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21章
  • 下载
  • 然而,雷长夜在火焰之光里面,还偷偷掺杂了一记天雷之力转化而成的雷蛇。雷蛇的法力是先天之力,压根不是邪火盾能够挡住的。雷蛇毫无阻滞地穿过火盾,打在邪神身上。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app \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这就像一根钢针刺在了被吹得无比膨大的气球上。

    在邪神身上奔涌沸腾的火焰之力,被雷蛇一啄,瞬间爆炸。邪神四分五裂,被炸成了渣滓。周围的掌火鬼被爆炸火焰波及,一个个跟着炸裂开来,形成无数个爆炸光蘑菇。在这一片爆炸光团中间的梦魇地狱马也被炸得粉身碎骨,散成一地血渣。

    在邪神背后列队的角魔部队和维京人部队同样没有躲过这恐怖至极的爆炸波。他们被倒卷而来的火焰一下子吞噬进去,连半点反应时间都没有,瞬间全部被烧成了焦炭。

    等到雷长夜收剑入鞘,眼前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敌人。

    “快走。”雷长夜看到眼前终于没有挡道的了,连忙用拉丁语对大家说。

    但是半晌过后,没有一个人挪窝。他不解地回过头去,却发现所有人都贴着墙站着,犹如看鬼一样看着他。

    雷长夜这才有点明白过来。刚才他只出了一剑,就把以邪神为首的恶魔和维京人混编部队全都给烧没了,而且表面上看,他用的是火魔法。这给人一种他是地狱之主的印象。

    “呃这个是大唐的火魔法,比较厉害。”雷长夜也没辙,只能随口解释。

    “雷,要不要不你来带路吧。”奥多爵士咽了半天口水才能说出一句整话。

    “”众人都心悦诚服地不断点头。甚至连唐纳都心虚地站到了他身后。

    “也好。”雷长夜干脆地点头同意。他杀起来毕竟快多了。

    “你们帮我看住身后。”雷长夜说完再次拔出灰烬制造者,挺身走在前面。

    “好嘞!”众人终于从震惊中回过味来,都纷纷应和。在雷长夜面前,他们开始有一种非常迫切的表现欲,生怕他看不起自己。而且,和这样一位超级高手做事,没有本事谁还认你是同伴。这种身份认同的危机感,让他们收起了所有杂念,格外专注了起来。

    雷长夜按照爱丽莎的风之耳魔法形成的绿线标记,朝着前方快步飞奔。一路上维京人、野蛮人、恶魔族的巡逻小队一旦被他看到,立刻一轮灰烬制造者连斩,所有人都变成渣渣,完全没有一点抵抗之力。

    从后面围拢上来的野蛮人和维京人部队也被维德、奥多爵士、爱丽莎、阿黛尔、诺曼和唐纳砍瓜切菜一般放倒一地。

    势如破竹的众人脸上都露出充满希望和憧憬的神情。

    老实说,这一次奥多爵士组织的自杀小队,其实就是来执行死亡任务的。所有人看起来都是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但是他们心里都有了赴死的决心。至于佣金和赊账,只是为了掩饰他们为了抵抗侵略而决心一死的心意。他们不想成为烈士,这有损他们平时的声誉。

    他们对于占领巴黎的侵略者,或者是维京人,或者是野蛮人,或者恶魔族,都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现在,在雷长夜的带领下,看似强大无比的恶魔联军被如此轻易地绞杀消灭,这让他们终于有了一丝完成使命的希望,甚至有了扬名立万,被万众敬仰的前程,仅仅这种满怀憧憬的心情,就仿佛身在天堂。

    雷长夜心头也是微微火热,照着这个趋势,他很快就能够破坏大型传送阵,安全带着众人离开。老实说,他来之前心里真的七上八下,巴黎城区里面大魔导师这样的大九品存在有点太多了,让他直发虚,早点完事儿早点离开是正经。

    就在这时,一群阴将的反馈迅速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连忙调动内视观看阴将们的共享视野。

    一看之下,他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此刻假扮成一千维京战士的阴将们并没有被任何敌人发现,他们操纵龙船在吕岱安环岛绕行,等待雷长夜等人完事儿后出来。

    这个时候,通过他们的视野,可以看到吕岱安的岛中央出现了五名全身黑袍兜帽的地狱魔族。这些地狱魔族身上的气息都是恐怖的九品,拥有着不可一世的气概。它们每个人的胯下都骑着一头浑身亮栗色的巨龙。

    雷长夜记得龙母曾经跟他说起过她孵化过一群岩巨龙的后代。岩巨龙在龙族中一直被认为是四系巨龙中土系的后裔。它们天生会引发强震,在他们的巨爪擂地之时,可以造成精确的地陷,从而改变战场和自然的环境。

    而这些岩巨龙此刻却被地狱魔族们以魔法契约降服,成为了恶魔族的坐骑。此刻它们身上都绽放着栗色魔法闪光,正是要释放大型地震魔法的前兆。

    雷长夜立刻明白了过来,这五个地狱魔族想要用五只岩巨龙释放地震波,将吕岱安周围一圈地表踩塌,彻底封死进入大型传送阵核心的所有通道。

    第五百零五章 精确的轰炸

    “停————!”雷长夜猛然举起手,做了一个停止向前的手势。

    所有跟着他狂奔的自杀小队成员都停下了脚步。

    “怎么回事?”奥多爵士急切地问。

    “地狱魔族要用地震封死前方路口,再往前我们就被埋了。”雷长夜话音刚落,地道深处就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岩巨龙们已经开始发威。

    “雷说的没错,这是地震术发动的动静!”爱丽莎尖叫道。

    “这可不是普通的地震术,我走遍大陆,没见过这么高等级的土系魔法,这是巨龙魔法,雷说的没错,是岩巨龙。”维德也急切地说。

    “怎么办?往前走就被埋,不往前任务就失败了!”奥多爵士急道。

    雷长夜从怀里拿出一把神霄五雷符鹤,然后把袖口对准这些符鹤。在他的袖口里,钻出几十只胖头胖脑的宝娃,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地跳上符鹤,抱住符鹤的脖子。

    雷长夜张开手,数十只宝娃乘骑数十只纸鹤倏然飞起,风驰电掣地朝着地道深处飞去。他闭上眼睛,打开内视,通过宝娃的视野全程利用神识控制纸鹤的飞行路线。

    前方地震术已经产生作用,吕岱安地下水道的墙壁和天花板轰然倒塌,泥沙俱下,飞石狂卷。雷长夜操纵几十只纸鹤在地震造成土石堆积之中,闪电般穿插移动,从一个个狭窄绝望的细小缝隙中穿越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穿了整个地震带,沿着爱丽莎风之耳魔法产生的绿线标识,快速飞去。

    “雷,你刚才放出去的纸鹤……”奥多爵士急切地问。

    “嘶……”雷长夜全力操纵纸鹤,无法分神说话,只能举手喝止。奥多爵士纵然心急如焚,但是也不得不勉强压抑下急躁情绪,跺着脚等待。

    “现在看来,其实赫尔海姆移到巴黎来,也没什么,反正都好不到哪儿去。要不咱们撤?”维德问。

    “哼!”众人纷纷朝他怒目而视。

    “只是说说。”维德苦笑着说。

    雷长夜并不想用这种宝娃乘骑符鹤的方法来冒险爆破恶魔联军的大型传送阵。因为宝娃和符鹤身上都附有他的神识,虽然在最后一刻他可以收回神识,但是在这种瞬息万变的战场,符鹤以导弹般的急速飞驰,各种意外情况都可能发生,他收不回神识的情况非常多。那时候,他的神识被炸,对他的精神场和脑域都是打击。

    但是这一次为了活命和保住小队,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谁叫恶魔族这么会玩!

    神识操控下的符鹤宝娃战斗群穿越了地震带,立刻贴着天花板疾驰。在它们身下,一队队恶魔族、维京人和野蛮人巡逻队聚集在残剩的地下水道,在各个水道关口处设下重重叠叠的防御。七八名手提死神镰刀,身披赤炎披风的红角大恶魔镇守在数道关卡之后。在他们周围是多达足足一队的邪神和魇魔。

    几名维京的统领级大巫师和身穿亨利同款黑袍链子甲套装的魔导师也聚集到巡逻队设立的关卡前镇守。每个人都在大喊大叫,有拉丁语,有维京语,有野蛮人部落流行的马尔扎语,恶魔语,还有古法兰克语。

    这些人的嘶吼交织成一片交响乐一般宏大的回响。一掠而过的宝娃们也听不清他们说什么,雷长夜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富有节奏的呐喊音,非常像大年夜所有人都在大喊着倒计时的情景。

    “嚓!大型传送阵就要倒计时完成了?!”雷长夜的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这才是所有敌军最精锐的部队都跑到地下水道关卡布防的原因。甚至也是地狱魔族想到控制岩巨龙来使用地震术这种最极端的手法封死水道的原因。他们的城市传送即将完成!

    这一瞬间,他非常痛恨埃莉诺.阿奎丹公爵对他下的这个套。他的确预估到了巴黎可能被占领,但是没想到是这种改头换面的彻底占领。

    赫尔海姆一挪到这里,这就是恶魔族的老巢。一队队的大恶魔、邪神、掌火鬼、魇魔还有地狱犬源源不绝冒出来。这岂非就是世界末日的原点?

    他还想要在这里建立大唐的通商口岸,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雷长夜深切自责他最近日子过得有点太顺了,过于膨胀,失去了一直以来应有的谨慎!

    知道自己只剩下不到十秒的时间,雷长夜也不得不拿出他最强的操作。数十只纸鹤飙起最快时速,带着披斩空气的刺耳哨音,朝着奋勇突进。

    幸好爱丽莎的风之耳魔法确实非常靠谱,魔法绿线的尽头果然是吕岱安地下核心。这里也是古巴黎城的初始地基所在处。五个世纪前罗马人攻占这里之后,在此基础上修建了城市排水系统,并打造出一系列欧洲着名的浴场。

    如今的恶魔联军在禁咒魔法元老会的协助下,通过扩建这里的地下工程,建造出法兰克联军无法攻击到的地下巨型魔法传送阵,并把法师们惊人的魔力输送到阵中,启动传送法咒。

    当宝娃们飞入这片核心区域时,它们的视野顿时把眼前的景象反馈给了雷长夜。

    在这片广阔而宏伟的地宫之内,一座占地足足有五个足球场的巨型六芒星魔法阵正在闪烁着宝石蓝色的绚丽光芒。一重重花纹图饰各不相同,色彩也是五颜六色的魔法阵仿佛一丛丛鲜花般从蓝色巨型法阵生发出来,犹如彩砖一般砌合在一起。

    在这片绚丽的魔法阵中间,一座被冰霜包裹的丑陋城市一点点生长变大。这座城市的建筑犹如从地狱里长出来的冰霜蘑菇,圆圆滚滚,宛若肿瘤。每座建筑里都闪烁着赤红色的恶魔传送阵法纹。这些赤红法阵就像蘑菇上长出来的鲜艳花纹,看上去触目惊心。

    雷长夜莫名有点熟悉这个城市的建构。除了陌生的冰霜外型,这个城市非常像英雄无双里面的恶魔城,一座全员皆兵的战争堡垒。

    原来赫尔海姆就是一座专门产生恶魔族大军的兵源城。

    现在,他们把这座战争堡垒传送到巴黎,这就像贴着法兰克帝国的脸来拍下一座兵营,源源不绝的恶魔军队可以直接从这里出发,淹没整个欧洲。

    巨型传送法阵周围,七八名地狱魔族和维京领主级巫师高举双手,大声吟唱着雷长夜完全听不懂的魔法咒语。这些咒语虽然语音各不相同,但是节奏和韵律却互相配合,仿佛在表演二重唱。

    他们的吟诵仿佛产生了魔法的共振,让大阵中本来就异常丰沛的魔力产生了数倍增幅的效果。

    在他们的吟诵之下,法阵中的赫尔海姆越长越大,渐渐吞没了整个法阵,并朝着法阵之外扩散开来,而且长大的速度呈几何级数地加快。

    雷长夜知道再过两三秒,这座城市就会从地下长出来吞没整个吕岱安,把原来的巴黎城彻底吞没,化为一座全新的恶魔城——赫尔海姆。

    雷长夜在这两三秒的时间里,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是炸这些吟唱法诀的大九品法师们,还是炸这个正在召唤赫尔海姆的巨型传送阵。

    他能够掌握的力量,现在只有这几十只神霄五雷符鹤。如果轰击传送阵,万一传送阵上有魔法防御结界,他不确定几十只神霄五雷符能够凿穿。

    但是打这些大九品的法师,雷长夜更没有把握。当初干翻亨利的时候,他动用的神霄五雷符足足有一万只。

    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雷长夜不得不做出轰炸巨型传送阵的选择。因为他在这一瞬间,略微看出了一点巨型传送阵基座上那个大型六芒星阵的奥妙。这似乎是愚者之书上记载的空间法阵的变体。

    当初看到这种空间法阵的时候,雷长夜就觉得这有点像道家移山阵的摆设手法。对于移山阵,雷长夜耳熟能详,那是他制作盟宝袋的道法来源之一。他在这一瞬间就找到了这个巨型六芒星阵的弱点。

    因为缺乏阴阳两仪的理念,这个巨型六芒星阵的假设基础是以时空魔法和风魔法为根基,但是风元素是一种类似以太假想的元素,以风魔法为根据的法阵本身,就存在着缺陷。

    而风魔法架构的六芒星阵中的一环,就是整个大阵最弱的一环。

    雷长夜通过宝娃的神识,一瞬间锁定风魔法阵环的几十个节点,操纵符鹤对准节点俯冲之后,迅速抽离宝娃和符鹤身上的神识。

    这一刹那,他失去了巨型传送阵所有的视野,也不知道符鹤击中法阵到底会产生什么反应。

    但是,他已经尽力了,现在必须立刻撤退。

    “我们走!”雷长夜回过神来大喝一声,带头朝着他们进来的方向狂奔。

    “走?传送阵怎么办?炸毁了吗?”奥多爵士追到他身边,急切地问。

    “先出去,出去以后才知道。”雷长夜一边狂奔一边说。

    “走吧,反正也不能往前走了。”维德第一个跟随他跑起来。

    “快走快走!”奥多爵士拉了一把还在发愣的唐纳和诺曼。

    爱丽莎和阿黛尔也开始跑了起来。

    就在这时,轰地一声,地面猛然剧震了一下。所有人都被抛上了天花板。

    第五百零六章 逃出吕岱安

    维德在被抛上天花板的瞬间,大吼一声,砸碎了身上藏着的最后两瓶魔药,烂银色的光芒罩在众人身上,化为七个肥皂泡一般的圆罩。

    “噗噗噗……”当众人与地下水道的天花板相撞的时候,魔药罩子纷纷碎裂,为大家抵消了这突如其来的冲撞伤害。

    众人扒着地下水道的顶棚往下一看,只见地下水道的地面宛若风暴中的大海一般波涛起伏,显然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把惊人的冲击波传到了地下水道之中。

    “快走,这里快塌了!”雷长夜纵身跳下地面,朝众人招招手。

    虽然这地面起伏跌宕让人胆寒,但是待在这里不动更是一个死,众人咬紧牙关跟在他身后纷纷跳下顶棚,在颤抖的地面上跌跌撞撞地狂奔。

    爱丽莎在奔跑中拿出法杖吟唱出一串富有韵律感的音节,众人的身体突然一轻,仿佛背后生出了翅膀,跑得比原来快了好几倍。

    “风之翼!你居然还会这招,怎么没听你说过!”维德一边跑一边惊呼。

    “闭嘴吧,这本来是我留给自己逃命的,现在给你们所有人加上,人家经年累月存下来的魔力全没了。”爱丽莎一边跑一边抱怨。

    “好快!好快!”奥多爵士好像有点晕车的感觉。

    雷长夜回头一把拉住他,拖着他奔跑如飞。所有人里,只有他曾经乘坐过各种各样变态的交通工具,所以对于风之翼的急速非常适应。

    众人犹如被一群疯了的野马驮着,一路靠直觉乱跑,居然奇迹般地顺着水道跑到了吕岱安南岸的出口。

    在这个时候,雷长夜操纵的阴将,已经把龙头战船绕着吕岱安开了一圈,转回到了原点,正好与狂奔而出的众人相遇。

    雷长夜轻舒猿臂,把逃出来的众人一个接一个丢上船。最后自己纵身一跃,跳上船沿。在他背后,吕岱安城镇中心突然冒出一道冲天的五色璃火。璃火之中,包裹着七八名全身是火的身影。那是刚才雷长夜看到的大九品级别的恶魔联军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