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14章
  • 下载
  • “龙,这是真正的巨龙!”

    “哦,这美丽如皎月般的银色。”

    “难以置信,这还是传说中的恶龙吗?”

    “从未见过这么强的龙威!”

    “魔法能量的波动非常强烈,这不是简单的巨龙。”

    一落到行宫天台上,雷长夜就听到了无数议论的声音。他放眼望去,行宫天台上除了皇家卫队和一些身披法袍的法师卫兵,还有十几个衣着华丽,仪态庄重的头面人物。这十几个头面人物里,有六七个穿着精美法袍,手拿大法杖的魔导师,还有几名穿着黄金色重甲的骑士型人物。

    在头面人物们的正中央,是穿着深色长袍,披着华美斗篷,戴着王冠的中年男子。他脸上刷着厚厚的粉,眼袋下垂,眼神闪烁,鹰钩鼻子鲜红如血,嘴唇紫青。光看他的气色,雷长夜就可以断定,这个人活不过三年。

    如果这是泰洛尔一世的话,这也很好理解,在蓝海星位面,这位爷三年后就没了。

    在泰洛尔一世身后聚集着几个青年。这些都是贵族,这从他们腰上宽大的饰带可以清晰地看出来,但是他们身不备甲,和泰洛尔一世一样涂脂抹粉,仪态高傲,神色阴沉而冷漠,很多人眼中甚至透出一丝嫉妒。

    在泰洛尔身边有两个女人。一个女人披着巨大的金色斗篷,紧紧蒙着身体,内里穿着圆口衣袖的金白色宽裙,宽裙上半身的装饰和花色是所有人中最鲜艳夺目的,头上戴着王后的桂冠,脸上同样涂着厚粉。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琳达公主,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雷长夜感觉这个女人虽然是王后,但不一定是琳达的亲母。

    在泰洛尔身边还有另一个女性。她服饰的昂贵和华丽丝毫不逊于那些贵族,甚至堪比王后,但是她却是穿着深红色的丝绒外套,帽子上有镶四条貂尾,头上帽子上饰有带八片金红叶的金环。

    雷长夜眼皮一跳,这不是公爵的服饰吗?没想到竟然能够看到一位中世纪的女公爵,而且是加洛林王朝这个欧洲最强大王朝的女公爵。

    就在他迅速观察环境的时候,这个女公爵也在用一副审视的神情在打量着雷长夜和他座下的龙母玛烈赤斯。

    雷长夜从龙母身上跳下。龙母配合地曲下前肢,伏在地上。雷长夜趁势伸出手来,扶持琳达公主缓缓从龙身上下来。刚才的长时间俯冲,让琳达公主兴奋和惊恐到了极点,现在她的双腿还是软的,幸好有雷长夜的扶持才不会瘫在地上。

    琳达公主站在地上,深呼吸了几下,整理好了自己的仪态,朝着泰洛尔一世快步走去。她走到泰洛尔一世面前,屈膝低头行礼:“父皇陛下,女儿回来了。”

    “哦,我英勇的女儿,来,到父皇这里来。”泰洛尔一世抹着厚粉的脸庞上,终于露出一丝脆弱的表情,他张开双手,哑声道。

    “父亲……”琳达公主的双眼一红,猛然一头扑到泰洛尔一世的怀里,和他紧紧拥抱。

    “哦~~~~!”天台上的贵族和魔法师们都发出了矫揉造作的感叹声。没有配合发声的,只有泰洛尔身边那个神色深沉的女公爵。

    “女儿,你身上的味道和以前不一样了。”在拥抱了一番之后,泰洛尔一世忽然奇怪地开口,“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哦,父亲,我……这些事我以后跟你解释。”琳达公主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

    “哦,我的天主,她……她洗澡了!”王后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呼,“赶紧离开你的父皇。你这样的身体容易染上疾病,会传染给皇帝陛下的!”

    “不,父皇陛下,不是这样的。”琳达公主急忙大声说,“我在与愤世者亨利交涉的时候,他把我拘禁了起来,当着我的面剿灭了阿基坦东北的野蛮人部落,并发兵阿拔斯和塔希尔王朝,发誓要打造百万骷髅兵团血洗帝都。就在这个紧要关头,这位来自东方的雷先生拯救了我,把我救到他的船上。按照东方的习惯,我必须沐浴熏香,所以我才按照他们的传统洗了澡。”

    “这简直是野蛮人的作风!竟然违背我们欧洲皇室百年传统,逼迫我们尊贵的公主洗澡,这是人性的堕落,这是道德的沦丧!谴责他,这个不知道羞耻的东方人。”王后狂怒地说,“公主殿下,就算你是被迫的,但是屈服了东方人的压迫,这也是皇室的耻辱。请立刻离你的父皇远一点,如果你还有一点作为贵族的觉悟,你应该远离皇庭,自我放逐!”

    “绝不是这样。”琳达公主自傲地昂起头,以激情无比的语气大声说,“我从没有遇见过比尊敬的雷先生更加文明的人类。他对于女性的尊敬,甚至超过了我们的贵族。在他所处的文化中,洗浴是一件清洁身体和心灵的神圣之举。人们洗去身体上容易致病的泥垢同时,也会在心灵上得到净化和休息。我在他的船上呆的半个月里,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王后殿下,还有所有王国的贵族都该尝试一下这种生活方式。”

    “我的天主啊,她已经中了邪教的毒,只有狂热病患者才会如此胡言乱语。皇帝陛下,虽然琳达是你的女儿,但是为了皇室的安全和正统风气,我们必须将她永远驱逐出法兰克王国。她每一句话,每一次呼吸,都浸满了来自东方的毒液。她是皇室的耻辱!”王后嘶声道。

    “住口,你这个口吐酸液的九头蛇!”琳达公主毫无畏惧地望向王后,“你想要把我赶出皇宫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每一天每一夜,真正向这个皇室喷吐剧毒的,不正是你这个毒妇吗?说我是皇室的耻辱,真正的皇室耻辱,现在全都站在父皇陛下的背后。”

    “大胆!住口!”泰洛尔一世勃然大怒,用力一挥手中的权杖,阻止了琳达公主的话。

    王后连退两步,颤巍巍地缩到泰洛尔一世的身后,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但是她的眼神中却闪烁着得意。

    雷长夜轻轻叹了口气,琳达公主果然是一个神经大条的皇室奇葩。她的性情更适合做一个庄园主的女儿,而不是困在阴险诡谲的皇宫之中。

    欧洲皇室继承人的潜规则是凡是王后生的孩子,别管种是谁的,都是皇室合法继承人。很多皇室继承人都是王后情人的后代。雷长夜相信此刻站在泰洛尔身后的贵族打扮青年,都是这位新王后的后代。依照这位泰洛尔一世的精气神,他不像是个这么高产的人。

    这才是琳达公主所说“皇室耻辱”的由来。显然她对于洗个澡算是耻辱,生个私生子算是立功的扭曲规则深恶痛绝。

    第四百九十四章 租借的领地

    “如果没有猜错,这位应该是加洛林帝国的皇帝陛下。”雷长夜觉得现在自己唯一的介绍人处于危机地位,他不得不开口说话。

    “东方人,皇帝陛下还没有允许你说话。”王后躲在泰洛尔一世身后大声说道。

    “吼——”就在这时,龙母玛烈赤斯忽然发出一声狂怒的龙吟。强猛的龙威震慑全场。站在皇帝身后的数名魔导师都露出震惊的神色。这龙威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他们都是见识过真正巨龙的人物,但是没有一只巨龙有这样压迫性的龙威。

    “我的主人要说话,没人能够阻止。”龙母玛烈赤斯用深沉凝重,非男非女的龙吟开口。

    “法神在上……”几名魔导师发自内心地惊叹了出来。

    “巨龙认主!这就像先贤们的预言一样。”他们激动地低声交谈了起来。

    “龙骑士出现了。难道说,王国的救星来自东方?”

    “先贤的英灵在试图为我们指明方向。”

    “如果得到巨龙之助,我们的北方防线……”

    “公主殿下说过,他从亨利手里救下了她。”

    “能打败死灵大法师的东方人,实力果然深不可测。”

    “皇帝陛下,据我所知,千年以来,从未有一只巨龙与人类定下龙骑士契约。这是千年难遇的机遇,我认为需要谨慎而理智的处理,不要让情绪左右了你的决定。”一直沉默不语的女公爵沉声道。

    “总管说的有理。”泰洛尔一世长舒一口气。他本身也是这么想的,刚才的震怒只是为了阻止琳达公主把皇室的丑闻全都抖出来。他斜眼看了一眼王后,要不是王后背后的家族,他早就忍不住把她给处死了。

    这个野心膨胀,私生活也不检点的女人对他就是一场噩梦。但是她来自法兰克最强大领主,几乎掌控了整个东法兰克,并征战于东北部前线的罗贝尔家族。

    罗贝尔家族几乎可以说是抵抗维京人、恶魔族和野蛮人的中流砥柱,法兰克多只地方领主骑士团和魔法公会骑士团都只接受罗贝尔骑士们的指挥。

    法兰克帝国的税收有一半都要流入罗贝尔执掌大权的东北前线。可以说战争让罗贝尔家族执掌了法兰克帝国一半财政大权。玛丽王后和泰洛尔的联姻,是维系加洛林家族和罗贝尔家族的命脉。他们之间谁都缺不了谁。

    泰洛尔一世阴沉的眼神让一直试图搅局的玛丽王后终于因为畏惧而沉默了下来。

    “琳达,向我正式介绍这位来自东方的先生,并给我讲一讲你被他营救的经历。”泰洛尔一世牵住琳达公主的手,柔声说道。

    “是,父亲!”琳达公主引着父亲来到雷长夜面前,正式引见雷长夜。当雷长夜和泰洛尔一世互相交换了官方问候之后,琳达立刻用慷慨激昂地语调向在场的所有人介绍着雷长夜与亨利之间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混战。

    初遇晶龙堡的木飞鸟进攻,再遇晶龙堡的木飞鸟救援和千纸鹤攻击,收服并夺取亨利的护身匣,营救和复活龙母玛烈赤斯,这一系列的故事在琳达公主的拉丁语叙述过程中,自然而然有了一种犹如史诗般的宏大壮烈之感。

    在场的所有贵族、骑士和魔导师们都听得入了神。

    “来自东方的武盟之主,你的强大和英勇值得法兰克游吟诗人们传唱百年。感谢你从恶魔的手中营救下我宝贵的女儿。”泰洛尔一世沉声道,“不知道我该如何表达对你的感谢。”

    “尊敬的加洛林皇帝陛下,我带着中土大唐的友谊和善意而来,愿意与加洛林王朝结为兄弟之邦,永世修好。救下琳达公主,只是为了表示我对贵朝的善意。在不远的未来,大唐希望能够建立一条横跨欧亚的丝绸之路,始于大唐敦煌,终点位于欧洲某地。这样不但令两国繁荣昌盛,还可以加强商业和文化往来。”雷长夜以拉丁语侃侃而谈。

    随着和龙母、亨利和琳达的交流,他的拉丁语越来越流利,现在已经完全是一派罗马贵族的风范。

    听着他流利的拉丁语,甚至有不少贵族摇头晃脑,一脸享受。

    “这么说来,你希望我们能够为你开辟一个通商互市的城市。”泰洛尔一世沉吟着说。

    “正是,一个可以允许东方商品和西方商品自由流通并免税的特区。”雷长夜沉声说,“我们愿意偿付租金来租赁这样一个地区。”

    泰洛尔一世沉吟了一下:“尊贵的大唐特使,很遗憾,我的王国之内正在经历百年难遇的混战。黑魔元老会、维京人、野蛮人和恶魔族轮番肆虐于多灾多难的法兰克大地上。野心勃勃的军阀权贵和独立魔法公会趁势而起,化身盗匪,袭掠各地,王朝的兵力捉襟见肘。王朝的版图里,除了亚琛之外,几乎没有一个城市是安全的。”

    “尊敬的皇帝陛下,为什么不把那个地方租赁给实力强大的大唐特使呢?”女公爵忽然开口道。

    “总管阁下,你是说那个地方?”泰洛尔一世微微一惊。

    “尊贵的大唐特使刚到欧洲,就能够成为天启中的龙骑士,必然可以承担起重建那座城市的防务,这样王朝也可以……”女公爵没有说接下来的话。

    “尊敬的大唐特使,你是拯救了琳达公主的恩人,也是打败了阿基坦愤世者的人,本来我应该赐你一个属于阿基坦的领地作为封地,以此奖励你的英勇。可惜,你不是法兰克人,无法受封,阿基坦也没有一块封地配得上你尊贵的身份。既然你想要一块通商特区,我愿意把位于西法兰克的封地永久租借给你。每年只需要向法兰克支付500里弗尔租金。”泰洛尔一世心领神会地开口道。

    “皇帝陛下,不知这块租地具体在哪里,叫什么名字。”雷长夜问道。

    女伯爵立刻从怀中取出一块羊皮纸地图呈现到泰洛尔一世面前,泰洛尔一世在地图上的一个地点指了指:“这块封地,曾经是一座伟大的城市,被称为欧洲的宝石,也是日耳曼人最初建立的城市。欧洲最古老的啤酒就是在这里诞生的。我认为只有这座城市才符合先生龙骑士和大唐特使的双重身份。”

    雷长夜感到自己的脸在一瞬间木了。泰洛尔一世手指的方向,隐约好像是巴黎的所在地。难道说他无意间从法兰克皇帝手里租到了巴黎?

    骑着龙母来帝都,果然有好运加持!

    不过雷长夜立刻从泰洛尔一世、玛丽王后和神秘女伯爵的脸上察觉到了事情不对。琳达公主更是一脸焦急的神色,她的手被泰洛尔一世紧紧握着,指尖通红。显然泰洛尔一世暗地里攥紧了女儿的手,让她不要多话。

    他再看了一圈周围的贵族、骑士和魔导师们。贵族们的脸上都是幸灾乐祸的冷笑。骑士们一个个东张西望,不想去和雷长夜的眼神对上。魔导师们都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仿佛上面长出了花来。

    雷长夜回头望了一眼龙母玛烈赤斯。玛烈赤斯的眼神中一片迷惘,显然对于事情毫不知情。看来巴黎在龙母死后出了什么大事,以至于人们都对其三缄其口。

    从蓝海星位面的史实中,雷长夜知道其实法兰克的王都经常在亚琛、巴黎等几个城市中轮换。巴黎也曾经是作为帝都的存在,不过现在成为了地区性城市。这么一座名城,随随便便租给了雷长夜,租金是一年500里弗尔,也就是大概每年12万个银便士。这简直等于白送,绝对不可能有这么便宜的事。

    雷长夜的脑子飞速运转,大致列出了几个可能性。最大的可能性也就是巴黎已经在与恶魔族、维京人和野蛮人联军的战争中沦陷。

    狡猾的泰洛尔一世希望借助雷长夜的龙骑士之力收复巴黎,并支撑起西法兰克前线的战局,把中土大唐拖入战争的漩涡。

    就算雷长夜有能力收复巴黎,泰洛尔一世也可以随时毁约收回封地,把大唐商旅驱逐出法兰克帝国。主动权永远在皇室手中。

    雷长夜反复思考了一番,觉得这件事可以有。恶魔族与卡塞姆先生的传说一直在他的脑海中闪现,他觉得突然消失的恶魔族和卡塞姆应该和沦陷的巴黎有关系。说不定,西法兰克防线被恶魔族洞穿,令他们可以杀入大漠绿洲威胁阿拔斯王朝。

    想要寻找卡塞姆先生,巴黎也许有线索。同时,恶魔族如果有突袭大漠的机动力,那么他建立的商道哪里都是不安全的,想要建立安全的丝绸之路,西法兰克防线必须重建,并稳如泰山。

    这些事情,不给好处,他也必须得干。现在法兰克皇帝竟然用巴黎做奖励,他干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把巴黎收在手中,让它成为丝绸之路的陆地终点。

    想到这里,他下定决心,抬起头来温声道:“皇帝陛下,能够拥有这座城市做租地,我深感荣幸。不过,租赁这座伟大城市的租约不能马虎,能否以魔法契约来订立。”

    第四百九十五章 巴黎的易手

    “”泰洛尔一世惊讶地望着雷长夜。身为来自东方的特使,他居然知道法兰克帝国订立神圣契约时最高级也是最保险的做法魔法契约。这让泰洛尔一世有些手足无措。

    魔法契约对于订立双方的魔法约束能力来自于魔界,契约的提供者越强大,约束力就越恐怖。

    泰洛尔一世本来只想要订立一卷由各大领主和魔法公会会长见证,他自己代表帝国签字画押的纸面契约。这样未来如果有何变动,也可以轻易花钱甚至发动战争来改变。但是如果订立了魔法契约,就要承受来自魔界的猛恶反噬,最主要是他自己和皇室家族要受罪。

    “就让我,龙母玛烈赤斯,作为这个魔法契约的提供者吧。”雷长夜背后的玛烈赤斯缓慢踱步到雷长夜背后,弓下龙头,凑到泰洛尔一世的面前,深沉地说。

    泰洛尔一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玛烈赤斯成为雷长夜的坐骑,就是通过龙骑士契约订立的,那就是世间最有约束力的魔法契约。雷长夜怎么会不知道魔法契约存在这回事?他有点懊恼地望向身边的女公爵。

    “陛下,让我来代为书写魔法契约,如果您认为满意,就和特使先生签立这份意义重大的租约吧。”女公爵低头行礼。

    “阿奎丹公爵,这个租约非同小可,需小心签订。”泰洛尔一世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温声道。

    琳达公主和龙母玛烈赤斯同时望向这个地位显赫的女人,她们并不认识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物。琳达公主更是惊异,她不记得什么时候父亲身边出现了这么一个实权人物。

    “女儿,特使先生,容我引荐一下,”泰洛尔一世微微一笑,“这位埃莉诺.阿奎丹公爵曾是阿基坦晨星骑士团的团长,在愤世者亨利出现之后,她组织起阿基坦各个封地的教团、公会和领主,赶走了入侵阿基坦的残余野蛮人部落,并击败了维京人袭掠舰队。她的晨星骑士创造了以一敌百的奇迹。我赐予了她阿奎丹和普瓦捷作为直辖领地,不久前她承担了皇宫总管一职,为我参谋事务。”

    “很荣幸见到你,公爵阁下。”琳达公主优雅地点头为礼。

    “愿为公主效劳。”阿奎丹公爵露出温婉的微笑。龙母玛烈赤斯凝视着她,充满穿透力的龙眼似乎想要刺破她脸上涂抹的厚粉,看清她的真面目。

    “原来是欧洲的女英雄,很荣幸。”雷长夜微笑着说,“既然公爵阁下有意参与到这个伟大契约的建立中来,我无比欢迎。那就请公爵阁下起草契约吧。”

    他回过头来,朝龙母玛烈赤斯点点头。玛烈赤斯恭敬地点首为礼,龙嘴一吹,一股龙息扑面而来,在空中凝成一道散发着六色彩光的魔法契约。

    “喔”看到这充满着强大魔法能量的契约,周围的魔导师们手中都闪烁着金白色的光芒,他们都忍不住释放出鉴定术魔法,在短暂的观察之后,都纷纷低呼起来。龙母的契约,非同小可。

    泰洛尔一世回头看了一眼他们,从他们的眼神中知道了这个魔法契约的厉害,脸色苍白地回过头来,眼神闪烁地望向雷长夜。雷长夜朝他微微一笑,胸有成竹。

    阿奎丹公爵迈着沉稳的脚步来到魔法契约面前,伸出手指在契约飞快地用拉丁书写着。

    “加洛林帝国皇帝泰洛尔一世以法神和天主之名,将隶属于西法兰克,位于塞纳河畔的天下名城巴黎以每年500里弗尔租金租赁给来自中土大唐的特使”阿奎丹公爵望向雷长夜。

    “雷长夜。”雷长夜用拉丁语拼了一遍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