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03章
  • 下载
  • “是我主动去找他联盟的。”琳达公主自豪地昂起头来,“八年前的战争早已经过去,当时征战的各国也签订了凡尔登合约,联和面对维京人和野蛮人的威胁。维京人在北面建立了赫尔海姆,传说那里有通往地狱的通道。地狱的大门被维京人打开,魔族从里面列队而出,开始了征伐整个欧洲的征程。欧洲所有势力都应该联合起来,抗击魔族。”

    “然后亨利没答应。”雷长夜吐了口气。

    “他冥顽不灵,不但没有答应我的要求,竟然还把我拘禁了起来,说是要我亲眼看到帝国的覆灭。他完全疯了!”琳达公主连连摇头。

    “疯了的不只他一个。”雷长夜揉着眼袋。

    第四百七十二章 欧洲脑回路

    琳达加洛林是个人人为自己的欧洲皇族典范。以大义之名来找人做事,理直气壮,还很奇怪别人为什么这么没有大局观。愤世者亨利的脑子都只剩下个壳子了,他还能听她扯这些蛋吗?

    不过雷长夜也懒得和琳达讲理,欧洲人现在还没什么理性思维。

    “琳达公主,人不可能和疯子讲道理啊。”雷长夜无奈地一摊手。

    “先生说的很对。哦,天啊,我多么失礼,到现在还没有问先生和诸位勇士的高姓大名。”琳达公主优雅地将左手搭在右手手掌之上,挺直了身子。

    “我的名字叫雷长夜,叫我雷先生就可以了。”雷长夜微笑着说。

    “尊敬的雷先生,你以无上的伟力击溃了愤世者亨利,拯救了我。拥有这样的力量,难道你在大唐没有顶天立地的称号吗?”琳达公主充满了激情地问。

    “呃,那个……”雷长夜仔细想了一下,自己还真没有什么称号,“我们大唐是文明古国,并不以力量论英雄,而是以精神气质和道德情操来评判人物的高下。我只是一个俗人,在大唐并没有称号。”

    “想不到雷先生是如此谦逊的智者,你的贤明和你的力量一样让人敬佩。”琳达公主毫不吝惜溢美之词。

    “……”雷长夜微微一笑。琳达公主如此卖力恭维,自然是为自己的求助打下伏笔。雷长夜大概能够想到她的心思。

    不过,她的请求并不是坏事。雷长夜率队走访欧洲,就是为了开通直达欧洲的驼车商路。法兰克帝国正是一个他急需抓在手中的切入点。如今,法兰克帝国难得地因为维京人、野蛮人和恶魔族的入侵而联合在一起,成为了一个统一的王朝,形势反而比蓝海星位面历史上要简单得多。

    只要在加洛林王朝里建立人脉,这就为武盟在欧洲立足打下了基础。等到武盟的商站开始正式运营,他可以利用加洛林王朝的危机,通过贩运武器和机械收割欧洲的黄金和白银储备,潜移默化地控制欧洲的土地和利益,一点点将欧洲的领主发展成大唐的附庸,甚至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从实质上掌控整个欧洲。

    这样在大唐幻世数百年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战事会在欧亚大陆文化圈发生了。

    “贤明的雷先生,既然中土大唐的武盟是以除暴安良为己任,你的勇士们又有如此神奇的伟力,却不知道你能不能为我加洛林王朝而战,击败入侵大陆的外族侵略者和恶魔族的爪牙。”琳达公主热切地问。

    “嗯,我听过你的描述之后,感觉恶魔族是一股值得敬畏的力量。我需要经过一番精心的准备才能够提供可观的战力帮助贵国抵御侵略。不知道公主殿下能够向我的组织提供一些土地和资源上的资助。”雷长夜淡淡地说。

    “雷先生深思熟虑,智慧高深。我只是王朝的公主,无法做主分配王朝的土地和资源,不过我可以向我的父皇引荐先生和先生的组织,如果父皇知道了先生的本领和品质,一定会答应你所有的请求。”琳达公主诚恳地说。

    “既如此,就请公主在我的船上稍事休息,明天作为我的向导,指引我们去法兰克帝国觐见皇帝陛下吧。”雷长夜微笑着说。

    “正合我意,雷先生真是一个绅士,太体贴了。”琳达公主站起身来,双手提起裙摆,两腿微曲,点头致意。

    “汪师兄,江师弟,你们带琳达公主去贵宾楼休息。”雷长夜提高嗓音把躲到走廊的汪芒和江恣意叫了回来。

    “盟主,毕竟是个姑娘,要不找馨姐来引路吧?”汪芒进来的时候都快哭了。

    “你能把她找来引路也行啊,去吧。”雷长夜面不改色。

    “……”汪芒看了一眼江恣意。江恣意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紫馨生起气来的样子比琳达的体味还要可怕。

    “唉!”汪芒和江恣意同时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领着琳达公主去找贵宾楼了。

    看着他们如丧考妣的样子,雷长夜暗暗好笑。

    中世纪欧洲贵族其实分为两派。一派是禁浴派,认为洗澡是一种不讲卫生,容易生病的习惯,堕落的象征。这种想法的源头是当年亲眼看到古罗马帝国土崩瓦解的欧洲战士们。

    古罗马帝国的贵族因为沉迷洗浴文化,在长时间泡澡的过程中,过多接触到了浴场水管融入水中的铅毒。铅毒令罗马贵族们渐渐白痴化,生育能力也出现了问题,精神问题更是频发。

    中世纪的欧洲人对这个现象无法从化学和病理角度作出解释,只能归咎于罗马洗浴文化令人精神堕落。所以欧洲绝大多数拥有传承的皇室家族都严厉禁止后人贪恋洗浴,这种想法后来又被教会所肯定和宣扬,愈演愈烈。最后导致欧洲贵族一生只洗两次澡的陋习。

    当然欧洲还有一派贵族正好相反,他们是及时行乐的“贪浴”派,到各个城市的浴场洗浴,也成了这批贵族猎艳的典型项目。很多著名的女贵族也以洗浴为乐,彻底放飞自我。当然后来在中世纪后期,这些女贵族都被渲染成了女巫众。

    这批贵族往往是没有古老传承的新贵,本身也是野性未脱,性格放浪。

    雷长夜第一次看到琳达公主的时候,并不知道她到底是哪一派贵族后代,不过两派贵族后代的少女都不值得他期待,这才是他懒得去营救的原因。

    不过他真的觉得汪芒他们救下琳达这种禁浴派少女还算走运的,因为除了体味不好以外,人还是很正常的。如果是贪浴派……也许汪芒会喜欢也难说。

    就在这时,琳达公主突然从门外又跑了回来。

    “雷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琳达公主不好意思地说。

    “呃,什么事?”雷长夜不得不再次屏住呼吸,调动内息开始内循环。

    “不知道贵国可有什么香水吗?”琳达公主问。

    “啊……”雷长夜立刻明白了过来。琳达公主终于发现汪芒和江恣意受不了她的味道。在欧洲禁浴派贵族中,香水可以说是人生必需品,所以他们的香水制造技术领先世界一个世代,在现在已经有了非常精细的香水工艺。

    不过,大唐还没有如此先进的产品。

    “我们没有香水,不过你可以去向我们的女成员们借点香料袋,紫馨可以帮你。”雷长夜毫不犹豫地卖掉了紫馨。

    “多谢雷先生。”琳达公主欣喜地离去。

    她离开之后,雷长夜走出船主室呼吸了一番新鲜空气,却看到汪芒被江恣意和贾诩抬到了船上医馆接受治疗。他连忙过去问了一下,原来汪芒因为憋气的时候调整内息和外息过于急切,导致岔气儿了。

    医馆外面围了几百个看热闹的械兵,他们都闻不到人的味道,所以可以在琳达公主旁边专门看汪芒和江恣意等人出洋相。

    雷长夜感到似乎有必要向琳达公主引进一下中土大唐健康和高雅的洗浴文化,否则这一趟去法兰克帝国之行,怕是要成为文化苦旅啊。

    就在这时,他感到自己身上的盟宝袋动了一下:愤世者亨利竟然试图冲出盟宝袋,还让宝袋移动了一下。

    这件事立刻引起了雷长夜的警觉,他迅速回到自己的船宫密室,开启了数道机关法阵,把盟宝袋放于机关法阵的阵心,以道法压制住愤世者亨利的任何不利于他的行动。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盟宝袋。

    愤世者亨利的骷髅头嗖地一下子蹦了出来,在桌子上滚了一圈,立刻被数道机关阵的道法压制住,再也滚不动了,只能筋疲力尽地瘫在桌面上,用骷髅眼眶中幽蓝色的魔光看着雷长夜。

    “卑鄙的异乡人,你想要把伟大的愤世者亨利怎么样?”亨利愤怒地用魔法音嘶叫。

    “愤世者亨利是吧。”雷长夜摸着下巴想了想,用拉丁语问,“你的冰霜骨龙哪儿弄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愤世者亨利高傲无比地说。

    “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个巫妖吧。”雷长夜笑着说。

    “什、什么?谁、谁告诉你的?我……你怎么知道!不可能,你难道也知道禁咒之术?”愤世者亨利惊惶地叫了出来。

    雷长夜捂着嘴,忍住没笑。欧洲中世纪的人脑子确实不太好使,勾心斗角方面和中土不是一个层面的对手。他稍微敲山震虎一下,愤世者亨利立刻老老实实全招了。

    “没错我知道禁咒之术。”雷长夜一脸严肃,“我还知道,你是个骨巫妖,而且没心思把自己弄成个肉巫妖。”

    “……”愤世者亨利愣了半晌,忽然问,“你难道是肉巫妖?”

    “我不是。我是个人。但是我知道怎么把巫妖之躯变成人。这其实才是你真想要的,对不对?”雷长夜淡淡地问。

    “咯咯哒哒,咯咯哒哒!”愤世者亨利的骷髅壳子直颤抖,完全掩饰不住他极其强烈的情感。

    “果然如此……”雷长夜冷笑。愤世者亨利杀光了野蛮人部落之后,本来大仇得报,却非要再去灭了波斯和大食,那根本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找茬泄愤。

    他为了报仇把自己弄成这个鸟样,现在仇报了,他却还是这副鸟样子。如果不找点由头大杀特杀,他自己怕是要被这个鸟样子整疯了。所以琳达公主找他去打恶魔族,根本就是白费力气。愤世者亨利现在痛恨的不是恶魔族,而是人类。

    第四百七十三章 纵横诸势力

    “我告诉你冰霜巨龙的来源,你会告诉我怎么成人吗?”愤世者亨利颤声问。

    “你想得美。巫妖成人有多难你知道吗?没听说过有人成功过吧?”雷长夜冷笑着问,“冰霜巨龙只是前菜。我还要你的护身匣。把护身匣给我,以后替我做事,我心情好了,就把你变回人。我心情不好,就直接弄死你。”

    “你做梦!”愤世者亨利嘶声大叫。

    “随便你,你可以用一百年时间好好想想。”雷长夜拿起他的骷髅壳子,就要重新装进盟宝袋。

    “一百年?你能活那么久?”愤世者亨利大惊。

    “不止我,我们武盟中人,想活多久活多久,根本不用做巫妖。”雷长夜将他的脑袋丢进了盟宝袋。

    “且慢……”愤世者亨利的声音嘎然而止。

    雷长夜微微一笑,刚才一番谈话他已经把成人和长生这两个最具有诱惑力的念头种进了愤世者亨利的心田,至于这两个念头会在亨利心中如何成长,他非常的期待。

    不过那只冰霜巨龙,真是太酷了,这样的兵种雷长夜还没玩过,他觉得可以有。

    舱外传来一阵短暂而刺耳的尖叫,那是琳达公主的声音。雷长夜连忙冲出船宫,来到中层船舱,看到琳达公主已经全身瘫软躺在地上,被紫馨和毕一珂抬起来,不由分说地往飞鱼大娘船的浴室中拖去。

    “你们干什么?”雷长夜连忙来到二女面前拦住她们。

    “盟主,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她走到哪儿,味道就带到哪儿,再不给她洗出来,中层船舱都没法呆了。”紫馨苦着脸说。

    “大师兄,我实在受不了了,你再不处理她,我就坐天吴回家算了。”毕一珂也龇牙咧嘴。

    “你们且慢。我必须和这位琳达公主说清楚才行。”雷长夜严肃地说。

    欧洲禁浴派对于洗澡的执念是相当深的,如果处理不当,未来会给他与加洛林王朝之间留下深深的鸿沟。

    “琳达公主,这两位是我中土非常值得尊敬的女士。你可以把她们当成是两位女武神。”雷长夜沉声说道。

    “原来是女武神啊,难怪刚才她点了我一下,我就动不了了,这太神奇了!”琳达公主虚弱地说,“但是,她们要把我拖去干什么呢?”

    “这两位女武神对于清洁有严格的要求,公主殿下,你身上已经很久没有清理了,这严重冒犯到了女武神们。如果武盟未来要和加洛林王朝并肩作战,这些女武神们会是我大唐的巅峰战力,她们的尊严和坚持,必须得到尊敬。”雷长夜严肃地说。

    “原来如此……”琳达公主的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她虽然很想要获得武盟和大唐的帮助,但是长期受到禁浴的熏陶,她根深蒂固地认为洗澡是一件非常堕落的罪行,这层心理束缚绝非轻易能够挣脱的。

    “公主殿下,我知道在欧洲皇室之中,禁浴是一种对天神虔诚的方式和一种宣示文明的习惯。但是在我们中土大唐,洗浴却是对神和自然的崇拜和信仰。每一次征战之前,我们都会沐浴熏香,将心灵和肉身都净化纯粹。正是因为我们有勤洗澡的习惯,我们才有能力与压倒性的力量进行勇敢的战斗,并取得胜利。”雷长夜沉声说道。

    “……”琳达公主浑身颤抖,低头不语。

    “公主殿下,如果你不能作为一代公主,亲自沐浴熏香,向大唐武神们宣示自己与恶魔族作战的决心和信念,她们会认为加洛林王朝都是懦夫,不值得信赖。大唐武盟和加洛林王朝的合作也无从谈起。公主殿下,为了伟大的加洛林王朝,为了你的父皇,你会做出什么样的牺牲呢?”雷长夜淡淡地问。

    “我明白了!”琳达公主的脸上露出了殉道者的光芒,“以上帝之名,我愿为了拯救王朝而献身,将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清洗洁净,以取悦大唐的女武神们,愿加洛林与大唐的友谊永世长存。”

    “我想你们的上帝会祝福你的,公主殿下。”雷长夜抬起头来,让毕一珂为琳达公主解开了穴道。

    琳达公主从地上爬起身,高昂起头颅,犹如一只高傲而优雅的天鹅,昂首走进了浴室。雷长夜招呼紫馨和毕一珂跟她进去,教会她该如何使用飞鱼大娘船上新一代的洗浴系统。

    琳达公主的沐浴时间达到了惊人的一个半时辰。雷长夜甚至连续三次派毕一珂进去探问,他怕琳达公主洗着洗着想不开,在里面自杀了。

    毕一珂出来一脸的尴尬:“大师兄,我看她是爱上洗澡了,搓起来没完。”

    雷长夜叹了口气,欧洲人比较喜欢走极端,不喜欢一件事就非要把它一棒子打死,喜欢一件事就非要上瘾,谁说都不行,缺乏中土大唐的中庸之道,和后世发展起来的理性思维。总的来说,他们的文明发展起来也是磕磕绊绊。

    幸好,在雷长夜决定先去睡觉之前,琳达公主终于洗浴完毕,穿上了大唐特有的窄袖小襦衣,披着皂袍,下着条纹长裙,神清气爽地走了出来。毕一珂跟在她身后,一脸得意地朝着雷长夜眨眼睛。显然,这一身衣装是她为琳达公主提供的。

    雷长夜稍微调整了自己的呼吸,放胆闻了闻琳达公主散发出来的味道,清香淡雅,再也没有了苔藓和咸鱼的恶味,闻起来舒服了一万倍。可惜此时此刻,受尽折磨的汪芒和江恣意已经沉沉睡去,没有欣赏到新浴之后,宛若出水芙蓉的金发胡姬。

    “贤明的雷先生,贵国的洗浴文化博大精深,简直是像神一般的无上享受。我想我需要一座静室朗诵圣经来驱除我心中生出的贪念。”琳达公主羞涩地低头说。

    “带公主殿下去贵宾楼休息吧,小师妹。”雷长夜如释重负地对毕一珂说。琳达公主能洗干净,整个飞鱼大娘船的人都少受不少罪。

    第二天清晨,雷长夜刚刚醒转,就感到了阴将们的反馈。他闭门内视,发现在飞鱼大娘船之下,有两队精锐武士护送着两位服饰各异的官员来到船下。这些武士中一队的服装非常像阿拔斯王朝的古拉姆卫队服饰,另外一队则是波斯人特有的全身具甲骑士。

    雷长夜猛然从床上跳下来,披上衣服走出船主室。他知道这是阿拔斯和塔希尔王朝的特使来了。

    之前他的精神全都集中于琳达代表的加洛林帝国和愤世者亨利代表的黑魔元老会上,完全忘记了亨利即将征伐的中亚举足轻重的两大王朝。这两大王朝也是他要开辟的丝绸之路中段最需要安抚和结盟的帝国。否则,就算他把欧洲整个打下来,除非走海路,否则丝绸之路还是会被两大王朝拦腰截断。

    他用力甩了甩头,整理了一下思路,如今的塔希尔王朝和阿拔斯王朝本来是表面上和气,其实暗地里早就势同水火的两股势力。塔希尔王朝中的波斯勇士数次在阿拔斯王朝的夺位叛乱中表现出色,渐渐化为一股独立于大食的武装力量,重现了波斯帝国时代的辉煌与霸气。

    而阿拔斯王朝仍然承载着黑衣大食的荣光,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塔希尔勇士虽然战力惊人,但是王朝底蕴远远不如阿拔斯雄厚。这两大王朝谁也奈何不了谁,正是雷长夜可以合纵连横的机会。

    这个时候,毕一珂已经带着几十个械兵来到飞鱼大娘船的上层甲板。两队士兵保护的官员立刻同时抬起头来,向船上喊话。令人惊异的是,两位官员用的竟然是字正腔圆的大唐官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