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86章
  • 下载
  • “先生说的是……”张议潮深吸一口气,无奈地说。

    “中尉大人,刚才你说的妙计难道和这些约茹亲贵有关?”贾诩忽然眼睛一亮。

    “正是如此。我听说约茹地区气候宜人,物产丰富,人们生活安泰,是个风景如画的天庭之地。”雷长夜摸着下巴说。

    “嘿,要说那里的贵族奴隶主,自然生活安泰,那里的底层奴仆,被这些没良心的贵族压迫,苦不堪言。”张议潮不屑地说。

    “可惜的是那里的田地灌溉设施不足,不能充分利用雅隆河丰沛的水源,这样田产少的就不是一点半点了。”雷长夜撇着嘴说。

    听着他这套大阴阳师的腔调,贾诩如见亲人,兴奋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中尉大人,莫非你要通过约茹的亲贵献上疲秦之计?”

    第442章 定策灭西胡

    雷长夜、张议潮、匡章和庞恒毅都侧目望着贾诩。张议潮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疲秦之计”。剩下的三个人都是懂装不懂。因为在大唐幻世的这个位面,春秋战国时代是没有的,大周朝自动禅位给秦朝,秦朝按照蓝海星位面史实过度到汉朝。中间的乱世消失了。

    所以以郑国打造郑国渠为标志的疲秦之计并没有见诸史册。按道理大唐土著本该不知道贾诩在说什么。

    雷长夜作为穿越者当然对这段历史心知肚明,但是他还是装得一脸无辜: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贾诩尴尬得差点癌变。作为智慧型玩家,他怎么会犯了这个低级错误,这让他在匡章和庞恒毅的含笑注视下抬不起头来。在雷长夜面前,他还是太急于表现了。实在是因为这个宝藏主线手底下好东西太多,大大提升了他在这个位面的核心体验,他还要!

    “呃……我的意思是说,这一次主上大败赞普老王,王室宗亲死伤无数,各部首脑纷纷归降,这大大消耗了西胡权贵的势力,他们的统治会出现动摇和不稳,被他们压榨剥削的西胡穷苦贫民有了反抗的机会。这个时候,如果再进一步加剧贵族和奴隶的矛盾,可以巨幅削弱西胡的国力,甚至令其土崩瓦解!此谓疲兵之计。”贾诩连忙说。

    “文和果然高才。”雷长夜抚掌道,“你我英雄所见略同。不如就让你把我的想法完完整整说出来吧。”

    “主上谦让了。刚才主上提到雅隆河谷的水源和灌溉。以我来看,主上希望有人将这群约茹亲贵假装解救出我军囚营,然后将此人安插进约茹王族帐下,进献修渠引水之策。雅隆河谷地形险要,一旦开渠引水,工程浩大,必然民不聊生,激发贵族与奴隶之间的矛盾,到时我军不费一兵一卒,便可让西胡覆亡。”贾诩眯起眼睛,敛去眼中绽放的神光。

    “好毒的计策。”张议潮震惊地说,“贾先生,这一计若是成功,必然生灵涂炭,有伤天和。”

    “西胡和大唐乃是死敌。将来必然要为争夺西域频繁搏杀。我军仰攻西胡王城,有瘴毒天堑,无力杀敌,只能眼看着西胡兵养精蓄锐后下高原征伐西域。这一计,可以让西胡不攻而亡,反倒是拯救大唐士卒的良策。”雷长夜沉思着说。

    “是啊,张将军,你也不想要率领归义军攻打西胡王庭吧?”匡章笑着问。

    “瘴毒天堑非是人力可当,我也无能为力。”张议潮叹息一声。

    他们说的瘴毒天堑,其实就是高原反应。唐兵攻打西胡王庭,就因为高原反应从未胜过一仗,反而消耗了不少国力。所以历代名将对于仰攻西胡王庭都持悲观态度。

    “主上,属下愿做这为约茹亲贵献策之人。”贾诩躬身道。

    “贾先生,此计危险百出,约茹亲贵性格喜怒无常,心态成迷,若是把不准他们的脉,你可能一去不回。”雷长夜一脸的担心。但其实他才不担心呢,大玩家还怕死吗?

    “主上,为了大唐西域的安危,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贾诩趁机说道。

    “……”庞恒毅和匡章都直撇嘴,贾诩后来居上,这是想要弯道超车啊。但是他们也只能干看着。谁叫贾诩的毒计与雷长夜这么合拍呢?这件事……细思极恐!

    “贾先生,算计西胡不能急在一时,这条计策还需全盘规划,徐徐图之。首先,我们需要开渠引水的成熟设计图纸,这样才不会引发西胡王族的质疑。其次,我们必须给他们足够的压力,让他们有开渠引水的需求。这都需要好好安排。”雷长夜微笑着说。

    “主上思虑周全,属下佩服。”贾诩心悦诚服地躬身道。

    雷长夜之所以想到这一条“毒计”,倒也不是他心狠手辣,而是这件事在蓝海星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也引发了斯巴达克斯式的奴隶大起义,令西胡王朝最终崩盘。

    不过这件开渠引水的大事件,发生在十六年后,而且还是在西胡军阀混战的大背景之下。

    雷长夜想出这条计策,是希望把这场史诗般的奴隶大起义在西胡大军全面崩溃的背景下提前十六年发生。

    这一次大唐西征以只死了不到两千人的绝对优势,横扫了西胡五茹联军,赞普老王重病难愈,西胡王朝面临崩溃。西胡王族会以为唐军会乘胜追击,直捣王庭。在这样的军事压力下,西胡王朝必然成为惊弓之鸟,疯狂备战。对于各地农奴的压迫会更加残酷。这正给了雷长夜用计的理想环境。

    雷长夜在定策之后,立刻让张议潮和洪辩大师加紧收编二十五万西胡降军,把不服管教的贵族亲兵又杀了一批,将他们人头悬挂各州城门,以示惩戒。同时在各地军营之中,镇守沙州的白银义从和驼车军内的武盟成员组成教导营,来到各城军营里训练士卒,号称要在明年攻上西胡王城。

    大战的气氛在西域十一州内滚滚上扬。雷长夜的天船在沙州城头频繁调度,民间纷纷传出唐兵秘密在沙州暗藏百万大军的消息。一时之间,杀上王城的愿景在十一州城中不断疯长,百姓们都对于未来唐兵的胜利充满了无穷信心。

    实际上,雷长夜开飞鱼大娘船是回到凉州把白起、李儒、牛辅、华雄送回河东节度使王宰的大营,并从驼车军手中匀出了一百五十辆驼车和三千名操作精熟的白银义从派给了白起。让他带着这批驼车军回到河东整合三镇,把三镇精兵合练成一只像浮生会精锐一般视死如归,无往不利的强军。

    刚一回到王宰的大营,雷长夜就拿出了开成帝,实际上也就是他自己写的敕旨,准许王宰告老还乡,回长安晋昌坊养老,同时指派白起为继任节度使,统帅河东兵马。

    白起和李儒等人也完成了不可告人的py交易,正式接管了河东的牙将集团,并开始以铁血军规整肃河东军。

    这个时候,雷长夜已经开始了跃马戏第四场——西征的大结局。在这场大结局之中,雷长夜真实地演绎了白银义从军征伐河西走廊跌宕起伏的整个过程。其中又以驼车军的战斗最引人入胜。

    天下上百万入画人争先恐后地涌入戏中,亲身体验击垮西胡数十万大军的快感,在无比舒爽的同时,也对驼车军产生了无比的崇拜和向往。驼车军的主帅宣锦,副帅汪芒更成为了天下入画人的偶像。

    河东营地的牙兵们本来大半都是入画人,也是西征的狂热支持者,所以他们才能裹挟王宰西征,并帮助他对抗董卓等人的牙将集团。如今白起压服牙将集团,还从白银义从军里借调了万千入画人心目中的英雄战队驼车军,顿时让河东牙兵们对他真心拜服。

    白起发行的将令无不被凛然执行,丝毫没有任何反抗。这种令行禁止,如臂使指的感觉,让李儒等人看得无比羡慕嫉妒恨。

    他们在牙营呆了三四年,真是什么刺儿头都见识过了。牙兵里面的、混混儿和阴阳人多得不胜枚举。发行任何一个军令,都会遭到各种小集团小势力的抵制,阳奉阴违更是常有的事。他们刷玉符刷得都快破产了,但是牙兵的贪婪是无止境的。

    然而在雷长夜的跃马戏净化之下,所有牙兵都脱胎换骨地改掉了原来的习气,精神境界跃升了一个层级,开始有了强烈的集体意识和国家荣誉感。再加上白起本身的军神属性和优化过无数次的练军手段,这只河东军每一天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一支强军迅速转化。

    李儒等人一天比一天强烈地感到了昔年横扫天下的秦军气质正在河东营地里一点点凝聚成型。这种感觉就像养大了一只老虎崽子一样,既感到恐惧,又感到自豪,五味杂陈。

    在白起渐渐把河东军掌握手中之时,在归义军和河西走廊各族百姓的共同努力之下,陇右各州田地的春播顺利完成。雷长夜在汪芒的帮助下,再次改造了一批驼车,让它们成为耕田施肥的机械,代替了驽马和耕牛的地位,帮助西域百姓为田地灌溉和施肥,进一步促成y双优种子的顺利生长。

    当时间来到这一年入秋的时候,张议潮按照雷长夜的指示,把一批约茹亲贵调到沙州的田地里收割稻谷。

    沙州的田地是最早种下y双优稻谷种子的田地,因为驼车的施肥浇水和百姓们的尽心打理,这里的稻子第一批丰收,一亩地足足打下十五石稻谷。光是收割一亩地的稻子,就把这些约茹亲贵累得腰酸背痛。

    这些约茹亲贵中,有一位地位最崇高的桂东岱千户长名叫杰桑赞内赞,是西胡名将之后,又是约茹地区有数的贵族奴隶主之子。他从一开始被俘就在寻找逃亡的机会。当他看到沙州的田地种出这么多优质稻谷之后,他逃亡的心情更加迫切了。因为他知道,唐兵在西域的粮草充足,明年南征王庭势在必行。

    他必须早早逃回约茹地区让西胡王族做准备。

    第443章 敲定开渠图

    杰桑赞内赞的不安分,早就被安排局的暗探看在眼中。鱼玄机和白魁亲自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并把他每一天的动向向雷长夜报告。

    这位心急王族未来的约茹贵族,就是雷长夜筛选出来的,最理想的用计目标。把他调到沙州的目的,就是让他亲身经历一下沙州大丰收的全过程,让他知道沙州的军粮有多么充裕,给他一波紧迫感。

    雷长夜的用心果然收到回报。根据鱼玄机的报告,杰桑赞内赞每天都在探查关押他的囚营各个哨岗和巡逻队的执勤规律,还会旁敲侧击地打探沙州马场的虚实。然后每天愁眉苦脸地回到营帐中摇头苦叹,愁眉不展。

    张议潮安排的囚营警卫几乎无懈可击,巡逻队的安排更是能以最快速度追击逃亡的俘虏囚犯。而马场的防卫甚至比囚营还要严密。毕竟,马可比战俘金贵多了。

    “总而言之,盟主不出手帮忙,以他的能力,怕是一辈子都逃不出去了。”鱼玄机不无幸灾乐祸地总结道。

    “好,我安排安排。”雷长夜摸着下巴陷入思考。

    自从定下灭国之策后,他就一直在和汪芒开小会,希望能够一起草拟一份开渠引水的类似郑国渠方案。

    但是,雷长夜在合作过程中有点嘴欠,不经意间提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蓝海星位面祖国历史上著名的人工天河。

    这个设想乍看上去格外气势恢宏,拥有一种把天堑变平湖的英雄气概。但是如果真要把这个设想付诸行动,需要削平数百个山头,架设一百多条渡槽,还需要开凿上百个隧洞,总干渠足有一百二十里,足以覆盖整个雅隆河谷的田地。

    整个工程光是土石搬运量就要上千万方,所需的人力物力,对于还是奴隶制体系的约茹地区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汪芒被雷长夜的这个设想深深的震撼了,甚至入了迷。他竟然不顾雷长夜屡次的劝说和阻止,把这个飞跃整个雅隆谷地的人工天河设计出来了。

    这可以算是汪芒在这个位面设计过的最辉煌壮丽的工程,完全把他在蜀山宝宗匠造坊培养出来的能力和他本身的隐藏属性发挥到了极致。

    雷长夜看着他呕心沥血写出来的图纸,感到心神俱醉。这个人工天河工程本身就好像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让每一个意识到它重大意义的掌权者都感到下意识地被吸引。

    但是,雷长夜却又不得不回到现实,想象自己是约茹奴隶主,看到这一张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工程图时,会是个什么心情。他的理性觉得贾诩一旦把这张图献给约茹贵族,就会迎来一次喜刷玉符的机会。

    但是汪芒却异常坚持,认为这张工程图才是能够让西胡轰然垮掉的倾城至宝,不接受反驳。

    作为主谋者的贾诩看了这张图纸之后和汪芒在雷长夜的脑中界面里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对骂。两个人一个坚持计谋施展的最优化选择,一个则坚持工程设计的完美程度,各持己见,互不相让。

    直到稻子都熟了,这俩货还没吵完。雷长夜之所以犹豫,就是因为这件事到现在还没有妥善解决。

    今天鱼玄机来报告了杰桑赞内赞的最新动向,雷长夜觉得已经到了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候了。

    他送走鱼玄机之后,把贾诩和汪芒都叫进了沙州刺史府的议事厅。

    “是时候做决定了。”看到贾诩和汪芒大眼瞪小眼地挤着进屋,雷长夜咳嗽一声开口道。

    贾诩和汪芒充满期待地望向雷长夜。他们心里都非常自信,雷长夜这个宝藏主线,必然会偏向于他们的抉择。

    “文和认为这开渠图无法被约茹贵族接受,会妨害计划的执行,汪师兄认为这开渠图正是可以瓦解西胡统治的利器,也必然被奉为珍宝。我左思右想,觉得两位的想法都有道理,那么现在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雷长夜说到这里,慢条斯理地拿起桌上的蒲扇扇了扇。

    “敢问主上如何解决?”贾诩好奇地问。

    “这份开渠图是我们现在能拿出来的最完善的设计图。既然这样,那便勇者为胜。汪师兄,你若是觉得这份开渠图真的可行,你可敢代替贾诩去一趟约茹之地,代他行这疲兵之计?”雷长夜淡淡地问。

    “这个……”汪芒立刻怵头了。他可是永肝科玩家,绝对不愿意在这位面花上一个玉符,他要是去了约茹献图,一个不小心,他就真的回不来了。

    贾诩(二十级贵宾):我去,主线威武啊,这真是宝藏主线。

    子辛(三十级贵宾):怎么怎么?我家雷兄怎么宝藏了?

    贾诩(二十级贵宾):辛姐,你还记得我和王莽的争吵吗?

    子辛(三十级贵宾):你们不是刚才还大吵一架吗?我是锦鲤吗?这么会儿就忘了?

    贾诩(二十级贵宾):主线大大直接让汪芒选,真的认可这设计图,他就代我去约茹,这死抠终于傻眼了。我就说这设计图有问题!这是人能造出来的东西吗?约茹住了秦始皇吗?

    汪芒忽然朝雷长夜一拱手:“盟主,这图既然是我画出来的,我愿代贾先生去约茹施计。”

    “啊?”贾诩傻眼了。

    王莽(十二级贵宾):木哈哈哈哈哈。贾诩,你刚才不是挺能说话的吗?现在怎么不说了?哎,你怎么不说了?我就代你去约茹了,怎么着?

    贾诩(二十级贵宾):你忽然不怕死了?

    王莽(十二级贵宾):有什么好怕的,死就死了。刷玉符不就活过来了?

    贾诩(二十级贵宾):你……你不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吗?

    王莽(十二级贵宾):为了开渠图,刷玉符就刷呗。

    贾诩(二十级贵宾):哇,老王,你认真了!

    子辛(三十级贵宾):哇,小莽子,你输了。

    雷长夜揉了揉眼睛,好吵。他咳嗽一声开口道:“那么文和,既然你觉得这开渠图风险太大,这一次就让汪师兄代你去一趟吧。否则,他不会放弃自己的主张,我们想要另一份开渠图都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汪芒眯着眼睛,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高高挺起了胸膛。

    贾诩思前想后,长叹一声:“这开渠图实在过于夸张,约茹之主必会生疑。若是我不跟着汪匠造一同前去打点,他这一去怕是真的回不来了。”

    雷长夜眉梢一挑:“哦,这么说文和竟然愿意一同前往?”

    贾诩沉重地点点头:“汪匠造身为匠人,沉迷造物,对于事实分辨不清。由他献图,反而符合他的身份。而我作为谋士,提出建渠之策,并从旁打点,作为补充,也许合我二人之力,能够瞒天过海,涉险过关。”

    “两位一个是我武盟的大匠师,一位是我武盟的大谋士,合你二人之力,必定马到成功,一旦此次覆灭西胡,他日在雷公戏里,我会再为汪师兄设计一款更加威猛的战斗造型,以彰显他灭胡的大功。我也会给文和量身订造一款新英雄,从此让你在雷公戏和雷公牌里都有出场。”雷长夜笑着说道。

    “多谢盟主!”“多谢主上!”汪芒和贾诩都欣喜至极地躬身道。

    “接下来,就要看怎么把你们安排到杰桑赞内赞的身边了。”雷长夜满意地点点头,沉声道。

    杰桑赞内赞所在的囚营内这一日突然来了一队视察的汉族官员。其中有一个五花头,手持蒲扇的官员格外引人瞩目。在沙州一向威风凛凛的张议潮和人人尊敬的洪辩大师看到他都要躬身施礼,神态尊敬。

    杰桑赞内赞身边的俘虏跟他说,这位爷就是开天船的大唐上师,白银义从军的中尉,整个河西走廊的大总管。

    杰桑赞内赞心中一惊,想不到这位只手覆灭西胡数十万大军的高人竟然会亲自来战俘营里视察。

    就在这时,五花头对着身边的一位手握羽扇的谋士说了几句汉话。

    战俘营内所有略通汉话的俘虏都吓得跪倒在地,哭喊成一片。杰桑赞内赞也随大流地跪倒在地,因为他平日里不学汉话,也不知道这帮家伙在哭什么?

    “大人,我们要完蛋了。这位爷说,明年夏末大唐征王庭,这里所有的亲贵子弟都要被砍头祭旗。”一位懂汉话的俘虏哭喊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