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章
  • 下载
  • “”

    说起这大唐的武盟,要从代宗广德年间,西胡与南巫国联合入寇谈起。当年长安被西胡攻陷,江山社稷危在旦夕,终南神武派带头会盟,天下八派七十二馆武者汇集长安与西胡激战,配合河朔三镇与中原兵马驱逐西胡。

    从此武盟应运而生,八派七十二馆的弟子成了大唐四十八方镇眼中的香饽饽。不知道多少节度使、观察使、团练使、经略使麾下有八派弟子效力。

    武盟成了大唐首屈一指的雇佣兵源,也成了别有用心者觊觎的至宝。

    朝堂和方镇都想要将武盟收归旗下,但是双方势力都远远不足以压服武盟。因为武盟八派掌门都已经领悟长生不灭之道,世俗权柄无力制约。

    不能压制,就只能寻求合作。一直以来,和武盟合作最好的,就是淮南节度使宣剑鸿。武盟总馆就设在淮南治所扬州府。因为和武盟相处融洽,淮南一道太平无事,风调雨顺,成为朝廷东南赋税的支柱。

    靠着淮南方镇,朝廷才能供应中原、西北和川西诸方镇的军费,勉强挡住了西胡和南巫入侵以及河朔三镇的野心。

    但是,宣剑鸿却突然被麾下叛将刺杀。乱军冲入宣府,屠灭了宣家满门,只有他的一对双胞儿女被部将刘嘉瑜救出。这位刘嘉瑜部将就是领队的中年人。

    此时的武盟早已不是当年会盟时可比,八派各有心思。武盟总馆内人员空虚,异变突至,各派反应不及。只能先派还在总馆中的弟子护送宣家儿女逃出淮南再说。

    因为武盟中各派的不上心,导致了宣家儿女奔逃超过三千里,一直跑到川西境内还被追兵追上,情形惨烈。

    到了绥山镇,毕三泰找来人手帮助武盟众人收敛了战死者的尸体,并在镇内敛房举行了简短的送葬仪式。

    江湖人士浪迹天涯,死时按例在当地火葬,各派收回死者骨灰和遗物,回到各自山门,放入灵堂祭祀。

    一切安排完毕,众人进入长夜牌社。雷长夜无奈地暂时停止牌社营业,把整个大厅空出来作为武盟的议事厅。

    会议气氛相当压抑。

    少林派没来,也不知战死几人。其他各派,除了蜀山,都死了一两个派内优秀弟子。

    “各位,这一次宣大将军出事,副将何昌夺权,淮南将乱。想破这乱局,必须从何昌手中夺回节度使之权。宣家郎君和小娘子,身为宣府正统,子承父业,正是方镇传统。只要武盟在背后支持,朝廷当无异议。”纯阳宗武长卿第一个开口。

    “嗯”屋中众人纷纷点头。

    “然而统御淮南军镇,光靠正统身份远远不够,没有韬武略傍身,无力压制方镇之中的骄兵悍将,取祸之道也。我武盟当负起宣家两位少主的培养之责,教导其武之道,令其拥有统御一方之才。他日重回淮南,自可一统方镇,还我东南太平。”武长卿摇头晃脑地说。

    “正该如此。”

    “所言有理。”

    “此持重之言也。”

    在场的众人纷纷点头。

    “然,八派之中,谁当负起这教导培养之责呢?”岳麟斜眼看着武长卿,手扶美髯,淡淡地问。

    “这就要看两位少主的意思了。”武长卿微微一笑,朝着宣家少爷和小姐望去。屋子里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宣家少爷和小姐看着众人突然投来的殷切目光,低头沉默不语。

    此时雷长夜也在房间里。他和小师妹毕一珂,师父毕三泰坐在角落。毕三泰根本什么都没听见,他一直在闭目疗伤。

    现在能代表蜀山派的只剩下雷长夜和毕一珂。

    毕一珂人微言轻,什么话都插不上。而雷长夜却完全被刚才脑中界面里的高能对话惊得魂不附体,根本没心思去管这事。

    从刚才看到的对话里,雷长夜能够隐约猜到几件事。

    第一,对他而言,这个世界不是一个游戏,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和以前他所在的蓝海星世界一样。不过,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蓝海星,都是由神创造的游戏。一个供神玩乐的游戏!

    第二,他不太记得子辛是谁,东方朔这人耳熟,印象不深。但是王莽这货,他太熟悉了,西汉末年大穿越者!实行过一大堆超越时代的改革。要是他没有被刘秀糊里糊涂打败,结果兵败身亡,东汉会不会存在,难说!

    而他们,是神的角色!

    无论是雷长夜以前的世界,还是现在的世界,都有玩家存在。这些玩家,就是曾经在蓝海星创造过历史的传奇人物。

    历史上这些好像开挂一样的人物,是真的在开挂!

    依照普通游戏来说,玩家可以分为四种:成功者,探险家,社交者和杀手。

    成功者以完成挑战为乐趣。

    探险家以探索未知为乐趣。

    社交者以寻求同伴关系为乐趣。

    杀手以击败他人,挑战规则为乐趣。

    杀手玩家在广大玩家中,只是一少部分人。

    但是一个群体的水平,很多时候不是由它的上限来决定的,而是由它的下限。

    对于这个世界没有情感,对于天地法则没有敬畏,生命在他们眼中毫无尊严,这个世界对他们没有约束,要怎么定义这样的群体?

    第四章 蜀山七伤拳

    长夜牌馆中的沉默并没有延续多久。看到宣家少爷和小姐不说话,各派的心思都开始活泛起来。

    武盟如今离心至此,其实还是分脏不均。武盟没个盟主,所有事都是八派商量着来,一遇到争抢利益的事,就吵成一团。很多武盟之中的有识之士想要为武盟立盟主,但是盟主之位却无人问津。

    谁当盟主?八派掌门人人都是长生不灭的存在,陆地飞仙,谁有本事做他们的主?一个处置不当,就会被八派制裁,甚至一个不留神,被八大掌门随手抹了。

    当初神武派可以凭着圣上的名号一统群雄抗敌。但是现在藩镇割据已成,朝廷暗弱。谁还听圣人召唤?

    所以淮南一道的利益这些年来一直都握在宣剑鸿手中。武盟虽然和他合作融洽,但是拿的都是小头。如果能够扶植宣家后代成为方镇节度使。将来扶植宣家的一脉,拿的就是大头!

    东南之富,天下第一。淮南之富,东南第一。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扬州府一向是各派垂涎的黄金窟。若是能够成为淮南节度使的幕后操控者,这中间的利益,自不必说。

    天下利益,人来人往

    “两位少主,神武派地处终南,圣人脚下,神策军势力范围,可保两位周全。神武派以枪、戟、斧、叉、锤、槊为绝,俱是沙场王者,派中高手如云,天下著名将领半出终南,两位自行斟酌。”松博彦倨傲地说。

    “披坚执锐,自当选百兵之胆。”岳麟抚须淡然道,“兵胆社承蒙天下武林垂爱,薄有微名,横刀堂、双水堂、日月争辉堂、云锦堂、藏锋堂、虎威堂、无心堂、破锥堂各有刀法传世,两位世侄可择一而入,三年可成天下翘楚。”

    “嗯宣家小娘子可以考虑来我衡山云香派。我会向家母求情,也许她老人家能收你做关门弟子。”聂莺莺低声说。

    “嘶”在长夜牌社中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聂莺莺的妈都被搬出来了。云香派好狠,这就是摆明说宣家小姐,她云香派要了。

    “恭喜宣家小娘子能入云香门下。”玉虚子微微一笑,“宣家郎君若是想要在淮南方镇站稳脚跟,当有丹药宝物随身携带,以防不测,金丹教的宝宗和丹宗都有千年传承,崂山道术中的阵法和符法与崂山丹宝相得益彰,可保郎君周全太平。”

    “这个命丹、宝物固然重要,自身的修行也不该落下。”武长卿儒雅一笑,“外丹是锦上添花,内丹才是性命根本。我纯阳宗的内丹修炼千年传承,得天独厚,我在这里可以做主让本宗掌门亲自点拨,自会让少主立于不败之地。”

    “宣家郎君,这一次何昌派来追杀的人中,有巫士随行,可请巫魔降世,宣大将军被杀,也是巫术所为。我光明宫镇魔士专精辟邪降魔之道,宫主更是大唐威震南巫第一人。随我到黄山修炼伏魔术,可令少主找到杀父真凶!”厉纯沉声说。

    看到众人纷纷发言,争抢宣家少爷和小姐,毕一珂心急如焚,他看了一眼正在偷偷入定打坐疗伤的父亲毕三泰,叹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两眼发直的大师兄,急坏了。

    “大师兄,你倒是说话呀?”她推了一把雷长夜。

    此刻的雷长夜正在闭着眼睛,仔细看脑中的聊天界面。

    子辛:我发现从新手村出来,我还可以修改身份耶,还能选择人物原籍!

    东方朔:没说的,姐,组队吧。这一次咱们抱团出发,我沾沾大佬的贵气。

    王莽:宣剑鸿死了,他一对子女正在选门派。这对子女应该是天下气运所在。

    东方朔:哥,和我们一起组队吧。

    王莽:

    东方朔:哥,你还记得蓝海星你怎么死的吗?

    王莽:你别提这茬。刘秀那狗东西,趁我几个哥们下线的时候搞事情。大家比韬武略就好了,他就比谁能熬。

    东方朔:人家根本没熬,哥,他充值了,可以托管。你当0氪大佬就差这儿了。不过和我们组队,你的角色我们帮你看着,多好?

    王莽:中!

    子辛:好,我做领队。咱们一出新手村,就选宣家子女的门派加入。

    东方朔:好!

    王莽:好!

    “大师兄!”毕一珂贴着耳朵的叫唤终于把雷长夜吓得睁开眼睛。

    “干啥子?”雷长夜脱口而出。

    他转头一看,只见整个屋子的人都在看着他和毕一珂,包括宣家儿女。这对天下气运所在,眼巴巴地看着他,仿佛在等他说几句。其他各派的代表也都目光犀利地盯着他。

    的确,虽然蜀山派没来啥能人。但是他雷长夜可是靠着雷灾干掉举父的男人。这给宣家儿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他开口挽留,说不定真的能把宣家儿女留在蜀山派。

    气运之子到蜀山,玩家自然蜂拥而至。蜀山派必将成为江湖上的是非之地。雷长夜就算再肉,肉得过第五天灾吗?

    “大师兄,大家都要抢宣家郎君和小娘子,我们不抢吗?”毕一珂着急地问。

    “为什么要抢?”雷长夜低声问。

    “我哪儿知道。肯定有好处呗!”

    “呼”雷长夜低下头,师妹这大妈属性啊。

    “宣家郎君,我蜀山也很厉害,好多厉害的武功!”毕一珂看雷长夜不给力,自己上了,“对吧,大师兄?”

    “呃”雷长夜咽了口口水。

    “敢问蜀山派有何绝学可助我破敌。”宣家小姐忽然突兀地开口。

    “这个我蜀山拳宗有一套蜀山七伤拳。”雷长夜抓起身边的芭蕉蒲扇摇了摇,“正所谓,要伤人,先伤己。众所周知,人体内,肺属金、肝属木、肾属水、心属火、脾属土,加上阴阳二气,一练七伤,七者皆伤,不可不查。”

    “大、大师兄?!”毕一珂都听愣了。

    这说的是人话吗?

    这就像在说:我是吸血鬼伯爵,我第一怕阳光,第二怕十字架,第三怕大蒜,颤抖吧,凡人!

    毕一珂想起了小时候大师兄讲的吸血鬼传说。

    屋子里的人都嘴角上扬。蜀山,无人矣!

    毕一珂绝望地拿起矮几上煎好的热茶低头猛嘬。

    宣家儿女对望一眼,突然同时拱手:“愿往蜀山,拜师学艺!”

    噗!

    雷长夜抹了抹脸,心里绝望得一B。这对宣家儿女是抖M属性的吗?他已经尽力把蜀山武功形容得一无是处,但是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严重错误:人,都是贱的。别人越上杆子凑过来,他就越抗拒。

    宣家儿女显然是多少品出其他几派人士心里的小九九,不想要被控制。而蜀山派不但不想要他们,还要拼命往外推,这反而说明蜀山没有私心。

    早知道就该说自己会乾坤大挪移,能把他们吓飞!

    屋子里的几人都有意无意地瞄雷长夜,一脸的惊佩和警惕:高,实在是高,此人不可小觑。

    “这个”雷长夜现在想要装出一副热情接待的样子吓跑宣家儿女也晚了。他只能没精打采地叹了口气,“行吧。我引你们去见掌门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