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35章
  • 下载
  • 这个告示刚一贴出来,就在长安城引发了轰动。首先是早起的举子和商铺账房看到了这个告示,奔走相告。然后是中午刚起床的长安权臣勋贵公子,全都听说了这个大好的消息。

    这些权臣勋贵的子弟,有忠心于仇士良的,立刻早早把这个消息送入宫中,有和长安十六宅诸王公子有联系的,则偷偷把消息递进了十六宅中。

    当天晚上,几乎全长安贵族圈里的名门公子和勋贵后代全都跑到了藏娇楼。

    在仇士良盘踞长安权力中心的这些年,长安城日渐凋敝,富商巨贾极少,就算是有一些,也和把持朝廷的宦官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这天夜里来藏娇楼的富商人数并不算多。但是,这已经是整个长安全部的富商子弟。

    如今的长安城已经不像全盛时期那样重视宵禁。仇士良对于长安的管理,远远不如前任诸神策军中尉上心,更不如唐代雄主们。

    长安城呈现出非常明显的东贵西贱,南虚北实的格局。朱雀门第六横街以南,连住人的地方都没有,最南方的四排坊,从东城墙到西城墙,只偶而有人栖身,很多地方已被开垦为农田,甚至变成了城中野地。

    藏娇楼坐落的平康坊,就在东市西北角,位于长安东侧的贵族宅邸区,本身就是一个勋贵侠少、权臣子弟、王亲公子逍遥之地。来长安的赴考举子、及第进士还有来京公干的仕宦也常来此地游玩。

    住在平康坊附近的权贵向街开门,在自家府苑附近打个洞,直接就上了平康西街,大摇大摆地进了平康坊。深更半夜,也没有不长眼的金吾卫来管这个闲事。

    所以在藏娇楼当夜开楼时,长安城全城的贵公子已经都到齐了,还有不少在家宅里寂寞难当的公主也偷跑了出来看热闹。

    随着这些贵公子和贵公主到来的,则是长安几十间武馆的武道高手。他们在练武的闲暇,也接一些保镖生意,跟着这些公子公主混,来钱最快。

    这一天可以说是藏娇楼最风光的一天。藏娇楼的姐儿们看到这么盛大的场面,都兴奋得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把长安城内王公亲贵谱系说了一个遍。

    在二楼妆台化妆的苏妲己、褒姒和妹喜三人看着周围这些姐儿们兴奋的模样,都撇撇嘴。她们可是见过真正大佬的人。在她们眼里,楼下这帮货那都是菜。真正有钱的,都该有五花头。

    等到所有人都坐定之后,夜萝婷喜笑颜开地举着手帕,来到花厅的正中央,对着满座高朋万福施礼:“各位长安城的爷们,罗娘这厢有礼了。闲话不多说,今日的主角不是我,也不是我们楼里的花魁,而是这位从江南万里迢迢到长安的王老板。”

    夜萝婷手一抬,朝二楼一指。

    满厅高朋抬头望去,却看到一个尖嘴猴腮的汉子,手里拿着一把蒲扇,一脸贱笑地从二楼走下来。在他身边,四位绝色美人手持团扇,半遮容颜,轻移莲步,迤逦而来。

    众人看到这个架势,脑子里顿时冒出一句话:美女与猢狲!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仇士良之心

    从花厅二楼下来的男人,自然是安排局特聘成员,原巴山帮嘉州香主王岁。今天是鱼玄机花尽苦心为他安排的出场之日。他代表的是武盟商团最大的生意——入画匣和长生权,未来天下最赚钱的生意。

    他是长安唯一的入画匣直销商,也就是雷长夜的专属代言人。这个身份甚至比他安排局的身份还要令他紧张。

    尤其是现在,四位陪着他下来的,全是武盟之花。苏妲己、褒姒、妹喜这三位绝世妖姬自不待言,连鱼局长都亲自盛装出场,化妆为当红花魁为他护驾。万一他搞砸了,不但丢了雷长夜的脸,还辜负了鱼局长的信任和帮衬。

    为了找到震慑全场的气质,王岁苦思良久,终于抓起了雷长夜经常握着的蒲扇。他惊喜地发现,有了这把蒲扇,他心才算有了点儿底,真正进入了雷长夜的角色。

    “诸位高朋这厢有礼了。在下王岁,巴山帮嘉州香主,现在做武盟商团的入画匣生意,今夜承蒙罗娘抬爱,在藏娇楼花厅向各位展示入画匣的功用,若能得到各位的配合,不胜感激。”王岁来到花厅中央,团团一揖,朗声道。

    “我来问你,入画匣中可真能长生不老?”一个浑身锦衣,紫面阔肩的壮硕公子站起身来。此人是上柱国将军郭知运之后,名为郭留贵,大唐历史悠久的勋贵家族成员之一,如今仍领着国公级别的俸禄,并且和神策军诸将交往甚密。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在长安手眼通天。

    这种一出生就在人生巅峰的人唯一的念想,大概就剩下长生了。

    “能。”王岁微笑着点头。

    厅中的公子贵女们面面相觑,都觉得有点突兀:就完了?一个字?这可是长生啊。不多说几句,至少吹个牛啥的也算走点心啊。

    “我来问你,入画匣可真能返老还童?”又一个剑眉朗目,玉树临风的公子开口了。

    这位公子更不简单,十六宅中诸王之首吉亲王的世子李象淳。此人生具英相,从小精善弓马骑射,尤善围猎,特别能讨仇士良的欢心。在诸王之中被看作是走出十六宅,进入大明宫的潜力候选人。

    十六宅位于大唐东北角,兴宁坊以北,长乐坊以东,与外城城墙合围出了一片豪华完整的宅邸,又称为十六王宅,本名叫做入苑坊,颇有隐喻之义。这里居住的都是大唐的皇子。

    凡是无望登临皇帝之位的皇子,全都被圈养在了这片宅邸之中。可以说十六宅就是一个养大唐最显赫闲人的地方。

    但是自从仇士良得势之后,这里就成了菜市场。仇士良和他麾下的亲信,经常跑到这儿来转悠,摸摸这个,看看那个。所有人都知道开成帝李昂目前全靠金丹教的九转还阳丹续命,随时会没。到时候,仇士良必然会在十六宅里选个新皇帝。

    李象淳是公认的可能会被相中的幸运儿。可惜,他看起来还算年轻,但是实际年龄已经快到三十岁,眼看着已近而立之年,想要朝着大明宫更进一步,他格外需要找回青春。

    “能!”王岁干脆地点头。

    李象淳的双手立刻攥在了一起。这种事,他是宁可信其有的。

    “可能起死回生否?”又有一个公子朗声发问,声音清脆。众人转头望去,却发现此人竟是个女公子,却不知是哪家的千金化妆成男子模样。她的脸上粉黛未消,巧笑嫣然,丝毫不在意自己成为全场焦点。

    认得她的公子们纷纷和她拱手施礼。此人正是大唐兴唐公主李淑仪。开成帝四位公主现在都处于放养状态,兴庆宫早就关不住这位生性豪放,最近又格外放浪形骸的公主。就算是神策军诸将看到她都头疼。

    她最关心的还是她的父皇身体健康。所以一开口就问起死回生之事,因为开成帝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若是父皇去世,她的命运只会更加凄凉。

    她只希望父皇可以维持住现在的身子骨,多撑一些岁月,因为仇士良控制长安的这些日子对她而言反倒自由了很多,没那么多朝廷皇室的条条框框,她也不用困守南内,数星星度日,更不需要招驸马。她一个人乐得自在。

    “能!”王岁再次点头。

    李淑仪兴奋地用力一挥拳头。

    “传闻入画人可以男女互换,女做男身,男成女态,可是当真?”一名兵王馆的武道高手忽然开口问。

    众人顿时朝他投来异样的目光。这位武道高手脸绷得紧紧的,面色铁青,甚是尴尬,但是却不敢往任何方向看,只是老老实实地盯着王岁。在花厅角落里,一位全身灰衣,头戴斗笠的老者微微低下头,敛去了他犀利如鹰的目光。

    在他周围,坐着几个茶商模样的客人,互相间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却隐隐然将他围坐于中间。如果任何一方出现危机,都会有一个人挡在这位老者面前。

    此人正是天下第一人仇士良。而那位发问的武者,则是受雇于北门长上,专门替他发问之人。

    “能。”王岁朝着这位武者肯定地点点头。

    “哼!什么你都能?怎么能?有何诀窍,该如何实现,你都没说,谁能相信。”这武者愣了片刻,再次开口。

    王岁用力扇了扇手中的蒲扇,稳了稳心神,朗声道:“各位高朋,所谓百闻不如一见,在下于江南畅游雷公戏,深知一事,就是废话不多说,匣内见真章,诸位请看。”

    王岁从怀中取出一枚入画匣,高举于掌心,轻轻一划,入画匣内的黑暗世界突然一片光明,一座仙宫出现在画面之中,宫内四十多个英雄同时从座位上站起身,朝着宫内中央光华所聚之处快步而行。

    看到这些英雄动了起来,所有人都震惊地叫出了声。

    “各位看真切了。所谓男变女,女变男之传言,玄妙就在此处。”王岁指着画面上男女英雄,“众位的神识会通过入画匣上的辨身符接引而入画,寄身于各位选定的男女英雄身上,最后进入雷公峡谷,参与一场五人对五人的激战。因为大家可以随意选择英雄,自然男女皆可。”

    “妙极妙极!”

    “画中玄妙,以至于斯!”

    “这上面的男女英雄宛若真人也!”

    “不想江南竟有续写吴袖生风之仙人!”

    “这画中男女,可随意触摸否?”

    “想来是可以的,都可以打斗,不能触摸还打个屁?”

    “哈哈哈,快活似神仙!”

    花厅中的王公亲贵们的议论渐渐走上歧途。

    “诸位见谅,画内诸事都由雷公监督,任何人若是以不洁之心触摸画中英雄,会有雷劈惩戒,还会被弹出画外。我曾见有人因为被雷劈伤,从此见到女人如见老虎,避之唯恐不及。”王岁连忙说。

    华厅之内顿时被笑骂声和起哄声淹没。

    “这位江南的雷公还是一个护花使者不成?”李淑仪拍掌大笑,意兴湍飞。

    “请问……所谓的长生不老、起死回生、返老还童就是进入这些英雄体内,借一个躯壳苟活残喘否?”兵王馆的那位武者再次开口。

    他的问话切中要害,花厅中开口询问的众人都收起笑容,屏息静听。

    “非也。”王岁举着入画匣伸手一划。画中场景骤然一变,一片青山绿水,风景宜人的城镇景致出现在众人眼中。

    城镇中的建筑装潢精美,造型典雅,富丽堂皇,舒适宜人。镇中还有一片繁荣富庶的市集,上面百家货品云集,各路工匠小贩在其中忙碌工作。

    市集之中,一群相貌堂堂,体态康健的公子正结伴于市集中走过,东挑西拣,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一派世外仙人的风范。

    “各位可看到这群市集中畅游的公子?”王岁沉声问。

    花厅中的公子贵女们看得入迷,没人说话,只是犹如小鸡啄米一般点头。

    “这些公子就是买了一年入画权的江南贵人,其中不乏苏扬和巴蜀的权臣高士。”王岁得意地扬声道,“这些贵人,都上年纪了。”

    “原来如此!”花厅中的王公亲贵们纷纷惊喜无限地站起身。

    “这是用画中身代替了原来的身子,自然是要多年轻有多年轻,要多健康有多健康!”李象淳冲口而出。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他原来想要的,是一具年轻的身躯,可以成为帝王候选。

    但是此时此刻,他忽然发现,还做皇帝干啥?做了皇帝还不是要认仇士良做爹。在这片世外桃源之中,他可以冲出长安的牢笼,自由自在地在仙山福地放怀畅游,和那群贵公子一般在市集之中谈笑而过,尽享逍遥。

    “这还起死回生干什么,进入画中,什么都有了!”李淑仪的心思和李象淳一般无二。她想要父皇李昂活着,无非为了可以维持如今的自由之身。现在进入画中,她就可以永生永世自由自在地活着。

    “长生就在眼前啊。”郭留贵大喜过望。虽然这并不是在真正世界中的长生,但是这个晦暗无光的世界,他早就不想呆了,能够入得画中长生不老,他一生再无他求。

    “这里可有雷劈之忧?”兵王馆的武者尴尬无比地开口问。

    “啊,这里不是雷公峡谷,各位贵人也是进入属于自己的躯壳,雷公大人也不会管这里,各位自当随意。”王岁微笑着说。

    “好!”仇士良激动得在心中暗暗大喝了一声。这正是他想要的东西!

    第三百四十八章 初试入画匣

    就在入画匣引发藏娇楼花厅众人狂热之际,王岁趁机用早就准备好的简洁语言向众人介绍了一番入画匣兑换长生权的规则,以及雷公戏与入画匣之间的关系。知道了入画匣的价格,花厅中的贵客们都啧啧称难。

    虽然他们不乏富可敌国之辈,但是一千万贯的长生权确实超出了他们负担的极限。仇士良也感到一阵贫穷感。他虽然富有天下,但是所有的钱都填了十二万神策军的无底洞,想要拿出一千万贯来买长生权,那是绝对不可能滴。

    “王老板,这雷公戏里王者前五每人拿到一百入画筹,那岂非等于一年的入画权?”李象淳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雷公戏上。

    “正是如此。这位贵客观察敏锐,看出来了雷公戏的好处。”王岁微微一笑,“若是武功高强,战斗经验丰富的王者,每一年都可以挣出一年的入画权,相当于一年免费在入画匣中暂住。若是年年夺冠,则年年入画,等于永生不老。而你们的真身雷老板也会放在不腐不朽之处保持活力。这许多的画中岁月,都是生生白赚啊。”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李象淳朗声大笑,洋洋自得。他自命武功高手,又兼弓马纯熟,在京城武馆中还没有武师能赢他一招半式。他下意识认为,进了入画匣,他当然是所向无敌的王者之选,这和他的身份太配了。

    “那太不公平了,我们这些不会武功的,是不是没资格玩这种雷公戏?入画筹就要自己一点点攒钱买呀,太辛苦了。”李淑仪一甩肩膀,嘟着嘴说。她纯乎天然的媚态,让在场的公子们都神魂颠倒。

    “这位公子……”王岁当然看出她是女的,但是他更看出来此女非富即贵,必须假装没认出她的性别,“就算不会武功也没关系,一旦进入画中身英雄,直接升入中四品,就算刚开始不太会打,多练练,多学学,很快就会了。”

    “就是说,没有武功的人也能在雷公戏里打架?”李淑仪惊喜万分地问。

    “正是如此。在雷公戏的排位赛里,多的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江南富家公子。他们的英雄在雷公峡谷大杀特杀,风头出尽,那是常有的事情。”王岁笑嘻嘻地说。

    “还有此事?手无缚鸡的能打过武功高手吗?”郭留贵也兴奋了。这岂非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经常能打过。”王岁肯定地点头。比如他自己,就经常被江南富贵公子殴打。

    就在花厅中的贵客们争相追问入画匣细节的时候,王岁身边的四位大美女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枚鲜红色的托盘,每枚托盘上放着一枚花纹独特的入画匣。

    她们托着托盘在花厅中央的舞场中姿态优雅地走了一圈,各自占据了一角。

    “各位,这里有四枚雷老板施加了特殊法力的入画匣,任何人只要拿到入画匣并将脸对准上面的辨身符,就会被确认为雷公戏成员,神识可以被直接接引入雷公仙宫选择英雄。”王岁朗声道,“现在我需要四位贵客和我一起组队,咱们当众打一场雷公戏,这样各位也好领略一下雷公峡谷的风采。”

    花厅中的众人都纷纷伸长了脖子仔细观看着托盘中的入画匣,但是一时之间还真没有人敢直接入画。第一,他们还没有经历过神识离体的情形,对于这个未知的情况多有疑虑。第二,他们也不确定到雷公峡谷里是不是真的能大杀四方。万一露怯,岂非当众丢脸?

    “各位,一旦神识入画,身体会失去控制,所以凡是和我组队的贵客,他们的身体会被手持托盘的花魁看护,她们就是各位身体的守护仙子。敢问这里可有愿意入画的勇士否?”王岁笑着问。

    “我来!”郭留贵蹭地第一个窜起来,指着手持托盘的鱼玄机,“我要她来看我的身子,却不知我是否有此艳福?”

    “公子的身躯交予我保管,你就放心吧。”鱼玄机朝着郭留贵抛了一个媚眼。

    “我也来!”李象淳振衣而起,朝着苏妲己走去。众美之中,苏妲己艳绝花厅,早被阅尽花丛的李象淳相中,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哼,我也想要看看我能不能打过那群臭男人。”李淑仪朝着妹喜走去。

    “那个……”兵王馆的武者谨慎无比地站起身,“算我一个。”他朝着褒姒走去,气息释放了出来,大五品,武力卓绝。

    坐在角落的仇士良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默默注视着这位武者的背影。他代表的,正是仇士良的意志。他倒要看看,这入画匣中藏着什么内里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