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88章
  • 下载
  • 杰桑赞内赞从泽当街道上一直讲述到尚结行宫,从来到泽当的中午一直讲到三更时分。不但尚结赞内赞听得入神,连一旁的近侍、侍女和部落权贵们都听得津津有味,丝毫没有感到时光的流逝。

    连贾诩和汪芒都听得入迷了。杰桑赞内赞的想象力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其奇幻瑰丽,精彩纷呈之处更令他们猝不及防。

    从他口中讲出来的逃亡故事,不但严丝合缝地与他实际的逃亡路线吻合,让故事有一种真实可信的质感,而且所有追杀他的唐兵都和西域文化中特定的神明和恶魔有着一一对应的关系,冥冥中浸润着上古神话和原始宗教的气息,给人一种厚重的宿命感。

    这个故事讲述到一半的时候,杰桑赞内赞一手拿着大臣们敬上的美酒,一手按住前胸,用悠扬而富有韵律的腔调说唱了起来,犹如在吟唱一首壮丽的《格萨尔王》史诗。

    在他的吟唱中,这位勇敢的约茹之子手持尚玛刀,身披烈焰甲,与唐兵的吐火鸟、双头蛇、巨爪兽、长牙象、青面魔、银盔银马的白袍猛将、黑帽黑氅的神秘刺客、妖冶绝美的勾魂魔女、凶神恶煞的巨灵战神展开了一场可歌可泣的史诗之战。

    当然,贾诩和汪芒在里面也充当了英雄人物,但是他们基本上也就几句台词。

    “殿下,刀!”

    “殿下,剑!”

    “殿下……威武!”

    不过,贾诩和汪芒一点都不在意,而是全程都频频点头,向所有表示杰桑赞内赞王子殿下说的都是真的,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杰桑赞内赞说到三更天的时候,贾诩才如梦初醒地打断了他的说唱。

    “尊敬的泽当之主,约茹的王,王子殿下一天没有吃饭了……”贾诩用西胡话恭敬地说。

    “哦!哦!”尚结赞内赞正听得神魂颠倒,经过贾诩的提醒他才终于从杰桑赞内赞神奇的故事中挣脱了出来,“孩儿啊,你一定饿了!来人!拿美食来给我儿充饥!”

    行宫内的侍女和近侍们依依不舍地离开房间,手脚无比麻利地把厨房早就做好的菜肴摆了上来。

    “来,孩儿啊,先吃口肉。”尚结赞内赞亲自伸手为杰桑赞内赞撕下一大块牦牛肉,看着他吭哧吭哧地吃完。

    “那……后来呢?”他眨着眼睛问。

    第446章 开渠屯田计

    杰桑赞内赞的王子回国记一直讲到第二天天亮,他在讲述期间喝了太多的酒,终于支撑不住,沉沉睡去。听了一晚上的尚结赞内赞和约茹权贵们意犹未尽,也只能散了宴席,各自休息。

    贾诩和汪芒因为是这一段跌宕起伏的王子回国记里的配角,不但被所有权贵大臣接纳,也让尚结赞内赞推心置腹,引为内臣。所有人都被杰桑赞内赞的神奇故事征服,认为贾诩和汪芒就是被天命感召,冥冥中注定要成为杰桑赞内赞成功逃出沙州的助力,约茹之地天定的英雄。

    尚结赞内赞当即任命贾诩和汪芒为国师,辅佐他治理约茹。贾诩和汪芒自然当仁不让,欣然领命,就在泽当行宫住下。

    几天之后,杰桑赞内赞花了将近一天时间说唱而成的王子回国记已经被泽当行宫内的近侍和权贵大臣传遍了约茹地区。

    这几个月来,整个西胡帝国都笼罩在张掖河惨败,大唐收复河西十一州的愁云惨雾中。帝国中的百姓还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各部的权贵奴隶主们都犹如天塌了一般难受,每天都相顾叹息,怨天尤人。

    如今杰桑赞内赞不但逃回了约茹之地,还带回了唐人最自豪的沙漠战神——驼车。这等于为西胡帝国盗回了一簇反抗大唐入侵的圣火,给了所有权贵宝贵的希望。而他的故事,也被这些西胡亲贵们当成了西胡定会重新崛起的精神麻药,每天都会争相传颂,借此忘记西胡被大唐打得全军覆没的凄惨往事。

    尚结赞内赞靠着传播儿子的故事,赢得了一大帮西胡各部权贵的崇拜和羡慕,无形中竟然还获得了不少明里暗里的支持,不少人甚至对他旁敲侧击,认为他有资格去继承赞普老王的至高之位。

    这让他格外兴高采烈,隐隐间都有了一种一统西胡各部的荣耀感。

    但是这种高兴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的,赞普老王病愈的消息就传遍了西胡各部,同时万藏大师的弟子们率领佛兵奔走各部,通知了唐兵明年即将南征的消息,让各部首脑立刻整军备战。

    尚结赞内赞感到了问题的严重,忍不住叫来儿子杰桑和两位国师来商讨对抗唐兵的对策。

    “父王,孩儿正要禀告此事。”杰桑赞内赞听说唐兵来犯,不惊反喜,得意洋洋地说,“咱们两位国师在出逃之前,已经为孩儿定下抗击唐兵的屯田之计。”

    “竟有此事?”尚结赞内赞大喜,连忙望向贾诩和汪芒。

    贾诩恭恭敬敬地躬身行礼,将他早就和杰桑赞内赞说过的屯田之计又细致地复述了一遍。杰桑赞内赞一边听,一边积极补充,以显示这个主意其实一半是他想出来的。

    尚结赞内赞听得连连点头,喜上眉梢。贾诩和汪芒互望一眼,都对雷长夜对人性的把握心悦诚服。

    如果这个计策干巴巴地提出来,完全没有任何王子回国记的铺垫和烘托,很可能不会让尚结赞内赞接受度这么高。这样的话,他们后续的献图计划,就无从展开了。

    “我部族桂东岱与人作战,一向是只带数日口粮,剩下的全靠劫掠地方所获。如今在自己的土地上和唐兵对峙,再按照以前的方法,根本无法撑下去。也只能实行屯田之术。但是,约茹之地的田亩今年遭旱灾收成太少,若是明年再遭一次灾,收得的粮食自己过年都不够,如何应付与唐军对峙的消耗啊?”尚结赞内赞愁眉不展地说。

    “父王莫要担心,救我出生天的这两位国师实乃大唐的英才。他们必有办法。”杰桑赞内赞抢着说。

    “两位,你们可有良策?”尚结赞内赞连忙问。

    “王上,大唐明年夏末就要起兵,如若王庭不派人阻拦,大概秋后就会到达雅隆谷地。他们兵精粮足,唯一会让他们减员的,就是高原之上的瘴毒天堑。但是想要让他们中瘴毒,并非一时半会儿的事。我们约茹的士卒必须能够牢牢守住各地堡垒,在他们发病之前,绝对不能让他们杀进城来。”贾诩开口道。

    “正是如此,我亲眼所见,唐兵的稻田犹如神赐,一亩地可打下十五石稻谷,非同小可。”杰桑赞内赞立刻说。

    “要捱到唐兵生病,旷日持久啊。怕是等不到唐兵病倒,我们自己的士卒都要饿死了。”尚结赞内赞苦着脸说。

    “无妨,王上,这位汪匠造乃是……”贾诩按照计划开始吹捧汪芒的身份。

    没想到,杰桑赞内赞猛然开口:“王上,这位汪匠造就是上天赐给我族的救星。他乃是设计出驼车的大匠师。以此驼车组成的驼车军被称为沙漠战神,曾经把赞普老王的数十万大军打得全军覆没。如今他被我找回约茹,正是上天把胜利的钥匙交给我们手中。”

    贾诩和汪芒心里对雷长夜愈发崇拜。之前的一系列操作,把杰桑赞内赞这个内应培养得太好了,他经过这一番洗脑之后,成了又能讲故事,又能画大饼,又能吹牛皮,三合一的奇才。搞定了他,等于搞定了约茹。

    “汪国师,你虽然是天神赐福的圣手,但是我约茹地区的田产最多不过一亩地九斗粟,怕是无法和大唐的田地媲美啊。”尚结赞内赞忧心忡忡地说。

    “启禀王上,约茹之地我这几天已经走访过了,约茹之地靠近雅隆河,水源充沛,非常适合农业灌溉。如果能够修建大唐特有的水利工程加强灌溉,可以让每亩地亩产增加一石左右,我算过约茹的田地面积,如果能够再在山上开垦一些梯田,并用人工河渠连接,到了明年,约茹的粮产大概可以提升到原来的五倍。”汪芒煞有介事地沉声说。

    “当真!?”尚结赞内赞和杰桑赞内赞同时跳了起来。西胡帝国各部本来就是为了天灾频仍,吃不饱饭,才一直追随着赞普老王四处征讨,以战养战。如果约茹之地的田产增加五倍,还打什么仗,在家吃香喝辣不好吗?

    尚结赞内赞甚至想得更远,如果他能有五倍的存粮,他根本不用去支援王庭,只要让王庭去消耗唐兵,自己稳守约茹之地。就算唐兵厉害,打垮了王庭,到了约茹之地,他还可以靠存粮和唐兵死耗,直到他们全都得了瘴毒之病,到时候放马冲杀,这些唐兵必然一触即溃。

    唐兵退走,他再率军光复王庭,那么他岂非就是王位的继承人?

    “汪国师,你说的大唐水利工程,应该怎么弄?”尚结赞内赞连忙问。

    “这几日我已经画出了为王上兴修水利的开渠图,这是我这些年来最得意的设计,还请王上品鉴。”汪芒从袖子中拿出他早就画好的开渠图,对着尚结赞内赞平铺开来。

    尚结赞内赞和杰桑赞内赞一起俯身观看这副开渠图。他们虽然看不懂汪芒在图上写的汉字,但是雅隆河谷的地形他们都是非常熟悉的,在地图上看一眼就认了出来。

    而汪芒所画的这张开渠图,也是照着雷长夜所制造的约茹地区沙盘而画。雷长夜的沙盘取材于仙隐图内约茹地区的地形,和真实的地形十分接近。所以汪芒的开渠图上约茹山川河谷田地的标记都精准无比。尚结赞内赞父子两人看在眼里,都感到非常熟悉,能够迅速透过地图看出这条人工天河的走势和规模。

    “这项工程非常宏大啊。”尚结赞内赞惊讶地说。

    “看起来需要很多的人力物力。”杰桑赞内赞也深有同感地说。

    汪芒和贾诩同时清了清喉咙,做好了巧言如簧,天花乱坠,花式说服尚结赞内赞的准备。

    他们开渠图最大的缺憾就在这里。汪芒的这条人工天河乍看上去,所需要的人力物力就远远超出了约茹地区的负担能力。而实际上,他的这条开渠图真正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比看上去还要多十倍。

    这也是贾诩拼命反对用这张开渠图的原因,因为想要说服约茹的权贵兴建这么大的工程,难度太高,几乎不可能。

    “嘿嘿嘿,我正愁那帮该死的贼奴秋冬没事干,整天就在那里嚼舌根,聚众闹事。如今有了这张开渠图,他们怕是没有时间再到处说我们的闲话了吧。”尚结赞内赞狞笑一声,冷冷地说。

    “正是如此。父王,最近部落里面的庸东岱也在蠢蠢欲动,躁动不安。这些贱奴绝对不能让他们闲下来,一旦闲下来必然会惹事。最好让他们都去干活,每天干不死,就往死里干。”杰桑赞内赞笑着说。

    “国师啊,你真不愧是上天赐给我约茹的救星。这开渠图正是我最需要的东西。只要把这条人工天河造出来,我雅隆河谷就是西胡的黄金之地。而我尚结赞内赞必然会像先祖一样,再次统一西胡,成为大赞普。”尚结赞内赞仰天大笑。

    贾诩和汪芒一阵无语。他们虽然也不是悲天悯人的人物,对于大唐土著也没有高于别人的情感,但是这对约茹权贵父子的言语,还是让他们惊了个呆。

    这世上还有这么不把人当人的东西吗?

    第447章 沙州城犒赏

    贾诩和汪芒的开渠屯田之计,没有受到西胡方面任何的怀疑。这其中既有尚结赞内赞和杰桑赞内赞对他们盲目信任的原因,又有这父子俩想要把这项恢宏壮观的伟大工程据为己有的私心。

    赞普老王发兵沙州收复失地却大败而回,已经把他积攒了五十年的王威丧尽。五茹各部都在酝酿着一股新的夺权狂热。尚结赞内赞父子自然也要插上一脚。他们把这个屯田开渠工程说成是自己为复兴西胡而做出的规划,拿着汪芒的开渠图就撸起袖子开干。

    贾诩和汪芒却被他们藏在泽当行宫里不出门。贾诩和汪芒猜出他们的意图之后简直大喜过望。如果尚结赞内赞和杰桑赞内赞把这项工程的功劳据为己有,那么西胡头陀和赞普老王就不会知道这个工程是汉人的主意。

    这对父子虽然不聪明,但是万藏大师和赞普老王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现在有了尚结赞内赞站出来背锅,他们乐得躲在行宫里坐等计成。

    不过尚结赞内赞也不想让他们闲着,拿出重金希望汪芒为他们部落造出一百台驼车。贾诩和汪芒自然乐得拿着重金在行宫内大兴土木,号称要修造一座匠造坊,批量生产驼车。

    这个消息被尚结赞内赞父子听到更是眉花眼笑:这两个汉人真是听话,老老实实呆在宫内为他们制造驼车,完全没有出来抢风头的念头。

    他们暗自盘算等到屯田成功,赶走了唐兵,夺得了赞普之位,他们就秘密把这两个汉人处理掉,免得他们泄露了开渠大计的出处。如果在那个时候,这两个汉人竟然还为他们做好了驼车,那真是双喜临门。

    就在约茹地区掀起了一股开渠引水的大热潮之时,雷长夜所在的沙州城也迎来了留守的白银义从们一直盼望的日子——犒赏大典。

    这一次西征,两只白银义从军在战斗中绽放了异彩。

    第一只军队是留守沙州的五千白银义从。他们在匡章、贾诩和庞恒毅的带领下屡次重创赞普老王的骑兵,打散了十来只成建制的西胡骑兵岱队,以一只孤军守住了沙州城。

    第二支军队就是宣锦、汪芒和江恣意率领的驼车军。靠着驼车的优良战力,这只仅仅六千人的军队击垮了十四万尚思罗率领的骑兵,继而又在张掖河围歼了二十多万赞普老王的大军,战功彪炳,人人都是英雄。

    和白银义从军一样拥有光辉战绩的,还有归义军从一开始就追随张议潮作战的百战勇士。他们坚持抗胡,死守孤城一年之久,打到弹尽粮绝也没放弃,雷长夜按照他们的战绩,都做了周密的记录和犒赏安排。

    这次发赏的仪式,雷长夜搞得异常隆重,他请来了沙州所有的当地世家和有威望的乡长里长来观礼,甚至不惜驾船远赴长安和扬州请来了有意来沙州建立商铺的大商人。

    他还特意做了数万枚做工精美的入画筹,与米竹一道把这些入画筹颁发给了在这一次西征中立功获奖的英雄人物。

    每一枚入画筹的价值足足有千贯,凡是得到一枚入画筹的战士,以后的吃穿都不用发愁。而且这枚入画筹也不怕丢失,因为武盟的司库米竹会把他们的名字注册登记,凡是拿着入画筹来兑换的人性命相貌与记录不符,一概不予兑换。而且一旦兑换成功,米竹也只会勾销他们的入画筹记录,并不会收回入画筹。

    这枚入画筹以后就会成为这些西征战士的镇宅之宝,可以拿给子孙们炫耀。

    而且在这一场西征中,也涌现出一批斩将夺旗的大功臣,他们的功绩足以令他们夺得百枚入画筹。雷长夜再给他们颁奖的时候,还特意为他们制作了精致的锦旗和可供簪戴的花翎,并且把缴获的最漂亮的西胡战马颁发给他们,让他们可以骑着马绕沙州城走一圈,享受沙州百姓的欢呼崇拜。

    在白天完成了现实世界的犒赏大典之后,雷长夜在入画匣中又举行了一场特殊意义的犒赏大典。这一次他是以画中身进入英灵殿,为英灵殿中真身战死,但是神识归入殿中的白银义从们发赏。

    这个发赏大典面向整个大唐开放。凡是有入画匣的玩家,都可以通过跃马戏太虚宫里的通道,进入英灵殿区域,参加这一场意义非凡的犒赏大典。

    在这座英灵殿中,无数白银义从们狂喜地发现,在沙州和张掖河战死的同伴,真的在英灵殿中栩栩如生地活着,还能和他们勾肩搭背,欢呼问好。

    雷长夜承诺过的死而复生,他真的做到了。

    这一晚上,进入英灵殿的画中身,足足有八十万之众,几乎所有关注西征进程的唐人武者都好奇地跑到英灵殿中。他们亲眼看到了白银义从军的战士们与已经死去的同伴欢呼着抱成一团,发了疯一般欢呼雀跃。

    这个景象如梦如幻,让所有人欣喜若狂。因为,在他们眼前,永生不死不再是一个美好但是遥远的梦境,而是一个近在眼前的现实。只要在白银义从司好好干,他们人人都有长生的机会。

    当着整个大唐八十多万入画人的面,雷长夜把画出来的十多万枚入画筹颁发给了英灵殿中的战士。经过米竹的统计,这里的战士全部都是力战而死,并没有一个人是浪战冒进,自寻死路。所以这里的每一个战士都获得了一百枚入画筹作为奖励。这是能够在英灵殿住一年的福利。

    他们拿到入画筹的时候,更是引发了旁观的八十多万入画人雷霆般的欢呼。

    不过拿过入画匣之后,不少人都担心起来:虽然能够在英灵殿里续命一年很是不错,但是然后呢?

    渐渐地,其他为他们而兴奋甚至嫉妒的人们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大家放心!”雷长夜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思,“一旦一年福利期过后,所有为大唐战死的勇士还会继续在英灵殿居住,但是需要不定期为白银义从司执行一些军事任务,赚取继续留下来的入画筹。在此期间,我会设计全新的皇室管家作为这些英灵的容器,让他们可以在现实世界展开行动。未来开辟西域,我们还有无数的战斗,大家都有机会和这里的英灵并肩做战!”

    “喔~~~!”听到他的话,所有人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开始对未来期待起来。西域的开拓意味着数之不尽的艰苦战斗,到时候不只是这些英灵有机会赚取入画筹,这些现实世界的武者也有机会入画。

    英灵殿的英灵们只会越来越多,形成一个巨大的社区。

    这个社区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所有人都异常好奇。

    在英灵殿里的犒赏大典结束之后,一起入画的张议潮、洪辩大师、张议潭和悟真大师被眼前的盛景震撼,久久不能平静。

    他们都没有经历四次跃马戏的洗礼,在入画匣里,他们只见到过楼兰城。这一次是第一次看到英灵殿,都彻底被英灵殿所起的作用震惊了。他们终于明白雷长夜为什么可以在一夕之间就能动员起整个大唐的军力,指挥白银义从迅速成军,又能迅速解甲还田,等待来日。

    一个入画匣,达到了凝聚军心人心,并且激发白银义从军顶格士气的作用。以后大唐进行任何战争,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动员起全国上下数十万闲散士卒,形成全民皆兵的效果。

    入画匣、飞鱼大娘船配合驼车,这对于任何西域地区的势力都是毫无疑问的碾压。从此西域之地,要兵有兵,要粮有粮,汉唐正统,终于可以存续了。他们毕生的梦想,已经实现!

    当天夜晚,张议潮和张议潭兄弟走进飞鱼大娘船的船主室,一起向雷长夜躬身拜下。

    “两位将军,何事要行如此大礼啊?”雷长夜微微一惊。

    “中尉大人。西域在白银义从军的整治之下,必然会全面归属大唐。我河西十一州子民在大人照拂下,自会安居乐业。我等奋斗终生的目标,已经实现。”张议潮双目微红,感慨万千地说。

    “张将军,西胡未灭,西域尚未完全稳定,河西还有二十五万西胡大军需要整顿,我还需要两位将军的多方协助啊。”雷长夜连忙站起身,将他们扶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