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56章
  • 下载
  • 轰地一声巨响,大内秘库的大门被轰然推开,数百名北门宿卫犹如幽灵一般冲入门来,将宽阔的大内秘库挤得满满腾腾。

    在所有北门宿卫正前方的将领摘下头盔丢到一边,露出他熟悉的面孔。

    “白起!”仇士良的双目血红。他是一切厄运的。

    第三百八十三章 围猎五日夜

    轰隆一声,刚才被推开的秘库大门轰然关闭。在这无人知晓的皇宫秘库之中,只剩下仇士良孤零零一个人面对乱世人和浮生会所有的精兵强将。

    “这些不过是炮灰!”仇士良看着乱世人,狞笑着爆喝一声,强绝狠恶的气势从他体内宣泄而出,在大内秘库中奔腾咆哮,席卷一切。

    这是九品至高者一旦突破后立刻会拥有的个人领域。每一个至高者的领域都迥然不同,和每个人的功法、性格和处世之道有关。仇士良以魔功窃取九品之境,突破之时满心充满了对乱世人的仇恨,突破后的个人领域浸透了他身上的杀意和暴虐,是充满了阴森气息的死亡领域。

    他第一次释放出这个领域的气息时,已经一口气杀光了他养在密室中的数千三品犬蝠,他就不信,乱世人麾下的浮生会欲孽都是四品。

    死亡领域在大内秘库的殿堂内肆虐,秘库内的空气仿佛长了牙齿,疯狂撕咬着周围的一切,墙壁,书架,典籍,典吏和史官们尸体都被撕扯成了齑粉。

    但是,乱世人、浮生会两宿老和数百入库的北门宿卫在气息肆虐中巍然不动。

    “为什么?不可能!你们都是四品?”仇士良失声狂吼。

    “这都要多谢中尉大人将邪道历代典籍从大唐各镇收集过来使用。好些典籍,我都是第一次见。”乱世人微笑着说,“托这些典籍的福,他们的境界一日千里,涨势喜人。来呀,还不谢过中尉大人?”

    “谢中尉大人传功!”整个大内秘库响起了浮生会精锐们雷霆般的喝声。

    仇士良挠心挠肺的难受。他花费巨资,从小金库里抠了不知道多少钱才打造了这价值连城的大内秘库,结果培养出来的全是反骨仔。他的心又开始滋血了。这感觉……好熟悉。

    “列阵!”乱世人厉喝一声。

    “吖——”整个大内秘库响起了浮生会精锐们放声痛吼的声音。他们的背上猛然长出两只白骨制成的手臂,这两只手臂刺破背部肌肤,犹如翅膀一般在他们背上张开,白花花的手掌朝着左右捞出,与他们左右的同僚之骨手捏合扣死,形成一片白骨的链条。

    这白骨的链条在仇士良身前汇合到白起身上,在白起左右身后的精锐,把白骨手掌刺入他的身体之中,与他的不化骨合为一体。

    在仇士良背后,乱世人左右的两宿老身上也长出了白骨手,他们的手直刺入乱世人的后背。乱世人微微一笑,全身化为青金色玉石一般的模样。

    “青玉劫?”仇士良心头一寒。他的青玉锥正是从青玉劫这部邪道典籍残章中提炼出来的传承。他练至巅峰,仍然只能将双臂化为青玉锥破敌,现在他遇到正宗的青玉劫,全身都是青玉,这还有的打吗?

    “士良,从我教你魔功的那一刻,你就注定是我的人。为了把你炼成九品至高的妖将,我甚至连江南都懒得去。你以为,我没有计算过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吗?”乱世人嘴角上扬,终于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这个白骨同心阵,就是专门为了围捕九品至高的你而设计的。”

    “连九品至高之人都敢算计?”仇士良眯起眼睛,紧紧抿住嘴唇。

    “我一直想看看自己能不能炼一个九品至高者,今天正好可以试试看。”乱世人冷笑。

    仇士良练到九品至高之境,是乱世人预估到的极端情况。因为仇士良当初练到八品巅峰就已经非常让他震惊了。所以他在做计划的时候,已经把这个算进了最坏的情况。

    对于炼化仇士良,他做了三重保险。首先,就是魔途功的炉鼎。其次,如果炉鼎失败,他必须面对八品巅峰的仇士良的挑战。他的青玉劫正好克制仇士良身上最主要的功法青玉锥,稳操胜券。

    即使最坏的情况出现,仇士良不但破了魔途功的融妖炉鼎,还升入九品至高。他还设计了白骨同心阵这个结合各邪道宗门典籍自创的秘阵。

    这个秘阵中的摆阵者,每个人都练了速成版的青玉劫,并在融妖炉里进行了的初步炼制。这种初步炼制虽然非常痛苦,但是却会加速摆阵者身上青玉劫的成长,并在背上长出了拥有青玉劫特质的白骨臂。

    白起因为和仇士良的放对后,被他的青玉锥所伤,为了补足身上这个短板,也参与进了这种痛苦的炼制,让他全身的不化骨都拥有了青玉劫的特质,变得更加坚硬,同时与摆阵的其他精锐以青玉劫之力融为一体。

    摆阵之时,摆阵之人以白骨臂相连,结成青玉同命环,链接住乱世人和白起,把他们身上的功力融入环中。此时,数百个人的功力与乱世人、白起的功力融为一体,形成分担伤害的整体。

    一旦仇士良攻击任何一个人,他们都会一起承受伤害,分担青玉锥的冲击,彻底消除仇士良杀人攫命,制敌求胜的机会,等到他在大阵中损耗尽最后一丝功力,沦落为鬼王蛆那样的死蛆一条,就以融妖炉将其炼化为妖将。

    浮生会想要吞噬天下,乱世人能不能建立为他独尊的妖帝国,就看这一铺能不能搏得过。

    当乱世人通过气机种下的感应发现仇士良升到九品,立刻出手以青玉劫击杀了所有大内高手,为最后的决战铺设好了最后的战场。

    仇士良一身魔功全都出自乱世人,就算到了九品至高,他的根底乱世人都心如明镜,他有七成以上的信心可以炼化他。

    对于这种想要建立妖帝国的狂徒,有一成成功的机会他都会舍命一搏,更何况这一次成功的几率超过五成?

    乱世人看着仇士良的目光闪烁出毫不掩饰的疯狂和贪婪。

    仇士良看着这眼神,脸上也露出狞笑。这种熟悉的目光,他经常在照镜子的时候看到。他本以为乱世人是一个心思如迷,神秘莫测的魔头,如今图穷匕见,他才发现,乱世人也不过是一个为了权柄和力量而迷失的人,和他没什么区别。

    “想要杀我,那就拿出本事来!”仇士良爆喝一声,死亡领域激发到极致,身子犹如一只在死海中击浪的海燕,朝着乱世人杀来。

    “吖——”围绕在乱世人周围的摆阵者同时发出震天的怒吼,青玉劫之光环绕整个大厅。乱世人昂首挺胸,双手成爪,对准仇士良出手。

    两人都是青玉劫里生发的功夫。乱世人练的是青玉爪,仇士良则是青玉锥。锥爪相击,金玉之声轰然响起。

    “哈欠……”雷长夜举着入画匣,一边看一边打着哈欠。仇士良和乱世人巅峰对决的情景,他从一开始就全程旁观。他透过入画匣埋在大内秘库里的宝娃,从各个角度把一切都看得异常清晰。

    刚开始,他的确被乱世人的布局震惊了很久。乱世人布局的缜密,和他有的一比,不过这已经是五天五夜之前的事情了。他举着入画匣,一边开船,一边看戏,看了五天五夜,感到非常疲倦。

    他从没想过看仇士良和乱世人巅峰对决是如此无聊的事情。

    两个人打得都非常谨慎小心,绝大部分时间是互相试探,然后是偶尔全力爆发出手相击数下。然后又开始充满机心和算计的牵制和纠缠。

    乱世人的青玉同心阵的确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连续化解了仇士良的攫命攻势。但是,他还是低估了九品至高者的攻击强度,战斗韧性和新生成的个人领域起到的关键作用。

    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仇士良的活动范围虽然受到了极大限制,但是他的死亡领域威力却被激发到了最大。反观结成青玉同心阵的浮生会诸魔,却因为大阵阵环的桎梏,被限制在了这个死亡区域里和仇士良硬碰硬。

    他们虽然靠着同心环分化了仇士良的攻击,但是也因为活动范围的局限而多承受了不少打击,里外里一算,没赚到多少。

    而仇士良因为武功路数受压制,虽然功力暴涨,但是却不敢放开了打,打法机心多,花样少,看着累。

    雷长夜感觉看乱世人和仇士良对决就像看徐浩峰电影,俩人凑在一起你来我往,门道多,但是他不好看,连续看会自闭。

    看了五天五夜之后,雷长夜觉得仇士良和乱世人可能要打一辈子。

    此时此刻的大明宫内仇士良和大内高手不是被困住,就是被杀。主事的人只剩下长宿群魔。仇士良连着五天没露面,长宿群魔里的两位头面人物许占雄和仇飞英都发现事出反常。

    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仇士良可能出事情了。此时,许占雄和仇飞英之间对于大明宫仇士良之下第一人的权位争夺也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没有了仇士良居中制衡,形势顿时失控。

    许占雄积极地联络与他交好的神策军将领和大明宫仇士良之下最得势的宦官,准备控制住开成帝,如果仇士良出了个万一,立刻策立自己和另外一位与许占雄交好的宦官为左右神策军中尉,让他成为真正执掌神策军大权的人。

    仇飞英则敏锐感到了许占雄的图谋,第一时间……找到了药师。他知道,若让许占雄成功控制了开成帝,如果仇士良完蛋,他和他麾下一帮兄弟,全都要被许占雄屠光杀尽。

    而药师早已经被雷长夜告知了一切真相,他知道,决定大局的时刻到了。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大明宫屠杀

    “先生,请千万救我一救啊!”仇飞英在藏娇楼的二楼雅座中伏地就拜。

    跟着他的赵环和董炎也跟着拜了下去。他们已经拜了仇飞英这个码头,许占雄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他们的,只能跟着仇飞英一路走到黑了。

    “仇将军何须如此,许占雄虽然和你平日里多有不和,但是他并非北门长上明面上的头领,真正的中护军,还是将军你啊。”药师微笑着喝着茶。

    “但是,我的地位,全靠干爹的照拂。为了制衡,真正跟我同心的诸军将士并不多,北门长上宿卫都是许占雄所管。我手头只有京畿行营的两千兵士,战力不强,人数又少。若是干爹不罩着我,我是打不过许占雄的。”仇飞英苦着脸说。

    “将军莫慌,不是什么事都要短兵相接才能分胜负。”药师将仇飞英等人扶起来,“许占雄掌权的凭借无非是开成帝和他身边得势的宦官。根据我的猜测,他肯定会让开成帝立自己和另一个宦官成为神策军中尉,助他重夺朝政大权。”

    “正是如此!”仇飞英点头,“他渴望中尉之权久矣。”

    “可惜他不是太监啊。”药师摇头道。

    “怎么说?”仇飞英忙问。

    “神策军掌握朝廷命脉,统治者若非皇帝自己,必然封给家奴,如何会给你们这些不是亲随的将领。许占雄想要不净身就得大权,无非痴儿说梦罢了。”药师悠然自得地说。

    “确是如此……”仇飞英长出一口气。

    “仇将军,你我算是至交,我不怕多说一句,还请不要见怪。”药师喝了一口茶,悠然道。

    “请先生不吝赐教。”仇飞英连忙道。

    “就算许占雄最终不能诛杀你们,若是中尉大人出事,你等难逃一死。”药师淡淡地说。

    “啊?此话怎讲?”仇飞英吓得脸色白了,连忙问。

    “中尉大人若死,无论是许占雄还是宫中主事太监,必然会争立开成帝为主。开成帝一旦重新掌权,神策军在手,长宿群魔还会有好下场吗?将军可还记得甘露之变?”药师道。

    “这便如何是好?”仇飞英大惊,“甘露之变的时候,我还小啊。”

    “我这里有两条计策,一条为上策,一条为中策,凭君选择。”药师胸有成竹地说。

    “敢问上策安出?”仇飞英忙问。

    “成为开成帝唯一可立为神策军中尉的人选。”药师压低嗓音。

    “这如何能做到?”仇飞英忙问。

    “进宫杀光所有宦官,挟天子以令诸侯,成为扶助开成帝唯一的选择。”药师一边说一边在肚子里擦了一把汗。

    这个计策是雷长夜跟他说的。他光是听到这句话都一身冷汗。雷长夜的绝户计真的好狠。

    其实这个手法正是唐朝灭亡之时,朱温使出来的。

    “……”仇飞英、赵环和董炎都脸色煞白煞白的。他们虽然跟着仇士良混,但是没想过改朝换代,或者掌握滔天权柄。他们都只想跟着天下第一人吃香喝辣而已。做出这么狠辣的事情,他们不得不想想他们的子孙后代如何安置。

    “这件事……极难。许占雄此刻雄踞大明宫,我等就算想要控制开成帝也无从下手,只能望洋兴叹。”仇飞英不好意思说出自己下不去狠手,只能把客观原因放大了来说。赵环和董炎同时松了一口气,纷纷点头。

    “敢问中策安出?”仇飞英看到药师沉默不语,不得不诚惶诚恐地问道。

    “在朝议之中,飞鱼大娘船已经得到朝廷停泊北太仓十二时辰的许可。既然大明宫被许占雄占据,现在唯一的活路,就是仇将军以京畿行营占据北太仓,等待飞鱼大娘船停泊缴饷之后,带你们远走高飞,逃出长安。将军与永大侠已是至交,永大侠又是雷老板的过命之交。剩下的,不用我多说了吧?”药师微笑着说。

    “这样……”仇飞英低下头激烈地思考。

    “当然如果中尉大人无恙,你们带头守住北太仓,把中尉大人最关心的粮饷保下,也算是将功补过,稳住了北门长上的地位。无论形式出现何种结果,将军都可稳坐钓鱼台,从容应变。”

    “先生真经天纬地之才也!”仇飞英大喜过望,与赵环、董炎再次纳头就拜,咚咚有声。

    仇飞英、赵环和董炎飞一般地跑出藏娇楼,回到京畿行营,雷厉风行地开始行动。京畿行营在半个时辰之内已经全体出动,朝着北太仓快马飞奔而去。

    而他们的行动,自然而然也落入了许占雄的耳目之中。仇飞英等人与藏娇楼内的药师过从甚密,这并非大秘密,许占雄早已经知道。今日仇飞英仓皇跑到藏娇楼问计,许占雄早早就派了北门长上的盯梢高手沿途尾随,把药师跟他们说的计策,偷听了个一清二楚。

    这个盯梢高手的行踪,自然都被鱼玄机、白魁等人看得明白。药师成竹在胸,所以在为仇飞英出策之时,第一条绝户计,其实是说给许占雄听的。

    等到仇飞英跑回京畿行营做事,盯梢高手立刻想要去给许占雄报信,但是却被夜萝婷带着苏妲己等绝世妖姬在楼内好生纠缠了一会儿。等到他头昏目眩,跑出藏娇楼的时候,仇飞英等人已经率军入了禁苑,死守住北太仓。

    许占雄等到盯梢高手的汇报之后,想要阻止仇飞英已经晚了。而且,他也不用阻止。仇飞英没有选第一条上策,在他看来简直就是脑子有水。他听到这条绝户计高兴得想要翻跟头。他一直担心的,也正是皇帝只信家奴不信外臣。除非他横下心来自己割了,或者割了所有家奴的脑袋。

    现在唯一让他有点迟疑的,就是万一仇士良无恙,他杀光了伺候开成帝的太监,会不会被清算。但是他转念一想,微微一笑。开成帝身边的宦官此刻正和他暗自算计夺权之事,到时候他只要把所有的锅都推给这些想入非非的死宦官,反而会成为仇士良的功臣。

    想到此处,他杀心大起,点起了身边的北门宿卫和长宿群魔,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宫城。为了做天下第一人,他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这几日仇士良不来例行探视开成帝,开成帝竟然发现,没了仇士良他甚至不知道该不该上朝。

    如果不在仇士良监督之下贸然上朝,他不知道仇士良会做些什么事情。上一次他不顺仇士良的心意,仇士良直接闯入寝宫,诛杀了他的一位妃子。

    他只能由内常侍田富生陪护着在清思殿瑟瑟发抖,不知该如何抉择。而田富生正是许占雄一直在勾结的最受开成帝信任的宦官,管理宫廷内部事务的总管。他与如今开成帝的关系之亲密,尤胜于当年开成帝与仇士良之时。

    仇士良率领一千北门宿卫夜入紫宸殿,五天五夜毫无声息,全是田富生告诉许占雄的。

    此刻田富生只知道一件事,在权力出现真空之时,必须死死守在开成帝身边,才有机会得到神策军左军中尉的大权,到时候他就有机会做第二个仇士良,一统长安城,成为天下第一人。

    而就在这时,在珠镜殿值守的几个田富生心腹宦官惊慌失措地跑进了清思殿,见到他就哭喊:“田常侍,大事不好,许占雄带兵闯入宫中大杀宦官,凡是无根之人,绝不放过一个,我等危矣!”

    “许占雄?”田富生心胆俱裂。他和许占雄结交之时,就觉得此人心狠手辣,行事寡恶,难以深交,事后必须加以铲除。不想如今仇士良不在,他大权独揽,竟然如此疯狂。

    “来呀,和我一起护送天家去内枢密院,找枢密使护驾。”田富生回身冲进清思殿,找到正与妃子们躲在一起哭泣的开成帝,不由分说地拉他从殿中走出来。

    他们刚刚出门,就已经被许占雄率领一队浑身是血的北门宿卫截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