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62章
  • 下载
  • 雷长夜关上船主室的大门后,立刻对刘秀说:“刘兄,刘夫人,开成帝怕是熬不了几天了,这皇帝之位,你看该如何传续啊?”

    雷长夜这番话,立刻让刘秀和阴丽华屏住了呼吸。

    他们拥有丰富的宫廷斗争经验,雷长夜一开口他们就知道,问鼎之机,就在眼前。

    “盟主,帝位之存续,自有祖宗家法,我等外人,不便多言。”刘秀干脆地一摆手。

    雷长夜笑着点点头,刘秀这是依照三拒禅让之礼的典范来行事。他必须连续三次请求他称帝,他才会同意。不过,按照他对大玩家的理解,现在正是刘秀抓紧时间给自己刷玉符,改记忆,换身份的黄金时机。

    “刘兄,我一直以来,就觉得令夫人有母仪天下之气质,刘兄的姓可是真的姓刘?我总觉得刘兄神色间,龙行虎步,颇有皇族之气。”雷长夜探身低声问。他把话都已经放到这一步了,现在是时候刷玉符了,来吧。他耐心地等待着。

    “你一定是看错了。”刘秀和阴丽华齐声说。

    “嚓!”雷长夜愣了。刘秀当年刷了几百万玉符,天降正义在江南杀得尸横遍野,就为了改朝换代,难道是他记错了吗?

    “盟主,如今江南稳如泰山,长安囊中之物,天下安定近在眼前,我与丽华只望天下万民,安居乐业,歌舞升平,荣华富贵,帝王将相于我二人,不过云烟过眼。”刘秀微笑着说。

    “啊?”雷长夜愣了。这话好像是永强说的!这货欺负他当时没在现场,张嘴就借用。难道说永强在开成帝面前一番作态,居然打消了刘秀问鼎天下的雄心?

    “盟主,夫君与我乃是武盟中人,武盟才是我们归属,朝廷和方镇都与我们再无瓜葛。飞鱼大娘船和雷公镇才是我们心目中的家园。”阴丽华由衷地说。

    “……”雷长夜无语。阴丽华这是和鱼玄机一样,被抽水马桶和水龙头的魅力给吸引住了吧?在皇宫里面,可没有这么舒适的居住环境。难怪她不想走。

    “盟主,丽华虽然生具异象,但是她从小淡泊名利,不会去追寻那些空中楼阁般的荣华富贵,在武盟的生活,挺好,只是……”刘秀说到这里,微微迟疑了一下。

    “终于来了。”雷长夜心头大石落地,他就知道刘秀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称帝的。

    “盟主,仇士良已杀,长安城已定,你这雷公戏的更新什么时候才会开始啊?”刘秀问。

    “嚓!”雷长夜按住脑袋。虽然当初他开发出雷公戏,就是为了让参与到天下争霸的大玩家们发现,世上还有比争霸天下更好的选择。但是,他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刘秀才玩了多久,已经沉迷到了如此地步。

    刘秀显然觉得当了皇帝再玩雷公戏没人敢赢他,一点意思都没有。当初紫馨从他手里夺走了雷公戏王者争霸赛冠军,估计也深深刺激到了他。

    “盟主,难道说你不准备更新雷公戏了?”刘秀看着雷长夜纠结的样子,连忙担心地问。

    “难道说你的雷公戏真的就只是为干掉仇士良做铺垫吗?不会吧,不会吧?”阴丽华急了。

    “雷公戏的更新已经弄得七七八八了。”雷长夜淡淡地说。按照这个态势,雷公戏不做,武盟会垮呀。

    “如此甚好!”刘秀和阴丽华都是长出一口气。

    “但是这段时间关乎皇室存续,正是大唐最危急的时候,还需要贤伉俪鼎力支持。”雷长夜无奈地继续说。

    “当然当然,必当效力。”刘秀和阴丽华严肃地点头。毕竟他们还需要雷长夜继续搞他的雷公戏和琼浆玉液酒。

    送走了刘秀和阴丽华,雷长夜摸着自己的光头,叹息不已。刘秀不当皇帝,他只能去找汪芒问问了。不过汪芒真的不太适合当皇帝,他当个支书比较靠谱。

    实在不行,他就要去找会昌帝和大中帝。不过这两个皇帝太喜欢嗑药,随时玩完,而且不好控制,不可控因素太多。

    他记得藏娇楼里还有个皇子李象淳,此人生具英相,颇有帝王之风,可惜太过于热切地想当皇帝,上台之后必然弄权,这样的人一旦执掌大权,和武盟这种逆天的存在总会出现矛盾,到时候又要进入历朝历代都无法摆脱的勾心斗角环节,内耗远超收益,绝不可行。

    思来想去,在雷长夜心中最完美的唐朝皇帝,竟然还是开成帝。这位皇帝忍得了委屈,熬得住寂寞,也有过被权臣控制的经历,学会了听话懂事,南衙群臣对他的行事作风也熟悉。如果他对人言听计从,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这岂非浑然天成的工具帝?

    如今宦官集团已经被雷长夜用计除尽。开成帝若是能够挺过鬼门关,继续活下来,雷长夜就可以让他来开辟天下历史之先河,彻底废除宦官制度,开发一个全新的宫廷管理制度——管家制度。

    管家制度起源于法国,后来传入英国,传统守旧的英国宫廷行事作风更加老派,讲究礼仪、细节,比法国更重视对皇族尊严的维护。在实践过程中,管家的职业理念和职责范围被宫廷礼仪制度进行了新的规范和强化,成为了行业典范。

    在蓝海星位面的近现代宫廷中,高级管家和管家群体成为宫廷内服务的中坚力量。英式管家制度的规范也成为了宫廷治理的行业准则。

    不过这个制度之所以能够在欧洲和近代兴盛,还在于欧洲的皇权不够集中,没有像中华历代朝廷那么大一统。

    中央集权的宫廷之中,对于权力的争夺和敏感度都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无论拥有什么样道德规范的男者,都不会受到掌权者的信任。只有没有生育能力的家奴,才能让掌权者产生安全感。

    但是在晚唐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中央集权被最大程度的削弱,各地方镇势力迅猛壮大,朝廷暗弱到宦官能够轻易攫取大权,为非作歹。经过仇士良的数番杀戮,无论是皇室宗亲还是南衙官员都软弱无能,无力反抗北司的控制。

    如果能够控制住开成帝继续坐稳皇位,稳住被仇士良不断削减的皇宫格局,形成朝廷和藩镇互相制约的晚唐特色体制,维持住朝廷权力的分化。这其实是一个废除宦官制度的绝佳时机。

    趁着仇士良等宦官作为在大唐掀起了滔天民愤,宦官又都被宰了,直接废除宦官制。以管家制度取而代之,通过管家制度的特点,限制住皇帝三宫六院的规模,把大明宫的规格降格至小宫廷的格局。

    依靠管家制度这个全新理念,雷长夜觉得是时候尝试一下建立起他心目中全新的大唐——赛博大唐。

    第三百九十五章 挽救开成帝

    雷长夜想到彻底废除宦官制度之后,感到全身上下都清爽了起来。

    宦官制度可以说是华夏封建王朝最丑恶的表征,这代表了为维护皇权,历代君王可以对被统治者的人格和尊严进行毫不犹豫的践踏和抹消,甚至还会以家国之义为自己正名。

    唐朝晚期的宦官之祸,实际上已经为宦官制度敲起了丧钟。但是,改朝换代之后,历朝君王在中央集权的压力下,最终还是维持了宦官制度,只是对宦官干政做了各种各样的限制。这种限制,在每个朝代的后期,都名存实亡。

    唐朝之后,华夏历朝都对宦官有所防备,但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与宦官集团的斗争,贯穿整个华夏历史的始终。宦官不但成了各代王朝衰败的祸因,后来更发展成了危害王朝存续的利益集团甩锅的目标,充当了挡箭牌和替罪羊的可悲角色。

    如今在大唐幻世的特殊环境之下,有了废除宦官制度的好时机,雷长夜决心好好把握。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稳住开成帝的性命,让他继续活下去。他是雷长夜心目中最好的背锅侠。

    想清楚所有关键,雷长夜心中只剩下兴奋。他三步并作两步,跑下飞鱼大娘船,朝着清思殿飞奔而去。

    此时此刻,开成帝正在清思殿的卧榻之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喘着气,脸青唇白,眉目发黑。仇士良为他吊命的魔功早已经散尽,只剩下阴丽华给他喂下的乾坤吊命丹在起作用。

    但是,他这一生都活在悔恨、恐惧、惊悚、绝望之中。每一种负面情绪对于身体的损害都比任何毒药更严重。他现在还能活着,已经可以归功于皇朝太医署的精良医术了。

    现在,开成帝已在弥留之际。他的心情也很平静。仇士良的殒命,让他获得了一生中最大的宁静,他已经准备好含笑而入鬼门关。

    在他的身边,最后还活着陪在他身边的妃子都默默无声地围在他的床边。这些女人陪着他走过了十几年人生最黑暗的岁月,见惯了死亡和绝望,也已经疲累得再也哭不出来。几个人就这么默默地守在一处,共同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在他们身边守卫的,是武盟高层的女性成员:毕一珂、紫馨、孙尚香、苏妲己等人。他们看着这一群历代皇室中混得最惨的人,心中都默默叹息。

    紫馨、孙尚香和苏妲己等大玩家看着他们的样子,有一种顿悟的感慨,她们为什么花这么大力气为了改朝换代打生打死,就算得了天下,最后还不就这样?

    雷长夜在宫女的引路之下,飞奔而入清思殿,朝着开成帝的卧塌奔来。守在开成帝周围的妃子们木然望向他,眼神中都没有任何惊奇之色。这里早就被仇士良当菜市场了,现在雷长夜进来对她们也没什么分别。

    “各位娘娘见谅,臣武盟盟主雷长夜,现有救陛下的秘术,但需要单独对陛下施展,任何人看见都会破法,能否请娘娘们回避一下?”雷长夜在正殿中央躬身道。

    “是雷爱卿吗?”开成帝听到雷长夜的声音,忽然睁开了眼睛,挣扎着问。

    “臣在!”雷长夜忙说。

    “你们……都退下吧。”开成帝喃喃地说。

    “是……”这些妃子们幽幽地看了开成帝一眼,低着头鱼贯走出了清思殿。

    雷长夜看了一眼殿上的武盟成员们。这些成员心领神会,全都退出了清思殿,并守住了清思殿的各处门户。

    “雷爱卿,永大侠曾跟朕说,你有长生之术,可是当真?”开成帝颤巍巍地问。

    “当真。臣在江南靠贩卖长生权闯下了名声。这长生权,当然不会漏掉陛下。”雷长夜低声道。

    “朕不想要那长生权。朕实不配也。”开成帝说到这里,不禁泪流满面。

    雷长夜当然不会说你的确不配。但是也不好接口,只是咳嗽一声:“臣有个童年的故事,却不知陛下是否兴致一听?”

    “雷爱卿的故事,想来是有趣的。”开成帝苦笑一声。

    “臣小时候,不吃猪肉,因为猪相貌丑陋。但是长大之后,吃过猪排烧烤,却发现猪肉实为天下第一流的美味。”雷长夜道。

    “完了?”

    “完了。”

    “这么短?”

    “留给陛下的时间不多了。”

    开成帝有气无力地笑了几声,只感到胸腹憋闷,难受无比:“爱卿是说不管配不配,朕需亲身尝试一番再说。”

    “正是如此。陛下,臣的长生权,尽在此入画匣中,一旦入画,法宝不灭,则神识永存,等若永生。这是臣为陛下特制的入画匣,陛下只需看一眼就可入画,何妨一试?”雷长夜从怀中取出一枚雕龙画凤的入画匣,双手奉上。

    开成帝望着入画匣上的辨身符,喃喃地说:“神识永存……我保住这条命,真的这么重要吗?”

    “陛下身系万民福祉,断不该轻言放弃。”雷长夜躬身道。

    开成帝艰难地睁大眼睛,凝望辨身符,缓缓放开了的心防。他微弱的神识倏然入画。

    开成帝眼前一黑,清思殿内凄清昏暗的景致陡然一换,他来到了一片风和日丽,青山绿水的小镇之上。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他拥有了一副十八岁的年轻身段,一直纠缠他的气短、心悸、腹绞痛、风湿疼痛和腰背疼痛全都消失了。

    他就好像重回十八岁,再次拥有了人生。

    “雷爱卿!雷爱卿!”开成帝急切地转身找雷长夜。

    “陛下,臣在。”雷长夜的声音在开成帝的身后传来。

    开成帝转头一看,却发现雷长夜正在向他躬身施礼。

    “这就是爱卿所说的长生之术?”开成帝感受着身上洋溢着的年轻气息,心中狂喜地说。

    “正是。陛下可还满意?”雷长夜微笑着问。

    “此天授之术也,我当……”开成帝张嘴就要封赏,随即他忽然一声长叹,“我当在这里出家为道,修身养性,静心悔过,从此不问世事。”

    “陛下,但是大唐还需要你的治理啊。”雷长夜连忙说。

    “有此长生法宝,爱卿手中握着的就是天下豪强之命脉,除非有第二个人创制全新的长生法宝,否则得长生权者得天下,如今长安已在卿家手中,此改朝换代之良机也,爱卿难道不动心吗?”开成帝双手一背,忽然问道。

    “改朝换代太费钱,维持现状对我这种生意人来说,才是最有利的。”雷长夜微微一笑。开成帝不愧是帝王后裔,一下子就抓住了仙隐图的潜在价值。

    “……”开成帝看了他一眼,忽然一笑,“爱卿不愧是永强的良友。我们这些争权夺利者椎心泣血抢夺的江山,对于武盟的诸君来说,只是负担。”

    “陛下圣明。”雷长夜躬身道。

    “如今进入这法宝世界,我终于醒悟,之前之所以被仇士良所困,正是因为我恋栈权力,不肯松手,到最后我背叛了所有人,所有人也都离我而去。大唐的风骨因我而断,我亦不想拖着残躯厚颜坐于朝堂之上。雷爱卿,我想要归隐于此,从此永离权柄的纷争。”开成帝望着眼前的青山绿水,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说。

    “……”雷长夜低头不语。

    “我知道,我如此离开,朝廷必有大乱。但是,如今大明宫上下都被武盟所控制,就算乱一点,也乱不到哪儿去。还要劳烦雷爱卿为我多担待,到十六宅随便为我找个继承人,也就是了。”开成帝摆摆手。

    “既然一心想要归于青山绿水之间,不问世事,陛下身后之事,便交给臣来处理。”雷长夜沉声说。

    “爱卿既能配合永大侠击溃仇士良,自有手段安定大明宫。这天下归于大唐的,已经不多,爱卿若要维持现状,要处理的东西并不多。”开成帝一边说一边朝着小镇边一处曲径通幽的所在走去。

    这副年轻的躯体让他感到格外的生机勃勃。画外的世界,他已经不太想去费神思考。雷长夜既然愿意让他入画,正说明他对自己存了善意。那么把天下交给他,开成帝觉得无所谓。总比仇士良强上一千倍。

    雷长夜望着开成帝的背影,感慨地叹了口气。开成帝此刻的确已经有了道心,能够抛开一切,寻找天地真意去了。看来,这仙隐图倒是一处帝王绝佳的归隐之所。

    不过,这也正是他想要的。对于接下来他要在大唐展开的骚操作,他需要开成帝百分之一百的合作。但是开成帝毕竟是一个有独立思维的封建君王,不可能和他时刻合拍。

    这天下和自己最合拍的,不就是自己吗?

    雷长夜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身后走来的另一个开成帝。这是他准备好的开成帝第二个画中身。这个画中身可不简单。这是他求爷爷告奶奶才让吴道子给他画的一个画圣真迹而成的画中身。

    他把自己的一丝神识种入这个画中身脑海之中,立刻接管了他的意识。他操纵着画中身从入画匣里出来,来到开成帝的躯壳旁边。开成帝的躯壳此刻已经咽下最后一口气,他成了第一个真正没有了肉身,只剩下神识存在于仙隐图中的人。

    这也证明了这个仙隐图是真正可以让神识永存的法宝。

    雷长夜也把神识从入画匣中收回来,举起盟宝袋收了开成帝的尸体。

    开成帝画中身在他的神识控制下躺到了清思殿的卧榻之上。

    “恭喜圣上龙体康泰!”雷长夜躬下身,朗声开口,声震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