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30章
  • 下载
  • 等到这座新镇建起,南北贯通,百货云集,中外交汇的盛景就会在这里出现。

    第三百三十八章 韭菜自己来

    自从雷长夜在长江河口清淤成功,改造了长江喇叭口的地貌,第二天已经有海船趁着潮水来到了扬州。虽然这些海船并非外国的商船,但是也引起了江南地面上一阵热议。

    生意人的消息是最灵通的,扬州港可以进海船的消息不胫而走,沿着长江和苏杭运河在大唐各大方镇飞快地传播。

    在雷长夜兴建新镇的第三天,已经有无数苏扬两地的富豪巨贾来到公道堂,慷慨激昂地想要资助武盟为安定扬州出力。

    东南八镇观察使和节度使纷纷派使臣来到扬州节帅府,向宣锦和宣秀宣誓效忠,并承诺今年上缴的粮饷,只要他们能够在扬州码头继续做生意。

    一时之间,扬州冠盖云集,盛况空前。

    在巴蜀工匠和蜀山匠造坊弟子的活跃之下,扬州和新镇各处工程同时开工,扬州到处都是繁忙的身影。

    罗城区的居民区和商业街,新镇的演武场、入画坊、长夜牌社、客栈和商铺,在万众期待中拔地而起,以江南百姓从未见过的速度兴建着。

    新镇因为需要统一挖掘下水道系统,所以一开始人们并没有感受到新镇的建筑速度。

    而罗成群的居民区和商业街与公道堂和节帅府拥有统一的下水道系统,并且早就已经在兴建,所以它们的兴建速度尤为让人瞩目。

    这里的商业区和居民区都是雷长夜以真金白银向受灾的扬州市民买来的,并且他向这些居民保证,新镇建成之后,会在新镇附近为他们搭建全新的民居。

    这些扬州市民拿着雷长夜所给优厚报酬,美滋滋地成为了大唐拆一代,并且即将成为新镇的第一批居民。

    在扬州罗城区兴建的民居和商业区是雷长夜为有意来扬州发展的豪商巨贾们准备的豪宅。

    这些豪宅虽然没有城北的居住区地理位置那么好,但是距离瓜洲港更近,出入方便,而且全部是新式建筑,下水通畅,清洁卫生,市区的规划比城北更加合理,未来必将成为寸土寸金的风水宝地。

    而雷长夜心血所聚的新镇更是整个城都有统一规划,将是大唐第一座拥有完整下水道系统的清洁城市。

    等到下水道系统和地基全部打造完成之后,新镇的建筑速度明显加快,进度一天一变,看得扬州百姓眼花缭乱。

    几天之后,第一艘来自波斯的千料海船成功开进了扬州,满船的麝香、胡椒、、龙脑、犀角、象牙、珊瑚引发了扬州百姓们的强势围观。

    雷长夜不得不派出安排局成员配合扬州缉捕司维持秩序。宣锦也出动了白银义从们在城中划下警戒线,这才让这一船价值连城的商品安全登岸。

    扬州的巨贾们倾巢而出,不少平日里斗生斗死的商号不得不暂时搁置争议,联合起来,好不容易才把这一船货吃下。

    而扬州节帅府也美美地吃下了这第一笔商税。唐朝的商税本来是三十税一,后来因为商业繁荣,朝廷改成了十税一。但是到了方镇割据时代,十税一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各地藩府的需求。于是以江南为主藩镇在大力发展商业的同时,也加强了商税的征收。

    宣剑鸿治下的淮南在藩镇之中算是最节制的,依旧按照朝廷法度执行十一税。宣锦自然也女承父志,按照十一收税。这一笔十一税就足足有数万贯。

    自从雷长夜清淤之后,瓜洲港水深港宽,每天货物的吞吐量倍于从前。再加上雷长夜新建的港口,扬州一带每天进进出出数十只海船是最起码的,这就是日进斗金的大生意。

    这艘海船的到来,昭示着扬州金灿灿的未来。

    随着这艘海船而来的,是江南富豪世家对雷长夜新镇的贪婪。

    江南一带,商贾发达,当地大世家无论官场上和江湖上势力多庞大,总会有三五世家子弟从商,并且掌管着家族最顶级的资源和人脉。这些经商多年的世家子弟眼光何其毒辣,早就看出清淤后的长江蕴含的宝藏。

    若是把商行开在新镇里,早早在新的港口打下根基,把这万千海外胡商的货品,抢先收下,转手运往大唐各地贩卖,这中间包含的巨额利润让人神魂颠倒。这哪里是港口,就是一个聚宝盆。

    胡商海船到来之后的三天,陆续有新船抵达,瓜洲码头变得热闹非凡。随着一只只商队前来的,赫然是江南各大世家和天下方镇势力的代言人。他们蜂拥而入公道堂,上下打点,削尖了脑袋想要抢先见雷长夜,谈妥世家商行在新镇的建立。

    但是这些人打听之下,却听说雷长夜已经在和对公道堂进行过一番无偿资助的豪商巨贾在谈生意了,而且谈得格外愉快。这下子这帮人都不淡定了。

    雷长夜眼里只认一个钱字。这绝非贬义,而是对他最大的褒奖和看重。因为在现在的江南,他的武力和权力都达到了一个峰值。武力可以搞定八品巅峰的强者,权力可以决定淮南节度使的任免。

    想要用权柄和武力来威胁他,那都是开玩笑。只有钱是永远也挣不完的。

    现在想要在新镇港口周围占据有利位置,那就看谁更能够割舍利益。这些大世家的代言人在见到雷长夜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割肉的心理准备。

    他们不知道的是,第一波来资助公道堂的苏扬豪商们也被雷长夜告知,说是江南世家和方镇代言人已经托人带话,说是要和他谈大生意,而且还愿意奉上良田千顷作为见面礼,此谓人未到而礼先到。

    而且,雷长夜话音未落,就已经传来了江南各大世家代言人进城的消息。这让眼光最独到的一群大商家都慌了。因为江南世家无论人脉、势力和资金都非常雄厚,只在流动资金上比不过这些豪商。一旦人家开始卖地竞争,他们全都不够看。

    这帮豪商察言观色,看出来雷长夜对于田地有异乎寻常的兴趣。他们当即联合起来在江南附近州县疯狂购买良田,真的囤积了良田千顷进献给雷长夜,以图在新镇有立足之地。

    而他们的举动反过来又被世家代言人所知悉。惊讶于这帮豪商巨贾割肉的干脆和狠辣,他们也毫不犹豫分别进献良田千顷于武盟,意图豪取新港的商行地盘。

    雷长夜左右逢源,动动嘴皮子已经收获了万顷良田,这为他将来的种田计划做好了先期的准备。

    其实在给豪商巨贾和世家子弟的新镇地图上,他都做了手脚,把自己对新镇的规划缩水了一半。给谁看都觉得这么些地方根本不够安排下所有的商行。

    其实,他真正的规划里,早就把江南重要的商行和世家势力做了一个大致的均摊,同时还预留了一部分地方给未来山塘帮的诸多生意。将来新镇的港口,他会持续以绞吸清淤的法宝加宽加深,修建成一座史无前例的大港,变成与瓜洲港并驾齐驱的港口。

    而围绕新港建立起来的新镇,随着长江河口绞吸清淤进度而不断拓宽,最终形成一个新兴的商业城镇。在这里的商铺以后只会越来越多。

    目前为止,这个新镇只是雷长夜为整个江南的富豪们画下的一个小饼。在全江南直播长江河口绞吸清淤的壮举之后,他亲手画出的这个小饼,所有人都心甘情愿地张嘴吃下,而且还是抢着吃。

    雷长夜给两拨势力都拨了足够的商铺地盘之后,各方面皆大欢喜,纷纷告辞离去,殷切期待着这座黄金色的新镇尽快建好。

    雷长夜手里攥着新得到的万顷良田,片刻都不想耽误,立刻找来齐可追,把手里的两百多石y双优稻种全都给了他,让他赶紧在整个江南雇佣最好的农夫,把这些种子全都种下去。

    如今早稻是不用想了,只能赶在立秋之前插秧,看看在十一月份晚稻能割下多少石。这些收成都会成为雷长夜明年的储备。

    到了明年,雷长夜计划在建镇的同时,持续在东南八镇和荆南方镇购置良田,争取达到十万顷的规模,到时候全部播种y双优稻种,大约能够达到两亿石的收成。这样至少长江以南地区不会再有粮荒的问题。

    雷长夜在征求过所有人意见之后,为这个未来的城镇起名:雷公镇。他觉得这个名字挺应景,大家也都喜欢,完全没听出来他们赞同的话语里有谄媚的意思。

    既然新镇已经叫做雷公镇了,那么未来新镇的港口,雷长夜也就顺势给命名为:暴风港。

    这个名字在众多武盟成员之中顿时引发了大讨论。很多新来的武盟成员自然是连连摇头,觉得这港口意头实在不好。但是让他们惊讶的是,老成员们却纷纷点头称赞,满脸的优越感。

    其中最有优越感的,当然要数紫馨。自从雷长夜把新港命名为暴风港,她简直有一种这名字就是自己起的那种自豪感。走在飞鱼大娘船的走廊里,逢人就说:“怎么样,暴风港,这名字起的不错吧?有水准!不愧是我家雷兄。”

    被问到的阴丽华和苏妲己都感觉很奇怪,忍不住问她:“哪儿不错啊?”

    紫馨的脸顿时不见了,只剩下两个大鼻孔,一个对着一个人:“这件事嘛,懂的自然懂,不懂的就不会懂。你就算不懂装懂,但是懂的一看就懂你不懂。”

    第三百三十九章 策划长安行

    就在雷公镇、暴风港和罗城新区日新月异,徐徐崛起的时候,雷长夜感到是时候开始策划一件大事。那就是北上长安,解决仇士良。

    如今江南安定,开始休养生息。有他坐镇,在扬州筋骨大损的天下势力暂时不敢有大动作。如果按部就班地种田发展,他有信心把江南发展成铁打的地盘,大唐的定海神针。

    但是,他知道天下大势不会停下来等他慢慢发展。眼看着明年就会有一件中兴大唐的事件发生。在这件大事发生之前,如果长安还是仇士良坐镇,那就糟糕了。大唐朝廷一旦对这件事举措失当,必然引发第二波天下大势,失去大义之名。

    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他以武盟之名,强行拨乱反正,失了大义,名不正言不顺,根本镇压不了异心早成的方镇豪杰,除非他干脆自己当皇帝,来一个改朝换代,杀个昏天黑地。而这正是他最不想干的事。

    所以,虽然江南才刚刚站稳脚跟,但是时间已经非常紧了,雷长夜必须抓紧时间开始布局长安之行。

    目前飞鱼大娘船想要去长安有两个困难。第一个是关中没有河道足够宽广能够承载飞鱼大娘船开过去。它唯一的选择就是飞过去。以它小毛驴的速度,等到飞过去怕是唐朝已经亡了。

    解决这个困难的方法就是对飞鱼大娘船进行二次炼化。雷长夜对此早有布局,所以并不是很担心。

    另一个困难就是飞鱼大娘船飞临天子之都,名不正言不顺,仇士良必然会找借口对他进行打压,以天子之名剥夺他武盟盟主之职,甚至判他一个谋反之罪,就算杀不了他的头,也要让他失势。

    除非他能够带去仇士良最想要的东西:东南八镇缴纳的粮饷。

    这件事对于现在的雷长夜来说并不困难。东南七镇的观察使和节度使都已经做出缴纳粮饷的承诺。剩下的淮南方镇,还是宣锦和宣秀主持大局,而且雷长夜已经有万顷良田作为供应。

    到了年底,至少今年的粮饷筹措不难。雷长夜可以靠飞鱼大娘船装载全部粮饷飞到长安户部缴纳。有钱喂饱神策军,这才是仇士良权力之源。仇士良就算再想怎么样雷长夜,也得等拿到钱再说。

    只要雷长夜的船能够在长安停靠,他就有办法走通长安的门路,让武盟在长安城里扎下根来。

    至于手刃仇士良,那就交给鱼玄机吧。雷长夜觉得鱼玄机看起来像是个凡事亲历亲为的别扭人。

    想通了走向长安的诸般关键,雷长夜发现首先他必须想办法赶紧炼化飞鱼大娘船。

    然而这件事却有相当大的阻碍。想要炼化飞鱼大娘船,就要把整艘船清场。这简直比登天还难。

    因为现在飞鱼大娘船上雷公戏和雷公牌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日日人满为患。尤其是最近扬州豪商云集,瓜洲港日日有新海船靠港。在扬州赚得脑满肠肥的富商们,都听说了雷公戏和入画筹的消息。

    人有了钱,当然想要长生不老。听说扬州竟然连长生权都有人卖,全都蜂拥而至。船上的人就这么一天天多了起来。

    安排局的成员还抓住了不少意图上船偷窃的小偷。可笑的是,他们偷的东西居然是入画筹。他们都不知道,入画筹的发放都是经过武盟司库登记注册过的,他们就算偷了也卖不出,只能到武盟司库来兑换现金。

    在雷公戏的排位赛中,渐渐出现了一些蓝海星位面的特色职业,比如排位教习,接单带赢,甚至连演员都时有出现了。不少江湖小帮会也入驻了飞鱼大娘船,专门做带赢和演员的生意。

    雷长夜还不得不雇佣一批雷公戏的骨灰级玩家,专门在船上识别做演员生意的小帮会,把他们统统给抓起来,丢进太湖免费游湖。一位大玩家在捕演员的活动中绽放出异彩,那就是王伯当。

    作为把雷公戏当成事业的人,演员对游戏的损害令他义愤填膺。为了抓演员,他可以说是废寝忘食,把他们当成了杀父仇人一般的清剿。

    飞鱼大娘船已经变成了一个由雷公戏玩家组成的小世界。想要让这个世界停转,需要付出的代价让雷长夜有点难以承受。

    不过,很快的,雷长夜惊喜地发现,这个问题居然有了解决的可能性。因为,随着飞鱼大娘船上的客人越来越多,清洁维护的困难越来越大。夜香工几乎十二个时辰连轴转,但是依旧忙不过来。

    大娘船上的味道越来越重,渐渐开始让人有点受不了了。在船上的大玩家和当地土著们无不怨声载道。

    与此同时,雷长夜在雷公镇中筹建的入画坊作为重点工程,第一批竣工。这东南西北四大入画坊都是拥有先进下水系统的全新建筑,容量也足够大,足以承载如今飞鱼大娘船上的所有入画人。

    雷长夜趁机宣布暂时关停大船,改造船只的清污系统,同时正式启用雷公镇四大入画坊。

    被船内的味道熏得不行的入画人们纷纷欢天喜地地下船,跑到雷公镇的入画坊去接着玩去了。其他住在飞鱼大娘船内的大玩家也被雷长夜给了一堆天雷符作为补偿,欢天喜地离开已经有些味道的贵宾间和贵宾楼。

    唯一因为担心而留下来的,则是药师和夜萝婷。因为他们的宗主涂山狸还在船上炼化呢。

    “两位无需担心,宗主进化进程非常顺利。我会把炼妖法宝移下宝船,继续在雷公镇里炼化。”雷长夜安慰他们。

    “盟主,这么随意挪动宝物,会不会影响炼化的进程啊?”夜萝婷担心地问。

    “放心,炼妖宝物之内自成天地,外界的变化不会对其产生丝毫影响。”

    “盟主,你又要改造飞鱼大娘船,又要炼化狸姨,是否会忙不过来?”药师忍不住问。

    “唉,最近要忙的事情的确很多,药兄,可有兴致来帮把手?”听到药师的话,雷长夜顿时感到争取他的时候到了。

    “”药师斜眼看了一眼等着看热闹的夜萝婷,沉默不语。

    “呃,盟主,既然宗主无事,我先下船了。”夜萝婷哪里还不懂得药师的心思,眯着眼睛笑嘻嘻地拱手告辞。

    “稍微管束一下妖神宗那帮家伙,听说他们有人在做带赢的生意,缺钱可以跟我说,这种生意尽量少做。”雷长夜笑着说。

    “是,我这就去捶打一下这帮不争气的东西。”夜萝婷笑着离去。

    等到夜萝婷走了,船主室里只剩下药师。雷长夜拿起桌上的蒲扇,轻轻摇了摇。

    “盟主,却不知改造飞鱼大娘船的事上,可有药某效力之处?”药师躬身跪坐,拱手齐眉。

    “药兄可知我改造飞鱼大娘船所为何事?”雷长夜忽然严肃了起来。

    “不是为了除臭吗?”药师神色尴尬。

    “这个此其一也。其二则是为了北进长安,会一会天下第一人。”雷长夜微笑着说。

    “盟主有意问鼎长安?”药师微微皱眉。雷长夜一直以武盟的宗旨作为行事准则,如今却想着去长安会战仇士良,这不是和方镇势力一个心思吗?

    “不是问鼎,而是锄奸。我掐指一算,大唐明年必有大事发生,事关河西之地,非同小可,仇士良虽执掌长安大权,却对藩国之事爱答不理,若是大事到来,他应对失当,则天下将乱也。所以明年之前,他必须死。”雷长夜沉声道。

    药师心头热血一涌。仇士良身居天下高位,武功达到八品,手下聚拢一批武功高强的邪道高手作为大内高手,又有北门长上的长宿群魔护卫,长安上下十二万禁军对他惟命是从。这样一位天下第一人,直接在雷长夜嘴里就被判了死刑。这是何等快意?

    想到雷长夜连长江河口的地形都能彻底改变,药师没有一丝一毫怀疑雷长夜的心思。他既然想要仇士良死,那仇士良是死定了。问题是,他将如何做到这惊世之举。

    “盟主居然还会卜算之术,真是天赋异禀。”药师并没有说出心里的想法,而是继续言语试探。

    “我派掌门师祖精善此道,我们这些蜀山弟子,多少都学了一些神髓。而且这事就算不会卜算,通过西面传来的消息,大致也能猜到,并无任何神奇可言。”雷长夜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