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67章
  • 下载
  • 但是他们因为在闲暇无聊的时候,为了打发时间而发现了免费的入画匣。而在跃马戏中无意中找到了发光发热,振翅高飞的机会。

    当一个人感受到了飞翔在云端的滋味,他们就再也无法回到过去。

    他们双手捧着入画匣,无比热切地等待着跃马戏的开戏,犹如一群狂热的信徒,在等待使命的召唤。

    第二场跃马戏同样引起了潜伏在河东节度使王宰、魏博节度使何进涛和宣武军节度使卢钧弘帐下的大玩家群体的注意。

    各大玩家公会的会长们敏锐地注意到跃马戏中对节度使之心的解读。跃马戏中对于节度使和围绕节度使的牙营集团的解析,彻底揭露出了困扰他们多年的重大问题。

    他们在大唐幻世已经呆了四五年了,但是始终无法彻底控制各地牙营。因为各地牙营中真正的主事人并非总是节度使本人。每一个方镇牙营都有自己特殊的权力系统和利益集团。

    在这武力为尊的晚唐时代,想要彻底控制牙营,需要顾虑的因素比他们所处的时代要复杂得多。

    他们开始考虑是继续在各地节度使帐下效力,还是干脆自组土团单干。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就存在于雷长夜推出的跃马戏里。

    第四百零四章 河东故人来

    第三场跃马戏在大唐上下数十万入画人的万众期待中火热开戏。开戏当天,雷公戏里又呈现了感人的万人空巷场面。只剩下鱼玄机还在不停地和黑暗暴君较劲。

    雷长夜细数了一下,鱼玄机已经单杀过黑暗暴君几十次了,但是好像还没杀够。而仇士良也是耐打,被糟蹋成这副德行,却死也不肯放手归西。

    因为第二场跃马戏的宣传,在第三场跃马戏开场的时候,雷长夜发现入画人的数量已经突破了80万人,朝着100万人的方向稳步前进。如果真的有100万人,雷长夜觉得大唐境内所有赋闲在家,无事可做的武人应该差不多都入画了。

    这样他的第一个目的达到了,就是为白银义从军招贤选士。而招贤选士需要的侯选池就在这一百万入画人之中。

    他还有第二个目的,就是在希望在白银义从军未来西征的时候,各地方镇节度使不要在屁股后面扯后腿。为了这个目的,跃马戏还需继续进行下去,一点点用沙盘推演来影响天下入画人的抉择。

    他相信很多方镇节度使麾下的牙兵牙将也在跃马戏中沉浸。

    只要他能够利用大唐西域的军魂不停感染改造他们的思想,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在关键事件中所做的抉择。按照晚唐各大方镇牙营桀骜不驯的士卒风气,每一个牙兵牙将的决定,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最终都会影响到节度使的抉择上。

    得牙兵者得方镇。

    这就是雷长夜创立跃马戏另一个目的,他希望通过跃马戏感染几乎无法用普通方法教化的牙兵集团,强化他们的家国观念,让他们能够更加认同唐兵的身份,从而在任何牙将或者节度使想要叛唐的时候,成为一股反抗力量。

    牙兵恋土,想要调度他们,必须诱之以利。节度使和牙将集团主要是以财帛和功名来诱惑牙兵来为他们效力。但是人的贪念是无止境的。

    就曾经有过一个笑话,某个节度使不停以功名利禄引诱麾下牙兵效力,结果有一个小校听错了,以为他会把节度使的位子都让给他来坐。于是这名小校每天骑马在节府厅堂前昂然而过,拒不下马为礼。

    节度使的后院兵将他捉下来,他居然勃然大怒地说:“节帅大人已经许我节帅之位,我为什么要下马?”

    最后这件事闹得所有人都下不了台,节度使只好派人偷偷把他给暗杀了才完事。

    如果每一个牙兵都想要当节帅,方镇节度使根本不可能一一满足。牙兵的控制一向是晚唐一大痼疾。天子门庭,魏府牙兵,听起来威风凛凛,但是却不知愁白了多少晚唐节帅和帝王的头发。

    蓝海星位面最后魏博牙兵的下场和宦官集团的下场一般无二,都是全死完了事。在大唐幻世,曾经肆虐江南的八都兵下场也是如此。

    但是大唐晚期的人口本来就不是很多,这么一场场杀下去,还能留下多少敢战之兵?

    雷长夜希望靠着跃马戏多少给大唐留下点猛士的骨血。

    现在看来,进度相当不错。雷长夜在船主室里查看着入画匣中的盛况,心里相当愉悦。就在这时,他感到门外的阴将向他发来了反馈。

    鱼玄机正神色严肃地在门外站立。

    雷长夜连忙让她进门,同时关上了手中的入画匣。

    “主上,河东有故人来见。”鱼玄机神色肃穆地拱手道。

    “嗯?故人?”雷长夜微微一皱眉。

    “他直接找到了藏娇楼,说是一定要和主上相见。我看他出手不凡,必非凡类,所以带他来找主上定夺。”鱼玄机沉声说。

    “他找到了藏娇楼?”雷长夜微微一惊。此人非同小可啊,竟然直接把安排局的老巢给找到了,这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最近药师和夜萝婷都在帮助并监视仇飞英整肃仇士良余党,每日忙得不可开交,在这方面看来是疏忽了。

    “让他进来。”雷长夜深吸一口气。

    鱼玄机点头告退。片刻之后,贾诩拿着一枚鹅毛所制的羽扇,微笑着走进屋来,朝着雷长夜恭敬地躬身一礼。

    “文和先生。”雷长夜惊得从坐塌上站起身。

    自从在会川见到贾诩,他除了与刘秀合谋,骗了张角一票巨款之后就飘然而去。雷长夜一直在猜他到哪儿去了,没想到他今天终于找了来,还一下子拎出了安排局的总部。

    “雷盟主,久违了。”贾诩感慨地悠然道。

    “文先生,真是许久不见,坐!”雷长夜站起身,亲自为贾诩斟茶递上。贾诩双手接过,姿态始终保持恭敬。

    “在会川,在下用的是化名,在下的真名为贾诩,字文和。”贾诩开口道。

    “哦?”雷长夜不动声色。

    “看来盟主的安排局已经查清了我的底。”贾诩微笑。

    “先生在河东王节帅麾下效力,却不知千里迢迢到长安会我,有何要事?”雷长夜不置可否,开口询问道。

    “雷盟主应该还记得我当初给你的公验吧?”贾诩喝了一口茶,淡淡地问。

    “自然记得。先生的过所上写着凉州人士。先生曾与我言道,祖上乃是凉州人,如今凉州虽然没于西胡,但是先生却特意要在过所上写明自己的出身,以示志向。”雷长夜沉声说。

    “我大唐昔年曾富有八荒,安西北庭都护府扬威西域,威震天下,让我汉家子弟扬眉吐气。如今却只能偏安河东,望西而叹,不复汉家旧观,此实千古遗恨。身为大汉子孙,我等皆愧对先人啊。”贾诩朗声道。

    “……”雷长夜看着他心里五味杂陈。这货是在说他们这些汉朝后裔对不起他这个老祖宗吗?

    当年的汉朝无论是东汉,还是西汉都从未有像唐朝现在这样被胡人占过这么多国土。

    “先生所言极是。安西北庭都护府的存续,和丝绸之路的商路存续息息相关。在西胡断了丝绸之路后,商路断绝,为安西北庭供血的途径消失,这两处成为飞地,断然无法固守。”雷长夜叹息一声说。

    “但是雷盟主手中却攥着重建西域商路的金钥匙。”贾诩眯起眼睛沉声说。

    “嗯……先生可是说我的飞鱼大娘船?”雷长夜沉思片刻,恍然大悟地问。

    “正是。”贾诩一拍手,挺身道,“雷盟主若以飞鱼大娘船开拓西域商路,重夺通商重镇沙州,越过西胡所占的萧关和凉州,搭建起从长安到西域的空中航路,则安西北庭都护府重建有望,我大唐便有更足够的理由收服河西失地。”

    “先生竟然想要以飞船空投沙州,直接越过西胡关口夺州建城?”雷长夜都惊了。这贾诩真不愧是大玩家啊,这脑洞也太大了。这一下子就跨越千年,直接开始实施二十世纪的敌后空投战术。

    “正如雷盟主的跃马戏中所示,河西子民陷胡数十年仍然心存汉统,我等大唐之地岂能坐视。若盟主愿意率军空投沙州,重夺故地,河西汉民必然闻风景从。”贾诩沉声道。

    雷长夜低头品了一口茶,脑子激烈地思考着。贾诩一向以毒士闻名,这一次他来长安,拿他当年所示的过所说事儿,伏笔下得如此之深,所图必然极大,绝对不可能只是因为跃马戏而产生了一时的报国热情。

    雷长夜思忖片刻,顿时想到了贾诩的旧主子董卓。三国演义里著名的西凉铁骑似乎就是产于凉州以西。当然历史上的三国时期是没有西凉一说的,这只是家对凉州以西地区的泛称。西凉铁骑也就是当年汉武帝引进大宛国宝马后建立的精骑,史称“凉州大马”,和并州兵骑、幽州突骑并立,都以马战闻名。

    董卓靠统御凉州大马而得势,最后祸乱中原。如今贾诩、董卓、牛辅、李儒、华雄、李傕、郭汜等一批大玩家在河东王宰麾下积极活动了三四年,到现在也没有整出可观的势力。难道说他们要回到凉州故地整活儿?

    这些东西都是雷长夜可以想一想,但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否则他穿越者身份就暴露了。

    “贾先生,你这次来不知是以你个人的身份,还是代表王节帅的立场?”雷长夜沉声问道。

    “雷盟主,在下虽然在王宰门下效力,但是却出入自由,我这次来长安只是出于赤诚,绝非为了王节帅谋取利益。”贾诩一脸坦诚。但是雷长夜却知道他也没说全部的真话。他不是为了王宰,自然是为了董卓了。这帮大玩家若得凉州,那真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看来雷长夜将来如果要和西胡死磕,董卓这批人的兵马也要好好安排一番,以免他们坐大闹出滔天大祸。

    “先生这条空投沙州之计果然奇妙。只是一旦占领沙州,我方兵马必遭西胡十面伏击,形势必然危急无比,就算暂时出奇制胜,控制了河西走廊以西的区域,也只是昙花一现之景啊。”雷长夜做出一副思索的表情,不敢让贾诩看出他的心思。

    “雷盟主在跃马戏中也以符法显示了安西北庭之战的历史故事。据在下所知,安西北庭孤守塞外飞地,前后长达三十年。沙州一战,城中居民死战抗敌十一载。若是盟主空投而得沙州,只需让城内军民守上几日,飞鱼大娘船往来输送军饷,随随便便就能坚持年。到时我当劝王节帅攻伐萧关凉州引为支援。我等里应外合,西胡兵马最终必会黯然退出河西。”贾诩胸有成竹地说。

    “你想得挺美啊。”雷长摇动蒲扇,抿嘴一笑。

    第四百零五章 河西动人心

    “贾先生,我飞鱼大娘船光是维持住扬州到长安的商路,已经捉襟见肘,如今还要去打下沙州,重建长安到西域的商路,这未免过于繁忙。飞鱼大娘船内的法力也支撑不了如此频繁的飞行。这条计策虽然令人眼前一亮,但是却难以执行啊。”雷长夜遗憾地说。

    “原来如此。”贾诩无奈地轻叹一声,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做掩饰的遗憾。

    “贾先生此计虽然无法执行,但是天马行空的思路确实让雷某茅塞顿开。如果先生在王宰帐下干得不愉快,何妨到白银义从护军府任客卿,我白银义从军帐下缺兵少将,正需要文和先生这样的长才啊。”雷长夜微笑着说。

    “雷盟主说笑了。”贾诩微微一笑,“雷盟主的跃马戏棋高一着,从符箓之术生发出一场未来大唐格局的战局推演,让百姓万民知晓家国大义,让天下武人懂得保家卫国。大唐本来分崩离析的割据之态,在一场跃马戏中重归一统。文某可以想见,未来的白银义从军必然精英荟萃,高士云集。”

    “嗯?”雷长夜微微一怔。他想不到贾诩只从两场跃马戏里就已经看出他的小心思,这洞察力实在有点可怕啊。而且,他自己目前只是希望通过跃马戏来唤起天下武人的家国意识,在各镇牙兵心目中种下大唐荣耀的种子。

    对于牙兵骄横难驯的痼疾,雷长夜并不指望跃马戏能够彻底根治,只是希望能有所缓和。但是贾诩却越过了这些表象,直接看到了跃马戏文化层面上的降维打击,并预见了未来跃马戏成型之后,会在大唐形成的影响力,这种高瞻远瞩的视角,是雷长夜都不太具备的。

    雷长夜对于贾诩的渴望更加强烈了。如果这样一位有远见卓识的大玩家能够跟着自己混,那简直堪比得到药师这样的无双国士。而且他还拥有大玩家的多种功能,与其他的大玩家进行更有效的交流,用起来比药师更加得心应手。

    “文和兄,就算未来白银义从军真能如先生所料一般人才荟萃,但是先生之才,亦是独一无二。”既然下定决心要拥有贾诩,雷长夜斩钉截铁地开始了他的招募。

    “雷盟主谬赞了。”贾诩笑了笑说。

    “文和兄此来本有何种目的,雷某不做多余的猜想。不过先生空投沙州之计,虽构想巧妙,但是实施起来难度极高,先生心里应该早就知道,想要说服我征伐沙州,光凭此计,是远远不够的。但是先生还是毅然前来找我,还特意找到了我安排局的总部所在,以示手段,难道真的只为了劝我攻打沙州吗?”雷长夜微笑着问。

    “……”贾诩微笑不语,只是轻摇羽扇。

    “文和兄久在河东,可知江湖之中有了一些沙州传言?”雷长夜沉声问道。

    “什么传言?”贾诩微微一愣。他的神情毫无作伪,是真的感到惊讶。

    “看来先生是真的不知道。我猜王宰帐下收集江湖信息的主事人并非先生吧。”雷长夜淡淡地说。

    “确实不是。”贾诩眼神闪烁。雷长夜顿时心领神会。董卓麾下那群家伙还是蓝海星上的老毛病,互相之间也在勾心斗角。贾诩游离于董卓亲族势力之外,被隐瞒了不少事情。

    “还请文和兄在长安城多待一些日子,我敢肯定等到沙州的消息传来之后,文先生的计策必然大有用武之地。到时候,先生再决定是否加入白银义从军,为我效力。”雷长夜微笑着说。

    “……”贾诩深深地看了雷长夜一眼,沉吟片刻,默默点点头,站起身来躬身行礼而去。

    望着他沉默的背影,雷长夜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十分兴奋。贾诩这条空投计看起来并不十分成熟,但是靠着他的巧舌如簧,足以说服董卓一脉的大玩家让他前来试试运气。

    贾诩到这里来,表面上看是为了替董卓等人图谋凉州,实际上应该是因为雷长夜这里有吸引他的东西。第一就是飞鱼大娘船,有了这艘船各种各样战场上的骚操作数之不尽。这对于一位谋士来说,简直是拥有了全新的玩具,他是一定要来玩一玩的。

    第二雷长夜手上的入画匣,能够拥有凝聚大唐各镇牙兵和武人士气和意志的宣传效果。这对于振奋军队士气,塑造凝聚力,拥有奇效。这对于他这个谋士来说更是一个崭新的操作工具。他不来搞一下,他会死。

    第三,雷长夜觉得自己也算是个宝藏主线,跟着他混比跟着王宰之流那肯定有意思多了。

    果然,贾诩刚出门,雷长夜的脑中界面立刻活跃起来,一堆大玩家凑过来看热闹。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嚓!贾诩,你!你!你!过来过来让姐看看。怎么还是二级啊,你看人家王莽那么只肝不氪的人都十一二级了。

    王莽(十二级贵宾):辛姐,你别提人家小贾那点伤心事成不。这不用问,董卓那帮家伙就没把他当自己人,连个密友都不给。

    东方朔(十九级贵宾):贾诩啊,在河东老没意思了吧?不如跟我们玩吧,咱们这个主线,简直宝藏有木有。

    张角(十三级贵宾):贾诩也来了。你要进蜀山萌的话,要给辛姐会费啊。需谨记前后有序,知道不?

    子辛(二十九级贵宾):哎哟,张角你今天嘴这是涂了蜜吗?这么甜的?

    张角(十三级贵宾):辛姐,这次跃马戏,只要你肯带我做副都头一起去打凉州,我的嘴还能更甜。

    刘秀(一百一十级贵宾):别提凉州了,唉,难受,就差一点就上城墙,硬是被那帮万藏寺的佛兵怼下去了。

    阴丽华(三十五级贵宾):我觉得盟主是不是做手脚了,万藏寺的佛兵有这么厉害吗?小凤和小凰都打不动的。

    贾诩(二级贵宾):各位,沙州是不是有什么消息啊,你们知道吗?

    庞统(十六级贵宾):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蒋干(十四级贵宾):老庞,贾兄有发展潜力,咱们要不招揽一把看看吧。

    糜竺(二十五级贵宾):蒋干,这是安排局的机密,还是不要到处乱说,反正几天后正式消息就下来了,万万不要让鱼局长发现你们泄密,影响主线关系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