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53章
  • 下载
  • 周围的典吏和史官看他的样子,立刻犹如一群灰色的蝙蝠一般悄无声息地围过来,凑到他身边,看他整理的图谱。

    众人见这些图谱拼合在一起,从头看到尾,再从尾看到头,几个思维敏捷的史官同样瞪大了眼睛,双手捂头,仿佛看到了一个冉冉升起的奇迹。

    “成了?”

    “成了吗?”

    “确实贯通了!”

    “从头到尾,所有的功法都连贯在一起了。”

    “简直是奇迹!竟然成了!”

    典吏和史官们惊喜地纷纷大叫。

    就在这时,一股强猛的气息在大内秘库中蔓延开来。所有人都同时闭上嘴,屈膝跪坐在地,双手扶地,静静恭候。

    仇士良在十名大内高手的护卫下,威风凛凛地走进了大内秘库中央的殿堂。

    “恭喜中尉大人,魔途功已经拼凑成型。”令狐史官拱手朗声道。

    “嗯,辛苦了,令狐史官。”仇士良朝他微微一笑。

    “中尉大人,虽然此功法已经凑成,前后贯通,可以自圆其说。但是是否和中尉大人所练的魔功吻合,还需要中尉大人亲自来判断。因为所有人中,只有中尉大人练过魔途功前几层的功法。”令狐史官沉声说。

    “嗯,我正有尝试之意。”仇士良点头说。

    令狐史官立刻将他和众典吏史官整理的功法双手捧给仇士良。

    “令狐史官此次居功至伟,待我魔功大成,晋升九品,我当亲传这路绝世功法于你。其他典吏史官,都有传承可学。”仇士良朗声道。

    “我等静待中尉大人佳音。”令狐史官纳头就拜。

    “祝大人魔功大成!”众典吏和史官同时拜下。

    “嗯,你很好。这些日子苦了你了。”仇士良拍着令狐史官的肩膀,温言道。

    “为了魔功,为了中尉大人,这点辛苦不算什么。”令狐史官淡淡地说。

    “嗯。”仇士良满意地点点头,收起魔途功功法的卷宗,转身离开了大内秘库的殿堂。在离开之前,他淡淡瞥了跟着自己的大内高手们一眼。

    这些大内高手们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杀机,同时停下脚步,守在大内秘库的门外。

    通过在暗中窥伺的宝娃,仇士良的言语、眼神和动作全都看在雷长夜的眼里。他心头狂跳,兴奋不已。

    仇士良果然是头独狼,得到了至宝魔途功,绝对不想分与旁人,这些见过魔途功真面目的典吏和史官如无意外,在他练成魔功之后,全都会被大内高手们诛杀。

    他们现在唯一能够盼望的,就是仇士良没练成魔功,一命呜呼。这样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就在这时,跪伏在令狐史官身侧的两个史官同时抬起头来,嘴唇微动,朝他说了几句话。令狐史官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微微摇了摇头,嘴唇微动,回了几句话,眼神中露出无比的深邃和阴沉。

    透过宝娃暗中窥伺的雷长夜敏锐地察觉到了这几个小动作。这是令狐史官和其他两个史官偷偷进行传音入密的交流。

    虽然他没听到这三个人在说什么,但是令狐史官的眼神却让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个阴沉的眼神和令狐史官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狂热者形象太不符合了。仿佛一只冬眠的恶魔在令狐史官的体内复活了过来。

    第三百七十八章 乱世人的局

    仇士良从紫宸殿出来,两脚生风,瞬息百里,朝着自己的护军府狂奔。他的奔跑和激动,从他怀里揣的超级宝娃那里,雷长夜全都感受得出来。

    只有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仇士良才会如此放纵自己的情绪宣泄。魔途功对他而言几乎是全部的渴望:突破九品,长生不老,重做男人,一统天下。一个男人……不,一个太监想要的,魔途功全都能给。

    哪怕到八品巅峰的境界,仇士良也看不破因魔途功而诱发的滔天贪欲。他现在已经不想任何事情,只想要赶紧进入入画匣,找一个雷公峡谷僻静的地方练功。

    仇士良兴奋得七窍生烟,雷长夜却愁得头发都……反正就很愁。

    他不知道乱世人布局的核心在哪里。

    令狐史官和他身边的两个亲信应该就是乱世人布局在大内秘库中的棋子,可以说是浮生会的死士。

    令狐史官之前一切的不合理不正常都有解释了。他拼命练魔功,甚至不惜性命相搏,除了博取仇士良信任,还要给人一种这魔功得来不易的感觉,让他产生珍惜的心理。这些日子,令狐史官的演技确实精彩。

    雷长夜也渐渐明白了浮生会的套路。白起的出现,表面上想要北门宿卫和十万童子,做出想要仇士良学习他给的魔功的姿态。实际上,他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把魔途功这个仇士良已经知道一半的名字,深深刻在他的心田之中。

    仇士良自然能够识破白起表面上做出的计谋,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浮生会早就打入了他的大内秘库,知道他看过浮生会的秘典,也听说过“魔途”两个字。

    白起提到魔途,仇士良的思路就焊死在了对魔途之道的求索之上。他自以为找到了一丝寻找魔功来源的关键,实际上他不知不觉已经落入了乱世人引诱他走上的不归路。

    令狐史官为首的史官和典吏拼凑在一起的功法,很可能是一种乱世人和浮生会已经研究成熟,但是无人愿意修炼的奇特功法。他就是要骗仇士良去练。

    这就是让雷长夜愈发担心仇士良手里的魔途功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乱世人一定要把这份功法以这种不寻常的方式灌入仇士良的意识中。

    现在眼看着仇士良就要开练魔途功,一旦仇士良进了仙隐图,雷长夜可以彻底切断他与肉身的联系,让他困死在画中。他这个人,就算完蛋了。

    但是就算是仇士良只剩下神识,也不是好对付的。这可是八品巅峰的强者,一旦闹腾起来,整个仙隐图怕不是要被他戳个洞出来。

    雷长夜只能放出吴道子和黄鹤小童来对付他。但是,就这么弄死仇士良有诸多不便。

    第一,仇士良死了,长安必乱,他不知道乱世人的布局,万一乱世人有办法影响神策军做出偏激举动,那么一切玉石俱焚,只会让浮生会趁机劫走神策军儿女,炼成妖童兵团横扫天下。

    第二,仇士良是鱼玄机的仇人,她性格这么别扭,必然想要亲手复仇,雷长夜糊里糊涂就把仇士良弄死了,她看到尸体必然崩溃。以后做事就不太听使唤了。

    第三,仇士良死了,大明宫里开成帝就成了主人,这对于雷长夜也是大麻烦。因为他想要的是一口气诛杀整个宦官集团。开成帝会成为第一个反对的人。仇士良就是他提拔上来的宦官。皇帝之所以与宦官集团相爱相杀,是因为他只能相信宦官,其他的南衙官员和方镇大员他一个都信不过。

    想要维持朝廷的统治,历代皇帝除非是雄主,否则最终只能求助于家奴。开成帝连雄鸡都算不上。

    若是仇士良死了,他只会提拔另一批宦官作为心腹执掌神策左右两军,希望这一次这帮宦官能够感念天恩,好好为他效力。但是,把希望寄托在掌权者的良好品德而非权力的制衡上,这本身就是缘木求鱼。

    皇室自身不过硬,谁执掌神策军都要出事情。开成帝绝对不能成为主事人。所以,雷长夜还不能让仇士良死得这么早。

    这中间想要把握的关键有点太多了,雷长夜左思右想,终于决定先让仇士良以为自己控制了互联网,让他安心在仙隐图里练功。等着他的魔途功成型后,他观察一下会是个什么玩意儿再说。

    仇士良此刻已经进入了护军府。他是以绝顶轻功犹如一道黑箭,神不知鬼不觉进入护军府的,任何人都没有看到他进府的影像。

    他进了府立刻进入了后堂,打开了一个隐秘的暗门,闪身进入,随即门倏然关闭。一片漆黑之中,他却犹如行走在白昼之中,数着步子,左走右转,连续行进了足足半个时辰,才终于找到了一个地方坐下。

    通过超级宝娃的听觉系统,雷长夜感知到周围的黑暗中有隐隐约约的拍翅声。时不时,会有一两只鸟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落在仇士良身上,吱哇叫两声,又飞走。

    仇士良并没有去拍打惊扰它们,仿佛和它们有什么默契。

    雷长夜顿时明白了这里的布局。这有点像师娘讲述的苗成贵练功的地方。他也是个仇家遍天下的毒王,练功的时候他自己挖一个洞,洞里黑漆漆不点灯,盘着上千条金环王蛇,除了他自己,谁进洞上去就是一口。

    仇士良这个练功密室布局应该也差不多,任何人一旦进来,立刻会招来千万只无名飞兽的袭击。按照仇士良的尿性,这种飞兽不是有剧毒就是好牙口。

    “不愧是你啊。”雷长夜暗暗感叹。仇士良的求生欲不是一般的强烈,大概是知道死后的境遇不会太好的缘故。

    仇士良终于点亮了随身带的火熠子。灯光一亮,立刻有成千上万黑影尖叫着朝他扑来,但是被他的气息一逼,开始围着他飞速回旋,形成黑影的龙卷风。

    雷长夜通过宝娃一看,全都是有着恶犬之头的吸血犬蝠。这是东南沿海一带最恐怖的异兽,一出生就有二品身段,长大后普通犬蝠能有大二品左右的威力,如果吸到了修行者的鲜血,会迅速升品到三品巅峰。

    这里的吸血犬蝠各个都有三品巅峰。光是这一屋子的吸血犬蝠就足以吸光一只精英部队的鲜血。

    仇士良竟然偷偷养了这么一批吸血恶魔在护军府,也不知道他每年用了多少修行者把他们养成这么大。雷长夜看在眼里,浑身恶寒:仇士良真是该死啊。

    仇士良从头到尾迅速看了一遍魔途功,嘴里念念有词。既然要神识进入仙隐图,他就不能带上这魔功手稿了,所以他必须事先把魔功熟记于心,倒背如流。

    他来来回回背了足足三四个时辰,终于把整部魔功背得滚瓜烂熟,在经过反复查对后,发现没有一字错漏,他满意地点点头,用火熠子点燃魔途功,将其彻底销毁。

    他深深吸一口气,从怀里掏出入画匣和互联网。他一手拿着入画匣,一手捧着互联网,左看看,右看看,脸上全是贪婪和希冀。

    “咳咳,互联网,可愿听从号令?”仇士良颤声问。

    雷长夜知道这是关键的时候,能否让仇士良入坑在此一举。

    他控制超级宝娃从内部打开了方木匣,露出一个白花花的大脑袋,朝着仇士良点点头。

    “呼~~~~!”仇士良惊奇至极,呼吸都有些不匀了,“给我一个画中身和一个清静无人之地!”

    超级宝娃点点头。

    仇士良连忙凑近了手中的入画匣观看,只见画面上出现了一个和仇士良一模一样的画中身。他此刻正身处于一片阴暗无光的密林之中,盘膝而坐。周围人影皆无。

    “妙极妙极,此正是我梦寐以求的清修之地。”仇士良大喜。这互联网如此懂他,他都有点舍不得还给雷长夜了。但是想到维持费用,他终于控制住了自己。

    而且在他看来,这入画法宝只是一个类似障眼法的道家玄功,并非真正的长生之地,等到他练成魔功,拥有了无限力量和无限时间,他完全可以自己造一个更好的所在。

    他深吸一口气,将入画匣上的辨身符对准自己。接着他眼前一花,神识瞬间入画。

    在仇士良入画之后,雷长夜计算了一下时间,差不多该启程了。飞鱼大娘船虽然进行了全面的改进,但是充一次电就只能行驶六七个时辰,然后就需要调整一段时间。从扬州到长安大约2000多里的路,加上路上关卡,大概走个七八天才能到。

    他立刻向全船宣布飞鱼大娘船明天启程去长安。整艘船上都是欢呼的声音。从扬州到长安现在已经是一条谁都不愿意走的艰辛之路。但是,有了雷长夜的飞鱼大娘船,这些在船上享受会员待遇的玩家能够免费去一趟长安旅游,这种机会当然不会错过。

    但是雷长夜自然不会这么便宜他们。他让武盟成员在船上的宾客之中检查人们随身携带的公验,没带齐过关文件的全都被劝离了大娘船。

    这一次去长安,雷长夜可不会直接飞过去,他是要停在北太仓搞事情的。为了顺利停在北太仓,他需要每一个关卡的过关文书,更不能带身份成疑的游客。

    这些想要贪便宜到长安旅行的雷公戏会员们一脸幽怨地被赶下了船。

    雷长夜清空了上层甲板,带上一批得力的武盟成员,与淮南节度使宣锦和宣秀以及山塘帮的齐可追和楚小岳挥手作别,起锚张帆,朝着远方的长安开船而去。

    第三百七十九章 魔途功的坑

    踏上了长安的旅途后,雷长夜在入画匣里通知鱼玄机和药师他们的到来,让他们做好最后的布置。同时,他也提醒了他们注意浮生会和乱世人,并告知他们大内秘库里的令狐史官等人是浮生会内奸。

    本来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的鱼玄机顿时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她发现仇士良很可能会先死在乱世人手里。她诚心诚意与药师讨论了一番,决心加紧布局北门长上的渗透,通过控制仇飞英等人,彻底接管北门长上的大权,策应雷长夜的飞鱼大娘船。

    在经历过仇士良的威胁和同僚的倾轧之后,长宿群魔中的仇飞英、赵环和董炎都已经萌生了退意。在面对铡刀的时候,他们都意识到,再多的权威和金钱,在死亡面前都无足轻重。

    蒙勋从江南回归之后,带来了神策军子女被乱世人惦记的噩耗。北门宿卫全都无心担职,惦记着家里的儿女。可恨的是,仇士良根本没有心思去管神策军的儿女,他除了在朝议上不断敲定东南八镇粮饷的缴纳章程,以及稳固北太仓收纳各地粮饷的主仓地位,其他的一概爱答不理。

    因为这个形势,长宿群魔里出现了分化。以许占雄为首对儿女安危漠不关心的将领,借此拼命钻营,在仇士良身边博取表现,博取地位,一心想要成为看守北太仓,并接管飞鱼大娘船的将领。

    一旦他成功收纳东南八镇和巴蜀秋饷,他就有机会成为仇士良座下北门长上第一人,到时候功名利禄还怕少吗?儿女没了,再娶十房小妾生他一大堆就是了。

    而担心儿女安危的将士则一点点在仇飞英、赵环和董炎身边聚拢。最后连长宿群魔中冉冉升起的新星——蒙勋和赵算,都带着自己的兄弟投靠了仇飞英。

    因为仇飞英是唯一能和永大侠搭上线的人。在整个长安,如果有谁能对付乱世人和浮生会,那就只剩下永强永海川和他麾下八百白银义从了。

    只可惜永强因为南太仓失窃的祸事,现在被困在京畿行营之中,无法自由活动。就算想要调查浮生会的下落,调查范围只限于长安。仇飞英等人只能自己动员手下去做这件事,同时天天盼着雷长夜早点到长安,替永大侠交了巴蜀秋饷,早日恢复他的自由之身。

    在这期间,仇士良在仙隐图的秘境之中,沉浸练功,不能自拔。大内十大高手死死守住了大内秘库,限制住库内典吏和史官的出入。大唐天子开成帝也不上朝了,在宫中苦苦研究炼丹之道。

    长安城内只剩下许占雄和他的党羽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不断挤压仇飞英的生存空间。仇飞英在药师的筹谋划策下,苦苦维持着北门长上的地位,与许占雄斗智斗勇。两个人都完全没有发现宫城内部的北门宿卫心态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这就是药师谋略的厉害之处。他用各种心术操纵许占雄和仇飞英互斗,不让他们有一刻的闲工夫,令他们在内忧外患中出现了关注的盲点,在最关键的宫门守卫之上,全盘陷入安排局的摆布。

    但是药师和鱼玄机的努力只是在压制仇士良势力上卓有成效。浮生会依然处于神秘的阴影之中,除了露出狐狸尾巴的令狐史官等人,其他浮生会的主力,包括白起,仍然没有出现。

    雷长夜操纵的永强也发动了八百白银义从到处搜索浮生会的消息,他的宝娃也从各个入画匣中偷偷钻出来,布满了长安城的各个角落。但是浮生会真的能躲,竟然这样都找不到。

    经过一天两夜的搜索,雷长夜收起了想要找到浮生会的急迫心思。他发现自己太过于执着事前的谋划,而不再相信自己临敌应变的水准。现在事已至此,他必须认清一个现实,就是他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随机应变,随遇而安。

    自从江南大势被他提前安排得烟消云散,他开始有点过于自负,无法忍受任何的不确定性。现在浮生会的布局,让他彻底走出了刚刚养成的舒适区。这从长远来看,不是坏事。

    以后还有更多的挑战需要他用已有的资源做出临时的应变。浮生会这一次的挑战,就当练手了。

    雷长夜收下心来,终于重新获得了心灵的沉静。他开始聚精会神地观察仇士良的魔途功修炼进程。

    仇士良的进展极其迅速和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