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39章
  • 下载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魔途功之谜

    白起在与仇士良商谈完毕之后,在护军府里外锐卒和高手虎视眈眈之下,大摇大摆而去,一派不怕仇士良变卦的姿态。

    仇士良站在护军府二楼的高台上,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漫长的沉思。偷偷跟着他上楼的宝娃,贴在墙角,暗中观察他的动静。雷长夜对于这件事在好奇的同时,也非常忧虑。

    仇士良和浮生会之间的关系是他万万没有算到的变数。如果浮生会的魔途功真的解决了仇士良不是男人这个人生大难题,他必须赶紧叫王岁和鱼玄机逃出长安。因为仇士良对于财富的贪婪,必然会导致他想要夺财。

    与此同时,他也连夜找到了宣锦和宣秀,向他们陈述了自己想要在年末之前,向长安运送东南八镇粮饷的计划。

    宣锦心领神会,立刻亲自动手写了一篇奏章,阐述了她女代父职,意图发奋进取,为朝廷效力的决心,并以东南八镇粮饷作为进身之阶,向朝廷宣示效忠。同时她还特意提出,会让武盟盟主雷长夜驾驶飞鱼大娘船运粮来长安,以此绕过汴州的关卡,从此打通江南到长安的运粮通道。

    雷长夜看过宣锦的奏章,发现他想要陈述的关键事实都在其中,非常满意,当即派出扬州八锁以八百里飞骑送往长安。

    但是这样,雷长夜还是比较担心安排局的人们在长安的安危。以前他没有算到白起和乱世人在长安,按照他的设想,有药师和夜萝婷为辅助的鱼玄机,对付仇士良,至少自保绰绰有余。

    但是现在有了白起居中搞事,那就随时是血流千里的格局。他不在长安亲自坐镇,总觉得有点不安全。

    他进入仙隐图看了一眼这大唐四十八方镇的仙山洞府,随即目光在凝聚在巴蜀西南角。

    虽然稍微早了一点,但是是时候把西南布局已久的手段用出来了。

    仇士良在见到白起之后的两天,作息变得正常了很多。之前他因为贪婪雷长夜的财富而不稳的心境,突然变得平和沉静了。

    仇士良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感到了极度的危险,来自白起和乱世人的危险。只有在极度的危险之下,他的生存意识才会让他的心境寒冷如冰,沉静应对,就好像甘露之变的时候那样。

    他感到这一次遇见白起,是危也是机。危险是白起和乱世人有操纵谋害他的明显企图,机遇是魔途功的名字他终于知道了,在与白起达成交易的这段时间内,他可以抓紧时间依靠他安排的人手,自行钻研出魔途功改进的法门。

    他当然不会蠢得相信白起会告诉他什么法诀和图谱,但是他相信这个名字应该是真的。

    在练魔功的这些年里,他凭借滔天的权势在天下武馆和各门各派的宗门里不断以利益和权柄交换来大批来路不明的秘功。

    当年武盟初立,盛况空前,曾经集结天下八派和七十二名武馆抗击西胡,并剿灭邪道宗门。其中邪宗八大会堂受到的打击最重。邪道作风最凶残的三大会被连根挖起,宗门被毁。残剩的邪道五会顽强活了下来,但是每一个宗门都遭到过入侵。

    各派各武馆在邪道宗门之内起出无数邪教典籍。明面上,各大门派武馆自然是一把火把这些典籍当众烧毁,以示天下为公之心。但是仇士良岂会不知道这些门派武馆的尿性,稍微给这些门派武馆的弄权者一点甜头,立刻收缴来大批誊抄的邪道典籍。

    依靠这些典籍,仇士良在大明宫的宫苑之中建造了一个全新的大内秘库。在秘库之中,他收集的全部是邪道典籍,并且他还雇佣了邪道其他四会的高手进入大内,帮助他一起破译武盟从浮生会昔日总坛中起出的秘籍。

    在这些典籍中,并没有魔途功的秘法。但是仇士良却屡屡听过这个名字。这是浮生会历代掌舵人在一系列功法图谱批注之中总是会提到的一个名字。

    历代浮生会掌舵人都在研究一种脱胎换骨,由魔入道的功法。这些掌舵人都是困在八品巅峰的魔道宗师,靠积累业障迅速攀升到直逼至高者的境界,却因为魔功的局限,被困死在八品巅峰的境界,无力更进一步。

    每一个掌舵人最终都难逃劫数,一个个或被至高者猎杀,或者在向着至高境突破时走火入魔而亡。

    万年老二谁都不想当。穷则思变,这些浮生会掌舵人靠着一代代的积累,终于一点点找到一条改变命运的练功路线:设计一种将以杀生积业障的功法做到极致的魔功,在升到八品巅峰之后,否极泰来,阴极阳生,通过魔功自毁,死中求生,引发脱胎换骨,生成全新的躯壳,达到至高之境。

    穷尽魔途,以达至圣,负尽苍生,由魔入道。

    魔途这两个字,仇士良就是从这些批注中看到的。

    但是历代浮生会掌舵人都没有把这门魔功发明出来。仇士良也曾经一度把这门魔功当成传说故事,只是听起来过瘾,不过真去做就感觉不太靠谱。

    但是最近这些年,他越来越感觉自己的魔功有点像魔途的味道。

    白起提起魔途功这三个字后,仇士良就觉得这是一种神奇的天启。因为这正符合了他一直以来的猜测。这是一种浮生会并没有研制成熟的功法,乱世人让他练这门功法,其实就是拿他当实验品。

    如果这是魔途功,那一切就合理了。乱世人自己不敢练这门功夫,因为他没有仇士良的权势,做不出那么大的杀孽。但是仇士良他却能做到,别说公卿大臣,连皇帝、皇后、妃子、太子公主都像杀鸡一样杀。

    乱世人恐怕也没想到他仇士良这么能造孽。所以他才能够靠积杀业直接突破到八品之境。

    现在乱世人是想要来摘桃子!

    仇士良怀疑白起说的图谱和法诀,是乱世人特别制作骗他修炼的伪功法,一旦修炼必然落入乱世人的摆布。

    “想要摆布我仇士良,想疯了你的心!”仇士良狞恶地哼了一声。

    他抓起桌面上的入画匣揣入怀中,快步朝着大明宫走去。护军府的大内高手们纷纷从隐藏的角落亮相,跟在他的身后护卫。

    仇士良不但叫上了大内高手,而且把护军府附近守卫的北门宿卫都带进了宫。片刻之后,在长安各地巡视的长宿群魔精锐全部被召进了宫。

    整个大明宫进入了严密的戒备之中。

    仇士良快步走到大明宫紫宸殿侧殿之中,在长宿群魔和大内高手的护卫之下,进入南墙的一个密室之中,拉开开关,露出长长的密道。

    他沿着密道向下走去。密道千回百转,每一个转弯处都有几条精巧安排的岔道,暗合奇门遁甲之术,如果不知道正确的路线,外人进入这里必然会迷路。

    这本来是德宗皇帝为自己建立的避祸密道,可惜还没有建好就遇到了泾原兵变,这工程就停了下来。几十年后,仇士良夺得大权,偶然发现了这个密道,就直接将这里重建为一个秘库,专门存放他搜集来的邪道典籍。

    在这里,他养了一批专门为他研究邪道典籍的邪派高手,归于秘典司编制,统称为典吏。十几年来,他们都在殚精竭智为仇士良推演他身上魔功的变化,试图逆推出魔功的图谱。

    这路魔功不但是仇士良心心念念的性命根本,更是这些邪派高手憧憬的至高功法。他们都是在邪道上走到尽头的人,身上的境界桎梏犹如巨大的枷锁锁在他们脖颈上。如果能够逆推出帮助仇士良升入八品的魔功,他们也能因此获得巨大收益。

    这些人甚至愿意认仇士良为师为父,就为了能够有朝一日像他一样登入八品巅峰之境。

    来到秘库门口,库内常驻的数位典吏立刻迎了出来,向仇士良拱手施礼:“见过师尊!”

    “嗯。”仇士良朝他们点点头,“进去说。”

    “是。”

    众人簇拥着仇士良进入了秘库漫长的走廊。走廊内点着长明灯,照耀着走廊左右一排排巨大无朋的书架,每一列书架之上都排列着密密麻麻的典籍。

    书架旁边,偶尔会有几名邪道高手正在翻看典籍,他们看到仇士良会点头致意。仇士良也会点头回礼。这些人都是客卿身份,被安了个秘典史官之职,同样是来研究魔途功的,但是因为功力高强,见解独到,所以也得到了仇士良的礼遇。

    秘库中央是一座巨大的圆型殿堂,殿堂周围墙壁被书架遮蔽,书架上同样堆满典籍。这里摆着数十个蒲团,都是为秘库中的客卿和典吏冥想打坐准备的。

    仇士良来到殿堂正中,盘膝而坐。陪同他一起来的典吏坐到他的周围。

    他举起手用力拍了拍:“各位,最近我有大事宣布。”

    在殿堂之外的里阅读典籍的秘典史官和在秘库各处防卫的典吏无声无息地四面聚集,在他的面前坐成一片。

    “我最近得到了乱世人的消息,我的这门功法,应该名为魔途功。”仇士良沉声道。

    “穷尽魔途,以达至圣?!”殿堂之内的典吏们同声惊呼。

    “哼,正是。”仇士良的嘴角露出一丝怡然的笑意。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双魔比算计

    “敢问中尉大人,此功为魔途功的消息可确信属实?”位于众史官之首的一位史官拱手道。

    “令狐史官当知浮生会之人嘴里吐出来的舌头,都可能是假的。”仇士良冷笑。

    “嘿嘿嘿”殿堂之中的史官和典吏都一起冷笑了起来。他们这些邪道中人对浮生会知根知底,所谓同门是冤家,他们和浮生会打了太多交道,结的仇甚至大过和武盟结的仇,对于浮生会的尿性,他们知之甚深。

    “除非他们想要用真话来掩饰他们更大的谎言。”仇士良继续说道。

    殿堂内的众人寂然无声,都死死盯着他的嘴唇。

    “那个妖宫的白起信誓旦旦,要三千北门宿卫为他们炼制骨族,作为交换他会向我背诵乱世人专门为我定制的法诀和图谱。诸位,此话可耳熟否?”仇士良悠然道。

    “哼哼哼”令狐史官首先冷笑了起来,“中尉大人的魔功是在乱世人气机引导之下练成,却脱出了他的掌握,在大人杀业积累之下,直冲八品。若是想让大人重新归入他的掌握,恐怕他也要修改一下大人练功的手法。”

    “没错,他们为了用改制过的魔功引我入彀中,自然要先喂给我一个真消息。但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我有诸卿为我共参魔功,只需要透露出魔功的名字就足够。”仇士良振奋地说,“如今在浮生会诸多典籍之中,我们只需要找出所有关于魔途一路功法的批注和描述,再与我们已经倒推而出的功法比较,进行总结归纳,必有所获。”

    “中尉大人高见!”众史官和典吏同时高声道。

    当下这些典吏就在史官分派之下开始分别寻找各个书架上的浮生会典籍,几位史官分别将典籍中出现“魔途”两字的批注描红堆到殿堂中央,令狐史官专门居中负责将这些批注誊抄归纳,拼合成比较连贯的行。

    仇士良就在殿堂之中左看看右看看,东转转西转转。每当看到有人找到有“魔途”字样的典籍,他就冲过去看上几眼。光是看这几眼,他都感到精神抖擞,满面红光。仿佛每一个“魔途”字样的批注,都让他朝着至高之境更进一步。

    或者说,朝着成为真正的男人,又迈进了一步。

    整个殿堂里都洋溢着一种热烈和激动的气氛。所有参与者都非常卖力地工作着。因为他们并非仅仅给仇士良打工,更是为了自己的魔功大进而奋斗。

    而在仇士良怀里的入画匣中,雷长夜的宝娃贴在入画匣盖子上,把秘库中的一切听得十分详尽。

    他甚至能从仇士良走来走去的动作上感受到他激动的心绪。

    雷长夜摸着下巴左思右想。仇士良的反应并没有超出他的预计,根据他的所作所为,此人的应变急智和布局谋划的功力都相当了得,决不能轻忽。

    他比较感到失望的是乱世人和白起的算计。如果乱世人想要重新控制仇士良,他的手法总不会就这吧?把所有希望寄托到仇士良的利令智昏上?这不像浮生会之主和千古杀神的手段啊。

    “中尉大人,请务必稍安勿躁。”令狐史官忽然开口道,“这魔途功非一朝一夕可成。我等就算要归纳总结,也需要经年。大人青春方盛,可待来日。”

    “哈哈哈,令狐史官见笑啦。这乱世人当年传功之时,我就知道未来必会与其有一番纠缠。他是一直以来压在我心头的一块大石。如今,终于能比他多算一步,忍不住想要尽快炼成此功,亲自带队追杀这只老狐狸。”仇士良热切地说。

    “大人就算推出魔功的练法,也要万万小心。大人曾经说过这乱世人能够靠当年的气机引导留下的神识监视你的体征,一旦他发现你正朝着魔途功的路子修炼,说不定会不顾一切发动整个浮生会的高手扑击大明宫。”令狐史官沉声道。

    “哼,我早有准备。”仇士良冷笑,“就算被他们发现,这大明宫外已经有我三重警戒,高手如云。秘库的奇门大阵更不是任何人都能破解的,想冲也冲不进来。更何况,我有个妙法可以躲开他的监视。”

    仇士良说到这里,手下意识地伸入怀中去摸入画匣,雷长夜的宝娃感受到仇士良的动作,吓得嗖地缩入仙隐图中。幸好仇士良并没有打开入画匣的盖子,而是用手掌紧紧攥住了入画匣。

    雷长夜控制宝娃又钻出仙隐图,隔着入画匣盖子感受了一下。仇士良的手心火热啊。

    他忽然懂了,仇士良的妙法就是这入画匣,他要到入画匣里练魔途功。

    “妙啊!”雷长夜差点用力一拍大腿为仇士良的脑筋急转弯点赞。他显然在藏娇楼中已经看出了雷公戏里面的优势,人们可以在入画法宝里练功的。

    虽然在仙隐图里练功突破之后,回到躯壳之内,还要依照仙隐图内领悟的境界再次突破一次,但是这二次突破非常快,几乎转瞬可成。

    最理想的是,人的神识在仙隐图中修炼功法,身体的体征变化是任何人都察觉不到的,而且还不怕走火入魔。很多满是骚套路的功法都可以在仙隐图中开练。就算把画中身炸了,大不了把神识给他踢回躯壳而已。

    仇士良肯定是也想到了这些优势,所以才会掌心火热地握住入画匣。

    雷长夜无意之中为他设计了一个可以躲过乱世人的法宝啊。这件事,估计是乱世人做梦也想不到。

    但是,雷长夜不认为乱世人就这么容易被仇士良算死,一定还有什么意外惊吓会发生。

    仇士良在秘库中不能呆太久就要上朝,在离开之前他把入画匣藏入了他在秘库书房内的一本有暗格的古籍之中。

    雷长夜趁机让宝娃从入画匣里钻出来,贴着书缝溜达出来,轻手轻脚地跳下书桌,朝着秘库中央的殿堂掩去,躲在隐秘的角落里,偷偷监视着殿堂内的一举一动。

    这些典吏和史官简直就像是有福报一样在拼凑着魔途功的一点一滴,工作既耐心又仔细,数个时辰都是如此。雷长夜感到他们会这么持续工作整年。

    仇士良御下的本领确实厉害,也不知道给他们画了多大一张饼。

    雷长夜收回了对大内秘库的内视,开始准备巴蜀的布局。

    与此同时,他也分出心神关心了一下藏娇楼的进展。王岁在仇士良派来的长宿群魔的监控之下,日子过得相当逍遥。他学着雷长夜在飞鱼大娘船上的模式,在藏娇楼里也开了单间玩入画匣的生意。不过他升了一下级,在单间里安排了楼里的姐儿们陪着贵客一起玩雷公戏。

    这个生意可太赚钱了。整个长安的贵公子们尝过一次新鲜后,顿时趋之若鹜,付了雷公戏会员还不能算完,还得花天价雇佣美女陪玩,这才够体面。

    雷长夜本来也想过搞这么一手美女陪玩,不过因为他毕竟目标是当武盟之主,不能这么堕落。

    王岁则不然,什么赚钱他就搞什么。因为雷长夜给他的任务就是把长安的金钱全都吸到藏娇楼来,吸到多少就给他多少分成。为了万贯家财,他也是拼了。

    雷长夜这么做就是为了引诱仇士良的贪心。藏娇楼越赚钱,仇士良就越心动。他越心动,飞鱼大娘船就越有机会停在北太仓。

    王岁把这项任务完成得非常好。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他拖了整个安排局的后腿。

    自从美女陪玩的项目一展开,鱼玄机、苏妲己、褒姒和妹喜基本上就被困死在楼内的单间里走不出去了。找她们陪玩的公子哥太多了,还谁都不能得罪。

    鱼玄机忙得都没空想怎么进行下一步安排仇士良的行动,急得她甚至有过想要一把火烧了藏娇楼的冲动。

    王岁也知道这些姑奶奶都被他得罪尽了,连忙私人贡献了一堆的金饼子试图给她们消火。鱼玄机那根本不是为了钱才来长安的,金钱能收买她吗?

    答案是能的。鱼玄机也想玩上架英雄啊,她虽然是武盟成员,但是想要玩那么多上架英雄需要至少十枚入画筹。她也需要钱去兑啊。虽然不是现在就去玩,但是等到报仇雪恨之后,她对自己的人生还是有规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