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80章
  • 下载
  • 这感觉简直太舒爽了。雷长夜看着地上跪着的白起,喜出望外。

    20万玉符,应该是两点传奇度的量。第一点传奇度是4万,第二点估计该是16万,越往后数量越庞大。要是有人想要给自己刷个三点传奇度,怕不得上百万啊。

    雷长夜想着都感到兴奋。

    最让他感到舒适的是,其实他本来就有想要重用白起的想法。白起虽然好杀,但他也敢战,善战而且懂得预判出兵作战的得失。

    长平之战的杀俘虽然是他一生的污点,但是这并不能掩盖他以五十万秦军通过战略策划、国家组织、长期对峙、间谍渗透、邦交分化、战略迷惑、战场战术、地形利用、兵种合成、将帅心理等全方位立体筹划,最终灭掉赵国五十万大军的卓越才能。

    雷长夜让他上飞鱼大娘船,就是为了让他看一眼驼车军击破十四万西胡大军的战斗,靠他自己去领悟这套类似于坦克闪电战中穿凿突破阶段的作战形式。

    这种作战形式最适合的就是开阔型的战场环境,而西域的沙漠和漠北的大草原是执行这种作战方式的最好地形。雷长夜对于驼车军的未来愿景,就是靠这只机械化部队,配合上一位善于利用其优势的超凡统帅,把一向以来被朝廷视为禁地的西域和漠北,变成大唐雄师最能发挥战斗力的战场。

    这个时候,雷长夜的脑中界面已经爆炸了。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小公孙,你也太炸了,两点传奇度,说来就来,也不问问我蜀山萌高层同不同意,不合规矩啊。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这也太鸡贼了,我花了几百万在江南呼风唤雨,到最后还不如二十万玉符刷出来的传奇度?心塞!

    张角(十三级贵宾):白起,你这个混账东西,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进蜀山萌!你刷爆雷长夜,也刷不爆辛姐,对不对辛姐?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别怕,小角子,有我罩着,没人能欺负你。小公孙,你刷爆我雷兄也没用。我才是他的主心骨,只要我跟他耳语几句,你刷一百点传奇度也要出局。

    东方朔(十九级贵宾):辛姐,白起又杀不死,他要是经常在这里搞事情,还不够我们头疼的。现在他花了这么大一笔玉符刷主线传奇度,这应该算是一种投诚的表示,咱们可以尝试接受一下。

    张角(十三级贵宾):东方朔,我和白起不共戴天,他进公会,我走!

    张宝(十级贵宾):哥哥,我们能去哪儿啊?

    张角(十三级贵宾):我退出这个位面,去……去洪荒!

    张梁(十级贵宾):哥哥,咱们的玉符都刷光了,哪儿都去不了。

    白起(四十级贵宾):辛姐,我解散妖魔联盟,痛改前非总行吧。你们杀不死我,就得和我相处。大不了,我表示一下。

    张角(十三级贵宾):辛姐,你看着办!那个……刘秀、阴丽华、苏妲己他们可都在看着呢!你可不要寒了老人的心。

    孙尚香(二十级贵宾):张角啊,你算什么老人啊,进公会还没满一年。顶多算是半大小子。辛姐,我觉得白起这人还是要处理一下,否则咱们主线总被他惦记着也不是事儿。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小公孙,你也看到了,你让我很难做啊。总不能让你一个人把蜀山萌搞散架吧。

    白起(四十级贵宾):哼,你们蜀山萌散架与我何干?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嘿!你行啊,信不信我这就让雷兄把你踢出白银义从军?

    白起(四十级贵宾):请开始你的表演。

    “锦儿~~~~~~!”紫馨忽然凑到宣锦身边,小声说,“你看这白起可是浮生会的妖孽,跟着乱世人不知道使了多少坏,可不能留,你劝劝雷兄,别让他吃了眼前亏。”

    “雷兄自有主张。”宣锦低声道。

    “最近雷兄忙的事情太多了,一时之间顾不过来也是有可能的。咱们还是要稍作进言,加以补充嘛,总不能什么都让他操心。”紫馨连忙说。

    “呃……也有道理。”宣锦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来到雷长夜侧面小声说,“雷兄,此人身份可疑,心性难测,他归心当然是好事,但是绝不可轻易委以重任。”

    “锦儿所言极是。”雷长夜微微一笑,“此人的安置确实让我大费心思。却不知你有何建议?”

    “嗯……”宣锦对于身份成谜的白起也难以做出全面的判断,不禁陷入沉思。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呐呐呐,怎么样,小公孙,你再不表示点什么,你这两点传奇度,我叫你全部白刷!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辛姐威武。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辛姐威武。

    苏妲己(二十级贵宾):辛姐威武。

    张角(十三级贵宾):辛姐威武!

    白起(四十级贵宾):闹半天你所谓的耳语几句是对着宣锦,不是对着雷长夜啊?你到底算谁的主心骨?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啧啧,小公孙,你也算是个人才,怎么就这么分不清主次呢?现在是讨论主心骨的问题吗?现在是讨论你传奇度是不是白刷的问题。别跟我整这些有的没的。

    白起(四十级贵宾):算你狠。要不我向蜀山萌捐献十万玉符,就算是入会供奉,这总行了吧。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你憋这儿炫富,我蜀山萌比你能氪的太多了,不过……你这态度嘛,我倒是……

    张角(十三级贵宾):辛姐,我被他杀了几十次啊,玉符都是被他搞没的。你要是这么就便宜了他,我……我退出位面。你、你能忍心吗?不忍心吧?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你的小黄也不要了?没了主子,它抱别人去了哦!

    张角(十三级贵宾):辛姐,你长点心吧,我也为蜀山萌立过功啊。如今新人换旧人,我就这么被你抛弃了吗?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哎哟,说得我好像拥有过你似的。得得得,白起,你……也别让我为难,自己想办法解决。

    白起(四十级贵宾):张角你说的那么可怜,不就弄死过你二十多次吗?一万多玉符的事儿。我再补给你一万,合共两万,你们三兄弟有了玉符,想去别的位面,赶紧走。

    张角(十三级贵宾):哥,别说这么无情的话嘛。今后咱们兄弟还是要好好相处,你说对不对?

    所有大玩家都斜眼望向张角,摇头不语。张角果然是一个拿玉符就能解决的人。

    “雷兄,河东、魏博、宣武三镇一向是大唐心腹之患,既然王节帅已经举荐白起作为节度使,何不顺水推舟,让他担任河东节帅,看看能否处置漠北北蛮和另外两镇的兵事,若是得力,我愿意让出白银义从军主帅之位,让白将军一展所长。”此刻的宣锦已经结束了思考,整理好思路,开口说道。

    “锦儿所言,正合我意。白将军整军确实厉害,但是心性如何,还需检验。河东正是一块合适的试金石。”雷长夜微笑着点头。

    “主上,臣下愿立军令状,一年之内,我会将河东、魏博、宣武三镇牙兵整合为一军,横扫漠北,荡除北蛮之祸。”白起听到这里立刻开口道。

    “白将军,并非我不想立刻让你执掌驼车军,而是你的出身确实让我忧虑。不过如果你荡除三镇威胁,整合兵马,荡灭北蛮,我当对你刮目相看。”雷长夜微笑着说。

    “多谢主上!”白起兴奋地大声说。

    “在未来,北蛮对中原的威胁,比西域更大。白将军如若能够整合三镇人马为己用,我当借一百五十架驴式驼车给将军使用,将军务必率领河东人马荡平整个漠北,直达望建河北岸,让所有北蛮部落都臣服于大唐旗下。”雷长夜沉声说。

    “多谢主上,臣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白起激动地大声说。

    “不用这么兴奋。漠北的整肃,只是开胃菜。未来西域拓土之时,我还需要白将军把驼车军开到西天之尽头,为大唐开辟亘古未有的伟大商道。”雷长夜微笑着说。

    “若能如此,则臣下虽死无憾矣!”白起躬身拜下。

    “主上,臣愿为军前辅佐,与白将军一道为大唐平灭藩镇,荡平胡虏。”药师也激动地说。

    “承礼,我现在就需要你帮我荡平西胡,等到西灭,白将军差不多也整合了三镇兵马,你可与白将军一起兵发漠北,横扫西域,建立不世之功。”雷长夜笑着说。

    “多谢主上成全!”药师大喜,躬身一礼,兴冲冲地站起身来。

    “不过诸位莫要忘了,我们眼前还有西胡三十多万大军,不要想着远景忘了眼前。”雷长夜笑着说。

    “属下惭愧!”药师和白起略带惭愧地说。

    “如今驼车军弓弩箭矢使用过半,符法师们也需要休养,雷剑人又需要新的天雷符填充。这一切都需要及时补给。而八万多俘虏却又需要处理,同时我军的攻势绝不能断,不知各位有何破敌之妙策?”雷长夜微笑着问。

    “主上,属下有一计。”药师立刻出列,胸有成竹地说。

    第432章 药师露峥嵘

    看着药师胸有成竹的样子,雷长夜顿时感到了好奇。老实说,他对于俘虏的八万西胡兵也比较头疼。这些西胡兵是西胡的精锐,绝大多数都是西胡贵族高层的桂东岱,想要他们归降大唐,是可以做到的,但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训导和消化。

    想要他们现在就彻底跟着大唐干,怕是痴心妄想。

    雷长夜觉得如果想要继续快速推进,一鼓作气击溃论恐热的桂东岱射手和赞普老王的赞普四卫,他必须丢掉八万西胡兵的负累,轻装前进。

    这个时候,雷长夜甚至考虑让白起来处理这群俘虏。反正他挖坑埋人也有一手,西胡兵遇到这待遇,也不亏。

    不过,大唐此刻正是一洗颓丧的复兴时期,将来他心目中的大唐可不是靠武力征服和所有藩镇、异国打出脑仁的武装帝国。这杀俘的行为一旦公诸于世,各地藩镇和未来西域各国,听说唐兵要来,一定会同仇敌忾,誓死反抗。

    当年白起坑俘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大将军王翦灭楚、灭燕、灭赵、平岭南,都是妥善灭国,实现了文明统一。秦始皇也没有杀光六国贵族,而是将其迁往咸阳居住,这比后世朱元璋之流的皇上可强多了。但是秦朝残暴的名声仍然声名远播。

    这都是白起留给秦始皇的锅。就为这,当初秦昭王赐死他就不冤。

    雷长夜如果让白起再来这么一次,开成帝的名声就算是臭到家了,说不定还要为仇士良滥杀朝臣背锅。

    “承礼有何妙计?”雷长夜连忙问。

    “这一次我军俘获八万西胡兵,都是被论恐热抛弃于萧关之下,并为他逃亡做殿后的怨恨之兵。只要说服尚思罗、尚婢婢和拓跋怀光三员大将,令其明白他们是被谁所累,我想这三员大将必然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药师沉声道。

    “我倒不怕他们和论恐热闹起来。但是一旦论恐热被杀,这三人必然率兵再次归心赞普老王,和我们大唐作对。若是期望他们和论恐热打个两败俱伤,不太现实。”雷长夜微微摇头。

    “这正是我这条计策的关键之处。尚思罗等三人和论恐热之间已经不共戴天,我们可以以此为用间的抓手,让他们相信我们是在利用西胡高层之间的矛盾。但实际上,我们却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将他们八万胡兵变成我们大唐的攻坚锐士。”药师眯起眼睛。

    他看了一眼白起,随即侧头以传音入密对雷长夜说了一番话。

    “妙啊。”雷长夜听完了直接乐开了花,用力一拍桌案,“我怎么把承礼毕生绝学都给忘了。事不宜迟,今夜我们就行动。”

    当天晚上,八万西胡兵被白银义从军驱赶到清水河河谷一片水草丰美之地,强迫他们自行生火。

    八万西胡兵连日逃亡,两日一夜水米未进,此刻生起火来,立刻激发了他们的肠胃,腹鸣声响彻天地。

    片刻之后,一群飞鱼大娘船的侍者和伙夫就抬着大锅、食水、熏肉和稻米来到俘虏之间,煮米蒸饭,同时拿出熏制的肉食在火上熏烤加热。

    片刻之后,饭香肉香弥漫整个清水河谷。八万西胡兵顿时又饿又渴,直咽口水。等到侍者和伙夫抗着空空如也的扁担离开之后。这群西胡兵犹如争食的野兽一般扑过去,用手抓米,张嘴咬肉,吃得不亦乐乎。

    吃得渴了,就拿起侍者和伙夫留下的食水袋,咕咚咕咚把水喝得干干净净。

    一时之间,西胡俘虏们吃得眉花眼笑,口水翻飞,欢声笑语不断,还有人唱起了各族放牧时的牧歌,好不开心。

    听着窗外西胡俘虏们的欢歌声,坐在雷长夜船主室的尚思罗、尚婢婢和拓跋怀光都五味杂陈。一方面在如此惨败之后还能让士卒吃上一顿好饭,这对他们来说已经如在梦中。但是,雷长夜对他们提出来的要求却也让他们万般无奈。

    “中尉大人,论恐热,奸贼也!我与他誓不能共立于天地之间。”尚婢婢瞠目狞声说,“但是,身为王上的重将,若要让我回到王上身边,我当再以西胡举国之力与白银义从军誓死拼杀。”

    “将军,此事需从长计议……”尚思罗连忙说。

    “是啊,将军,此时万不能意气用事。”拓跋辉光也着急地说。

    “三位,时机转瞬即逝,论恐热星夜逃亡,此刻应该距离凉州数十里之地放马休息。我拨给你们八万匹快马,等到士卒吃饱喝足,扬鞭上马,正好可以赶上论恐热,一战而下。只是,你们如果在此犹豫不决,误了时机,到时候论恐热逃入凉州,在赞普四卫面前一番分说,你们三位怕是要为萧关之败背锅喽。”雷长夜冷笑着说。

    “中尉大人,你真的放心给我们八万匹快马去追论恐热,不怕我们中途变卦吗?”尚婢婢皱眉问。

    “你也说过,你和论恐热不共戴天,你和他的矛盾,不是一日一夜可以改变的。我敢说即使我杀了你六万精兵,你对我的恨意尚不足对论恐热的一成。”雷长夜摇着蒲扇得意地说。

    “……”尚婢婢一脸憎恨地咬紧牙关。

    “报仇雪恨的机会就在眼前。你若是执拗不悟,我只能把你质留于飞鱼大娘船上。让拓拔将军去完成这件大业。”雷长夜慢条斯理地说。

    “将军!”尚思罗着急地说,“这是众军士活命雪恨的机会,莫要轻言拒绝啊。”

    “节帅,我绝不会弃你而独存!”拓跋怀光毅然道。

    “好,我同意!”尚婢婢终于闭上眼睛,用力点头。

    “痛快!如此我就期待尚婢婢将军的表现了。”雷长夜微微一笑,“不过,为了让你们不至于倒戈,勿要怪我质留祝灵大师和五百僧众。若是你等反目,这批人不得已,就要祭天了。”

    “万勿动了祝灵大师,他是万藏大师的爱徒,他若死了,万藏大师会亲来取你首级。”尚婢婢瞠目说。

    “他不会是我杀的唯一一个万藏爱徒,大唐和西胡有的是血海深仇。”雷长夜冷冷地说。

    尚婢婢低下头去,不让雷长夜看到自己眼中放射的凶光。

    “中尉大人,那我们立刻去准备人马。”尚思罗生怕尚婢婢一个不服气,又要窜出来惹麻烦,连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