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68章
  • 下载
  •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嘿嘿,贾诩啊,不如这样,你交会费入会,我们就把沙州的消息给你。

    贾诩(二级贵宾):辛姐,我加入还需要会费吗?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那你到底想不想加入啊?

    孙尚香(二十级贵宾):辛姐,这贾诩非常靠不住,还是算了。

    管亥(十四级贵宾):我比较怕这个人,真的,我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啊。

    毛遂(十六级贵宾):贾诩来飞鱼大娘船,肯定是来投效的,否则多余来这一趟。我们欢迎贾诩加入蜀山萌的大家庭吧!

    匡章(十八级贵宾):你这么肯定?

    毛遂(十六级贵宾):你们不懂。贾诩到这艘船上之前先去找了藏娇楼里的鱼局长显示自己的手段,说白了这就是傲娇版的毛遂自荐。唉,你这帮新玩家做事真的不爽快。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哈哈哈,贾诩你还在藏着掖着什么,分明就是想要投奔你辛姐我嘛。被人家毛遂看出来了吧?行了,先加你密友,我就破例为你再升一级贵宾,这样你就有钱付我们蜀山萌的会员了,别说我不关照哦。

    王莽(十二级贵宾):辛姐威武。

    东方朔(十九级贵宾):辛姐威武。

    庞统(十六级贵宾):辛姐威武。

    蒋干(十四级贵宾):辛姐威武!

    ……

    子辛(三十级贵宾):哈哈哈,大家一起来欢迎贾……吖?你怎么还是二级贵宾?

    贾诩(二级贵宾):……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辛姐,充值到三十级的时候,不会再给密友分红了,否则创世神怕不是要赔死。

    子辛(三十级贵宾):你们早不说?!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没想到你这都不知道啊。

    频道里陷入了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贾诩(二十级贵宾):好了辛姐,需要多少会费?这些够吗?

    子辛(三十级贵宾):也不用这么多……我先替你存着啊,省得你乱花。

    毛遂(十六级贵宾):贾诩,怎么想到这会儿跑来投奔啊?

    贾诩(二十级贵宾):河西都没了,还打自己人有什么意思。西域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管亥(十四级贵宾):嗷呜~~~~!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贾诩,想不到你和我一样,都是热血青年。

    王莽(十二级贵宾):啧啧,管亥,咱们看问题能不能深刻一点。小贾,我懂你。胡姬春酒店,弦管夜锵锵。红毾铺新月,貂裘坐薄霜。玉盘初鲙鲤,金鼎正烹羊。上客无劳散,听歌乐世娘。西域的软舞和胡姬,确是汉末未有之风流。据传西域之外的大食和波斯,胡姬之美甲于天下,小贾,我们都想去看看。

    ……

    子辛(三十级贵宾):小莽子,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走廊里传来汪芒飞奔的脚步声,他一边跑一边喊:“馨姐,醋钵大的拳头我见过了,今天就不看了!”

    第四百零六章 跃马戏热潮

    第三场跃马戏到了皇帝决定西征萧关凉州一线的时候,白银义从军达到了二十万人的军容鼎盛。长安附近的各地土团人马也足足有五十多万。各地方镇势力的牙营都被入画人们给挖空了,能带走多少兵就带走多少。

    很多武盟成员和各地富豪公子组成的商团居然还做起了偷渡生意,把被各地方镇节度使看得死死的牙兵后院兵一个个从各地方镇偷渡出来,高新雇佣,汇聚到关中,就等待皇帝一声号令,全军开拔,朝着萧关前线进发。

    雷长夜在这一场跃马戏里,还弄出了不少萧关百姓的画中身,夹道欢迎来萧关复土的唐朝大军。白银义从军,各地土团和商团武盟联和雇佣的佣兵部队,都感受到了萧关一带百姓渴望回归大唐的热切心情。作为唐兵的荣誉感,瞬间爆棚。

    大军突破西胡人几重防线,来到萧关开始了气势宏大的围城战。可惜,很快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大唐跑到萧关来浪的部队太多了,粮草跟不上,很快就消耗一空。入画人们带过来的画中牙兵一看没饷就开始闹事。

    大军驻扎之地一旦有兵丁闹事,就会产生营啸的连锁反应,很多土团和佣兵部队还没来得及接战,自己就因为粮饷问题整个营盘垮掉了。

    雷长夜操纵的西胡军队趁势出击,赶着这群土团和佣兵的散军冲垮了白银义从军的营盘。

    入画人们顿时陷入了四面围攻。但是令雷长夜吃惊的是入画人的战斗意志顽强得吓人,哪怕是一只只有十人的小部队陷入万军丛中,也是一无所惧,奋勇砍杀,就跟千人的气势一样。

    雷长夜的计划本来是前几轮的跃马戏都不要让入画人真正打败西胡,以免悟真和尚到了长安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玩腻了。

    所以他尽力让西胡军队强大到足以维持住河西走廊的统治,借此压榨出入画人更多的潜力和战斗意志。同时他也利用入画人军队暴露出来的种种缺陷,将其最大化,让入画人能看清大唐部队出征的痼疾在哪里。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入画人战斗意志太强了,而且是数十万人都这么强,雷长夜操纵的西胡部队人都快死光了,大唐的部队士气还是没有崩溃。

    他只能抛弃萧关,操纵西胡军队退守凉州,同时暗戳戳又攒出一波五茹六十一岱强兵,趁着大唐军队缺饷,饿得没劲儿的时候,偷偷杀出来劫营,如此牵制、偷袭、截杀、迂回围困,反复争夺据点,一场战争足足打了两年。

    这帮入画人靠啃树皮草根跟他对着干,直到人都打光了战争才以平手结束。

    这场跃马戏拖得时间是前两场的五倍。人人杀了个过瘾,还能看到西胡黯然离开凉州的景象,算得上是心满意足。唯一的缺憾是因为粮饷匮乏,好多入画人是活活饿死的,没捞上战死沙场,只能高悬空中过干瘾。还有不少人是被自己带出来的牙兵所杀,心里非常憋屈。

    第三场跃马戏结束之后,入画人在杀了个痛快之余,很多人也清醒地意识到了大唐现在关中物产匮乏,牙兵骄横难治的诸多问题。再加上藩镇节度使心怀异志,想要真正的西征河西,难度极高。

    而在跃马戏中有意无意中透露出的解决方法,好像只剩下一个,就是想方设法,投奔长安白银义从护军府,成为一名白银义从。只有进了白银义从司,才能以一只战力过硬,军规严格,装备精良,人数可控,粮饷充足的精兵进取河西。想要成为未来的天下兵马大元帅,白银义从才是终南捷径。

    因为跃马戏中的白银义从军招募规格极其严格。而入画人本身的武力在戏中并没有任何修正,有多大本事,就在戏中干多大的事。所以想要在跃马戏中进入白银义从司,那就要踏踏实实提高自己的实力。

    凡是想要在第四场跃马戏中求一个好出身的入画人,都开始四处找武馆和名师学艺了。大唐各镇武风突然变得炽烈起来。

    此时已经到了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雷长夜督导下的白银义从护军府在紧锣密鼓的施工中提前竣工,并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落成典礼。整个长安的高官显爵,牌面人物都到场祝贺。

    护军府内分为三个衙门,一个是白银义从总司,一个是武盟总舵,一个是军机省署衙。雷长夜兼任三个衙门名义上的长官,每天都会在三个衙门里溜达一圈,并且他也在武盟中找出一批手下来担任三个衙门的副长官,协助他办公。

    白银义从总司中他选择了匡章为副主事,庞恒毅、东方朔和毛遂为执行主事。武盟总舵他找了紫馨、刘秀分别为副盟主、米竹为司库、鱼玄机为安排局局长、汪芒为匠造司总管,张角、苏妲己、阴丽华、管亥、孙尚香和江恣意为元老。在军机省中他任命药师为军机侍郎、另一个侍郎则由仇飞英暂代。

    白银义从护军府刚一落成,第二天就迎来了一波从军热潮。因为开成帝为白银义从军大开方便之门,可以从长安禁军中筛选过硬兵士进入军中培养训练。所以这第一波报名者,就来自合为一军的神策军,以及左右羽林军、左右龙武军和左右神武军。

    除了神策军以外,其他军队因为长时间没有名将大员来修整建设,军队中颓气已显。很多拥有武力,想要做出一番事业,却在军中找不到出路的士卒,在经过三轮跃马戏感召之下,都毅然决然地抛弃了原来的军旅,相约一起到白银义从护军府投军报效,找全新的报国之门。

    雷长夜特意让匡章作为主要负责人,全权负责招募和训练这批良莠不齐,来自各大禁军,身上都是毛病的士兵。同时他让庞恒毅和毛遂来协助他办事。

    庞恒毅和东方朔本身就足智多谋,效率极高,而且亲眼看过雷长夜训练白银义从的方法。毛遂则是天生的纵横家,对于人心的把握,细致入微,足以帮助匡章鉴别军士的性情优劣,选拔精锐可靠的将官,拉起一个领导班子。

    匡章本人是一个整合不同地方,不同国家的军队,并将其凝聚在一起形成可观战力的天才。当年他率六国伐秦,还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这在当时来说,近乎一个奇迹。因为秦兵相对于六国部队,算是不同维度上的强军,能在对抗秦兵中取得这样的战绩,正说明了他的统合能力。

    雷长夜需要白银义从军在短时间内吸收消化各地来投奔的精锐,形成一只可以拿得出手的精骑,这正需要匡章的手段。

    匡章、东方朔、庞恒毅和毛遂也早就等着这个机会来一展所长。

    他们早在几个月前就做好接手白银义从总司的准备:他们按照雷长夜当年在两川的布局,先寻找各地的讼棍,花了两个月时间将他们改造成都政使,然后分派到护军府所辖的营区,每个人负责两个都队,开始了雷长夜招牌的洗脑式思想改造。

    在护军府第一时间报名参军的士兵,经过匡章和毛遂精心的挑选,挑出符合标准的军士,再细选出都头和牙校,将他们临时整合成多只都队,一批批进驻到长安以南的白银义从驻地营区。

    庞恒毅和东方朔则率领都政使先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按照他们的接受程度和精神气质细分营房,通过互相激励和影响来进一步打造营队的精神,令其更加深入地接受白银义从军的钢铁军规。

    这些投军的士兵虽然拥有各种的小毛病,但是因为几乎每个人都玩过三场的跃马戏,在戏里受过极大的教育和影响,所以他们对于军规的接受程度极高,远远超出庞恒毅和东方朔的想象。

    短短的十几天内,这批新军已经在都政使教育下,尽数改掉了以前的臭毛病,彻底拥有了白银义从的气质,犹如从生产线上制造出来的一般。说的话,做的事,甚至口头语都是老白银义从了。

    有时候,一旁部门的药师、米竹、鱼玄机、紫馨、孙尚香、阴丽华等人跑到营地里看热闹,看到营盘里这熟悉而亲切的精神气质,都对庞恒毅和东方朔赞不绝口。

    能够得到药师这样的大才亲口称赞,这代表着被一代天才承认,庞恒毅和东方朔都感到颇为自豪。

    两人在自豪之余,心里对雷长夜佩服的五体投地。别人炼出法宝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偷着玩。而他们的宝藏盟主不但拿出来给大家分享,还能用法宝感化大众,影响精神,加速建军的过程,这简直是前无古人啊。

    白银义从的建军过程,也是在长安赋闲的贾诩特别关心的一件事。自从加入了蜀山萌,他就从庞恒毅和江恣意嘴里打听出来了沙州可能已经发生的事情:张议潮光复沙州。

    这件事因为是出自雷长夜和药师的猜测,所以可能性存疑。大家都当是一个传说故事来谈论。但是贾诩再结合雷长夜在跃马戏中的布局和白银义从护军府的建立,认为这件事至少在雷长夜看来有九成真。

    因为白银义从军的建立就是为了去救援沙州。他忍不住想要看看雷长夜对于这件事到底有多上心。

    当他到了长安以南的九里坡营地看到白银义从操练的场景。他彻底震惊了。才十三四天而已,这个营地里数千新军已经成军,而且战意高昂。他毫不怀疑,这批战士拉上战场,打到最后一个人也不会后退。

    雷长夜练兵……恐怖如斯!

    第四百零七章 悟真入长安

    在二月十六日的清晨,长安以北的同州方向,一队衣衫褴褛的士卒,护送着一位皮肤黝黑,骨瘦如柴的僧人,来到了长安城东北的通化门前。

    守城的神策军看到这队人马,立刻火速通知了长安城神策军中尉仇飞英。此刻的仇飞英正在白银义从护军府军机省署衙与药师商议神策军裁剪之事,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望向药师。

    “雷太史所言之事,果然来了!”听到这个消息,一向沉稳的药师当即一掌拍在桌案之上,满脸兴奋。

    仇飞英心领神会,不敢怠慢,立刻号令金吾卫持戈上街,宣布戒严。他自己亲自上马,率领蒙勋、钱算、董炎、赵环还有一干神策军最精锐的宿卫,一路狂奔向通化门。

    而药师也在第一时间把这件事通知了雷长夜。雷长夜立刻让夜萝婷和花萝茵将早就准备好的大补参汤和续命金丹拿出来,让毕一珂带着一群阴将火速赶到通化门。

    在仇飞英以隆重大礼接这只英雄的队伍入城之时,毕一珂带着阴将来到道边,将参汤和金丹发给每一个进城的士兵、僧人和他的随从。

    这些万里迢迢而来的人们已经在路上奔波了足足两年,人人的精神都即将熬干。在进入大明宫之前,如果不做及时的救治和保养,很可能会有人因为激动或者精神松懈而猝死。

    喝下毕一珂献上的参汤,很多士卒都感动得流出了眼泪。

    “长安,我终于回来了!”队伍中的僧人遥望大明宫,泪如雨下。

    大明宫内开成帝召集百官汇聚含元殿,长安街上金吾卫披盔贯甲、持戈扶锐,沿街列队,以最昂扬的态势迎接这批万里报捷的大唐遗民。

    僧人在随行士兵搀扶之下,踉踉跄跄走入丹凤门街,过御桥,走龙尾道,进含元殿,在满朝武的注视之下,躬行于天子座前,伏地而跪。

    “陛下,贫僧乃敦煌图灵寺主持悟真,现任沙州都法师,主持河西僧务,今奉归义军都指挥使张议潮、沙州释门都教授洪辩大师之命,携归义军奏捷书,不远万里,来到长安献书报捷。皇上”说到这里,悟真泪流满面,伏地而泣,“沙州光复了!”

    嗡地一声,含元殿上武百官激动得难以控制情绪,纷纷开口感叹。片刻之后,三高官官,六部尚书纷纷走出班列泣不成声地躬身施礼,向开成帝高声道贺。

    “悟真大师快快起身,你从沙州到丰州,再从丰州到长安,历时两年,行程五千里,穿越三千里戈壁无人区,九死一生方才到达长安。此千古之壮举也。朕赐封你为京城临坛大德,从即日起,见朕不跪。”开成帝朗声道。

    跪伏在地的悟真心头猛然一热。他确实花费了两年多时间从沙州往东北走到天德军驻地再绕回了长安,这一路虽然艰苦无比,所幸没有遇到西胡追兵。比起其他九路信使要安全一些。

    这一路艰辛本来他并没有立刻想要说的心思,但是开成帝居然一口道破他的回归路线,犹如亲见,这种敏锐的洞察力和关怀,令他震撼的同时,心头温暖无比。

    “谢主隆恩。皇上对贫僧的行踪洞若观火,体察入微,实是天恩浩荡。”悟真从地上挣扎着站起身,艰难地躬身下拜。

    “沙州归义军现在的情形如何?”开成帝关切地问。

    “张议潮将军艰苦攻占沙州,贫僧临行之时,尚与其兄长率军夺取瓜州,战况胶着。他命我等信使分十路归唐,希望陛下体念河西遗民拳拳报国之心,派兵攻伐萧关凉州一线,吸引西胡兵力,与沙州军队南北夹击,光复河西所有失地。”悟真颤声道。

    “这件事刻不容缓,当为时下朝廷头等事务。军机太史雷长夜何在?”开成帝朗声道。

    “臣在。”早就在百官班列中混迹的雷长夜走到殿中,躬身行礼。

    “立刻与两位军机侍郎合计一个出兵的章程给我过目。”开成帝淡淡地说。

    “臣遵命。”雷长夜恭声道。

    “退朝。”开成帝吩咐完,干净利落地宣布退朝,然后在一群皇室管家簇拥下,昂然而去。

    含元殿的百官似乎对于这个行为也见怪不怪,在殿上和悟真亲切攀谈几句后,也纷纷告辞而去。

    悟真望着百官和开成帝的背影,心中一片茫然。与西胡决战,乃是重大国策,难道不应该在殿上有一番激烈的君臣奏对?南衙北司勾心斗角,翰林院内相与三省外相当庭开骂,对于如何出兵,如何出饷吵得面红耳赤,七窍生烟,互相推卸责任,直斥其非,争夺话语权。

    至少这在以前的大唐朝,那是传统艺能。如今出不出兵,皇帝一言而决,随手丢给一群冠以军机头衔的官吏办理,程序上精简了不是一点半点啊。

    他离开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呢?

    “悟真大师,在下军机太史雷长夜,白银义从军中尉,如今圣上有意援助沙州,在下临危受命,暂代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全权负责出兵西胡一事。大师如果身体尚能坚持,不知能否到白银义从护军府内的军机省署衙一叙。”雷长夜沉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