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38章
  • 下载
  • 魔功的传授过程也是通过乱世人为仇士良引导气机,令其依照乱世人的气机游走而运转功力相随。他没有看到一句法诀,一张图谱。这魔功犹如一只寄生于他体内的魔物,一点点在他丹田气海生了根,发了芽,开了花,长成了参天大树,带着他冲破层层关卡。

    他知道这魔功必有说法,但是已经欲罢不能。魔功小成之后,他已经得势,透过唐朝大内武库,他补学了不少奇门左道的传承武功,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武学体系。但是这路魔功仍然是搭建这个武学体系的根本。

    八品之后,他对于武学的认识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有了足够的阅历和知识,在掌控朝廷的闲暇之余,他正在逆推这路魔功的根源,并且多方设法和乱世人取得联系,试图套取这路魔功的口风。

    到最后,他甚至出手擒住了不少浮生会在长安流窜的信徒。

    但是乱世人和他麾下的浮生会信徒守口如瓶。被抓住的这些信徒,骨头极硬,宁死不说,他什么都打听不到。

    没想到今日白起直接把魔功的名字说了出来。

    因为没有图谱和法诀,仇士良到今日也没有逆推出这路功法的来源和传承。现在有了名字,他大可以一点点拼凑出这路功法的来龙去脉。

    他对于这路功法的逆推已经到了五六成左右,在加上一点传承的源头和功法效果的印证,就能悟得不离十。

    魔途功这三个字让仇士良体内本来就不稳的气息蒸腾如沸。

    他知道,自己的念想被乱世人和这个白起拿捏得死死的,他们是不怕他不就范。

    但是仇士良却知道自己手上还有筹码。因为如果乱世人和白起能把拿捏死,根本不可能和他讲什么条件。直接拿捏他就完了。

    说白了,浮生会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妖孽组织,他们想要的是另一个世界,根本不是这个人世间。若是仇士良真正能被他们掌控,天下早就乱套了。

    仇士良心头一直思索着自己的筹码到底是什么,他身上有什么被乱世人顾忌,要找白起来做说客。

    “敢问,这魔途功可有何特异之处?”仇士良沉声问。

    “看来中尉大人对于自己的魔功还是没有参透,难怪最近气息如此不稳。”白起继续微笑。看着那一张鬼脸,仇士良心里膈应得难受。

    “中尉大人,这些年来,在大明宫呆得还开心吗?”白起慢悠悠地问。

    “”仇士良背起手来,转过身去,在屋子里走了几步,忽然冷笑一声,“浮生会在江南呆得还舒服吗?”

    白起身子一颤。江南,那个烈焰和黑暗中的江南,让他多次从噩梦中惊醒。他死去的那一刹那,他甚至都不想花玉符复活。那个可怕的天地,他不想再去一次。

    最让他冒火的是,他不知道该恨谁。饕餮吃了他一次,刚活回来又被刘秀的天降正义打没了一次。他是该恨妖神宗,还是该恨神武派,到现在还是一脑子浆糊。

    和他一起在江南作战的大玩家,一半人都没有再花玉符复活。这个位面他们不玩了。

    能到长安来,他比谁都开心。江南已经被不知道谁给玩坏了,他不想再在那里凑热闹。还是来玩玩仇士良有意思。

    “哼,中尉大人目光如炬,我也不怕说实话,江南乱局已定,东南八镇已是武盟的天下。浮生会四十八堂,一百零八舵在江南的产业,都被连根拔起。”白起据实相告。

    “白宫主若是有兴趣,我大内武库,还缺一个司库。”仇士良冷笑着说。

    “中尉大人莫非还觉得长安城有意思?我浮生会的总坛建于青山绿水之间,别有洞天,那才是真正修道之人倾心之处,中尉大人多少考虑一下。”白起悠然自得地说。

    “哼,邪道之地,哪有天下权在手,天下公卿跪拜参见的气派,我天热闹,在那种清寡之地,没有呆下去的乐趣。”仇士良淡淡地说。

    “但是我浮生会的魔功却可以让中尉大人成为真正的男人。”白起斜眼看他。

    “嘶!”仇士良眼中红光一闪,手掌瞬间变为青玉色。白起感到一股杀意扑面而来,他瞬间启动骨化之术,胸口一层月白色的骨甲随念而生。

    仇士良的青玉掌印在不化骨甲上,锋锐的指尖插入骨甲半寸,锋锐无比。白起的骨甲犹如怪兽的牙齿,疯狂咬合,死死钳住仇士良进击之掌。

    仇士良和白起几乎脸贴脸,四目相对,火花四射。

    仇士良在暴怒之间将自己参透的传承秘籍青玉锥使了出来。这青玉锥是一种最大效率利用自身真气激发青玉罡的秘功,境界越高,威力越大。尤其在高阶功法激发之下,可以产生催金碎玉,专破护体神功,宛若神兵一般的罡锥,无坚不摧。

    白起虽然被炼到七品,也有了不化骨甲作为防御,在猝不及防之下,还是被破了甲。

    “中尉大人,如果我说,我有让大人重振雄风之法,大人可愿助掌舵大人重造妖统?”白起急声问。

    “我自有方法重新成为男人,用不到浮生会!”仇士良一脸的震怒,显然动了杀心。

    “中尉大人难道想要一辈子做一个宦官,永远依仗软弱无力的开成帝?”白起冷笑着问。

    “哼哼,我自有方法。”仇士良想到雷长夜的入画法宝,嘴角露出冷笑。

    “若是中尉大人以为雷长夜会把入画法宝双手奉上,那就大错特错了。此人麾下高手如云,雷公戏里的英雄,一半都在他麾下效力,想要杀他或许有可能,想要他相让宝物,难如登天。”白起嘶声道。仇士良的青玉锥已经破开了他胸口的骨甲,刺入他的肌肤,一点点切割着他坚若金石的血肉。

    “说下去!”仇士良冷冷地说。

    “此人利用法宝之力,将画中身与入画人的神识相合,构思虽然巧妙,但是维持法宝的费用却极其高昂,传闻他在江南敛财数百万,却出入从简,毫无奢华之风,每日里还在穷尽各种敛财之法,无止无休。若不是法宝损耗极大,岂会如此。”白起继续说道,“退一万步说,就算大人拿到入画法宝,可能像雷长夜一般敛财?”

    “我当然”仇士良说到这里,却忍不住住口。他想起了藏娇楼内那一场如梦如幻的雷公戏。

    到最后,他甚至和其他蠢人一般发了疯叫好,他这辈子还没这么缺心眼过。现在想一想,王岁能够敛财百万,这一场宣传雷公戏的大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自问除了派兵逼迫,确实没有这种让人心甘情愿奉上金钱的本事。他也曾经想过以入画的贵人为要挟,逼迫世家给钱。但是现在一想,这不是恰好中了那些家族继承人的心意,老不死终于要死了,他们不来递刀子都算孝顺。

    “雷长夜此人乃是天生异类,也只有这样的异类才能搞出这种华而不实的法宝。他完全是靠吸纳天下富豪们的财富来满足他一个人的奇思怪想。其他人若是有他的实力和聚敛的财富,早已经挥军北上,横扫天下。而他还在江南玩得开心呢。”白起冷笑着说。

    仇士良心头一空。雷长夜若是能够一年聚敛两千万贯财富,再加上武盟的底子,分分钟统兵十万北上啊。长安称帝他不香吗?莫非他真的把钱全都填到雷公戏法宝中去了。这非常符合江湖豪杰一掷千金的劲头,他们的脑子就不是正常人的脑子。

    仇士良脑子里顿时思虑万千。如果雷公戏和入画法宝是他无法掌控,或者无法维持的东西,那就等于一点价值都没有。他绝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

    “但是魔途功却可以帮助你重新变成真正的男人。”白起低声说。

    “哦?”仇士良面上不动声色。他早已经猜到乱世人想要在他最大的贪念上下功夫,但是此刻乍一听到这个好消息,还是心头乱跳。

    就算知道乱世人没安好心,但是侥幸心理还是油然而生。

    第三百五十三章 黑暗的交易

    “这是掌舵大人为中尉大人量身打造的功法。只要再往上提升一线,进入由魔入道之境,掌舵大人的身体会被魔途之气重新打造,全身骨骼血脉重生变强,脱胎换骨,早年受到的伤损也会一一复原。断肢断骨,各种身体部位都能恢复原状,并进化成更高形态。”

    看到仇士良眼神中的闪烁,白起知道他终于还是动心了,连忙趁热打铁。

    “你可带来了法诀和图谱,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引导我的气机!”仇士良开口道。

    “都记在脑子里,我可以立刻为大人书写出来。”白起干脆地说。

    “代价几何?”仇士良问。

    “北门宿卫三千人,关中、汉中孩童十万人。”白起淡淡地说。

    “我先给你宿卫三千人,关中孩童,我看到功法,测试无误后,自会为掌舵大人打开方便之门。汉中、关中这几年旱灾蝗灾不断,流民四起,我可以朝廷名义赈济,并领养流民子女,交付掌教,不过这需要时间。”仇士良思忖片刻,开口道。

    “甚好。”

    仇士良猛然缩手,从白起的胸口狠狠拔出自己的手掌。白起连退几步,深吸一口气。

    仇士良双手背在身后,冷冷地看着白起。白起昂首挺胸,鬼面含笑,以手简单整理了一下破碎的衣襟,掩住了一丝血都没有淌下的胸膛。

    “白宫主远来辛苦,聊了这么久还没有上茶,真是怠慢了。”仇士良转过身来,朝后厅拍了拍手,示意上茶。随即他用手按住刚才使出青玉锥的手掌,悄无声息地把几根移位的指骨归位。

    “中尉大人客气。”白起转过身来坐回坐塌之上,趁机对着袍袖内吐出一口血。

    仇士良转过身来,神色如常地坐到白起的对面。白起正襟危坐,嘴角上扬。

    “白宫主新来本地,觉得长安风物可还入眼否?”

    “长安在中尉大人治理之下,更胜从前啊。”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大笑了起来。

    这两人的大笑都是经典的社会笑,掩饰住二人内心激烈的思考。白起在紧张地判断仇士良对于他的话到底能信几成,对他的来意又能琢磨出几分。而仇士良则在紧张地思考浮生会和乱世人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此时此刻,浮生会和仇士良陷入了微妙的平衡。浮生会明显是因为想要一样仇士良掌握的东西而主动前来接触。而仇士良则对于浮生会给出的诱饵难以拒绝。

    白起和仇士良喝茶谈笑,状如多年好友,实际上心怀鬼胎,都在旁敲侧击,不断试探对方。

    仇士良对于白起表现出来的实力无比震撼。自从八品之后,他早把自己放在了和乱世人并驾齐驱的位置上。而此刻乱世人只派出一位手下来与自己交涉,竟然和他针锋相对不落下风。

    乱世人既然能够驾驭住这位和他等量齐观的高手,那么他的本领自然比他更胜一筹。这让仇士良非常难受。身为天下第一人,他最痛恨有人比他强大。

    而白起则收起了对这个死宦官的轻视之心。他本以为仇士良的魔功都由乱世人创造,本身不过是乱世人养在大唐王朝之中的木偶而已。没想到仇士良使出的青玉锥,大出意料之外,随手破了他的不化骨。这让他品尝到了一丝恐怖的滋味。

    此时此刻,白起彻底收起了对大唐土著天生的鄙夷之心。这些大唐幻世的土著,一个个都比鬼还精。药师、黄巢、雷长夜、仇士良就没一个省油的灯。

    就在仇士良和白起针锋相对,以言语打机锋,互相疯狂试探的时候,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发现,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纸人,正偷偷摸摸地趴在坐塌旁边偷听他们的谈话,而且已经偷听了很久了。

    在白起闯护军府的那一刹那,仇士良的心神就全都锁死在白起身上。身边的东西就来不及去管了。他没有看到,丢在桌上的入画匣中,一点点钻出了一个白花花的小纸人头。然后它的两只小胳膊拨拉开入画匣的辨身符盖子,扁平的身子从缝隙里滑了出来。

    这就是雷长夜通过入画匣,从仙隐图里放出来的宝娃。

    宝娃这种小法宝,随随便便就可以被放置到仙隐图中。雷长夜利用仙隐图作为传输通道,轻易就可以在扬州入画匣里丢进去一个宝娃,然后控制它从长安的入画匣里钻出来。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亲身钻进了仙隐图内自己的画中身,偷偷摸摸贴到仇士良拿走的入画匣盖子边缘,静静感知护军府内的动静,当他听到白起闯府的声音,知道机会来了,立刻放出了宝娃。

    他以神识控制宝娃,左躲右藏,趁着白起和仇士良两个人脸对脸亲密接触的时候,凑到附近,把他们二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总的来说,就是白起想要帮助浮生会重拾妖童兵团之梦,要玩百员妖将的无双推进,横扫大唐一切人族。至于北门宿卫,也是用来打造和白起一样的骨族士兵,为了乱世人的妖族帝国梦想铺路。

    乱世人的妖族帝国和涂山狸的妖国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涂山狸想要的是半妖人,也就是人与妖平等共生的世界。乱世人要的妖族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奴隶帝国。换句话说,他想要以妖将和骨族为统治根基,永远奴役天下人族,成为当世唯一的奴隶主和统治者。

    乱世人的这个想法残忍而贪婪,不但灭绝人性,而且开了历史的倒车。不过如果真的如他所愿,把妖童部队和骨族兵团建立起来,这个想法是有实现的可能的。

    反倒是涂山狸的半妖之国更加玄幻一点,基本上没有形成的可能。所以在雷长夜看来,乱世人比涂山狸要危险得多。

    通过张角等人对浮生会内部炼妖进程的了解和陈述,雷长夜知道骨族的炼化是一个非常消耗宝材的过程。白起是个特例,不能作为基准。实际上,骨族的炼制因为太费宝材,已经被乱世人给叫停很久了。

    但是在白起和仇士良的交易之中,雷长夜发现白起要得最急的是北门宿卫。北门宿卫是成人,在融妖炉里炼出妖气的损耗偏大,不如孩童经济实惠。这一向是乱世人不喜欢的。所以只能认为是把他们拿去炼骨族。但是骨族更耗宝材啊。

    雷长夜左思右想,觉得白起提的这个条件就离谱,就好像硬要一点没用的东西。反倒是十万孩童这个倒像是为了妖童兵团而做的请求。但是,仇士良说要拿流民之子充数,白起居然也不反对,这就有点难顶了。

    雷长夜把自己放在乱世人的位置思考,当然是神策军的儿女们更划算一些。这些孩子从小练武,根骨结实,营养又好,性情又烈,正是炼妖的好材料,和八都兵的子女有的一拼。

    想到这里,雷长夜心头猛地一颤。乱世人又要整活儿!

    当初乱世人到江南,想要的就是八都兵子女。当时江南群龙无首,正是发展妖童部队的绝佳时机。可惜被雷长夜偷偷一番安排,把浮生会的计划彻底搅黄了。

    他万万没想到,乱世人竟然在长安留了这么一个后手。江南失败之后,直接就跑长安来摆弄仇士良和他的神策军了。

    神策军的军属留在关中为质,可以激励神策军奋勇杀敌。关中地区神策军的家属占了三分之一,和八都兵一样,很多神策军也是开枝散叶,儿女成群。孩童数量起码是八都兵的三倍。更别说长安还有很多勋贵、武官之子。

    关中一带虽然屡经兵祸,但是民风悍勇,素有武魂,老百姓的孩子们都好勇斗狠,桀骜不驯,军属家的孩子性格就更烈了。照乱世人的标准,都是好苗子。

    想到这里,雷长夜手脚发凉。因为知道了乱世人的初衷之后,他的手段基本上倒推回来都能猜到。

    乱世人最大的筹码就是仇士良修炼的魔功。白起说这是魔途功。雷长夜就当它叫魔途功。白起说这魔途功有脱胎换骨,断肢重生的功效,雷长夜觉得白起应该没在这里撒谎。他掩藏的地方应该是在重生之后,仇士良还能不能有自己的意识。

    在蓝海星位面,雷长夜不知道看过多少太监想要重新做人的故事,大体上都离不开下面有希望,上面又没了的套路,感觉像拆了东墙补西墙。

    等到仇士良被乱世人控制住,他等于拥有了大唐王朝的生杀大权。到时候把神策军随便调到哪儿平叛,干脆就去江南打东南八镇。趁着神策军出城,先把他们的儿女炼了,等到江南打成一锅粥,再去把八都兵的子女炼了。

    等他整出几百个妖将,大唐就亡了。

    白起对于魔途功的描述,也让雷长夜有一种直销话术的既视感。要是真有这种魔功,那就应该自己练上去嘛,还需要什么更高一层的法诀和图谱?明显感觉是陷阱。

    但是仇士良因为渴望太强烈,目前还没有发现。不过雷长夜从白起和仇士良谈话的语气和表情中隐约感觉到,白起似乎也在怕仇士良觉察出什么。

    雷长夜觉得乱世人和白起以魔途功为筹码来进行的骗术,还是低级了一点。现在仇士良头脑发热,没有察觉出来。等到白起告辞而去,他一个人冷静下来,应该还是能想到的。到时候乱世人和白起的图谋必然会暴露。

    他们就只有这点东西?

    雷长夜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