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34章
  • 下载
  • 还有一群本来半神军团的大玩家,也在苏妲己的率领下跟随鱼玄机办事,他们都是寻常客商衣着,这一次去长安完全是为了赚外快买入画筹,玩上架英雄。

    临行之前,鱼玄机、药师和钱幂又再次提醒雷长夜多多关照他们留在大娘船上的灵宠。

    鱼玄机的灵宠已经长成了完全体的形态,竟是一匹神骏无比的天马,这么拉风的宠物可不能带到长安去显摆。钱幂的貔貅和药师的斤雀小玉也不得不留在了飞鱼大娘船上。雷长夜向他们保证,如果有了琼浆玉液酒,第一批供应这三只宝宝。

    这些人终于了却心事,分乘数艘快船,向北方驶去。

    雷长夜看着他们的背影,充满期待地深吸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让安排局这班人马独立行动。不过他有信心他们能够把这件大事安排好。

    鱼玄机本身就是主线人物,心性坚毅,机敏过人。白魁在官府中有不少人脉。白耀和钱幂都是天下无双的神偷,而且白耀还有能够以一敌百的次声波法宝。药师更是无双国士,夜萝婷还能够毒杀整座城的人。苏妲己不但本人拥有无穷魅力,还带上了雷长夜还给她的情蛊。王岁也是个机灵角色。

    如果这些人合作都搞不定长安的门路。他还有一个人可以做切入点。那就是早已经威震天南的大侠永强永海川。

    是时候请永海川到长安走一趟了。

    第三百四十五章 打通长安路

    大唐时代的长安城设有两个太仓:一个位于长安城东九里长乐坡上的东渭桥仓,又被称为南太仓;一个位于长安禁苑以内,大明宫以西,龙首原上的北太仓。

    南太仓主要吸纳从广运渠运来的粮饷岁供,它所在的位置也处于东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天下方镇缴纳的赋税,一般都会运到东渭桥仓。

    而北太仓则是专注于供给天子六膳,充作百官俸禄,以及百司诸卫和诸军。在粮荒时也会供给京城百姓所需的口粮。

    一直以来,南仓为大,北仓为小,这是天下的共识。

    但是在德宗时代,泾原兵道曾经发生了兵变,泾原节度使姚令言受诏平乱,却不满于朝廷赏赐,在东渭桥造反,杀入长安拥立太尉朱泚为大秦皇帝,很是大闹了一番。

    之后长乐坡和十里铺又因为广运潭河道淤塞,行船不便,最终渐渐没落。

    与此同时,与漕渠相连的北太仓渐渐崛起,成为与南太仓并驾齐驱的大仓。

    现在凡是运到长安的岁供粮饷,仍然按照旧制运到东渭桥仓清点。但是仇士良会把东渭桥仓的粮饷运转到北太仓加以保管。

    等到淮南事变,宣剑鸿身死,东南八镇粮饷不再。东渭桥仓内的东西几乎被搬空了。甚至连太仓令都辞官不干,回家清养去了。

    所有人都知道,仇士良把东渭桥仓搬空,囤积物资在北太仓,就是要在禁苑亲自看管这天下的钱粮。作为宦官的本性,他对于金钱的看中,深入骨髓。

    一旦雷长夜以飞鱼大娘船运转东南八镇之饷到达长安,按理说最稳妥的方案自然是令其在长安城外的东渭桥仓卸载钱粮,由太仓令点算入仓,再交于户部清查。从头到尾,雷长夜和他的宝船都不需要进长安城。

    仇士良大可以之后再把东渭桥仓的东西转运到北太仓。

    虽然雷长夜的船很大,根本开不进广运潭,但是它可以飞啊,飞过来就完事儿了。

    如果飞鱼大娘船的钱粮在东渭桥仓入仓,那么雷长夜和鱼玄机图谋仇士良的行动就全盘失败了。

    这也是雷长夜派鱼玄机和她的安排局精锐提前来长安的原因。在淮南节度使宣锦收纳东南八镇粮饷的这几个月里,她必须做出安排,让东渭桥仓不再是收纳岁供的首选。

    在以宣锦亲自为他们办好的官方公验通关之后,鱼玄机带着安排局的精锐进了长安城。夜萝婷立刻与妖神宗在长安城内的一个秘密据点接上了头。

    妖神宗百年来意图以妖国取代人国,在大唐各大城市内都经营着据点。在长安城内的据点就是长安城最著名的青楼——藏娇楼。

    夜萝婷与藏娇楼的老鸨迅速交换了身份,摇身一变,成为藏娇楼的老鸨罗娘。苏妲己率领一拨大玩家驾轻就熟,又开始了她们的青楼卖笑之旅。鱼玄机等其他人则在藏娇楼附近的教坊中暂居,藏身于雏妓、青楼伙计和青楼教习之间。

    刚一安顿下来,鱼玄机就把众人聚到藏娇楼地下密室中商议让飞鱼大娘船在北太仓纳饷的计策。

    对于南北太仓的优劣,众人都已经知之甚详,此时纷纷出谋划策。

    白魁最先开口:“北太仓正在崛起,南太仓濒临没落,南北仓并驾齐驱。按理说,飞鱼大娘船到长安,到北太仓还是南太仓,都没有分别的。但是,南太仓收纳粮饷,是朝廷惯例。没有任何动因,让朝廷的官僚们改章程,那比登天还难。”

    夜萝婷微微冷笑:“哼,而且仇士良被刺杀过一次,那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让盟主的大船在他的巢穴附近停靠,除非他忽然不怕死了。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鼾睡。”

    “这货不是八品了吗?”褒姒突然插嘴问。

    “越有本事的人越怕死。”药师忽然开口道,“仇士良窃取八品之身,靠的是天大的杀业。杀人那么多,最怕的就是入地府。”

    众人纷纷冷笑。八品之境只是功力的境界,想要让这群桀骜不驯的人衷心佩服,还是要靠战绩和本事。仇士良两个都没有,虽然拥有滔天的魔功,也没人敬畏。

    “如果我们制造一个动因,迫使仇士良不得不把收纳地从南太仓改到北太仓,各位怎么看?”白耀突然说。

    “哈哈。白老儿,你的偷瘾莫不是又发了?”钱幂嘿嘿直乐。她也想到了这个办法。

    “钱婆子,你少开我玩笑。我就看出来你的手也痒得厉害。”白耀也笑了起来。他自从被雷长夜治好了偷心之瘾,日子过得犹如活神仙,每一天都自由自在。这一次来长安,他心里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争取表现,好好报答雷长夜的活命之恩。

    钱幂和白耀的对话无形中已经将他们的计划暴露了出来:他们要偷南太仓。

    只要南太仓失窃,仇士良自然而然就会把北太仓当成唯一安全的收纳点。

    “但是南太仓已经空了啊。”王岁突兀地说。

    钱幂和白耀同时尴尬地止住了笑声。他们倒把这个忘了。

    “南太仓确实好久没有收纳足够的岁供,总不能偷一个空仓吧。”鱼玄机按住额头,叹息一声。

    南太仓这些年因为河道淤堵,已经不太适合做纳粮太仓。但是,因为东南八镇的断供,南太仓的问题没有暴露出来。朝廷自然也不会去解决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我有一个提议。”药师沉思片刻,开口道。

    “药先生请讲。”鱼玄机眼睛一亮。

    “仇士良是宦官出身,贪得无厌,从他搬空南太仓就可以看出,他不但贪,而且悭吝。如果不能败坏南太仓,咱们可不可以从他的本性入手。”药师沉声问。

    “你的意思是……”鱼玄机迅速会意,“你想要他来夺盟主的船?”

    “如此拥有入画法宝,日进斗金,还可以共享长生的飞天宝船,试问天下雄主,哪个不想要?”药师微微一笑。

    “仇士良竟有如此胆色吗?”众人异口同声叫了出来,随即都笑了。在江南,雷长夜的武力和手段威震苏扬,把各方势力震慑得服服帖帖。但是在长安,耳目闭塞,仇士良根本不知道雷长夜的厉害,自然有胆子谋算。

    “仇士良本性贪婪,长生权和日进斗金的生意他岂能错过。更何况,船上还有东南八镇的赋税。”药师冷冷地说。

    “但是他一旦夺船,那就是和东南八镇之主宣锦交恶,这岂非自断财源?”白魁忍不住说。

    “有了飞鱼大娘船,他可以派船举兵四方纳粮,再也不会被天下方镇掐脖子。宣节帅就算想要抓他都抓不到。”药师沉声道。

    “哎哟,那可千万不能让仇士良夺船啊。”王岁听着着急了起来。他是从巴蜀就跟着雷长夜的老人了,眼看着雷长夜从一间长夜牌社坐大,直到今日统揽江南巴蜀两地财源。他可不想这位一心投效的主上被算计。

    “放心,有我们安排局护驾,还有他那一身好本事,仇士良想要夺船,那就是找死。”鱼玄机满眼放光。药师之计果然了得。

    “当然,仇士良小心谨慎惯了,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药师再次开口,“而且,为了万无一失,若是能够暴露南太仓的问题,让仇士良有个由头改变纳粮地点,那就万无一失了。”

    众人纷纷点头。药师果然稳啊,和雷长夜有的一比。

    当夜众人就药师的计划制定了详尽的方案。第二天,鱼玄机利用妖神宗在藏娇楼内的眼线放出了雷长夜在雷公戏中贩卖的长生权消息。

    雷长夜在江南大肆贩卖长生权不过数月。江南知晓此事的世家大族和豪商巨贾在买了入画筹之后,都下意识地把这件事压了下来,不敢在北方传播。因为他们虽然知道雷长夜的势力在南方坐大,但是在大唐土著心目中,最强的兵马还是在北方。

    他们都担心雷长夜的长生权生意传到北方诸镇,尤其是长安,会被天下第一人仇士良、河东节度使、宣武军节度使、魏博节度使这样豪横的军阀截胡。到时候,他们的长生之梦就泡汤了。

    所以这数月期间,除了零零星星的行脚商把这个消息带到长安,长安显贵和富豪都还蒙在鼓里。仇士良深居宫中,就算偶尔知道江南有长生的传说,也就当是谬传,不以为意。

    鱼玄机在启程之前,曾经问过雷长夜长生权的贩卖需不需要对北方保守秘密。雷长夜自然认为不需要。因为至少北方的河东节度使、宣武节度使和魏博节度使都已经知道这事儿了,无需隐瞒。

    而且他还想要把这个消息广为传播,让全天下都知道,欢迎来买,欢迎来动歪念头。他巴不得北方群雄不再玩争天下的游戏,而是全来找他抢夺长生权。可惜,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玩家们拥戴的主线们绝对是长生和天下都要的人。

    鱼玄机得到雷长夜的授权,自然是第一时间散出风声,把雷公戏和入画匣的消息散布长安。

    第三百四十六章 入画匣热潮

    入画匣在江南很火爆。但是还没有一个富商携带入画匣入长安。雷长夜的入画匣业务也没有覆盖到关中地区。从江南贩货而来的行脚商虽然提到过入画匣里雷公戏的有趣,但是语焉不详,表达能力也跟不上,人们就当他们在吹牛,听个乐呵就好。

    但是这一次鱼玄机散出来的妖神宗眼线,那一个个都是伶牙俐齿,舌绽莲花的角色。为了让他们的描述更加准确,鱼玄机还让他们亲自见识了一番入画匣里的直播雷公戏。

    这帮久困长安的妖神宗弟子一见之下简直如醉如痴,忠心立刻全都倾泻到新东家身上。他们无不围拢在鱼玄机周围不断献殷勤,就为了能够入画一游。

    鱼玄机派他们去散播风声的时候,他们已经进入了直销的角色,在青楼公子之间来回打转,绘影绘形地描述雷公戏的精彩。靠着他们伶俐的口舌,还有对雷公戏的钟爱,他们成功引起了长安权贵和富豪对入画匣的好奇。

    一个月过后,雷长夜的入画匣在长安贵族圈里疯狂传播,成了长安城这些日子最热的话题。几乎所有勋贵子弟和权臣儿女都对此议论不休。

    因为长安与江南之间陆路实在太远,而水路又要被汴州的宣武军自设的水陆转运使司多重盘剥,苦不堪言。所以勋贵和权臣家族的生意都延伸不到江南去。短时间内也无法调动人手下江南拿到苏扬火热的入画匣。

    所以雷长夜的入画匣渐渐在长安成了一种极为神秘的都市传说。传说在入画匣中人能够返老还童,能够起死回生,能够长生不死,甚至还能够男变女,女变男,享受各种现实中无法享受到的奇情人生。

    这些传说光是听着,就已经让人心痒难挠。长安贵族们聚集在一起聊起入画匣,往往一聊就是一晚上都不带腻的,还因此引发出无数的段子和荒诞野史。

    这些传说辗转传入大明宫中,也一点点被仇士良听到。

    刚一开始,仇士良对于起死回生、返老还童和长生不死都一笑置之。因为他本身的魔功支撑他到了八品之境,早已经有了起死回生和返老还童效果,甚至长生不死也再不是遥不可及的事。

    但是,入画匣中男变女,女变男,任意进入角色的传说,却让仇士良怦然心动。

    作为一个宦官,他最大的遗憾就是身子不完整。他修炼的魔功已经被练到了极致,并没有出现他渴望的断体复生的能力。

    也正因为他一直寄托希望的魔功没有出现这种能力,令他对于重获男儿身的渴望更加炙热,甚至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

    现在的仇士良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而且身体硬朗,可以长存久活,甚至还娶了妻子。唯一的遗憾就是他还不能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当他听说入画匣有男变女,女变男的功能时,突发奇想:那太监能不能变成一个男人呢?

    这个念头一生成,就如怪蟒一般缠住了他的心,上朝的时候在想,下朝的时候在想,谩骂开成帝的时候在想,杖打南衙官员的时候也在想,在神策军中操练长宿群魔的时候也在想,甚至在修炼魔功的时候,他还是在想。

    身边所有人都明显感到了他的异样。仇士良也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不但什么事儿都干不成,而且还有走火入魔之忧。他必须亲自去查一查这入画匣的传说到底是否属实。

    在经过一个月的造势之后,鱼玄机感到有必要把入画匣正式介绍给长安贵族圈的公子们。把雷公戏和入画筹的名号打出来。

    而这个时候,雷长夜为她安排的关键人物王岁就派上了用场。

    王岁本来是巴山帮嘉州香主,在东川计赚鬼王蛆的行动中大放异彩,机敏聪慧,是一个值得打造的好苗子。雷长夜看到了他的优点,于是把他介绍到了安排局,在鱼玄机麾下担任一位安排局骨干成员。

    这一次随着鱼玄机北上长安,所有人都用了宣锦和雷长夜精心打造的假公验,伪装成了不同的人。只有王岁,雷长夜特意保留了他所有的身份和公验。他那一串长长的公验身份一直延续到他在嘉州的身份。

    在北上之时,雷长夜也嘱咐鱼玄机万万不要和王岁一起过关,要分开过关,以防长安武侯和不良人见到他们在一起。

    自从鱼玄机问过雷长夜关于入画匣是否保密的问题之后,雷长夜就预感到她要拿入画匣大做章,于是他亲自为王岁安排了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入画匣的直销商。

    北上之时,王岁随身带着一枚盟宝袋,里面装着雷长夜为他准备的三千枚入画匣,每一枚入画匣都和他给张角准备的入画匣类似。凡是拿到入画匣的人都有一天的入画体验的时间。

    王岁刚来长安的时候,就曾经通过进入雷公戏的方法和雷长夜取得了联系,汇报了鱼玄机的打算。

    雷长夜听过鱼玄机的计划之后,要他按兵不动,等待鱼玄机主动找他之时再开始行动。

    当鱼玄机认为入画匣的造势时机已经成熟的时候,王岁立刻找到她,向她揭示了雷长夜为他准备的身份和行动计划。

    鱼玄机还能说什么呢。她殚精竭智想出来的计划,雷长夜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做好准备。她与雷长夜的智商,就差了这一个月。

    幸好,她对于雷长夜的崇拜之情已经非常深厚,这一点点的羡慕嫉妒恨翻了个小浪花,就迅速不见了。她迅速进入了角色。

    “盟主有没有告诉你如何开始揽客?”鱼玄机问。

    “没有。他说鱼局长自有安排,他只让我在鱼局长有需要的时候再开始做事。”王岁恭敬地对鱼玄机说。

    “很好。因为盟主知道我会为你安排一个展示入画匣的绝好舞台。”鱼玄机微微一笑。

    “多谢鱼局长。盟主跟我说过,三千入画匣一旦送出去并带来的雷公戏会员的生意,我可以拿其中的半成。这笔收入我愿和鱼局长六四分成。”王岁眉花眼笑地说。

    “我不需要。你都收着吧。只要你把入画匣卖给关键之人,盟主给你多少,我追加一份同样数量的金额给你。”鱼玄机沉声说。

    “王岁当效死力。”王岁大喜,连忙拱手道。

    第二天清晨,藏娇楼外摆出了一个大大的告示:藏娇楼自今夜起推出雷公戏,楼中当红花魁和都知将陪伴长安公子大杀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