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08章
  • 下载
  • 但是,龙晶石的结构全都被魔力结晶给遮挡住了,除非把魔力吸干露出内部结构,否则根本看不见。而想要吸干魔力,就又回到魔力储存的问题,死循环。

    “除非不储存第一波吸出来的魔力,把它们直接都用掉。”雷长夜脑子一转。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亨利。这个亨利正捧着龙晶石念念有词,眼神痴迷,显然是在专注地思考着如何解决提炼和储能的问题。

    虽然这货本身是个死灵师,不是个好东西,但是雷长夜也不忍心把他连炸两次,略显残忍。

    亨利感受到雷长夜注视他的目光,他虽然智商上不比雷长夜高,但是长期混迹黑魔元老会,阴暗心思一抓一把,猛然间就理解了雷长夜的用意。

    “伟大的主人,我……我觉得我怕是不能再做第二次实验了。”愤世者亨利惊惶地说,“我要留着有用之躯为主人服务,除了提炼魔力,我还可以帮助主人铸造魔具。”

    “我并没有说要让你再做一次实验,”听到亨利的话,雷长夜忽然灵光一闪,笑了起来,“我只是想起了你之前跟我提到过的炼金术士之叹息阵。”

    “是。我会架设这个法阵。主人难道想要尝试一下以炼金法阵融合魔具?”愤世者亨利如释重负,连忙问。

    “对,不过这一次,咱们不用你来输入魔力,而是用我的魔力抽取装置来直接把魔力注入阵中,看看会有什么结果。”雷长夜微笑着说。

    愤世者亨利瞬间了解了雷长夜的想法。这个天才的点子让他感到醍醐灌顶,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我的天主,我的魔法之神,法兰克大陆所有的圣贤们!”愤世者亨利激动无比地高声吟诵,“都来观看伟大的主人和我即将进行的实验吧,这将是加洛林帝国全新的黎明!”

    第四百八十二章 炼金出奇迹

    愤世者亨利带着无比的愉悦和高涨的热情疯狂地工作着,一丝不苟地架设炼金术士之叹息阵。雷长夜根据愚者之书前十六册里的章节,一点点辨认着愤世者亨利的阵法,发现在欧洲的魔法体系中,阵法的组合也是一套很深厚的学问。

    这一套炼金术士之叹息阵里涉及的水、火、土三系的魔法阵就非常多。因为愚者之书对这三系魔法体系的描述和研究都详尽到了一种极致,所以这些阵法互相之间的搭设极其精巧,让雷长夜看得心旷神怡。

    可惜的是,西方没有金元素和木元素的理念,也没有阴阳之学,风系魔法元素也只是类似于以太一般的幻想。涉及到金元素、木元素和阴阳两仪的法阵,愤世者亨利就只能以各种各样的风系魔法阵、光明系魔法阵、生命系魔法阵、黑暗系魔法阵、精神系魔法阵、空间系魔法阵、甚至毒系魔法阵来代替,搞得非常繁复。

    雷长夜看到一半就感觉眼睛有点晕。亨利搭建完炼金术士之叹息阵后,还需要收集各种魔法道具,例如小鸡的翅骨、蟾蜍的肝脏、鳄鱼的眼泪、魔法师的头发等等等等。按照雷长夜的理解,这是西方魔法师以此来刺激精神场,激发超凡力量也就是魔法潜能的手段。

    依照愤世者亨利的这番布置,雷长夜觉得这魔法阵成功也是有几率的,因为刺激精神场激发潜能的手法,并不稳定,用几次出现失效也是经常会有的事情。

    亨利摆的整套大阵一半是通过精密的魔法理论,一半则是靠不断实践积累下来的经验,但是因为理论的缺失,无法达到百分之百的稳定和完美,一半靠能力,一半靠人品。

    “呼……主人,我摆完了。”愤世者亨利终于直起身来,意气风发地对雷长夜说。

    “你确定这阵法一次就能成功吗?”雷长夜问。

    “呃……”亨利立刻愣了。

    “要知道阵法不能成功启动,我们就又要经历一次大爆炸,这一次没有你来撑住,整个实验基地都会被炸飞。”雷长夜提醒他。

    “这个……非常遗憾,主人,就算是最完美的叹息阵,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四十。”愤世者亨利无奈地说。

    “……”雷长夜觉得愤世者亨利可以扔了。这件事最后还是要他亲自出手。

    他来到亨利摆好的魔法阵面前,略过水火土三系法阵,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愤世者亨利摆放魔法道具的阵法之中。这些阵法是靠实践搭造出来的,没有任何理论辅助,可以明显感觉出它们的臃肿和低效。

    雷长夜感到这就是西方魔法师缺乏五行阴阳之学而导致的认知缺失。毕竟这个位面是大唐幻世,真正可以自圆其说的,还是五行学说。

    他把光明系和黑暗系法阵置换成阴阳两仪法阵,把精神和时空系法阵置换成金系法阵,把生命系、风系和毒系法阵置换成木系法阵,按照《墨子五行记》中奇阵的架设原理,与愚者之书中理论精深的土水火三系法阵结合,形成了一套中西结合,无需魔法道具的完美阵法群。

    他重新搭建完这一系列法阵之后,从怀里拿出几十粒龙晶粒和一枚息金果给亨利:“你启动一次法阵试试,这一次不用抽魔装置的魔力,只用你自己的魔力。”

    “好的,不过主人,我的魔力相对龙晶石内的魔力太微不足道了,不太可能造出好的魔具。”亨利提醒了雷长夜一句。

    “无妨,我就是看看这法阵能否成功运行。”雷长夜笑着摆摆手。

    “好的。”愤世者亨利也没有太担心。因为雷长夜把炼金术士之叹息阵修改得面目全非,而且还摒弃了为法阵注入灵魂的魔法道具,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法阵根本无法成功启动。这样的话,也不用担心损失龙晶和魔法金属了。

    亨利走到大阵中心,按照炼金术士教给他的口诀,念诵叹息之咒。三息之后,一道黑色的六芒星在大阵的中央产生,紫色的魔光六芒星中晕染出来,犹如藤蔓般长满了整个大阵。摆在大阵中央的龙晶粒和息金果被紫色魔光触角般卷起,瞬间化为一颗紫红色的蛋型。

    亨利全身的魔力从他的皮肤毛发中被无情地剥离,汇聚在黑色六芒星中,犹如一条条彩色的河流。

    过了好半晌,这个恐怖的过程才终于结束。亨利全身酸软地瘫倒在地,黑色六芒星倏然消失。紫红色的魔光之蛋轰然碎裂,一把浑身是窟窿的长剑从蛋中掉了出来,滚落到雷长夜之前。

    “主人,伟大的主人!”在地上瘫痪不起的亨利兴奋不已地高声道,“这个法阵的运转比以前稳定了百倍,我有信心,它的启动和运转现在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成功了。而且威力大了很多,我本来只能注入我身上四成的魔力,现在它能主动吸走我八成魔力,效率比以前高了两倍,太神奇了。”

    雷长夜没听进去他在说什么,因为他的精神全都集中在了眼前这把满是窟窿的长剑上。这把剑隐隐约约闪烁着粉红色的光芒,剑刃上有着星座一般的空洞,看上去非常奇异。

    “主人,你需要我给你鉴定一下吗?”亨利凑到雷长夜身边。

    “哦?你会鉴定术?”雷长夜大喜,这可是神技啊。

    “会的。所有大魔导师都必须学会鉴定术,因为我们一项主要的工作就是制造魔法仪器,并评定它的品质。魔具就是众多魔法仪器的一种。”亨利沉声说。

    雷长夜连忙把剑递给他:“来,你鉴定一下。”

    亨利恭敬地双手结果这把充满空洞的粉红色长剑,闭上眼睛运转法力,双手绽放出一片金白色的光华,随即他满脸尴尬地睁开眼睛。

    “怎么说?”

    “呃……这把剑会因为挥砍而凝聚风元素,在风元素穿过剑上空洞的时候发出具有催眠效果的乐曲,让敌我同时昏睡,当周围有昏睡的生命时,这把剑中会出现火元素把他们烫醒。”亨利低头说。

    “然后呢?”雷长夜目瞪口呆。

    “然后再昏睡再烫醒,总之就这么循环下去。”亨利汗出来了。

    “这魔界坑爹思密达。”雷长夜忍不住骂了一句。

    “主人,我也没想到用了八成魔力竟然也没有造出精品。魔具的生成实在太艰难了。”亨利无奈地叹息着。

    “好吧,无论如何,叹息阵的实验成功了,我们现在就把抽魔装置与法阵链接。”雷长夜并没有让自己沮丧太久,他有信心在之后的实验中会有更多的收获。

    愤世者亨利也兴奋了起来。毕竟把抽魔装置中产生的魔力输入炼金术士之叹息阵中,这才是真正令他激动的天才计划。这个计划甚至让他重新体会到了他第一天当魔法学徒时成功施展第一个魔法的兴奋和快乐。

    雷长夜和他齐心合力,把抽魔装置重新固定好,并把传送阵一路画入叹息阵阵心处。这里正是黑色六芒星吞噬魔力的位置。

    等到仪器和法阵都搭建完毕,愤世者亨利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主人,我需要在阵心念诵叹息之咒,这样就挡住抽魔装置注入魔力的位置啊。”愤世者亨利担心地说。

    “不需要在阵心念,你站在阵心只是方便魔界抽取你的魔力,现在有了抽魔装置,你站在旁边念没有区别。”雷长夜摆摆手。经过一番重构叹息阵,他对于这个大阵的属性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

    “这个……我不太确定……”亨利反而显得很担心。

    “你放心,一切有我。”雷长夜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了一下他的情绪。要不是叹息之咒只有亨利会念,他早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那我开始了。”亨利心情安定了下来,深吸一口气,站到叹息阵边缘,开始了冗长的念咒。

    在亨利开始念咒之后,雷长夜把几十粒龙晶粒和刚才炼出来的催眠之剑重新放回叹息阵中央。启动了天枢驱灵阵,抽魔装置中的天行九宫阵开始稳定运行抽取天地灵力。在亨利结束念咒之后,雷长夜暗暗数着自己的呼吸,数到三息之后,他把一枚龙晶粒丢进了天行九宫阵中。

    轰!一道恐怖的赤红魔法光柱直接射入了叹息阵的阵心。与此同时,阵心倏然出现了黑色六芒星,犹如一枚巨大的黑洞,把恐怖的红色魔法光柱统统吞噬了进去。

    抽魔装置持续运行,红色光柱始终如一地持续输出。而黑色六芒星则一如既往地疯狂吞噬。与此同时,紫红色的魔光在大阵内欢快地生长,把几十粒龙晶粒和催眠之剑全都裹住,里三层外三层地形成了一个巨大如飞来峰般的蛋型结构。

    这个过程持续了足足有一盏茶之久。终于,龙晶粒中的魔力被抽取一空,狂暴的魔法光柱黯然失色,变成了淡淡的魔法波纹。

    黑色六芒星仿佛也吃饱了,渐渐变小,缓缓消失。而紫色的魔光巨蛋随着六芒星的消失轰然碎裂,里面弹出一把金白色相间的大片刀。这把大片刀有着橘红色的刀柄和刀托,白银和黄金色交织而成的刀身,在刀背上深深嵌着一枚宛若朝阳般的白金色光球。

    整个刀身上都洋溢着七八品高手一般恐怖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雷长夜怀疑实力差一点的人根本就拿不起这么高端的武器。

    亨利从地上把这把刀拿起来,手一滑差点把它掉地上。他吓得连忙双手托举这把刀,才勉强站直了身子。

    “出货了!”雷长夜看到这把刀炫酷的样子,心头乱跳。

    第四百八十三章 灰烬制造者

    “伟大的主人啊~~~~!”亨利朝着雷长夜踉踉跄跄地单膝跪下,双手高高举起这把沉重无比的白金大片刀,“主人的智慧和您的才华一样出类拔萃,天下无双。我拥有龙晶魔堡这么多年,却对龙晶的价值一无所知。只有您,伟大的主人,魔法的先知,人间的贤者~~~~才能发掘出它蕴含的宝藏。”

    “好好,你先跟我说一下,这……”

    “您让我找到了决心投身魔法研究的初心,在您的光辉下我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犹如一个脱胎换骨的孩子!请允许我向您表达我无与伦比的感激和发自内心的崇拜,我愿意为你永生永世的奴仆,世世代代的魔法学徒,我所学的知识,我所拥有的才华,不及您靴子上的一粒尘埃。”

    “不错不错,你跟我说一下……”

    “您重新诠释了魔法的真谛,改写了魔法理论的法则,创立了全新的魔法体系,新的魔法,新的法阵,新的禁咒将会在您的手中纷至沓来,您将在法兰克帝国的大陆上开创出全新的魔法纪元,我,愤世者亨利,忍不住想要为这史诗一般的时刻,赋诗一首……”

    “没完啦?!跟我说说这刀什么属性!”雷长夜终于不耐烦起来。

    “哦……哦!”愤世者亨利满腔的激情和浪漫顿时被喝醒了,他连忙闭上眼睛,运起鉴定术,金白色的魔法光纹从他手掌中涌现出来,如透明的蜻蜓翅膀裹住了大片刀。

    “这是一把富含火元素和生命元素的利剑,龙晶粒内的火魔力全部熔铸进了剑身,魔界并没有再攫取分毫。剑体之内充满了肉眼难见的细小结构,每个结构里仿佛都住着火焰的精灵,它们代表死亡和毁灭,爆炸和燃烧,犹如一群枕戈待旦的士兵,正在等待着命定主人的召唤。”愤世者亨利闭着眼睛说。

    “……”雷长夜揉着眼袋。他其实想要听到的是,伤害加多少,魔法效果是什么,要是能够有加力量,加敏捷,加智力的数值就更妙了。不过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愤世者亨利并不是对数值非常敏感的人。

    可是亨利说的这些东西,雷长夜在脑子里很难把它们量化,也就没啥直观的印象,感觉这把刀也就那样……呃,这是把剑吗?

    “主人,这把剑中的生命元素非常丰富,有着奇妙的结构,蕴含着精神和风元素,形成奇异漩涡,一旦这把剑沾上敌人的鲜血,它会吸取敌人身上的生命元素,并补充到主人身上。”愤世者亨利闭着眼睛继续说道。

    “哎哟,不错。”雷长夜终于欣喜地笑了出来。这个效果非常鲜明,他立马能够想象到。

    “主人,这把剑实在太重了,我能把它放下来吗?”愤世者亨利忍不住问。

    “好,给我看看。”雷长夜这才发现愤世者亨利胳膊直哆嗦,他连忙抬起手,一把抓住这把大片刀一般的“剑”,把它拿到自己手里。愤世者亨利虽然是个大魔导师,但却不是一个能搬能抬的货色。

    他拿着这剑掂了掂,有点奇怪,这剑他感觉比息金果本身的重量还要轻很多,就像泡沫塑料做的,一阵风就能吹起来。是他自己力气忽然变大了,还是愤世者亨利太虚了?

    雷长夜侧目看了亨利一眼:“这剑重吗?”

    “主人,你……你不觉得重吗?这把剑比我擅用的双手杖要重上十倍,几乎有两个双手战锤那么重。”亨利揉着胳膊说。

    雷长夜心头一跳,双手战锤这种东西按照史籍记载,最早是在欧洲11世纪出现的。显然现在因为魔法的兴盛,带动了欧洲生产力的飞跃,战锤这种破甲武器已经提前出现了。这是不是说,板金甲这种中世纪标志性的铠甲产品也已经出现了?

    他迅速收回心神,稍微挥了一下手中的大片剑。白光闪过,宛若闪电,一股猛烈的热空气扑面而来,烧得雷长夜连退三步,白光划过面前的地面,平台青石板地瞬间被烧出一条十米来长的灰黑色痕迹。

    “天主啊……”亨利在地上滚了一圈才敢爬起来。他刚才因为距离白光有点近,身上的法袍被热空气点燃,瞬间烧出几个大洞,要不是他机智地滚翻灭火,这袍子不但要被烧干净,他脸上的毛发也要被烧光。

    “嘶……”雷长夜有点不敢挥剑了。这把大片剑有点猛啊,一剑挥出去会伴随高温烈焰的灼烧,等于一把激光剑的配置,而且切到敌人还能回血吸血,这就离谱。

    “主人,这把剑里的火焰精灵听到了你的召唤,正在向你显示他们的力量。”亨利激动地说,“我看主人是用单手挥剑的,这是一把双手剑,你竟然一只手就能挥动,这说明这把剑已经向你认主,并减轻了自己的重量以配合主人的动作。”

    “原来如此。”雷长夜点点头。这把剑是由息金果为主体构建出来的,息金果本来就和他有着深厚的渊源,现在以等价交换的炼金术铸造成名剑,自然也愿意认他为主人。作为剑之主体的息金果认主,融合其中的火焰精灵自然也随之认主。

    雷长夜忍不住笑了:这是不是朋友圈带来的优势?

    “主人,这把剑如此强大,已经是法兰克大陆数一数二的神兵,请主人为它命名,让它跟随主人一起永载史册。”愤世者亨利狂热地说。

    “既然这样,就叫它灰烬制造者吧。”雷长夜脑子一转,想到了他在山口山中最垂涎的一把名剑。

    “真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愤世者亨利毫不吝惜溢美之词。

    “嗯,亨利啊,既然你决心跟着我干,是不是也该改个名字。”雷长夜此刻心情大好,转头望向亨利温声问。他觉得亨利的功能性越来越大,有必要把他绑上自己的战车,让他为自己效力,成为头马之一。

    “是!主人!却不知道你要我改个什么名字?”亨利大喜。

    “嗯……就叫做奋斗者亨利,以后为我好好干。”雷长夜微笑着说。

    “是!从今天起,愤世者永远的死去了,奋斗者亨利浴火重生,我将要洗去我原来的罪孽,追随主人开创大陆的未来。”亨利狂热地说。

    雷长夜拿着灰烬制造者又挥舞了几次,放射出好几道雪白色的火焰之光,在演武平台又留下几道黑痕,心里虽然非常喜欢,但是他却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现在他手下有数万五六品大玩家和上千械兵,有五品巅峰的阴兵军团,有虺娇指挥的白骨姬兵团,有驼车和木飞鸟,也有神霄五雷符纸鹤这样的远程杀伤力武器。他已经不需要一把好武器来单干了。

    除非他能把这把灰烬制造者的作用发挥到极限,让其成为一把以一敌万的神器,这样就可以做为改变战局的作战单元进入战场。

    不过这件事就无法请教奋斗者亨利了,因为他已经为这把剑的出世用尽他所有的力量和智慧。现在,是时候去请教一下玩剑的集大成者吴道子了。雷长夜对于他的万化飞剑,早就垂涎欲滴,正好借着这个由头,好好搞他一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