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29章
  • 下载
  • 如果想要成为至高者,那就得把雷长夜伺候舒服了。如此一想,黄鹤忽然感到干劲儿来了。

    这一整天,他就凑在雷长夜身边,不停地拍胸脯,啪啪有声。

    “看我的吧。”

    “有我在,你这准法宝就算不灵,我用嘴都把三角洲给吸走。”

    “听说过精卫没有?我和她有亲戚关系,看,都是鸟。”

    “是不是感到有靠山了?你可以乐出来,没关系,没人笑话你。”

    雷长夜直接拿出了入画匣朝他晃了晃。黄鹤立马闭了嘴。他是真怕恩父再次冒出来,一巴掌把它拍昏过去。

    雷长夜闭上眼睛,分出一丝神识,钻入入画匣的画中身,飞奔到育英谷中。

    此刻的育英谷里,吴道子已经在巨大的魔改虚室生风阵阵盘前准备就绪。这一次不用雷长夜用玉符,全靠吴道子施展他大九品的超凡功力,通过投影来启动大阵。这也是吴道子破天荒第一次用这种骚操作。他也很紧张。

    “老吴,都准备好了。我喊开始,你就启动大阵。”雷长夜通过画中身说。

    “等一下等一下,投影已经弄好了吗?”吴道子不太确定地问。

    “已经弄好了,你不是已经反复检查了两遍了吗。”雷长夜通过画中身拍着他的肩膀,尽力安抚他的情绪。

    虚室生风阵依靠雷长夜固定在准法宝绞吸口之侧的入画匣,投影到绞吸口正中央,形成一个虚空阵盘,产生巨大吸力。这个设计是准法宝的核心所在,不但吴道子检查了两边,雷长夜私底下也爬进去检查了足足七八遍。

    “维持这个阵法我只能坚持大概一个月,够吗?”吴道子忍不住又问。

    “一天就够了。”雷长夜再次安抚。

    “你确定?这么大的淤塞三角洲?”

    “我确定用不了一个月。”

    吴道子终于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下来。在仙隐图里呆了一百年,还没这么紧张过。

    雷长夜其实也很紧张,只是他对于失败的承受力比任何人都强。这件事在他的计划里,是必须做的,哪怕失败一百次都希望能把它做出来。所以第一次就算失败了,也都在他的预计之中。

    在汪芒率领所有匠造坊弟子将准法宝的绞吸头插入淤塞三角洲中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雷长夜身上。

    雷长夜高高举起手。几十艘浮船之上,八百阴将们聚集在各自所在的浮船中央,用手扶住船上用最好金材搭建的法宝支架。

    瓜州渡口和飞鱼大娘船上的喧嚣声嘎然而止,长江的江面鸦雀无声,所有人屏息静气,等到准法宝大显神威,或者轰然垮掉。

    飞鱼大娘船上,药师挤在一群看热闹的富贵公子中间,也受到了人群的感染,下意识屏住呼吸。

    比起其他人,他更了解雷长夜做这件事的意义。因为涂山狸给他讲过几十年前的扬州景象。通过比较,他更直观地看出了雷长夜的意图,并为他的执行力和野心感到震惊。

    此时此刻,雷长夜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敢于逆天而行的大胆狂人,竟然要以一己之力改变山川河流演变的大势。

    这让他难以置信的同时,却有一丝共情之感。他跟着涂山狸搞半妖国,岂非也是逆天而行,抵抗天地进化的大势?区别在于,他只是跟着涂山狸的意气走。而雷长夜却在按照自己的意志思路缜密地进行着每一步计划。

    雷长夜有自己对未来的愿景,而他只有逆天之心,却没有逆天之由,一腔孤愤,一身才华,所为何来?药师紧紧攥住飞鱼大娘船的扶栏,心痛如绞。

    猛然之间,雷长夜放下了手臂。与此同时,仙隐图内,雷长夜的画中身对吴道子大叫:“三!”

    吴道子捏紧法诀,断喝一声:“起!”

    绞吸清淤准法宝内的虚拟阵盘闪烁出青金色的光华,一股强猛绝伦的纤细龙卷风在阵盘中央形成。刻画在兽皮上的传送阵猛然被青光点亮,将大阵之力一节节传送出去。

    在每一座浮船支架上的巨筒链接处,都有一座百里神通阵,这些百里神通阵将龙卷风的方向逐节改变,一直传送到江北围堤之上的最后一节上。

    龙卷风在转折几十次后,沿着巨筒卷向最后一节,把吸卷而来的淤泥喷入围堤之中。

    当龙卷风形成的时候,准法宝绞吸口以钢骨机关固定的铰刀开始在风力带动下疯狂旋转,搅动淤泥,把淤泥迅速绞松,吸入巨筒之中。

    淤塞的沙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凹陷。在准法宝的尾部,一道棕黄色的土龙在空中划过,如瀑布般倾泻在围堤之内,堆起重重叠叠的泥丘。

    欢呼声在围堤边首先响了起来。白银义从和巴蜀工匠无不欢呼雀跃。这改天换地的大工程,居然第一次试验就成功了,所有人都喜出望外。

    这喜气洋洋的欢呼声具有强大的感染力,江边看热闹的扬州老百姓和八都兵亲属们都一起欢呼了起来。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个准法宝建立之艰难和运行之困难,但是看到江心淤塞的泥沙被清洗一空,直觉上就觉得这是一件大好事,而且极难做到,值得欢呼。

    旁观的刘秀、张角、苏妲己等三个公会大玩家也看呆了。雷长夜这条主线有点野啊,这都行?最重要的是,这种改天换地是不能刷玉符的,只能靠大唐幻世的人力物力来达到。

    雷长夜竟然把这种事都干出来了,那这个位面未知的可能性就多了去了。相比之下,改朝换代格局都有点小,换来换去,只是换汤不换药。人家一个准法宝,直接改变地形,游戏规则都给你变了。

    轰地一声,长江江心的淤塞三角洲从中心垮掉,露在江面上的沙洲破出一个洞,水迅速从四面八方蔓延过来,将沙洲掩盖。

    雷长夜举起手,停止了第一次绞吸。汪芒等人迅速行动起来,给准法宝换上备用的巨筒,把绞吸口延长到水面之下,继续插入沙洲沙体之中。

    新一轮绞吸再次开始。这一次,整个江面都被隆隆的绞吸声震动,犹如沸腾了一般波光乱闪。

    新的土龙继续从准法宝的屁股后面喷射出来,围堤内的几千倾水面全都被覆盖上了新挖出来的淤泥,还在持续堆积。

    眼看着一片全新的土地就要在围堤中生成了。

    从飞鱼大娘船上看过去,就好像雷长夜徒手把江心的淤塞三角洲拿起来放到了围堤中一般。

    飞鱼大娘船上的人们纷纷发出刺耳的尖叫。药师的手心出汗了。

    第三百三十七章 合力建新镇

    长江之上时断时续的绞吸清淤,持续了足足六个时辰。长江岸上和飞鱼大娘船上的人们就这么痴痴呆呆地看着武盟的全体成员在长江上忙活了一整天,竟然一点都不腻。

    每隔一段时间,准法宝都会出一点小状况。

    有时候是一根支架断了,船上的阴将们合力抓住断裂的支架,仅以臂力来支撑准法宝继续工作。

    有时候是准法宝的尾部与支架脱离,变成了一条到处甩头喷吐淤泥的怪兽。这个时候,一只巨大的黄鹤会从天而降,立在岸边,伸头一口叼住准法宝的尾部,强行将它对准围堤喷吐泥龙。

    等到淤塞三角洲在水上部分全部清理干净,准法宝还要被拉入水底继续清淤。这个时候无数匠造坊弟子和阴将都会跳下水,在水底固定准法宝的绞吸口,令其继续工作。

    等到日暮西山的时候,准法宝的整条蟒身,已经有一半都浸入了江水之中。

    围堤内的泥土已经堆得快要漫出堤坝。

    趁着还有黄昏的光亮,雷长夜指挥灵宠们开始工作。紫馨的玄武第一个出动。它缩成巨大的龟壳状,被紫馨操纵着在围堤上的淤泥表面来回翻滚如风。靠着巨大的躯体和沉重的分量,它把围堤内的淤泥全都踩压结实。

    接着,所有蜀武盟的驱灵师都笑嘻嘻地驱策灵宠们冲上围堤,跟在玄武身后踩踏淤泥,人人溅得一身泥,也靠灵宠们的奔跑和体重把淤泥踩踏夯实。

    最后,刘秀和张角忍不住号令自己的灵宠参与了进来。他们都意识到这是一个收集功德和提高人气的好机会。在扬州万众瞩目下,参与到新城市的建造中,无形中也让他们有了改天换地者的身份。

    苏妲己等人在一旁看得百爪挠心。他们就是没有灵宠,要不然早一头钻进去了。

    在飞鱼大娘船上的药师心里也感到遗憾,如果这个时候小玉能参与进来,至少对它的修炼有极大的好处。这可是改天换地的功德,沾上一点都受用无穷。

    就在他遗憾的时候,突然间,他看到一只银头彩羽的巨鸟从扬州城外飞了过来,在飞鱼大娘船上空来回盘旋。

    “小玉!?”药师忍不住欢喜地叫了一声。他布局武盟夺主的时候,自认为这一搏之后凶险无穷,于是把小玉托养在妖神宗一个秘密据点之中。没想到,现在这小玉竟然被吸引到了飞鱼大娘船上。难道它也感到了功德的召唤?

    “药师,小玉都来了,你要不要让它去做点什么?”药师身边传来夜萝婷的声音。

    “呼!”药师低下头,他早该猜到,这是雷长夜的布置。夜萝婷现在早已经是雷长夜的人了,她肯定是接到了命令,把小玉召唤到船上来找他,卖一个人情。

    “是雷长夜要你找来的小玉?”药师本不用说这么明显的事,但是他下意识地还想要抗拒一下。

    “盟主说了,他需要帮手,越多越好。你的小玉既然来了,你自己又是在这里打工的,怎么也得做点事吧?”夜萝婷笑着说。

    “我倒忘了。”药师突然想起来自己曾经承诺过,只要雷长夜能帮助狸姨找到成人之法,他就为雷长夜效力。承诺还是要遵守的。药师无奈地叹了口气。尽管他知道这是雷长夜的手段,但是在情在理,他都无力拒绝。

    “小玉,去帮忙吧。”药师用传音入密对准飞翔的斤雀小玉呼唤。

    小玉欢喜地鸣叫一声,拍着翅膀飞入围堤,与那些忙碌的灵宠一起踩踏起淤泥来。它沉重的分量立刻让它陷入了尺余深的泥里。它欢叫着在泥里滚来滚去,玩得不亦乐乎。

    等到天色全黑,雷长夜号令飞鱼大娘船上点起金丝灯。这些灯全部都是火鼠金毛通过符法加持而成的照明灯,不但光线明亮,而且使用安全,不需要罩灯罩,节省了大笔的钱财。

    此时此刻,长江内的清淤基本完成。潮水滚滚而至,与这里的江水交汇,冲得江心的浮船来回摇晃。

    雷长夜发出号令,飞鱼大娘船上飞下无数漂浮的金丝灯,照亮江面。阴将和匠造坊弟子开始拆卸浮船支架上的准法宝,将它收到一艘巨大的货船之上。

    浮船之间的铁链桥收起,船锚迅速升起,几十条船趁着潮水开入渡口之中,再次引发扬州百姓惊天动地的欢呼。

    他们终于看到了清淤长江河口带来的好处。海潮冲入了港湾,这意味着海船可以靠港了。常年靠水吃饭的人们自然意识到这中间巨大的经济利益。

    瓜洲港,复活了!

    从今日起,扬州有望重新恢复昔日国际都市的地位。而且,在扬州之东,还可以建造一座新镇,甚至一个新的港口,增加扬州货品的吞吐量。

    未来扬州的振兴,就算老百姓都能够预见。

    飞鱼大娘船上也满是赞叹声和欢呼声。无数豪商子弟已经开始积极盘算如何在这片新镇和新港口扩大家族的利益。就在药师身边,已经有无数的生意合作在形成。勃勃的生机在甲板上荡漾。

    每一个富贵公子望着扬州以东的样子,都仿佛抢食的饿狼。本来药师以为这些富贵公子不过是一群在游戏中醉生梦死之辈,原来在合理的刺激之下,他们竟然还能迸发出如此强大的进取心和执行力。

    这一切都来自于雷长夜这一场在整个扬州注视下的惊天之举。

    药师有点明白了雷长夜之所以办事如此高调的原因。他需要让这一场改天换地秀振奋起整个苏扬的士气,甚至略微改变这里百姓的精神面貌,为他接下来的计划点燃人气,形成积极的氛围。

    他竟然能把人心把握得如此细致入微吗?药师感到由衷的敬畏。

    他当然不知道,雷长夜干的这些事,在蓝海星位面都是常规操作。任何国家每当有一个大工程,都会有覆盖全国的现场直播,这可以让所有人都有参与感,并振奋国家的士气。

    雷长夜也正是要达到这个效果,至少改变江南的精神风貌,把晚唐颓废之气一扫而空,形成一个全新的氛围,这样也可以防止掌握权力的豪强和官员破罐破摔,做出激化形势的恶行。

    他想要把扬州作为他要建立的新世界的起点。

    此时的围堤之上,通过近三十只灵宠外加一只黄鹤和一只天吴的努力,整个围堤的地面都被踏平踏实。

    雷长夜欣慰地看着小玉在围堤上和其他灵宠欢叫嬉闹的样子,心里暗暗得意。药师再如何抗拒,最终还是落入彀中。小玉都已经融入了灵宠大家庭,它的主人还能走了?

    此时紫凤和紫凰在刘秀和阴丽华操纵下在几千倾地面上洒下双重流星火雨,湿润的淤泥被火焰烘干,变成了坚实的土地。

    雷长夜看到刘秀和阴丽华专注操纵灵宠的样子,心头暗喜:这是归心的趋势。

    刘秀这位氪帝能够认他为主线人物,对他帮助可太大了。等到江南从天下大势的摧残中缓过气来,扬州生意水涨船高,他又可以刷玉符收钱了,到时候他这钱就要花在自己身上,美滋滋。

    看起来,黄巢在刘秀的心底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分量。

    现在,唯一头疼的,就是药师和刘秀不太对付,不过雷长夜觉得这两位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大几率最终会相视一笑泯恩仇,说不定还不打不相识呢。

    无论如何,这一次长江河口的清淤行动大获成功,所得的收获远远超过他的预计,接下来就要开始新镇和新港口的建造。他预计应该会有一波新的韭菜自己走过来让他收割。

    第二天清晨,雷长夜早早起床,与葛尚川一起带领整个扬州的巴蜀工匠进入了围堤形成的新地之中,开始了新城镇的建造。

    这几千倾土地的规划,雷长夜早已经和葛尚川反复研究摩画。这将是雷长夜第二个闪金镇模式的新镇。镇的核心是一座巨大的演武场,在这里将会是一年一度的雷公戏大赛冠军决赛的赛场。

    围绕这座观武场的是对雷公戏会员开放的四座入画坊,入画坊里全都是为入画人提供的单间。

    经过宣锦的提醒之后,雷长夜意识到雷公戏只是富贵子弟的游戏,平民百姓无缘接触,没有了百姓的基础,这个游戏迟早有一天会落寞下去。

    于是他把长夜牌社开在了入画坊旁边,依靠雷公牌来聚拢百姓的人气,同时也开办民间的雷公牌排位赛,并和雷公戏产生联动。雷公牌的排位赛按照等级划分为九品,到了最高品就是传奇牌手。

    任何达到本季传奇排位的牌手,则可以拥有下一年进入雷公戏的会员资格。

    围绕入画坊和长夜牌社,就是蜀秀零食店、蜀秀食肆、苏绣绣坊以及为扬州各大商行建立的商铺,等待大商家的入驻。

    这里的所有客栈都是雷长夜统一兴建,专门为雷公戏玩家和各地商贩提供落脚之地。围绕这座城镇的外围,则是一片片为镇中百姓建造的民居。

    在新镇的南面,他会建造一座港口,停泊飞鱼大娘船和各地的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