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3章
  • 下载
  • 吕祖在注释的时候,都屡屡以“匪夷所思”“精妙绝伦”“高山仰止”来形容。显然,吕祖在读这本书的时候,都感到无法穷尽其中的精奥,做注释的时候,怀着一颗患得患失,谦恭谨慎的心,将其中无数微言大义,都翻译得异常详尽通顺。

    这固然是吕祖为了照顾后来的弟子阅读感受,同时也是为他自己更好理解原而做的努力。

    就在雷长夜为墨子五行记如醉如痴的时候,一个消息让他瞬间把这本神书抛之脑后。

    小师妹冲进他的寝室,告诉他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宣秀来乐山了。

    雷长夜心咚地一声,差点跳出腔子。和宣锦一样,宣秀也是气运之子,这个时代的风暴之眼。他来乐山,可不是好事,而是祸事啊。

    但是理智虽然如此想,雷长夜心底却又有一点莫名的期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跟着小师妹一起跑到乐山练功场,只见毕三泰已经在接待宣秀。

    宣秀身边有两个护卫。雷长夜认识这两个人,他们就是当初保护宣秀来蜀山的那两个随身护卫,都属于刘嘉瑜将军麾下的高手。

    此时,宣秀和两个护卫头上都戴着白布,一脸悲戚。

    雷长夜脑子一片空白,两条腿几乎软了:“出什么事了?”

    “雷师兄!”宣秀看到他,立刻纳头就拜,“是刘将军伤重不治,昨日过了身。”

    “呼”雷长夜长出一口气,一把扶住毕一珂的肩膀,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

    刘嘉瑜将军就是当初率队护卫宣锦宣秀的中年人。他与举父激战时,被举父当做投石丢了出来,虽然最后被毕三泰救下,但是伤入肺腑,经脉俱断。

    蜀山的医师馆名医轮流施救,雷长夜也曾经贡献过几个偏方,但是都起色不大。没想到,年关将近,他终是没熬过去。

    “忠臣义士,天不假年啊。”雷长夜叹息一声。

    “雷师兄,家姐跟我说,想要为家门复仇,我需要入符宗拜在毕师父门下,和雷师兄学功夫。”宣秀低头躬身道。

    “哦?”雷长夜茫然挑了挑眉毛。

    “这是家姐的书信。”宣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双手奉上。

    雷长夜将书信接过,飞快打开。

    “雷兄如唔:

    淮南祸起,兵踏家门,妹之亲眷,一夕而亡,浮生若寄,莫若如是。吾等姐弟,本以为此生已灭,唯留死志。

    今入蜀山,得遇雷兄,两番相救,长夜牌社,一夜畅游,令妹梦回往昔,欢欣之余,不禁心生妄念。

    家仇必报,责无旁贷。

    然,弟心性天真烂漫,不解人间险恶,强令其与妹并力复仇,不成助力,反为拖累。

    今将其寄于乐山,望兄念与妹一朝相得之谊,妥为照顾,莫让他下山复仇,徒然送了性命。

    妹欠兄之恩情,他日有缘,当十倍报之。若无缘相见,来世妹结草衔环”

    雷长夜迅速把信捏成一团,不想再看下去。

    他的脑中闪过宣锦说过的话。

    “我不是要夸你,只是羡慕你。”

    “不知何时能再来牌社,像今日一般畅玩一番。”

    “你一身本领,却能守住无名之身,脱却世间万种牵绊,在蜀山逍遥度日,这是神仙都羡慕的日子。而我”

    救了她一家两口,却没什么好关照,还要照顾她弟弟,这叫什么事?

    不行!欠了他这么大的人情,想一死了之?还想要弟弟来蹭吃蹭喝?你们姐弟两个都得活着还债,还清为止。

    “嗯?追债?!”雷长夜一直以来,因为宣锦而烦躁犹豫,左右为难的心绪突然澄澈了起来。

    天下大乱再可怕,第四天灾再可怕,总可怕不过债主吧。

    他雷长夜自问在蓝海星没做过缺德事,到了大唐幻世,也安分守己。

    但是从蓝海星到大唐幻世,他遭了二十年的雷劈,还被迫穿越一次,吃尽苦头。

    不但宣锦宣秀欠他的,创世神都欠他一个解释。他为什么要怕暴露行迹,为什么不敢接近主线人物,凭什么怕天灾。

    应该是他们全都怕他才对。

    “雷师兄”宣秀略有些惊慌地望着雷长夜。此刻雷长夜脸色,煞是吓人。

    “师父怎么说?”雷长夜将宣锦的书信收入怀中。

    “师父已经收我为徒,吩咐我向你学艺。”宣秀低头说。

    雷长夜望了一眼远处跪坐喝茶的毕三泰。毕三泰朝他点点头。

    “既然师父许我代师授徒,那么今后你要听我调遣,不得违逆,否则,形同叛师,知否?”雷长夜冷然问。

    “知道了!师兄!”宣秀大声道。

    “遣散护卫,乐山秘术,不落外人之眼。”雷长夜信步走到练功场边缘的矮几旁,跪地而坐。

    “两位,请回去护卫家姐,这里有师兄照顾,万无一失。”宣秀干脆地回头说。

    那两名宣家护卫互望一眼,迟疑片刻,却终于没有反对,齐齐躬身拱手,转身离去。

    “武学有云,未学打人,先学挨打,这句至理名言,你可知否?”雷长夜拿起矮几上的煎茶,慢条斯理地问宣秀。

    “喂!臭小子,你又来!”毕三泰看不过眼了。

    “师父,弟子惭愧。要不您来教?”雷长夜连忙转身拱手。

    “我才懒得管。”毕三泰白了他一眼,站起身气鼓鼓地走了。

    雷长夜举茶一饮而尽,拿起背后蒲扇,轻轻扇了扇,笑眯眯地望着宣秀。

    “我知道。”宣秀点头。

    “很好,小师妹,上金甲符。”雷长夜吐了一口茶渣子,淡淡地说。

    “好嘞!”毕一珂冲回雷长夜的寝室,取出一叠金甲符,噼里啪啦贴满了宣秀一身。

    宣秀望了一眼这一身的金甲符,迷惑不解。

    “金甲符护住你的筋骨肌腱,不会让你受隔夜伤。”雷长夜笑着说。

    “为什么要受”宣秀话音未落,嗡!一根木棍已经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啪,他一个马趴摔在地上。背后毕一珂双手舞棍,一纵五尺高,对着他狠狠劈来。

    PS:求大家多多支援,我努力写第三更。

    第二十八章 调教美少年(冲榜求票)

    毕一珂的木棍走得是白眉棍术的路子,这路棍法是到蜀山避祸的少林僧人传给符宗的。棍法雄健刚烈,气势逼人,发劲雄厚,泼辣迅猛,因为有着棍中白眉之号,所以称为白眉棍。

    这路棍法,特别适合打新人,一旦出手,如果摸不准路数,要被白打几十下才能防住。雷长夜特别教给毕一珂,让她以后教训后进门的小师弟。

    新进门的宣秀虽然自身等阶已经接近小三品,而且在宣家习练了无数实用武技,但是,他没有实战经验,又对毕一珂心生畏惧,被她打得抱头蜷身,满地乱滚。

    毕一珂打完一轮棍,收势而立,神定气闲。

    一旁的雷长夜扇着蒲扇,歪头看着宣秀,笑而不语。

    在看到宣锦的书信之后,他心里本来已经蠢蠢欲动的心意,变得清晰明澈起来。

    在各大乱世第四天灾蜂拥入场之后,苟,已经行不通了。只是今日之前,还没有任何动力来促使他认清这个现实。

    如今宣锦这一封托孤信,让他陡然认清了局势。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想要守住蜀山的一切,只有与天灾放手一搏。

    苟既然已经不行。那就下山浪出一片天!

    第四天灾们,你们不是想玩吗?来来来,雷电法王了解一下。

    但是,想要和这群大玩家们斗智斗勇,就要趁着内测的真空期,抢先布局,占得先机,再利用自己穿越者的优势暗中谋算。

    想要抢先布局,占得先机,那就要好好利用宣锦宣秀这对气运之子,给自己赚足优势。

    宣锦没来乐山,没关系,宣秀虽然性子单纯,不善阴谋诡计,但是雷长夜喜欢啊。这不就是纯天然,无公害的傀儡吗?

    “脱上衣。”雷长夜笑眯眯地对刚从地上挣扎起来的宣秀说。

    宣秀的脸腾地就红了,一屁股坐倒在地。

    “你看你,让你脱个上衣,脸红成这样。我让你脱裤子,你脑子是不是要炸?”雷长夜问。

    宣秀低头不语,脖颈子都红了。

    “大师兄代师授艺,违背大师兄,形同叛师,脱!”毕一珂持棍而立,似模似样地吆喝了一声。

    宣秀连忙三下五下把上衣全扒了下来。雷长夜和毕一珂立刻凑了过去,仔细看他上半身的淤伤。

    “你练过外功,也练过内家护体功?”雷长夜捏着他的肉问。

    “是!家里以沙场武技为主,首重外功,后来又从武盟几位教头手里学会了内功。”宣秀沉声说。

    “虽然驳杂不精,但是能练到这个程度,资质尚佳。”雷长夜敲了敲他的腹肌和背肌,“可惜练门有点多,不过这可以用符箓弥补。”

    “大师兄,宣师弟肌肉很筋道哦。”毕一珂贼兮兮地笑着,捏着宣秀的肱二头肌。

    宣秀羞得脸蛋通红。

    “两年时间,来不及教你太多。用你这点外功打底,我教你一路防刺杀的横练,有了这身功夫,你就自保有余。”雷长夜神色严肃起来。

    “大师兄,三年后,我想要下山为家门复仇,还望赐我刺杀攻敌之术。”宣秀忍不住说。

    雷长夜手摇蒲扇,转头看了一眼毕一珂:“小师妹,你看宣师弟脸上写着什么?”

    “哦!我看看!”毕一珂配合地凑近了仔细瞧了瞧,“啊,我看清了,他的脸上写的是白给!”

    “嗯?”宣秀一脸懵圈。

    “想不明白我就说细一点。假设两年后,你练了一身的刺杀攻敌之术,回到你宣家旧址,找那雀占凤巢的何昌复仇。一进庭院,物是人非,昔年亲眷,今成黄土,灭门祸首,遥坐主厅,歌舞逍遥,得意非凡。你气不气?你急不急?你能不能压下心中复仇的怒火。”雷长夜问。

    “”宣秀抿紧嘴唇,苦思片刻,愤然摇头。

    “好,你死了。”雷长夜淡淡地说。

    宣秀茫然片刻,随即恍然大悟。

    自己一旦被复仇之火冲昏头脑,气息一露,何昌座下,高手如云,只需轻轻一挥手,他已死无葬身之地。

    “明白了吗?你练得再厉害,做不了刺客,那就是白给。”雷长夜语气平淡,但是句句诛心,“所以,你在蜀山,要做的不是练得神功无敌,而是练得神功不死。然后下山以节度使正统为名,以安邦定国之大义,招揽同道,行复仇之事。”

    “那何昌,必不会放过我。”宣秀惨然说。

    “所以才让你练防身的功夫,只要你不死,那迟早轮到仇家死,是不是这个道理?”雷长夜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