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27章
  • 下载
  • 药师在以前看直播的时候,就已经非常熟悉雷公戏的各种骚套路和操作,再加上看过苏妲己的打野秀,所以对于打野有一套他自己独特的理解。

    在开始正式重视比赛之后,药师立刻以打野之道为涂山狸打出了一片天,涂山狸做刺客,靠着药师的保护,在中路大杀特杀,一口气洗雪了连败几十场,被杀数百次的屈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这种报仇雪恨,逆袭夺胜的快乐让涂山狸一下子痴迷了进去。从此开始了她一去不回头的王者之旅。药师在后面看着也是无可奈何。狐族什么都好,就是太感性,什么东西一旦看对眼,就一头扎进去不管不顾。

    不过,也正是这样率真的狸姨,让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倾心辅佐,换做任何其他的领袖,都不足以支配药师。

    而就在这个时候,涂山狸和药师居然排到了刚刚进入雷公峡谷的夜萝婷。

    夜萝婷进雷公峡谷的阵容就豪华了很多,有久经沙场的毕一珂在中路坐镇,有花萝茵和毕三泰双保发育路,她舒舒服服做发育路射手,尽情发挥她暗戳戳远程放毒的本命技能。

    唯一让她有点不舒服的,就是她操纵的这个洛修贤用的七宝玲珑巢也太显眼了,发出的青鸟一只只锃光瓦亮,特别吸引视线,把她彻底暴露给对手,这非常不符合她行走江湖,低调隐形的原则。

    而这个弱点,也被对方的打野抓了个正着。

    第三百三十三章 同寻炼化路(感谢小鸟盟主的第四个银盟)

    在对局的时候,除非是雷公戏外的看戏者,在局内的入画人可不知道对方是谁。雷长夜就是希望他们保持匿名,免得在局内结仇,到局外解决。入画人有一大部分都是江湖中人,真的有可能演化为真人PK。

    药师和涂山狸遇到夜萝婷的时候,根本没想到夜萝婷居然选择了洛修贤这位蜀山宝宗宗主作为附身英雄。他们正在连胜,气势如虹,看到洛修贤的七宝玲珑巢如此显眼,自然是第一时间要把他干掉,免得他发育起来火力爆发,把所有人都给秒了。

    药师作为打野英雄,对于夜萝婷优先关照,涂山狸也选择了发育路上的一霸汪芒,莲灯枪对着夜萝婷的英雄紧着招呼。

    因为药师的出色发挥,毕三泰和花萝茵根本保不住夜萝婷,让她连续被杀。

    连死了七八次之后,夜萝婷才终于从这个家伙阴险恶毒的战斗风格里把药师认了出来。

    “药师,是不是你!”夜萝婷冲口而出。

    “呃,萝婷,是你?”药师吓了一跳。

    “好你个药师啊,你莫非忘了自己的使命,居然合出来了神凤而不是天狐!”夜萝婷被杀了太多次,心里有气,自然开始挑起刺来。

    “这件事”药师想要解释。

    轰地一声!涂山狸操纵的汪芒冲上来,一枪干掉了夜萝婷:“愣着干什么,杀鸭!”她对着药师一声怒吼,冲过去又把花萝茵给杀了。

    药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中路叱咤风云的毕一珂杀过来了,敢杀她娘亲的人,都得死。药师再厉害,在面对幸运属性爆棚的毕一珂时,也是捉襟见肘,她合成的紫凤一个范围攻击的流星火雨,总会有七八个流星连续击中药师,让他一命呜呼。

    涂山狸失去药师的保护,在毕一珂的银枪之下,都是菜。

    这一局下来,无论是夜萝婷、涂山狸还是药师,心情都极为糟糕。只有毕一珂、毕三泰和花萝茵一家子喜笑颜开,玩得兴高采烈。

    夜萝婷从雷公戏里出来之后,直接跑去贵宾楼找药师和涂山狸。此时药师已经从入画匣中出来,但是涂山狸还躺在地上手里紧攥入画匣,正在里头打生打死。

    “药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宗主不要进化之路了吗?”夜萝婷见面就问。

    “唉,这雷公戏害人不浅啊,宗主沉迷其中,怕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自己的初衷了。”药师无奈地说。

    “幸好我炼成了妖炼的解药,那些妖神宗的弟子愿意为我们入画寻找天狐进化的方法。”夜萝婷吐了口气。

    “他们可靠吗?”药师对于这些妖神宗的弟子永远是若即若离的,不肯亲近,所以对他们的心性也是极为不信任。

    “他们对我还算恭敬,但对雷长夜极为忠心,他要他们干什么,鞠躬尽瘁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说出来了。”夜萝婷连翻白眼。

    “雷盟主控制人心之手段,比妖炼还强,令人叹为观止啊。”药师一脸苦涩。

    “如今宗主入画沉迷,怕是距离被他控制也不远了。”夜萝婷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觉得这事儿可笑吗?”药师有点奇怪。

    “雷长夜并非外人,他信得过。”夜萝婷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事关宗主,又是面对药师,她必须把话说明白了,以免产生误判,于是她把雷长夜为自己洗雪冤屈,帮她与师妹化解误会重归于好,并让她直接发解药收买人心的过程详细说了一遍。

    药师每一个细节都反复问了好几遍,包括雷长夜说话时的眼神和手势。

    “你在想什么?怀疑什么?”看着他神色郑重的样子,夜萝婷忍不住问。

    “他对于萝婷你的处置都出于真诚,应该是真心希望你能归顺武盟。显然雷长夜对于师父和师娘的感情出于真心。除非连眼神和手势都能作伪,那样的话,这个人就太可怕了。”药师紧张地思索着。

    “你疑心太重了。”夜萝婷吐了一口气。

    “你跟着宗主的时间太短了。如果你在妖神宗的时间和我一样长,就知道人心有多叵测。”药师斜眼看她。虽然夜萝婷也是尝尽人间苦果最终投入妖神宗门下,但是在他看来,她还是半路出家,心理素质和见识都不过硬。

    “小老头儿!”夜萝婷白了他一眼,肚子暗骂。药师比她还小一岁,但是言谈心性,都犹如老妖,小老头儿不是夜萝婷给他起的外号是宗主起的。

    药师自从被涂山狸抚养之后,长到十二岁心智已经超过了所有人,开始反过来照顾涂山狸,帮她辨别人间鬼蜮。

    几十年来,他为了妖神宗与人间恶徒多番交手,的确见过无数诡谲阴毒的恶人。相比之下,迫害折磨夜萝婷的恶人都显得小家子气。就乱世人这种雄奸巨恶,或者雷长夜这样的人间妖怪才会让药师重视。

    “雷长夜要你将来归拢妖神宗弟子?”药师忽然问。

    “你怎么知道?”夜萝婷脱口而出,随即摇了摇头。雷长夜要她统领妖神宗旧部这件事她并没有说出来,怕药师听了会不满。没想到他这都能猜到。

    “他已经通过妖炼离间了我和妖神宗弟子之间的关系,又特意让你炼制解药,这就是要重用你的意思。你若归心,妖神宗算是正式解体了。”药师轻叹一声。

    “我有那么重要吗?”夜萝婷有些吃惊。

    “妖神宗本为狸姨因一时意气而建,麾下弟子多少都沾了宗主任性的习气,若不用妖炼控制,只有靠你的性格才能维系。我与他们终是互相利用而已。”药师淡淡地说。

    夜萝婷沉默不语。药师能够看清自己,这也挺好。她一直以来就认为药师只忠心于宗主一人,其他妖神宗弟子对他都是外人,包括她自己。

    “药师,你有没有想过,雷长夜为什么要这么帮宗主?”夜萝婷忍不住问。

    “”药师微微一愣。

    “宗主姿色绝佳,艳倾天下,雷长夜直到二十七岁都是单身,莫非是有了想法?”夜萝婷问。

    “雷长夜非好色之徒。”药师毅然摇头,“此人心怀异志,所图乃大,这大唐天下怕是都放不到他的眼中。他有一番无人能懂的雄图大业,渴望有人辅佐。”

    “宗主吗?她进化成人,也许能到九品至高。不过雷长夜再强,总难驱策至高者吧?而且,光明宗掌门那边,怕是也决不允许。”夜萝婷担心地说。

    “宗主和韩掌门之间的关系,与我类似,只是韩掌门并没有坚守在她身边,而是选择了修道之路。他会关怀宗主,但应该不会理她归心于任何人。唯一会受到影响的,只有我。”药师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夜萝婷。

    “雷长夜想要的是你?!”夜萝婷从他的话里听出了苗头。

    “他要一个为他出谋划策的无双国士,帮他行千古未见之事。”药师沉思着说。

    “你自己是什么想法?”夜萝婷心里开始有点期待这件事的后续。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八卦的心情了。自从和师妹一家人和好以来,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了。

    “我这一生,只忠心于宗主一人。其他人于我皆是过客。”药师淡淡地说,“想要我的归顺,除非他帮宗主找到进化为人之路。想要我的忠心,怕是沧海桑田,此梦难圆啊。”

    夜萝婷斜眼看他,连连摇头:瞧把你能个儿的。

    “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帮助宗主找到进化之路。我看宗主自己玩那个该死的雷公戏都忘了坚持合成天狐之路。那帮妖神宗的弟子,自然更是一玩起来就什么都忘了。萝婷,要不你我组队,进雷公戏帮助宗主找找进化之路?”药师忍不住问。

    夜萝婷的脸上露出了不待见的神色。她和花萝茵一家人玩得好好的,可不想带一个不好好玩游戏的药师。不过,她对宗主的忠心还是压制住了她玩游戏的雅兴。

    “这样吧,我让小花他们加你一个,这样我们凑足五个人,可以组一队入画。有我们保驾,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雷公峡谷里寻找进化之路。”夜萝婷说。

    药师心里长叹一声。夜萝婷也没了。她这摆明是不想自己去找,把所有事情推给了他。到最后,果然还是要全都靠自己啊。药师早已经与这个世界的残酷相处愉快,他微微一笑:“甚好。”

    就在夜萝婷和他同时掏出入画匣,准备闭目入画的时候。一阵急切的敲门声突然在贵宾楼的玄关处响起。

    夜萝婷和药师都是一愣。药师急忙放下入画匣开门,却发现是毕一珂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

    “呃,药师?我师伯呢?快叫你们宗主来船主室吧。天狐炼化之路已经找到,大师兄正在复盘。”毕一珂看到他立刻飞快地说。

    “啊?这么快的吗?”药师震惊无比。

    “几千人都在找,当然快啦。”毕一珂用力点头。

    “几千人”药师记得妖神宗只有一千多人在船上啊。

    “来不及解释了,快把你们宗主叫下来吧。她不想做人啦?”毕一珂探头往里张望。

    “这个”药师有些不好意思。涂山狸此刻还在雷公戏里苦苦挣扎,品尝人间百味呢。

    第三百三十四章 天狐的进化(感谢小鸟盟主的第四个银盟)

    涂山狸去雷长夜的船主室之时,并没有任何欢天喜地的感觉,而是气冲冲的。跟在她身边的药师和夜萝婷也是既尴尬又不满。

    涂山狸可不认为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能找到天狐进化成人的方法。她认为雷长夜这是找借口把她踢出雷公戏,因为她已经开始掌握到雷公戏取胜的诀窍。这是对她的针对!

    药师和夜萝婷的不满当然也是对雷长夜的。他们和涂山狸的观点基本相同,认为不太可能这么容易找到天狐进化之路。雷长夜这肯定是糊弄。

    尴尬的地方是,涂山狸身为他们效忠的宗主,却比妖神宗一帮弟子还要沉迷雷公戏,雷长夜这是拔出萝卜连着泥,把整个妖神宗都忽悠没了。

    船主室中,挤坐着几堆人。苏妲己带着一批妖神宗的高层坐一堆。刘秀带着一批神武派出身的大玩家坐一堆。张角带着一批浮生会大玩家坐一堆。蜀武盟白银义从司司库米竹单独一个人坐。

    雷长夜正在船主室的桌案上,把入画匣中的几盘比赛同时复盘。在他的周围竖着好几个投影屏幕,屏幕上是这些大玩家们参加的排位赛。

    这些比赛之中,都出现了令人惊喜的情景。那就是这些大玩家们合成的九尾天狐,在继续以魂核摇奖合成的过程中,令九尾天狐产生了令人震惊的进化。

    所有的九尾天狐都进化成了人。

    只是人也是分三六九等,各种各样的。有的九尾天狐进化成了鹤发童颜的老太太,举着一根拐杖,走路一瘸一拐;有的九尾天狐进化成了膀大腰圆,力拔千钧的女力士;有的九尾天狐进化成了烟视媚行的绝代妖姬;有的九尾天狐则进化成了满头姜红色头发的小萝莉

    雷长夜摸着下巴,把每一个合成的过程都反复观看,嘴里念念有词,仿佛在背诵着什么。

    其他人则在屋子里议论纷纷,争论着哪个进化之法最为优秀。

    进屋的涂山狸、药师和夜萝婷都看呆了。他们委实没想到,雷长夜不但找到了天狐化人之路,而且不止一条。这行动效率也太变态了。

    “好了,好了,都不要再说了。”雷长夜突然举起手来,扬声道。

    满屋子激烈的讨论声嘎然而止。

    “现在所有进化之路的优劣我已经明了。我会和事主详细分说,她选了谁的进化之路,那么找到这条路的人,就是全新的上架英雄。”雷长夜朗声说。

    屋子里响起人们激动的吸气声和低声议论声。每个人都以一种热切的眼神看着雷长夜。

    “我就跟你们说,大师兄绝不会骗你们,看吧,这么多进化之路,还说我大师兄糊弄?”毕一珂得意地说。

    药师、夜萝婷和涂山狸都有点不好意思。他们对于雷长夜的组织能力叹为观止。一天之内,能够组织数千人为同一件事共同努力,迅速出成果,这种雷厉风行的手段,他们自问谁都做不到。

    夜萝婷特意看了药师一眼。雷长夜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完成了让药师效力的条件。此刻药师的神色非常的尴尬。他确实没有想到雷长夜能这么快办到这件看起来完全不可能的事。他的心理还没有拐过这个弯来。

    “你们来了。”雷长夜做出一副刚发现这三个人的模样。其实他早就看到三人进门。但是他知道,这情景,他们需要时间消化一会儿。

    “见过盟主。”涂山狸、药师和夜萝婷同时拱手道。

    “宗主,这里的四条进化之路都我都反复演算过。第一条路是进化为一位老妪,这进化之路时间最短,只需炼化一月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成事。第二条路是”雷长夜挠了挠眼皮。

    这条路是张角选的,真的非常符合张角的审美风格。

    “第二条路是进化为一位黄巾金刚力士,当然是女性的。这条路的好处是省钱,只需要六枚六品巫核就能成事。如果宗主不在乎外观只在乎钱的话,选择这条路可以让药兄和师伯的打工时间稍微短一点。”雷长夜摸了摸光头。

    张角眼巴巴地看着涂山狸,竟然真的存着一丝希望。雷长夜感到好难顶。

    涂山狸低着头不说话,她们天狐族,除了外观,在乎的东西真的不多。

    “第三条路是进化为一位绝代妖姬,和宗主现在的形态差不多,不过宗主走了这条路后,以后再也不会变回狐族形态,永远都是这个样子。”雷长夜沉声道。

    “嗯”药师和夜萝婷连连点头,这个烟视媚行的绝代妖姬之形,确实最适合涂山狸。

    “第四条路如何?”涂山狸忍不住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