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6章
  • 下载
  • 不过,雷长夜有“玉符”。他迫不及待地将玉符放到阵心位置。

    玉符化为一滩碧水,融入阵中,他画出的请圣法阵猛然闪烁出莹绿色光芒,已经画好的法阵符,犹如蝌蚪一般蠕动,在绿光中变化位置,进行着极其繁复的微调。

    片刻之后,绿光暗淡。法阵寂静无声。

    “失败了!”雷长夜大惊。这可花了他一个玉符啊。

    他蹲到阵心仔细看着法阵符。他画的很多符纹路都变了,显然无论是墨子五行记还是吕祖的注释,都存在着符咒描绘上的错漏。一个玉符的力量都无法纠正全。

    “那要几个玉符啊?”雷长夜痛的无法呼吸。他只有三十个玉符,而且玉符来源不确定,用一个就少一个啊。

    经过短暂的心态调整,他决定再投资一枚。

    绿光再起,法阵符又开始大面积地蠕动、微调。雷长夜在这段时间里,连呼吸都忘了,只是提心吊胆地看着。

    终于,法阵符咒的蠕动停止了,绿光恒定不动,法阵建筑成功。

    雷长夜连忙走入法阵,默默念诵墨子五行记中的咒。

    片刻之后,一丝神念刺入他的大脑中。他顿时感到自己对于绘画的技巧和经验变得无比深厚精奥,随时可以画出足以让世人震惊的画卷。

    他露出欣喜无限的神色。虽然花了两个玉符,但是值了。他请了唐朝大画家张萱之圣上身。张萱最擅长人物画,尤其是仕女画。虢国夫人春游图就是他画的。

    雷长夜趁着画圣在脑袋里还热乎,赶紧在一卷宣纸上画了一幅江湖夜雨图。

    画面上,一位高髻红氅,半露香肩的绝色美女,手里提着一枚灯笼,正在走向夜色中灯火明亮的楼台。

    接着他立刻拿出自己早就画好的宝鉴符,与电池符结合,形成一枚电池宝鉴符,贴到他画的这副江湖夜雨图上。

    这副江湖夜雨图中的绝色美女被电池宝鉴符一激发,竟然动了起来。她提着灯笼,倏然回头,侧过身来,露出她的正脸。

    长发飞卷,遮住了她的脸,只露出她亮晶晶的眼睛,美得勾魂摄魄。

    她被红氅遮住的衣衫,竟然只是一件类似浴袍般的衣服,一条修长美丽的大长腿从浴袍的缝隙中显露出来,若隐若现。

    她一侧身,露出夜雨楼台上的牌匾:“长夜牌社”。

    她手提灯笼的正面也露了出来:“雷公牌”。

    “完美!”雷长夜眯起眼睛。

    成都府四大名坊分别属于益州三大豪门崔家、吴家和张家。吴家和张家自西汉就已在巴蜀扎根,绵延数百年,根基深厚。崔氏则是自河北道南迁至剑南避祸的崔氏一支。

    吴家、张家是地头蛇,势力在巴蜀盘根错节,各占一大名坊。而崔家虽是外来,但是朝廷之内高朋满座,崔辟更成了川西节度使,一家独强,实力凌驾于诸族之上。所以崔家能在成都府独占两大名坊。

    如果按照收入份额来分产业大小,青楼业虽然暴利,但是跟田产、漕运和铁、盐、茶、酒等传统优质产业相比,份额还是小很多。

    但是青楼是结交当地豪强,收集传递消息的中心,很多官场上的应酬和钱银贿赂的交接,都在青楼进行。所以,各大家族还是给予了相当的重视,让本族支系的有为子弟掌管青楼产业。

    成都府里经营四大名坊的三位老板,一个是崔家支系蜀州崔氏大小姐崔雪怡,一个是吴家支系眉州吴氏的二公子吴建松,最后一个是益州张氏七子中的小儿子张丹。

    其中崔雪怡执掌散花楼畔的散花坊和得贤楼畔的得贤坊。这两座青楼名坊里得过花魁的都知有十五人之多,可以说是造星工厂。其中很有一两个长相不错的。

    崔雪怡大龄不婚,专心经营青楼,颇有雄心,在崔氏,乃至整个剑南都是个异类,很有些青楼业武则天的风韵。

    吴建松经营张仪楼畔的观锦坊,他虽然诗才算学俱佳,但是志不在从商,所以观锦坊中规中矩,不好不差。

    张丹是出了名的酒色财气之徒,本身也有点才学,与青楼业简直天配。他的西楼坊虽然店面最小,但是里面的新玩意儿最多,花魁都知也风骚得很。雷长夜虽说是进去市场调查,但是出来的时候还是有点恋恋不舍的。

    雷长夜准备就绪之后,第一个找的切入点,就是张丹。因为这货的特性太鲜明了。

    这一日雷长夜按照张丹的习惯,准时在戊时一刻在西楼坊待客花厅中,见到了正在和青楼老鸨与大茶壶们吩咐事务的张丹。

    张丹爱逛青楼,所以他对青楼的各项事务和玩意儿都极为精通,甚至酒令这种高难度的游戏,他也玩得尚可。让他掌管青楼,基本上和网瘾少年掌管网吧一样,如鱼得水。

    一看到雷长夜,张丹笑了。他和雷长夜已经熟识,行过好几次酒令,还被他硬灌过几次酒,在这种纨绔子弟看来,这已经算过命之交。

    “长夜兄,哎呀,你可是好久没来了,今天行酒令时,可要手下留情啊。”张丹笑哈哈地说。

    “好说好说。”雷长夜微微一笑,“今天我志不在酒令,是找张兄谈点生意。”

    “哦?长夜兄有何关照?”张丹眉梢一挑,没太在意。找他谈生意的人太多了,但是除非是来了有资质的雏妓苗子需要交易,否则他没啥兴趣。

    “张兄时间宝贵,我长话短说,先看一眼这副画如何?”雷长夜从背后行囊中取出他已经裱好的江湖夜雨图画卷,对着张丹一展。

    “哈”张丹倒吸一口凉气,两只眼睛睁得差点突出眶子。

    动的!是能动的!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回眸,但是那绝代无双的风神,那冷艳动人的气质,那条宛若白蛇般的大长腿,配上一件遮蔽全身的红氅,让张丹彻底失去了控制。

    “多少钱?不!你是要西楼坊吗?”张丹冲口而出。

    “张兄,冷静。”

    “呼”张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有点太激动了,他当然不会把西楼坊送给雷长夜,自己身为张家七子之末,庶出之子,平日里的零花和坊间收益都被他填入青楼,也拿不出多少钱来买这张绝世之画。

    “此画非卖品,若张兄喜欢,只需答应我几个条件,我就准你将此画挂于西楼坊花厅之内。”雷长夜微笑着说。

    “此话当真!”张丹此刻有一种想要跪下膜拜雷长夜的冲动。

    此画之美,足以勾魂摄魄。张丹自然梦想日日见到。推己及人,若是能将此画挂于花厅,西楼坊未来的生意,那简直不要太好。

    “张兄,小弟我在绥山镇有一间牌社,名为长夜牌社。社中专精雷公牌。最近又新推出一种全新的打法,叫做自走牌。”雷长夜说。

    “哦?新玩意儿,讲讲!”张丹兴趣大增。

    “雷公牌的玩法兄已知道,这自走牌用的符卡,和雷公牌一般无二,但却是八人同玩,依靠发牌员发给每个人不同卡牌,凑成特定组合,再随机和人对战,每战失血若干,直到血尽人亡,此牌客出局。八人同玩,一人夺魁,相当刺激。”

    “听起来很有趣,但是这和我有何关系?”张丹忙问。

    “要想让这自走牌玩得开心,需要一位舌灿莲花,机智伶俐的发牌员,不但要能给牌客讲述符卡特性,优胜规则,照顾诸人情绪,还要把符卡对决的过程描述清楚,出口成章,引人入胜,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雷长夜沉声说。

    “嗯你是说,你需要都知?”张丹眉梢一挑。

    PS:很长的一章,羞涩地求个票。

    第三十二章 重造长夜社

    当夜,张丹和雷长夜在西楼坊找了一间密室,一直聊到天光大亮。

    雷长夜和张丹敲定了所有的合作细节。雷长夜的江湖夜雨图会挂在张丹花厅作为西楼坊招牌,同时也为长夜牌社做宣传。

    西楼坊则将旗下正在培训的十六名都知候补派往长夜牌社,由雷长夜将她们训练成自走牌发牌员,在长夜牌社效力,所得费用一半归西楼坊,一半归自己。

    长夜牌社每月盈利,会有一成给予西楼坊作为借调候补都知的费用。作为回报,西楼坊的都知和老鸨会为长夜牌社和自走牌做宣传和推介。

    这样的合作长久维持下去,未来的都知候补成长为都知后,自然会把长夜牌社的牌客引流到西楼坊。而她们自然而然,也会在身上留下长夜牌社的烙印,将西楼坊恩客推给长夜牌社。

    这就形成了长夜牌社和西楼坊的联动共赢。这份合作,张丹不但举双手双脚赞同,而且对雷长夜惊为天人。

    这就是一个商业奇才,陶朱公转世!

    你对你对,你说的都对。雷长夜抿嘴一笑。

    雷长夜回到长夜牌社后,立刻开始进行了大规模的符卡改动。首先,所有的符卡立绘,换!

    以前就是一个小人,加上一个名字,框上涂上四色而已。

    现在,全都画上精致的人物立绘,而且不少著名英雄和随从牌都换上藩镇、世家、门派、西胡和南巫的俊男美女,用来招揽绅士淑女。

    雷长夜发现很多人和紫馨一样,以收集全套橙卡为目标,结果打牌的游戏体验极差。于是他把普通功能的卡牌中又添了一色特殊符卡金卡。金卡和普通符卡功能没差别,但是立绘是被宝鉴符加持过的,能动!

    这种金卡也可以通过抽卡抽到。专门彰显出紫馨这种氪金大佬的独特气质。

    这些高级符卡不会离开长夜牌社,而是像银行存款一般存在柜上。

    牌客购买套牌的时候,拿到的还是老的简易版符卡。但是,在他们在牌社中打牌时,唱牌员会把他们的简易符卡换成拥有优美人物立绘的高级符卡。让他们在打牌时,倍感享受。

    等到牌客离开牌桌,唱牌员会把高级符卡收走,重新存于柜上,牌客只能带老卡离开。

    这么做的好处有几个。

    第一,老卡到新卡的升级过度平滑。

    第二,高级符卡存在牌社,会勾引牌客不断回流,增添牌社人气。

    第三,防一手生意伙伴截胡。万一张丹心存歹意,等到所有候补都知学会了自走牌的规则和精髓,自己在西楼坊开设自走牌局。没有长夜牌社特有的高级符卡,总会差亿点点意思。

    第四,省材料和时间。人物立绘符卡制造繁琐,尤其是金卡,还需要消耗宝鉴符和电池符。把这些符卡存在柜上,可以十倍提高一张符卡的使用率。

    这样一套牌包还是老规矩,150,给出去的都是老符卡,存在柜上的高级符卡循环使用,既不会引发老顾客不满,又能激发新顾客的购买欲。

    接下来,雷长夜停业整顿长夜牌社七天。这七天,他把西楼坊派来的十六名候补都知分成两队,轮流在牌社内打自走牌,通过实战熟悉牌规。

    他自己充当发牌员,示范发牌员应该注意的诸般事项。

    这七天,他和这群候补都知吃住都在牌社,只要醒着就打牌,把牌局各种可能状况过了一遍又一遍。

    西楼坊这些候补都知模样先不说,脑子和反应速度都极快,嘴皮子利索,人情世故也拎得清。同时因为她们毕竟是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对于新鲜玩意儿容易感兴趣。

    很多人玩着玩着,上头了,学习积极性到达了一个极致。这些人带动整个团队,迅速磨合,很快就把自走牌的操作技艺练得炉火纯青。

    雷长夜提出了对发牌员的要求。那就是口齿伶俐,发牌不出差错,算血准确,对胜者要恭维,对输者要抚慰,战局激烈时,需要适时发言调整节奏,描摹战局,讲述出牌人的牌路特点,营造气氛。

    总的来说,就是要有平台主播和解说的风范。

    七天过后,长夜牌社重新开张。雷长夜宣布了符卡更新细则,并把宝鉴金符卡作为主打,在店内做了一个展示。

    店内墙壁上挂满了金色的普通、珍稀、史诗和传奇符卡。他选择的,都是俊男美女角色,一个个搔首弄姿,一脸暧昧的模样。

    当天晚上,一堆富家子富家女挤到柜台前,争相拍下金饼子,疯狂抽卡,就为了一张金卡。

    雷长夜在这一天特意安排了新造的十名阴将藏于店中,随时应付各种突发情况。比如突然抱着钱跑了的,突然抱着金卡跑了的,还有想把他突然抱走的。

    扩建店面内,放着十张中空大牌几,每张大牌几都跪坐着一名都知发牌员,等待牌客来战。

    在大牌几旁,拥有一个金碧辉煌的奖池。凡是上桌玩乐的牌客,人齐之后,会按照各人财力,决定一个平均赌金。

    众人将赌金放入奖池。一旦有人成功夺得魁首,奖池赌金七成归魁首,三成归牌社,赢得魁首的牌客一高兴,甚至会将自己的奖金中一两成打赏发牌员。

    这让这十张大牌几成了今晚的宠儿。成群结队的牌客聚集到大牌几前,祭出自己珍藏的首领符卡,开始了昏天黑地的厮杀。

    十六名都知中有十名被分配到十张大牌几,剩下的六名则被雷长夜分配到了卡牌战役游戏桌,担任类似于龙与地下城的城主职位,同时还要担任大反派。

    她们会以生动风趣,跌宕起伏的故事描述,将一场江湖大冒险活灵活现地展现给参与游戏的牌客。故事中的大反派,就由牌客手中的符卡,互相配合,予以歼灭。

    消灭大反派以后,牌客会得到一张金卡作为奖励。

    雷长夜特意把大反派的卡牌威力设得较高。没有强力符卡,只能被都知操纵的大反派教做人。为了金卡奖励,也为了在城主都知面前显威风,牌客们像打了鸡血一样疯狂氪金。

    卡牌战役桌带来的收益并不比大牌几要低多少。

    雷长夜今晚格外紧张,因为他对于这些候补都知能否驾驭自走牌存着几分担心。

    但是,经过一整晚的观察。他欣慰地发现,这些候补都知能应付自如。

    这也难怪。这些都知都是将来要在西楼坊主持十到二十人大酒令的人,对付的全是才子豪,将军武官,不但要八面玲珑,每个人都照顾到,而且还要出口成章,当庭赋诗。

    现在对付的只有八个人,而且牌规固定,不需要自己定规则,只需要记忆纯熟即可。而且谁输谁赢,最后一目了然,不需要她们评判。她们顶多在牌局酣畅时,来一首即兴诗控制节奏,接着用生动语气描述战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