿一笑。

    “是你救了禁咒魔法元老会的人,从巴黎内部发动了魔法进攻?”奥多爵士震惊地问。

    “没错,术士协会的法师绝不向最高魔法元老会奴颜婢膝。他们为了魔法霸权谋夺我们生存的权力,我们必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格林导师语音冷厉。

    爱丽莎、奥多爵士都沉默了下来。他们到目前为止,忠诚的对象都是法兰克帝国皇室,而最高魔法元老会也是皇室指定的皇家魔法协会。两者二位一体,共同执掌法兰克霸权。反对最高魔法元老会,就是和反对皇室没有区别。

    爱丽莎、维德、阿黛尔、唐纳和听懂了唐纳翻译的诺曼都在愤愤不平地摇头,痛恨最高魔法元老会的为非作歹。尤其是维德和爱丽莎,他们两个简直就要抢着原谅格林导师了。

    “原来格林阁下是受了最高魔法元老会构陷才会沦为巫妖。”雷长夜淡淡地说。

    “嘶……”听到雷长夜的话,刚才还对格林导师感到同情维德,嗖地往后连退了三四步远。其他人也都惊异不定地望着格林导师,并开始不受控制地瞥着她露出来的小腿和脚。

    “来自东方的雷先生果然渊博。”格林导师阴森森地一笑,“没错,我已经是巫妖,而且我手下也有了数只不死军团。黑骑士军团只是其中强有力的一只。我承认,你的神器确实有着不死兵团无法抵御的力量。但是,你无法彻底肃清我所有的人马。”

    “我一个人当然不行。”雷长夜微微一笑。他的笑容中透出的自信和威严,让格林导师眼皮一跳。

    爱丽莎看了看格林导师,又看了看雷长夜,忽然嘶声说:“格林导师,我衷心请求你,投入雷先生的阵营,如果你归属大唐势力,那么法兰克帝国不敢再追究你的罪责,而恶魔联军也难以和大唐的兵团对抗。”

    “恶魔联军难以和大唐的兵团对抗?爱丽莎,你对于大唐和雷先生是否过于自信?”格林导师冷笑着斜眼看向不动声色的雷长夜。

    “爱丽莎,雷绝对不会接受一个……一个巫妖作为手下。雷是我们的朋友,不能强迫他与巫妖为伍!”奥多爵士严厉地说。

    “巫妖又如何?哪怕是巫妖,也没有最高魔法元老会那么阴险恶毒!他们对于术士协会的背叛,绝对不能饶恕!”爱丽诗咬牙切齿地说。

    “……”雷长夜抿着嘴紧张地思索着。

    格林导师这个人比亨利要危险十倍。因为她并不是单纯以召唤死灵见长,而是在魔法攻击、防御、机动和隐匿上都有超高的造诣。与她作对的成本远远高于招募她的成本。而且,雷长夜确实觉得不值得为了已经透顶的法兰克皇室和这样一位天才横溢的死灵师作对。

    但是他招募格林导师,又无法复制招募亨利的流程,太耗玉符了。如何让她自动投入他的阵营,并令其为自己效死,这又是让他头疼的问题。

    “大家都放轻松一点。”格林导师举起手来,死气沉沉地开口。众人都以异样的神情望着她,她这样的语气和存在,实在让人轻松不起来。

    “我只想要和雷先生做一个交易。”格林导师举起一只白皙的手臂,伸出修长的手指,指向雷长夜。

    “什么交易?”雷长夜问。

    “我要一把刚才描述过的双手法杖,如果能够得到这把法杖,我愿意成为你的佣兵。”格林导师朝雷长夜礼貌地一点首。

    “抱歉,我的魔具只提供给我相信的同伴。”雷长夜摇摇头,“想要我的魔具,需要先建立彼此的信任。”

    “原来如此。”格林导师微微一笑,“不如这样约定吧。如果大唐势力的军队攻打巴黎,我的不死兵团愿意置身事外。”

    “不行。”雷长夜干脆地摇了摇头。

    第五百零九章 不死的女王

    “东方人,也许你认为一剑击溃我的黑骑士团令我的不死军团黯然失色。但是,不要自大到以为我在你面前不堪一击。我感觉到你身上的魔法气息远远及不上我们这些大魔导师,也许是因为东方的魔法更加内敛。不过以绝对实力对抗,你现在身上的魔法防御在我绝对寒冰之力下,只会土崩瓦解!”格林导师冷冷地说。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早就应该出手立威了,不是吗?”雷长夜微笑着说。

    “”格林导师沉默了下来。她的确并没有十足的把握,雷长夜的灰烬制造者对她的绝对寒冰之力有极大的限制。一把灰烬制造者也许无力抵挡,但是雷长夜随时可以造出一万把剑,这就让她很头疼。

    “格林阁下,你的魔法防御比龙母玛烈赤斯如何?”雷长夜问。

    格林导师眼皮忍不住一跳。她并不知道雷长夜为什么要突然提起死去很久的巨龙之王,但是她自问确实不及龙母的天生魔法抗性。

    “龙母是无法挡住我的万剑齐发的。现在你没有不死军团保卫,要是冒险和我一战,我可以保证你的巫妖之躯需要另行制造。”雷长夜手扶住灰烬制造者剑柄,语气清淡地说。

    “东方人,你在胡说什么?龙母已经”格林导师惊疑不定地说。

    “龙母玛烈赤斯已经复活,并与雷签订了龙骑士契约,她现在是雷的扈从。”奥多爵士立刻昂起头大声说。他确实不希望在任务即将成功的最后关头,雷长夜和格林打成两败俱伤。

    “神马?”爱丽莎、维德、阿黛尔和唐纳缓缓挪过脑子,呆呆地望向雷长夜。虽然这个东方人今夜已经给了他们太多的震撼,但是奥多爵士揭秘的这个大新闻仍然把他们早就麻木的灵魂再次给震撼了。

    龙母玛烈赤斯可以说是法兰克魔法界的天花板,魔法防御更是至尊级别的,她竟然甘心成为雷长夜的扈从,甚至是坐骑难道他就是法兰克大陆最新的法神?

    “东方人,你的确让我感到另眼相看,那么,相对地,我也该向你显示自己的实力以示我合作意愿的真诚。”格林导师抬起手来,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吼”寂静的塞纳河上突然响起一片刺耳的吟啸。

    数十条水桶般的蟒蛇头突然从河水中冒出,朝着三十五条龙船张嘴怒啸。当这些蟒蛇的身躯渐渐从水中冒出来的时候,龙船上的众人都心头一颤。

    这不是一群水中巨蟒,而是十只巨型九头蛇。它们的背上坐着一群皮肤青白两色的不死法师。这些不死法师身上穿着的衣袍都是带有皇家魔法学院院徽的荣誉法师袍。他们的法杖上闪烁着蓝宝石一般的法术之光。他们都是巴黎失陷后被杀的高阶魔法师,现在全部成了格林导师的不死扈从。

    每一只巨型九头蛇背上,坐着三十个法师,加起来是三百个高阶不死法师。而每只巨型九头蛇嘴里都冒着冰寒的光焰,这是即将喷射魔法光束的预兆。

    十只九头蛇一共九十只头,每只蛇头喷射的寒冰魔法足以媲美高阶法师的魔法攻击力。

    九头龙加上高阶不死法师,这一波魔法狙击的力量,和灰烬制造者的万剑齐发虽然不能比,但是毁灭整个龙船队足够了。

    “格林导师,你到底转化了多少人?”爱丽莎嘶声问。

    “所有人!”格林导师厉声道,“他们杀死了安东尼,我发誓要让皇家魔法学院鸡犬不留。”

    “安东尼?”雷长夜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名字。

    “导师的情人。”爱丽莎连忙开口,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是情人,是恋人。他是术士协会的副会长,很多人说他有成为会长的资格。”

    “啊”雷长夜吃下这个大瓜,感觉格林导师并非一个势利和现实的女人。她的凶残报复并非被失控的欲念左右,而是被夺爱之恨驱策,这说明她是一个拥有感性和一定底线的女人。

    “雷先生,我不想拿你的同伴做威胁,我只希望你能知道,如果我想要抓捕你们,我有这个能力。”格林导师沉声说,“这就是我的诚意。”

    “格林阁下,我的确感到了你的诚意。”雷长夜沉思片刻,终于开口,“关于魔具的制造,我现在仅仅掌握了一部分诀窍,还不能制造能够符合这么高需求的法杖,这一点希望你能理解。”

    “这是当然。”格林导师摆了摆手,“但是通过你神剑的作用,我猜你已经破解了金属与魔晶融合的妙法,这让我感到无比好奇,也对你有了巨大的信心。如果你需要龙晶石或者高阶魔力合金,我都可以免费提供,数量不限。我只希望你用来打造法杖,无论打造多少次都好,总会有一根合用。”

    “所以我才提到我们需要建立彼此互信。”雷长夜微微一笑,“如果你把这些材料给我,你是否担心我会侵吞呢?”

    “没有人能够侵吞了我的东西还能逃过我的追杀。”格林导师冷笑着说。

    “这么说,你已经在我身上下了追踪法咒。”雷长夜淡淡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