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02章
  • 下载
  • 他自己则带着两个阴将乘坐一架木飞鸟,跟在四架木飞鸟之后,悄无声息地升空后,一个变向,飞到飞鱼大娘船的底下,贴着船底,从船头一直飞到船尾,在冰霜巨龙再次俯冲之前,突然从船头冒出,在夜色的掩护下朝着白骨堡飞去。

    与此同时,他操纵甲板上的阴将朝汪芒、江恣意和紫馨驾驶的木飞鸟发出了起飞的手势。

    此时此刻,吴道子械兵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拿过黄鹤递过来的另一枚息金果,再次组合成巨大金盾。这一次黄鹤和涂山狸同时用手掌贴住他的背后,为他输送了两股雄浑的八品真气。吴道子得到他们的帮助,激发先天真气,金盾上闪烁出青、金、红三色彩光,结结实实把冰霜巨龙这一次加强了的龙息给挡了下来。

    汪芒、江恣意和紫馨开动木飞鸟,趁着冰霜巨龙第三次俯冲攻击无果的瞬间,猛然升空,朝着白骨堡加速驶去。

    雷长夜先派出的四架木飞鸟犹如四架神风敢死队战机一般,朝着白骨堡发起了死亡冲锋。白骨堡上残剩的五台白骨塔楼对准它们猛烈射击魔法光束。那些魔法光束在夜色中呈现出翡翠一般漂亮的碧绿色,在空中制成一片死亡之网。

    雷长夜以神识操纵阴将们做出花样百出的战术机动:眼镜蛇机动、斤斗、破s机动、桶滚机动、伊玛曼机动、横滚机动……

    这四架木飞鸟就好像四只嗡嗡嗡嗡直吵的苍蝇,围着白骨堡的塔楼乱飞,专门恶心发射魔法光束的白骨魔法师。

    因为进攻飞鱼大娘船不利,白骨堡上的白骨小飞龙也少了很多,起飞袭击这四只木飞鸟的飞龙群稀疏了好几倍,总数也不到两百只。

    这四只木飞鸟有恃无恐地在飞龙群和塔楼白骨魔法师的狂轰滥炸之下坚持了足足两炷香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汪芒和江恣意驾驶着木飞鸟?以木飞鸟能达到的最慢速度绕着白骨堡主塔螺旋绕圈?汪芒一边开飞机,一边以自己的七宝莲灯枪发射火雷?炸开了主塔上的窗户。

    窗户炸开之后?从外面隐约看到金发少女正在奋力挣脱两只骷髅壳子的阻拦冲到主塔破窗旁边。

    “跳!跳!跳!”紫馨和江恣意坐在绕塔盘旋的木飞鸟上,异口同声地大吼。他们说的跳是从雷长夜那里学来的大秦话?也就是拉丁语。金发少女一听就大约听明白了。

    她一点都没有犹豫,在骷髅壳子的四只白骨爪抓过来之前?纵身一跃?嗖地跃到天空,犹如一只展翅飞翔的天鹅,朝着白骨塔外的夜空跳去。

    “走你!”紫馨立刻抖手一鞭子抽了出去。她的峨嵋玄阴鞭法已经在历次大战中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挥鞭卷物的动作进化成肌肉记忆?连瞄准都不需要?只靠直觉和强大的信心就足以百发百中。

    紫馨的信心一向是最强大的。她举鞭一撩,长鞭在空中划出一道等比螺旋线,轻盈地缠住凌空飞舞的金发少女,猛然一拉。

    金发少女甚至还没感觉到重力对她产生任何加速,身子就斜飞而出?直接飞到了木飞鸟侧面。

    “我来!”江恣意整个身子都伸了出去,一把抱住金发少女的腰?将她牢牢接住,然后一个公主抱?将她抱到怀中,然后他忙不迭地把她丢到身边空的座位上?用手捏住鼻子?开始下意识地干呕。

    紫馨和汪芒也感到浑身僵硬。汪芒操作木飞鸟的动作都变形了。三个人都开始后悔这个拯救金发少女的伟大行动。

    轰轰轰轰!负责掩护他们的四架木飞鸟终于被白骨魔法师们轰成了碎片。汪芒推动方向舵把木飞鸟的速度加到最大?朝着远方的飞鱼大娘船逃去。

    看到他们成功逃脱,雷长夜操纵的木飞鸟悄无声息地瞄准白骨堡核心飞来。在木飞鸟后座上的两名阴将一人拿出一个盟宝袋,打开袋口,将袋底抖了抖。

    哗啦啦!足足一万只神霄五雷符纸鹤从袋子中飞出来,接着木飞鸟本身的速度振翅加速,以无与伦比的急速朝着白骨堡飞去。

    这一万只纸鹤身上都附着雷长夜的一丝神识,控制它们飞行的方向。雷长夜依靠自己的视野定位白骨堡核心,犹如激光定位,引导着一万只纸鹤飞行的方向。

    远方的白骨塔楼注意到了这只木飞鸟,开始朝着它射击,但是因为距离还比较远,所以即使打中了木飞鸟的身上,魔法威力已经减弱到忽略不计。

    雷长夜稳定保持着木飞鸟的朝向,用眼睛死死盯住白骨堡核心位置。天空中一万只纸鹤排成沙燕一般密集的阵型,呼啸而来,穿过五座白骨塔疯狂的魔法扫射,抵近了白骨堡核心。

    “呼!”雷长夜猛然收回附着在一万只纸鹤上的神识,启动了神霄五雷符。

    这一万只纸鹤依靠惯性飞行了片刻,一头撞入白骨堡核心,轰轰轰轰……

    一万声沉闷的雷音在白骨堡核心处响起。驮着白骨堡的巨大魔晶骨龙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骨架子四分五裂,散成一堆残骸。晶龙背上的白骨堡被炸得飞上了天空,又凌空爆炸,散成一天的白骨雨。晶龙背壳上坚硬的魔法晶石冲天而起,在空中化为一片彩虹一般的光带。

    雷长夜驾驶着木飞鸟,围绕着一片废墟的白骨堡飞翔了几圈,仔细观察堡垒被破坏的程度。

    驮着巨大白骨堡的魔晶骨龙此刻已经四分五裂,一动不动。它的背壳被神霄五雷符的法力凿穿,透入地面,深陷达十丈。白骨堡的残垣断壁呈辐射状摊了一地,白骨塔楼全部碎成齑粉,塔楼上的白骨魔法师只能辨认出头壳和他们的头盔。

    “终于给我打死了吧?”雷长夜心里生出一丝欣喜。

    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远方的冰霜巨龙还在一轮轮地俯冲向飞鱼大娘船,似乎并没有因为死灵师的消失而停止攻击。这让雷长夜非常心累:难道说师就算死了,冰霜巨龙也会继续执行他最后的命令?又或者说,这货还活着?

    无论哪一个结论,都让雷长夜非常难受。

    能够造成这么完美的攻击效果,可是他花了足足25万玉符砸出来的,如果这都弄不死死灵法师,欧洲还用去吗?还是回家吧……

    就在这时,雷长夜看到他炸出来的巨大深坑之底,出现了一个骷髅头,黄金色的链子盔顶部已经被炸开,露出了它白花花的头盖骨。在骷髅头的下巴上还嵌着融了一半的黄金面具。这个骷髅头艰难地在地上蠕动着,两只巨大的骷髅眼洞里冒出绿油油的幽光,犹如洒落的油漆一般四处蔓延,不断搜索着什么。

    紧接着,一枚又一枚白骨碎片从深坑的沙层中冒出来,被绿色的幽光牵引着,一点点糊到骷髅头碎裂的缝隙上,渐渐组成了完整的头壳。

    “这是……”雷长夜把木飞鸟降低了一点,仔细地观看着,“这不是巫妖吗?”

    在蓝海星的民间传说里,第一批巫妖来自中东地区。他们利用黑魔法和死灵法术转化不死生物,同时为了达到永生的目的,他们活用了埃及法老们的法术,并加以改进,创造了一种可以把自己的灵魂放入法器得以保存的方法。

    巫妖的一直会不断地腐烂和变质。如果追求外型的巫妖会一直寻找全新的血肉来重铸。不过有些巫妖觉得实在太麻烦了,就会直接以骷髅壳子配合死灵魔法的混成形态存在,这样就省去了再生血肉的繁琐。

    肉巫妖和骨巫妖的区别就是这么一点,就像普通人和秃子,区别不大。

    显然这位号称阿基坦的公爵,黑魔元老会元老得愤世者亨利,是个嫌麻烦的人。

    雷长夜干脆把木飞鸟停在了深坑一侧,然后纵身跳到深坑之内,一把抓起了愤世者亨利的骷髅头。

    “卑鄙的异乡人!把我的脑袋放下!”愤世者亨利的骷髅头嘴巴一张一合,狂怒地说。

    “好的。”雷长夜手一松,愤世者亨利的骷髅头直接掉进了他张开的盟宝袋里。

    第四百七十一章 法兰克公主

    雷长夜刚把愤世者亨利的骷髅头装入袋中,正在疯狂攻击飞鱼大娘船的冰霜巨龙就轰地一声栽落在地,溅起了连天的沙幕。空中飞行的残剩白骨小飞龙也纷纷坠落于地。

    雷长夜靠神识操纵掌舵的阴将把船停到了碎成废墟的白骨堡旁边,放下了缓坡桥。贾诩和毕一珂开着一辆驼车下来,把雷长夜的木飞鸟拖上了船,同时把他也接上了车。

    “汪芒他们回来了吗?”雷长夜坐到车上,随口问道。

    “噗!”贾诩和毕一珂都喷笑了。

    雷长夜也忍不住微微一笑,不再询问,这种事情还是亲眼看到比较精彩。

    等到驼车开上了飞鱼大娘船的上层甲板。雷长夜受到了一千三百名武盟械兵的欢呼迎接。他看了看甲板的地面,坠落在船上的白骨小飞龙足足有一千多只。坠落在沙地上的更多。看来武盟械兵们终于捞到打架的机会,好好地过了一次瘾。

    吴道子、黄鹤和涂山狸一脸震惊地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雷长夜。他们亲身经历了冰霜巨龙的厉害,自然知道操纵它的大法师不好惹。不过,更不好惹的,显然是雷长夜啊。他符箓术也太强大了,直接靠地毯式轰炸连人带堡一锅端了。

    他们现在看雷长夜有点看神仙的感觉。

    “大家都还好吧?”雷长夜关切地问。

    “还可以,都活着。”涂山狸如释重负地说。

    “木飞鸟上的阴将怎么样了?”黄鹤好奇地问。

    “还行,看!都回来了!”雷长夜转头一指。夜色之中,有一百多个阴将互相搀扶着走了回来。这些阴将都是开木飞鸟去和白骨堡战斗的,被击落之后,他们用雷甲符反掉绝大多数伤害,安然落到沙地上,然后就施展轻功远离白骨堡,躲在远处直到战斗结束。

    这一次战斗除了木飞鸟损失了二十八架,雷长夜的战损还是零,连阴将都给回收了。

    “厉害!厉害!”吴道子和黄鹤都下意识地说。他们不只是赞赏雷长夜的强大,还赞赏雷长夜对自己手牌的关照。凡是能够助长他实力的人或物,他都尽量保存,每一次都尝试无损通关,这么周全的操控力,也是他们根本想象不到的。

    “阿爷!打赢了!”变回小美人蛇的虺娇扭动身躯嗖地蹿到雷长夜怀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打得开心吗,娇儿?”雷长夜笑嘻嘻地把她单臂抱起。

    “爽到家了。而且”虺娇贪婪地看着满船的骨头,“这么多骨头,能吃好几年了。”

    雷长夜转头一看,顿时明了:“放心,这一战所有的骨头,都喂给你吃。不过吃之前看准了脏不脏,有没有黑魔法。”

    “放心吧,我的嘴是最挑的。”虺娇得意地说。

    “盟主!”紫馨虚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雷长夜连忙放下虺娇,转过身来。

    此刻的紫馨盔歪甲斜,脸上还有口水。

    “馨儿,恭喜你们成功解救金发少女啊,非常符合我们武盟侠义道的做事风格,虽然现在我们走出了大唐的疆域,但是到了哪里,我们代表的,都是大唐的侠士。扶大厦于既倒,救百姓于水火,是我们该一直贯彻的信条。在对抗死灵大法师的时候,我确实没有考虑到百姓的安全,但是你们考虑到了,很难得。以后,这个精神,一定要保持。”

    雷长夜毫不吝惜溢美之词。但是紫馨却快哭了。

    “盟主,你快去看看吧,有什么办法把她给丢下船算了。”紫馨哭丧着脸说。

    “何出此言啊?”雷长夜故作惊讶。

    紫馨嘴巴颤抖了一下,终于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真正的理由,只是捂着脸说了一句:“我去静静!”转身跑了。

    “汪芒和江恣意呢?”雷长夜忍着笑问。

    “大师兄,我带你去!”毕一珂也在拼命绷着笑,拉着他的袖子就把他往船主室扯。贾诩则忍着笑跟在后面一路小跑。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

    船主室内,汪芒和江恣意缩在屋子的角落里,那个金发少女正在激情洋溢地长篇大论,仿佛在对看不见的人群进行着演讲,说到动情之处,她会冲过去拉起汪芒和江恣意,和他们热烈拥抱,还会激动地亲吻他们的面颊。

    汪芒和江恣意一脸受气小媳妇的模样,想要把她扒拉开又抹不开面子,只能一次次被她喷一脸口水。

    雷长夜进门之后就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因为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厚的体臭。汪芒和江恣意处于气味的源头,已经被熏得快不行了。

    “咯咯咯咯”毕一珂捂着嘴,已经忍不住笑成了一团。

    汪芒和江恣意心中梦想着成为拯救金发胡姬的英雄,但是他们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啊。

    “咳咳!”雷长夜咳嗽一声,大踏步走进了门。

    “盟主救我!”汪芒和江恣意这才看到他,连忙齐声呼救。

    “请问这位小姐贵姓芳名?”雷长夜笑着摇摇头,张嘴用大秦语问候道。

    “我的上帝,先生,你的拉丁语非常古典优雅,你难道来自南意大利吗?”金发少女双手握拳顶在下巴上,一副惊讶的表情。

    “我是在中土大唐的胡商那里学的大秦语,请坐。”雷长夜做到船主室的主塌上,朝金发少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也许是因为被雷长夜充满复古情调的拉丁语所折服,金发少女收起了她洋溢的热情,中规中矩地坐到了雷长夜的对面。

    “先生,感谢你的勇士救了我的性命,你们太勇敢了,太神奇了。我第一次看到愤世者亨利居然被压倒性的力量打败。你的力量胜过了邪恶的黑魔元老会。”金发少女激动地说。

    “不客气,我们是中土大唐的武盟人士,以济困扶危,除暴安良为己任,带着传播大唐化的使命周游列国。偶尔看到了愤世者亨利率领的骷髅大军威胁到大食和波斯的安全,所以主动出手将其消灭。姑娘,你还没有说你的名字和来历。”雷长夜礼貌地微笑着。

    “哦,天呐,我多么失礼。”金发少女用力一甩头发,“我是琳达加洛林,洛泰尔一世的女儿,法兰克帝国的公主。”

    “法兰克帝国?”雷长夜微微一愣,他记得洛泰尔一世是中法兰克帝国的皇帝,但是并不被东西法兰克承认,看来是欧洲历史已经发生了变化。

    “是的,法兰克帝国现在归于加洛林家族领导,我们正在团结所有的地区和人民,对抗来自野蛮人、维京人、黑魔元老会和魔族的威胁。”金发少女正色说。

    “黑魔元老会和魔族不是一个势力?”雷长夜惊了。

    “魔族并非黑魔元老会的成员。”法兰克公主说到这里恍然大悟,“哦,先生,您一定以为愤世者亨利是魔族。事实上,魔族和黑魔法师并非同一个种族,更非一个势力。他们互相之间也仇深似海。”

    雷长夜脑子有点乱,在他的第一印象里黑魔法师势力就是艾布?欧贝德?卡赛姆所说的魔族。不过琳达加洛林说到魔族和黑魔法元老会,用了两个完全不一样的词。翻译过来,一个是恶魔族,一个是禁咒魔法元老会。

    也就是说,魔族就是恶魔族,而黑魔法就是禁咒魔法。

    “大食和波斯人所说的魔族,并非指恶魔族,而是指你所说的禁咒法师?”雷长夜沉声问。

    “那些异国人是这么说黑魔法师的吗?”琳达公主脸上竟然露出一丝不满。

    雷长夜皱了皱眉头,看来加洛林帝国和波斯、大食也有诸多的矛盾。琳达公主竟然因为愤世者亨利是加洛林国人就对大食、波斯人咒骂他而感到不满。

    “愤世者亨利是阿基坦领主查理叔叔麾下西塞罗领主之子。在父皇和查理叔叔的会战中,担任了阿基坦骑士团团长。他作战疯狂嗜血,几乎攻破了加洛林帝国的国都。后来,西北的野蛮人大军南下,趁着阿基坦大军与加洛林帝国开战的时机,攻陷了阿基坦,亨利的领地和家族被血洗”说到这里琳达公主叹了口气。

    “”雷长夜撇撇嘴,他对亨利完全不同情。琳达公主说的战争,应该是中法兰克和东西法兰克在七八年前发生的夺嫡之战,纯属野心家之间分脏不均的恶战。亨利这种就属于沉迷团战,忘记保家的典型。

    “亨利不顾查理叔叔的反复阻拦,率军回救故土,但是已经太晚了。失去一切的亨利认为是查理叔叔和父皇之间的战争毁掉了他的一切,为了报复,他加入了黑魔元老会,用八年时间成为了死灵法师。他带领死亡兵团血洗了入侵阿基坦的野蛮人部落,把所有人变成了骷髅,他的下一步计划是横扫大食和波斯,收集足够的骷髅军团,然后回军覆灭整个法兰克帝国。”琳达公主神色严肃地说。

    “他怎么把你给抓住的?”雷长夜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