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63章
  • 下载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大唐军机省

    开成帝起死回生,病体痊愈的消息,犹如一剂强心剂,振奋了整个大明宫。被许占雄的乱杀吓得魂飞魄散的宫女妃嫔们听说皇帝重新站起来了,都找回了主心骨,无不喜形于色。

    南衙官员们也都感到振奋。开成帝是老上司了,大家都熟悉,总比十六宅内再换一个皇子当皇帝,又不知道他要选谁当宰相,选谁做中尉来得好。

    现在宦官都死光了,神策左右军中尉的选择极难预测,必须格外慎重才是。

    开成帝病体初愈的第一次朝会,按例本该在含元殿举行。但是,含元殿最近刚死过仇士良,乃是大凶之地。礼部尚书段春瑞极力建议开成帝在宣政殿议事。

    开成帝从善如流,选择了宣政殿上朝。这一次南衙官员已经习惯了宫里没有宦官的现状,自动自觉地按照惯例列队上朝,很多人都自己带了作为午饭的糕点。如今宫内万事凋敝,内侍省空置,宦官全无,宫中无人可用,朝食怕是没了。

    “但愿陛下议政时间莫要太长啊。”南衙官员都在心中默默期盼如果中午就能散朝,那么还能在家吃顿热乎的。

    这一次上朝,开成帝身边没有宦官服侍,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宣政殿龙榻之上。仇士良当政以来缠绕他的愁云惨雾,消散殆尽,此刻的开成帝神采飞扬,精神抖擞,顾盼若神,俨然恢复了当年初登位时的踌躇满志。

    看到皇上如此气色,南衙群臣顿感振奋,都觉得是不是大唐中兴的契机就在眼前。

    “各位爱卿,如今宦官不再,朕便省了那些繁文缛节,直接议事,也不用再听那刺耳尖啼。”开成帝微笑着说。

    “陛下圣明。”群臣同时躬身道,心里暗暗记下开成帝对宦官冰冷无情的评价。

    “仇士良既倒,神策军当重新整肃。朕一直以来觉得神策军乃天子禁军,主管京畿防务,稳固关中已经捉襟见肘,再司讨逆平叛之职,职权过多,左右军中尉疲于奔命,终日劳碌,不堪重负。朕当体恤下情,减免军中诸司负担。”开成帝朗声道。

    “这个……”南衙群臣都将目光投向神策军现在剩下的唯一一位能登朝议事的官员神策右军中护军仇飞英身上。

    “陛下圣明。神策诸司兼顾内忧外患,士卒疲不能兴,将领终日忧虑,恐负圣恩。如今陛下为吾等减负,实是皇恩浩荡!”仇飞英躬身下拜,口舌便捷地说。

    “很好。仇将军心忧社稷,实乃军中楷模。既如此,朕当裁剪神策军,左右军合为一军,免去讨贼之责,中尉一职由仇将军暂代。神策军从此只司拱卫京畿之责,麾下将士定必忠诚可靠,家世清白。不得作奸犯科,不得贪腐勾连,不得跋扈弄权。凡此种种,都需从军中清除,这件事便交由仇将军主理。”开成帝凝望着仇飞英沉声说道。

    “遵旨!臣必当勠力而为。”仇飞英躬身道。

    “神策军拱卫京畿,朕还需一军为大唐讨逆平叛,南征北战,开疆拓土。只是这只军伍非常设之军,只在朝廷所需之时,方会召集。今武盟麾下白银义从司在会川以白银义从威震南巫国,又在江南以白银义从司安定东南八镇。朕允许武盟在长安同样开办白银义从司。一旦朝廷召唤,会川、江南和长安白银义从司当抽调兵马汇集京师合为白银义从军为国分忧。”

    “这……?”南衙群臣都蒙了。白银义从司,这不就是地方的土团吗?以地方土团拼凑成讨逆之军,这能是各地反叛的节度使对手吗?南征北战,开疆拓土更是胡扯吧?

    “圣上英明!”仇飞英立刻抱拳高声道,“白银义从乃是武盟八派和天下江湖中忠肝义胆,倾心报国之士应和武盟召唤,四方云集而成的敢战之军。永强永都头更曾以八百白银义从直面仇士良麾下数万北门宿卫。白银义从,是大唐武德昭彰之表率,若能成军,必将威扬海内,雄霸八荒,重复大唐荣光!”

    “……”南衙群臣看到这一番君臣奏对还不明白开成帝的心意吗?有了神策军大头子的支持,白银义从军的成立势在必行,已经箭在弦上。

    “臣附议!”尚书省左右仆射崔谭、林彦立刻首先开口附和。这两人都是心思灵巧,明哲保身之辈,看到开成帝和仇飞英如此相得,已经知道这是一场演习好的奏对。仇飞英手里有军权,开成帝手里有皇权,此时不附议,怕是之后都没机会开口说话了。

    两位尚书高官官开口,其他南衙官员更是心如明镜,纷纷附议。

    “白银义从军虽然不是常设之军,但是武盟白银义从司却是朕养兵之地。朕本该让兵部年年拨给武盟粮饷,令白银义从司维持运转。然如今朝中窘困,实在拿不出多少钱粮。幸好武盟之主雷长夜深明大义,愿为朝廷代为分忧。”开成帝说到这里,目光投向殿尾默默站立的雷长夜。

    朝中群臣纷纷顺着他的目光扭头望向雷长夜。

    “能为朝廷效力,臣喜不自胜。”雷长夜走出班列,躬身道。

    “白银义从军虽非常设之军,但是一旦战事到来,军中尚需统领。武盟之主雷长夜一肩担任白银义从司的运转维持,白银义从的招募和训练,在战事到来,又要代朝廷供应粮饷,朕当破格任命他白银义从军中尉,统领天下白银义从,主理历次征伐之白银义从军将官参谋之任免。”开成帝朗声道。

    “臣遵旨。”雷长夜低头说。

    开成帝赐予的这个官职,并没有纳入正式官职体系,只是一个临时的职位,可以说是类似翰林学士一般的“天子私人”,对于目前的官宦体系没有什么影响,朝中官员们互望一眼,都并没有反对。

    “众卿,如今天下局势瞬息万变,各地方镇动荡不宁,我大唐在在未来必将迎来多重变局,诚然现在朝内三省六部还堪使用,但是在急难来时,却难以做到随机应变。”开成帝沉声道。

    “臣等惶恐!”朝中群臣都吓得躬下身去。他们都感到了开成帝想要变革的决心。按照惯例,如果有改动三省六部制这样的变革,往往会要拎出几个帝王的喉舌先进谏。但是他们都不知道开成帝的心意,也都没有腹稿准备,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希望开成帝别叫到他们。

    “众卿别担心。朕并非要革制,只是要在朝中多添一部,就叫军机省。设太史一人,侍郎两人,替朕处理军机大事。既然雷爱卿掌管天下白银义从,这军机太史一职,就由雷爱卿兼任。”开成帝淡淡地说。

    “臣遵旨。”

    “雷爱卿,你看军机侍郎由何人任职为好?”开成帝询问道。

    “启禀陛下,臣麾下客卿药师药承礼机敏敢断,足智多谋,学识渊博,可为陛下分忧。”雷长夜朗声道。

    “好,药师何在?”开成帝问道。

    在雷长夜身侧,药师缓步而出,朝着开成帝躬身拜下。

    “从今天起,卿就是朕的军机侍郎了。”开成帝微笑着说。

    “臣定不辱使命。”药师沉声道。

    “剩下的一位侍郎,就让仇将军兼任。一旦急难到来,雷爱卿的白银义从司还需从神策军抽调人手以资使用,两位同在军机省供职,可好好商议。”开成帝道。

    “臣遵旨!”

    南衙官员们都沉默了下来。这个军机省的建立机心相当的深。这是开成帝直接撇开了三省六部,将皇权直接扩大到了军队之中。一旦军机省成立,军国大事由开成帝一言而决,雷长夜和仇飞英则是照做。

    如果白银义从军真的像仇飞英所说乃是五湖四海敢战的忠心护国之士组成,那么开成帝在其中就有绝对的权威。这支军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绝对忠诚,那就是维持皇室权威的梦幻之军。

    从此朝廷之上,至少军国大事,都轮不到他们插话了。不过,这对他们而言并非难以接受之事。在仇士良麾下受了这么多年压制,有骨气,有野心的官员早就死光了,现在的官员只希望能够维持原状,甚至能保住性命就行,他们手边没权没兵,其他的也不敢想。

    “雷爱卿,朕听说你在江南以入画匣为依托,贩卖长生权,生意做得相当红火,可有此事?”开成帝忽然问道。

    “正是如此。江南贵人多有如画,客似云来。”雷长夜淡定地回答。

    “传闻这入画之权以入画筹为凭,永生入画,需计价一千万贯?”开成帝继续问。

    “喔……”满朝群臣同声惊呼。一千万贯的长生权,足以达到大唐三分之一的年税收,委实可观。大家心里都是一阵火热。

    “正是如此,然现在能永生入画的,寥寥无几。”雷长夜轻叹一声,朗声道。

    “你开设白银义从司为国分忧,朕也当为你大开方便之门。你这长生权和雷公戏的收入,朕便免去你的十一商税,以便你可用多余的钱粮周转,为朕的兵将多筹措些军饷。”开成帝笑着说。

    “臣感念天恩。在发饷之时,当冠以圣上之名,令天下志士仁人知皇恩浩荡。”雷长夜大声说。

    “雷爱卿身为军机太史,白银义从军中尉,统帅军伍征战之时,当详记立功将士之名,建立功臣策交予吏部,以便朝廷分封奖励,给予敢战猛士进身之阶,为我大唐招揽护国卫边之长才。”开成帝继续说。

    “臣遵旨。”

    “好了,神策军和军机省便这么定了,接下来,咱们聊聊这宦官的问题。”开成帝伸了个懒腰,扭动了一下脖子,眼神如隼,俯瞰群臣。

    第三百九十七章 墨子木人术

    宣政殿上寂静无声。仇士良之后,长安城里涌动着一股极其严厉的对于宦官的声讨。不只是仇士良和他麾下那一群内枢密院和内侍省的大宦官,哪怕是端茶递水的小宦官,也遭到了百姓的抵制和议论。

    本来这是非常合情合理的事情,因为仇士良作恶太重,长安城内百姓无不唾骂。但是,现在这股风潮已经发展到任何人想要恢复大明宫的宦官制度,就是想要谋逆,想要祸害王朝的程度。官场中人觉得这就有点矫枉过正了。

    很多南衙官员,尤其是礼部以尚书段春瑞为首的官员,都对于这股风潮忧心忡忡。因为宦官入朝乃是祖制,始于周礼,保证了帝统的纯粹性,并且是皇室宗亲防止外戚和权臣干政的一个屏障。现在仇士良之祸直接掀起了对宦官制度本身的冲击,这等于是坏了华夏流传千年的传统。

    但是,其实这并不是礼部官员应该忧虑的事情,这应该是内侍省最担忧的事。这才是让段春瑞等官员比较尴尬的。因为最该说话的内侍省官员全死完了。

    现在朝廷里最该为宦官制度辩护和争取的,只剩下礼部尚书段春瑞。这件事事关祖宗家法,他若不开口,必成青史罪人。但是,他却真的不想开口。

    今日的开成帝比往常大不一样,龙行虎步,神光照人,目光深邃,气势逼人。而且弹指间断神策军,建义从司,组军机省,军政大权一把抓,如果说他现在说想要御驾亲征,去打个什么东西,段春瑞一点都不会心有疑惑。

    他如今眼神中竟然有顺从民意的明确意思在,段春瑞感到此刻如果开口反对开成帝,必然会惹得龙颜大怒,危及性命。

    所以选择就剩下一个,抢在开成帝说话之前开口。

    “关于宦官之事,臣有言上奏。”段春瑞低头出列,躬身言道。

    “段卿家请讲。”开成帝和颜悦色地说。

    “仇士良身为宦官,擅权弄政,祸乱宫廷,他麾下内侍省、枢密院官员里外勾连,攀贼附逆,罪无可恕。然皇室任用宦官,乃传自周礼,沿袭千年,若任人得宜,则能服侍皇族,巩固帝统,稳定朝纲,方便百官,利大于弊。宦官之制,成不可废也!”段春瑞恭声道。

    “哈哈,段卿家定是听到百姓唾骂指责宦官之制的风声,怕朕言听计从,永久废了宦官?”开成帝淡淡地说。

    “这……陛下圣心明澈,自有决断,臣只是放胆进言,以作补充。”段春瑞恭声道。

    “嗯,卿家言中确实道出宦官之制的好处,我这大明宫内的奴仆男女皆需,而皇宫后院,确非男人可以涉足之地。宦官制让皇室放心使用无根家奴,算是解了燃眉之急。而使用宦官传话和引导,也免了宫中女眷与外臣接触,确有稳定朝纲,方便百官之利。可以说宦官制是帝皇之拐棍,在以前确实无法替代。”开成帝微笑点头。

    “陛下所言实乃至理……嗯?”段春瑞微微一愣。以前无法替代,难道现在就有了吗?

    “雷卿家,却不知我让你做的东西,都弄好了吗?”开成帝朗声问。

    “陛下,臣昼夜赶工,已全部完成。”雷长夜立刻躬身道。

    “嗯,宣他们入宣政殿,让众位卿家看看蜀山道法的巅峰之作。”开成帝道。

    “臣遵旨。”雷长夜从怀中拿出一枚小木匣,点了一下上面的一个木制按钮。

    悠扬的管弦之声在木匣中突兀地响起,令殿上群臣都一阵惊奇,无不议论纷纷。片刻之后,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伴随着音乐的韵律,啪啪啪啪地在宣政殿外响起。

    片刻之后,两百名黑衣黑裤,身材笔挺的木制人偶,迈着齐整无比的脚步,双手背后,昂首挺胸地走进了宣政殿,在百官班列之侧,形成四排宛若刀裁的队列。

    “陛下,这就是臣专门为大明宫定制的两百名皇室管家。”雷长夜沉声道。

    “皇室管家?”段春瑞茫然问道。

    “正是,段大人,这些人偶,可以照顾皇室成员的衣食起居,传递讯息,看守门户,甚至聊天解闷,还可以帮助大明宫的宫女洒扫亭台,清洁院落,端汤倒水,搬抬拎拿,可以说是无所不能。”雷长夜笑着说。

    “喔……”朝臣们都惊呆了。蜀山道法之精绝处,恐怖如斯!

    看着众人表情,雷长夜嘴角上扬,心里非常得意。

    这套木制人偶是他早就想要搞出来的东西。在墨子五行记中的机关篇最后,就有这种制造拟人木偶的方法——木人术。这种设计一开始是为了给各大道法宗门的弟子用来练习武功和教授传承的工具。

    木人术中的木偶身上有两百零六个部件,制作极其精巧细致。只要按照墨子五行记的方式制造出部件,以特定架构装配木人,最后以法阵勾连木人身体各部并施以相应道法,可以令木人宛若真人一般的动作。

    在启动木偶之时,在木偶身上需刻入墨子五行记中记载的传灵符。启动者需要把本身的灵念灌入符中,即可靠远程操纵法阵,控制木偶进行一系列复杂的动作。

    木人术底下的批注之中,蜀山掌门吕岩甚至还在木人术系统的基础上加了一条传声法阵的构架。这样传灵符一经启动,启动者甚至可以让木偶说出带着机械音的官话。

    这木人术本来让雷长夜非常着迷,花了很多时间钻研,但是因为制造过于繁琐,而且撒豆成兵符的功能又被雷长夜开发到了极致,无需再制造木人,他就没有把它投入到实际应用之中。

    在想要建立管家制的时候,雷长夜突然想到了墨子五行记中木人术。木人术制造出来的木偶,既非真人,又灵活机巧,因为刚开始的设计是用来和各派道门弟子对打,所以力气也很大,手脚极其利落,完全符合宫中仆从管家的各项需求。

    他甚至还可以更过分一些。他改动了木人术中传灵符启动木偶,并以启动者远程控制法阵的模式。将其变成了以驱灵符启动,依靠自己的一丝神识控制木偶,令其成为自己潜意识完全操纵的智能管家。

    自从达到小六品之后,他的脑部诸穴被真先天一气锤炼得容量极大,间接导致脑域比原来还有宽广了近十倍,精神力暴涨之下,如果他不多点东西控制一下,脑能量就用不完,还会让他心神不宁,略显烦躁。

    如今有了这些木偶管家分流脑域功能,也让他可以重新找到一丝宁静。

    为了制造这些木偶,雷长夜不得不在仙隐图和现实世界几进几出,在育英谷里砍伐了很多自己在南巫国收集到的上古巫木——铁线柳。

    这些铁线柳木质致密,坚硬如铁,木脉之中蕴含灵气,各式符箓对其产生的作用都会有放大的效果,同时重量却很轻,特别适合制造行动轻盈而坚固的木人。

    雷长夜把自己以前画出来的木人术零件的图纸统统展示给了车间图。这车间图在他的炼制下已经是三品法宝。图中的人工智能分辨率极高,还可以实时应变,不但飞快地制造出了他需要的两百零六个部件,还刻印好了相关法阵,并自行组装完成。

    雷长夜只需要把材料放进去,当晚就直接哗哗哗地冒出了两百个装配完全的木偶。他又以二品翠麻纸画了由天枢驱灵阵演化而来的驱灵符,并让吴道子为其施展万化之术,变出了成千上万的驱灵符。

    他在这些驱灵符上每个都充了五个玉符。这些驱灵符由二品翠麻纸制成,又被雷长夜加以六品符箓之法催发,再配合5个玉符的加持,足以维持每个木偶运行数十年。等到它们用光了符能,到时候雷长夜说不定已经造出了更高级的一批木人替代这初代产品。

    至于雷长夜手里拿的木制匣子和上面的按钮,只是他做的一个障眼法,让大家以为这些木人都是由这个木匣控制的。

    “雷爱卿,这些管家可堪使用,能否尽数替代宦官功能?”开成帝一脸好奇的样子。

    “陛下,所谓百闻不如一见。倒不如让我这两百名皇室管家在今日朝食中表现一番,以供在座诸公评判。”雷长夜躬身道。

    “甚好,今日朕大病初愈,第一次上朝,乃普天同庆之日,今之公厨当设于宣政殿上,我与诸卿共享午餐,把酒言欢,畅所欲言。”开成帝朗声笑道。

    “谢主隆恩!”殿上众臣惊喜交集。段春瑞高兴得甚至都忘了刚才要坚持什么。大家都以为今天的朝食肯定没戏,又看着开成帝这么精神,预估着早朝之后,还有诸多事务,大家都要吃糠咽菜,强忍饥饿熬到晚餐的钟点。

    没想到开成帝竟然百忙之余还安排了公厨。朝中群臣心中暗暗感激,但是心中也有疑惑,许占雄祸乱大明宫,内侍省为之一空,太官署的太官府,太官史,监膳官等头面人物被杀了不少,两千四百供膳吏作鸟兽散,很多人都逃出了长安。朝食从何而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