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37章
  • 下载
  • 震天的吵闹声甚至把几条街以外的金吾卫全都引过来了。

    在漫天白光之中,李象淳、郭留贵、李淑仪、兵王馆武师撒了欢一般杀进了插满白骨刺的敌军基地,手脚并用踹烂了敌人的基地水晶。

    历经了整夜的惨烈失败,他们终于见到了敌人基地水晶的模样,还在敌人的温泉里逛了一整圈。在胜利之后,他们甚至趴在了敌人基地的温泉里不想出来。死了不下数百次才能冲进来的地方,他们真想呆一辈子。

    看到他们温泉冲浪的骚样子,整个花厅的观众们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有些人激动得直接哭出来了。五位入画人经历了一夜的死亡和失败。跟随着他们脚步,管看着他们战斗的观众们同样也经历了数百死数百生,犹如经历了百世的轮回。

    这感觉,简直跟悟道一样深刻和通透。

    看完这一晚的雷公戏,花厅中的人感觉自己的人生层次都不一样了。仿佛他们和入画人一起走出了数百场死亡和失败的恐惧,最终到达了光明和永生的彼岸。

    他们悟了,醉了,痴了,迷了,爱了,懂雷公戏了。

    郭留贵从入画匣中出来,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插后腰,仰天长笑,壮怀激烈。他在最后一场大战之中,七次奋不顾身扑到雷长夜的身上,为他挡了不知道多少枪多少刀,但是这每一刀,每一枪都值得他无限回味。

    一生之中,他第一次发现,除了自己享受成功和胜利之外,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牺牲自己换取胜利,也是一件爽到浑身冒泡的美事。他每一次的付出,都得到了超出想象的回报,娇娇殿召唤出来的每一个白骨姬,都仿佛是他养大的。

    李象淳从入画匣爬出来,仰天躺在地上,脑子里仍然是冲进敌军基地那一幕的畅快。这一刻,他好希望自己成为边关将领,率领着军容威武,锦帽貂裘的唐兵与胡族激战,哪怕横尸沙场,也能得来一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相闺梦里人。

    李淑仪出得入画匣,双手双脚仍然在颤抖。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从薛青衣的英雄形象中摆脱出来。这简直是她梦寐以求想要成为的人,容颜永驻,武功高强,独来独往,自己为自己做主,哪怕为了一个陌生人去死,也是出于自己的选择。

    这种从未有过的自由,才是她作为女子一生的追求。

    兵王馆的武师出得画来,只是盘膝坐在地上,眼中哗哗地流眼泪,嘴却紧紧闭着,什么都不敢多说。他在雷公峡谷内也为了救雷长夜牺牲过很多次。每牺牲一次,他都想起了战场上为了救他而死去的同门兄弟。

    玩到最后,他甚至是主动赴死,就为了多死一次。他渴望这样就当是报答一次同门兄弟的恩情。但是他知道,这些根本是做梦。同门兄弟泉下有知,只会看不起自己,因为他为了名位,投身北门长上,成了仇士良的人。

    这一次艰难取得的胜利,让他再次反思起自己的一生,终于发现自己竟然活得如此苟且。但是这种感情他万万不敢表达,只能闷头哭泣,装作喜极而涕。

    王岁出来之后,看到花厅里人们如痴如醉的模样,顿时感到欣喜若狂:“盟主果然是有大智慧的人,这一番雷公戏的演示,效果比让这帮蠢货大杀四方来得大十倍。”

    他咳嗽一声,张口道:“各位,见过雷公戏后,却不知大家观感如何?”

    听到他的话,人们全都沉默了下来,藏娇楼花厅寂静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盯着他。

    “咳咳!”王岁没想到大家是这个反应,只能尴尬地接着说,“我这里有三……”

    他刚要说:“我这里有三千个入画匣。”

    但是鱼玄机抬起手,迅速阻止了他的话,并朝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上二楼说。

    王岁没明白怎么回事,但还是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二楼,扶着二楼的栏杆对花厅内的人们说:“我这里有三千个入画匣,如果有想要……”

    他的话还没说完,大厅内的人们犹如一群闻到肉味的僵尸,咆哮着朝二楼冲上来,罗娘指挥藏娇楼的妖神宗弟子想拦都没拦住。这群王公亲贵冲上二楼就去扯王岁的衣服,吓得他抱着盟宝袋落荒而逃,从二楼的窗户直接跳到了街上。

    他刚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花厅里冲出来一群双眼通红的王公亲贵。他吓得夹着盟宝袋撒腿就跑,一跑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裤子屁股后面破了个洞,不知道是被谁扯的。

    “这……我算到了开头,没算到这个结局啊!”王岁双眼含泪,撒丫子飞奔。在他身后,数百个王公亲贵紧追不放。

    雷公戏在长安的首秀就以王岁被渴望入画匣的贵客满长安围追堵截而结束。

    在首秀狂热过去后的第二天,跑得两腿都瘫掉的王岁才被白魁和鱼玄机救回来,重回藏娇楼开启入画匣的直销生意。

    这一天,藏娇楼的贵宾们在尽情抒发了一番热情之后,终于心甘情愿地排起了长队,人人拍下黄金宝珠,很多人直接买一年的入画权,纷纷开始了他们心心念念的入画之旅。

    三千枚入画匣王岁花了仅仅半个月就发了个精光,赚得的金钱合计达100万贯。这笔钱不但把他给吓到了,把鱼玄机也给吓傻了。她有点后悔自己口出狂言,要给王岁追加一笔与雷长夜奖励等同的金钱。

    王岁这一次直销的生意自己净赚5万贯,若是追加,她也要出5万贯。这好像有点付不起啊。鱼玄机挠头。

    第三百五十一章 贪念难克制

    仇士良第二次到藏娇楼是在半个月之后,正好赶上王岁在藏娇楼正式收摊,结束了入画匣的注册发放。这半个月里,他派的北门长上高手全程监视王岁的直销过程,把他得到财物做了一个八九不离十的统计。

    短短半个月,雷公戏就在长安城聚敛了百万贯的巨资。仇士良感到他拼死拼活在大明宫立下脚根,十几年来横征暴敛,不要命地钻营,全都白干了。雷长夜派个小喽啰来藏娇楼演示一番雷公戏,半个月赚的就和他聚敛的财富不相上下。

    他站在平康西街之上,看着藏娇楼前摆动的雷公戏旗幡,心里面羡慕嫉妒恨都快要滋血了。

    自从领悟了八品之境,他以为自己已经脱离了对金钱财富的贪婪,可以跃升到更高的人生境界,享受永生不尽的荣华。

    但是,听到北门长上的探子回报之后,他发现这些充满了铜臭气的数字,对他还是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吸引力,就好像狗闻到屎,会流哈喇子一样,就算吃过多精细美味的狗粮都无法改变。

    这就好像杀了那么多人,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才肝到八品的身段,也白练了一样。

    王岁聚敛到的百万贯资财,带给仇士良的,就是这种双重降维打击。

    如果不是更贪雷公戏里面可以让他变成真正男人的诱惑,仇士良甚至想要现在就冲进藏娇楼把王岁和他的百万财富据为己有。

    “查,给我往死里查,查雷长夜,查雷长夜的雷公戏,把所有入画法宝的消息都给我查出来!”仇士良回到大明宫紫宸殿以西的延英殿中,立刻将北门长上的长宿群魔找来,向他们分派了任务。

    长宿群魔被他分成了三队,一队善于蹑足潜踪,打探消息的,到藏娇楼和江南地区打探雷长夜和雷公戏的情报。一队化妆为贵客常驻藏娇楼,监视并保护王岁。

    这王岁在仇士良眼里看来,就是一个二愣子。虽然挺会宣传造势,但是真的不太会保护自己,拎着满是钱的盟宝袋满长安城的溜达,到处撒钱买乐子,仿佛对于金钱一点概念都没有。

    这些钱都已经被仇士良当成自己的了,绝对不能让别人抢了,所以他必须保住王岁,防止他被其他方镇在长安城内的暗线袭杀,抢夺了财物。

    第三队,也是长宿群魔精锐中的精锐,进入大明宫,与大内十大高手汇合,根据第一队传来的情报,研究如何全盘谋取雷长夜的雷公戏生意。

    仇士良做过一个简单的统计,如果雷长夜的雷公戏继续做下去,不说是其他地区,就说长安圈下来的这三千贵客,一年给他带来的利润就是600万贯左右。如果算上他的入画筹和长生权,一年的毛利随时上两千万贯。

    大唐自两税法之后,赋税全盛时期,平均一年的赋税也只有3000万贯左右。现在东南八镇和北方诸镇都不鸟长安朝廷了,赋税只剩下关中、汉中和巴蜀的份儿,还不到雷长夜挣的一半。

    一个入画法宝,被雷长夜运用得出神入化,竟把大唐王朝藏于豪门世家的巨大财富全都吸了出来。这可是唐朝历代明主都没有做成过的事情。别管长安的皇帝有多厉害,各地的富豪大地主自有一万种方法避税。

    唐朝从建朝到现在,藏于世家豪门中的财富,已经积累到了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仇士良也知道江南和长安的贵族藏富极丰,但是他没想到,这帮货油水这么足!如果他能够将雷长夜的长生权和雷公戏生意截胡自己做,他可以把这门生意做到极致,敲骨吸髓,把入画的贵人榨成人干。他非常想看看,如果把这帮权贵的油水吸干,到底能有多少钱。

    在延英殿布置完一切,仇士良仍然感到心如火烧。练成魔功后养出来的沉静之心,全没了。他再次感到了被贪欲之火焚烧心灵的痛感,甚至在冥想的时候,他的眼前也没有了宁静,一座座金饼子堆积成的小金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让他心烦意乱。

    散朝之后,他回到自己的护军府,只感到嗓子眼燥得难受,喝了多少碗水还是干得生疼。晚上冥想之时,竟然要起来上好几次厕所,他感到自己练的魔功似乎有了要散功的架势。

    他从怀里拿出了那位兵王馆武师领回来进献给他的入画匣。他知道,现在自己无法控制的贪欲,是因为身体缺憾引发的补偿渴望,如果他想要保持住魔功需要维系的沉静之心,他必须控制住这个贪欲。

    而想要控制贪欲,他必须成为一个身子完整的男人。

    他看着入画匣,眼中满是贪婪,他想要现在就入画,哪怕是在雷公峡谷里打生打死,也比现在被贪欲折磨,无法安生要好。

    但是他看着入画匣,想了很久,终于放弃了。

    必须有信得过的人为他护法,他才敢让神识进入入画匣。但是作为甘露之变的罪魁祸首,杀了两千朝官才保住权位的天下第一人,他在长安城里举目皆敌,根本没有信得过的人。哪怕他认的假子们,也没一个是真心拥护他。

    聚集在他身边的人不是为了权位,就是为了钱财。

    而且,他练的魔功乃是一位不世出的魔头教会他的。修炼魔功的时候,他得到了这位魔头一丝气机的指引,所以才会突飞猛进,进展迅速。但是代价就是,他身上的一切体征随时都会暴露在这位魔头的监视之下。

    此时他的武功的确可以和这个魔头分庭抗礼。但是,一旦他进入入画匣,他的体征会出现极大的异常。一旦魔头察觉到他的异常,很可能会对他做手脚。

    现在的他,连睡觉都必须睁一只眼睛。

    就在这时,他的心灵深处突然有了一丝预警。

    “谁!?”护军府墙头之上响起一片怒吼声。那是他随身必带的数名功力达到小七品的大内高手在呼喝。

    兵刃披风声响起,院外喊杀声震天。

    随着大内高手的呼喝,护军府内北门宿卫队精英尽出,数百名黑衣黑甲功力高达三品巅峰的将校排着整齐的队列,刀剑林立,在护军府外围排成数排,死死堵住了闯府之人的归路。

    几道符法冲入天空,神策大营的号角悠悠响起,一万神策军火速开入了护军府左近,陌刀手、刀盾手、长枪兵、斧钺手、弓队、弩队,甚至七八台绞车弩都被抬了出来,架设到了护军府四角的高台上。

    在这千军万马的围困之下,闯入护军府的人却怡然不惧。

    此人以黑氅裹身,头戴黑斗笠,斗笠上罩有黑巾,抱臂在胸,挺身低头,对于周围的刀枪剑戟视如不见。

    “放箭!”弓队首先发难。

    一千名弓箭手同时放弦。一千枚飞箭在空中划下密密麻麻的黑影,准确地汇聚到这位闯府人身上。

    叮叮叮叮!密集的撞击声响起。一千只箭撞得筋骨俱碎,在他周围堆积成一片断箭之环。

    “放弩!”弩队的校尉大声怒吼。

    密集的弩箭犹如一千道闪电轰在此人身上。弩箭破碎如鸡蛋壳,此人只是简单地一掸大氅,就把这夺命断魂的弩箭雨轻易斩断。

    炸雷一般的放弦声从护军府四面高台上传来。那是绞车弩发射时的轰鸣。七八根雷霆般的巨箭对准闯府人射来。

    一条线型的影像从闯府人背后的黑氅下缘冒出来,犹如毒蝎子的蝎尾用力一甩,青蓝色的镰刃划过天空,映射月光,留下一道凄清的光影。

    七八根巨箭同时被扫成漫天碎屑,漫空飘落,宛若下了一场木屑雨。

    蝎尾般的镰影一缩,神不知鬼不觉地缩入黑氅,不见了踪影。

    “放雷!”北门宿卫队的校尉发出了号令。上百名四品的宿卫符法师向闯府人发射了五行雷法。

    五颜六色的雷法轰击在闯府人身上,将他的黑氅和斗笠都炸成了齑粉。他身上的甲胄和衣衫也被炸得开裂,露出了他体内青白色宛若白骨般的肌肤。

    “不化骨?!”一直在护军府门口冷眼观看的仇士良眼皮一跳,“终于炼成了……”

    他缓缓举起手。

    看到他的手势,结阵的神策军如潮水一般地退去。护军府四角高台绞车弩偃旗息鼓。北门宿卫的队伍犹如融化在夜色中一般消失了踪迹。

    一直监视此人的大内高手们也各自消失于院落之中。

    “进来说话。”仇士良淡淡地开口。

    闯府人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一半已经毁容的脸,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大踏步朝着护军府走去。

    当此人进门之后,仇士良屏退所有护军府的下人,亲自把大门关上。

    “师兄,见你一面好难啊。”闯府人用沙哑的声音开口。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可是新近收的弟子?”仇士良沉声问。

    “不才白起,浮生会乱世人座下关门弟子,特来与师兄一见。”闯府人低沉地说。

    “哼。掌舵大人当年传我魔功,并未有师徒之名,只是各取所需。如今我和掌舵,都是八品之身,再论师徒辈分,只是笑话。”仇士良冷笑一声。

    “如此中尉大人可叫我白宫主,我乃是浮生会妖宫宫主。”白起语气丝毫没有情绪起伏,只是顺理成章地说。

    “我的确和掌舵大人约定,若是浮生会炼成不化骨族,我愿提供北门宿卫为掌舵大人炼制骨族之兵。但是那是在我知道掌舵大人心意之前。”仇士良冷笑着说,“掌舵想要妖族称霸天下,彻底铲除人族,到时候在妖人的世界中,我怕是没有容身之地啊。”

    第三百五十二章 乱世入长安

    仇士良和白起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眼神同样深沉如海,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真正的心意。

    “中尉大人如此魔功,还怕在掌舵大人身前无容身之地,我们这些微末弟子岂非都要自行了断了。”白起淡淡地说。

    “掌舵大人难道以为我会跟着他混?”仇士良冷冷地问。

    “中尉大人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掌舵大人。”白起咧开嘴,露出一丝比鬼还难看的微笑。

    “哼,看来掌舵大人已经从我的身上看出我魔功不稳。这是你出现的原因吗?”仇士良冷冷地问。

    “中尉大人的身体康泰,一向是掌舵大人最关切之事。而且,掌舵大人密造的魔途功,并非简简单单一句魔功可以形容。”白起敛眉道。

    “”仇士良嘴角一颤。这是破天荒第一次听到自己修炼的魔功名字。当年他练功练到四品巅峰再无寸进,因为他起身于微末,没有机会接触到拥有传承的武学。

    乱世人的出现犹如一盏乱世明灯,为他指明了修炼的方向。仇士良多次问及这门武学的名字,乱世人只是简简单单告诉他这是一路魔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