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9章
  • 下载
  • 到时候,他再雇佣黑道中人三天两头闹事,搅黄牌社生意。等到时机成熟,他下手收拾江湖宵小,全盘接管,将雷长夜挤出局。不但赚了实惠,还等于给蜀山教训一下不肖子弟,刀切豆腐两面光。

    如果不是绥山镇处于蜀山派势力核心地带,巴山帮在蜀山地界的香主早就忍不住自己动手了。

    其他地方的香主也不断在他身边嘀咕,想把手伸到绥山镇,就算捞不到东西,沾点贵气都值。

    余怀仁知道,除了巴山帮,川中三大世家也有人对绥山镇侧目。甚至川西节度使崔辟本人都曾经找他打听过长夜牌社。

    长夜牌社现在这个规模,正是打压收盘的最好尺码,再大一点,就轮不到他了。

    这一次来绥山镇,为了不让蜀山派对他的来访多心,他摒除了所有的随从,只带了两个随身护卫和巴山帮嘉州香主,一行四人在申时就到了绥山镇,想要早点探查一番。

    没想到,他们刚一进镇,雷长夜就迎了上来。

    这位长夜牌社老板因为形象独特,所以一眼就能认出来。大光头,头上全是符咒,这形象整个大唐,算是独一份儿了。

    就因为这个卖相,巴山帮嘉州香主好几次想要来长夜牌社搅局,看到他,直接走了,总觉得此人深不可测。

    “余帮主,幸会幸会,到得好早啊。”雷长夜举着蒲扇拱手,笑嘻嘻地走来。

    “雷老板,久仰。”余怀仁皮笑肉不笑,抱拳回礼,故意不提雷长夜蜀山身份,先为自己留下转圜余地。

    “余帮主与众位好汉驾临,蓬荜生辉,里面请。”雷长夜微笑着亲自头前引路,给足面子。

    余怀仁稍微探查了一下雷长夜的气息,接近大三品,不足为惧。如果长夜牌社只靠他一个,那么实力属实不强。

    他的心脏忍不住激烈跳动了起来,两个月6000贯是什么感觉,他好想体验一下。

    长夜牌社如今已经不是昔日那间孤立的馆阁。在牌社左右,新建了两个大宅,与馆阁并立联通,占地是原来的五六倍。

    牌社大门宽了数倍,气势恢宏,犹如龙宫的宫门,富丽堂皇。

    在大门门口,两位阴将昂首挺胸地站岗。看到雷长夜来到,同时昂首敬礼,整齐肃杀。

    余怀仁偷偷探测气息,这两个阴将竟然是小五品。他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他身后的嘉州香主罗修业急忙凑近他耳边:“帮主,属下以前没见过这两个阴将!”

    余怀仁抬起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阴将什么的,他已经不在乎。因为在长夜牌社的正厅里,他看到益州张氏七子张丹,吴氏旁支吴建松,以及有着青楼业武则天之称的崔家旁系大小姐崔雪怡。

    三大家族的娱乐行当代言人全部聚齐,专业对口,背景够硬,牙口都很好。

    余怀仁自问要是刀兵相见,他不见得怕了三大世家的人。

    但是论混江湖,他帮内不知道多少人要靠巴蜀三大家赏脸才有饭吃。他要和这三位抢生意,帮众走一半,叛一半,剩他一个玩球去啊。

    余怀仁知道长夜牌社这口肥肉,怕是不能独食了。他心里还怀着一丝幻想,也许可以和这三位私下商榷,共分这摊生意。

    因为这三大家虽然白道势力滔天,但是黑道上还需要仰仗他的巴山帮做抓手。在川中,其他的黑道势力要不就是被南巫祸害了,要不就是被他挤兑跑了。

    “雷兄!”张丹一看到雷长夜进屋,立刻眉花眼笑地窜起身,拱着手凑过来,直接把余怀仁挤一边去了,“你说的好戏何时才能开场啊,兄弟我心痒难挠,已急不可待。”

    说完,他直接把外衣敞开,他的外衣衬里用丝线捆着八个牌包:“我为了今天,特意准备了八套牌,就不信过不了关。”

    “套牌?”余怀仁茫然。

    “张兄长才,今日必有所获。”雷长夜笑着将手搭在张丹肩膀上,“兄弟先安坐,等我招呼完余帮主,咱们好好乐一乐。”

    余怀仁侧目看着张丹和雷长夜臭味相投的骚样子,心里暗暗叫苦。

    三大世家的代言人中,看起来张丹是最没谱的。但是论起出身,吴建松就不用提了,就算青楼业武则天崔雪怡都要矮他三分。人家张丹那可是正正经经的张家正支嫡系,张家家主张明德的第七子。

    而且最近张丹的西楼坊客似云来,风头无量,连散花坊和得贤坊的气势都被压了。张家上下都对这位不务正业的公子另眼相看,绝对潜力股一只。

    余怀仁再看一眼崔雪怡和吴建松。这两人看着张丹和雷长夜亲昵的样子,一脸嫉妒。这说明,这两位代言人也想要和雷长夜拉关系。

    “雷长夜,到底是什么人?”余怀仁心里暗暗警惕。

    “余帮主,这边坐。”雷长夜亲善地挽着他的胳膊把他望一排高高架起的坐塌前引。

    “这是”余怀仁有些奇怪。他没见过架得这么高的坐塌。

    “这叫看牌台,贵宾坐在这里,角度良好,可以看清牌桌上的一切变化。”雷长夜笑着说。

    余怀仁和几个手下,一头雾水地坐在架高的坐塌上,勉强沉下心来。

    他现在有点明白,雷长夜能把生意做得如此红火,自有理由。他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

    “老余你且安坐,看我张丹如何大杀四方。”张丹得意地对余怀仁说。

    张丹和余怀仁也是有合作的。巴蜀大荒之年,流民卖儿卖女,都会被巴山帮汇集到成都府。一些资质上乘的穷人家女儿,被巴山帮送到四大名坊之中,由坊主们批量收购。

    这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余怀仁做得也亏心。但是他不做,自会有更不堪的帮会去做,谁还会嫌钱咬手呢。

    一来二去的,余怀仁和张丹也能混个脸熟。不过他们就是典型的塑料兄弟情了,交接的时候一个铜子儿对不上账,两人能对喷上一天。

    雷长夜亲自为余怀仁捧上一几茶果,放在他坐塌身边。若是刚来的时候,雷长夜如此做派,余怀仁就当他是殷勤而已。但是现在,雷长夜这一做派,就让他有点受抬举的感觉。

    能和张丹混得这么熟,还让崔雪怡和吴建松如此看重,再加上能驱策小五品阴将,这样的人物已经可以和他分庭抗礼。

    “雷老板,客气。”余怀仁连忙躬身抱拳。

    “余帮主请慢用,我接待完后面的客人,就和你一叙。”雷长夜笑着说。

    “还有客人”听到雷长夜的话,余怀仁更好奇了。三大世家的人齐聚,场面已经够大。如果雷长夜是特意召集这些人充场面来和他谈判,分量已足够。

    PS:今日四更冲榜,求支援。

    第三十六章 开戏连环牌(冲榜求票)

    就在余怀仁疑惑间,牌社大门再次敞开,一位仙风道骨的长者,拿着拂尘,抚着长须,信步走进门来。在他身后跟着一对五十岁左右的夫妇,男的白发苍苍,女的风韵犹存,气质独特。

    在他们三人身后,进来了十个年轻人。其中八个青年全是蜀山弟子的武服,各个面色阴沉肃穆,双眼深邃,腰背微躬。最后两个,一个是年方十五的美少女,穿着一身淡色武服,清纯秀美,双目灵动。一个则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清秀俊朗,但是却总是红着脸。

    余怀仁从坐塌上噌就站起来了。

    符宗宗主符王董畴来了。蜀山地界上,可能人们不太熟悉董畴。但是做黑白两道生意的余怀仁太知道他了。川中数十武馆中的训练木人巷,所需符咒全都要靠符宗宗主来画。

    黑白两道为了一张可以启动木人巷的道符,那是能出人命的。董畴画符的手,就是印钞机!

    董畴身后的毕三泰和花萝茵,余怀仁不太清楚是谁。后面的八个符宗弟子,他还是知道的。他们是董畴的八大弟子。

    他们在江湖上有一个名号。八不当一。这不是好名号。

    但是名号这玩意儿,不能自己起,都是江湖朋友给面子为你起。

    这八位符宗弟子本是符宗二十年来最杰出的弟子。也是董畴的心头肉。五年前,他们一起闯出出山巷,下山历练,董畴还赠送了他们一件二品珍稀法宝流云幡,让他们共用。

    那时候的八不当一,意气风发,看人一概用鼻孔。

    没想到,他们刚走到荆南江陵府就不慎露白。流云幡被一位路过的神偷看到。

    江湖之中,无论是刺客,还是神偷,都是有优秀传承的。

    几十年前名震天下的空空儿和精精儿,传国玉玺随手就偷。

    到了今时今日的大唐江湖,因为藩镇林立,神偷们在这一地是偷,另一地就是神。这样的时代,养出了一代又一代神乎其技的偷王之王。

    八不当一遇到的,就是这样一位神偷界的天字号。这位神偷,对于蜀山派,还是心存敬意的,派一位女弟子向八不当一求借流云幡,言明三日后奉还。

    不出意外,八不当一炸锅了,一个神偷的弟子,敢借咱们蜀山派的法宝?你怕不是失了智?

    结果,神偷的弟子和他们打了个赌,相约在江陵府十里亭外,以一对八,从他们手里偷走流云幡。

    若是被看见,被碰到,或者失手伤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人,都算神偷弟子输。

    结果不用说,流云幡没了,他们八个的败北还被当地看热闹的帮派中人广而告之,几个方镇的说书人把这个故事分成八段,每天讲一段。

    他们于是被安上“八不当一”做外号。这还走个屁江湖。他们灰头土脸地回到蜀山,闭关苦练,至今已经五年。

    没想到今天董畴竟然把他们带出山,为长夜牌社撑门面。

    余怀仁心头滚烫的贪欲彻底没了。雷长夜有符宗的支持,长夜牌社稳如泰山。巴山帮这点实力,八不当一都对付不了。

    就在他心沉入海底的时候,大门又开了。他茫然抬头,还有人吗?

    进门的是赫然是一位双十年华的绝美丽人,削肩蜂腰,高挑身材,青衣高髻,柳眉凤眼,顾盼若神,裹着一条鲜红大氅,美不胜收。

    在她身后,紧跟着四个蜀山弟子。一位头戴羊肚巾,手握木矛,憨厚质朴。一位手摇羽扇,方士打扮,丰神俊朗。一位青衣白袄,清丽脱俗,星眸流盼,英气勃发。一位粉红衣衫,天真烂漫,娇俏可爱,姿态迷人。

    在余怀仁身边的嘉州香主已经看呆了。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多,这么美的姑娘!

    余怀仁在惊艳之余,心念电转,顿时想起这位领头美女的名号。他扭头看了一眼鼻血长流的嘉州香主,心胆俱裂。

    啪!余怀仁狠狠抽了嘉州香主一巴掌:“你看锤子!”

    嘉州香主直接被抽昏过去了。恰好此时,这位风华绝代的美妇人扭过头来,冷冷看了嘉州香主一眼。

    “把这龟儿给我拉出去。”余怀仁对着身后两个护卫低吼。

    这两个护卫低着头,拖着嘉州香主的身子,灰溜溜地跑出了长夜牌社。

    “薛宗主,多有得罪,还望海涵!”余怀仁对着美妇人低头拱手。

    “嗯。”美妇人淡淡点点头,不再理他。雷长夜此刻安顿好符宗一行人,立刻过来将这位美妇人和跟来的一群蜀山弟子安排在最好的看牌台坐好。

    余怀仁此刻再看雷长夜,已经怀了看爹的心。

    薛红线下山了,还如此高调。这巴蜀的江湖怕是要换一拨大佬。

    雷长夜在招呼董畴和薛青衣的时候,也在随时关注余怀仁、张丹、吴建松和崔雪怡的神色变化。

    蜀中黑白两道能够流通的财富,八成要经巴山帮的手,余怀仁能够应付自如的同时,打压其他帮会,形成绝对强势的地头蛇,自有其过人之处。

    四人之中,雷长夜最看重的反而是余怀仁这个人物。虽然贪婪,但是脑子随时保持清醒,能够及时判断局势,总能理性行事。

    在他的计划中,这样的人物正是他急需的。

    张丹、崔雪怡和吴建松也是他想要结交的人。尤其是张丹,能玩,爱玩,会玩,做生意也不含糊,这在后世的游戏公司里,那就是游戏总监类型的人物。

    他们三个背后的世家,是雷长夜想要钓的大鱼。三大世家是蜀中豪门的领头羊,蜀中私田六成归他们所有,各大行当的行会主事都要经过他们的认可甚至是直接委派。

    三大世家的世家子,无论是穿着、行事和家宅装修,都引领豪门风尚。

    若把三大世家引入局中,大事成矣。

    看到董畴和薛青衣的出现,令这四个人脸上都露出震慑,惊疑和不安的神色,他知道火候差不多了。现在应该适时晾他们一下,让他们沉淀一段时间。

    他又看了一眼薛青衣身后的宣锦。此刻的她注意力都集中在弟弟身上。站在董畴身后的宣秀也在看宣锦。两人嘴唇微动,似乎正在用传音入密说着姐弟间的体己话。

    这么久未相见,两人对彼此都很是想念。宣锦的脸上光华四射,似乎宣秀说了他的近况,让她极为开心。

    宣锦忽然转头看了雷长夜一眼。他连忙注意力转向了董畴和薛青衣。

    “两位宗主,大驾光临,弟子荣幸备至。”雷长夜向并肩而坐的董畴和薛青衣作揖。

    “嗯。”董畴和薛青衣淡淡地应了一声,都是镇静自若的样子。其实他们心里都没底。

    长夜牌社的布局、环境、到这里来的贵宾,都是他们不太熟悉的。张丹他们虽然贵为三大世家之人,但是对于大唐娱乐业不太留意的他们,真不认识。

    余怀仁他们倒是听说过,但是这种黑道势力的帮主,不值得他们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