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94章
  • 下载
  • 沙州的白银义从军开始在匡章、紫馨等人的指挥下进行例行训练,随时准备迎接西胡大军的突袭。归义军众将则把所有精神都花在西胡降兵的同化和教育上。

    汪芒则和雷长夜开始了漫长的木飞鸟的改进。汪芒虽然有一种想要为木飞鸟打造铁飞翼的想法,但是雷长夜却还没有找到打造大批量好钢的方法,息金果来做螺旋桨已经非常奢侈了,再去做机翼,这架飞机消耗太大。

    趁着汪芒不在,雷长夜偷偷用玉符修改法阵,令其生出类似电池符的接线,与人体内的灵念链接。这样人通过灵念的加强和收缩,可以控制虚室生风小阵的强弱,有效地微调螺旋桨上的推力,控制飞机速度。

    经过几次试运行,他发现这个全新的魔改型虚室生风小阵非常好用,完全解决了以前这个法阵只能接受施法人开启和关闭命令的弊端,可以自由控制它的强弱,完美解决了推力太大的弊端。

    同时,他和汪芒建造的木飞鸟并没有设计尾翼,所以升降舵和方向舵全都没有,起飞就一直飞,飞到法阵熄火为止,十分的简陋。这一次在改造木飞鸟的时候,他和汪芒合力设计出尾翼上转向舵和升降舵。

    雷长夜和汪芒合坐着全新制造好的木飞鸟,连续做了一个月的测试。每天测试的时候,沙州城头上都人满为患,所有人都争抢好位置观看他们的飞鸟测试。

    到了最后一天测试,修改一新的木飞鸟一改原来一旦起飞,只能朝着一条直线一路飞行,不能降落的弊病,在空中可以转弯,侧滚,上升,降落,轻灵有致,犹如飞鸟般自由。

    这种自由感和操控感,让汪芒彻底着迷了。

    到此为止,大唐幻世第一架法阵驱动的螺旋桨飞机,正式诞生。直到此时,汪芒才终于发现,他们乘坐的老式木飞鸟是多么初级,多么不靠谱的原型机。那一次的虎口逃生,够他吹一辈子。

    就在整个沙州城的军民都在热烈庆祝雷长夜和汪芒试飞木飞鸟成功得时候,数匹归义军探马飞快地冲到沙州城前。马上的骑士甚至都等不及下马冲到张议潮兄弟面前就放声大吼:“西胡大起义!西胡大起义!西胡完蛋了!”

    听到他们的话,几乎所有沙州城的重要官员都飞奔到城门前,等待他们进城述职。

    雷长夜更是第一时间赶到。这西胡的大起义他酝酿已久,花了足足半年时间布局,还派了两个死间去促成,如今正是收获的季节,他一定要第一个知道。

    “启禀中尉大人!”探马中的都头跪倒在他面前,惊喜交集地嘶声说,“我等截获数名逃亡到沙州的西胡贵族,他们跟我们说,一个月前约茹地区十数万奴隶大起义,尚结赞内赞人头被砍。赞普老王派兵镇压,激发了更大的反抗,波及整个五茹。如今起义军达数十万人,甚至连万藏寺的佛兵都参与了叛乱。西胡头陀与王族决裂。赞普老王旧疾复发,一命呜呼了!”

    第四百五十五章 再遇杰桑王

    向沙州众将报喜的探马都头抱着雷长夜打赏给他们的金饼子喜笑颜开,立马转身去迎接押解西胡贵族的同伴。

    周围旁听的归义军众将和白银义从高层都笑着围到雷长夜的身边。

    “盟主,想不到西胡帝国在盟主的用计之下,就这么垮了。”张议潮笑得眼睛都没了。

    “非我之功,乃是文和之计也。”雷长夜微笑着说。

    “属下惭愧,盟主早有定计,我只是开口附和而已。而压垮西胡的最后一根稻草,更是盟主散播出去的起义口号。盟主一番动作,以一颗星火,点起满原烈焰,实是智慧高绝。”贾诩连忙笑着说。

    “哈哈哈,文和谬赞了。除了你我之定计,汪师兄的开渠图也是居功至伟。”雷长夜心里也有些得意,“这一次西胡赞普老王若真如传说般殒命,西胡必亡,河西、安西和北庭三地,就彻底肃清了。”

    “丝绸之路终于可以重建了!”洪辩大师双手合十,感慨万千地说。他的话让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深沉的感动。断绝百余年的丝绸古道终于在他们手中重开。每个人都感到了厚重的使命感,仿佛他们的生命轨迹从此融入了大唐未来的历史之中。

    “中尉大人,西胡贵族被我们带来了。”就在这时,刚才报喜的探马都头飞奔而来,跪倒在雷长夜面前禀告。

    “好,我们去看看。”雷长夜非常好奇这次能从奴隶大起义中逃出来的西胡贵族是何方神圣。按照蓝海星位面史实上,应该是一位名叫尼玛衮的王室亲贵带着少量仆从逃到阿里地区建立了新的西胡王朝。这一次起义提前了十几年,这位传奇的尼玛衮有没有机会逃到沙州?

    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台浑身插满利箭,一半的车舱都被拆光了的驼车,驼车里所有的人都双手抱头,被归义军哨兵用弩机瞄准着,不敢有任何的妄动。在驼车的驾驶座上,坐着一位身材打扮非常熟悉的西胡贵族。他高高举着双手,不敢动一下操纵盘。

    雷长夜都惊了。这不是汪芒和贾诩遗弃在泽当行宫的驼车吗?没想到这台驼车居然还能开,还被开回了沙州?

    等到驼车走近了,雷长夜等人凑近了一看,赫然发现这位开着驼车回来的西胡贵族,竟然就是杰桑赞内赞。这位约茹王子真是福大命大,在这场连赞普老王都没撑住的奴隶大起义中?他这个始作俑者居然能活着跑出来。

    汪芒和贾诩同时用西胡话惊呼了出来。

    杰桑赞内赞哭着跳下车?扑到两人面前,似乎想要和他们拼命?却被归义军的哨兵们拦住?一顿拳打脚踢。他蜷缩在地,哭得死去活来。

    汪芒和贾诩拉开归义军哨兵?蹲下来与杰桑赞内赞说了几句话。杰桑赞内赞一边哽咽,一边咕噜咕噜地说着什么?汪芒和贾诩一边听一边憋笑?乐不可支。

    “他说什么?”雷长夜不会西胡话,好奇地问。

    “这位杰桑殿下也算是有些小聪明。”贾诩站起来笑着说,“他在从沙州逃亡的路上,似乎看出了我们身上揣着的天雷符有驱策驼车的功效?趁我们集中精力开车的时候?顺走了汪匠造不小心漏出来的一枚天雷符。后来,我们开了木飞鸟逃亡,留给了他这辆半废的驼车。在奴隶大起义的时候,他开着这辆车逃亡,因为奴隶们迷信这辆车是战神之车?让开了道路,他才得以活着跑出来。”

    “原来如此……”雷长夜斜眼看着这位杰桑赞内赞?连连摇头,这大概就是祸害存千年的道理。

    “盟主?我问过他了。他说亲眼看到赞普老王听说万藏佛兵加入起义阵营后,吐血而死。”汪芒也凑了过来?“看来赞普老王是真的完蛋了。据他所说?这奴隶大起义突如其来?犹如野火燎原。一人登高而呼,呃……一鸟……”

    “他可是说一鸟翔空,群鸟飞从?”雷长夜随口问。

    “正是如此!他就是这个意思。”汪芒吃惊地说,“盟主,你不是不会西胡话吗?翻译得太好了。”

    雷长夜笑了笑,这句翻译是蓝海星史书作者替西胡人翻译的,因为这句话非常形象地描述了西胡奴隶大起义波澜壮阔的景象,所以他的印象极为深刻。

    “汪芒、贾诩!”雷长夜想了想,忽然开口道。

    “是!”汪芒和贾诩都神色一肃。

    “你们和杰桑赞内赞谙熟,又会西胡话,就由你们押解他到战俘营去跟西胡二十五万战俘通报西胡帝国灭亡的消息。令他们从此对西胡死心,彻底成为归义军战士。”雷长夜沉声道。

    “是!”汪芒和贾诩心领神会,连忙点头。

    “多谢盟主!”张议潮和张议潭大喜过望。

    这些日子二十五万西胡战俘在归义军的教化之下,已经有一半左右归心。但是还有一半的西胡人在一帮权贵亲兵的纠集下,对归化汉唐心有不甘,经常会闹事。

    如今杰桑赞内赞亲自带来的消息,就是瓦解他们最后心防绝佳手段。一旦这二十五万胡兵真心投诚,归义军就可以把他们彻底同化,成为河西走廊无可替代的坚实后盾。

    现在的河西十一州,要钱有钱,要粮有粮,缺的就是守土的精锐士卒。有了这二十五万归化胡兵,河西走廊稳如泰山。

    汪芒和贾诩来到杰桑赞内赞的身边,双双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开始巧舌如簧地乌拉乌拉讲西胡话。杰桑赞内赞脸上是万念俱灰,任凭处置的表情,垂头丧气地不断点头,似乎已经认命了。

    张议潮和张议潭也懂得西胡话,听到他们的谈话非常兴奋,也凑了过去,拍拍杰桑赞内赞的肩膀,鼓励了他几句。四个人就这么裹挟着杰桑赞内赞,朝着沙州战俘营走去。看来,汪芒和贾诩对他的蛊惑非常成功,他愿意听从唐人的指示办事。

    雷长夜并不感到意外。杰桑赞内赞千里迢迢开着半辆驼车跑回沙州,就是认为唐人比西胡的奴隶宽厚,能够给他人身保护。不过,想要活命,做个工具人是免不了的。

    片刻之后,沙州战俘营里传来惊天动地的哭声。那是西胡贵族战俘听说了老王之死而发出的齐声痛哭。这些勇悍的权贵亲兵都是在西胡王朝享有尊荣的家族成员,代表他们利益的老王一死,他们终于知道属于自己的时代结束了。

    雷长夜笑着看了身边众武盟高层一眼,众人都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西胡完蛋了!

    第二天早上,沙州城外出现了一队没有披挂战甲的佛兵骑。这批佛兵骑的首领,却是一位相貌熟悉的僧人。雷长夜站在城头仔细一看,赫然发现此人正是在西征中追随老王的初灵大师。

    这批佛兵来到沙州城下,纷纷下马,在沙州城前跪倒。初灵大师翻身下马,也跪倒在地,默然不动。

    雷长夜知道这其中必有蹊跷。他带上三百名阴将,在紫馨和米竹的陪同下,打开沙州城南门,来到初灵大师的面前。

    “这位是初灵大师,不知道可会汉话?”雷长夜离得老远就拱手朗声说。

    “贫僧略通汉话。”初灵大师伏地道。

    “大师为何行此大礼?”雷长夜朗声问。

    “贫僧作为万藏大师的首徒,这一次来是希望代表西胡,与大唐永休兵戈,会盟结好。西胡愿意奉大唐为宗主,永世供奉。”初灵大师伏地嘶声道。

    “大唐和西胡几十年前就曾经会盟,然,西胡屡次毁约背盟,犯我边境,毫无信用可言。如今我大唐兵精粮足,声威震天,正是平灭西胡,扫荡八荒之时,岂会因为你等一句谎言,罢兵止戈。”雷长夜淡淡地说。

    “西胡如今内忧外患,国力崩颓,已经无力威胁大唐。为了显示我万藏寺的诚意,我师父命我今日携降书顺表、西胡五茹地形图和赞普老王的人头前来参拜中尉大人,愿将西胡五茹之地献于大唐,我万藏寺愿固守王城,永不下高原。”初灵大师语气悲怆地说。

    “看来万藏大师终于明白,穷兵黩武,开疆拓土,并非维持王朝之良药。与民休息,止戈休兵,方为正道。”雷长夜略微有点惊讶,没想到万藏寺里还是有明白人的。

    “师父的想法和中尉大人不谋而合。只是我西胡人丁日旺,田产贫乏,若不下山劫掠,王朝便无法维持。如今西胡权贵都被义军所灭,权贵之财散入民间。王朝日夕攻伐,人丁减半,西胡也可以进入休养生息的时期。若唐皇垂怜,愿为西胡之主,西胡子民才可借此苟延残喘。”初灵大师双手颤巍巍地高高举起一个血红色的托盘。

    在他手里的托盘中赫然放着用石灰包裹的赞普老王人头,一份降书顺表和一张羊皮纸做成的五茹地形图。

    紫馨立刻屁颠屁颠地冲过去,把这托盘端了过来,凑到雷长夜身边。

    “我皇仁德,自不愿西胡生灵涂炭。既然万藏大师愿意做主献上五茹地形图和老王之首乞降,我当奏明皇上,令圣心决断。我作为陇右亲王,西域三地总督,也愿意表示一下大唐会盟的诚意。”雷长夜微笑转过头来,朝米竹点点头。

    米竹立刻回身找人传话。片刻之后,由花萝茵、毕三泰和毕一珂看押的祝灵大师和他的五百僧兵被带到了初灵大师得面前。

    “师弟!”初灵大师惊喜交集,从地上抬起头来。

    “师兄!”祝灵大师脸上刚露出喜色,但是看到紫馨手中赞普老王的人头,脸色又灰暗了下去。

    第四百五十六章 尽复陇右道

    送还万藏寺被俘的祝灵大师和五百僧兵之后,无论是来乞降的万藏寺佛兵众还是受降的沙州归义军都感到相处和交流都更加轻松了一些。

    雷长夜本来就没有百万大军攻打西胡王城的计划,这个吹出来的计划就是用来吓唬人的。如今万藏大师识相乞降,他自然也不会把他的家底带到王城高原上挑战高原反应之下作战的高难度。

    之后的几天,雷长夜开船回长安复命并带回了开成帝的答复。开成帝全权委托雷长夜作为西域三地总督,正式接受西胡的乞降。初灵大师和雷长夜正式完成了受降仪式,当着所有降兵的面向雷长夜献上了五茹地形图,以示顺从。

    所有西胡降兵本来就已经知道王朝覆灭的消息,如今看到万藏寺已经献地求和,更深刻体会到西胡大势已去,终于断了最后一丝对故国的念想。

    从此西胡五茹军事行政区名义上都归入了大唐的版图,西胡王城虽然保持独立,却依然认大唐为宗主,年年进贡。

    奴隶大起义仍然在西胡五茹之地肆虐,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平息。雷长夜任命张议潭为名义上的五茹大总管,悟真大师为五茹释门都教授,率归义军精锐收复了龟兹、疏勒、于阗、焉耆四镇,并建立哨所。

    他让悟真点选出一批图灵寺功力上乘,悟性极佳的僧兵。让他们跟着汪芒和江恣意学习驼车和雷剑人的使用方法。同时他动员仙隐图和车间图,再次制造了一百辆驴式驼车配给僧兵,让他们可以开动驼车往返四镇与沙州。

    而沙州逐渐成型的归义新军,则由张议潭分成数队,乘坐驼车在四镇轮番驻扎,维持住西域丝绸之路的戍守。

    自此大唐尽数收服了安西、北庭、河西三地所有失地,令疆域版图重归大唐全盛之时。

    西胡覆灭,大唐复土,这一系列轰动的消息,迅速传回了长安,并通过入画匣,飞快地传遍了大唐四十八方镇。

    长安的朝廷里,文武百官无不欢欣鼓舞,纷纷对开成帝歌功颂德,大唱赞歌。开成帝的权威在这一刻,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峰。

    四十八方镇的节度使、观察使、兵马使纷纷上书庆贺,不少一直用各种借口拖延上缴两税的节帅都上表自责,并指天发誓将会全部补交。一时之间,分崩离析的大唐各镇猛地变得忠字当头,仁义传家,化身皇室的死士,令各地的百姓大开眼界。

    河东、魏博两道节度使白起则趁着大唐各道宣誓效忠的大势,尽起大军?向漠北蛮族展开了一场血与火的绞杀战。

    白起号令华雄、李儒率领十万河东军?幽州以北布下口袋阵,守株待兔。他自己则率领一百五十辆驼车组成的驼车军?以盟宝袋带足一个月口粮?犹如一道血腥的闪电席卷漠北蛮族诸部,光复营州?破燕郡城,灭建安城?平盖牟城?横渡黄水,突袭山北、岭西、讷支部,横穿望建河,直达黑水西岸。

    在驼车纵横千里的绞杀之下?一直袭扰大唐北境的漠北蛮族应对失措?连战连败,死伤无数。

    一些狡猾的蛮族趁着白起和别族作战的时机,以精锐骑队突袭河北道,试图穿插过幽州,进入大唐境内肆虐?以攻为守,迫使白起回兵撤退。

    但是他们却一头钻进了华雄和李儒精心准备的大口袋里?数万精锐被十万大军团团包围,杀了个一干二净。

    等到白起满载灭了数族积累的胜利品回归的时候?漠北蛮族已经成为了历史上的名词。

    当白起的大捷传入长安之时,长安城正在欢庆春节。白起带着俘虏的蛮族首领和各族战利品进长安?向开成帝献俘?再次引发长安的狂欢和全国的热潮。

    大唐在普天同庆之中?进入了充满希望的开成十六年。这一年的春季,雷长夜的y双优稻种已经推广到了大唐所有州府,春播之后,秋收的粮食将会是去年的十倍以上。除非整个大唐全都闹灾,否则几乎可以预见,今年的秋粮必然会过剩。如果赈灾得利,大唐不会有人饿死。

    流窜各地的难民纷纷回归故乡,在各地武盟成员的帮助下开始了辛勤的农耕。大唐缉捕总司的官员深感工作比以前轻松了很多,各地匪盗明显减少。无数绿林人士没有了落草的心思,偷偷跑回了故乡。很多冥顽不灵的悍匪,则被无数贪图武盟悬红的江湖人士争相追杀,死得七七八八。

    扬州的白银义从军营在宣锦和宣秀精英之下,一天天壮大,一支数量达七万左右,各方面素质都臻至上乘的白银义从军正在默默地成型。

    雷长夜感受到大唐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于是再次从长安和扬州召集葛尚川等资深巴蜀工匠,把他们带到了沙州,以数倍于长安的高薪雇佣他们把沙州打造成全新的墨工新城。

    除了类似于长安晋昌坊开发区空港和扬州雷公镇的设施之外,这座城市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了武盟驼行和武盟鸟行这种具有墨工机械风格的建筑群。他还希望再建造一个武盟天机创造所,他自己当所长,高薪聘请一批对于墨工机械有兴趣的匠造坊弟子和符宗弟子做天机创师,为他研制全新的墨工机械。

    与此同时,他希望在天机创造所旁边建立一座匠工院,聘请葛尚川等数十个巴蜀名匠为教头,在这里不断培养新的武盟匠工。未来,随着西域的发展,他还会遇到更多的建筑工程,而现在这批巴蜀工匠也不能不断消耗,他需要一批新血来补充。

    雷长夜站在沙州城墙之上,俯瞰着城内处处都是建筑工地,想象着未来新敦煌的样子。

    如今他的人力物力和资财都非常充裕,他希望把这座在他手里彻底换新的城市打造成他心目中第一座赛博都市。

    赛博在蓝海星英语里最初是控制的意思,后来才进化为网络的代替词。赛博都市的意思就是整座城市由一个隐秘的力量控制,由顶层来制定规则,而底层的民众则过着在顶层控制下自由度有限的生活。

    按照这个意思来理解,其实大明宫才是雷长夜的第一座赛博城市,不过它只是一个宫城。现在的新敦煌却是雷长夜开拓西域乃至全世界的起点。他希望这座城市能够为他西进的事业提供各方面的助力,包括人才、技术、财力和各项资源。

    想要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在这个城市中拥有一定的掌控感。

    所以除了天机创造所、驼行、鸟行和匠工院,他还计划在这里的武盟分部里建立武盟械兵局。在这个械兵局里,他会发明一种可以和英灵殿里的神识接驳的类皇室管家人偶。这些人偶并不是用来服务的,而是用来战斗的。

    雷长夜决定把这些人偶当成械兵来使用。每一个械兵都由身经百战的战士神识来操控,不需要训练的成本,不需要消耗他的神识控制,也不需要五枚玉符加持的驱灵符驱动,只需要天雷符续航。

    英灵殿里战死的白银义从会得到永生的特权。但是他们必须靠自己来挣取继续留在英灵殿中长生的资格。雷长夜为他们安排了赚取入画筹的方法,就是神识在械兵中服役,靠他们服役的收入来决定他们在英灵殿中的居住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