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46章
  • 下载
  • “只要你们去做这一批打劫万匣王的劫匪,替我们劫船宫作掩护,事成之后,哪怕你们都战死了,临死之前神识入匣,我盗来万匣王,必然可以给你们死而复生。就算肉身没了,我也可以让你们在万匣王之内,得享长生。”张角慨然道。

    “但若是各位没有成功……”蒙勋担心地问。

    “切,大不了兄弟几个共赴黄泉,所谓富贵险中求,孟兄弟,你我都是浮生会的余孽,来武盟之主的飞鱼大娘船莫非还想着安逸吗?”张角狞恶地问。

    蒙勋顿时想起了自己伪装的身份,他装的可是浮生会的弟子,为了称霸天下,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干不出来?长宿群魔在长安是魔头,在浮生会面前全是三好学生。

    蒙勋看了一眼身后几名脸色苍白的手下。这几个手下虽然没有视死如归的精神,但是他们和蒙勋合作多年,对他深有了解,面对危急时刻,只有听他的,生存的可能性才更大。所以他们都向他露出信任的眼神,让他为他们做决定。

    “好!张角哥哥,我们兄弟这七条命就卖给你。你告诉我们怎么做。”蒙勋干脆地说。

    “好兄弟,够仗义。”贵宾楼里的浮生会余孽们纷纷伸出大拇指赞叹起来。

    蒙勋心里非常鄙夷,这帮浮生会的王八蛋看到他去送死才不吝赞美。

    “孟兄弟,你来这里探路,必然知道这万匣王是所有入画匣的首脑,所谓万匣之首,因此得名万匣王。”张角揽着他的肩膀来到贵宾楼的书房,和他一起坐在坐塌之上。

    其他的浮生会成员夹着蒙勋的六个手下也纷纷挤进了屋,人挨人,人靠人地挤坐成一堆。

    “对,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蒙勋连连点头。

    “根据我打探来的情报,在每一个入画匣和万匣王之间,都有一个互相链接的法阵,这些互相链接的法阵通道在万匣王中汇合成一个网状法宝核心,号为互联网。”张角继续说。

    “互联网,对对……”蒙勋连连点头,记下了这个知识点。

    “这个互联网就是长生术和雷公戏赖以依存的核心命脉,我们这一次的任务就是把万匣王中的这个互联网偷走。”张角低声道。

    “万匣王不偷吗?”蒙勋忙问。

    “那个只是个壳子,用来保护互联网的。而且万匣王经常在雷长夜手里摩挲,他对它任何一点变化都极为敏感,但是互联网却是一个法宝核心,是符法所成,只有法术脉络,没有实物,反而容易模仿。”

    “张角哥哥,你的意思是,你仿制了一个互联网?”蒙勋惊了。

    “来,拿过来。”张角对着旁边一个长相和他相似的汉子说。

    这个汉子转头进入书房密室,拿出来一个红木匣子。

    “各位,请看。”张角得意洋洋地打开木匣。蒙勋和他的六个手下伸头望去,只见木匣中并排放着两个闪烁着淡淡青光的方木块。每个木块分成了六十四等分,每一个等分中都有着不同的符法阵纹。

    虽然这两个木块只闪烁一种光芒——青光,但是却有一种富丽堂皇的既视感。

    “喔……这就是互联网!”蒙勋张大嘴巴,发出由衷的惊叹。一想到风行整个大唐的雷公戏就存在于这两个小小的方块之中,他就感到格外的神奇。

    “张角哥哥,怎么有两个?”紫面高额的大汉问道。

    “孟兄弟,你选一个拿吧。”张角沉声道。

    “啊?”众人都愣了。

    第三百六十六章 张角的计谋

    蒙勋呆呆地看着木匣内的两个青光方块,不知道张角此话何意。

    “各位兄弟,我们这一次虽然说是打劫,但是咱们绝对不能明刀明枪去抢雷长夜的万匣王。因为和雷长夜作对,必死无疑,相信大家对这句话不会有什么怀疑。”张角沉声道。

    众人纷纷点头。蒙勋和他的手下们也跟着小鸡啄米。雷长夜麾下的实力太强了,确实不敢作对。

    “所以,我去劫船宫,实际上就是去偷,而不是破门而入,厮杀进去。”张角拿起一个方块得意地说,“我在这里卧底多日,早就已经打通了一切环节,到时候我神不知鬼不觉进入船宫,会以我制作的方块偷换掉雷长夜的互联网。这样,他除非更新符法,否则断然察觉不到互联网已经失窃。”

    “原来如此……”蒙勋恍然大悟,随即又看了一眼木匣内另一枚方块。

    “孟兄弟,你们作为打劫运输万匣王车队的那一批盗贼,也要做足功夫,不能轻易露出马脚。你们要和我们一样,以偷为主,制定个偷窃计划。这个方块就是给你们来偷换互联网的。”张角笑着说。

    “但是,我们不是去吸引武盟注意的弃子,帮助你们偷盗船宫的吗?”蒙勋有点迷茫了。

    “哎,别用弃子这么难听的词儿。你们是我们的第一波尝试。”张角笑了,“万一你们时运不济,不能成事,也可以吸引雷长夜的注意,让我们在船宫内得手。”

    说到这里,张角的语气突然严厉起来:“不过,若是你们不上心,让雷长夜发现了我的意图,我保证让你们生不如死。”

    他的话音刚落,蒙勋和他的手下们立刻被屋子里的浮生会成员一拥而上,擒拿在地。

    张角一人给他们喂了一口药丸。

    “这是浮生会炼妖的副产品遗恨丹。每人一口,多了没有。”张角阴冷地说,“这遗恨丹,只有我有解药。吃了它若是不卖力干活,到了时辰蜡丸融化,丹内毒虫肆虐,你们体内的五脏六腑都会被咬成烂泥,死得凄惨无比。”

    “张角哥哥,我们定然会照计而行!”蒙勋和他的手下们吓得大叫。

    “我给你们这个方块,就是要让你们也花点心思想想如何偷换互联网,把所有的步骤写个章程给我过目。你们要是没有准备,大大咧咧去送死,雷长夜何等聪明,立刻就会想到这是敲山震虎之计。到时候,我们就被你们几个废物害死了!”张角厉声说。

    “你这猪狗辈……”蒙勋在肚子破口大骂。让他们送死还不算,还要让他们为送死而呕心沥血,这简直离谱!

    张角看到他的脸色,立刻过来和颜悦色地拍了拍蒙勋的肩膀:“孟兄弟啊,其实我这个敲山震虎之计,是根据雷长夜的性格所定的计谋,不过此人智深似海,深不可测。也许会给我们来个反其道而行之,直接把真货就放在押运车中运往雷公镇也未可知。到时候你偷盗的说不定是真货呢?”

    “但是张角哥哥,若是真货,他的防卫必然更加森严,我是正好撞进罗网之中啊。”蒙勋苦着脸说。

    “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入画匣妙用了?如果真的撞入罗网,你就咬牙一死,钻入入画匣把偷盗的情形消息告诉我,我们自会进行后续计划,保证偷到万匣王让你得享长生。若是你偷到真货,还能活着回来,那就更好啦,省的我们动手。”张角笑眯眯地说。

    “但是,张角哥哥,还有一种情况你没考虑啊。”蒙勋担心地说。

    “什么情况?”

    “就是我成功偷到假货……这样不但没有引发雷长夜的预警,我们还什么都没捞到。”蒙勋道。

    屋子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偷看张角。张角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非常难看。

    “如果孟兄弟真的能偷到假货,雷长夜也没注意到,那么他迟早还会把真货从船宫里运出来,那么就麻烦孟兄弟再去偷一遍。一回生,两回熟,熟能生巧,巧能生精,我觉得咱们兄弟这不就培养出大唐一位新圣手了?”张角咬着牙狞笑。

    “但是张角哥……”

    “不接受反驳!”

    蒙勋满心不服,但是和浮生会也没法讲道理,他只能忍着愤怒的眼泪,开始和自己的手下商量偷盗方法。

    幸好他本身就是一个飞贼出身,在江湖上有过一段梁上的生涯,所以对于偷盗豪门巨富的宝物有几分心得。

    他花了一个下午,终于在张角等人的打骂之下,写出了一个偷盗的章程,还画了好些非常丑陋的示意图作为说明,好不容易才赢得了张角的信任。

    “孟兄弟心思颇为巧妙,如此偷盗的方法,雷长夜应该不会起疑心才对。”张角眯起眼睛微笑着说。

    当天晚上,蒙勋和他的手下们拿着张角给他们的就餐卷,满脸灰黑地来到了蜀秀食肆去吃自助餐。这是他们临行前的最后一餐,相当于砍头宴。

    蒙勋等人坐在餐桌上,想到过往种种,不禁悲从中来。现在他们都后悔无比,为什么要在仇士良手下当差,千里迢迢来江南来惹雷长夜这个祖宗。

    就不说雷长夜有多厉害了,就说他手下的财宝招来的狂蜂浪蝶,一个个都是活阎王。他随随便便碰到一个,都是浮生会的霸王,出手就是遗恨丹。

    最近江南哄传扬州第一大帮开明帮全体就是被遗恨丹夺命,一个个死得凄惨无比,据说仵作打开受害者身子一看,里面都没了。现在他们人人肚子里都装着这么个玩意儿,吃龙肉都不香。

    就在这时蜀秀食肆里忽然响起一片欢呼声。所有食客都不吃饭了,站起来鼓掌叫好。蒙勋等人茫然抬起头,却发现一个秃着头,头皮上绘满符文的男子手握蒲扇,在满屋子食客的欢呼声中走进食肆,微笑朝众人点头。

    “各位,吃好喝好,我也只是来吃饭的。”此人朗声笑道。

    “雷老板,既然来了,就给我们来一段吧。”一个食客兴致勃勃地大叫。

    “对啊,雷老板,好久没听你讲牌戏啦。”

    “雷老板,永大侠还有后面的故事吗?”

    “给我们再讲点好玩的吧!”

    食肆里一片喧哗。

    “雷老板?”蒙勋眯起眼睛,来到飞鱼大娘船这些天,他终于见到雷长夜的真人了。他和雷公戏里的雷长夜长得有点不太一样。雷公戏里的雷长夜连脸上都画着符纹,皮肤都是青色的,看上去贼吓人。

    “各位,雷某最近没出什么新牌戏,有了肯定通知大家。不过既然大家如此盛情,我就权且当一回说书人,给大家讲个趣闻,大家引为一乐。”雷长夜笑嘻嘻地说。

    “好好好!”

    “雷老板的趣闻必然是好的。”

    “雷老板兴致真好,日理万机竟然还愿意为我们说书!”

    “能听到雷老板的段子,没白活。”

    “不听雷老板的故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听了雷老板的故事,胃口也好,精神也旺,做事都多三分力气。”

    整个食肆顿时被毫不掩饰阿谀恭维声填满。蒙勋等人跟着仇士良混,都是阿谀奉承的高手,到了这里才发现,他们还是见的世面太少啊。

    “这是一个关于聚宝盆的故事。”雷长夜坐到食肆南墙的坐塌上,面对整个食肆大厅,轻摇蒲扇,嘴角含笑。

    屋子里的喧哗声纷纷安静了下来,人人都作出一副努力倾听的模样。雷长夜的周围果然有一个无形的圈子,每个人都削尖了脑袋想要钻进去。蒙勋觉得他们认真的模样,好真实!

    但是这一切都和他无关,现在的他连看不看得到明天的太阳,都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死后,是不是会断子绝孙。想到家中的妻儿,自己却困在江南,无力保卫,他眼睛就发红。

    “话说从前有个财主,得到了一枚聚宝盆。传说这个聚宝盆,什么东西放到里头,都会被复制出一模一样的来。隔壁张三听说想去偷,但是他怕被财主发现,于是就花钱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仿制品,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偷偷换掉聚宝盆。”

    “哈哈哈哈哈……”

    屋子里哄堂大笑。蒙勋快被气哭了:这特么哪儿好笑!都不要脸!

    “张三趁着财主不在,扛着自制的仿制聚宝盆,进了财主家,一眼就看到了放在屋子正中间的聚宝盆,大喜之下,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结果脚底下一绊,一头栽进了聚宝盆里。”

    “哈哈哈哈哈哈……”

    蒙勋等人互望一眼,都忍不住抬起头来,侧耳倾听。

    “他连忙从聚宝盆里爬出来,把自己扛来的仿制品放进去,又把真的聚宝盆扛起来搬回了家里。但是他刚把聚宝盆放到家里,却发现卧室里有人。”

    “他跑到卧室里一看,看到什么人都没有。他连忙跑出屋子,发现自己放在屋里的聚宝盆不见了。他跑出去一看,却看到又一个张三扛着他偷出来的聚宝盆在朝着财主家走。”

    屋子里的人一阵愕然。

    “大家觉得这是为什么呢?”雷长夜笑着问。

    蒙勋心头一震,他望了望手下们,他们也都留上了心。

    第三百六十七章 蒙勋的抉择

    “原来最初张三去偷聚宝盆,不小心栽进了盆中。他从盆中爬出来,以仿制品换了真宝物回家。却不知道聚宝盆正好在他的卧室里又生出另一个张三。这个张三心里还在想着偷宝,就把这个真盆扛去财主家,把假盆换了回来。”

    “接着聚宝盆又生出一个张三。他继续把假盆扛着去换真盆。接着又生出一个张三,再次把假盆换成了真盆。如此假变真,真变假,无限循环。聚宝盆不断从财主家被偷出来,却又不断回到原来的所在。”

    “哈哈哈,真绝了!”

    “太逗了!”

    “这张三做梦也没想到他还会成为物归原主的人。”

    “张三岂非成了财主家的守宝人?”

    “天下至宝的归属,缘由天定,张三想要逆天而行,自然要遭天谴。”

    “张三的贪念反而成了守护聚宝盆的因由,真是有趣。”

    “各位,”雷长夜说到这里站起身来,“这个趣闻告诉我们莫要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否则最终必被贪念所困,愿与诸位共勉。”

    “受教了!”整个食肆都是食客的奉承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