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43章
  • 下载
  • 藏娇楼内永强带着仇飞英、赵环、董炎和硬凑进来的李淑仪逆势翻盘,再次干掉了一队江南武盟成员组建的开黑队,这一局打得波澜起伏,有来有回,非常痛快。在拆掉对方基地之后,众人从画中出来,无不大呼过瘾。

    永强所在的单间倏然打开,鱼玄机巧笑嫣然地陪着永强从单间里走出来,顿时赢得了众人一阵热烈的调笑叫好。

    “永大侠,不玩了?”仇飞英连忙上前来。

    “玩得太久,有些倦了。”永强淡淡一笑。仇飞英、赵环和董炎都惭愧挠头讪笑。

    永强可不是倦了吗?每一局都这么逆势带飞,一神带四腿,这对心神的折磨可是相当强烈的。

    仇飞英、赵环和董炎只玩过不多的几天,所以战斗经验不是很丰富。而李淑仪更是超级兵一枚。全靠永强在对抗路一个人撑起一片天。

    “永大侠稍事休息,鱼姐儿,好好伺候。待会儿咱们再来几局如何?”仇飞英恬不知耻地问。

    “飞英兴致很高啊。”永强不置可否,显出一副舒适享受的样子,显然鱼姐儿的伺候非常周到。

    “哈哈,鱼姐儿,一定要好好伺候永大侠。”仇飞英看到永强没拒绝,大喜过望,连忙塞了一铤足额的金饼子给鱼玄机。

    “多谢仇大人,放心吧,必让永大侠宾至如归。”鱼玄机媚笑着说。

    就在仇飞英兴奋不已地想要自己单独再开一局玩时,平康坊外响起了快马踏地的雷音。花厅内谈笑欢歌的贵客和姐儿们都脸色苍白地望向窗外。

    仇飞英的眼皮一跳。有哪个金吾卫如此不长眼,竟然敢来平康坊藏娇楼找事?莫不是想要跟京畿行营争风头?他伸手压住腰畔的横刀刀柄,猛然站起身。

    就在这时,花厅门口迎客的小厮被人粗暴地推翻在地,一群满头大汗的京畿行营士卒狂奔进花厅。

    “何事惊慌?”仇飞英此时已经站起身,看到进门都是自己的麾下,非但没有释怀,反而更加震惊。

    “启禀中护军大人,南太仓失窃!”这群军士轰然趴伏在地,异口同声地大叫。

    “失窃?!”仇飞英一时之间感觉像是在做梦,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南太仓从来不会失窃。没有什么飞贼到南太仓偷东西。里面装的不是金银珠宝,而是最朴实的制钱和谷物。就算有神偷能够搬走一石的东西,又能值得几个钱?

    南太仓最大的危机是被劫。整个南太仓被一把火烧了,或者守仓士兵全灭,攻击军队带了骡车运走所有的东西。

    守仓的士兵主要就是为了防止这种小概率事件发生。

    仇飞英还从未听说过南太仓能失窃的。

    “行了,说吧,丢了多少东西?”仇飞英松了一口气。

    “全没了!”来报信的军士们齐声说。

    “啊?”

    。手机版阅读网址: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大侠永海川

    京畿行营之内仇飞英、赵环、董炎、守仓的都头徐福禄还有两千士卒全都被北门宿卫给绑了,放到了校场中央。

    知道了南太仓失窃的仇士良第一时间率领宫中留守的十数名长宿群魔和大内高手纵马横穿长安来到行营之中。他甚至还随队带来了专门执行腰斩的行刑手和刑具。

    南太仓失窃四百万贯制钱、一百万谷物,这简直是要了仇士良的老命。京畿行营自上而下,全都腰斩几个来回都无法让他消气。

    仇飞英更成了众矢之的。仇士良数十个假子中,不知多少人想要替他的位子。南太仓失窃的消息一经传出,明里暗里几十个人一起使劲,仇飞英顿时被定死成替罪羊。赵环和董炎也跟着遭殃。

    这三个货不去守卫南太仓,反而去藏娇楼逍遥快活,这还不该死?

    仇飞英功力虽达五品巅峰,实力雄厚,但是在仇士良威压之下根本不敢反抗。他知道,反抗只有死得加倍凄惨,甚至祸及妻儿家小。

    看着还泛着血光的铡刀在校场中央被长宿群魔亲自架起,仇飞英只感到天旋地转。干爹狂怒攻心,怕是大罗金仙也救不回他了。他身旁的赵环和董炎已经哭成了傻子,瘫在地上化为烂泥。

    仇飞英以头抢地,磕得满头是血:“干爹饶命,干爹饶命啊。这件事非我等之过,是永强永海川昔日仇家来寻仇所致,我等只是池鱼啊。”

    “正是如此,徐都头,快快将那摘星叟之事向中尉大人禀告啊。”赵环和董炎哭得嗓子都哑了,说话都是撕心裂肺的哭腔。

    “哼,我养的好儿子啊!”仇士良阴恻恻的声音回荡在京畿行营的校场上,犹如阴司判官在读阎王的判决。

    “咚!”守仓都头徐福禄一夜数惊,早已经心神涣散,此刻听到仇士良满含狂怒的低吟,精神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徐都头!”“徐都头!”赵环和董炎看到徐福禄晕过去,急得心尖子差点裂开,他们凑过去拼命用头拱徐福禄,试图让他醒过来,但是徐福禄就是不醒。

    “恩父大人,那贼子宣称要为自己徒儿报仇,特意来南太仓找永强永海川较量,看见人不在,随手偷了南太仓满仓粮饷,向他下战书。此事守仓两千士卒都是双眼亲见,我以性命担保此事属实。请把这事交给我,我定会查得水落石出!”仇飞英双膝点地,一路跪行到仇士良面前,以头抢地,啪啪有声。

    “哼,谁又知道是不是你上下打点,里外勾连,做出一个大局来吞巴蜀粮饷。飞英,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我以为你对我的忠心还是值得期待一番的。”仇士良阴沉地说。

    “恩父大人,冤枉啊,我冤枉啊,我仇飞英对恩父大人的忠心可昭日月!天地可鉴!”仇飞英知道自己完了,也忍不住哭出了声,尽最后一点努力求放过。

    “恩父,要行刑吗?”在仇士良身边,他的另一个假子神策左军护军许占雄低声问。

    许占雄早就想要顶替仇飞英的位置成为长宿群魔之首,这一回如果钉死仇飞英,他将会成为神策军仇士良之下第一人。

    “哼,还要等谁吗?”仇士良冷冷地问。

    “是!”许占雄大喜,连忙用力一招手,带着麾下数名长宿群魔朝着仇飞英、赵环、董炎和徐福禄走去。

    就在这时,京畿行营的门口响起了守门宿卫怒吼。

    “何人闯营?”

    “你意欲何为!”

    “是永大侠?”

    “这里不进闲人,快快散去!”

    “等一下。”仇士良忽然抬手制止了杀心大炽,双眼冒火的许占雄。

    “是”许占雄心头在滴血,但是却不敢不服从仇士良的指示。他恨恨不已举起手,阻止了麾下众人。

    “放永都头进来!”仇士良以千里传音之术指示道。

    京畿行营门口顿时安静下来。校场之上,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朝营门口看。

    片刻之后,随着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永强一身黑色武服,浑身五花大绑,昂首挺胸朝着校场中央的仇士良走去。

    来到仇士良面前,永强双膝跪倒在地,朗声道:“中尉大人,此事怪不得中护军大人和两位支计官,更不干守仓将士之事,此乃我在江湖之上惹来的恩怨,永强罪无可恕,愿以此身领受中尉大人任何刑罚。”

    “哦?”仇士良心头翻江倒海的狂怒在永强光明磊落的话语中,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

    之前听说南太仓被搬空,仇士良狂怒攻心,杀意如沸,只想要见血,什么话都听不进去,除非话中有关键词:该死!腰斩!刑罚!罪无可恕。

    仇飞英说的关于摘星叟和永强的恩怨,他一句都没听真切,怎么看他,怎么该死。

    但是在永强平静的话语中,出现了“刑罚”和“罪无可恕”,就成功让他听了进去。一旦脑子开始运转,狂怒便消失,理性开始一点点回归,他对于永强所说的事情,留上了心。

    “哇!”听到永强的话,仇飞英、赵环和董炎全都放声哭了出来。眼看着铡刀都快要落下的时候,永强犹如天使一般地出现了,还义薄云天地为他们担了所有罪责,让他们逃出生天。

    永强简直就是他们的救世主啊。

    想到他们曾经还试图指认永强来替自己做替罪羊,他们又羞又愧,同时又为死里逃生而欢喜,这些都让他们没有不哭的理由。他们哭得像刚出生的孩子。

    永强朗声说了几句话,仇士良全没听见,这几个货太吵了。

    “都给我安静点,谁再哭,先宰了谁!”仇士良勃然大怒。仇飞英、赵环和董炎瞬间闭嘴。

    仇士良非常地尴尬。永强押运着百万粮饷进京,虽然解了长安之急,也暴露了长安城内的种种丑态。这些都见不得人。

    “永都头可愿再说一遍。”仇士良狠狠瞪了仇飞英三人一眼,尴尬地说。

    “是。当日南圣手名号的继承着鱼蕙兰偷盗西川闪金镇雷公牌,我与武盟盟主雷长夜定计将其擒获。后来在把她交接给东川节度使之时,她被横江盗袭杀。昔日的南圣手摘星叟是她的师父。他这一次来,是要为徒儿报仇雪恨。”永强朗声道。

    “所以摘星叟盗粮饷,就是为了陷你于死地?”仇士良沉声问。

    “正是如此。所以南太仓失窃,都因永强而起,我当一肩担下所有罪责。”永强沉声道。

    仇飞英、赵环和董炎趴伏在地上,脸贴着地,默默地流泪:真够意思啊!永大侠不愧是永大侠,做人能做成这样才不愧是顶天立地之人。他们这些人都是蝼蚁,是永强脚下的灰尘。

    “此事也不能都怪你。”仇士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这是不是我的嘴?

    随即他终于理清了思路,长舒一口气:“这件事虽然因你而起,如今杀了你也于事无补。却不知你可有对付摘星叟的方法?这百万钱粮可有找回的可能?”

    “谢中尉大人不杀之恩!”永强昂首道,“此事既因永强而起,吾当穷尽手段,寻找摘星叟踪迹。不过昔日计擒鱼蕙兰,多亏武盟盟主雷长夜谋划。如今要擒摘星叟,我需与他再次合作方能成事。若是最终无力擒杀这摘星叟,我当向他借四百万贯和一百万石谷清还南太仓所失。”

    “哦?此话当真?”仇士良站起来了,世上还有这么富的朋友吗?

    “雷兄与我肝胆相照,性命尚可托付,区区钱粮当无大碍。”永强朗声道,“如果中尉大人开恩放行,我愿修书一封给雷兄,让他先为我筹措足额钱粮,与东南八镇赋税一起运抵京师。”

    不但巴蜀秋饷有了夺回的希望,连东南八镇的粮饷也能一起来,仇士良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是喜是惊。

    “雷长夜竟有如此敌国之富?”他那刚刚灭了一个多月的心火再次烧了起来。

    “他如今富甲天下,钱财于他而言,如云烟。”永强低头道。

    “雷长夜雷长夜雷长夜!”仇士良的心里只剩下这个金光灿灿的名字。若得雷长夜,什么都有了啊。

    “如此杰出之人,真想早日一见啊。”仇士良微笑着说。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所有长宿群魔和京畿行营的军士都惊了。丢了几百万贯巨款中尉大人竟然还能笑出来,简直是奇迹。

    当天夜里当着仇士良的面,永强给雷长夜修书一封,将长安之事简单扼要说了一番。这封书信仇士良立刻以八百里快骑发向扬州。

    而永强则在长安京畿行营住了下来,处于仇飞英、赵环和董炎的监视之中,相当于变向的软禁,作为逼迫永强好友雷长夜履行吩咐的凭仗。对于这个待遇,永强安之如怡。但是整个京畿行营的士兵却都被他感动了。

    如果永强不来自首,不但仇飞英、赵环、董炎、徐福禄和守仓士兵得死,仇士良一个不高兴,京畿行营所有士卒都要被调到西北方镇戍边,去喝西北风。

    更不要提他们视为性命的粮饷了。只要有个由头,仇士良永远第一个想到克扣粮饷。更何况他们失了全部的巴蜀秋饷。

    而永大侠不光是自首,还要留做人质交给他们看管。他们根本不敢提看管二字,现在的永强是京畿行营全体将士的爹。

    第三百六十二章 废止南太仓

    自从南太仓粮饷被盗,长安物议沸腾,人心惶惶。为了稳住朝廷和长安的人心,仇士良威逼开成帝在朝议中永远废除了年久失修,破败不堪的东渭桥仓。这件事让朝廷上下尤其是工部官员们长长松了口气。

    南太仓位置尴尬,现在广运渠半堵不堵,雨水好能上船,雨水不好槽船不通。工部没钱去通淤疏导,更没钱去修缮太仓署,甚至都找不到人来补太仓令这个缺,因此而导致天天朝上有人参他们。

    而因为神策军和仇士良之间摆不上台面的分饷之争,南太仓还勉强维持着它作为收纳天下粮饷主仓的地位,户部就算想要把它关闭,神策军也不答应。

    现在京畿行营失了巴蜀秋饷,仇士良借机发难,废了南太仓,这对于南衙北司来说,可以说是皆大欢喜。唯一会不满的,当然是神策军诸司的将领。现在所有的朝廷税赋都要收纳进北太仓,直接进了禁苑。

    想要从太仓里多抠出一点钱来,无异于虎口拔牙。

    但是现在仇士良失了粮饷,正在火头上,没人敢站出来为南太仓说句话。

    失窃后的第三天,朝议也有了结论。当天下午,南太仓不但被废止,更被仇士良招来京畿行营军士,一把火烧了,以此来发泄失粮之恨。

    从此这座咸亨年间建立,历时一百七十余年的古太仓最终以这种惨烈的形式完成了它的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

    南太仓被毁的消息传到长安,被藏娇楼中的鱼玄机等安排局要员知道,众人都是如释重负。

    他们到长安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废止南太仓,让北太仓成为收纳粮赋的唯一选择。这样才能给飞鱼大娘船停靠禁苑提供机会。

    一旦飞鱼大娘船停在禁苑,他们稍微想像一下雷长夜的各种骚操作,都觉得仇士良吃枣药丸。

    在藏娇楼密室之中,安排局众人纷纷向鱼玄机道贺。当日正是她穿上了钱幂一直以来的行头,打扮成瘦小枯干的摘星叟,在南太仓前演了一场大戏,最后以雷长夜精心为安排局打造的金毛闪光弹弄瞎了守仓两千士卒的眼睛。

    这个金毛闪光弹实在太好用了。只要用一道符火点燃十根火鼠金毛做成的金结,立刻会爆发出一片足以致盲一刻钟的神奇之光。鱼玄机要不是及时捂住眼睛,她也要瞎。

    面对安排局众人的道贺和赞誉,鱼玄机实在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其实她除了变装去演了场戏,基本上这事儿都是雷长夜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