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17章
  • 下载
  • “没错。首先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我刚刚已经和法兰克的皇帝签订了魔法契约,以每年500里弗尔的租金永久租赁了法兰克首屈一指的大城市巴黎作为我们丝绸之路终点的商站。”雷长夜兴奋地说。

    “巴黎?大城?有多大?”汪芒忙问。

    “呃,应该有长安那么大吧。”看到众人懵懂的样子,雷长夜无奈地做了一个类比。实际上,巴黎也就相当于苏州大小,不过化价值上来说,和长安比是没问题的。

    “盟主威武!”“大师兄威武!”众人都欣喜地夸赞道。虽然对于巴黎没什么概念,但是和长安一样的大城,还是值得期待一下的。

    “从法兰克皇帝的语气里,我初步做出了几个判断。巴黎并不在法兰克人手里,而是被一股极强的武装力量占据,所以这一次我们很可能要进行一场堪比攻克长安一样艰巨的攻城战。”雷长夜沉声道。

    “喔”紫馨第一个尖叫起来。这个难度,她喜欢啊。

    “大师兄,我可以骑着天吴直接飞进去。我们一个人骑天吴,一个人起巨龙,一起飞上城头不就完了吗?”毕一珂兴奋地手直抖。

    “我们跟着一起去啊。”涂山狸、黄鹤械兵和吴道子械兵也来劲儿了。

    “大家还记得攻打龙晶魔堡的那一战吗?”雷长夜笑着问。

    “记得!”众人都笑了。那一场战斗可以说是他们在大唐幻世打过的最强boss战,波澜壮阔,几起几落,连雷长夜这中宝藏大主线都差点吃了瘪,可以说是让人肾上腺素爆浆的一战,所有人打得都极为过瘾。

    “这一次攻打巴黎,我们可能遇到和死灵大法师一样可怕的大魔导师,而且不止一个。”雷长夜严肃地说。

    “啊?”众人顿时安静了。

    他们喜欢打仗不假,但是不喜欢打败仗,被敌人的力量碾压更是不想要。

    “所以,这一次我要动员所有武盟的全体成员,大家一起并肩作战,痛痛快快地大闹一场。”雷长夜笑着说。

    “耶”

    “吖”

    “嗷”

    不只是会议室里的这几个武盟成员兴奋地尖叫不已,雷长夜的脑中界面就跟炸了锅一样。所有人都激动地打着象声词。这其中就有早就梦想着操纵半人马械兵纵横沙场的管亥、吕布和孙策。这三个人每天晚上做梦都在想着如何骑马砍杀,和平的生活,不符合他们大玩家的身份啊!

    广个告,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巴黎的现状

    琳达公主的叙述大致在雷长夜脑海中描绘出巴黎荒诞的现状。本来可以成为法兰克帝国联军强援,甚至可以力挽狂澜的禁咒魔法元老会势力,被最高魔法元老会的一顿骚操作,彻底倒向了入侵欧洲的恶魔族势力集团之中。

    泰洛尔一世因为性格的懦弱,无力阻止最高魔法元老会维护魔法霸权的不义之举,最终成为了最高魔法元老会推到前台的替罪羊。禁咒魔法元老会发誓必然推翻加洛林王朝,让泰洛尔一世自食其果。

    雷长夜怀疑最高魔法元老会在暗地里早已经和那个什么王后暗中勾结,到时候只要把战败的责任往泰洛尔一世身上一推。如果禁咒魔法元老会再把泰洛尔一世一杀,完美了,王后和最高魔法元老会瞬间成为正义的象征,以王朝名义征伐禁咒魔法元老会,永远消灭魔法的竞争者。

    而泰洛尔一世估计会在史书中成为暴君和背信弃义者,吞下所有的苦果。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法兰克帝国没有被恶魔族踏平。不过最高魔法元老会这些人估计跟所有最高利益集团的吃相一样,眼前的利益先吃下去,以后的咱们以后再说。

    巴黎的沦陷,联军的战败,在他们来说都是不疼不痒的事,只要禁咒魔法元老会不和他们取得同等的地位,那就是天下大吉,弹冠称幸。

    最可悲的是,这场阴谋最大的受害者们,没有一个人把仇恨指向最高魔法元老会,而是非常直接地认准了禁咒魔法元老会或者泰洛尔一世。

    这场彻头彻尾的荒诞剧,让雷长夜彻底绝了和法兰克帝国联盟合作的心思,他决定和法兰克帝国只维持商业伙伴的关系,任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琳达公主,那么现在巴黎到底是什么势力在驻守,周围的防御如何?”雷长夜忍不住关切地问。

    “现在野蛮人和维京人的十几位首领率领他们的亲卫军团驻扎在巴黎东部防线。禁咒魔法元老会的元老们在巴黎城西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实验室,里面关押了失陷在城中的贵族们。他们正在研究一些故老相传的上古黑魔法,并那他们当试验品,试图制造一个死灵军团。”琳达公主浑身颤抖地说。

    “恶魔族的人呢?”雷长夜眉头一皱。

    “恶魔族的人正在和禁咒魔法元老会的魔导师们合作,准备在巴黎扩建一座恶魔族特有的大型传送门,他们想把北方的赫尔海姆搬运到巴黎来。”琳达公主低头颤声说。

    “神马?”雷长夜急了。

    本来他对于巴黎的现状已经做好了十成的心理准备。但是他还是大意了。巴黎不只沦陷,它还可能成为恶魔族的主城,成为整场战争的核心。

    如果他不能及时阻止这场恶魔族主城的乾坤大挪移,他租下的就是一个百年战争的核心战场,亏上云霄。

    雷长夜本来还想着拖一个月的时间,攒攒兵,攒攒玉符,一波推过去。

    现在必须兵贵神速,赶紧想办法进入巴黎。不一定要攻下巴黎,但是这个巨型传送阵必须把它给灭了。

    现在雷长夜终于完全明白为什么卡塞姆先生的后代所说的魔族从大漠失去了踪迹。恶魔族如果有传送门的话,的确可以做到来去如风。

    “对不起,尊敬的雷先生,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巴黎的一切太让我难以置信了。”琳达公主脸色苍白地低下头。

    “这不是公主殿下的错。这是……这个世界的错。”雷长夜想要打自己一耳光,但是他确实不想暴露自己对于最高魔法元老会的蔑视,因为他已经把他们当成了仅次于恶魔族的险恶敌人。相比之下,禁咒魔法元老会的人反倒是傻得可爱了。

    对于最高元老会这帮老阴谋家,暴露对他们的敌意是非常愚蠢的行为,想要对付他们必须一击必杀。雷长夜预感到未来的征战中,一旦他显示出过多魔法力量,必然会迎来一波最高元老会的明枪暗箭。

    “尊敬的雷先生,奥多爵士希望能够参与到你对抗恶魔联军的战斗中来。”琳达公主鼓足勇气说。

    “不用了。”雷长夜干脆地拒绝了她。

    “奥多爵士的守夜人骑士团自从巴黎失陷之后,就一直积极地联络失地的人民,准备揭竿而起抗击侵略者。守夜人的队伍并没有因为战败而减员,反而进一步壮大了,他现在聚集了七万守夜人,他们都是法兰克没落贵族子弟、贵族扈从、农民、商人和手工艺者,他们发誓守望黑夜,等待光明,不为己身,不为荣辱,只为守护故土和故土上的人民。他们是最坚定的巴黎捍卫者。”琳达公主骄傲地说。

    “哦?”雷长夜微微一愣。这有点像某个里的角色啊。不过在大唐,他就是以几乎同样的理念建立了白银义从。事实证明,只有这样钢铁的军规才能建立钢铁一般的部队。

    他没想到在欧洲竟然真的有人拉起来这样一只不靠宗教信仰就能产生凝聚力的队伍。

    “他们都是骑士吗?”雷长夜狐疑地问。

    “他们已经忘去了自己的身份,你可以把他们称为任何东西。不过我们都尊称他们为守夜人骑士。”琳达公主自豪地说。

    “很好……”雷长夜有点奇怪。如果奥多爵士拥有以这样的军规建立起来的七万骑士,那么他帝国的地位应该相当高才对。为什么他在行宫天台上是站在班列最末的爵士?

    “那我立刻去叫奥多爵士来向雷先生介绍巴黎的详细情况。”琳达公主喜滋滋地转过身,犹如欢快地小鸟一样跑走了。

    雷长夜看到她跑远之后,终于无力地靠在船宫大门之上,长长叹息一声。他深深懊悔自己因为想要拥有巴黎而产生的一时冲动。但是,想到自己可以租借法兰克的巴黎作为大唐的通商都市,这么爽的事岂能不来一把过瘾。

    现在这是氪了一把满命钟离吗?不会吧不会吧。

    “盟主,怎么突然这个样子?”走廊里忽然走来了汪芒,“刚才我看到琳达公主笑嘻嘻地跑过去。你们……没发生什么吧?”

    “没有。”雷长夜不耐烦地摆摆手。

    “哦……”汪芒点头离开。

    王莽(十二级贵宾):兄弟们,我们宝藏大主线和金发胡姬发生了不可诉说的事情,就在刚才,我要是早来一点,肯定能撞见,哎呀,懊悔啊。

    子辛(五十九级贵宾):小莽子,你别乱说话啊,再这样我要告你诽谤!

    王莽(十二级贵宾):真的真的,我在走廊上遇到琳达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跑走,而咱们的大主线靠在船宫门上,一脸的索然无味。大家都是两世为人,你品,你细品。

    子辛(五十九级贵宾):这个该死的金发胡姬,如此骚性,在走廊上就直接对雷兄……

    贾诩(二十级贵宾):主线真的一脸索然无味?

    王莽(十二级贵宾):骗你我是孙子。

    贾诩(二十级贵宾):糟!

    王莽(十二级贵宾):你着什么急?

    贾诩(二十级贵宾):巴黎怕是拿不回来了。

    王莽(十二级贵宾):啊?

    贾诩(二十级贵宾):咱们盟主从来不动声色,除了利益攸关。他一脸索然,必然是因为夺回巴黎的代价太大,收益低微。辛姐,你的玉符代刷生意怕是要黄。

    子辛(五十九级贵宾):小莽子,你想要变成驼车人这件事,还是算了,永远别想。

    王莽(十二级贵宾):辛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雷长夜用力揉着脸。汪芒这货脑子的确好使,但是永远长在下半身。不过他这个驼车人的骚想法倒是挺有趣的。他决定到时候可以让紫馨玩玩。

    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走廊上。一身黑甲的奥多爵士用手夹着头盔,步履沉稳地来到雷长夜的面前。

    “特使先生。”他点头为礼。

    “奥多爵士。”雷长夜抬手抱拳,“琳达公主说你对巴黎的详细情况非常了解。”

    “是的,我当知无不言。”奥多爵士恭声道。

    “请跟我来。”雷长夜伸手一引,带着奥多爵士进入武盟的议事厅。

    奥多爵士把头盔放在议事桌上,从怀里取出一副羊皮地图,在桌面上平摊开来。这是一张非常详尽的巴黎城区地图。

    “巴黎的攻防战打得非常激烈,双方都应用了大量破坏力极高的魔法,四面的城墙都有着严重的损害。东西两面,东面面对着维京人的营区,有塞纳河流入,是维京舰队驻扎区域,西面临近恶魔联军和法兰克联军的战区,所以恶魔联军里的恶魔部队首先用巨石封死了这一面。”奥多爵士娓娓道来。

    “南北两面呢?”雷长夜关切地说。

    “北面的损害不严重,稍微修补即可。唯有南面既远离战区,又破损得比较厉害,现在还没来得及修补好。”奥多爵士沉声道。

    “这么看来,东面和南面是潜在突破口。”雷长夜摸着下巴说。

    “其实在不久之前,我们守夜人骑士团就决心组织一只敢死队从南门进入巴黎,捣毁恶魔族的巨型传送门,然后再组织骑士团趁乱突进,夺回巴黎。这是绝密行动,连皇帝陛下都没有通知,我本以为行动成功以后,我们会夺回故乡,没想到……”奥多爵士说到这里,语音已经哽咽。

    “一只敢死队你就敢想去捣毁传送门?”雷长夜也是惊了。

    “我找了很多法兰克著名的勇士。我也会亲自率队。”奥多爵士毅然道,“现在虽然这里成了雷先生的租地,但是看在雷先生救了琳达公主,我愿意率领这个敢死队与雷先生合作,捣毁传送阵,光复巴黎。”

    雷长夜伸头看了看奥多爵士的脚下:没有主角光环啊。

    第四百九十九章 守夜人兵团

    奥多爵士在说出计划的时候,他的脸上洋溢着充满理想和浪漫主义的光芒。雷长夜丝毫不怀疑他会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步推进下去,把所有追随他的人都带进巴黎的史前巨坑里。

    加洛林王朝已经转型为封建制国度,随着封建制度的建立以及魔法的盛行,在泰洛尔一世的时代,中世纪的进程应该远远快过蓝海星的历史,如果按照这个背景来看,雷长夜开始理解了奥多爵士为什么能毫无畏惧地制定出这个自杀计划。

    本该在十一世纪形成的欧洲骑兵部队和骑士道精神的雏形,应该已经在加洛林王朝提前形成。

    奥多爵士显然受到了骑士精神的影响,带着对王朝和人民的无比忠诚,勇敢承担起巨大的责任,抱存着尊严、勇气,和对战友的友爱,朝着看似强大,实际上比看起来还强大的敌人发动决死的冲锋。这被他们看成是实现自我价值的唯一手段。

    只有在面对强大敌人的时候勇往直前,他们的人生和人格才是完美无缺憾的。

    骑士道精神可以说是为了战争而生的,一旦战争结束,被骑士道精神驱动的骑士们立刻会感到手足无措,找不到人生目标。

    奥多爵士制定这个自杀计划,完全是为了实现他的自我价值。如果退缩或者怯懦,那么他就失去了自我。在他的身上,体现着完整的骑士道精神。

    这看起来很像大唐的侠义道精神,可惜缺少的却是甘于平淡,耐得寂寞,深藏身与名的真味,完全被对荣耀的饥渴所驱动。他只能在战争中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犹如一只扑火的飞蛾。

    “奥多爵士,很感激你向我分享这个计划。但是,在了解恶魔族传送阵的防御体系和兵力分布之前,我认为不该轻易制定任何潜入计划。毕竟,我必须为大唐勇士们的生命负责。我相信对战友的友爱是作为一个战士不该抛弃的信条。”雷长夜淡淡地说。

    “特使先生非常的谨慎,不愧是一位深谋远虑的首领。相信你见到我招募的勇士,也许会改变你的想法。”奥多爵士眼中闪烁中自信的光芒。

    “我很好奇,如果用我的天船直接进入巴黎领空,是否可以从高空以魔法炸掉恶魔族的大型传送阵?”雷长夜忍不住问。

    “这也曾经是我的狮鹫部队想要做的事。但是恶魔族在禁咒魔法元老会的帮助下,改建了四百年前古罗马人在巴黎地下兴建的排水道系统,把整个传送阵基座建在了巴黎的地下。除非我们能够以足够强大的魔法轰穿巴黎市中心地表,否则根本触摸不到传送阵的阵心。”奥多爵士沉声说。

    “这个倒是可以……”雷长夜忽然抿住了嘴唇。

    他自然可以用数万神霄五雷纸鹤狂轰滥炸,把巴黎炸成天坑。但是,这可是他刚用5000里弗尔租了十年的通商口岸啊,炸成渣渣可还行。

    “雷先生?”奥多爵士疑惑地望着他。

    “巴黎的外围防区防御如何?”雷长夜心头有些无奈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