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19章
  • 下载
  • “维德曾经在野蛮人所在的东欧区域流浪过,还和萨满学过巫术。”奥多爵士解释道,“他把自己看成四分之一个野蛮人。”

    雷长夜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一铤金饼子递给奥多爵士:“拿去用吧。”

    “哦,慷慨的雷先生,感谢你对守夜人的捐助。”奥多爵士喜上眉梢,连忙双手接过这个金饼子。但是雷长夜一伸手又把金饼子拿回来了。

    “对不起,这里有大唐特有的装饰纹路,也许会暴露大唐和法兰克帝国联手的情报。”雷长夜说到这里运起内力,把这枚金饼子捏成了长条,然后掰成八段,重新递给奥多爵士,“给内线一根就够了,其他可以给各位分了买酒,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奥多拿着黄金,眉花眼笑,立刻和众人把金条分了,拿着剩下的两根飞奔出帐篷。

    雷长夜显示的手劲儿和慷慨的风度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本来对他并不是很看得上眼的一群勇士顿时热络了起来。

    “雷先生,东方有很多黄金吗?”维德好奇地问。

    “雷,你看上去很健壮啊,有几个情人?”爱丽莎满眼桃花地凑过来。

    “我认可你的神力,我觉得你做我的扈从并不折辱我。”唐纳说。

    “”诺曼揽住雷长夜的肩膀,慷慨陈词,用的是法兰克语。

    “”阿黛尔开始凑近了观察他,这令雷长夜清晰地看到了她的一双绿眼睛。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app \ 。

    “各位,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来打一局牌吧。”雷长夜从怀里拿出他一直随身带的雷公牌盟宝袋,从里面取出五堆新手套牌。他刻意把一串英雄牌放在最上层。这些英雄牌的牌面都是宝鉴卡,卡上的大唐英豪们不但栩栩如生,而且都能随机活动。

    “这是什么牌?”众人的眼睛全都亮了。

    等到奥多爵士回来,帐篷里一片鬼哭神嚎。雷长夜盘膝坐在议事桌前,面前堆着一堆掰成小碎丁的金条,周围的勇士一人手里攥着一套牌,或怒目狞眉,或喜笑颜开,或全神贯注,或满含期待,仿佛他们在经历着一场跌宕起伏的瑰丽冒险。

    “吃鸡。”半晌过后,雷长夜把牌摊开,淡淡地说。

    “草,我就差一点点!”

    “为什么会这样?大家就差个英雄牌,差出这么多。”

    “我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嗷嗷嗷,嗷嗷嗷,汪汪汪!”

    “”阿黛尔连连摇头。

    “雷先生,门口的那位女郎是”奥多爵士目瞪口呆了半天,才终于开口道。

    “哦,那是我的女儿,你可以叫她娇娇殿,她喜欢外面的清新空气,所以我让她在外面玩会儿。这一次围剿维京人,她是主力。”雷长夜低头一边划拉着众人面前的小金丁,一边笑着说。

    “团长,来玩一手吗?雷先生会白给你一套新手套牌,多一个人吃鸡,变数就会更多,快看这些中土大唐的英雄群像,简直赛过罗马帝国最精致的雕刻艺术。”维德兴致勃勃地摊开手牌,观赏着上面栩栩如生的人物。

    “会动的。”唐纳摇头晃脑,随着宝鉴卡上的人物一起晃动。

    “我喜欢这张牌。”爱丽莎拿起一张薛青衣的宝鉴卡,伸舌头舔了舔牌面,“你简直能尝到她身上的香草味。”

    “吼吼吼吼”诺曼拍着胸脯说。

    “我很希望加入你们,但是非常遗憾,我收到消息,今天下午维京人就会出动一只三十五艘船的劫掠船队,他们要去马恩河北岸的莫里斯堡去劫掠。”奥多爵士忧心忡忡地说。

    “莫里斯堡?”爱丽莎微微一愣,“莫里斯子爵刚刚率领香槟骑士团建立的战堡?”

    “是的,守夜人保护的十几个村落村民都聚集在那里,因为在莫里斯子爵那里有工作也有保护。莫里斯子爵也是我们最大的捐助者之一。”奥多爵士沉声说。

    “很多巴黎守夜人的家属都在那里。”维德沉声道,“维京人不但想要香槟子爵的财富,还要劫持那里的女人!”

    “都起来吧,作为守夜人,我绝不能让他们得逞,我已经动员了整个营地的守夜人,我们要对这只船队迎头痛击。”奥多爵士慷慨激昂地说。

    “对不起,奥多爵士,照我们之前的约定,这一次我来负责对付维京人,其他人动手动静太大,会导致维京人的示警,引来恶魔族的大部队。”雷长夜连忙开口道。

    “如果是一般情况,我会同意。但是,这一次事情太严重了,即使引来恶魔族的大部队,我也必须召集守夜人保护莫里斯堡。”奥多爵士毅然道,“我必须尽到保卫平民和女性的义务。”

    “这样吧,我会捐助一批物资,十倍于香槟子爵所拥有的财富,将其堆放在劫掠船队的必经之路,作为吸引维京人放弃莫里斯堡的诱饵。条件是,这一次伏击必须以我的号令为准。”雷长夜沉声道。

    “这个”奥多爵士瞠目望着雷长夜,眼神中的含义是:你到底是多有钱。

    “奥多爵士,时间不等人,决定吧。”雷长夜催促道。

    “如果是这样,我听候雷先生的调遣。”奥多爵士躬身行礼。

    雷长夜点点头,迅速走出营帐。此刻的虺娇正率领白骨姬们在丛林之中东奔西跑,尽情享受森森林的清新空气。

    “娇儿,到阿爷这里来,要打仗了。”雷长夜放声吆喝。

    “来了来了!”虺娇兴冲冲地来到雷长夜的身边。她现在不再是小虺娇形态,而是成人的少女形态,为了掩饰她的蛇发和鳞甲,她还穿戴了亮银符甲和头盔,英姿勃发,娇俏迷人。

    看到她的样子,其他的五个勇士都有点目不转睛,完全被她的英气折服。

    奥多爵士带着雷长夜等人赶到马恩河与塞纳河合流的河段北岸,这里距离森森林不远,可以有埋伏隐藏的区域,但是在河岸与森林之间还有一片开阔的岸边草地,非常适合摆放诱饵。

    在奥多爵士的坚持下,雷长夜允许守夜人的一只精锐埋伏在这里作为后备力量。五名自杀小队的勇士也跟着来,想要看看有什么捞一笔的机会。他们最大的好奇当然还是雷长夜用什么财宝来吸引维京人。

    作为诱饵的财宝首先数量一定要大,这才能足够引起维京人的关注,其次必须价值足够高,让他们甘心停船放弃莫里斯堡,转而打劫这批宝物。

    时间紧迫,雷长夜来不及做细致的准备,他直接把这一次西行装载的一半金饼子,价值大概二十万贯,全部拿了出来,摊在了河边的草地上。这一大批金饼子,反射着晌午的阳光,金碧辉煌,不但让奥多爵士和五位勇士目眩神迷,躲在林子里的守夜人们也看得迷醉了。

    雷长夜在黄金饼中间,错落有致地放置了五枚个头较小的龙晶石。这五枚龙晶石闪烁着赤橙红绿蓝五种颜色,光华夺目。

    藏在林子里的维德和爱丽莎同时屏住了呼吸。作为魔法修行者,他们对于龙晶石的迷恋是深入骨髓的。看到雷长夜从盟宝袋里拿出这五枚龙晶石时,他们整个人都木了。反倒是唐纳和诺曼,因为精神气质上的问题,对于龙晶石倒是不太在乎。而阿黛尔躲在兜帽的阴影里,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雷长夜布置好一切后,从怀里拿出一把宝娃撒了出去。这些白胖胖的纸娃娃摇头晃脑地在草地上撒了欢奔跑,瞬间躲藏在河岸边各种犄角旮旯的地方,为雷长夜提供了无死角的监控视角。

    雷长夜让虺娇躲在自己身边,而她的八百白骨姬则分别躲藏到马恩河沿岸距离河岸最近的灌木丛里,将她们的白骨炮探出草丛,做好射击准备。

    几乎就在白骨姬们刚刚就位的时候,马恩河西面就出现了一片帆影。血色和白色相间的条纹状船帆,巨大的龙头雕饰,显示出这是维京人标志性的运兵战船。这种战船一般为双龙头,可以双向行驶,进退自如,两边各有十六个划桨洞,顶风逆流时划桨而行,来去如风。

    战船之上,三十二名健壮战士用力划着长桨,每划一下,都发出一声充满野性的嘶吼。在船上,堆放着皮甲,盾牌,双刃剑,曲型斧,长矛等兵具。八名手持长矛圆盾巍然屹立的维京战士护卫着船上三名披挂皮甲,手持法杖单剑的战斗巫师。

    当这批船队看到草地上散落的黄金和龙晶石时,他们的眼睛一下子血红了起来。

    第五百零二章 威武娇娇殿

    “吼——————!”维京舰队最前列的大船之上,一位战斗巫师高举法杖和单剑,发出了撕心裂肺地长啸。

    所有的战船在河心处做了一个急促但是轻盈无比的转向,平底的船只犹如浮在水上的落叶,毫无阻滞地滑上了河岸。

    划船的维京战士们纷纷披上皮甲,拿起长矛、曲型斧、盾牌等武器纵身跳下船,朝着草地上堆积的财宝狂奔而来。

    三十五只船上犹如下饺子一样冲下来上千名维京战士,每个人都带着双角战盔,甩动着络腮胡子,手舞足蹈地大叫,犹如一群山地大猩猩般冲杀过来,散发着强猛的气势和压迫力。

    三十五只船上一共一百余名战斗巫师高举法杖,神色警觉地瞪视着周围的林莽,一旦发现任何敌人的蛛丝马迹,立刻会使用大规模的攻击魔法进行火力压制。在他们身前,两百多名盾矛战士高举长矛,严阵以待。

    维京人的投矛上打造着犹如翅膀一般的双翼,不但可以增加投矛的稳定性,还增加了矛身重量,令长矛投掷的距离显着加长,而且射击命中精度更高。

    站在高高龙船上的投矛手,可以轻易把长矛投入周围的林莽。

    “都是四品巅峰的品阶啊……”雷长夜眯起眼睛。他的宝娃们已经近距离观察过这群战斗巫师,每一个都和南巫国的巫师相当,身上的杀气更胜一筹。虽然他麾下数万大玩家可以稳稳压过这些战斗巫师一级,但是动员所有大玩家到前线还需要费一番功夫,而且这些战斗巫师并非维京人全部战力。

    这些维京战士也非同小可,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和战斗意志足以与普通的白银义从抗衡。根据蓝海星历史上的记载,肆虐欧洲的维京人足足有几十万人之多,因为实在太多,查理三世不得不实施以夷制夷的战略,割地求和,令维京人在欧洲建国。

    这样一股势力,必须小心应付才行。

    “阿爷,可以杀了吗?”虺娇凑过来问雷长夜。

    “都瞄准了吗?”雷长夜低声问。

    “还差一点。”虺娇说。

    “让白骨姬分工,一人盯两个,绝对不能放走一个。”雷长夜用传音入密说。

    “好。”虺娇用力点头。

    最近雷长夜正在试图把自己的神识控制技术教给虺娇。令他惊喜的是,虺娇似乎也有几分神识控制的天分,能够把自己的神识轻易分成几百份平均匀给白骨姬们,令她们分别瞄准不同目标。

    因为虺娇惊人的射击天赋,雷长夜正在训练她群体狙击的特殊战法,让她可以在战场上大规模狙杀有价值目标,迅速瓦解敌军的支柱战力。

    这一次袭杀维京人的战斗,就是雷长夜计划中一次训练虺娇的练习。虺娇控制着八百个白骨姬,每个人盯两个目标,各用四枚白骨炮攒射,如果战术施展成功,会达到精确击杀的效果。但是这是对虺娇神识分割控制的一个巨大考验。

    雷长夜也对此非常紧张。

    “差不多了吧?”维德凑到雷长夜另一边问,“黄金已经被拿走一半了。”

    “龙晶石也没了!”爱丽莎急得棕眼睛变成了红眼睛。

    “等不了了,我要……”唐纳舞动巨剑,却被奥多爵士一把按住。

    “呜噜……”诺曼蠢蠢欲动,但是阿黛尔伸手拦住了他。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不动声色的雷长夜和他身边的虺娇。虺娇感受周围人们的目光,有些焦躁地望向雷长夜。

    “别担心,慢慢来,你没问题的。别管别人,这不是他们的东西,轮不到他们来担心。”雷长夜微微一笑,用传音入密说。

    “嗯……”虺娇嘴角轻扬,露出一丝微笑。她干脆闭上了眼睛,全身控制白骨姬身上分配的神识。

    周围的五位自杀小队成员和奥多爵士都惊了。他们知道虺娇是一位类似于召唤法师的角色,控制着八百个白骨姬,但是没有法师在指挥召唤物进攻的时候是闭眼睛的,这是放飞自我了吗?

    最后一块黄金也被维京人捡了起来。所有躲在林中的守夜人都急得双目通红。虽然这些财宝不是他们的,但也不是维京人的呀?好急!

    所有人最显得沉得住气的阿黛尔都忍不住急切地看了一眼雷长夜。雷长夜的脸上仍然古井无波。仿佛维京人抢走的二十万贯黄金和五枚价值数万里弗尔的龙晶石不是他的。

    “嗯!”虺娇突然睁开眼睛,点了点头。

    “开火!”雷长夜低声说。

    虺娇咧开嘴,发出了一声犹如毒蛇吐信的嘶鸣。躲藏在文森森林各个角落的白骨姬同时站起身,八枚白骨炮在背后犹如孔雀开屏。

    “吼——————————!”守在三十五条维京战船上的战斗巫师和投矛手们同时发出怒吼。法杖上闪烁出惨绿色的魔法闪光,投矛手的长毛已经高高举起。

    “嘶……”低沉的空气撕裂声响遍文森森林,犹如一阵疾风刮过林梢。

    守夜人和自杀小队的眼前闪过一片惨白色的流光,如梦如幻。他们感到自己好像在一瞬间进入了梦魇,梦中一片闪烁白光的死潮从身边倏然卷过。

    上千名维京人的嘶吼、争吵、狂啸、尖叫和示警声嘎然而止,仿佛被一刀斩断。

    扛着金饼子,抱着龙晶石,争抢着战利品的维京人全身插满白骨刺,犹如一枚枚被捅得稀巴烂的面口袋,狂喷鲜血,软绵绵倒下。

    上千名维京人在河岸边躺成一片肉毯子。每个人的背上胸前至少插了十枚白骨刺。没有一个维京人发出一声临死的哀嚎,他们的死亡来得电光火石,猝不及防。很多维京人在死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意得志满的笑意。

    三十五艘战船上,所有的投矛手都摆成统一的仰倒姿态,瘫在战船之上,胸前插满白骨刺。一百余名战斗巫师全部变成了刺猬,浑身插满密密麻麻的白骨刺,甚至连眼睛里,嘴里都有。

    虺娇特别关照了这些看起来最嚣张的维京人,她安排了三百个白骨姬的目标重叠在这些巫师身上,务必让他们速死。

    当白骨姬们的一轮齐射结束,整个马恩河北岸没一个喘气的维京人留存。

    雷长夜拍了拍虺娇的肩膀,朝她点点头。虺娇骄傲地昂起下巴,朝他美美地一笑。

    雷长夜朝她摆摆手。虺娇笑着高举双手,朝着河岸方向一摆。白骨姬们从林莽中冒出头来,轻松写意地来到河岸之上,从维京人尸体一根根地拔出白骨刺,张嘴直接吃了进去。片刻之后,所有维京人身上的白骨刺都被拔了个干净,只剩下琳琅满目的血洞。

    收拾完战场,白骨姬们抱着雷长夜的黄金和龙晶石悠闲地走回了丛林,只留下一地维京人凄惨无比的尸体。

    围在雷长夜身边的自杀小队成员和奥多爵士都张着大嘴,半晌合不拢。他们的精神久久停驻在一千多名精锐维京战士被一秒全灭的神级画面之上,无论如何都拔不出来。

    奥多爵士怔怔地看着雷长夜,张了好几次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