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44章
  • 下载
  • 是雷长夜制造的金毛闪光弹,也是雷长夜靠神秘法宝运走了满仓的粮饷。她当年也是夜盗八门的梁上好手,但是她自问没本事偷走全部的秋饷。

    而且最绝的是,雷长夜和永强根本不知道他们会想什么办法去偷南太仓。但是当夜失窃之后,永强第一时间跑到京畿行营自陈其过,仿佛雷长夜早就猜到鱼玄机的算计一样。这就让鱼玄机感到格外的高深莫测。

    实际上当然不是这样,而是药师提前通过入画匣向雷长夜做了汇报。雷长夜则立刻控制永强去做应变,进一步引发了仇士良对自己的垂涎,为未来入长安刺杀宦官集团打下基础。

    而且鱼玄机想出来的摘星叟找永强报仇的戏码,雷长夜也准备大加利用。

    只要永强没有在长安倒霉,摘星叟就会随时出来再偷粮饷。这更让仇士良想把飞鱼大娘船停在禁苑之内的北太仓,以便控制环境。

    现在飞鱼大娘船上粮饷又多了一笔。这艘船对仇士良而言不但是财富之源,更是摆脱乱世人监视的世外桃源,还是他未来成为男人的梦想之地。

    这三重的贪念,已经让这艘船在仇士良眼中,犹如母胎单身汉眼中的绝世美女,早就色与魂授,失去了最起码的戒备。更何况,现在他的心神还全都在对付乱世人和白起的纠结之中,根本没心思去想雷长夜对他还有什么算计。

    在仇士良眼中,能和永强这种大侠肝胆相照,还不吝钱财结交的人,那就是个脑子有包的神经病。和大侠交朋友,比娶一百个拜金娘们都耗钱。这不是脑子有包是什么。

    雷长夜通过暗中布置的宝娃们,对于仇士良的心意了如指掌,心中也是暗暗欢喜。这样他就会成为仇士良的心理盲区,更加方便他谋划诛杀他。

    现在安排局的任务圆满完成,只需要继续留在长安打通各路环节,为飞鱼大娘船进城后的行动做准备即可。

    雷长夜操纵的永强朝夕待在京畿行营之中,与仇飞英、赵环和董炎为伍,每日里聊几句武功,谈几句长安风物,也甚是惬意。他加意与这些京畿将士结交,留为后手。等到图穷匕现之时,这些将士会起到关键作用。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雷长夜站在飞鱼大娘船上,眺望着灯火通明的新扬州城,暗自计算着秋粮收获的日子。

    当初他让齐可追种下的2500亩y双优稻子长势喜人。他本来以为这些稻子种下去太晚了,又有着巫世种的血缘,在人间界可能会长得不好。没想到它们在江南的水田里如鱼得水,长得飞快,抽穗也极快,眼看现在到了十一月份,这些稻谷可以和江南的晚稻一起收割。

    雷长夜想着把这近3万石y双优稻谷作为种子,作为明年关中、汉中、巴蜀和江南春播的储备。

    现在,他只等着东南八镇的消息了。

    临近秋收的季节,东南八镇为了向新立的淮南节度使宣锦表忠心,争取扬州罗城新区和雷公镇暴风港的进驻权,在秋粮收割季节刚到的时候,就按照朝廷支度均摊之数,优先把各镇粮饷整合完毕放入府库,一到府库粮饷足额,他们就以飞马快船通知扬州节府。

    因为今年八镇税赋交付方式和往年截然不同。他们不用自费组织漕运和民工将粮饷运抵扬州水陆转运使司缴纳,然后由淮南的漕卒运往长安。

    今年有了雷长夜全新升级过的飞鱼大娘船,他可以驾船来到东南各镇,依次收纳各地粮饷,集中空运到长安。

    这可是千年未有的一大奇观。各镇观察使和兵马使交付粮饷的心气儿和往年都不一样。往年给朝廷赋税,不但要自己筹措,还要自己征集民夫漕船运往扬州。这就像蓝海星位面交税还要亲自打车去一趟税务局。

    就算是忠心于朝廷的观察使们也觉得烦的一b,加上这乱世的漕运一塌糊涂,运到扬州能剩下一半粮饷就不错了,还要换一句朝廷的斥责。再忠心的臣子摊上这件大麻烦也是一肚子的不乐意。

    现在雷长夜开船来亲自上门征缴,各地方镇只需把税赋放到指定仓库中等着提取就完事儿了。如此省心之下,自然也调动了各地方镇官员交税的热情。因为他们的税赋都会足额运往长安,这是他们表忠心的绝佳机会。

    长安朝廷在许多方镇要员心中还是有着崇高地位的,并非四十八方镇各个要反。

    在十一月份之后,经过一段热火朝天的建设,扬州罗城新区和雷公镇已经初步建成,暴风港也开始接待来往扬州的海船,成为瓜洲渡之外另一个卸货码头,分担了扬州城内早就不堪重负的海船流量。

    因为暴风港的新开和瓜洲渡的持续运行,扬州地面的货品吞吐量每日激增,来扬州的海船也越来越多。

    罗城新区和雷公镇商铺的争夺,成了各地方镇势力和各大商行的重中之重。为了向雷长夜争取表现,大家都是抢着要帮他筹措东南八镇的粮饷。

    雷长夜的飞鱼大娘船除了做雷公戏和雷公牌的生意,现在加做了扬州货运的生意,把许多大商行的名贵货品收纳在货仓之中,等到赋税粮饷收齐,一起运往长安。

    他收的空运费用并不便宜,但是仍然让整个江南的豪商巨贾趋之若鹜。因为现在各地方镇不但克拿卡扣,更重要的是很多想要起事的方镇已经开始硬抢好货,囤积资财。江南收来的货物,很难顺利运到京师,在东西两市出售牟利。

    就算是拿到了长安,遇到仇士良的神策军,也难逃新一轮的盘剥。

    但是傍上雷长夜这样的大腿,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雷长夜船里装的是东南八镇的税赋,朝廷的命脉。那他就是朝廷的财神爷,就算神策军都要叫他爹,谁敢动他手下的商人。

    而且坐着飞鱼大娘船飞越万水千山到长安做生意,脱离各镇节度使的桎梏,把珍奇货物运给长安权贵赚大钱,这简直是江南商人们的最大梦想。

    现在扬州已经成了百货云集之地。海外运来的东西在江南卖不上价,必须要运往巴蜀、汉中或者长安才能赚到大钱。其中尤以长安最为赚钱。从扬州到长安的商道就是当今天下,乃至全世界最赚钱的黄金商道。

    而雷长夜便成了掌控黄金商道的男人。

    现在他每天在船上都会遇到旁敲侧击问他粮饷筹措进度的商人。

    “雷老板,粮饷筹措得如何了?”

    “差不多够了。”

    “真的够了吗?不需要再补点?”

    “不需要。”

    “还是再补点吧。”

    “讨厌,不用。”

    “你才讨厌,就让人家再补点嘛。”

    第三百六十三章 涂山狸化人

    到了十一月中旬,涂山狸的炼化终于接近了尾声。雷长夜按照她选择的进化路线,又私下做了不少优化,在与芥子袋灵智默契配合之下,让涂山狸的进化速度越来越快。

    这一天,雷长夜正在仙隐图的画中仓里对东南粮饷的数额,突然间收到芥子袋的示警。他连忙跑到船宫的密室之中,正好赶到芥子袋袋口大张,啵地一声吐出了一个浑身包裹着粘稠狐毛的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满头红头发,和涂山狸狐毛颜色一模一样,耳朵翘翘的,轮廓也有点像狐狸耳朵,但是一切都和人类五官身材的比例完全合拍。

    她刚一出来就缩成一团,以一种警惕和审视的目光凝视着雷长夜。被她的眼神一瞪,雷长夜顿时感到涂山狸不一样了。她现在的眼神之中,有了一种千年岁月积累下来的睿智和阅历,再也不是娘化狐时代那种全凭本能和直觉的懵懂。

    “恭喜宗主,贺喜宗主。”雷长夜连忙从盟宝袋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女孩子衣裤丢给涂山狸,转身走出密室,让她自行换衣服。

    涂山狸低着头,用衣服裹住身子,闪电般双手一盘,雷长夜给她的衣服裤子已经全都穿戴整齐。而且,裹在她身上的粘稠狐毛也被她用掌风抹落在地。

    “回来吧,我好了。”涂山狸开口道,用的是清脆动听的萌音。她现在从身材到嗓音,都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宗主动作倒快。”雷长夜笑着转身,“恭喜宗主终于炼化成人。”

    “嗯。”涂山狸点点头,神态庄重傲岸,已经没有了她一直以来狐媚之姿。

    “宗主可需要时间静修?这船宫密室无人打扰,你可以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崔钰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地收走了芥子袋。

    “我……我需要好好想一想。”涂山狸眼中露出疼痛之色。

    “怎么了宫主?可是身体有何不妥?”雷长夜敏锐地问。

    “我只是一下子想起了很多很多回忆,几千年来我做过的事,说过的话,遇到的人,经历过的变革动荡,我现在都有了新的感觉,新的体验,甚至全新的视角,我很痛苦。”涂山狸托住额头,颤声说。

    “……”雷长夜抿了抿嘴。这种情况人类是经常遇到的。人到四十不惑之年,很多人会产生对以前做过的事情全新的看法和主张,会经历全盘否定自己或者认清自己的顿悟。

    这个过程是十分痛苦的,类似于玩游戏玩到四十级,才发现技能点全都点到了没用的地方。

    涂山狸初次当人,这等于强制被转换成人类的视角去回顾她几千年作妖的经历,这相当于玩一个角色升了几千级才发现几千技能点没有一个点对。

    雷长夜觉得换了他,恐怕会想再穿越一次。

    “宗主所经历的,都是人类每天都在经历的自省过程,并无任何特异之处,再过几天,宗主就会全部适应。”雷长夜温声道。

    “我……我感觉自己……变老了。”涂山狸颤声说。

    “只是长大了而已。”雷长夜微笑。

    “呼。我终于长大了。”涂山狸长出一口气,从这千头万绪的记忆和纠结中清醒了过来,拍了拍胸脯,“我长大了。以前的涂山狸,就让她死去吧,从今天起,我是一个人类。”

    “恭喜宗主成人。三个月都住在天地熔炉之中,不知道宗主是否想吃点喝点,休整一番?”雷长夜温声问。

    “我要吃蜀秀烧烤,喝竹叶春,饭后还我要吃肉松饼和鱼豆腐!”涂山狸冲口而出。

    在蜀秀食肆之中,涂山狸姿态文雅地吃着烧烤,一口肉,一口酒,怡然自得。她头上戴了一顶雷长夜给她借来的小斗笠,遮蔽住了她姜红色的头发,以免太骇人听闻。

    虽然武盟之中,人人都知道这是涂山狸变成了人,但是这个飞鱼大娘船上除了武盟成员,还有来自天南地北的豪商巨贾。雷长夜不想涂山狸这头红发把他们给吓着。

    “宗主成人之后,可有什么打算?”雷长夜一边为涂山狸递酒一边问。

    “我想在你的船上暂时住下,思考一下我今后的路该怎么走。”涂山狸的小脸上满是沉郁。现在她处于个奇异的阴阳界中,她的外貌是小女孩,但是思维却已经朝着成熟女性的方向走。

    她的生活习性是小女孩,但是行事风格却变成了成熟女性。

    这让雷长夜很多时候不知道该把她当大人还是当小孩。

    “既然宗主要待在船上,那就要开始还债了。”雷长夜咳嗽一声,终于决定不理她的外貌,直接压榨她的剩余价值。

    “嗯,我愿意作武盟客卿。如果有什么人要打你的主意,可以让我处理。”涂山狸神色深沉地说,“除了八派掌门,没人能动得了你,当然,我的身价也不便宜。”

    “确实不便宜啊。”雷长夜叹了口气。为了炼化她,他可是损耗了几乎所有五六品巫核。不过,如果武盟能有一个八品巅峰的打手坐镇,还是值得的。

    “能不能把贵宾会员免费给我?”涂山狸忍不住开口。

    雷长夜吓了一跳。他以为涂山狸经历成人之后,智慧达到千年级别,对于雷公戏应该已经看破了。

    “我还是个孩子。”涂山狸看出了雷长夜在想什么,当即说道。

    “无耻!”雷长夜觉得涂山狸真的成人了,该不要的脸直接就不要了,非常果断。

    “这个贵宾会员嘛,还是要看宗主的表现。光是在船上闲晃就能拿贵宾会员,我这雷公戏生意就不赚钱了。”雷长夜断然说。

    “哼哼,表现嘛,简单。在你这个船上,有七个人心怀叵测,意图不轨,我给你把他们找出来,能换多久会员?”涂山狸沉声问。

    “一个月。”

    “三个月,否则我就不管。”涂山狸抱臂在胸。

    “我自己也能找到。一个月会员等于白给,你不要那我……”雷长夜转头就要叫人。

    “嗨呀,你是我成人的恩公,我怎么会不管呢?一个月就一个月。”涂山狸连忙拉住雷长夜的手。

    雷长夜微微一笑。他大概能知道这七个人是长宿群魔里面来江南打探消息的。但是,他还真不能从船上来来去去上万人里把这七个人拎出来。

    这些长宿群魔虽然武功不是绝顶,但是人人都是人精,易容改扮的功夫肯定很强,而且能讲各地方言,融入人群的话,极难分辨。

    “却不知宗主能用什么方法找到他们。”雷长夜好奇地问。涂山狸变成人之后,嗅觉器官应该退化成人类形态才对啊。

    “我虽然成人,但是以天狐之身炼成的察微鉴异术仍然在。这是我天狐一族用来自保的看家本领。将察微鉴异之气运入双眼血脉,可以看出不同人的气息。一旦心怀叵测,他的气息在我眼中就是红色的。”涂山狸低声道。

    “竟有这样的神功?”雷长夜感觉自己也想学。

    “必须是天狐才能练成。如今我成了人,这门功法终是失传了。”涂山狸斜眼看着雷长夜,故作幽然地轻叹一声。

    “……”雷长夜斜眼看她。他感觉涂山狸变成人后……真的成了老狐狸。

    涂山狸虽然成了《察微鉴异术》的最后传人,但是她马上就功至九品,可以长生不死。未来就算互联网失传了,估计察微鉴异术也失传不了。

    她这种对于“失传”的感叹分明就是想说:物以稀为贵,你就珍惜这段有我做客卿的时光吧。

    好不容易等涂山狸吃完饭,雷长夜跟着她溜溜达达地来到了上层甲板的大剧院。涂山狸像模像样地拉着雷长夜的手,装作是他领出来的孩子,充满童真地东看西开,惹得剧院里好多贵妇都忍不住伸手捏她的脸,大声称赞雷长夜好福气。

    雷长夜忍笑不说话。他估计涂山狸自己也没预料到装他女儿会有这种恶果。

    “在那儿,就是他们七个。”涂山狸嘴唇微动,用传音入密说道。

    雷长夜不动声色地看着大剧院里的雷公戏,却让几名在站岗的阴将隐秘地转头朝涂山狸所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有七个富商打扮的中年人正在热烈地指着大剧院上的投影屏幕议论什么,仿佛和周围所有的观众一样。但是他们的眼神却在不经意间到处扫视,而且还会找机会和不同的武盟成员攀谈。

    雷长夜立刻派出宝娃悄无声息地爬过去偷听他们的谈话。

    他们非常有耐心,总是无意中接一句某位武盟成员的话,让他们有一种遇到知音的感觉。然后他们会继续观看比赛,直到武盟成员开始主动攀谈,然后他们才会热情地回应,一点点扯到雷长夜的底细上,打探消息的手法相当纯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