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36章
  • 下载
  • 鱼玄机为首的四位美人伺候郭留贵、李象淳、李淑仪和兵王馆的武师在花厅中央的四个坐塌上安坐,将被靠在坐塌上安装的躺背之上。她们各自拿着一枚入画匣,将辨身符的符腹对准了四人。

    王岁则在罗娘的护驾下,也坐到坐塌之上,高举自己的入画匣。

    五个人在辨身符青光一闪之下,同时软倒在坐塌上,昏睡不醒。

    坐在角落的仇士良紧张得食指大动。如此毫无防备地躺倒在地,岂非任人摆布,这对于仇家遍天下的他来说,乃是险中之险。

    罗娘把王岁的入画匣平放到花厅中央早就备好的小几上。一道青光从入画匣内喷薄而出,笼罩在整个花厅的上空,化为一座巨大的光之屏幕。

    屏幕之上,十个英雄瞬间同框,每个英雄都在自己的小世界中翻滚腾舞,做出一个个酷炫潇洒的动作,开口说出一个个响当当的口头语。这些口头语包括拟声词、鸡汤文、毒鸡汤文和历代名人名言,很多名言只出现在蓝海星位面,听得花厅中的贵客们一愣一愣的,不明觉厉。

    屏幕上白光一闪,场景顿时一换,雷公峡谷出现在大屏幕上。左下方出现了李象淳、李淑仪、郭留贵、兵王馆武师和王岁选择的英雄:洛修贤、薛青衣、云山、聂隐娘、雷长夜。

    右上方则出现了阴丽华、汪芒、紫馨、孙策、乐飞灵。

    战场上的双方英雄出现了截然不同的风貌。在右上方的英雄们,迅速花费金钱兑换了魂核,合成了小灵宠,带着小灵宠跑到他们各自归属的兵线和野区,开始了有条不紊的杀兵刷野。

    在左下方的英雄们却又是蹦又是跳,打滚翻跟头,东张西望,还有的在和兵线上冲锋的符法师、持宝人和战士打招呼,试图指挥他们。

    王岁选择的英雄雷长夜连忙东跑西颠,不断地告诉这四位新玩家,洛修贤和雷长夜在发育路,薛青衣在对抗路,云山打野,聂隐娘走中路。

    但是李象淳、李淑仪和郭留贵是何许人也?他们可是长安城里的小霸王,从小到大,就没人管得了他们。王岁算什么东西?根本指挥不动他们。李象淳直接跑中路去和聂隐娘一起打线去了。聂隐娘可是他偶像,能和她耳鬓厮磨,并肩战斗,可以说是李象淳的梦想。

    在中路和紫馨对线的兵王馆武师感到很是尴尬。一旁的这个洛修贤总是眉花眼笑地往他身上凑该怎么整?一个不小心噼里啪啦就要吃一顿紫馨的鞭子。

    李淑仪的薛青衣可不想在上路这个寂寞的地方久待,她迷恋上了雷公峡谷野区的风景,钻到林子里旅游去了。

    雷公峡谷的景区风景雷长夜取材于巴蜀九寨沟和峨眉山的山野和林野之景,曲径通幽,秀丽妩媚,令人心旷神怡。但是,林野之中,怪兽遍布。李淑仪没溜达几步,迎头就遇到了魔种蜥蜴,被追得抱头鼠窜,一头撞进了蔚蓝石像怀抱之中。

    郭留贵手无缚鸡之力,但是梦想是做一个剑仙。云山这个英雄简直是他的本命。他一上身就爱不释手,当下就使出明霞飞剑,疯狂收割小兵的生命,那种以一当百的气势顿时有了。

    他在下路一阵风骚无比的来回横跳,最后死于下路防御塔的死亡凝视之下,对方的英雄汪芒舞动火莲枪紧赶慢赶都没收到他的人头,死得实在太快了。

    王岁成了左下方阵营中唯一一个兢兢业业维持兵线的英雄。他控制着雷长夜的五个阴兵,在三条线上吃兵线,一边猥琐发育,一边不断地告诉周围乱蹦乱跳的四位姑奶奶和爷们如何打雷公戏。

    但是,郭留贵、李象淳和李淑仪这三个人就算想听他说,但是他们的脑子转速也不快,短时间内也消化不了这么大量的信息,左耳听,右耳朵冒。

    唯有中路使用聂姨娘的武师大概明白了怎么打,他躲开了一直纠缠他的洛修贤,钻进了野区,开始尝试以王岁教的方法打野。

    可惜聂隐娘不是一个打野英雄,他也没合出适合打野的灵宠宝宝,在野区内被虐得死去活来。幸好他沙场经验丰富,知道死里求生,所以每次都能还差一丝血的时候跑回基地。

    李淑仪回基地的速度就比他快多了,每一次都被保送回温泉。看到聂隐娘一身是血地爬回来,还非常鄙夷地摇头:手脚真慢,就是个笨!

    一回头,李象淳、郭留贵也在温泉中出现了,李淑仪还很赞赏地朝他们点点头:看来这俩货也懂了。

    第三百四十九章 惜败雷公戏

    由于李象淳、郭留贵和李淑仪的任性和随意,左下方阵营很快就被推广外塔,三路兵线上高地,敌方的紫馨、汪芒、阴丽华、孙策和乐飞灵各自骑着自己的神宠,在高地塔前纵横驰骋,肆意绞杀兵线,凌迫英雄,逼近防御塔,好不威风。

    李象淳、郭留贵和李淑仪被连续残杀七八次之后,终于开始认真了。从小到大,就没人这么糟践过他们。他们操纵着洛修贤、云山和薛青衣一次次朝着敌方英雄冲杀,却每一次都被打得原地爆炸,螺旋升天。

    不光是他们自己着急。看他们打雷公戏的长安贵客们也都急得又是攥拳头,又是擦汗。

    从场外的观看之中,很多智力高绝者已经看出了门道。兵线行进的路线都是固定的,不可能人为改变。

    英雄的品阶是可以升级的,升级的凭借就是杀兵和杀野来积攒功德或者业障。这一点,仇士良最快看出来,因为积攒业障对他而言,那是老本行。

    手里的金钱可以合成灵宠,不同的灵宠显示出来的威力各不相同,与英雄的技能有某种神秘的契合,如果合成的宠物相性与英雄搭配,可以发挥出超绝的力量。

    就好像阴丽华的神宠紫凰。它可以载着阴丽华纵横飞驰,一路洒下流星火雨,就算被集火,也可以靠阴丽华的丹药和木系道法回过气来。

    因为移情作用,这些观战者都已经不自觉把自己代入了画中李象淳等人的角色之中,忍不住大呼小叫地提醒这帮家伙该如何抵抗。就连那些平日里斯有礼的赴考举子和温润如玉的大家闺秀们都忍不住站起身来,又是跳脚又是尖叫。

    一旦敌方英雄冲杀上来,整个花厅就是一片喊打喊杀的呐喊声,仿佛所有人都上了征伐胡族的战场。

    如果对抗敌方英雄的李象淳等人不幸当场辞世,整个花厅都是哀鸿一片,摇头叹息声不绝于耳,简直就跟大唐要亡了一样。

    整个花厅的气氛火爆异常,热烈非凡。藏娇楼里的侍者和姐儿们也都看呆了。藏娇楼就算举行竞争整个长安花魁的舞乐大典,都没有这么热闹过。

    这一场比赛自然是以李象淳等人的惨败而告终。李象淳、李淑仪、郭留贵和兵王馆武师从入画匣里面脱身而出之后,一个个都仿佛还在沙场之上厮杀一般,手舞足蹈,大吼大叫,连踢带打。

    鱼玄机、苏妲己、褒姒、妹喜不得不为他们端上来从良酿署传出来的蒸馏名酒西市腔给他们喂下,让他们在名酒的熏染之下,一解惨败的忧愁,重新恢复平静。

    “王老板?王老板!”李象淳一把抓住王岁的手,“让我们再来一局,要赢,这一次一定要赢!”

    “我不求胜利,我要杀一个,只杀一个就行。”郭留贵也双手攥住王岁的衣襟。

    李淑仪没有这两个人来得穷形尽相,她只是一把将头上璞头撕下来,丢在地上,跪坐在地,委屈地哇哇大哭。

    那位兵王馆武师盘膝坐在坐塌之上,揉着心口生闷气。他就算再强,带着这三个拖累,也无力回天啊。

    “各位,雷公戏博大精深,机巧精奥,套路繁多,入画人除了拼武功,还要拼头脑,拼布局,拼运营,拼对信息的掌握和分析。一旦入局,必当殚精竭智,精诚合作,兢兢业业,互相依存,穷尽每一个可以取胜的因素,方能战胜敌人,获得胜利。想要在第一局就赢,那是太急了一点。”王岁身上挂着郭留贵和李象淳,这番话说得艰难无比,差点把气给用光。

    “就是啊,我都看出来了,你们的钱要去买魂核啊!”

    “你们别管兵线怎么走,兵线是固定的!”

    “买魂核合成灵宠啊。你们打起来比人家少一个人怎么打?”

    “能不能像人家一样走自己的兵线,到处乱跑没用的。”

    “杀兵!杀野怪!那些都能升级!要不我来吧!”

    “还是我来吧,你们几位休息一下!”

    围观的贵公子们纷纷围了上来,就要从他们手里抢入画匣。

    “何方猪狗,敢和我争!”李象淳第一个窜起来,直接把随身的佩剑抽出来了。想要从他手里抢入画匣的公子们吓得纷纷散开。

    “几位,这一次,我们要精诚团结,好好再打一次。我就不信了,我李象淳还能赢不了?!”李象淳对郭留贵、李淑仪和兵王馆武师说。

    “好!再来!”他们三个也是信誓旦旦,想要洗雪刚才那一局的耻辱。

    “几位,请一定听我一言。我看这位爷已经掌握了打野之道,不如让他做云山打野,可取全功。”王岁趁机指着兵王馆武师说道。

    “哦?那我呢?”郭留贵这一次破天荒听劝了。

    “你来打聂隐娘死守中路,躲在防御塔下面能坚持多久是多久。”王岁说。

    “你不用说了,我懂,我死守对抗路,再也不去野区了。”李淑仪心有余悸地说。她被魔种蜥蜴咬死的时候,还是挺疼的。

    “我该如何?”李象淳问。

    “我会保你在发育路积攒功德和金钱,等到你合出六品儒慈鱼,就是出山之日。”王岁连忙说。他选雷长夜一般都是做辅助位,已然有了自己的一套打法。

    这一次,五个人在花厅一片鼓劲儿声中再次杀入了雷公峡谷。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成为了代表长安城的雷公战队,要和来自江南的雷公战队一决高下。

    当他们再次身化五位雷公峡谷英雄,出现在各自的兵线之上,花厅内响起了雷霆般的欢呼声。这热烈程度,甚至让很多人追忆起当年大唐马球队打赢胡族马球队的盛况。

    经过第一局耻辱又憋屈的败北,又被连续残杀了十三四次,李象淳、郭留贵和李淑仪终于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听话。凡是王岁让他们做的事,他们都会尝试着去做。

    这一局里王岁狗头军师的作用凸显了出来,在他的调度下李象淳颤颤巍巍,哆里哆嗦地守住了中路的外塔。李淑仪以薛青衣和对方上路英雄孙策打了个旗鼓相当。

    郭留贵的洛修贤缩在王岁的雷长夜身后,用手里的七宝玲珑巢疯狂收割兵线,终于打出了他梦寐以求的大杀特杀效果。虽然杀的都是小兵,但是在郭留贵眼里,这些都是平日里高不可及的武道高手,圆梦了!

    而以九翼飞鹰剑纵横野区的兵王馆武师则正式开始了他打野的出道之战。按照王岁的指示,他先打猩红石像,再打魔种隼,然后下路收割,中路抢蟹,野区反野,上路搅局,在整个雷公峡谷里先走四边形,再走三角形,高兴了还可以画个圆形。

    这一刻,这位兵王馆武师有了一种制霸雷公峡谷的爽快感。

    王岁的雷长夜也在猥琐发育,跟在云山身边帮他反野,为他遮挡伤害,边挨打边变强。

    五个人协力同心地对抗着敌方英雄和兵线的侵扰,渐渐形成了一种战友同袍一般的默契和骨肉相连感。

    而追随者他们的身影,沉浸在雷公峡谷激战中的花厅贵客们,甚至比他们还要如醉如痴。因为他们享受的是全局的视野,同时沉浸在五个英雄的战斗之中,关心和体验到的声影信息更加丰富,更加刺激。所有人都被雷公戏深深地吸引住了。

    就算是躲在花厅角落的仇士良,心神也被这股强大的浸淫感侵蚀,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黑洞吸引,一点点坠入了雷公峡谷的战场之中,在刀来枪往,血液沸腾的战斗中迷失了自己。

    此时此刻,操纵着五个英雄和五个长安入画人激战的,正是雷长夜派来的机托。经过计赚浮生会这一役之后,雷长夜发现吸引本领高强者入局的最好方法,并不是让他们体会连战连捷的畅快。而是让他们先遭遇挫折,然后再品尝胜果,一点点增加他们的游戏体验。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长安入画人中有没有仇士良,但是他布局的所有手法都只针对一个人,那就是仇士良。

    所以,他设计的这五个机托,都被赋予了奇特的战斗风格,在先期让王岁组织其他四个入画人渐入佳境的关键节点,他控制的乐飞灵开始了骚操作。

    这一局里乐飞灵当了打野英雄,虽然一路被云山和雷长夜压制,但是猥琐发育,三路偷吃兵线,带衰了三路对线英雄的同时,自己却肥了起来,合出了灵宠重明兽,他骑着重明兽来回冲杀,飞燕回翔枪的威力得到最大化提升。

    当王岁带着四位长安入画人成功打到敌方高地塔上的时候,乐飞灵发育路和中路轮换带线,趁机把他们的中路高地塔给偷了。

    最后一波大战,王岁等人好不容易杀到基地水晶边上,却被乐飞灵一打五瞬间团灭。

    这一局,虽然花厅之中喊声如潮,气势如虹,都以为这一次稳赢了,没想到就在看到胜利曙光的一刹那,被乐飞灵狠狠掀翻在地,一波带走了基地。

    长安玩家们,惜败!

    当大屏幕上失败的血红字样高悬出来的时候,花厅之中所有贵客同时站起身,眼珠子都红了,就仿佛是他们被乐飞灵给一拳闷在了鼻子上。

    第三百五十章 雷公戏狂热

    藏娇楼花厅的雷公戏对决一直进行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

    花厅内上至王公亲贵,下至厨子伙计,全都聚拢到了花厅之内,眼睛发直地看着四位长安入画人与王岁组队苦斗雷长夜的机托。

    雷长夜控制的机托这一夜绞尽脑汁,出尽法宝,将雷公戏里面能够在排位上用上的骚套路来了一个满汉全席大放送:送塔流、拆塔流、养猪流、传送流、蹲草流、八方来援流、隐身流、双钩双游二人转流,还有雷公戏最独具特色的灵宠带飞流。

    每一次他用出一个流派的特殊打法,都会等到王岁组织四位入画人把局面打得五五开,甚至六四开的时候,再来一个极限换套路,利用四位入画人初涉雷公戏应变缓慢的特点,猛然换一种打法,让他们不断体会在即将胜利的瞬间跌入深渊的恐惧。

    花厅中的人们此刻已经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四位长安人的胜利上,但是他们没想到雷公戏套路竟然这么深啊。一个接一个,一个套一个,无限套娃,无限恐惧。

    在他们一次次和四位入画人一起品尝到失败苦果的同时,他们不禁萌生出一种强烈的想法:雷公戏就缺一个我啊!我上我就是救世主!

    直到最后,王岁已经被李象淳拿剑架脖子上了,没办法,输急了。他周围的兵王馆武师、李淑仪和郭留贵眼珠子都紫了,他们一起围着王岁:就一局,能赢一局吗?雷公戏这么难的吗?我不信!

    王岁看到形势差不多了,终于按照他和雷长夜约定的剧本,上演了一个终极大套路,极限四保一,让洛修贤做伪核,雷长夜做辅核,全程保住雷长夜发育,到最后让他用灵宠带飞流,出娇娇殿的白骨兵团结束战斗。

    其实这就是王岁和雷长夜在雷公戏里面操纵六个演员演的一出戏。但是这出戏要演好,还需要一个导演——雷长夜,和一个主演——王岁。

    王岁操纵雷长夜这个角色在游戏一开始伪装成辅助,跟着郭留贵的洛修贤混线,实际上洛修贤却偷偷把兵都喂给了雷长夜这个英雄。

    整个套路的核心就是掩护住雷长夜其实才是团队主力的身份。

    雷长夜操纵的五个机托一开始会假装没发现这个套路,正常对线,把洛修贤当成主力来针对。

    随着战斗越来越激烈,王岁操纵的雷长夜升级飞快,很快到了七品,合出了虺娇的幼儿形态。

    这个时候,正是灵宠带飞流最脆弱的时期。雷长夜作为团队主力的信息也暴露了。

    五个机托装作才发现这个惊天大秘密,犹如五个疯狗一样追着雷长夜狂咬。这时候为了保住团队的主核,郭留贵、李淑仪、李象淳和兵王馆武师做出了他们平时绝对干不出来的壮举。一个个挡在雷长夜面前,用生命掩护他逃亡。

    他们就算对自己亲生父母都没这么孝顺过。

    但是,输了一晚上,他们想赢!就一次就好,一定要让江南的蛮子看看长安人的志气。

    王岁的雷长夜在战友的掩护下,逃过一次次五人围杀的浩劫,在血战中不断成长,不断强大,钱越赚越多,雪球越滚越大,到最后,终于凑到了足够的魂核,完成了最后的炼化——娇娇殿完全体。虺娇拥有了最后的杀招:召唤白骨兵团。

    虺娇就是雷长夜的被动技能。整个雷公峡谷,只有雷长夜才能合出虺娇。

    一旦成为完全体,则比赛结束。这就是虺娇的厉害。她就是灵宠们的天花板。

    当白骨兵团射出她们的白色骨刺雨之时,藏娇楼花厅天花板差一点被撕心裂肺的欢呼和呐喊掀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