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60章
  • 下载
  • 永强的银锥枪在他手掌中沉稳飞旋,四棱枪锥一阵搅拌,仇士良的人头碎成齑粉。而他自己也闷哼一声,捂住胸口,从马上跌下,单膝跪倒。

    仇士良的这一击虽然破防,但是因为雷长夜布置在永强身上的硬功防御太强大,还有符箓和雷甲的两重减伤,他还可以勉强维持永强画中身不烟消云散。

    这一整套应变,从刚开始永强念出特定的台词就已经开始。雷长夜知道,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武盟好事的高层们肯定会凑热闹。一旦他们以北门宿卫的身份一起喊出这最后一句台词,必然会震慑仇士良,让他心神失守。

    仇士良虽然是九品至高,但是身上的青玉功被乱世人的青玉劫消耗得只剩下一成功力,完全靠着极高的精神境界支撑住全身功架。一旦心神失守,则他的武功体系势必垮掉一半。

    雷长夜就在这个时候,控制永强雷霆出手。而恰好仇士良真的使出了他一直在猜的那一招应手,这就让永强杀仇士良的过程更加丝滑顺畅,仿佛排练过千百遍一般毫无瑕疵。

    永强画中身在仇士良穿心一掌的劈砍之下,也存活了下来,不需要启动早就准备好的替身符,省却了一堆的麻烦。

    操纵永强杀死了仇士良,雷长夜感到体内真气突然有了狂涌的势头,仿佛要从丹田气海直冲百会。

    “不会吧,不会吧!”雷长夜连忙在密室中盘膝坐下,迅速摆出蜀山天一无极功法的坐姿,运转体内与电真气融合达六成以上的新先天一气,滋润全身肺腑,强劲四肢百骸,全身经络,同时把丹田气海保持在半空半满的状态,以免大事发生时,一点缓冲都没有。

    上一次冲品还是在蜀山道宫,雷长夜从中四品连跨大四品、四品巅峰、小五品三个小境界到达中五品之境。那一段过程,让他差一点全身爆炸而死。幸好有芥子袋、仙隐图提供两重缓冲,重炼了他全身的骨骼血脉,才终于涉险过关。

    如今从中五品再往上走,因为有蜀山传承巩固他的根基,再加上他的新先天一气为他创造了更加舒适温和的行功环境,他的升品应该犹如涓涓细流,从容不迫,犹如春雨绵绵,润物无声才对。

    雷长夜最近还特意放缓了一下境界提升方面的领悟,专注于冥想行功,熟悉中五品之后体内五脏六腑与丹田气海全部浸在真气之海中的情况,试图为自己的身体打造出一片坚固如葛洲坝一般的防洪渠道,以免冲品的时候再出现四冲五时的尴尬情形。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他操纵永强杀了仇士良,这只行走的功德箱里满满的功德,全被他一口吃了。再加上他清淤疏导长江河口,安定江南局势,筹措东南粮饷,建造雷公镇暴风港等诸多便民之举,这功德缓缓累积起来,相当可观,再被仇士良之死一催发,爆了!

    此时此刻,雷长夜也管不了永强了,只好让潜意识接管,自己闭上眼睛准备好坐火箭升品。他预估这一次升品又要整活,怕是要五升六,走一遭。

    幸好五品闯关境是修炼之人最危险的一道坎,跨境界闯关等于玩命,雷长夜跨越三个小境界闯关,等于嫌命长,九死一生。

    而六品则是守中境。守中境比闯关境要难闯得多,很多才智奇高,天赋异禀的修炼者想要闯过此关,都要以大药作为辅助。这个时候,金丹教的九转还阳丹就是各大门派五品中人的香饽饽了。

    但是这对雷长夜并不是坏事,因为五品冲六品闯不过去的话,问题不大,不会对身体造成破坏。闯关越困难,就会给他留越多的缓冲时间来调节内息,调出吞雷符中的电真气,与丹田内的新先天一气二度融合,形成近九成融合的真先天一气,为即将到来的突破做准备。

    果然,片刻之后,丹田内的真气如决堤的潮水朝着百会灌顶而来。

    第三百九十一章 事了拂衣去

    雷长夜体内奔涌的真气直冲百会穴,在脑内沿督脉下行至尾闾穴,经任脉上行入肺经,再由肺经入肝经沿胸口华盖穴重登百会继续循环。

    这样的循环连续数次,新先天一气锤炼他脑部诸穴,本来就宏大的脑域被锤炼得进一步强大和广阔,他的精神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愈发出神入化。

    雷长夜知道他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突破了大五品而到达了五品巅峰,此刻正在朝着六品守中境突破。六品守中的突破需要炼气化神,达到内清虚而外脱换的境界,颜色浸以润,骨节益坚强,神气自相一。

    雷长夜的心神本来就因为脑域强大的原因而坚韧稳定,新先天一气在脑部不断循环,锤炼他神念的过程,比起普通的修行者要更加轻松写意,甚至还有一点游刃有余的味道在。

    雷长夜虽然极力想要让这个过程缓慢下来,但是他的精神过于强韧,以至于在炼气化神阶段对于真气的引导非常流畅细腻,导致五品破六品的速度奇快无比。

    雷长夜眼泪差点下来。五品破六品之后,他的脑域放开,真气可以直入脑部诸穴。在全身经络之中,脑部穴位的容量和脑域相关联,脑域有多大,就意味着有多少真气可以塞入脑中。等到想要调用之时,就从脑部诸穴调度真气直入任脉,流回全身运行即可。

    待诸穴充盈,入神坐照,全身精气化神,内外通透。这个时候,丹田气海和脑部诸穴在行功大周天的时候,都可以在循环中产出真气补充体内所需,等于体内出现了两个真气之源,对于修行者的续航能力是个巨大的补充。

    所以六品高手,气力悠长,功架极高,在各方面对于五品以下的修炼者,都是碾压级的存在。当然除非他们的招式全都被研究透了。

    但是想要到达六品,雷长夜需要把脑部诸穴填满。他这回可是真的填不满。

    他脑域太大了,而且刚才的循环又把脑域锤炼得更大。现在全身真气都朝着脑部诸穴狂涌,但是片刻之后,那熟悉的干枯感觉又来了。

    雷长夜无奈地从怀里拿出芥子袋准备套在脑袋上,心里惴惴不安,这一回他可没那么多高阶巫核来炼自己了。而且,这次全都强化在脑袋上,会不会成一个大头娃娃?

    就在这时,他怀中入画匣内的仙隐图再次发热,头顶天雷符涌出滚滚天雷,疯狂注入他的脑部诸穴。雷长夜拼命想要钻进芥子袋,但是钻不进去。他忽然明白过来,他还没有被升品弄得半死,芥子袋不搭理他。

    必须每次都这样吗?雷长夜欲哭无泪。只好等着天雷在脑部诸穴炸裂,把他搞成半死。

    但是,片刻之后,头顶寂静无声。

    雷长夜微微一惊,忍不住摸了摸脑袋……还在。他连忙闭上眼睛以内视查探,赫然发现他的新先天一气和电真气在脑部诸穴竟然开始了丝滑顺畅的融合反应,六成左右的新先天一气,一点点被电真气加到九成左右的真先天一气。

    他的先天一气已经完全炼成。再往上练,那就不是先天一气,而是天雷了。

    现在的他,即使不以玉符充值,神霄五雷符也会威力无穷。

    狂喜之下他更不敢大意,静静地等待片刻,直到脑部诸回流出精纯无比的真先天一气,注入任督二脉,滋润全身,令他里外通透,他才终于长出一口气。

    小六品了!

    到了六品之后,人的精神气质开始更加强烈地影响他所修炼的道法武功,他在擅长的道法和武功中愈发显现自己的本性,从而使所有的功法都呈现出与自身性格相合的走向。很多人在这个时候,脱胎换骨,自创绝顶武功和顶级道法,从而成为一代宗师。

    而在雷长夜的情况中,则是他的脑域被锻炼的更加恢弘博大,容量更高,算力更强,控制更稳定,与各个法宝灵智之间的配合和融合也更加默契和深入。同时他的神霄五雷法和养剑诀也会变得威力更大,愈发灵动莫测起来。

    这些变化,雷长夜不需要亲身试验,光是靠想就能够感知到。这是他被先天一气强化过的脑域新拥有的功能之一。他现在可以体察到身上每一丝每一毫的变化,并飞快地计算出这些变化对自己的有利和有害影响。

    雷长夜猛然站起身,把套在头上的芥子袋赶紧收起来,以免被人看到。同时,他脑内传来了潜意识的反馈。

    他连忙闭目内视,查探反馈的来源,却原来是来自永强画中身上神识的反馈。

    在他急切地想要突破小六品的时候,他以潜意识操纵神识,但是潜意识却把主体的安危当成了重中之重,把所有精神都集中到了脑部诸穴的炼化上。操纵永强的神识撂摊子了。

    结果永强在干掉仇士良之后,他也仰天躺倒在地,无声无息了。

    此刻雷长夜升品成功,主意识和潜意识重新开始顾及其余的工作,操控永强的那一丝神识再次回到画中身,却只能先控制永强躺着,并发出了反馈。

    雷长夜接管过神识,顿时看到永强周围围满了人。紫馨、鱼玄机、仇飞英……众人之中甚至还有开成帝。他们一边哭着呼唤永强的名字,一边拼了命摇晃永强的身子,仿佛这样就能把他给叫醒了。

    雷长夜感到如果永强真的被刺了一锥,再这么摇晃几下,那就真死了。

    “永爱卿,我悔不该误信家奴永不会背叛,悔不该疑心李训郑注对朕的忠心,悔不该贪生怕死,被仇士良这个畜生如木偶般操纵玩弄,落得如今我大唐,天昏地暗,四海不宁,民不聊生,人心思变……呜呜~~~~~~”开成帝趴在永强的画中身上嚎啕大哭。

    在他身后,从含元殿里涌出来的南衙众官员在地上跪了一片,啜泣连连,愧不敢起。

    被开成帝和众官员的悲怆气氛一搞,又看到无数北门宿卫的同僚都在围着永大侠啼哭。所有其他的金吾卫和北门宿卫也都把兵刃丢了个精光,双膝跪下,以额贴地。

    仇士良一死,群龙无首,神策军已经没了主心骨,只能再次依附朝廷。而长宿群魔看到仇飞英都归降了朝廷,他们再也不敢冒头反抗。更何况,永强杀了仇士良,这是一个活生生的奇迹。

    五品巅峰的侠客,杀了九品至高的魔头。身份低微的南疆都头,干死了权势熏天的逆臣贼子。这岂非是唐传奇全新的篇章。这电光火石的一战,必将载入大唐千年不灭的传奇之中,流芳百世。

    这些北门宿卫平日里作威作福,无所顾忌,但是想到自己一旦行差踏错,成了唐传奇中那被万人唾骂的反派,或者反派的随从,那必然遗臭万年,永世不得超生,成为家族百代之耻。

    这个时候只能追随仇飞英,想尽办法与仇士良脱离关系,重归朝廷才好。

    雷长夜连忙控制永强睁开眼睛。

    永强睁眼,吓得正围着他哭的开成帝连退两步。鱼玄机、紫馨、仇飞英等人都大喜过望,纷纷狂叫起来。

    “永爱卿,你活过来了?”开成帝失声问。

    “陛下,臣方才中了仇士良一掌,气血两虚,昏厥过去,听到圣上的召唤,终于清醒过来,让陛下受惊了。”雷长夜控制永强从地上爬起身,向开成帝躬身下拜。

    “爱卿,我的爱卿啊,你醒的好,醒的好啊!”开成帝踉跄着冲过来,扶住永强的双臂,要让他起身。

    雷长夜控制永强站起身,伸手扶住摇摇欲坠的开成帝:“陛下,你身子虚弱,要好好保重。”

    “我若风中之烛,转瞬即灭,但是有生之年,能看到仇士良伏诛,此生之愿足矣,死后也有脸去见列祖列宗。”开成帝说到这里,泪水横流。

    “陛下无须忧虑,武盟之主雷长夜自有令陛下长生不老之法,此人心思细腻,智慧渊博,淡泊名利,乃人间智者,可以信任。”永强沉声道。

    “永爱卿,你难道不想要留在朕身边效力吗?”看到永强眼中离别之意,开成帝心头一震。

    “臣一介武夫,在江湖中闲野惯了,在朝中会失方寸。而今又中了仇士良一掌,伤及肺腑,还需隐居静养,顾全性命。如今仇士良伏诛,天下为之一静,我当身归巴山故居,在那里有人等我回去。”永强说到这里,看了一旁的鱼玄机一眼。

    鱼玄机幽幽地望着他,轻叹一声。

    “爱卿真举世之奇侠,武盟之楷模也。朕当赐你天下第一侠的称号,青史之中,侠骨永存。”开成帝感动无比地说。

    “多谢陛下。臣但求天下歌舞升平,其他一切皆云烟过眼。”永强向开成帝躬身一礼,回头飞身上马,一踹马镫,纵马扬鞭,化为一道白电,沿着龙尾道扬长而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大唐有此奇侠,实朝廷百姓之福也。”开成帝望着永强消失的方向,泪如泉涌,感慨万千。

    第三百九十二章 整肃大明宫

    永强杀死了仇士良,纵马而去,剩下的开成帝自身只靠一口魔功吊命,摇摇欲坠,南衙群臣只顾着抱头痛哭,却也想不出什么对策。仇士良统治大明宫的这些年,稍微有点见识和应变的能臣不是外派,就是免职,剩下零星几个也回家清修去了。

    宫廷之内,已经没有随机应变的人才。

    这个时候,仇飞英成了在场所有人中唯一可以做决定的人。他是第一个带着永强来反抗仇士良的北门宿卫,也成了永强之外最大的功臣。他还是神策军中护军,仇士良之下第一人,在宫中拥有最大的权威。

    几乎所有人都在望着他。骤然间发现自己重任在身,仇飞英无比茫然。他这一次跟着永强来反抗仇士良,基本上是热血上头的一股劲儿。如今这股劲儿因为仇士良的死,终于泄光了,他想静一静。

    “中护军大人,我家盟主想请大人到飞鱼大娘船上一叙。”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仇飞英背后响起。他缓缓回过头去,发现说话的赫然是他的谋主恩公——药师。

    此刻的药师身穿北门宿卫的甲胄,英气勃勃,精神抖擞,双目神光飞扬,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

    仇飞英忽然感到身子发麻,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片刻之后,针刺般的疼痛袭遍全身,他醍醐灌顶,恍然大悟,药师从一开始就在算计他。雷长夜……一直都在算计他。

    啪!他忽然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算计他?他算老几。雷长夜和药师他们算计的是仇士良!

    但是,他们算计了什么事?做了什么安排?怎么就让仇士良死得这么干脆?仇飞英一想到这些,脑仁就差点炸了。浑浑噩噩的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深不可测!

    “药先生。”仇飞英双目通红,可怜巴巴地望着药师,一脸的哀求相。雷长夜和药师把他算得这么死,他还有活路吗?

    “大人最后关头幡然悔悟,与永大侠并肩反抗仇士良,大人的英名当与永大侠一起百世流传,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大人要先和我家盟主谈妥。”药师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

    “请吧,中护军大人。”一旁传来清脆如黄鹂的传音入密。仇飞英扭头一看,说话的赫然是藏娇楼的花魁鱼姐儿。此刻的她同样披挂北门宿卫黑甲,昂首挺胸,英姿勃发,美目流转,顾盼有神。

    “这是武盟安排局鱼局长,她会亲自为大人引路。”药师低声道。

    “安排局……”仇飞英茫然四顾,赫然发现含元殿外,无数北门宿卫都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望着他。他们的眼神中,都有着和药师、鱼姐儿同样的飞扬神采,仿佛刚刚参与过同样一件壮怀激烈的大事。

    他想起刚才含元殿上如雷鸣般的同声呐喊:“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安排局……真的太能安排了!”仇飞英在他们目光注视下,震撼而敬畏地低下头去,对药师低声道,“我这就走。”

    “大明宫内污秽太重,恐坏了陛下清养。众位军士,听我调度,即日起洗扫污秽,整肃大明宫。”药师随即抬头朗声道。

    “遵命!”含元殿前武盟成员伪装的北门宿卫同时答道。一旁的金吾卫和其他真正的北门宿卫都被带动,下意识地同声应和,自然而然以为药师是仇飞英的新副手,同时也是大明宫内的主事人之一。

    武盟成员带引着所有金吾卫和北门宿卫老老实实地开始收拾仇士良尸体,清洗血迹,收敛整个皇宫中到处都是的宦官尸体。

    而开成帝也被庞恒毅和东方朔双双扶起,送入内殿看护起来。阴丽华在旁边给他喂下一颗她炼制的乾坤吊命丹,暂时稳住了他虚弱的气血。其他的武盟高层也纷纷扶起满地痛哭的南衙官员,将他们一一看管起来。

    而仇飞英则乖乖地跟在鱼玄机身后,穿过重重宫廷楼阁,朝着飞鱼大娘船停泊的禁苑北太仓走去。

    这个时候,雷长夜已经把自己身子上下收拾利落,从船宫回到了船主室,在坐塌上耐心等着仇飞英的到来。

    现在大明宫基本上被他的武盟成员控制,开成帝的命也被吊住。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大唐王朝的传续该如何厘定。

    现在武盟已经彻底稳固了江南,现在长安也被控制住。但是神策军十二万士卒需要细心安置,一点点将害群之马的士卒,勾连贪腐的将官清理出局。

    雷长夜还想在长安设下白银义从司,收纳身世清白,朴素老实的士卒,替代神策军驻防边镇,成为一只专门用于对外作战的特种部队。

    同时长安的朝廷中枢之内,也需要一位长袖善舞的负责人来调节朝廷和方镇之间的关系。

    此刻的晚唐,藩镇体系已经建立成熟,以武为尊的风气难改。除非改朝换代,否则很难打破这种格局。但是在蓝海星历史上,会昌帝和大中帝已经通过娴熟巧妙的操作和治理,证明了利用方镇势力之间的制衡和朝廷的权威双管齐下,可以让大唐的统治稳如泰山,甚至拥有中兴之象。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先把新朝廷的骨架搭起来,把自己想要塞进去的要员全都塞进去,并找一个既听话又名正言顺的家伙当皇帝。

    此时此刻,大唐东北两面的河东节度使王宰、魏博节度使何进涛以及宣武军节度使卢钧弘蠢蠢欲动,麾下满是大玩家在玩骚操作,若不是他们互相牵制,同时还要抵御北蛮兵和西胡兵,此刻已经寇犯长安。

    任何想要在长安站稳脚跟的势力,都必须拥有威慑住这三个方镇的实力。

    而明年春季,这个新朝廷正好就有一个绝佳的机会显示它的威仪。只要把这个机会把握好了,朝廷的权威将会达到一个峰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