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15章
  • 下载
  • “雷长夜”阿奎丹公爵用拉丁语念了一遍,随即准备上手书写,但是雷长夜却抬手拦住了她。

    “公爵阁下,不如写上我的汉语名字,并把我在大唐官方的正式头衔写上,因为这是法兰克与大唐签订的正式租约,彼此用官称比较好。”雷长夜微笑着说。

    阿奎丹公爵眼皮跳了跳,她本来正要用雷长夜的名字做手脚,随便编造一个拉丁名,混淆真相,蒙混魔法契约。不过雷长夜自然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当然,请问雷长夜先生的官称如何?”

    “陇右亲王,西域总督,大唐军机省太史。”雷长夜沉声说。

    “雷先生竟然有如此高贵的身份,为什么一直以来都以武盟之主自称?”阿奎丹公爵冷冷地问。

    “因为这是我在行商时的头衔。人们不喜欢在做生意的时候,还要和官员打交道。这个武盟之主的头衔,很像公爵阁下昔日的晨星骑士团团长的称呼。”雷长夜笑着说。

    “原来如此。”阿奎丹公爵不动声色地按照雷长夜的叙述书写着头衔,雷长夜随即上前写下自己的汉名字。

    “且慢!”泰洛尔一世忽然举手叫道。

    阿奎丹公爵回过头来,询问地望向这位法兰克的皇帝。

    “呃,我有些事情需要和阿奎丹公爵商议,雷先生,请稍等一下。”泰洛尔一世有些尴尬地望向雷长夜。

    “请皇帝陛下慢慢商议,我不急。”雷长夜恭敬地点头为礼。

    泰洛尔一世脚步有些踉跄地走到阿奎丹公爵身边,两个人压低了声音却激烈地争论了起来。一位魔导师来到两人面前,有意无意地以手画圈,一道透明的魔法结界在两人之间倏然出现,阻绝了所有的传声媒介,两人的议论在雷长夜耳中化为默片一般的表演。

    “耻辱啊。这样三心二意,朝令夕改的君王,不值得任何人辅佐。”玛烈赤斯深深望着泰洛尔一世,在雷长夜耳边小声说。

    “他在反悔吗?”雷长夜明知故问。

    “当然。巴黎可是塞纳河上的明珠,法兰克人心中的精神故乡。他们之所以想要租赁给你,肯定是因为巴黎已经沦陷了,否则除非他们疯了。”玛烈赤斯冷笑着低声说,“永久租赁的契约只是引诱你为他们作战的诱饵罢了。”

    “他们大可以开口向我请求。”雷长夜淡然一笑。

    “如果他们还有雇佣大唐武士的资金,也许吧。不过法兰克王国很显然已经濒临破产,现在各大魔法公会和佣兵公会都是帝国的债主,都在逼着皇帝组织更强大的兵力抗击外侮,光复国土。并不因为他们是爱国者,而是因为恢复了领地才能有税收,有了税收才能还账。泰洛尔本来想要占你的便宜,让你帮助光复巴黎,然后再毁约收回故土,不过他的如意算盘被主人轻易化解了。”龙母玛烈赤斯不屑地说。

    “身为一国之主,如此反复阴险,岂能成事。”雷长夜笑了。

    “他们一向如此。我不知道东方人如何,不过制定规则的人,永远是规则的头号破坏者。”龙母淡淡地说。

    “啊。确实如此。”雷长夜感慨地说。

    “阿奎丹公爵一定会为主人争取合约的签立的。”玛烈赤斯冷笑着说。

    “哦?为什么?”

    “因为她巴不得加洛林帝国违反魔法契约,遭到惨烈反噬。”玛烈赤斯低下头收敛目光。

    “嗯?”雷长夜有点意外,他一直以为阿奎丹女公爵是法兰克的英雄。

    “主人,请允许我保守这个小小的秘密,等到时机成熟,我会为主人亲自解密。”玛烈赤斯低声道。

    “无所谓,我不担心法兰克内部的变故,我只要一个租地,建立一个安全的商站,如此而已。”雷长夜摆摆手。

    阿奎丹公爵和泰洛尔一世的争论渐渐白热化,两个人手舞足蹈,拼命运用着强烈的身体语言来强化自己想要论述的观点。这位阿奎丹公爵似乎在泰洛尔一世面前有着相当的地位,如此大声与皇帝争辩而不被责罚,这是非常罕见的一幕。

    周围的魔导师、贵族和王国骑士们显然也对这种争论非常熟悉,都开始互相交头接耳,聊一些闲杂之事,安然等待两人的讨论结果。

    雷长夜看了一眼玛丽王后,这位王后似乎也并不嫉妒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如此争吵,只是有意无意地撇着琳达公主,眼神中都是各种怨毒和阴险。

    雷长夜发现琳达公主这种钝感力确实是一种常年自我保护的机制,否则在这样一个宫廷里,面对如此之多的明枪暗箭,她但凡稍微敏感一点,怕是活不长。

    “主人,阿奎丹公爵似乎需要你的帮助才能赢得辩论,帮她一把吧。”龙母玛烈赤斯低声道。

    “哦?你倒是挺在乎她的。”雷长夜有些意外。

    “这对主人来说,有百利无一害。以主人的实力,扫清占据巴黎的敌人,轻而易举。这可是巴黎,哦,伟大的巴黎。”龙母玛烈赤斯迷醉地说。

    “好吧。”雷长夜其实对于巴黎也有自己的一份向往。

    他从盟宝袋里拿出一枚重达一磅的棕色龙晶石,就这么捧在手里。

    “主人的慷慨和您的实力一样令人折服。”龙母贴在雷长夜耳边低声说。雷长夜微微一笑。他从亨利那里得来的龙晶石估计可以把法兰克帝国的龙晶石市场腰斩。

    正在魔法结界中争论不休的泰洛尔一世和阿奎丹公爵看到雷长夜手里的龙晶石,都下意识地停止了争论,四只眼睛就跟磁铁一般吸在了龙晶石之上。周围窃窃私语的贵族和魔导师们也同时停止了议论。

    阿奎丹公爵指着雷长夜手中的龙晶石对泰洛尔一世慷慨陈词了一番。泰洛尔一世态度出现了急剧的软化,仿佛这块龙晶石融化了他所有的抗拒之心。

    片刻之后,泰洛尔一世和阿奎丹公爵双双回到雷长夜的面前。

    “雷先生,这块龙晶石”泰洛尔一世用贪婪的目光望着这块珍贵的龙晶石。

    “哦,我只是把它拿出来,作为租赁巴黎的首付款。我相信这枚龙晶石的价值,在欧洲应该抵得上十年的租期?”雷长夜问。

    “先生有很多这样的龙晶石吗?”泰洛尔一世忍不住问。

    “有一些,在租约签立之后,如果陛下需要,我能以低于市价的价格转卖给法兰克皇室。”雷长夜不动声色地说。

    “阿奎丹公爵,请立刻准备魔法契约,我愿意与雷先生签立永久租赁巴黎的租约。”泰洛尔一世昂首道。

    第四百九十六章 向巴黎进发

    当雷长夜和泰洛尔一世正式签订完巴黎租约,在场的所有贵族、骑士和魔导师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甚至连玛丽王后的脸上都露出一丝抑制不住的笑容。

    泰洛尔一世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雷长夜递给他的龙晶石,眼中放射着贪婪和憧憬的光芒,仿佛看到被这枚龙晶石武装起来的魔法骑士团一排排列队在眼前走过。站在他身后窥视龙晶石的魔导师们也都露出神魂俱醉的神情。

    雷长夜在这个时候才终于意识到亨利的强大。因为亨利对于龙晶石的价值已经到了麻木不仁的程度,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他已经站在了不同的层次上。

    琳达公主说过,亨利曾经率领阿基坦骑士团几乎攻破了亚琛,雷长夜当时没有意识到亨利有多厉害,现在他多少有了一点印象。亨利不愧是他氪了25万玉符才拿下的男人啊。

    就在这时,低哑微弱的啜泣声却透过热烈的掌声和议论声传到雷长夜的耳中。他抬头一看,却看到一位全身黑色板甲的骑士正站在人群背后,低头哭泣。

    雷长夜有点诧异地望向这位黑甲骑士,他从未见过这个人。不过他身穿的板甲色调和护送琳达公主空降亚琛行宫的狮鹫骑士一模一样。他记得这位狮鹫骑士是守夜人骑士团的一员。

    “真是扫兴,奥多爵士请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泰洛尔一世正沉浸在摆脱财政危机的喜悦之中,看到这位黑甲骑士低头啜泣,不禁勃然变色。

    “陛下,请原谅臣下的鲁莽,巴黎是我的故乡,我一时情动”黑甲骑士低头哑声道。

    “是吗。既然巴黎是你的故乡,我怎么没见你把它夺回来啊?”泰洛尔一世冷冷地问。

    “臣下惭愧。”黑甲骑士低头道。

    “巴黎沦陷的时候,没见你做出贡献,现在我为巴黎迎来的救星,你却在这里装腔作势的哭泣,真是让人厌烦。如果有人能帮助国家解决财政危机,稳固西部防线,我会把巴黎出租吗?”泰洛尔一世烦躁地问。

    黑甲骑士低头不语。

    “皇帝陛下,原来巴黎并不在加洛林王朝的掌控之下啊。”雷长夜淡淡地开口,截住了泰洛尔一世的话头。

    “这个,尊敬的特使先生,虽然巴黎暂时不在加洛林王朝的控制下,但是在法理上,它仍然属于我朝。既然先生已经支付了十年的租金,那么它的归属任凭先生处置。”泰洛尔一世脸上立刻露出虚假的微笑。

    “原来如此。只希望占领巴黎的不是什么强大的力量。”雷长夜淡然一笑。

    “无论什么样的武装,在龙骑士的面前,也都不值一提。”泰洛尔一世狠狠瞪了黑甲骑士一眼,忙不迭地奉承道。

    雷长夜深深看了一眼紧紧攥住拳头的奥多爵士:“这位骑士大人是奥多爵士?”

    “呃”泰洛尔一世非常不希望再提起奥多爵士这个茬,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琳达公主。

    “尊敬的雷先生,这位奥多爵士是守夜人骑士团团长。守夜人组织是法兰克新兴组织,在维京和恶魔族侵略中失去了家人和故土的流亡者组成了守夜人。他们渴望重新夺回失去的故土,重返原来的生活。守夜人骑士团人数众多,是法兰克规模最大的骑士团。”琳达公主连忙插话道。

    “原来如此。”雷长夜仔细想了想,这不就是丐帮吗?

    “陛下,如果特使先生真的要出兵反攻巴黎,请允许我成为雷先生的引导。我对巴黎前线的战况了如指掌,会对光复巴黎有所帮助。”奥多爵士忽然开口道。

    “但是”泰洛尔一世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琳达公主。

    他虽然讨厌奥多爵士的耿直和愚鲁,但是奥多爵士是所有权贵中唯一愿意全心全意保护琳达公主的人。其他的权贵都有意无意地靠近罗贝尔家族,因为罗贝尔家族掌控着一半国家财政。未来他寿终之时,玛丽王后必然拥立自己的儿子们称皇,甚至把法兰克分封成七八块。

    而琳达公主的存在,就成为了玛丽王后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现在奥多爵士要走,琳达公主就会失去唯一的保护。

    “父皇,奥多爵士对于尊敬的雷先生会是极大的帮助。但是他的性子耿直,拉丁语也不是很地道,我怕他和雷先生会交流不畅。我跟随雷先生很多时日,对于他和他的属下都很了解,让我担当守夜人骑士团和大唐武盟的联络员,这样对于他们的合作会有极大帮助。”琳达公主机敏地开口道。

    “但是,我的宝贝,你才刚刚从死灵大法师手中死里逃生,回到行宫还没到半天。”泰洛尔一世心疼地说。

    “父皇,为了王国的利益,我愿意赴汤蹈火。”琳达公主傲然看着玛丽王后,优雅地躬身点首。

    “我的宝贝,你太出色了,这才是加洛林的后代!”泰洛尔一世大喜,开口称赞。他的话让他身后的儿子们和玛丽王后都露出了阴沉之色。

    雷长夜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宫廷中的勾心斗角。他对于琳达公主的智慧点了一个赞,她果然不傻,整天往外跑的原因就是外面真的比宫里安全。甚至愤世者亨利对于琳达的威胁,都没有玛丽王后大。

    “能够得到奥多爵士和琳达公主的帮助,让我非常高兴。这证明了加洛林王朝租赁巴黎的诚意,我大唐会牢牢记住。”雷长夜微笑着说。

    “对对,我们是很有诚意的。”泰洛尔一世连忙点头,“呃好好干,琳达,奥多爵士。”

    “遵命!”琳达和奥多爵士同声道。

    收藏好刚刚签订了巴黎租赁魔法契约,雷长夜带着琳达乘坐龙母玛烈赤斯飞回了飞鱼大娘船。奥多爵士率领数名狮鹫骑士飞到飞鱼大娘船之上,侍奉在琳达公主左右。

    雷长夜为他们找了一间贵宾楼暂住,自己则兴致勃勃地来到中层船舱,找到紫馨,通知她准备开会。

    紫馨在雷长夜的语气中闻到了大战之前的内味儿,不但把汪芒等人全都找齐,还在界面里叫全了所有武盟高层的大玩家。

    一时之间,雷长夜的脑中界面里人满为患,无数信息刷屏,搞得他两眼发花。不过他此刻满心兴奋,已经不在意这些许的不适。他预感到在未来的巴黎,一定会遇到类似于山口山和英雄无双里面一样的魔法大会战。这次一定要让欧洲人看看东方神秘力量的伟力。

    “雷兄,看你这么少有的兴奋,是不是有大仗要打?”紫馨眉花眼笑地头一个开口。

    “没错。首先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我刚刚已经和法兰克的皇帝签订了魔法契约,以每年500里弗尔的租金永久租赁了法兰克首屈一指的大城市巴黎作为我们丝绸之路终点的商站。”雷长夜兴奋地说。

    “巴黎?大城?有多大?”汪芒忙问。

    “呃,应该有长安那么大吧。”看到众人懵懂的样子,雷长夜无奈地做了一个类比。实际上,巴黎也就相当于苏州大小,不过化价值上来说,和长安比是没问题的。

    “盟主威武!”“大师兄威武!”众人都欣喜地夸赞道。虽然对于巴黎没什么概念,但是和长安一样的大城,还是值得期待一下的。

    插一句, !

    “从法兰克皇帝的语气里,我初步做出了几个判断。巴黎并不在法兰克人手里,而是被一股极强的武装力量占据,所以这一次我们很可能要进行一场堪比攻克长安一样艰巨的攻城战。”雷长夜沉声道。

    “喔”紫馨第一个尖叫起来。这个难度,她喜欢啊。

    “大师兄,我可以骑着天吴直接飞进去。我们一个人骑天吴,一个人起巨龙,一起飞上城头不就完了吗?”毕一珂兴奋地手直抖。

    “我们跟着一起去啊。”涂山狸、黄鹤械兵和吴道子械兵也来劲儿了。

    “大家还记得攻打龙晶魔堡的那一战吗?”雷长夜笑着问。

    “记得!”众人都笑了。那一场战斗可以说是他们在大唐幻世打过的最强boss战,波澜壮阔,几起几落,连雷长夜这中宝藏大主线都差点吃了瘪,可以说是让人肾上腺素爆浆的一战,所有人打得都极为过瘾。

    “这一次攻打巴黎,我们可能遇到和死灵大法师一样可怕的大魔导师,而且不止一个。”雷长夜严肃地说。

    “啊?”众人顿时安静了。

    他们喜欢打仗不假,但是不喜欢打败仗,被敌人的力量碾压更是不想要。

    “所以,这一次我要动员所有武盟的全体成员,大家一起并肩作战,痛痛快快地大闹一场。”雷长夜笑着说。

    “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