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52章
  • 下载
  • “馨姐!馨姐!”紫馨队的众人吓得连忙围住她呼唤。

    “让她睡吧。”雷长夜连连摇头。这货连玩三十六个时辰,还打了一天比赛,没有猝死都不错了。这也就是大玩家,换了一个土著这么玩,吃枣药丸。

    颁奖典礼在一片混乱和哄笑声中结束,得奖的大玩家们抱着他们的奖励,在众人的羡慕嫉妒恨中退场。观武场的投影大屏幕上开始回放王者争霸赛上的精彩片段。意犹未尽的观众们谁都没有离开,看着这些精彩镜头回味无穷,还在不时发出热烈的叫好声。

    王者争霸赛哪里都不错,就是太短。观战的观众无不痛感不过瘾。

    在贵宾席上,布公子和松公子仍然没有退场,而是指着精彩画面,大声地讨论着每一个观众都忽略的细节,并且争相给出各自独到的见解。

    这两货在这么久的观战中,好像发展出了自己一套独特的视角。想到他们的背景和身份,雷长夜觉得他们似乎会成为他在江南最后一点布局的关键人物。

    王者争霸赛结束的第二天,布公子和松公子怀着激动和不安的心情在阴将引领之下,再次登上了飞鱼大娘船。他们情不自禁地深深吸了一口气,飞鱼大娘船上的臭味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犹如春季田野的清新。

    他们陶醉了。

    布公子和松公子是在入画坊建成之后离开大娘船的,他们迷上了入画坊干净整洁的环境和抽水马桶。从雷长夜炼制大娘船之后,他们就没再上过船,连上层甲板的大剧院都好久不去了。如今故地重游……

    “恍如隔世啊!”两人在变得更大宽广的中层船舱东看西看,如在梦中。

    “两位来啦,走,进去聊。”他们背后忽然传来雷长夜的声音。他用力的手掌一手按住一人的肩膀,热情地揽着他们朝着船主室走。

    “雷、雷老板?!”布公子和松公子感受着雷长夜手掌的温热,受宠若惊,激动不已。

    这可是全江南最有钱有势的爷,如今却好像亲兄弟一样和他们勾肩搭背,这面子不是一般的大啊。他们同时有了小鹿乱撞的感觉。

    进了船主室,雷长夜热情地招呼他们坐在客塌上,自己则在主桌的坐塌上跪坐,亲自为他们倒茶。

    “雷老板客气!”布公子和松公子同时挺直身子,上半身前倾,恭恭敬敬地等茶。雷长夜亲自沏茶,这是天大的面子,绝对不能给脸不要。

    “雷老板,贵宾会员,我们愿意再续十年的。”布公子实在想不出来自己还有哪点能让雷长夜这么看得起,只剩下钱了。

    “对对,十年会员,一句话的事。”松公子也忙说。

    “哈哈,两位误会了。”雷长夜把茶推给他们,微笑着拿起蒲扇扇了扇,“听说两位的家里都生了变数,家主都生病了?”

    “唉是啊。我们的家主都是悭吝鬼,明明雷老板这里有长生可享用,他们却舍不得手边那点钱。”布公子撇着嘴说。

    “还是没见过大世面啊。”松公子也是叹息。

    雷长夜微微一笑。江南还是有很多死要钱不要命的财主。他们对于什么长生什么入画,都不信。年纪大了的人尤其如此,他们已经没有了对新鲜事物的吸收能力。

    “我听说两位都有机会竞争家主的位子?”雷长夜问。

    “……”布公子和松公子都把头耷拉下来了。

    第三百七十六章 筹建同好会

    布家和松家是江南最大的地主。他们的田产是从唐初就开始积累的。每一代家主都完美继承了前代家主对土地的贪恋,无论是在官场还是在商场都不断培植亲信和族丁,削尖了脑袋巧取豪夺土地。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的基因强大到每一代家主的性子都一模一样。而是每一代家主都有几十个儿子,总是性子和上一代一样贪婪的人当上了家主。

    到了布公子和松公子这一代,布松两家已经拥有数万倾良田,雄霸江南。正因为布松两家田产可观,所以家主的竞争愈发激烈。

    布公子和松公子本来是这一代家主的大儿子。但是无奈他们自己不争气,虽然财主儿子的酒色财气一样不少,但是他们缺了关键性的优秀品质——贪婪和吝啬。这在家主的竞争中,是致命的。

    “雷老板,你若是我阿爷,你能让我继承家主吗?”布公子苦笑着问。

    “嘿哟,还会自嘲,完美。”雷长夜更觉得布公子是个可造之材。他完全符合了一个完美富二代创业者所具有的大部分属性:慷慨,幽默,富有,有自知之明。所缺的,就是一个梦想。

    “我如果是你们的阿爷,我会把家族所有的钱都给你们,因为我能看出来你们身上的潜力。”雷长夜微笑着说。

    布公子和松公子呼吸都停止了。他们两个阿爷加在一起夸他们的话,都没有雷长夜这一句话多。富甲天下的雷老板居然看上了他们,这简直像做梦一样。

    “敢问雷老板,我的潜力……在哪儿啊?”布公子首先开口。松公子跟着连连点头。

    “哈哈,问得好。”雷长夜深吸一口气,将身子朝他们的面前倾斜了一下,压低了嗓音,“两位对于雷公戏的套路看得很透啊。我注意到,两位言必有中,比赛走向,玩家优劣,尽在掌握,眼光独到,见解犀利,实是不可多得的雷公戏长才。”

    “……”布公子和松公子互望一眼,都尴尬地咧嘴笑了起来,“雷老板过奖了,我们并不玩,只是看,这点见解不值一提。”

    “你们也该看到这一次我举办王者争霸赛的奖励,感觉如何?”雷长夜笑着说。

    “雷老板豪气惊人,出手就是数百万贯的奖励,放眼天下,无人能及。”松公子连忙伸出大拇指夸道。

    “明年,这样的奖励不变。但是随着我炼妖技术的提升,明年彩蛋内的灵宠,价值只会更高。这百万贯的奖励,翻倍都是可能的。”雷长夜慢条斯理地说。

    “咕咚!”布公子和松公子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他们布松两家富有数万顷良田,江南田贵,是大唐平价的数倍。所以数万倾良田价值上千万贯。但是,雷长夜出手的奖励就快要和他们两家田地的价值持平了。

    他们发现,他们雄霸江南的田产,在雷公戏面前,就是个弟弟。

    “你们是看着雷公戏在江南发展壮大的人,应该知道雷公戏的吸金之力是多么可观。”雷长夜沉声道,“这以后天下财富的分配,不会再集中于田产上。你们就算占了全天下的土地,一年的出产,也抵不过雷公戏吸纳的钱款。这一点,迟早所有人都会看出来。”

    “……”布公子和松公子没有说话,只是眼珠子飞快地转动。雷长夜说的这个事实,他们这些日子深有所感,但是还没有形成系统和清晰的想法。雷长夜如今直接点了出来。他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消化吸收。

    雷长夜对他们的反应非常满意。这是听进去的表情。换做是固执守旧的其他大地主,听到这句话,只会嗤之以鼻,直接开口反驳。

    “这一次的王者争霸赛,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的混战。但是当人们真正看到了这中间巨大的收益,明年的王者争霸赛将会是真正意义上的龙争虎斗。各方霸主,各地豪强,都会组织高手参赛。争夺从全新一季的排位赛就会开始。”雷长夜低声道。

    布公子和松公子脸皮紧绷,全神贯注地盯着雷长夜的嘴唇,一边听一边点头。雷长夜相信如果手边有笔纸,他们应该会开始写小抄了。

    “这个时候,如果什么人能够设立专门培养雷公戏高手的机构,从民间搜集有志在雷公戏上一展才华的高手,把他们按照特定的位置进行培训,并以排位赛作为他们本领的评定标准,最终凑出一批在各个位置都能站在巅峰上的高手,由一位拥有丰富经验和缜密思维的教头带队参赛,你们觉得结果会如何?”雷长夜眯起眼睛。

    “会……会……”布公子和松公子心脏都砰砰跳了起来。

    “如果明年王者争霸赛这个机构的赛手都能夺冠。我保证五个彩蛋均价五十万贯,入画筹共计五百枚,作价五十万贯。这就是三百万贯。分给赛手五成作为奖励,机构老板留下一百五十万贯。光是这一项进益,江南商行放眼望去谁能比肩?”雷长夜淡淡地问。

    布公子和松公子听得眼睛都直了。他们都不是傻子,大概已经猜到了雷长夜的意思。但是他们不信!太梦幻了。

    “我、我们……雷老板是说我们吗?”松公子鼓足勇气问。

    “两位家里的粮肆生意,听说最近都给你们来做了?”雷长夜笑着问。

    布公子和松公子饱含幽怨地看了雷长夜一眼,低头不说话。他们能够做粮肆生意,说起来还真就多亏了雷长夜。雷长夜让山塘帮买下的2500亩地,亩产十石稻谷的事情,犹如神迹一般在江南广为流传。

    整个江南都在传颂这个神奇的故事,甚至有了“武盟在,不缺粮”的歌谣。布松两家有志接管家族生意的公子哪个是省油的灯。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是把食肆生意当成烫手的热山芋一般抛了出去。

    雷长夜今年只种了2500亩,但是却买了数万倾的良田。明年他种的稻谷就会有数千万石,江南粮食绝对卖不上价了,除了囤聚居奇,坐等荒年,就是走武盟的空运卖去长安和北方。到时候再被雷长夜刮一刀,利润已经细到看不见了。

    如今两家家主都奄奄一息,家主继承人仍然悬而未决。所有竞争者都在想办法捞快钱,急于在家主面前表现。粮肆生意这种近期必赔的生意,全都推给家族最倒霉的仔身上。

    布公子和松公子就成了两家的背锅侠,人人手里攥紧了稳赔的粮肆生意。实际上,他们已经和家主位置做了最后的告别,心如止水了。

    “两位手里攥着粮肆的生意,资金还是有的,若以布松两家粮肆的名义投资一个这样的机构,在民间搜集境遇不如意的高手,为他们支付雷公戏会员,把他们培养成为雷公戏高手,目标明年夺冠。”雷长夜微笑着说,“我看过两位的眼光,非常的独到,只要依靠你们自己的判断,我相信你们绝对可以一举成为江南巨贾。”

    “但是,如果要让这样的机构发展起来,得投入多少钱才够呢?”布公子和松公子终于动心了。

    “至少也要五万贯才能发展起来吧。”雷长夜低头想了想。

    “五万贯……”布公子和松公子都沉默了。最近家主争夺日益激烈,他们两个都已经被掏空了私房钱,现在只剩下粮肆里的粮。但是今年大丰收,这些粮注定是卖不出去了,必须囤着。

    “两位的钱不够的话,我倒可以替两位想个办法。”雷长夜低声说。

    “什么办法?”布公子和松公子都来精神了。

    “我可以以比平价略高一点的价格,买下两位粮肆里所有存粮。两位可以用这笔钱作为发展资金,用这一年时间好好运营这个新机构。”雷长夜笑着说。

    “但是……但是……”松公子比较持重,卖掉家族存粮,万一明年是饥年,这不是错过了赚钱的好时机?

    “明年肯定不会是饥年的。等到我的稻谷种下去,只要十分之一的田地丰收,江南就不愁没粮,粮肆的生意,只会一年不如一年。但是,明年你们不入手雷公戏赛事这个行业,后年这个行业就没有你们的位置了。上百万贯的进项,千载难逢,谁不想要?”雷长夜淡淡地说。

    “干了!”布公子和松公子互望一眼,同时攥紧拳头,兴奋地一挥。

    “很好!”雷长夜抚掌道,“在这里我提前恭喜两位进入了未来大唐最有前途的行当。以后,两位就是我武盟的合作伙伴,这其中的好处,数之不尽。”

    “多谢雷老板!”布公子和松公子眉花眼笑地拱手道。

    “以后我还会举行一些小型的赛事,帮助两位筛选优秀的雷公戏玩家作为赛手储备。只要两位愿意持续卖粮给我,这些赛事,我都可以冠布松两家的大名,让天下都知道两位的新生意。”雷长夜笑着说。

    “这太好了,只要能够让我们搞出名堂来,我两家的存粮年年都是武盟的。”布公子干脆地说。

    “对了,雷老板,如此新奇的机构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松公子问。

    “就叫做雷公戏同好会吧。”雷长夜笑着说。他稍微收了收想要叫俱乐部的心思。这个名字还是早了点。

    第三百七十七章 魔途终成器

    与布公子和松公子谈妥了粮肆生意之后,雷长夜长舒一口气。唐朝末年风起云涌,大变频生,除了各个藩镇的不安分,还有一点气候的原因。

    隋朝到唐朝中叶,是国内历史变化上的第四温暖期,极端天气稀少,气候相对湿润,有利于农业发展。到了中晚唐和五代十国,气候进入了国内历史第四寒冷期,极端天气频仍,气候干燥,自然灾害频发,大唐的北方农耕环境进一步恶化,大批流民逃入南方。北方游牧部族迅速发展,最终造成中原深重的灾难。

    在江南,明年的确不会有太大的灾祸,但是放眼整个大唐,明年正是北方各镇都急需用粮的关键时期。巨量的粮食储备是必不可少的。

    雷长夜的y双优还需要半年多才会有早稻收成,而且他收购的田地还不足以彻底解决唐朝北方粮荒。这也是他下定决心把布松两家归入他势力范围的原因。

    与布公子和松公子合作,甚至帮助他们取得家主之位,让布松两家数万顷良田也成为他的粮源,这对他未来安定天下的布局是一个强大的补充。

    这样,雷长夜终于成功将江南近十万顷良田攥在手中。只要粮不断,万事好商量。

    就在雷长夜忙碌于整顿江南各项事务,为北上长安做最后筹谋的时候,他布置于长安的安排局和宝娃窃听系统也在持续地发挥作用。

    鱼玄机自从搞明白了和永强之间的关系,意识到自己在安排局的角色对自己是多么重要之后,做事更加上心了。本来她以为在安排局做事,只是为了报家仇。现在她的视角更加深远了,她感到安排局的事业正是她今后一生的抱负。

    她的存在价值不只在于杀死仇士良为家族复仇,而是为了武盟效力,最终成为大唐的中流砥柱。

    她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布置着安排局对宫城的渗透,通过和永强的配合,她利用藏娇楼的便利,成功买通了不少的大内侍卫和南衙官吏,为将来飞鱼大娘船停靠北太仓,刺杀仇士良打通了各路环节。

    药师伪装成在藏娇楼内混迹的终南隐士,通过永强的介绍和仇飞英、赵环和董炎等一群长宿群魔混得谙熟,甚至发展成了至交好友。

    药师以他特有的隐士气质和渊博学识赢得了长宿群魔的赏识,经常替他们出主意巧妙应对仇士良的刁难和同僚间的倾轧,令他们在南太仓失职之后,并没有被其他长宿群魔赶尽杀绝,还成功在仇士良身边重建了信任。

    渐渐的,药师在他们心目中成了和永强一样够意思的好朋友,什么事情都找他倾诉,对他的出谋划策言听计从。

    在仇士良的护军府和宫城内的大明宫,到处都是雷长夜的宝娃们。配合互联网内的超级宝娃,任何风吹草动都躲不过雷长夜的监听。

    随着安排局的触角一点点延展到宫城之内,再加上宝娃系统的监听,雷长夜渐渐觉察到了一些大内秘库中不太正常的东西。在仇士良周围,任何不正常的东西都会让他极为警觉。

    因为仇士良现在同样是乱世人的猎物。若是让乱世人搞定仇士良,只会让雷长夜更头疼,因为他现在已经做好了除掉仇士良的一切准备,但是他对于乱世人根本无从下手,只能随机应变。

    他在搞定江南田产之后,把主要精力都集中到了大内秘库的监听之中。他觉得不太正常的东西还是太模糊,没有建立起非常清晰的逻辑链,他需要再好好观察一番,但是他隐隐感觉仇士良……危!

    这些日子,大内秘库里的典吏和史官还是在每天十个时辰地勤奋工作,除了吃饭上厕所,他们连睡觉都省了,累了只是盘膝打坐片刻,醒来接着搜集资料,拼凑练功图谱。

    很多时候,那些搜集资料的主要史官为了把各大秘典批注上提及的魔功连贯起来,甚至需要自行创造一路功法。

    这其中,作为资料搜集的主要负责人令狐史官做出了惊人的贡献。他为了把几本浮生会相隔数代的典籍批注融会贯通,连续自创了好几种奇特的心法,并以自身作为实验品,多次进行有着极大走火入魔危险的尝试。

    很多次因为修炼这样的魔功太危险,史官们不得不请来仇士良亲自为他护法。令狐史官因为练这样的魔功,经历了极大的煎熬,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就连仇士良这样铁石心肠的人,都被令狐史官这样投入的钻研精神感动了,亲自到御药房给他寻调理身体的药物,生怕他一口气没回上来,死在岗位上,魔途功就前功尽弃了。

    雷长夜觉得不太正常的东西,就在令狐史官身上。他过于尽职了,简直像是在作秀。尤其那几种魔功的融合,光是看上去就非常恐怖。他实在难以想象还有人居然敢以身相试。而且最过分的是,他居然还试成功了。

    要知道,这魔途功一旦凑齐功法,第一个要练的肯定是仇士良。就算仇士良向他们保证了练成之后,会让参与者见人有份。但是仇士良的话,他就那么相信吗?用不用拿命去拼?一点也不像邪道中人,仿佛是一位天真烂漫的科研工作者。

    虽然这些邪道中人都是被堵死在各自境界巅峰,无法求得寸进。为了升一个境界,他们可以付出一切。但是雷长夜觉得他们不应该想要付出生命吧?他们图谋境界的提升,应该就是为了活得更长久才对。邪道中人最怕死了,他们做过什么,心里没点b数吗?下了地狱能有好?

    雷长夜觉得看不透令狐史官。这就是他认为不正常的东西。不过,他也不敢百分之百保证这个人有问题。因为人性确实是很复杂的东西,不是全部靠理性支撑的,很多随机的感情也会对人的行为起支配作用。也许令狐史官就是一个脑子进水的邪道功法狂热者呢?

    这一天,令狐史官照常在典吏和其他史官帮助下整理魔途功资料。突然,他睁大了眼睛,捂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