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85章
  • 下载
  • “是啊,这个……我们来晚了。”雷长夜苦笑着说。

    他之前全神贯注于操纵两辆驼车与西胡大战,并没有跟其他人说关于张掖河的实时战况。

    “糟了,没有天船和大军援助,光靠驼车军,怕是凶多吉少啊。”张议潮潜伏沙州多年,非常清楚西胡五茹六十一岱的实力。

    他身后的洪辩和归义军众将也都议论纷纷,忧心忡忡。

    “无妨,应该是打赢了。”雷长夜操纵飞鱼大娘船缓缓在张掖河边降落,并放下了缓坡桥。张议潮、洪辩大师立刻带着一群归义军将领从桥上飞奔而下,试图看一看地上死伤的情况。从飞鱼大娘船上高处看过去,地上尸体上因为布满了河泥和灰烬,看不清楚是哪一方的人马。

    他们一个个地扒着尸体,焦急地观看,令他们震惊的是,满地躺着的尸体,全都是西胡部族战士的穿着,显然唐兵不但打赢了这场大仗,而且已经手脚麻利地收拾了战场,所有死伤的唐兵都已经妥善收敛和掩埋了。

    “打赢了!打赢了!”张议潮与洪辩大师直起身来,互望一眼,欣慰无比地说。

    “……”雷长夜有点不好意思跟他们说自己忘了告诉他们驼车军已经和西胡大军开战,这个时候也只好假装刚知道胜负。

    他自从看到宣锦率领驼车军击溃了西胡的中军,就停止了内视,全神贯注开船来接应,希望能让张议潮等人看看驼车军在大草原上的威力,同时看看能不能至少拦截一下西胡军队,勉强凑一个围歼的战果。

    不得不说,万藏寺佛兵骑的凶悍,确实让他有点意外,而赞普老王军事冒险的胆色也超出了他的预计,直接导致了驼车军过早和西胡大军开战。依照驼车军三百辆驼车的数量,是很难打一个歼灭战了。四散的逃兵,雷长夜必须再想办法解决。

    就在这时,一辆驼车从远方飞快地开了过来,在雷长夜面前嘎然停止,里面冒出了汪芒:“盟主,宣帅让我来找你处理一下俘虏的问题。”

    “哦?抓了不少吗?”雷长夜精神一振。

    “太多了,还没数清楚。”汪芒兴奋至极。

    “走吧,张将军,这一战俘虏的胡兵也需要你们来整肃,咱们一起看看具体多少。”雷长夜搓着手说。

    “好……好!”张议潮和洪辩张口结舌地看着汪芒驾驶的驼车,下意识地数着驼车的腿数,心里震撼无比。雷长夜麾下除了天船,这墨工机械也相当吸引眼球。

    汪芒打开车门,让张议潮、洪辩等人进车,雷长夜也坐进副驾驶。一行人在驼车上颠簸行进,一会儿工夫就来到了驼车军的主营地。

    这里上百辆驼车组成一个松散的圆环,圈住了一片硕大的空地,里面双手抱头,蹲着数以十万记的西胡士兵。他们手无寸铁,连甲胄都被取下,在空地周围堆了好几大堆。驼车军中十几名会西胡话的战士不停地大声吆喝着什么,似乎是在传达宣锦对他们的训话。

    雷长夜看到眼前如此壮观的俘虏现场,不禁心头一跳:“这么多啊?”

    张议潮和洪辩抢着掀开驼车的顶盖冒出头来,看着眼前乌央乌央的西胡俘虏。他们在沙州城久经大战,稍微目测一下,大约能够知道个数,但是他们算来算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雷长夜从驼车上跳下来,连跑几步来到正在喊话的白银义从身边:“宣帅呢?”

    “中尉大人!”这些喊话的白银义从立刻躬身施礼,并回身一指,“宣帅就在点算战利品。”

    雷长夜立刻沿着他们手指的方向,朝着一片浩浩荡荡的马群奔去。在那里,宣锦正和一群精于术数的匠造司弟子在点算战马数量。

    “锦儿!”雷长夜扬声道。

    “雷兄,我们打了个大胜仗啊!”宣锦看到他立刻兴奋地大声说。

    “俘获几何啊?”雷长夜连忙问。

    “西胡大军左翼、中翼、右翼、支部翼,孙波翼各有归降,大约合计十五万人。”宣锦立刻开口报数。这个数目显然是她刚核对过的,记忆犹新。

    “十五万人?”张议潮和洪辩都感到极度震惊。因为西胡大军总共也就是二十多万,十五万人是四分之三的数量,这基本上算是土崩瓦解了。

    “赞普老王在混战中被掀下战马,王旗折断,初灵大师背着老王西逃,丢下了西胡大军不管。西胡军士气崩溃,全军请降,只有赞普四卫冥顽不灵,负隅顽抗,全被我军击杀。”宣锦说到这里,忍不住有些得意。

    赞普四卫的反击确实非常勇悍。但是驼车军杀散西胡二十万大军之后,信心倍增,对着赞普四卫开始了雷长夜式的骚操作,战术甩头玩得越来越纯熟,完全把这些负隅顽抗的胡兵当成了练手的靶子。

    赞普四卫奋力冲杀了半天,什么都没杀到,反倒把自己的人马拼了个一干二净。

    四散逃亡的西胡各部看到驼车军的神威,哪里还有半点反抗之心。跑又跑得没驼车快,打又打不过,唯一的选择只剩下器械投降,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大唐的仁慈之上。

    驼车军的这一战,把西胡各部的士气击落到了谷底,不但没有勇气作战,连打马逃亡的勇气都没有了。

    听完了宣锦的叙述,雷长夜忍不住扼腕叹息:“哎呀,我们来晚了啊,没见到这么壮观的投降场面。”

    “噗!雷兄,这场面你也想看,其实十几万男儿跪地磕头,看着也是丢人,不看也罢。”宣锦笑着说。

    张议潮和洪辩侧目望着英气逼人的宣锦,连连摇头:这是何等虎狼之言啊。

    雷长夜合计了一下,忍不住笑了:“如此光靠驼车军,我们就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西胡之患可以彻底缓解了。”

    “雷兄,你来的时候,是否看到初灵大师背着老王的身影?要是能把老王擒获,这一战就算是彻底胜利了。”宣锦略有遗憾地说。

    “嘿,那个老鬼半脚已入鬼门关,等到他逃回高原,我还有一计可以让西胡王朝满门灭绝。”雷长夜眼睛一眯,淡淡地说。

    “这两位是……”宣锦看了一眼张议潮和洪辩大师,忍不住问。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光复沙州的英雄张议潮将军,而这位就是支持光复的沙州释门都教授洪辩大师。”雷长夜连忙引荐,“两位,这就是驼车军主帅,大唐淮南节度使宣锦。”

    “原来是宣节帅,幸会幸会!”张议潮和洪辩大师连忙诚惶诚恐地行礼。率领驼车军歼灭二十万胡兵的主帅,自然而然让他们心生敬意。

    “见过张将军,见过洪辩大师,两位的义举天下传闻,宣锦非常佩服!”宣锦昂然拱手道。

    “锦儿,这一战收降的战马和胡兵,就转交给张将军和洪辩大师整顿,他们在沙州整合各族战士成军的经验丰富,正好可以消化收容这些降兵,壮大归义军势力。”雷长夜微笑着说。

    “遵令!”宣锦笑着把手里的账本递给张议潮,“张将军,这一次收降十五万各族胡兵,其中西胡本部五万人,阿柴部三万人,羊同部四万人,五尺岱部一万人,苏毗部两万人,战马十九万匹,账簿在此,还请点算分明。”

    “是,有劳节帅。”张议潮拿过这份账簿,只感到份量沉甸甸的,几乎无法平举在身前。

    “张将军,你看起来心有顾虑啊。”雷长夜敏锐地问。

    “中尉大人,”张议潮苦笑着说,“俘虏实在太多了,这里的十五万再加上凉州的十万人,我就算把河西十一州的田都种了,也无力消化这么多的人口。”

    “张将军不必担心,我沿路已经打下甘、肃、瓜、凉四州,剩下的七州在西胡大军土崩瓦解之后,传檄可定。我们只需要将这十一城的土地种下我给你的稻种,到了秋收之时,所得的稻谷足以解决数百万人口数年之食。”雷长夜微微一笑。

    “这世上哪有如此神奇的稻谷啊?”张议潮挠着头说。

    “将军,世上本来也没有这么神奇的天船啊。”雷长夜微微一笑。

    “原来如此……”看着雷长夜胸有成竹的表情,张议潮心头大定,“中尉大人,各部胡族之所以为西胡卖命,就是因为田产稀薄,无力维系生计。如果粮草充足,商路畅通,我张议潮可以把这二十五万胡兵彻底变成归义子民,成为我大唐镇守西域的骨干。”

    “将军放心,西域商路正是我大唐想要光复河西走廊的最大原因。等到战事过后,我会负责重建丝绸之路,把我大唐的商队,一直铺到西天之尽头。”雷长夜踌躇满志地说。

    第441章 只手定河西

    驼车军一战歼灭西胡二十多万大军的消息,犹如长了翅膀,一夜之间传遍河西走廊。当雷长夜开着天船来到伊州、西州、兰州、鄯州、河州、岷州、廓州的城头时,各州守将不等尚婢婢和拓跋怀光的劝降,已经四门大开,放弃了抵抗。

    至此河西走廊彻底被大唐光复。张议潮与洪辩大师立刻挑选了自己麾下得力的将官率军在各州府整肃内政和军事,解除西胡士卒武装,并将愿意留在城中的军士与归义军混编,抓紧时间开始了春播。

    白银义从军俘获的二十五万胡兵也被雷长夜也飞鱼大娘船分批运送到急需劳力的州府,由张议潮的归义军和驼车军一同看管,帮助各州府实行被拖延了好久的春播。

    这一场大唐的西征,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大局已定。白银义从军被飞鱼大娘船从各个州府接回了长安,发放了这一个月的粮饷并给予了军中战斗奖励之后,各自解甲回乡。

    所有参与西征的将士拿着手中闪闪发光的金饼子,虽然喜上眉梢,但是内心深处却心痒难挠。他们只是参与了几次围剿和列阵,基本上人都没死几个西征就胜利了。所有的大仗全都被驼车军给打了,真的不过瘾啊。

    尤其遗憾的就是对抗西胡的最后一战,白银义从军不是分守各地,就是在飞鱼大娘船上赶路,就只有驼车军里的白银义从打了一场大仗,不过也才死了不到一百人就把西胡军全灭了。

    跃马戏里说好的浴血奋战,积尸如山,流血漂橹呢?骗子!白银义从里不少人还指望着这一次能够光荣了,也好身登英灵殿,享受长生啊。

    最椎心泣血的,大概要数白起了。他一路上跟着雷长夜从河东跑到河西,又从河西跑到河东,结果全程旁观,最后一仗连旁观的份儿都没有。人到了,仗也打完了。他只能听着汪芒和江恣意把这一场大仗吹得天花乱坠,心里面默默地流血。

    他深切地感受到了选错主线的不良后果,这真是吃那啥都轮不到热乎的。

    在沙州城停靠的驼车军,迎来了沙州百姓的夹道欢迎。通过张议潮等归义军将士的传播,几乎所有西域百姓都知道驼车军以六千人力战西胡数十万大军,还能全歼敌军的壮举。看到驼车迈着二十四条腿,昂首挺胸地走过来之时,所有西域百姓都发出了看到偶像一般的尖叫。

    七胡子民看着驼车威风凛凛的样子,纷纷跪地膜拜,都认为这些驼车就是沙漠之神的化身,是专门为西域带来恩赐和幸福的。

    驼车中的白银义从和蜀山弟子们纷纷从车顶盖里冒出来,朝着大道两边的百姓挥手致意,还抓紧时机向西域那些明眸皓齿的胡姬挤眉弄眼。

    汪芒和江恣意挤在同一个车顶洞中,艰难地挪动身子朝四面八方挥手致意,心里面满满的都是幸福感。他们心里都知道,这一次驼车军能够全歼西胡大军,完全都是雷长夜出手相助的原因。

    要不是他的驼车骚操作击垮了佛兵骑,他们这六千多人的驼车军迟早要被西胡大军包圆。跟对了主线,真心的舒爽啊。

    为了表示自己对雷长夜的崇拜和感激,同时也为了抚慰一下其他大玩家错失大战的遗憾心情(其实为了炫耀),江恣意一边享受万众的敬仰,一边发布了一系列驼车军全灭西胡军的视频。这一连串的视频全部都是雷长夜控制的双驼车卖骚的精彩片段。

    江恣意坐在宣锦控制的主战车里,拥有最佳的视角,近距离把两辆驼车卖弄风骚的画面尽收眼底,再通过剪辑和筛选,做出了类似于雷长夜雷公戏视频一般的精彩集锦。

    雷长夜控制的驼车在两军阵前各种骚包动作,全都被他敏锐地捕捉下来。各种各样令人七窍生烟的操作,让论坛里所有刷视频的玩家大呼过瘾。

    “我嚓,大唐幻世的墨工制造这么强悍的吗?”

    “感觉这是要逆天啊!”

    “这么多腿来回扭,一点都没打绊是怎么弄的?”

    “惊了惊了惊了!”

    “战术甩臀可还行!”

    “我的天啊,血虐西胡人,被耍得好惨!”

    “为西胡军默哀一分钟。”

    “这一夜我们都是西胡人!”

    江恣意的视频剪辑对于白起来说简直是天降甘露。他每天都在论坛上如痴如醉狂看视频,狂发弹幕。驼车的每一条腿,每一个零件,每一个棱角都被他舔了一遍,最后还发出了灵魂战吼。

    “我一定要得到它!”

    通过江恣意的视频,所有大玩家都看出来了,这一次之所以驼车军能够获胜,雷长夜的骚操作要占首功。这就是主线人物的巅峰战力啊!人没到,光靠一点神识就可以把西胡大军打到仆街。这样的宝藏主线还不去追随,难道去找赞普老王吗?

    江恣意的视频剪辑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长安武盟总舵又多了一批想要进武盟的大玩家。这些人都是在魏博和宣武军呆得没意思的人,本来就想要到武盟来。但是碍于面子,本身又懒得挪窝,所以一直没行动。如今看到雷长夜的这份操作,他们都从了。

    而雷长夜则在沙州城的刺史府议事厅,与张议潮、贾诩、匡章和庞恒毅四人一起厘定接下来西胡帝国的最后命运。

    “盟主,现在我军士气高涨,正是直捣王庭的黄金时机,为什么要把白银义从军解散啊?”庞恒毅忍不住抱怨。

    虽然他在沙州城靠美马计狠狠地收割了一波知名度,但是这对他来说也只是个半饱。他还想要继续发挥实力攻克居于高原之上的西胡王庭,尽情抒发一下蓝海星位面未尽的豪情壮志。

    “我军刚刚收降二十多万西胡战士,还是应该将其尽量收编整肃,令其彻底归化之后再进军高原方为上策。”匡章摇头说。

    西胡的地理位置一直是匡章比较关心的问题。他们攻打西域是居高临下而来,气势如虹。但是从西域进入西胡所处的高原地带,却是仰攻跋涉,异常艰难,如果他来带兵,几乎可以想象战争会陷入僵局。

    “赞普老王还活着,万藏寺佛兵仍在,威严尚存,如果现在发兵去打西胡王庭,正好给了老王一个提聚人心,整合各部的借口。”贾诩凝神沉思着,“即使打赢,也是惨胜,还需要处理王城和高原各部百姓的生计,处理不好,便是大唐的失德,处理好了,对我们也是赔本买卖。”

    “最重要的,是一旦我军攻上王城,西胡头陀就可以以出手护寺为借口,亲自出手对付我们,还能够发动教徒,让整个高原的百姓成为我们的敌人。”雷长夜双手一摊,“恒毅,贪功冒进,往往得不偿失。”

    雷长夜咽了口口水,没有说解散白银义从军最大的原因。他当初承诺的军费可是一笔天文数字,打一个月的仗,光是干饷已经没了40万贯,再加上杀敌奖励和犒劳,足足一百万贯。这笔钱兵部也不报销,他要自己掏,自然能省则省。

    “呼……”匡章和贾诩都是人精,说的话切中要害,雷长夜的提点更是切中根本。庞恒毅终于从一统整个西胡帝国的迷梦中幡然醒悟,连连点头:“是我心急了。”

    “无妨,我也和恒毅一样,想要让西胡把这些年对大唐犯下的血债一并清偿。但是,心急吃不到热豆腐。”雷长夜说到这里,眼珠微微一转。

    “不过中尉大人心中却有一条更加绝妙的计策?”贾诩看着雷长夜的眼神,立刻反应了过来。

    “正是如此,文和果然洞察入微。”雷长夜吓了一跳。他刚才正在想他一直在琢磨的祸乱西胡之计,结果被贾诩一眼就猜出来,有点吓人的。

    “不知中尉大人有何妙计?”匡章和庞恒毅好奇之心大起。

    “我看到约茹部族不少贵族亲兵都被驼车军在张掖河俘获。这些人看起来不太服管教啊。”雷长夜忽然顾左右而言他。

    “这些贵族亲兵最是难以管教,因为他们不是底层的奴兵,天性傲慢,就算当了俘虏,也经常聚众闹事,被我砍了几百颗人头才终于消停下来。”张议潮恨恨不已地说,“要我说,这些桂东岱射手就应该全部处斩。”

    “其实这些都是西胡亲贵,我等留之无益,不如将其遣散。”雷长夜淡淡地说。

    “那也太便宜他们了!干脆杀了完事!”张议潮顿时大为不满。他在沙州这些年,没少受五茹亲贵的欺压,那是恨不得见一个杀一个的。

    “张将军万万不要像薛仁贵一样留下杀俘恶名,尤其是这些西胡亲贵,一旦被杀,西胡王朝必然拿他们的死大做文章,渲染唐兵残暴,为我们平灭西胡增加无穷阻力。”庞恒毅连忙劝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