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28章
  • 下载
  • “第四条路”雷长夜看了一眼屏幕上那一头姜红色头发的小萝莉,“这第四条路是进化为一个十二岁模样的人类女孩,但是她的头发却无法变成别的颜色,只能是这种姜红色。我反复尝试了很多方法,都无法改变头发颜色。这条路耗时最长,过程痛苦,而且会消耗十八枚巫核才能彻底改变宗主身体。”

    雷长夜说完抿了抿嘴,他当然希望涂山狸选择这条最艰难的进化之路,因为这就意味着药师和夜萝婷的打工日子怕是要往半个世纪上走。

    但是他觉得涂山狸多半会选择和自己目前形态最像的绝世妖姬之形。就算是狐族也该选择自己最熟悉最习惯的样子。

    “我选第四条路。”涂山狸毫不犹豫地说。

    “嗯?!”一屋子人都惊呆了。

    “宗主,做绝世妖姬她不香吗?”苏妲己冲口而出。这条路可是她花费无数心机才凑出来的。

    “宗主啊,活在人世还是要以力为尊呀。”张角摊着手掌。

    “宗主,时间才是最宝贵的,你难道不想尽快进化吗?变成老妪,还是可以通过修炼来重返青春的。”刘秀忍不住说。

    “我意已决。”涂山狸看着屏幕上那姜红头发的小女孩,眼神坚定。

    “既如此,恭喜米司库,慧眼独具,选到了这一条进化之路。”雷长夜朝着米竹微微一笑。

    “哈哈哈,同喜同喜。感谢盟主提拔,感谢宗主赏识!”米竹眉花眼笑,手舞足蹈。他本来已经放弃希望了,谁知道涂山狸她就喜欢这一口呢?

    “宗主,既如此,我们都去准备一下。我会把炼妖的法宝和材料都准备好,而你需要和谁告别,就请抓紧这个时间告别一番。因为一旦开炉炼制,需要足足三个月才可以将你进化完全。而且在进炉之前,你需要服用师娘制造的断肠丹,全身半死,才能成功入炉。”雷长夜沉声道。

    “断肠丹?”药师微微一惊:这名字一听就不是好药啊。

    “放心,我师妹的药,毒不死人的。”夜萝婷省下了下半句话:只会把人毒得求死不能。

    “小药,我信夜娘的话。不必为我担心。”涂山狸沉声道。

    “好啦,剩下的人,虽然没有入选进化之路,但是念在各位做的贡献,都奖励一年的贵宾会员,和一枚入画筹。大家斟酌使用。”雷长夜扬声道。

    “耶!”众人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欢呼。虽然自己没成上架英雄,有一年贵宾会员和入画筹来买英雄也不错。

    望着众人心满意足地纷纷离去,药师隐隐约约感觉到了雷长夜招揽人心的方法,但是他却还是理不清头绪,总觉得缺失了一些关键性的信息。他感到想要弄明白雷长夜的驱策手下的手法,就必须真正沉浸到雷公戏中去研究。

    然而,真正沉浸到雷公戏里,他就是雷长夜的人了。这让他感到进退两难。

    “三位可以回贵宾楼做一下最后的道别,我会让师娘把为宗主特制的断肠丹送过去。”雷长夜看他们还站在这里,于是说道。

    “且慢。”涂山狸忽然开口,“我我成了人之后,按照约定,还能玩雷公戏吧?”

    “这个嘛,本来三位只要进入安排局做客卿,那就是武盟自己人,按照约定,我会给你们永久贵宾会员。但是,宗主你选了一条过于艰难的进化之路。你们三个的贵宾会员只能取消,用来填补资金空缺,还请宗主原谅。”雷长夜叹息着说。

    “啊?那我该怎么再入画呀?”涂山狸惊了。

    “宗主你一天的试玩时间早就过了。想要入画,要遵守雷公戏的规定,支付月费,成为会员。”雷长夜淡淡地说。

    “我妖神宗秘库里的五十万贯宝材你看”涂山狸忍不住说。

    “宗主,这点钱填你进化的资金缺口都不够。你还选了一个消耗特别高的进化之路,把你炼成人,我亏得内出血啊。宗主真的想要入画,要不你选那个金刚女力士方案吧。”雷长夜苦着脸说。

    “等一下,我看灵宠好像值不少钱,我家小药有一只灵宠斤雀叫小玉,七品了,很有灵性,你看能换多少钱?”涂山狸忙问。

    “宗主,我是卖灵宠的,我不收。小玉你自己留着吧。”雷长夜看着药师的脸色都变了,真的不敢再要这小玉。

    “”涂山狸叹息一声,不再说话,只是一招手,带着药师和夜萝婷离开了雷长夜的船主室。

    望着药师出门的肃索背影,雷长夜暗自好笑。药师这样的人,才正是他最需要的手下。聪明绝顶,算无遗策的同时,最难得是至情至性,一旦决心辅佐,不离不弃,无论面对何种挫折,也决不放弃。

    这样的人才如果能够归他调遣,就算是给座城都不换。

    现在,就看涂山狸是不是上道了。

    第三百三十五章 心无处安放

    坐在贵宾楼的阳台上,看着瓜洲渡口的江景,涂山狸感慨万千地叹了口气:“这锦绣江山看了几千年,本该看得很腻了,没想到今天竟然有看一眼少一眼的感觉。”

    “宗主,你马上就要炼化成人,告别以前孤单的日子,心情变化之下,看到的景物自然也有了新的感触。”药师柔声说。

    “其实,这瓜洲的江景也是几十年一变,你可知千年之前,这里可没有瓜洲古渡,而是一片汪洋。扬州就是长江河口的顶点。就算是几十年前,这里也是一片开阔水域,听说过广陵潮吗?”涂山狸笑着问。

    “听过李白写的诗。我来扬都市,送客回轻舠。因夸楚太子,便睹广陵潮。”药师轻声说。

    “现在可没广陵潮了,千百年来沙洲并岸,河口东移,江景变幻,如今这瓜州古渡的水景,便如千年前的河口,必将消失于沙洲形成的大陆之中。”涂山狸略带惆怅地说,“几十年前,扬州还能看到大食国的千料之船随着海潮开入扬州,如今这些昔年的盛景都已经烟消云散。”

    “狸姨……”“宗主……”药师和夜萝婷悄悄互望一眼,都感到涂山狸的话充满了不安的暗示。难道她对于炼化一事有不祥的预感。

    “宗主,雷长夜虽然市侩气重了一些,但是本领委实高强,识见超凡,他既然找到了天狐进化之路,想来是错不了的,你真的不用担心。”夜萝婷连忙说。

    “萝婷所言甚是。狸姨,我打听过了,雷长夜的灵宠虺娇就是从虺与陵鱼的变种逐步进化到如今的模样。这说明在灵宠的进化上,雷长夜有丰富的经验。而宗主虽然是九尾天狐之身,但是已经能够转化为人形,可以说是半个人类。按理说,进化上更具有优势,这一次炼化,我很有信心。”药师也说。

    “我对他也是很有信心。可惜,我对你们没信心。”涂山狸叹了口气。

    “嗯?”夜萝婷和药师都愣了。

    “我看你们两个对雷长夜都有点爱答不理啊。”涂山狸抱臂在胸。

    “雷长夜虽然和我们妖神宗没有什么直接的交手,但是他撬了我们墙角,抢了几乎所有精英弟子为他效力。我们不知不觉间被他利用了很多次,我和萝婷心里多少总有些想法的。”药师忍不住解释,“而且,我的忠心永远在狸姨身上。”

    “唉,小药啊,难道到现在你还没有察觉,你我之间早已经缘尽。我放下了建立妖国之心,你也不需要再辅佐我来与天地为敌。这对你我,都是大好事。我是看开了。可是你还没有放下。”涂山狸语重心长地说。

    “狸姨,我……”药师感伤地望着涂山狸。他的确还没有从涂山狸的一世孤臣身份中转换出来。妖神宗散了,涂山狸也要变成人类。她以后成了千万人中的一员,再也没有了与他不变的羁绊。他的心也因此漂泊不定,无处安放。

    “你应该学学韩清夫、李白,自由来去,挥洒如意。”涂山狸叹息着摇头。

    “李白?你从没说过!”药师和夜萝婷震惊地齐声叫了出来。

    “因为这事儿说出来,主角就不是我,成李白了,不是吗?”涂山狸斜眼看着他们,“最重要的是,拿得起放得下,不要以为见到我就是一生一世。我活了几千年,没人能和我一生一世。”

    药师和夜萝婷都低下头来。涂山狸这是要解开和他们的羁绊,给他们彻底的自由。

    “我不是傻子,早已经看出来了。雷长夜想要的不是我,而是你们。什么打工,什么还债,都是留你们在身边的手段。他花了这百万贯的资财,想要换两个打工仔吗?他想要换的是无双国士和他的家人。”涂山狸叹息着说。

    “……”药师沉默不语。夜萝婷看了看他,忍住笑开口道:“宗主放心,我已经归心雷长夜,以后就跟着他做事了。你不用担心我。”

    药师斜眼瞥了瞥夜萝婷,又看了看殷切地看着他的涂山狸,哪还不明白涂山狸的套路。如果药师真的归心雷长夜,她还需要还什么债,雷长夜会把她当成姑奶奶供着,直接终生贵宾会员走起。

    但是现在药师的心还在漂泊不定,总不能捏着鼻子违心效忠吧,这也不是无双国士的范儿啊。

    “哎!气死我了!算了算了,你就好好在船上打工吧。打一百年,帮我还钱。”涂山狸看着药师半死不活的样子,气得抓头。

    “狸姨,你为什么选择那个小女孩的样子做你的人形?”药师忽然问。

    “因为头发啊。姜红色的头发,和我的毛色相似,亲切一些。”涂山狸理所当然地说。

    “狸姨对自己的皮毛尚且如此难以割舍,要我割舍几十年与狸姨的羁绊,实在强人所难。”药师低声道。

    “在这儿等我呐!由得你吧。”涂山狸翻起了白眼,心里暗暗惋惜。其实她非常希望药师能够认一个明主,有个远大前程,跟着自己的这些年,其实是埋没他了。

    当天晚上,花萝茵和夜萝婷合力把已经被毒得昏厥过去的涂山狸抬到了雷长夜所在的船宫之中,在这里雷长夜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巫核,芥子袋里的魂核也全部就位,就等着涂山狸到场。

    等到花萝茵和夜萝婷走了之后,雷长夜立刻让芥子袋一口吞了涂山狸,启动了芥子袋内的神识和灵智,开始共同炼制九尾天狐。

    这个炼制过程将会十分漫长,足足要耗去三个月的时间。涂山狸在炼制完成之后,会彻底变成一个人类小女孩的躯体,但是却能拥有她现在全部的功力。

    她将成为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奇特程度已经超过黄鹤小童,直追吴道子。

    对涂山狸的炼制也会给他提供一些非常宝贵的炼妖经验,他一直在想,如果九尾天狐和黄鹤都能够炼制成人,那么他的女儿虺娇能不能也炼成人类呢?毕竟,成人是进化的必经之路。

    不过现在虺娇做灵宠正做得津津有味,还没有出现任何想要成人的烦恼。涂山狸也是经历了几千年的磨难才终于选择了进化。现在强行让虺娇进化成人,反而不美。

    虽然说,帮助涂山狸成人,只是为了招揽药师作为小弟。但是,花了如此“大”的代价把她炼出来,总得让她干点什么。

    现在涂山狸被雷公戏整得五迷三道,正是好好利用她八品巅峰实力为自己办事的好时机。雷长夜心里开始为涂山狸安排了起来。总得帮人家把贵宾会员的钱凑出来吧。雷长夜对于自己的客户还是很关心的。

    涂山狸被炼制的日子里,夜萝婷被雷长夜找去开始正式成为安排局客卿,并着手管束妖神宗弟子们。妖神宗弟子的好日子结束了。雷长夜把他们全都安插进了鱼玄机主持的安排局,分到安排局的情报处麾下。

    夜萝婷作为安排局客卿,暂代情报处处长一职,帮助鱼玄机整理各地传来的江湖消息。同时,安排局仍然在不停处理着假冒毒手蛇心之名而犯的江湖大案。夜萝婷作为毒手蛇心本人,也成了缉捕司的顾问,帮助白魁和扬州八锁分析案件中使用的毒药。

    刚开始妖神宗弟子们对于离开飞鱼大娘船还依依不舍,幸好入画匣在离开了飞鱼大娘船还能使,这让他们稍微心理平衡了一点。

    夜萝婷忙碌起来之后,药师更显得无事可做,无人可聊。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迷惘和彷徨之后,他终于还是没有抵御住雷公戏的诱惑,进入了雷公峡谷,开始了他的排位之旅。

    在药师沉迷游戏的时候,一件大事正静悄悄地在扬州进行。

    那就是汪芒和雷长夜合力建造的绞吸清淤准法宝在瓜州渡以东的江北终于成功建好。

    这座绞吸清淤准法宝长足足数里,外观看起来像是一条由兽皮缝合而成的巨蟒。这条巨蟒被数十艘下了锚的浮船托起,巨蟒之头钻入长江江心的淤塞三角洲中央,巨蟒之尾则远远伸入扬州以东的一座围起来的堤坝之内。

    这座堤坝是巴蜀工匠根据雷长夜的图纸搭建起来的,堤坝围拢的地方,就是未来的新坝以北的区域。

    根据雷长夜的设计,等到淤塞三角洲的江泥都堆到围堤之内,在加以夯实,足以开出几千倾的土地,为他将来的娱乐城提供广阔的建筑空间。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他和汪芒倾力打造的绞吸清淤准法宝能够按照计划发挥功效。

    在准法宝开动的那一天,整个扬州万人空巷,所有好奇的百姓早早就聚集在江北的岸边,兴致勃勃地看着匠造坊弟子们在汪芒带领下做最后一遍各处链接的检查和确认。

    这一天雷长夜驾驶着飞鱼大娘船来到准法宝的附近,以供船上游玩的贵宾们可以近距离观看到这一改天换地的惊人壮举。

    无数达官贵人选择在这一天付费上船,就为了在上层甲板近距离观看雷长夜准法宝的首秀,看看武盟的盟主到底想要干些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很多在雷公戏里打生打死的大玩家们这一天也不玩了,退出游戏跑上上层甲板,看看雷长夜又要玩什么新花样。

    药师对于这一切本来并不关心,但是这一天雷公戏里居然人烟稀少,半天排不到人。这让他略感意外,也生出了好奇心。

    他很想看看能把这群游戏成瘾的人拉出游戏的,到底是什么新鲜事。

    第三百三十六章 沧海变桑田

    在绞吸清淤准法宝终于进入开工的最后环节之时,瓜州渡口的岸边,不但聚满了扬州老百姓,仍然在扬州盘桓不去的各方势力和八派高手们也都来了。

    雷长夜准备清理江心淤塞三角洲的消息早在几天前已经被安排局的成员们放到了整个江南。雷长夜决心通过这个准法宝来给自己和武盟造势,让大家共同见识一下武盟之主的手段。

    对于武盟贼心不死的五派宗主和麾下弟子们会同各路隐藏在扬州的势力都忍不住想来看看雷长夜的笑话。

    因为感应到了五宗宗主这样的大能存在,在苏州驻守的薛青衣、聂隐娘、白荣和聂莺莺也全都赶了过来,一是为了给雷长夜撑撑场面,二是也非常好奇雷长夜的准法宝能不能起到作用。

    尤其是白荣,他对于法宝是情有独钟,对于雷长夜设计的这个准法宝,他好奇得心痒难挠,恨不能钻进筒子里亲眼看一看法宝内部的工作机制。

    在这一天,宣锦和宣秀率领白银义从整齐列队于扬州城东的长江北岸,与巴蜀工匠们一起站在围堤之侧,随时待命。

    而天长县里的八都兵孩子们因为这些天的相处,已经与宣锦宣秀处出了感情,一听说宣姐姐要率军出去帮武盟办惊天大事,都兴致勃勃地在家长带领下来到了渡口附近的江岸,对着江中蔓延数里的巨蛇指手画脚,又是笑又是叫。

    雷长夜把蜀武盟、刘秀、张角、苏妲己等为首的势力也都拉了出来,除了要让他们帮助应付一些突发事件之外,还希望他们能够和所有武盟成员一起亲历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给他们一些参与感,让他们更加融入武盟这个大环境中去。

    等到当天清晨的巳时两刻,整个瓜洲渡挤满了半个扬州的人口,仿佛全天下的人都来看热闹了。

    这让汪芒和所有参与施工的蜀山匠造坊弟子和巴蜀工匠极为紧张。

    尤其是担纲主设计的武盟匠工们。他们可是拥有技工证的大唐新一代匠工,最近在扬州买房置地,娶妻成家的都有,就差生孩子了。要是这一次工程没干好,他们好不容易攒下来的这点名声和家底就没了。

    汪芒和葛尚川沿着链接各个浮船的铁索桥,一艘船一艘船地检查准法宝的支架和链接情况,每艘船固定于江底的两个锚是否足够牢靠。

    雷长夜也把自己的八百阴将全都派了出来,每艘浮船上站二十个,随时处理各种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他还把黄鹤给叫了出来,让他关键时刻也出把力。

    黄鹤本来是不想来的,自从能够变成人形,他觉得自己就是个人了,根本不想再变回黄鹤之形。但是吴道子直接把他的琼浆玉液酒的供应给断了。这下子可要了他小命了。

    另外,他听说雷长夜正在帮助一只九尾天狐进化成人类。如果成功了,他是不是也有希望尝试一下。毕竟,只有成为真正的人类,才能够修炼到九品至高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