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57章
  • 下载
  • “许占雄,你是北门长上之人,职责所在,当守卫天子门户,你在禁中肆意杀戮,意欲何为!”田富生急了,拦在开成帝身前怒喝。

    “嘿嘿,如今朝堂之上宦官专权,搞得天下民不聊生,各镇粮饷不至,我神策军年年无饷,而你们这些死宦官却各个脑满肠肥。这天下,就毁在你等阉竖之手!来呀,给我杀!”许占雄断喝一声。

    在他身后,立刻有六把弩机对准了田富生。田富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已经身背六矢,横死在地。许占雄上去一刀一个,又把追随田富生的几个随从宦官诛杀,随即在田富生胸口补上一刀,确定他已经死透。

    整个过程,开成帝目瞪口呆地全程旁观,不知所措。

    “陛下受惊了,微臣这么做实是为了清君侧,扶社稷,救大唐,请陛下随微臣到含元殿,召见群臣,重定国策,匡扶天下。”许占雄朗声道。

    “这……这……”开成帝望着田富生等人的尸体,脑子中再次出现了甘露之变时恐怖黑暗的记忆。满朝官员横死的尸体在眼前堆积如山,犹如地狱。如今,这弥天之祸再次重现,他已经脆弱无比的神经再也难堪重负。

    开成帝眼前猛地一黑,忽然口吐白沫,栽倒在地,身子筛糠一般抖动起来。

    “陛下!陛下!”许占雄冲到开成帝身边,扶住他的身子急得拼命摇晃。开成帝若死,大势去矣!

    第三百八十五章 飞临北太仓

    仇士良踪迹全无,开成帝受惊弥留,许占雄屠杀宦官两千人,大明宫尸横遍野,整个长安城乱做一锅粥。神策军诸司将领一个个都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都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但是又不知该做什么好。而长宿群魔则围在清思殿开成帝的病榻边上,都急红了眼。

    “大家不要慌张,这皇帝老儿眼瞅着不行了,咱们到十六宅找个……”许占雄狠下决心,干脆就按照惯例,去菜市场捡个皇亲国戚来充数就得了。

    就在这时,门外守卫的北门宿卫忽然一起惊呼了起来。

    此刻的长宿群魔和许占雄犹如惊弓之鸟,听到叫声,下意识地嗖嗖嗖全都窜出了清思殿,大声喝问惊呼的缘由。但是紧接着,他们也同时仰头惊呼了起来。

    此时此刻长安城的天空忽然暗了下来。本来晴朗的天空一下子仿佛阴了。却原来是一艘长达一百二十丈,最宽处约有二三十丈,最高处也有近三十丈的巨船从空中飞临长安城。

    此时正是黄昏时分,这艘船为了绕开大明宫,以尊重天子威仪,特意绕道长安城而去北太仓,正好挡住了黄昏时分的光线,造成了天空变暗的视觉效果。

    “飞鱼大娘船……”北门宿卫们这些日子早就因为安排局的宣传,知道了雷长夜要开着会飞的飞鱼大娘船到长安的消息,此刻看到飞船从天而降,他们想到的只有一件事。

    “有饷了!有饷了!有饷了!”雷鸣般的欢呼声在大明宫内外轰然响起,如春雷阵阵,声震天地。

    听着宫内宫外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许占雄和追随他的长宿群魔互望一眼,心里都是一颤:他们好像疏忽了什么……

    飞鱼大娘船临近长安城的时候,仇士良和乱世人的青玉同心阵已经死磕了六天五夜。雷长夜一边开船,一边关注战斗,渐渐发现仇士良、乱世人、白起好像都有点熬不住了。

    在打了将近六十六个时辰之后,首先仇士良身边那两个浮生会宿老熬不住了。他们两个是所有人里年纪最大的,本身的生命力不够旺盛,被仇士良的死亡领域腐蚀得最狠。

    打到第六天头上,两个人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离死就差半步。

    仇士良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更是疯狂朝着这两个宿老进攻,青玉锥和死亡领域轮番对准了这两个宿老狂轰滥炸,就算伤害都被青玉同心阵分摊了,但是吓也要把这两个宿老吓死。

    在最危机的时候,这两位宿老豁出一切,齐声大叫:“掌舵,我等危矣,此生誓不入地狱,愿为掌舵之妖!”

    “两位放心去吧,我当亲为汝之妖童!”乱世人猛然取出融妖炉,喷射出两股三元真火,当着仇士良之面开始炼化这两位宿老。

    看到这个场景,雷长夜惊得手一颤,飞鱼大娘船差点撞进终南山。他是真没想到世上有这么怕死的人,宁可被活炼成妖将,也不愿意死入地狱。这是得做了多大的孽啊。

    仇士良看到这个景象也是心胆俱裂。这两宿老是七品巅峰的功架,若是炼化成妖将,随时会到小八品,战力直接升一个台阶。他此刻与青玉同心阵对耗,已经捉襟见肘,再被这两只大妖缠上,这两个宿老的下场,就是他的未来!

    他不顾一切地怒吼一声,双手成锥,朝着融妖炉猛扑而来,拼着挨白起和乱世人一击,也要撞破融妖炉,永绝后患。

    但是,乱世人早就料到他的伎俩,刚一祭出融妖炉,就突然断了青玉同心阵的同心环。同心环一断,白起首先飞扑而起,从背后抱住仇士良。

    他全身都是不化骨,坚比金刚,不求攻击,只求纠缠的话,他一个人就能锁住仇士良一天。仇士良的功力比白起深厚数倍,稍微一挣就脱开了他的锁抱。

    但是白起此人阴沉勇毅,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他被从仇士良背后挣开,立刻身子往下一卷,又锁住了仇士良的双腿。

    仇士良双腿一弹,踢开白起。白起就势上翻,一把抱住他的脖子。仇士良狂怒地爆吼一声,抓住白起的胳膊用力一抡,将他狠狠上抛而出,轰地砸进了天花板。

    而就在这时,数十条身影同时朝他扑来。这些都是白起带进来的浮生会精锐。他们不只是浮生会的高手,更是被白起特训过的精锐。

    白起练兵最有法度,训练严格。他的兵悍不畏死,严格执行军令,白起要他们干什么,他们就会干什么,白起做什么,他们就会跟着做什么,绝对服从,从不质疑。

    此刻白起要缠住仇士良,他们也跟着冲过去死缠烂打。仇士良打飞一个,又上一个,打烂一个,又来一个。

    仇士良被这一群死缠烂打的浮生会精锐搞得不得不再次激发死亡领域,一口气震死几十个人才终于脱困。但是他刚脱出重围,白起又从天花板上飞下来,头下脚上,脚锁脖子,手锁腰,还一口咬在仇士良屁股上,就好像一头水蛭,咬死不松口。

    “吖~~~,你不要这样!”仇士良快急哭了。在他眼前,又有几十个浮生会精锐不要命地冲过来,死死抱住他。

    而融妖炉的三元真火已经彻底包裹住浮生会两大宿老,他们全身燃烧,融合在一起,表皮生出青黑色剑羽,头部化为雪白色头颅,竟然化为一条硕大无朋的两头?鸟,传说中翠山阴坡最神奇的分身异兽。

    这两头?鸟对着仇士良狂怒地尖啸一声,两只头同时喷出灼热的六丁神火,猛烈烧灼仇士良的身体。

    仇士良力战六日,就算是至高者也感到神困力乏,如今再对上这小八品之境的六丁神火,他的个人领域全面崩溃,丹田气海沸腾炸裂,全身防御大开。

    而此刻缠着他的白起和众浮生会精锐宁可被六丁神火炼化,也死死不放手,让仇士良连最后应变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在束手束脚的困窘中,被六丁神火裹住全身,疯狂灼烧。

    他已经遭了两次炼化,这第三次炼化让他甚至有了一点熟悉的感觉,他惨叫着大吼一声,双臂一开,终于弹开了所有纠缠他的浮生会余孽,拼劲最后一丝力气,双臂一甩,青玉锥罡犹如两道青电,直穿?鸟的两颗头颅,将它喷火吐雾的鸟头炸成千百片。

    “妖孽,看招!”趁着仇士良把毕生功力都消耗在对抗?鸟的一瞬间,乱世人突然爆喝一声,激发全身真气,一股青金色光焰从他四肢百骸夺路而出,在空中凝聚成一片青玉之云,这青玉之云迅速飞到仇士良头顶,化为一尊青玉钟,头下尾上,轰地一声死死罩住仇士良。

    “放我出去……”仇士良全部功力都凝聚在青玉锥罡之上,刚杀了八品?鸟,却又遭乱世人八品巅峰的青玉钟之困,急怒攻心,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九品至高者张嘴喷血,是大限将至之相。

    乱世人和剩下的浮生会精锐眼中都闪烁出激动的光芒,炼化仇士良,得至高妖将之时,就在眼前。

    融妖炉在乱世人的操纵下,直飞到青玉钟之上,三元真火顺着青玉钟顶端露出来的小口,直贯入钟鼎,明亮的火苗在青玉钟内形成优美的对流纹路,凶猛炼化仇士良全身。

    “……”全程旁观的雷长夜简直无语。仇士良这绝对是天罚。里外里被自己的魔途功魔鼎炼了两次,出来风光不到几天,又要被乱世人的融妖炉炼第三次。

    现在超级宝娃和宝娃们都靠不近这么可怕的战圈,谁也救不了他,就看他想不想的起来自救了。

    雷长夜的念头刚起,仇士良已经从怀中拿出入画匣,毫不迟疑地举起来对准自己。

    片刻之后,仇士良再次回到了他那丑陋无比的半妖人身子之中。他进入这个身体已经非常熟悉,直接盘膝坐下,运转魔功,迅速恢复体力。

    雷长夜连连点头。仇士良的生存意识确实爆棚。他意识到进入仙隐图中,他的功力可以在养精蓄锐,臻至巅峰的半妖人体内得到无与伦比的恢复速度。这样他再次出去搏杀,又是满血满魔原地复活的状态。

    他摸着下巴仔细思索了一下,仙隐图的这个功能,确实可以这么持续地利用一下。如果他麾下的白银义从们人人拿个入画匣作战,这岂非可以锻造一支永不知疲倦的铁军?

    雷长夜看着仇士良心里甚是喜欢,恶人身上也是有不少价值可以开发的嘛。

    但是,雷长夜并不希望仇士良恢复到满血满魔的状态,他最大的希望就是两败俱伤。所以,就在仇士良刚刚回复三成左右功力的时候,他毫不留情地把他的神识弹出了仙隐图。

    此时此刻,飞鱼大娘船也飞临北太仓上空即将降落。他已经可以在北太仓所在的禁苑之内看到了列队欢呼的京畿行营士兵。

    当飞鱼大娘船落地的时候,他的部署将会全部开始进行。这个时候,他需要自己的武盟成员们全神贯注。所以,他关停了雷公戏,在所有入画匣中宣布,雷公戏将会迎来史诗级更新。

    第三百八十六章 终结乱世人

    仇士良被弹出入画匣的那一瞬间,他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互联网终于耗尽宝材,失效了!他在心中暗暗记下互联网和雷长夜,随即张开眼睛。

    此刻青玉钟内仍然烈焰蒸腾。三元真火刚才没有炼到他的三魂七魄,所以炼化了他全身的护体真气,此刻他全身都感到烈火灼烧的疼痛。而三元真火则犹如饥渴的恶魔,突然找到了他三魂七魄的位置,穿透他全身防御,直扑入他灵魂深处。

    “想要炼我,做梦!”仇士良振奋起他恢复的三成功力,双手青光闪烁,两枚青玉锥近距离凿在青玉钟之上。

    虽然乱世人所练的青玉劫相对于仇士良所练的残章功架要高得多,但是第一他只是八品巅峰,境界所限,炼不到绝顶,第二他的青玉钟再强,也比不上青玉锥以点破面来得轻松写意。

    仇士良双手青玉锥同时击破青玉钟的钟面,仅以三成功力就破了乱世人的青玉劫,冲出了三元真火的灼烧范围。

    他回手一道青光射出,正中融妖炉。这炼化了不知多少人类灵魂的邪道至宝,在这一记青玉锥之下,化为了齑粉。

    “孽障——!”乱世人一生心血,都凝聚在融妖炉之上,这法宝还差一丝就可以冲击五品至尊法宝,只要炼化仇士良,得到至高妖将,这法宝也会水涨船高,同登五品。而他乱世人或许就被法宝带携,晋升到至高之境呢。

    这样的事情曾经在蜀山发生过,没道理不会在浮生会发生!

    但是,乱世人一生的梦想,就这么被仇士良一击而碎。

    “杀了他!”乱世人犹如疯魔一般扑向仇士良,与他激烈搏杀起来。此时他放弃一切防御,每一招每一式都取同归于尽之势,仇士良一时之间竟然处于下风。与此同时,残剩的浮生会精锐也随着乱世人发起了疯狂进攻。

    这是浮生会和仇士良最后的决战,双方再也没有一丝保留,所有的绝招在一瞬间全部倾斜了出去,这场打斗比之前六天五夜的激战加起来都精彩十倍。

    可惜这个时候,雷长夜不能全心全意欣赏这场邪道巅峰对决,他必须先整肃一下全船武盟成员的士气。

    因为一路之上都在船上无事可做。很多武盟成员都偷偷拿出了入画匣玩雷公戏以消遣。雷长夜关闭雷公戏服务的时候,这帮武盟成员正在兴头上。雷公戏一关,船上到处都是仿佛被阉了一般凄惨的哀嚎声。

    很多女性成员听得脸都红了。

    “好啦,给我安静一点。”雷长夜在全船千里传音,“咱们的确是到了长安禁苑,但我不是送你们进宫,这都什么声儿!”

    船上顿时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笑声,难过得只顾着哀嚎的武盟成员都不好意思再叫,纷纷静默下来。

    “披挂列队,做事了!”雷长夜厉声道。

    “是!”飞鱼大娘船上下应声如雷。

    雷长夜带着银盔银甲在身的武盟全部高层,威风凛凛走下飞鱼大娘船,与早就等在北太仓门前的仇飞英、赵环和董炎相见。

    虽然作为永强的时候,他已经和他们混得极熟,可是此刻他只能当第一次见,和他们热情地打招呼。

    “雷老板,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啊!”仇飞英看到雷长夜和他身后一水四五品顶盔掼甲的武盟高手,顿时感到肃然起敬,连忙躬身拱手,殷勤备至。

    “中护军大人才是英名广播,永大侠书信中都经常提起,我感觉我和大人早就见过一般。”雷长夜热络地扶住仇飞英的胳膊。

    “永大侠在书信中竟提起我?”仇飞英惊奇地问。

    “那是当然。永大侠在信中言道,中护军大人世故在外,热肠在心,生死之际,可托性命。”雷长夜微笑着说。

    “……”仇飞英差点哭出来。在南太仓事件中,他从头到尾就想做一件事,把锅甩到永强头上,只是没做到而已。没想到永大侠不但挺身而出为自己挡灾,还把自己想得这么高。他惭愧得差点扭头就撞死在北太仓的墙上。

    “中护军大人?”雷长夜开口询问。

    “呃,没事,我只是没想到永大侠对我如此高看,愧不敢当。”仇飞英低下头,不敢让雷长夜看到自己发红的眼睛。

    “大人何须如此自谦。既然万事俱备,我们交接粮饷吧。”雷长夜微笑着说。

    “正该如此。”仇飞英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挥手带着赵环和董炎,以及京畿行营兵士跟着雷长夜重新上船,点算粮饷。

    这一次雷长夜特地把所有粮饷都堆在飞鱼大娘船特有的超级大仓库里,没有暴露仙隐图绝密的画中仓功能。赵环和董炎这两个支计官带了经验丰富的上百小吏一算,但是一千五百万贯的粮饷也要他们点上足足七八个时辰。

    趁着整个京畿行营为粮饷忙碌的时间,雷长夜把武盟成员和八百阴将分批调入禁苑,在禁苑之中找到了安排局已经收买好的官员,神不知鬼不觉地渗透进了大明宫。

    在大明宫之中,紫馨等高层按照事先雷长夜为他们准备好的信息,成功与早就已经在这里潜伏的鱼玄机等人汇合,一起埋伏起来,等待最后的大戏。

    仇飞英等人却沉浸在雷长夜飞鱼大娘船的神奇和豪华之中,到处东张西望,如在梦中,完全没有注意到雷长夜身边不知不觉少了一堆人。

    雷长夜一边和他们谈笑风生,一边分神关注着大内秘库中的战况,无比期待地等待着乱世人和仇士良之间最后的胜出者。

    此时大内秘库中的巅峰对决终于到了最后的关头。数百名残剩的浮生会精锐全部都已经尸横就地。仇士良双手沾满了鲜血,气势如虹地向乱世人发起反攻。

    乱世人趁着浮生会精锐的拖延和助攻,已经连续十几记青玉爪凿在仇士良身上,但是他久战力疲,十成力量只能使出四成,这些威力减半的青玉爪只能勉强破掉仇士良的防御,在他身上留下浅浅的口子,再也没有一战挖出十名大内高手心脏的锐气。

    仇士良却在求生的渴望和复仇的狂喜中越战越勇,连续的杀戮让他杀心大盛,攻击越来越凶悍,再无一丝一毫的迟疑和犹豫。

    乱世人越战越是气血两虚,他万万不明白,为什么眼看就要炼化仇士良的那一刹那,仇士良会突然摆脱了融妖炉的控制,还回复了三成的功力。

    “看掌!”仇士良敏锐地捕捉到乱世人眼神中的一丝涣散,拼着硬挨他一记青玉爪,双掌犹如两把短剑,从乱世人臂下穿出,刺入他的胸膛。锋锐无比的青玉锥干净利落地切开乱世人胸口的肌肉和骨骼,没入他的心脏。

    仇士良双掌迅速从乱世人胸口拔出,带出一大蓬热血,随即化为两道青电,切在乱世人的两肩之上,将他的两臂切断,断绝了他所有反击的途径。

    乱世人仰天惨叫,身子缓缓向后倒去。

    “哈哈哈哈,乱世人老儿,我终于摆脱你了!”仇士良攻击得手,仰天大笑,快意难当。二十年来压在心口的大石,此刻终于烟消云散。

    “杀~~~~”乱世人喷出一口鲜血,眼中露出阴狠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