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42章
  • 下载
  • 鱼玄机啪地就把他手打开了,正襟危坐,一脸严肃。

    “永大侠,我鱼玄机一世孤苦,只想找一个对我全心全意的一心人,不想去做任何人的平妻!”鱼玄机昂首道。

    “鱼姑娘可是介意英子的身份?你却叫我如何抉择。英子等我二十年,我绝不能负她。”雷长夜双手一摊,心中大石落地。

    鱼玄机的感情本来就是空中楼阁,一大半都靠她自己的想象维持,想要把她从幻想的天空击落在地,只需要把大唐的社会现实糊她脸上即可。

    “你不负她,便是负我!”鱼玄机闭眼说,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清爽,仿佛一套枷锁从身上移开了,她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

    “天下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寻常,姑娘却又为何对我苛责。”雷长夜摇头叹息。

    “哼,真是易得无价宝,难求有情郎。”鱼玄机昂然挺直身板,冲口而出。

    雷长夜看着她目如朗星,满脸放光的样子,心中一阵感慨:那个认清世上残酷,却仍能浅唱低吟,留下千古诗作的鱼玄机,终于出现了。只有遭受过人生挫折,还能昂然而立的人,才有资格谈感情。

    “看来,雷兄所言极是啊。”雷长夜做出一副回忆的模样。

    “他说了什么?”鱼玄机顿时冲口而出。

    “他言道,鱼姑娘当世奇女子也,然孤高绝世,志异常人,非传宗接代之良伴。我当与之为友,绝不可与之为偶。然,我不敌姑娘之美色,有了非分之想,幸好我按照雷兄提点,将诸事坦诚相告,方知你我之间确难成事。海川从今日起,当认姑娘为友,再不起僭越之心。”雷长夜沉声说。

    “”鱼玄机木然当场,心里酸爽无比。

    雷长夜对她的评价切中要害,入骨三分,然而却总是逃不开离间她和永强的嫌疑。她现在回忆起来,雷长夜一直都不赞成她和永强走得太近,她一直当耳边风。

    如今永强和她果然如他所说一般没成,这件事虽然不能算在他身上,但是她就要算在他身上。

    “是雷长夜拆散了我们,暂时这样吧。”鱼玄机心底深处明镜一样,身为江湖中人,她早已经非凡尘俗世女子可比,尤其又跟雷长夜混了这么久,生活习惯和人生阅历大大不同于大唐凡俗女子。永强想要找传统女子为妻为妾,便注定和她无缘。

    她可不会跟着永强跑去巴山隐居,她未来还想在安全局里多干几十年呢。这岂非都是雷长夜的锅。

    这不能算是她没认清自己,绝对不是!

    就在这时,单间外面响起了一片哄叫声。那是满花厅的人们轰叫着催促永强赶紧玩永强,让大家看看真正的永大侠玩永强是个什么样子。

    雷长夜看了一眼鱼玄机,低声道:“我们一起进雷公戏,在里面详谈。”

    “嗯?哦好。”鱼玄机这才想起来永强到这里另一个目的是和自己接头。他带来的粮饷是雷长夜特意安排到南太仓的,必有说法。

    她连忙用传音入密给了夜萝婷,让她派人看住永强和自己所在的单间,以防不测。随即她和永强一起举起入画匣,进入雷公峡谷。

    到了雷公峡谷,那就是雷长夜的天下。他熟悉地选择永强,而鱼玄机则选了毕一珂。

    出了基地的时候,雷长夜以永强的声调传音入密:“鱼姑娘,我已经在南太仓里面做了布置,今夜初更,安排局是否能够调离南太仓看守仓库的守卫一刻钟?”

    “只要一刻钟吗?”鱼玄机微微一愣。

    “嗯,其他的事情,交给雷兄的法宝即可。”雷长夜以永强的语音说。

    “好,结束这盘雷公戏,我立刻安排。”鱼玄机沉声道。

    “好。”雷长夜长舒一口气。

    这一回无论是鱼玄机和永强的糊涂账,还是南太仓,都一起搞定了,剩下的就是放松心情,享受一下自己的雷公戏。

    雷长夜操纵着永强优哉游哉地在对抗路对线。但是却发现鱼玄机操纵的毕一珂从中路犹如杀神一般杀到发育路,不管不顾,对着对方发育路的辅助雷长夜就是一顿铁枪乱戳。

    这个雷长夜尖声大叫,还是女声,那是李淑仪的声音。他围着防御塔,左躲右藏,还是被毕一珂的铁枪刺了个对穿,好惨

    雷长夜屁股沟一凉,他发现鱼玄机的情绪好像有一点不对头,这莫非朝他来的。

    一场雷公戏,永强手持银锥枪威猛五杀,天下无双,在被毕一珂连续带崩战局的逆境之中,冉冉升起,力挽狂澜,勇夺胜利,赢得了花厅观战者们震天欢呼。

    “威震天南!”

    “威震南巫!”

    “会川无敌!”

    “永镇嶲州!”

    人们在大屏幕上壮怀激烈的战斗中,仿佛看到了永强率军与南巫十二衙烈战的场景,无不欢呼雀跃。

    哪怕是在永强手下打了败仗的人们也感到十分的过瘾。因为他们竟然和唐王朝的功臣打得有来有回,虽败犹荣。

    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永强身上,鱼玄机偷偷出了单间,暗自传音给夜萝婷、白魁、白耀、钱幂、苏妲己和药师,这些安全局的高层都悄无声息聚集到了藏娇楼的暗室之中。

    而雷长夜看到他们都消失了,立刻开始了第二局雷公戏,再次吸引了全场的目光,为他们密谈争取时间。

    在暗室之中,鱼玄机立刻把雷长夜的布置跟众人说了一遍。

    “需要一刻钟?”白耀首先开口,“我的海妖螺能够让人产生心烦意乱之感,若是再强烈一点,可以让人心脉俱断。把人都弄死行吗?”

    “阿爷!决不能如此。你的海妖螺对施法人也有害,所谓损人害己,殊为不智。”白魁吓得连忙时候。

    “按照主上的尿性,断然不可杀人。”鱼玄机撇了撇嘴。她虽然现在对雷长夜有了小情绪,不过在大局上并没有失去理智,她知道雷长夜能够不杀生的话,是不会随便动杀念的。

    “白兄不用为了五花头连命都不要。”钱幂笑嘻嘻地说,“这件事交给我,我独门落雁香只要剂量足够,迷昏五品高手一个时辰都是可以的。”

    “师父啊,你的落雁香就剩下一小节了,要迷昏南太仓两千京畿守卫怕是困难呐。”鱼玄机斜眼看钱幂。她总是想要在白耀面前显摆,不知道人家都已经有夫人有儿子了吗?难道想要做平妻?

    苏妲己咬着指甲,紧张地思忖着。其实她是有别的骚套路的。她可以冲进南太仓杀个痛快,拖住所有守卫一刻钟。然后她选择死亡,刷玉符再复活,同时修改所有守卫记忆。这样一刻钟内所有的事情,他们都记不得。

    不过这个骚套路绝对不能告诉土著,而且要修改两千人的记忆,她也没这个玉符储备,更没必要为杀仇士良付出这么多,所以她只能保持沉默。

    “用毒吧。想要杀两千人,还是很容易的。”夜萝婷冷冷地开口。

    “夜娘冷静!”“萝婷冷静!”鱼玄机和药师同时开口。

    “萝婷,盟主和鱼局长为了还你清白,费了如此多心机查案,你莫要因为一时快意,枉费了他们的苦心啊。”药师语重心长地说。

    “我只说说。如果没别的办法,还有我的屠城之毒兜底。各位可以放心施为。”夜萝婷笑着说。

    鱼玄机用袖子擦擦额头,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掉头发。

    “鱼局长,你莫非忘了,这一次带来长安的安排局新装备里,盟主似乎添了些好货。”药师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开口。

    “嗯,是吗?我记得确实多了不少新东西。”鱼玄机皱眉思索着雷长夜临行前给她的那个可以装两百石东西的新盟宝袋。

    “难道是它?”鱼玄机眼睛一亮,用力一击桌面,狂喜地说。

    药师笑着点头,众人却摸不着头脑。

    第三百六十章 太仓惊魂夜

    巴蜀的秋饷到京引发的热潮一直延续到当天的夜晚。这一夜,金吾弛禁,整个长安的里坊笙箫不断,踏歌狂欢之音不绝于耳。平康坊内的藏娇楼更是灯火通明,满长安的王公亲贵聚集在花厅之内,观赏永强永海川在雷公戏内大杀特杀。

    永强似乎也玩上了瘾,从午后一直玩到三更天,连赢十几局,很快就把他的排位上升到了钻石排位,和飞鱼大娘船上久经沙场的老玩家们遇上,开始了一场又一场跌宕起伏的血战。

    那些藏娇楼内被江南玩家虐得死去活来的王公亲贵,争抢着和永强组队,誓要在雷公峡谷找回失去的尊严。

    整个花厅都沉浸在为长安雪耻的激昂情绪之中,纷纷大声疾呼,用力鼓掌,使劲儿为永大侠鼓劲儿。

    仇飞英、赵环和董炎厚着脸皮,求永强和他们组队,被他带着大杀特杀,也跟着连续赢了好多场,成为全场的焦点。仇飞英身边围了一圈的公子贵女,无不向他大献殷勤,求他和永强通融一下带他们玩一个。

    永强相当给面子,直接把队长给了仇飞英,让他自行决定组员。仇飞英简直就像拿到了敕旨一样,这个威风八面,不可一世啊。整个长安最尊贵的世子公主都把他奉为神明。只要能组上永强大杀特杀,这些贵客简直能把他当爹。

    这可是仇飞英这辈子最高光的时刻。就算仇士良把他任命为神策右军中护军的日子,都没有今天体面气派。

    永强这个朋友,他交定了。整夜他在想的就是一件事,说什么也要把永强留在长安,他要和他永远在一起。

    相比仇飞英等人的风光写意,守在南太仓的京畿行营的士卒们就太凄惨了。秋雨虽然停了,但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啊,这一夜的南太仓四面漏风,冰冷刺骨,点多少篝火和火把都不够用。

    守仓的士卒们纷纷躲到一半还能用的太仓署府衙取暖,苦苦等待北太仓的运粮部队来把这些谷物和钱饷转走。

    但是,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的。仇士良在转运粮饷之前,需要和神策军诸司商量好截留的数额。在把粮饷全部搬入北太仓之前,他需要把一部分钱粮转运给诸司以喂饱靠粮饷而肥的神策军士,尤其是北门宿卫的量必须留足。

    这些都是在运往北太仓之前必须决定的。等到把分发给神策诸司的粮饷定了,剩下的会被仇士良运往北太仓封存,这些就是他的私房钱,别想再有任何人探手去拿。

    诸司将领深知仇士良的尿性,所以在他没看到钱的时候,立刻赶着分钱,互相之间开始了漫长的扯皮和争夺。长安钱粮两荒,各军士卒想钱已经想疯了,如果不能想出个大家满意的分法,当天就能兵变。

    仇士良虽然厉害,但是治理长安还需要神策全军的效力,所以也只能耐着性子和他们商量。

    这一商量,就是一直商量到夜半三更。

    就在守仓的士卒们快要累得打瞌睡的时候,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在南太仓正门前。

    “呔!永强永海川何在,给老夫出来!”粗豪的声音响彻云霄。

    “嗯?永强永大侠?”守门的京畿行营都头从半瞌睡中惊醒,以为自己回到了雷公峡谷之中。他探头看了半天,却发现发出这么粗豪声音的人,竟然是个瘦小枯干,满头花白头发的小老儿。

    “喂,兀那矬丁老儿,这里没有永强,快快滚蛋,莫要惹了军爷生气,一刀活劈了你!”都头昂首怒喝。

    “何方猪狗,竟敢如此看轻于我,可知我之名号?”

    “你这田舍老奴,活腻了,竟敢辱骂神策军士,不怕满门抄斩吗?”

    都头和老头之间的互骂,把在半梦半醒间的两千守仓士卒都唤醒了。大家夜里正感到寂寞难耐,无处排解,如今听到有这热闹,全都跑出来围观。

    “哼,也罢,既然永强永海川不来,我便给你们这帮猪狗辈变个魔法,变没你们守卫的百万粮饷!”老头子冷笑着大声道。

    “哈哈哈哈……”都头和看热闹的守仓士卒们都笑了出来。

    “哪里来的疯老儿,你一个人想要变走百万粮饷?我们让你搬到明年,你看看你能搬走一半吗?”都头笑得肚子疼。

    “可恨,我多年不走江湖,这些鼠辈竟然都不记得我摘星叟的名号了,如今我摘星叟再出江湖,便让天下知道,我来为我徒儿蕙兰报仇来了!”小老儿朗声怒喝。

    “谁?”都头和守仓士卒们都是一愣。

    “你们无需知道,告诉永强永海川就好。”小老儿伸手探入怀中,取出一盏小小的孔明灯,“看好了,千万别错过,你们这百万粮饷,就会被这盏冥灯一朝收尽。”

    “……”都头和士卒们听得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往孔明灯上看去。

    噗!小老儿手中突然冒出一道符火,孔明灯瞬间点燃,放射出刺目的金光。气势磅礴的金光一下子吞没了整个世界。

    “哎呀——”整个南太仓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仓前所有人的眼睛都被这恐怖的强光照得双眼生疼,视野被红白光幕覆盖,什么都看不见。

    “疯老儿受死!”都头捂着眼睛,挥着刀朝小老儿所在的方向冲来。

    其他京畿行营军士都舞动刀枪到处乱挥,互相之间刀枪碰撞,打成一团,不时有人被误伤砍倒。

    就在这一片混乱的时候,在仓门前点燃孔明灯的小老儿小心翼翼地穿过到处乱挥刀枪的士卒,走到仓门口,警惕地望着周围捂着眼睛发疯的士卒,观察着他们的状态。

    等到差不多快一刻钟的时候,他确定无人能够看到东西,立刻闪电进仓。此时南太仓靠近门口的地方留下了一枚入画匣,如约定中的一样。

    小老儿一把抢过入画匣,揣入怀中,身子一转,以踏月追星术冲破仓库的顶棚,瞬间消失了踪迹。

    不知道过了多久,守仓都头和士卒才一点点恢复了视觉。他们揉着眼睛看着周围,不少同僚都已经在集体失明的混乱中被砍伤倒地,疼得咿呀乱叫。

    “进仓,都给我进仓!”都头挥动着随身佩戴的横刀,仓皇地朝着仓门内冲去。

    他揉着仍然在发花的眼睛,朝仓门内看去。四百万贯制钱,一百万石谷物,全部消失不见!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全身瘫软。他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再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库房依然如故。

    他双眼一翻,整个人如面条一般瘫在地上,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