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65章
  • 下载
  • 这些游戏因为各自的特色和局限,有的因为游戏惩罚过于残忍而被玩家抛弃,有的因为互动性不足和氪金点的缺失只能做成单机游戏,还有的因为年代久远,渐渐成为了老年人的情怀游戏。

    现在雷长夜有了仙隐图,自己的神识和仙隐图灵智又完美融合互动,等于有了一位脑速和执行力无限大的游戏设计师和一整个游戏团队,那么他何不把这个优势发挥到极致,在这两个月里做出一款以收复河西为背景的网络游戏,与雷公戏联动。

    在这款游戏里,由雷公戏内的大唐豪杰各率精兵,凑成一只联军合战西胡。这个游戏既能够让有潜力成为白银义从的人在游戏中脱颖而出,起到练兵选士的作用,还能够为将来真正的战争进行沙盘推演。

    最重要的,是通过游戏可以让大唐各镇一盘散沙般的士心和军心在家国大义的旗帜下聚拢起来,重新为大唐而奋斗。

    以这个游戏,说不定可以不费刀兵,只靠文化上的降维打击,就瓦解蠢蠢欲动的河东、魏博、宣武诸镇的反心,为大唐消弭多场兵祸。

    想到这个光辉灿烂的前景,雷长夜忍不住咧嘴微笑,踌躇满志。

    “你乐什么?不会是有什么非分之想吧?”看着他的样子,涂山狸直起鸡皮疙瘩。

    “嗯?”

    第四百章 骑马与砍杀

    雷长夜想到构架一款新的游戏之时,首先想到的就是他曾经非常沉迷的一款游戏《骑马与砍杀》。在蓝海星的时候,据说这款游戏终于出了《骑马与砍杀ii》,但可惜雷长夜还没来得及入手就穿了。

    他一直觉得这游戏有做网游的潜力,可惜做游戏的公司并不具备网游的开发能力和资源储备。但是现在雷长夜有能力了,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以这款游戏的玩法为主框架。

    这个游戏的主角以一个小角色起步,沿路收集手下,扩展势力,投靠高层,投资商业,与其他势力合纵连横,最后成为一统天下的王者。

    当然雷长夜不会把一统天下作为游戏最终的目标,他会把最终的目标定在击败西胡,攻克西胡王城。而玩家的最高荣誉和追求,则是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骠骑大将军,奏凯而归。

    凡是入画的玩家都需要从一名普通的各镇牙兵干起。跟随各自的牙校进行训练、平叛、讨贼、捉拿大盗的工作。

    等到拥有了名声,每个玩家都有各自的选择,或者继续跟随各镇节度使成长,成为节度使麾下都头和都指挥使,或者选择直接投奔长安白银义从护军府成为白银义从。

    到最后,所有人的命运线都会汇聚到朝廷出兵讨伐西胡的战争中来。投奔了白银义从军的玩家直接上最前线。投奔了各大方镇节度使的玩家则会受到节度使们的调遣,或者加入讨贼的大军,或者趁势进攻长安,成为趁虚而入,攻占长安的逆贼。

    因为最终的目标是击败西胡,所以即使投奔方镇节度使攻占长安,最后也会进入对抗西胡的战场。不过如果长安被攻破,局势急转直下,打败西胡就变得更加困难,甚至会有西胡再陷长安的惨祸。

    雷长夜准备把这个游戏做成类似于山口山战场副本的模式,在游戏里改变时间线,让人间的一天相当于游戏里的一个月,加速游戏的进程。

    整个游戏犹如一个沙盘推演,每一个入画人在游戏内只有一条性命。一旦进入游戏就需要小心保存性命,精心做出每一个抉择,壮大实力,结交同道,了解所有方镇节度使的性格作风,选择最能够保住性命同时战胜西胡的命运之路。

    雷长夜准备把这个游戏做成完全免费的入画戏。天下所有平民百姓都能入画。不过平头百姓只能从小兵干起,但是雷公戏成员却可以从牙校干起。武盟成员则直接进入白银义从司,高起步。

    为了跟雷公戏互动,所有在雷公戏里出场的英雄,都会在这个新游戏里直接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出场,成为决定胜局的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样还没有在雷公戏里面拥有英雄之席的大玩家们会做什么,都懂的。

    这是一场所有大唐的玩家们联合起来对抗西胡的游戏,同时互相之间也有竞争天下兵马大元帅的矛盾。雷长夜希望把当今天下朝堂和方镇之间的矛盾都融入到游戏之中,让玩家们自己在战场上找到脱困扶危,防止王朝覆灭,抵抗西胡入侵的方法。

    为了让游戏充满了挑战性,雷长夜决定分出神识扮演他知道的所有万藏寺密宗高手和五茹六十一岱首领的角色,游戏中全部二十万大军都靠他一个人调动神识扮演。

    如果他以前的脑域担任这个任务,会有非常吃力。但是现在,他的脑域变得更加强大,应付这样的任务,反而会让他活跃的大脑得到充分的利用,从而让他心神更安定。

    这些西胡的将领和士卒雷长夜决心在仙隐图中以法则之力将他们强化得比实际能力高两个档次,这样可以真正达到压迫入画人的神经,使其积极寻找联兵破局的目的。

    雷长夜不指望这游戏能赚到钱,也不怕这游戏会劝退。在大唐幻世,这门生意只有他这独一份儿,不想玩就没得玩。他就是要把这个游戏做得异常残酷,让所有入画的玩家有一份儿国破家亡的压力,激发他们绝地求生的力量和爱国情怀。

    这样在真正到了要和西胡对决的时候,他才能指望这帮曾经入画受教育的玩家主动来白银义从护军府投效。

    这一次雷长夜不再在游戏引入升品的概念,所有入画人进入游戏,都是原来的品阶,唯一会不断更新的,只有他们身边的势力、财富和装备,一切都和真实世界大同小异,这样会让他少了很多法则制定上的繁琐。

    这个游戏他准备在仙隐图中的一个最大的仙山福地——太虚幻境中架构起来。不过这件事,还需要和吴道子商量,因为他对太虚幻境也情有独钟,经常到这里来溜达。

    “你这新的入画戏这么真实的吗?”听到雷长夜对入画戏的解释,吴道子摸着胡子,摇头晃脑,倍感新奇。

    “这并非一个单纯的游戏,还有练兵和选士的性质。”雷长夜又把他想要通过这个游戏选拔白银义从,并在大唐各镇招募英才的计划说了一番。

    “照你这个入画戏规格,你是否需要在太虚幻境里构筑另一个大唐四十八镇?”吴道子又问。

    “对。还要有安西北庭旧地和西胡山川水土。”雷长夜点头道。

    “这岂非要在仙隐图内来个画中画?”吴道子闭上眼睛勾勒了起来。

    “老吴,这个你不必担心,现在我也是小六品的修士了,这个法则构建的活儿,我也能干。”雷长夜笑着说。

    “你干的怕是没我好吧?”吴道子斜眼看他。

    “这个当然。”雷长夜连忙恭维道。这也是实话。吴道子身为画圣,对于锦绣山河的构架功力,那是天下第一流的。这仙隐图就是明证。

    “若是这入画戏能替你招得百万白银义从,咱们大唐的兵马是否能直破西胡王城?”吴道子热切地问。

    “不需要百万,只需要招得几万精骑,配合我的飞鱼大娘船,我有信心让西胡从此下不了高原。”雷长夜信誓旦旦地说。

    “功德不小啊。”吴道子眼珠直转。

    “老吴,这入画戏不但要构筑山川大河,还需要把画中时间与真正时间差出数十倍。我才疏学浅,却是不知如何修改。”雷长夜心领神会,立刻虚心求教。

    “哈哈,你不必知道,交给我就好。”吴道子微笑着点头道。

    “老吴,若是真的能做到人间一日,画中一月,这会给大唐击败西胡争取到更多的时间和机遇,功德非浅!”雷长夜眯起眼睛。

    “哈哈,这在我来说,信手拈来尔。”吴道子得意了一阵子,忽然又说,“小雷啊,你看这入画戏里,也给我安排个角色呗。”

    “啊?”

    “我看你们一天天打的这么热闹,我一点都蹭不到,也觉得心痒难挠。”吴道子双目放光。

    “这样啊,好,我给你在这个游戏里安排一个特殊的角色,保证受欢迎。”雷长夜笑了。

    “那就一言为定。”吴道子大喜。

    二人说干就干,当即就开始在太虚幻境里设立结界,构筑法则,摹画山川河流,并进行时空转换。在吴道子法术加持之下,雷长夜建构入画戏中所有非玩家人物的工作难度小了很多。

    一天之后,整个太虚幻境已经被吴道子画满了真实版的大唐各镇版图和西胡山川地理。雷长夜也在法则框架之下构筑好了入画的通道,并在吴道子帮助下,以万化之法创造了所有非玩家人物。

    剩下的就是测试和推演。

    雷长夜控制所有预先画好的可供玩家选择的画中身与西胡所有人物,把时间线加速数十倍,开始了第一次游戏的运行和推演。

    游戏的整个运行过程在他惊人的脑域运算之下,显得丝滑顺畅,游刃有余,除了结果总是西胡取胜有点不尽如人意,其他都非常不错。

    “小雷啊,你是不是西胡人?怎么每次都让西胡取胜,看着让人不爽!”吴道子大为不满。

    “老吴,我这不是为了增加难度吗?你是不知道这些玩家,特别能来事儿,真的交给他们操纵人物,我怕西胡一方会不堪一击。”雷长夜忙说。

    “……”吴道子连连摇头。在他看来,西胡这么个强法,玩家再能来事儿也是被虐的份儿。

    “放心,老吴。游戏就算西胡胜利,还会重新开始,算是转世的历程。只要玩家死过一次。他们前世的装备和金钱会在他们转世进行第二次游戏的时候由你重新发放给他们,这是给你积攒人气和功德的机会啊。”雷长夜眯着眼睛说。

    “哦?还有这种事。嗯……这么看来这些西胡人还是厉害一点的好。人生就是充满苦痛的嘛,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吴道子顿时满意地抚须微笑,陶然自得。

    “其他的你看如何?”

    “都挺好。”

    雷长夜点点头,立刻出了仙隐图。

    此时此刻,飞鱼大娘船已经在回江南的路上。雷长夜下定决心做这个全新的入画戏的时候,就立刻安排好长安城的一切,火速开船回江南。

    他需要立刻开始护军府和开发区的建造,这需要急速把巴蜀工匠,尤其是那群武盟认证的熟练匠工带到长安开始新的工程。

    与此同时,他的车间图正在他的船宫之内日夜不停赶工打造入画匣。这一次他准备一口气造一百万枚入画匣。等到船到江南,他会交五十万枚给江南的宣锦和宣秀,让他们帮助他发放到东南八镇。

    他会再找齐可追、楚小岳等人发动山塘帮帮众做直销商,把剩下的入画匣发放到西南和东北地区,争取在一个月时间内,让大唐四十八方镇都有入画匣的踪迹。

    第四百零一章 入画匣重开

    这一次雷长夜来江南,因为有了白银义从军中尉和军机太史的身份,拿着军机省特许通关牒,完全不需要在任何关口停下验官身,直接在天上飞来飞去,只花了短短两天。

    他不但带回了巴蜀工匠,把新制造的所有入画匣都交付了宣锦、齐可追等人,还把托他到长安贩货的商人赚取的利润顺便带回了江南。长安安定,仇士良被诛杀,开成帝病体痊愈,重掌朝政的消息也因此在江南传遍。

    东南诸镇忠于朝廷的节度使和观察使们弹冠称幸,士气大振。宣锦的白银义从司招兵工作变得更加顺利,八都兵子女有六成都被召入新成立的白银义从军中,开始接受宣秀和巴蜀都政使们的教化。

    巴蜀账房们自从成为白银义从军的都政使之后,雷长夜一直没让他们闲着,在巴蜀会川之战和江南驻扎的时候,他们都在前线和驻地效力,鼓舞白银义从和巴蜀工匠的士气,业务已经相当熟练。

    如今他们再次进入军营,每天和八都兵子女们生活在一起,立刻开始了熟极而流的洗脑流程,把白银义从军的建军精神和历年的光辉履历向他们不停地宣讲。

    在雷长夜回江南的时候,很多八都兵子女的行为举止已经有了白银义从的架势,样子喜人。

    遗憾的是,这些小家伙是来不及见识未来西胡之战的大场面了,只能留待来日。

    雷长夜让都政使们迅速动员和组织了一批三千人的巴蜀工匠,每人给了二十贯预付工钱,并承诺完工后每人共支付五十贯酬金。在为白银义从军建府和重金鼓励下,这三千巴蜀工匠热情高涨,再次登上飞鱼大娘船。

    齐可追亲自点了五百名精明能干的山塘帮众,在楚小岳的带领下也登了船。他会带着这群精明的帮众到东北诸镇开始全新入画匣的直销。

    王岁一夜暴富的传奇鼓舞着这些山塘帮众的斗志,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千枚入画匣,梦想着散尽入画匣,赚到高额佣金,在商行内一夜成名。

    雷长夜没做任何停留,开船就走。走的时候,太湖码头之上到处是无数哀嚎着跑来套交情的商行主事。这一次雷长夜带货返回来的利润,已经让不少江南商行一夕崛起,成为行业霸主。其他商行看到利润,无不像狂蜂浪蝶般逐利而来。

    如果雷长夜走晚一点,就走不了了。

    在回长安的路上,雷长夜将船停在隶属武宁方镇的徐州,把楚小岳等五百帮众放下来,祝他们好运后,开船直返长安城南停泊。

    三千巴蜀工匠在已经荒芜的长安城南熟练地开始划定施工区,挖掘地基,按照雷长夜在这两天与葛尚川等工头一起画出来的图纸,开始了建设。

    一切都安排完毕,雷长夜又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对自己新做好的太虚幻境又进行了一次人数超标的压力测试,看看吴道子和自己一起架设的结界和法则骨架是否承受得了超过百万玩家的冲击。

    事实证明,到了小六品之后,他的脑域的极限已经很难触摸到了。他只能靠猜来判断自己的脑袋到底有多厉害。

    经过反复测试之后,雷长夜发现他设计的这款类似战场副本一般的准网游入画戏,如果按照人间时间换算下来,一般10到15天左右就能结束一场。到两个月后,大概能够打四个到六个轮回的战场。

    在这样反复的尝试下,玩家们大概能够领悟到真正打败西胡人,都需要什么样的国内形势和什么样的战术。

    而在两个月后,在巴蜀工匠们的赶工下,白银义从护军府应该首先被建设好了。到时候,就是收获的季节。

    雷长夜心里惴惴不安。这是第一次他自己攒了一个没有成功经验的游戏骑马砍杀的网络版和山口山战场副本超大化版的结合。

    大唐的玩家们会在这个游戏里表现出什么骚操作,他完全没有任何预案。他只能靠着蓝海星位面看到的阿婆主们上传的骑马砍杀视频做出一些最基本的预测。

    但是丑媳妇最终还是要见公婆的。

    雷长夜在仙隐图太虚幻境中上做出最后的入画宫殿太虚宫。在太虚宫内,每一个入画人都可以选择一个没有面目的画中身,等到进入太虚幻境的结界,通过辨身符,雷长夜会让每个人的角色面容和他们自己的一模一样。

    这样省去了他还需要创造一堆人物的时间。

    在设计无面目的画中身时,雷长夜感到自己就像一个为游戏换皮的赶工设计师。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自怨自艾。

    第二天清晨,他首先在飞鱼大娘船中宣布了入画匣里雷公戏已经更新完毕。同时,入画匣内还有另一个入画戏跃马戏全新开戏,第一次试运行,任何人都可以免费入画。

    这个消息在一开始,让雷公戏玩家们着实兴奋起来。无数雷公戏玩家钻入跃马戏中去免费体验了一番,就纷纷跑了出来。

    广个告, 换源神器APP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节奏太慢了!半天不打仗!我们以前好像玩过!这是雷公戏玩家们的抱怨。这些抱怨有的是明着说出来的,有些则是雷长夜透过脑中界面看到的。

    雷公戏玩家的抱怨是有原因的。雷公戏的节奏比跃马戏的节奏快得多,几十分钟就是一局,大家杀得爽快,可比跃马戏慢腾腾的成长有意思多了。

    大玩家们更是抱怨不止。因为这个跃马戏里面的一切,不就是他们正在玩的大唐幻世吗?雷长夜只是把创世神做的事,再做一遍。没意思!

    这些抱怨雷长夜早已经预见到。因为这一次跃马戏的主要受众群不是这些雷公戏的老玩家们。而是因为没那么多钱,从没玩过雷公戏的普通百姓。

    这里面包括无数从军队中退伍的老兵,武馆中的成员,江湖各派苦修的弟子,还有各镇在职的牙兵牙校,还有工匠、小贩、农夫、行脚商,甚至权贵府中的仆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