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41章
  • 下载
  • 她一脸兴奋地转头望向鱼玄机:“鱼姐儿,他来了!”

    “谁?”好不容易把李淑仪送到了门口,眼看就要自由了,现在看到这货又往回走,鱼玄机恨不能直接把她踹街上去。

    “永强啊!永海川!永大侠!”李淑仪抓着鱼玄机的衣襟一阵激动的摇晃。

    “他?!”鱼玄机傻了。

    这么直接的吗?就直接到藏娇楼来接头?鱼玄机感到脑子一片空白。

    望着藏娇楼门两旁翻飞的雷公戏旗幡,雷长夜深吸一口气,浑身舒泰,终于到地方了。这永强的身躯自然是他控制的画中身。

    为了让这个身子支撑住不被尸解,他咬紧牙关充了足足一万玉符,才让他成功从会川府一路风尘仆仆来到长安。

    在雷长夜自己身在江南的时候,他并没有停止在会川的骚操作。依靠永强的画中身,他率领数百猎宝师和留在会川的近两千白银义从巧取豪夺,陆续在南巫国抢来了大量的珍种异宝,把所有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同伴喂得饱饱的。

    白银义从因此扩编了八百人,猎宝师和留在会川的部分大玩家陆续入了白银义从司会川分部。

    这一次他带到长安的白银义从就是大玩家和猎宝师的组合,一个个都是四品巅峰,桀骜不驯,除了永强,谁都不服,非常有牙兵的气质。

    这一次的粮饷自然也不是靠骡车运来的。

    雷长夜让这批八百人的白银义从先行出发,走荔枝道,子午谷,到京兆府亨山县南郊待命。

    他自己则和在仙隐图中享受长生的崔辟交涉之后,以崔辟之命调度两川粮饷入西川府库,之后他一个人进入仓库,以阴将看守仓库各门,随即拿出了入画匣。

    只要他开放仙隐图的权限,入画匣内的仙隐图可以放大,变成足以装下大批粮饷的仓库门户。他以这种方式打开仙隐图之后,吴道子亲自从画中出来,施展五鬼搬运大法,轻而易举,就把四百万贯钱,一百万石谷物丢进画中。

    他再收起入画匣,一人一马,逍遥自在地就抄近路去亨山县了。

    等到他到了亨山县,再在当地以西川节度使的名义调度骡车,让吴道子再把仙隐图画中仓的东西都丢到骡车上,然后和八百人的白银义从汇合,一起到长安。

    到了南太仓的时候,这帮白银义从早在亨山县养得浑身精力无处释放,在永强一声令下之后,用各自的盟宝袋一人装二三十石的东西,轻而易举地运入南太仓。

    这就是为什么仇飞英等人飞马赶到,却发现短短时间之内,所有粮饷已经入库的原因。

    雷长夜以永强画中身来到长安,除了配合鱼玄机的行动,击杀仇士良和宦官集团,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要了结鱼玄机和永强之间的纠葛。

    当初他以永强来化解鱼玄机心中想要翻天覆地的恶念,让她心甘情愿奉上空空儿宝藏,其实还是种下了一番因果。按照因果律,这迟早是要出事情的。他必须趁着帮助鱼玄机报仇雪恨的时机,把这段因果了了。

    然后,他就可以安安心心把鱼玄机当成工具人……安排局局长来用了。他觉得,鱼玄机还有更多的潜力可以挖掘一下。

    在经过了漫长的京畿行营应酬以及紫宸殿奏对,他累得脑子一片空白。

    唐朝的官场应酬真的辛苦,不但要商业互吹,还要出口成章,光无耻已经不够用了,还需要无耻得有才情。就算是仇飞英、赵环、董炎这样的长宿群魔中人,也能够随口说出几句歪诗助兴。仇士良和南衙群臣更是舌绽莲花。

    唯有开成帝还能说几句人话,但是每句话都酸里酸气,不太好接。雷长夜既要维持永强的人设,又要不给自己招祸以免误大事,每一句都要耗尽脑汁才能回答得完美,给仇士良一个印象:他来自江湖,不属于长安。

    幸好,最终在他的不懈努力之下,永强没有在任何一个环节出差错。

    但是他还剩下一个目标,就是和藏娇楼的鱼玄机接上头,开始安排南太仓。

    没想到的是,下朝之后,仇飞英又找到了他。这一次他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大不一样。因为他在赵环和董炎介绍下,玩过雷公戏,一下子认出了永强。

    看到这么一位英雄人物就在自己行营住着。这等于身边住了个明星。仇飞英自然想要结交一番,借他来向长安城的王公亲贵显示一下他的交际圈。于是他不由分说,一定要拉着永强永海川去藏娇楼……玩自己!

    雷长夜只能说:我呸!呃……哎哟,不错哦。

    第三百五十八章 永强鱼玄机

    “永大侠怕是还没玩过雷老板的雷公戏吧?”仇飞英笑眯眯地搭着永强的肩膀,一边和他假模假式地聊天,一边朝着周围的王公亲贵,公卿世子们若无其事地点头致意,尽情享受着众人艳羡崇拜的目光。

    “叫我海川好了。”雷长夜颇为别扭,永强已经是官身,还被称为大侠,显得不伦不类。

    “好好好!”仇飞英大喜过望。永大侠在紫宸殿上仇士良都不鸟,居然允许他以字号相称,这是格外的赏脸啊。这让他在一众公卿权贵面前倍儿有面子。

    “雷老板的雷公戏发源于会川,是在对抗兽潮之时偶发奇想而成的法宝。我猜雷老板的本意是要练兵,没想到发展成了游戏,世事之奇,莫过于此。”雷长夜淡淡地说。

    “屁呀,练兵哪有雷公峡谷好玩。”仇飞英肚子里嘀咕了一句。他只玩了几盘雷公戏,已经成了雷公戏的狂热粉丝,听到永强居然把这个法宝当成练兵利器,顿时嗤之以鼻。

    不过他当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惊讶地说:“这么说永大侠可算是第一批玩到雷公戏的人?”

    “当时战事频仍,无暇虚度光阴。”雷长夜继续维持着永强的人设。

    “”仇飞英被噎得有点难受,这永强果然是个不识时务之人。不过他还是微笑着说:“既然来了,不如就在这藏娇楼请个美娇娘陪海川玩玩?这里推出美女陪玩的把戏,单间里楼里的姐儿伺候得甚是周到。”

    “哦,竟有此事?却不知如何伺候?”

    “哈哈哈,好叫海川知晓,你只要拿着入画匣,神识便会入画,身体会失去意识。单间里的姐儿会以膝为枕,服侍你的真身躺好,此正是:醉枕美人膝,醒握无敌剑。”仇飞英挺着胸膛,用尽力气大声说。

    听到他的吟诗,整个藏娇楼顿时响起了贵客们捧场的掌声和叫好声。显见这首诗非常应景,精确描绘了藏娇楼这些日子来的绮丽风光。

    雷长夜怀疑仇飞英怀里揣着诗的小抄,临来之前已经练习了无数遍,就为了到这里来露一回脸。

    “那就有劳大人安排了。”雷长夜微笑着说。

    “哈哈哈,还什么大人,叫我飞英!从今以后,你我兄弟,不分彼此。”仇飞英肚子里这个笑,大侠果然也是酒色财气,和北门宿卫有何区别。

    “如此也罢。”雷长夜点头。

    “罗娘!罗娘!”仇飞英大喜,拉着永强高声叫唤。

    夜萝婷扮演的罗娘顿时举着手帕,笑嘻嘻地跑了过来:“哎哟,仇大人,你死相,这么久不来藏娇楼,今天却叫得如此亲切,也不知你谁。”

    “哈哈哈,罗娘真会说笑话,我忘了谁都忘不了你啊。”仇飞英仰天大笑,“来来来,看这是哪个?”

    “我不瞎,永大侠,光临藏娇楼,真是蓬荜生辉啊。”夜萝婷娉婷万福下拜。

    “好说。”雷长夜简简单单拱手道。

    “今天我带永大侠到藏娇楼,就是要让永大侠亲自体验一下他自己,哈哈哈!”仇飞英笑得浑身直颤。雷长夜真怕他直接就能笑到走火入魔。

    “这敢情好,我立刻叫那个王岁来亲自为永大侠安排。”夜萝婷深深看了一眼永强。

    “不必了,让我来陪永大侠入画吧。”娇俏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鱼玄机一身锦罗华衣,推开围观的人群,风姿万种地迤逦而来,在永强面前盈盈拜下。

    “别别别,我来我来,永大侠,我伺候你,我可听话了,什么都依你。”李淑仪推开人群满脸桃花地冲到永强面前,差点把鱼玄机挤一个跟头。

    “哇,你”仇飞英震惊地看着主动献身的李淑仪。兴唐公主看上永强了!这是要成就一段佳话的大事啊。

    “哎哟,鱼姐儿,你可愿意出来伺候男人了。你看我都等你这么久了,要不你今天先伺候我,让殿呃淑仪去伺候永大侠?”仇飞英立刻非常醒目地拦住鱼玄机,嬉皮笑脸地说。

    “呃,就她陪我吧。”雷长夜干脆地一指鱼玄机。仇飞英脸上顿时不太好看,这永强真的不给面子。

    “飞英,我以为你我兄弟,不分彼此。”看到他的脸色,雷长夜微微一笑。

    “哈哈哈哈,当然当然,不分彼此。”仇飞英心里的别扭劲儿立刻拧过来了,他笑着拦住李淑仪,“哎呀,淑仪,既然我兄弟海川看上了鱼姐儿,要不,我来陪你,我也特听话,你让我干啥就干啥。”

    “哼!气死我啦。”李淑仪虽然是公主,但是可惹不起神策军中护军,只能气得甩手离开。

    鱼玄机心里暗暗欢喜,拉着永强的手,几乎是蹦蹦跳跳地跑进了二楼上的贵宾单间,用力把门关上。

    “嘻嘻”鱼玄机一关上门,就一头扎进了永强的怀里,把他抱了个结实。

    “鱼姑娘,此于理不合。”雷长夜连忙把她往外推。

    “怕什么,永大侠,反正你又动不了情,这和抱柱子有何区别。”鱼玄机松开手,笑嘻嘻地说。

    “事情起了一点些微的变化。”雷长夜咳嗽一声,按照他之前的计划开口。

    “哦?!”鱼玄机顿时瞪大了眼睛。

    “雷兄跟我透过一些风声,不过希望渺茫,我本不该说。但是既然我看到鱼姑娘对我心意未变,我便暂且通知你一声。”雷长夜沉声道。

    “哦?”鱼玄机大喜,难道说雷长夜这个宝藏盟主又有惊喜给她?

    “是这样,虽然我的脸是肯定治不好了,但是我身上的肝榆尸毒和恶春香相激之毒,却有了一同解掉的希望。因为雷兄的师伯已经改邪归正,与他的师娘和好如初,这样她们与雷兄共同研究,必有所获。”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鱼玄机用力以拳击掌。雷长夜花费了那么大精力收服了夜萝婷,必有用意,果然是为了永大侠和她的未来!

    “所以在雷兄研究出解药之前,还请鱼姑娘以礼相待,保持距离,保住我有用之身。”雷长夜作出一副深沉的模样。

    “永大侠,放心,我懂的。”鱼玄机连连点头。永强现在有了恢复身体的希望,自然更加重视不动情的心境,以免一时冲动,误了治疗。

    “很好。”雷长夜点头,“那么我们接下来谈谈”

    “等一下,永大侠,如果这一次我成功复仇,你也成功解毒,你看我们能不能”鱼玄机红着脸低着头,扭扭捏捏地说。

    “鱼姑娘青春正盛,愿意屈就我一个半朽之人,永强若是拒绝,那还是人吗?”雷长夜微笑着说。

    “吓!”鱼玄机惊呆了。这么直接的吗?就答应了!一点难度都没有?!

    “自从雷兄跟我说过有解药之后,我想了很多。这些年我为巴蜀故旧做的事已经足够多了,雷兄也把南巫国治得永不敢北顾。今日了却仇士良之事,我再无牵绊,是时候归隐了。”雷长夜装模作样地长叹一声。

    “永大侠,你要归隐到哪里?”鱼玄机浑身冰凉。因为她忽然感到一阵从心底涌出的强烈不舍。她不想离开武盟,不想离开安排局,不想离开朝夕相伴,共同奋斗的同伴,更想象不到有一天她不能玩雷公戏的日子。

    而且,她甚至现在已经开始怀念飞鱼大娘船和新扬州的厕所。她不敢想象将来生活在山里做隐士是个什么样子,现在连辟谷来得及吗?

    “我想要去巴山归隐,远离人世,从此不理江湖朝堂之事,做一只闲云野鹤。”雷长夜悠然说。

    “巴山啊”鱼玄机心里一阵怅然,那里估计没有抽水马桶吧。

    “鱼姑娘你要是做了我的妻室,便需割舍掉武盟中的一切,也不可再做安排局的什么局长,从此以后,专心为我生儿育女。我永家人丁单薄,到我这一代,只剩我一人。所以儿女的话,十来个是最好的,总要为永家开枝散叶呀。”

    “我是猪吗?”鱼玄机挠头,她的确应该想到永强是个家族观念极重的人,因为他为了给亲族复仇,付出了何等惨烈的代价啊。但是要她生儿育女,还要一生十来个,她不确定自己做得到啊。

    而且,永强还明说要她割舍掉武盟的一切,这就是对她现在的身份不认同嘛。这个鱼玄机觉得不太能忍

    “对了,还有一件事必须跟鱼姑娘说清楚。”雷长夜正色道。

    “还有?”鱼玄机感到有点应接不暇了。

    “是这样,这些年来巴山一直有一个姑娘在等我。她的名字叫英子,是我的远房族妹。我和她从小结了娃娃亲,后来亲族被毁,我无法履行婚约,不顾而去。直到二十年后,我才接到消息,她还在巴山等我回来。”雷长夜说到这里,运力激发泪腺,还真流出了几滴眼泪。

    “还真的有个小芳!”鱼玄机不禁想起雷长夜提醒过她的话。当时她就那么一听,过耳就忘,没想到命运真的给她安排了这么一出。

    “所以,鱼姑娘,蒙你不弃,屈就于我,但是我必须娶英子为正妻。你我当学薛丁山和樊梨花之故事,你可为我之平妻。”雷长夜沉声道。

    第三百五十九章 难懂女人心

    “本姑娘真心真意待你,不想你家里还有一个,这也就罢了,还要我做你的平妻!?”听到永强的话,鱼玄机心头一阵火气上升。

    平妻只是唐代商人对在外经商所娶女子的一种称呼,实际上她就是个妾。不过,因为不用向原配行妾礼,所以普遍认为比妾室高一等。

    这对于鱼玄机来说就是一种侮辱。鱼玄机突然感到一种如释重负。

    永强的这三连击,真的让她猝不及防,一下比一下狠。永强在她眼中完美无缺的大侠形象,一下子垮掉了,重新立起来的,则是一个视女子为无物的大男人形象,和唐代众多臭男人是一模一样。

    直到永强说要娶她为平妻的时候,她发现和现实相比,她的念念情深其实真的没那么不可割舍。

    她一下子从少年时代纠缠不去的幻想中挣扎了出来。她忽然感到,与其爱上永强这个臭男人,她还是多爱自己一点好些。

    永强一身银甲冲锋陷阵的模样,也就那样,不是那么帅嘛。雷长夜那样的五花头,穿戴一下,也挺帅的,至少脸能看。

    她身边帅的同伴很多嘛,白魁,白耀,他们虽然是父子,但是一样帅,看着也赏心悦目。总比去巴山深处整日带孩子和“英子”朝夕相伴好吧。

    这种幻灭的感觉让她一时之间差点瘫在地上。

    “怎么了,鱼姑娘,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啊。”雷长夜故作关心地伸出手来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