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47章
  • 下载
  • 蒙勋等人听得汗毛直立。雷长夜的故事怎么感觉就像是说给他们听的呢?他们看着自己盘中堆积如山的蜀秀烧烤,愁肠百结,更吃不进去。

    就在这时,他猛然感到肩膀又被人狠狠撞了一下。他抬头一看,却原来是张角和他的一帮手下正脸色铁青地从他身边经过。撞他的正是张角。他用他那双阴险的三角眼狠狠瞪了蒙勋一眼,在手下们的簇拥下,扬长而去。

    蒙勋忽然悟了。刚才雷长夜说的故事,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说给张角听的。这是雷长夜在给张角一个回头是岸的机会。但是张角这个浮生会余孽,怎么会受武盟之主的教育啊。

    雷长夜摆明了已经知道了张角的全盘计划,他还是要一头钻入雷长夜的天罗地网。而他蒙勋,就是张角手下的炮灰。怎么想,怎么都是个死!

    蒙勋越想越觉得前途暗淡,走投无路。他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手下,大家都是一脸黑灰色,满眼的天愁地惨,完全是一群等着砍头的死刑犯模样。

    “蒙都头,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终于,一位与蒙勋关系最亲密的长宿群魔忍不住开口。他的名字叫做钱算,自从入了北门长上就一直和蒙勋结伴做事,十几年来合作默契,听从安排,任劳任怨,算是老部下了。

    “讲。”蒙勋叹了口气,点点头。

    “这一次在飞鱼大娘船上,我们兄弟几个彻底栽了。”钱算苦着脸说,“当初来这里,本以为只是图谋一个富豪的宝物,算是一趟美差,谁知道这里龙潭虎穴,一步一坑。雷老板的故事说得好,贪图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必被其所困,沦入无限轮回的地狱。”

    “……”蒙勋没有说话,但是却和其他几个人不约而同地一起叹了口气。

    在长安他们长宿群魔何等威风不可一世。他们虽然常年在外执行任务,但是回一趟长安也是前呼后拥,风光无限。只要抱紧仇士良的大腿,他们行事一向横行无忌。

    但是才来飞鱼大娘船三天,他们就尝尽了人生的苦果。刚开始是没钱,后来被张角戏耍得团团转,没了脸面。现在吃了遗恨丹,连命都要没了。

    最让他们绝望的是,他们死了,就没人通知长安,乱世人正惦记着神策军的子女呢。他们的儿女成群,却从没有找时间来陪他们玩耍,如今想要享受天伦,却终是难如登天。

    “我不知道兄弟们怎么说,不过我不想就这么没头没脑地一头撞死在雷老板的天罗地网里。”钱算低声道。

    蒙勋长叹一声。其他人则纷纷点头。

    “蒙都头,事到如今,眼看兄弟们左右都是个尸骨不全,我等随着仇士良做了这么多亏心事,这也算是报应。但是,我们的子女大多不过岁,这报应不该这么轮到他们身上啊。”钱算说到这里眼睛一红,泪水哗地流了出来。

    “钱副都头,你是想要拼一铺?”蒙勋捕捉到了钱算的心意。

    “蒙都头,所有兄弟里,你的脑子是最灵的。”钱算一把抓住蒙勋的手,死死捏住,“给兄弟们一条出路,我们都可以死,但是总要有人通知长安的神策军,好救下咱们的孩子。”

    “是啊,蒙都头,救救我们的孩子。”众人都热切地望着蒙勋。

    “好,既然兄弟们信得过我。我这里有一条出路,就看大家有没有决心。”蒙勋的眼神一冷,低声道。

    “我们有!”众人纷纷点头。

    “这一次张角偷互联网,我等只是适逢其会,不小心落入雷长夜和浮生会的法宝之争中。”蒙勋压低了声音,“刚才看雷长夜一番说话,他早有布局。而张角此人,贪心成性,怕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我们被他控制,不幸成为炮灰,左右是死,倒不如拼却一死,倒向最可能的赢家。”

    “你是说向雷长夜告密?”钱算最懂他心意,立刻猜了出来。

    “没错。”蒙勋脸色铁青地点头,“虽然我们服了遗恨丹,但是这个毒药致死还需要一点时间,咱们都有入画匣,按照张角所说,我们可以把神识渡入匣中苟延残喘,以待来日。以雷长夜点化张角的作风,此人宅心仁厚,颇有仁者之风,不愧为武盟之主。我们若是告密有功,捉到张角,说不定雷长夜会让我们在入画匣中得享长生呢?”

    “妙啊,蒙都头!”钱算和众人面面相觑,都露出死里逃生的喜悦之色。

    “但是,有一点需要为大家说清楚,就是我们长宿群魔的身份绝不能泄露出去,一旦雷长夜知道我们的身份,他必然会想到仇大人要图谋的是互联网。他要对付仇大人的话,我们几个的命就绝对不能留了。”蒙勋压低声音说。

    钱算等人都是一激灵。现在江湖之上,长宿群魔的名头确实臭名昭著,仇士良又是出了名的好敛财。雷长夜如此聪明,自然知道他们来干什么。

    雷长夜和仇士良谁强谁弱姑且不论,他们被认出来肯定会被杀了祭旗,长生就不用想了。雷长夜只需要把他们驱逐出雷公戏,他们回到肉身之中就会死得惨不忍睹。

    “幸运的是,无论是雷长夜还是张角,都不知道我们的真正身份,我们干脆就以浮生会的身份投诚。这个身份绝对真实可信,他不会想到有人会用浮生会的身份做自己的伪装。”蒙勋低声道。

    “高啊,蒙都头,实在是高!”钱算等人紧紧闭着嘴,用传音入密大声夸奖。

    “各位兄弟,这一次赌上性命,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我们神策军的后代。若是这件事出了岔子,大不了结伴赴黄泉,在这里我敬大家一杯,咱们吃了这顿断头饭,做一票大的!”蒙勋举起桌上的竹叶春,脸色铁青地用出传音入密。

    “干了,蒙都头!”众人纷纷昂然举起酒碗,吨吨吨仰头饮下。竹叶春入肚,化为温泉水,滋润全身,所有人都感到暖洋洋的舒服。

    “吃啊!”蒙勋带头开撕桌上的烤猪排。这七个长宿群魔犹如一群饿了几百年的饿鬼,手嘴并用,把桌上高高堆起的自助餐一扫而空。

    酒足饭饱,几个稍微年轻一点的长宿群魔还哭了一鼻子。这蜀秀自助餐也太好吃了吧。想到一旦告密,张角的解药就别想了,自己的肉身绝对保不住,肠穿肚烂之后,怕是永远无法尝到这人间的美味了。

    “走!”蒙勋从怀里找出入画匣,紧紧攥在手里,将辨身符对准自己,带头冲出蜀秀食肆,钱算等人学着他的样子各自拿出自己的入画匣,高高举着,跟着他一起跑。

    他们一路穿过中层船舱,朝着雷长夜的船主室飞奔而去。路上的雷公戏玩家们看到他们举着入画匣飞奔的样子,都感到五味杂陈:这是玩雷公戏终于玩成神经病了吗?我们是不是在看自己一年后的样子呢?

    雷长夜的船主室前,永远守卫着两个小五品的阴将,看到他们举着入画匣跑过来,立刻双手交叉,做出不得入内的警告。

    “雷老板,我等是浮生会的人,有要事禀告。”蒙勋一边举着入画匣,一边嘶声说。

    片刻之后,阴将仿佛得到了指示,放下手把门打开,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呼~~~~~!”蒙勋等人长舒一口气,只要雷长夜愿意见他们,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进入船主室,蒙勋看到雷长夜正在房间中央的书桌前摆弄青色的小方块。

    “互联网。”蒙勋感到自己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轰地一声,船主室的门在他的身后关闭。

    雷长夜放下手里散发着青光的小方块,微笑着抬起头来:“几位是来偷这个的吧?”

    咚!蒙勋等七人齐刷刷跪倒在地,纳头就拜:“雷老板大慈大悲,救我们一救,救我们一救!”

    第三百六十八章 偷换互联网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雷长夜微微一笑:“起来说话,怎么一见面就要死要活的?莫非这是浮生会里的惯例吗?”

    “雷老板,我们是浮生会河东堂太原总舵的成员,这一次到飞鱼大娘船来是被张角威逼来偷雷老板的宝物的。我们都被张角逼着服用了遗恨丹,命悬一线,不来偷雷老板的东西,我们就要毒发身亡。”蒙勋语带哭腔地嘶声说。

    “但是你们来偷我的东西,也难逃一死啊。”雷长夜淡淡地说。

    “张角说我们可以用入画匣入画后苟延残喘,等到他偷到万匣王,他就可以让我们在画内得享永生。”蒙勋老老实实地说。

    “哈哈哈哈,张角是吧?此人确实有点东西啊。竟然还有这种骚想法。”雷长夜笑嘻嘻地抚摸着“互联网”,“不过他忘了告诉你,一旦他盗宝失败,我会把入画匣里面的所有入画人都弹出画外,到时候,你们还是死路一条啊。”

    “他并没有忘记,而是根本不想告诉我们。”蒙勋恨恨不已地说。

    “我倒忘了浮生会诸位的相处方式。”雷长夜笑了。

    “我们在食肆之中听到雷老板的故事,大彻大悟,决定不再图谋那些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从此改邪归正,不做浮生会的人了。”蒙勋再次纳头就拜。钱算等人也跟着他拜了下去。

    “嗯,我的那个故事,其实讲给那个张角听的。不过你们能够听懂个中真味,也算难得。”雷长夜慢条斯理地扇着蒲扇喝着茶,似乎对于蒙勋他们的投靠不是那么看重。

    “雷老板,张角和我们约定兵分两路。在雷老板运送互联网去雷公镇的路上,我们作为第一批劫匪去劫持运宝队伍。张角料定,这一路必然是假货。而他则带领浮生会精锐埋伏船上直接入侵船宫偷盗真正的互联网。”

    “啪!”雷长夜忽然狠狠一掌砸在书桌上,声如雷霆。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吓得蒙勋等人心包膜差点爆裂。

    “好你个张角,竟然叫你看出来我会分成真假法宝让你来偷,难怪你有底气执迷不悟。”雷长夜阴冷地边说边咬牙,“连互联网都被他知道了,浮生会果然有两把刷子。不过,他还是算错了一步,他以为法宝在船宫,却不知道这互联网我一向不离身。”

    他猛然站起身,快步走到蒙勋面前:“说,他让你怎么偷?”

    “他……他花了一下午时间,让我想出偷盗的办法,让我务必做得逼真无比,若是我惹起你的疑心,也是必死无疑。”蒙勋连忙从怀中掏出他给张角画的偷盗示意图,颤巍巍地呈现给雷长夜。

    雷长夜拿起蒙勋的示意图瞥了一眼,随即抖手丢到书桌上:“如此拙劣的手法,岂能成事,莫非那张角真的相信了你?”

    “他、他、他说我的方法,颇为巧妙……”蒙勋有点委屈。这偷盗手法还是挺巧妙的,他想了一下午呢。

    “这么说来,张角也不过如此而已。”雷长夜懒洋洋地重新坐回了书桌之后的坐塌上。

    “雷老板,还……还有一件事。”蒙勋支吾着说。

    “何事啊?”雷长夜笑着问。

    “张角给我们下了遗恨丹,我们背叛了他,解药是拿不到了,现在必死无疑。我想,却不知我们是不是能够以神识入画,永远待在互联网中。”蒙勋苦着脸说。

    “哈!你们是真能想好事啊。”雷长夜仰天打了个哈哈。

    听到他的话,蒙勋等人如坠冰窖,一下子瘫在地上。

    “你们可知入画权的价码?一百枚入画筹只能在画中呆一年。一千枚也只能呆十年。需要一万枚入画筹才能在画中永生。那便是一千万贯钱。你们只给我带来张角劫船宫的消息,就想要全都入画,永享长生?要知道,连我自己想要入画永生,都没有这福分!”雷长夜冷哼一声。

    “啊?”蒙勋虽然预料到入画艰难,却万万没想到会如此艰难,以至于雷长夜自己都做不到。

    “这法宝若没有大量宝材维持,别说永生永世,就是一年都维持不了。这需要整个大唐的财源支持才能做到。凡是来偷盗互联网的人都是傻瓜。没有天下财富源源不绝的输血,这就是一块木头疙瘩。”雷长夜拿起书桌上互联网狠狠摔在地上,“所有人都可以入画,只有我不能,我必须不断赚钱去维持它的运行。”

    蒙勋等人看着互联网在眼前转来转去,心差一点跳出腔子。这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居然就在眼前这么晃来晃去,太刺激了。

    “我若不是设计了一个雷公戏可以利用这个法宝吸纳大笔金钱,我这一船的东南八镇赋税,只能自己贪污了来喂饱这个该死的法宝。到时候,我还做什么武盟之主,直接去做皇帝算了。”雷长夜揉着他的五花头,一脸苦闷。

    “……”蒙勋等人心慌意乱。雷长夜说话口无禁忌,这种话都说出来,这说明他根本不想让他们入画,这是摆明了要见死不救了。

    “等等!”雷长夜忽然眼中精光一闪,“张角不可能这么笨,看不出你们的偷窃计划如此错漏百出。他是故意逼你来投诚,让我误以为他要偷船宫!他要硬抢船主室!”

    “啊?”蒙勋等人简直傻了。这张角和雷长夜都不当人了,这么能算计!?

    雷长夜打开门对着门口的阴将低声说:“去叫娇儿来。”

    守门的阴将迅速离去。雷长夜随即回身关上门,望向蒙勋等人。

    “雷老板,求你一定要救我们一命啊!”蒙勋等人连忙趴在地上连连磕头。

    “入画绝无可能。做生意要讲规矩,你们身无分文,就这么入画,我和画中的贵人如何解释?而且,你们出身浮生会,背景复杂,会对画中贵人产生威胁。我也不能冒这个险让画中仙居失去对新客户的吸引力。”雷长夜叹息一声,“不过呢,我这里有七枚丹药。”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从里面拿出拿出七枚金丹。

    “这个是……”蒙勋茫然问。

    “这个是我师娘炼制的解忧丹,号称包治百毒。我从未用过,不知道能不能解遗恨丹。不过这已经是江南最好的解毒灵丹,如果它们解不了你们的毒,那只能怪你们时运不济。”雷长夜淡淡地说。

    “多谢雷老板!”蒙勋等人现在已经顾不得其他,只能抓住这唯一的救命稻草。它们依次拿过丹药,张口服下,捂着肚子等待结果。

    “遗恨丹最狠毒的地方,就是蜡封里的毒虫。我师娘的解忧丹包治百毒,其中就含有杀死这些毒虫的毒药,此所谓以毒攻毒。你们待会儿会感到疼痛无比,这是正常反应。毒虫中毒后,会挣扎一番,啃噬你们的内脏,会不会咬死你们,就看你们运气了。”雷长夜沉声道。

    “这……”蒙勋等人互望一眼,都面露惧色。

    “江湖中人,刀头舔血,这点罪都吃不了吗?”雷长夜冷笑。

    “是,多谢雷老板赐药!”蒙勋等人无奈,只能低头称谢。

    “等你们过了鬼门关再道谢吧。”雷长夜一摆袍袖,不受此礼。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电子音叫声:“你们干什么?”

    “雷长夜——,受死吧!”震天的喊杀声在走廊里响起,震得船主室内嗡嗡作响,却不知有多少高手舍死忘生地杀了上来。

    “在这里等我!”雷长夜拔出腰畔的大郎剑,冲出门去。

    蒙勋等人想要起身伸头去看,门却被雷长夜关上了。

    门外立刻响起了震天的喊杀声和白骨炮发射的呲呲声。

    惨嚎声接二连三传来,那些惨嚎声很熟悉,就是张角和他手下们的惨叫。雷长夜的高声号令声在这些惨嚎声中传出来,显得指挥若定,挥洒自如。

    张角似乎真的如雷长夜所料,率领所有高手硬闯船主室。但是他们没想到,雷长夜已经提前一步料到了他们的行动,做了应变,并占有了绝对的优势。

    随着战事越来越激烈,蒙勋等人互望一眼,都把目光聚焦在地板上的互联网上。

    “蒙都头,这……”钱算指着地上的互联网,眼神莫测。

    “哼!”蒙勋突然闪电出手,把地上的互联网抓起来揣到怀里,随即把自己怀里揣的假货放到地上。

    “蒙都头,这样好吗?”钱算担心地问。

    “我们入不了画,就还是中尉大人的人。这法宝会给我们个好前程。”蒙勋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