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61章
  • 下载
  • 到时候只要敕旨一发,天下景从,河东、魏博和宣武节度使吃枣药丸。

    但是,现在却是最危险的时候。如何能在这个关键时刻让长安迅速安定下来,并立刻拥有足够实力应变,是关键中的关键。

    现在仇飞英是雷长夜需要加意笼络的人物。

    “主上,仇大人来了。”门外响起了鱼玄机的声音。

    “嗯。”雷长夜让阴将打开了门。仇飞英在鱼玄机的引领下,期期艾艾地走进门。

    雷长夜轻摇蒲扇,朝他微微一笑:“仇大人,我就说你生具异象,必会逢凶化吉,看来我没看走眼啊。”

    “雷盟主,我服了!”仇飞英咚地跪倒在桌案之前,五体投地地拜下。

    鱼玄机朝雷长夜皱了皱鼻子,转身出门,轻轻把大门关上。

    “大人何须如此,快快起身。”雷长夜站起身,绕桌走来,将其扶起身。

    “雷盟主,你准备如何安排我,要不就明说了吧。”仇飞英苦着脸说,“这些日子,我深感在神策军中的日子不好过,我想要告老还乡,回到关中故里,每日弄儿为乐,享受天伦。”

    “哈哈哈,大人想要享的清福,何尝不是天下人的梦想。”雷长夜扶着他在坐塌上坐下,自己也坐回自己的坐塌,满脸笑意。

    “敢问雷盟主意欲何为?这朝纲天下已在掌握之中,我也愿意急流勇退,如果你想要问鼎天下,此千古一时也。”仇飞英急切地问。

    “哎,天下权虽美,怎比坐享长生,无忧无虑更自在。我做的是长生权的生意,天下权与我如浮云也。”雷长夜笑着说。

    仇飞英抿了抿嘴,深有同感。自从见过仇士良和开成帝那两副死样子,他真的烧香拜佛都不想被卷入权力漩涡中斗生斗死了。

    “天下权只有一个赢家,长生权却可以共赢。我们生意人和气生财,自然喜欢长生权。”雷长夜盯着仇飞英的脸,时刻关注他的心态。

    “雷盟主所言极是。我也喜欢长生权……”仇飞英说到这里,脸忍不住红了。他现在人都在雷长夜手里,还想什么长生权,简直痴人说梦。

    “仇大人。如今天下,北方诸镇蠢蠢欲动,北蛮西胡虎视眈眈,南巫虽败,然贼心难死,大唐周围,危机四伏。仇士良弄权,搞得民不聊生。长安凋敝,破败已生。东都半毁,民生堪忧。大人虽有急流勇退之心,然这苍茫世界,荒芜人间,敢问退路安在啊?”雷长夜悠然自得地说。

    “这个……”仇飞英脑子里混乱一片。

    “为今之计,当从速整肃神策军,将军中的害群之马消灭殆尽,清除军册中之冗员,把神策军重新打造成一只可堪使用的精兵,重建朝廷之权威。朝廷立下威严,自能以雷厉风行之态整治关中,进取河西,打通商路,恢复长安昔日之荣光。到时四方太平,海内清晏,大人无需退路,清福自来。”雷长夜沉声说。

    “进取河西,打通商路?”仇飞英瞠目结舌。

    此刻的河西早已经被西胡全面侵占,西胡头陀麾下五茹六十一岱合共数十万大军横扫河西,河西唐兵虽精锐,但是人数和后勤被双双压制,早在几十年前就伤亡殆尽。

    如今大唐朝政晦暗,各地方镇早无臣服之心,神策军驻守长安已经感到四面受敌,惶惶不可终日,雷长夜竟然还要神策军去打河西?莫不是在想屁吃?

    “怎么,仇大人认为我办不到吗?”雷长夜成竹在胸地一笑。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安排仇士良

    仇飞英呆呆地望着雷长夜,心里忽然想到了仇士良的无头尸体。仇士良是怎么就被弄死了,永强和雷长夜到底是个什么关系,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

    他只知道,永强能杀死仇士良,其中必然有雷长夜在做手脚。他既然能做得了仇士良的手脚,西胡头陀听说也是个九品至高,真不一定能斗得过雷长夜。

    “雷盟主,在下性命都在盟主手中,甘愿粉身报效,死而后已。但有所求,无所不应!”仇飞英猛然想通了,一定要跟着雷长夜混才能有好果子吃。

    “好!仇大人果然是深明大义之人。刚才我所言神策军之整肃,还需要交给大人亲手来办。”雷长夜微笑着说。

    “我来整肃神策军?”仇飞英心头一惊。

    “没错,神策军诸司将官,哪个贪腐成性,哪个爱吃空饷,哪个贪花好色,哪个杀人不眨眼,哪个跟着仇士良残杀两千朝官,却逍遥法外,这些大人心中有数。这些人必须清理出局。”雷长夜沉声道。

    “神策军内部贪腐勾连之将领,数目众多,我虽然心知肚明,但是光凭我麾下这批人,怕是应付不过来。”仇飞英冷汗直流,一边思忖一边说。

    “放心,永大侠和他八百白银义从自然会听候大人的调遣。而我武盟也有八百五品巅峰的阴将可供驱策,不知这些兵马够不够……”雷长夜微笑着说。

    “永大侠?八百五品巅峰的阴将?”仇飞英感到自己嘴巴都需要多长一副才够用,雷长夜这句话的信息也太丰富了。

    永大侠不是回巴山吗?仇飞英首先感到奇怪的是这个。

    “不用担心,永大侠确有归隐之心,不过我自有办法留住他。”雷长夜笑着摆摆手。

    仇飞英连连点头,脑子开始兴奋地活跃起来。

    永大侠现在就是长安城内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开成帝亲封天下第一侠。仇士良都能被他杀了,还有谁弄不死?八百五品巅峰的阴将更是可怕。五品巅峰就是他现在的水平。他难以想象八百个自己能有多厉害,简直厉害坏了。

    雷长夜所说的五品巅峰阴将,正是他升品之后能召唤出来的阴将品阶。升入了小六品的符师能召出五品巅峰的阴将,比以前的小五品威力上升了一大截。再加上雷长夜的神识控制更加精妙,这些阴将的威力几乎翻了四倍,足以在长安横着走了。

    “如此我当尽力而为。”仇飞英顿时有了底气。

    “大人在长安和药先生已经相处融洽,在整肃兵马之时,我会让药先生助你一臂之力,相信在他的辅助之下,大人能将神策军精简为一只天下强军。”雷长夜笑着说。

    “呼……”仇飞英无不舒畅地吐了口气,有了药先生相助,做什么事都稳了。

    仇飞英踌躇满志地走出了船主室,雷长夜长舒一口气。神策军的整治的确必须一个对神策军知根知底的内部人士来搞定。

    仇飞英此人虽然心志不坚,常受环境左右,不过雷长夜相信在永强永海川和药师两个人影响之下,他的性格不会再出现突变。

    而他一旦下定决心做一件事,他的执行力和果敢作风让雷长夜非常赞赏。这也是他从一开始就让永强和他加意结交,以多种手段影响他在关键时刻抉择的原因。

    有了仇飞英的勠力效劳,再加上药师的谋划,神策军的整肃,水到渠成。

    与此同时,雷长夜也要抓紧时间在长安兴建白银义从司,并将他一直中意的人调入司中任职。

    就在他暗自沉思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鱼玄机的声音:“主上,属下有事禀报。”

    雷长夜点点头:“进来。”

    门倏然打开,鱼玄机走进船主室,在雷长夜面前跪坐下来,直视着他的眼睛:“主上,仇士良并没有死。”

    “哦?”雷长夜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毛。

    “你果然已经知道。”鱼玄机长出一口气。当时永强一枪贯穿仇士良的后脑,仇士良千钧一发之际,摸出了入画匣,对准了自己。在长枪碎脑之前,他的神识已经入画。

    这件事鱼玄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是当时永强忽然昏倒,开成帝以及北门宿卫、南衙官员一堆事情纷繁芜杂,需要一样样处理。仇士良没死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事情就会变得极为麻烦。所以她忍着一直没说话,直到送走仇飞英之后,她才终于找到了倾诉的时间。

    “玄机,我记得我答应过你,一定给你亲手杀他的机会。我说过的话,一向算数。”雷长夜微笑着说。

    “主上,你不必为我特意安排这件事,大局为重我还是懂的。”鱼玄机顿感受宠若惊,连忙摆手道。

    “不亲手杀了仇士良,你那些童年时代就留下的心结,是解不开的。”雷长夜笑着说,“不过,我倒也不是特意为你准备的,这样吧,你随我进入画匣看看就知道。”

    “哦……”鱼玄机拿出怀中的入画匣,迟疑着看了雷长夜一眼。

    “我和你一起进去啊。”雷长夜笑了。鱼玄机入画,身子躺在船主室,颇不雅观,她还是有点矜持的。

    “别让别人看哈。”鱼玄机飞快地说了一句,随即轰地躺倒在地。

    “真能来事儿。”雷长夜连连摇头,自己也进入了入画匣。

    鱼玄机入画之后,才发现仙宫已经关了,她只能进入画中镇里为外人安排的一个临时画中身之中。雷长夜也出现在了她的旁边。

    “跟我来!”雷长夜带着她踩到一朵祥云之上,晃晃悠悠地飞了起来。这朵祥云是吴道子特意给他画,方便他在仙隐图里到处转悠。他虽然功力到了六品,但是因为一直不练轻功,跑得总是不够快。

    鱼玄机站在祥云之上,俯瞰着仙隐图内的山河大地,心头一阵前所未有的清爽,好壮观啊!

    片刻之后,祥云飞过千山万水,五湖四海,在整个世界的西北方飞临一座巨大的峡谷,峡谷中熟悉的场景让鱼玄机立刻想到了雷公峡谷。

    “哦……”鱼玄机恍然大悟,“雷公峡谷和画中镇是这么连在一起的,这入画法宝这么大的嘛?”

    “当然啦。我雷长夜的宝物,都是很大的。”雷长夜得意地说。

    “切!”鱼玄机忍不住嗤了一声。

    雷长夜控制祥云落到雷公峡谷出暴君的河道附近,漂浮在一片树林的上端,俯瞰着暴君出没的沼泽。此时此刻,雷公峡谷的战役模式早已经发动,三路兵线正在激烈的战斗。

    鱼玄机在祥云上东张西望,莫名其妙,不知道雷长夜想要让她看什么玩意儿。

    就在这时,虺娇娇俏可爱的电子音在峡谷上方回荡:“子时已到,暴君遁入虚空,黑暗暴君降临!”

    随着这声悠长的警告,沼泽里威风凛凛的暴君突然转身,从四脚走地龙化为一条飞龙腾空而起,遁入身后的紫黑色漩涡之中。紧接着,一只全新的四脚龙从天而降,落入沼泽。

    这条四脚龙四足如小象,身子魁梧,布满了剑刺,脖子颀长,龙头是妖魔之首,长着青白色长牙,双目眼角上吊,眼神熟悉至极。

    “我在哪儿?放我出去!”这只四脚龙发出狂怒和迷茫的怒吼,拼命挣扎着想要从沼泽里钻出去。但是因为雷公峡谷的法则限制,他怎么也出不去。

    “吖——”它狂怒地发动了个人领域——死亡领域,周围全部都是黑色的死亡波纹,气势磅礴。

    “这是仇士良?!”鱼玄机惊了。

    “没错。他最后拿起入画匣的时候,也是我做好雷公峡谷全面更新的时候,我在这里设计了一只比原来的暴君更厉害的黑暗暴君,他正好选了这只黑暗暴君,那就不好意思,只好永远在这里做黑暗暴君了。”雷长夜双手一摊。

    “但是……但是……”鱼玄机脑子一片混乱,“他这……这么多雷公戏同时上演,他好像也到不了所有的雷公峡谷吧?”

    “没错,这都是随机的。我做了不少黑暗暴君的画中身,一旦雷公峡谷双方激战到特定时间点,就可以把黑暗暴君召唤出来。仇士良的黑暗暴君会随机在上万个雷公峡谷赶场,打到哪儿算哪儿。就看大家能不能打败这九品至高的黑暗暴君了。”雷长夜笑着说。

    “这么安排他……”鱼玄机心中酸爽无比,就好像盛夏时节被怼了一盆的酸梅汁,爽的同时,又有点撑,“未免有点残忍吧?”

    “这就看他的选择了。他可以随时弹出入画匣,选择死亡。”雷长夜淡淡地说,“如果他一直不弹出去,就说明他并不觉得这个安排有问题,那么我们何必理他。”

    “呵呵,嘿嘿,哈哈哈哈……”鱼玄机刚开始的时候想要微微一笑,但是却忍不住嘿嘿冷笑,最后又控制不住地哈哈大笑,一直笑到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却仍然止不住。

    雷长夜离她远远的,生怕她一伸手就把他袖子拿过来擤鼻涕。

    鱼玄机又哭又笑,闹了足足两刻钟的时间,才终于平静下来,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她的鼻子和脸,长舒了一口气。她双膝跪下,对着天地连连磕头:“阿爷,阿娘,诸位叔伯兄姐,蕙兰替你们报仇了,你们安心地去吧。”

    “舒公有灵,若知有女如此,必当含笑九泉。”雷长夜沉声道。

    “主上,我心愿已了,此生无憾,愿在安排局为主上的大业肝脑涂地。”鱼玄机站起身来躬身道。

    “哎,也不用如此拼命,还是要注意劳逸结合。最近我雷公戏就要开始新的赛季,有兴趣可以去多玩玩,散散心,消解一下,不要天天就知道工作。”雷长夜笑着说。

    “呼!”鱼玄机充满憧憬地双手合十。她现在终于对宣锦当初的感觉,有了切身体会,报仇雪恨后的感觉,太爽了。

    第三百九十四章 全新的大唐

    神策军安排妥了。雷长夜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在大明宫内,以现有的班底,搭一个朝廷的新台子。

    因为连年的宦官干政和藩镇割据,长安的朝廷已经退化成为名副其实的“小朝廷”。权威虽然还是很大,但是辖区却小得可以,比较能说得上话的,也就是原京畿道和都畿道这两块。都畿道一半还被乱军给整荒废了,等于没有。

    在西北的边镇还是服从长安的,因为需要长安供给军饷,否则军队连存活都有困难,但是长安想要管辖那里也鞭长莫及,只能靠各地节度使便宜行事。

    在这种特殊的历史阶段,又因为大唐幻世的长生权分走了争夺天下权的压力,所以只要新出来的朝廷不触动各方根本利益,这皇帝其实真的谁当都那么回事。

    此刻的开成帝只剩下半条命,眼看着快没了。雷长夜其实可以在十六宅里面把会昌帝和大中帝这叔侄俩找出来,猜拳看谁运气好谁当皇帝。

    但是现在他麾下的大玩家里,比会昌帝,大中帝更有本事,更能活的,有的是。刘秀、汪芒、匡章、甚至药师都是潜力候选人。不过想到汪芒以前的政绩,雷长夜决定还是让他做武盟匠造司主事好一些。

    药师最近比较忙,匡章又是他未来想要扶到白银义从司长安分部主事位置的潜力人才,雷长夜决定找机会跟刘秀谈一谈。

    刘秀这个人治理天下可以说是完美无缺。当年在蓝海星把摇摇欲坠的西汉帝国成功续了一把命,这期间为他效力的名臣名将大多得了善终,对于当初帮助过他的人,也知道感恩图报,留有余地。很多后来反抗过他的人,也没被他赶尽杀绝,算是个皇帝优等生。

    当然这些都是史书上说的,至于真实度,雷长夜也就给个六成,算是给刘秀一个面子。

    他觉得如果能够把刘秀扶到帝王之位,他就可以松一口气,直接把长安的摊子撂给刘秀,自己全心准备明年春季之后的大事了。

    改个身份嘛,孙策能做到,刘秀怎么就做不到呢?他也没有把刘秀的玉符榨得那么干净吧。

    当天黄昏,大明宫差不多打扫完毕,雷长夜找到刘秀和阴丽华,带他们到自己的船主室密谈。

    刘秀和阴丽华刚刚让开成帝入睡,看到雷长夜如此严肃地找他们,心里都是一跳,连忙跟着他回到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