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26章
  • 下载
  • 药师和涂山狸坐在上层甲板的贵宾楼上,从阳台上可以俯瞰瓜洲古渡口的江景,初夏将至,江边万物兴荣,渔歌悠扬,风清云静,一片大好时光。

    船头的大剧院里隐隐约约传来阵阵欢呼和叫好声。又有一批入画人的战斗登上了全船直播的舞台。涂山狸不知道那是什么,也没想着去看,这是看着江景思考着心里不可捉摸的心事。

    药师陪着她静静地呆了一上午,终于下定决心,低声道:“狸姨,去大剧院散散心吧,这样坐着空想事情,心神易倦。”

    “唉。”涂山狸轻叹一声,“做人类真好啊,我想了一百年没想通的东西,看我一眼就想通了。智慧,是人类比妖族更强大的根本。”

    “狸姨,你也有智慧啊。”药师言不由衷地说。

    “我有的只是情感和经验而已。”涂山狸惆怅地说。

    “人类也有很多人,活了一辈子却浑浑噩噩,只知享乐,不知进取。”药师无奈地说。

    “嗯,和我差不多。”涂山狸苦笑。

    “……”药师长叹一声,不再说话。涂山狸感觉敏锐,一听就能知道一个人是否在撒谎。自从见了雷长夜之后,他在心里的确发现了涂山狸和人类最大的差距,就是认知和理解层次的差距。

    虽然他很想说,雷长夜在人类里也是怪物。但是雷长夜提供的选择,确实让他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与其花费天大的力气复兴妖国,何不直接把涂山狸变成人类,这样她会开心快活得多。因为她想要的不是复仇,只是同伴而已。

    炼妖进化之路,是要抓紧时间去寻找了。

    “狸姨,我们去雷公戏里玩玩吧,说不定可以提前为你找到进化之路。”药师沉声道,“这总比独坐感伤要好。”

    “哈,你说话开始有点雷长夜的味道了。他似乎比我更能影响到你们。”涂山狸自嘲地一笑,“毕竟是同类啊。”

    “狸姨,找到进化之路,你也会成为一个人类,和我们一样,我们永远是家人。”药师深沉地说。

    “家人……”涂山狸有些神往地深吸一口气,“好吧,告诉我怎么玩。”

    药师立刻拿出入画匣,细致地讲解起来。

    到了第二天傍晚时分,忙碌了整整两天的夜萝婷、花萝茵和毕一珂兴冲冲地跑到雷长夜的船主室。

    此时雷长夜正在和汪芒一起研究清淤绞吸准法宝最后阶段的安装步骤和制作流程,看到她们到门外都有些意外。

    雷长夜连忙让阴将打开了门,夜萝婷、花萝茵和毕一珂同时冲进门,吓了汪芒一跳。他背后的儒慈鱼差一点嘴巴一努,就啵出来。

    “师伯,师娘,小师妹,难道说有好消息?”雷长夜欣喜地问。

    “大师兄,我就说你最厉害。你给我们的药材品质太好了,这妖炼的解药本来需要七七四十九天的炼制时间,没想到用了你给的药材,两天能抵过四十九天的炼制,现在就出货了!”毕一珂跟着雷长夜太久,他的口头语她学得极溜。

    “师姐炼药手法别出心裁,这妖炼解药本身也是一味极养人的大补之物,委实绝妙。”花萝茵无比崇拜地看着夜萝婷,就仿佛小师妹看雷长夜的眼神一样。

    “傻子,这都是药师的方子,我照方抓药,却又绝妙什么?”夜萝婷哭笑不得,却神态极为欣悦。她已经好久没有和师妹一起熬制解毒药了。

    “但是你的炼制手法却是那个药师绝对不会的。”花萝茵不服气。

    “……”夜萝婷苦笑不已,不想和她多说,只是把炼好的满满一瓶绿色的丹药放到雷长夜的桌前,“幸不辱命。”

    “师伯辛苦了。”雷长夜微笑着说,“你们现在这里稍等,我和汪匠造聊完这法宝制作之事,立刻处理这妖炼解药。”

    “盟主,其实也聊得差不多了,我就按照你的建议去搭造浮船了。”汪芒非常醒目,自然知道夜萝婷、花萝茵和雷长夜何等关系。

    “在吸卷砂石的时候,作用在法宝管道的力道极大,支架必须极为坚固,需用最好的木料和金材,不要管花费几何,全力打造,我会让米司库调动金库资源倾力支持,此事若成,功德如海,我等都可以往上走一个境界。”雷长夜沉声道。

    “盟主你看好吧,功成之日,必然万众瞩目。”汪芒手脚麻利地卷起摊在桌上的图纸,向雷长夜抱拳行礼,转身出门,两腿带风地走了。

    “让几位久等了。”雷长夜连忙请三人坐下,亲自为她们沏上茶水,奉上干果,与此同时,他也派出阴将通知早就在等待的苏妲己等一众半神军团的高层。

    “我就不坐了,雷盟主只管把妖炼解药发下去就好。”夜萝婷心思细腻,当然知道妖炼解药的发放,是一个招揽人心的过程,她既然有求于雷长夜,自然不愿在这个时候阻碍他施恩于手下。

    “哎哎,师伯,这些弟子和师伯关系非同寻常,将来若是归于武盟旗下任职做事,我希望都归于师伯麾下统一调度。所以这一次妖炼的解药,我希望由师伯亲自发给他们,以示恩宠。”雷长夜忙说。

    “你信得过我?”夜萝婷有些不太相信。

    “是这样,我已经派人查探到苏扬两地发生的三起与师伯有关的毒杀惨案。”雷长夜低头拉开抽屉,取出三卷卷宗,“一件是扬州巨富欧阳氏灭门案。传闻此事为毒手蛇心夜萝婷所为,今日查明欧阳氏灭门,是因其私藏名药长生丹被左道宗门——混世盟所觊觎,索取不得后起了杀心。出手灭门者为混世盟药宗宗主司潭。”

    “司潭?这厮当年伙同猎宝师偷窃我随身药方,被我追杀千里,本以为他坠崖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夜萝婷恨恨不已。

    “也活不了几天了,如今安排局副局长白魁已经将其押解入缉捕司。淮南节帅宣锦会亲审定罪,三日后明正典刑。欧阳氏的惨案就算结了。”雷长夜把一份卷宗丢到一边,又拿起另一卷厚厚的卷宗。

    “扬州第一帮会开明帮一夜之间,全员中销魂散而亡。”雷长夜拿起这份卷宗翻看了一眼,“凶手所用药物乃毒手蛇心夜萝婷招牌毒药。所以归于师伯下的手。今日开棺验尸后查明,开明帮全体并非死于销魂散,而是死于浮生会类似的炼妖副产品遗恨丹。凶手为妖宫宫主雷神子。因为他已经殒命,此案自动结案。”

    “浮生会也来凑热闹。”夜萝婷冷哼一声。

    “师姐,饕餮一口吞了浮生会,也算是为你报了仇。”花落茵解气地说。

    “雷盟主巧炼饕餮之时,怕是已经把所有的后招都已经计算清楚了吧?”夜萝婷看了一眼雷长夜,心底顿生敬畏。

    “算得大概差不离吧,也不能说全算清楚了。”雷长夜摆摆手,一脸谦逊。

    夜萝婷眼皮跳了跳,这是炫耀吗?

    “第三件案子,苏州漕帮横死案。这件事查明乃是师伯所为。”雷长夜说到这里,目光一闪,望了夜萝婷一眼。

    夜萝婷冷冷一笑:“没错,是我干的,怎样?”

    “干得好。苏州漕帮连续十一年拐卖良家女子到漠北为奴,赚取黑钱,人人该死。这件事我已经从被师伯解救的女子中搜集了足够证据,可以为你洗雪冤屈。幸运的是,这些女子很多都被师伯收入了妖神宗,我们的证人足够多,相信歙州观察使自有决断。”雷长夜微笑着说。

    “……”夜萝婷无话可说。雷长夜说到做到,昨天刚作出承诺,今日就已经为她洗雪了三件冤案,无论是他手下的做事效率和他雷厉风行的推进能力,都让她心服口服。

    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反抗,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涂山狸,她只能心甘情愿为雷长夜效力。

    此时她桀骜不驯的性子本该有些许抗拒,但是她竟然感到一点点开心,毕竟是家人啊。

    第三百三十二章 解去妖炼毒(感谢小鸟盟主的第四个银盟)

    苏妲己、褒姒、妹喜、李密、侯君集和王伯当等人推开船主室的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夜萝婷都是一哆嗦。

    他们对于夜萝婷那是又敬又怕,他们的身份就是被夜萝婷和药师所救的可怜孩子。药师对他们是最单纯的利用,无爱无恨,只有冷漠和操纵。夜萝婷则比较个性化,对他们惩戒的时候,凶狠异常,但是照顾他们的时候却又无微不至。

    所以他们这三年来和药师没培养到什么感情,但是却在夜萝婷身上刷了不少玉符,因为她生起气来那是真的吓人,而疼起人来也是真的感人。

    苏妲己等人在青楼三年没有被男人碰过,都靠夜萝婷上下打点,甚至秘密出手毒杀了很多不长眼的畜生。大玩家们虽然游戏人生,但是好歹还是懂的。

    雷长夜因为了解夜萝婷的性格和过往,通过比较药师和夜萝婷之后,发现夜萝婷作为武盟内部的统御妖神宗弟子的主事,比较容易上手。而药师和苏妲己这帮妖神宗弟子已经决裂,以后很难共事了。

    这也是他决定让夜萝婷把解药亲自炼出来,并发给妖神宗弟子的原因。

    “哈哈,苏姑娘,你们都来了,进来进来。”雷长夜笑着朝苏妲己摆摆手。

    苏妲己强笑着走进门,朝着夜萝婷盈盈下拜。她身后褒姒等人都和小鸡一样躲在她的身后,暗暗遗憾苏妲己不是一个高八尺,宽八尺的男人。

    “哼,真有你们的。我花费十几年光阴保护你们不被臭男人骗,结果人家一个雷公戏就把你们的心勾走了。”夜萝婷斜眼看着他们,一脸的怒其不争。

    “夜娘,心有所向,我等凡人也无力与命相争。”苏妲己说到这里,一脸幽怨地瞥了雷长夜一眼,一副怪他怪他都怪他的模样。

    “……”雷长夜扇着扇子低头做沉思状,“怪我咯!”

    “唉,算啦,我也不管你们了。”夜萝婷从桌上拿起那满满一瓶解药,随手丢给苏妲己,“拿去吧。”

    苏妲己手忙脚乱地接住,充满疑问地望向雷长夜。

    “苏姑娘,这是夜娘花费两天两夜为你们炼制的妖炼解药。夜娘,既然药都炼好了,就麻烦你为他们解释一下如何服用吧。”雷长夜温言道。

    “一人一颗,在一天中血气最旺的凌晨服用。服下后腹痛如绞,不必惊慌,疼个一天一夜,就好了。”夜萝婷冷冷地说完,斜眼看了这批妖神宗弟子一眼。她的药药性强烈那是出了名的。妖神宗内,弟子们争着喝的是药师炼的药,她炼的药再好也没人敢喝,喝下去就算成了天下至高都不值。

    她这个药因为用了雷长夜在仙隐图育英谷里养出来的上古珍种巫药,药性更是加倍的烈。如果是药师也许还能找出温和药性的方法,但是她性格极为随性,直接顺着药性炼了出来。

    她说完这话,本来以为这群妖神宗弟子都会是一脸惨白,魂不附体的样子。但是他们却面不改色,仿佛根本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等到药性一过,妖炼的毒性会一扫而空,但是你们的境界也会降一个小境界。这是服用妖炼的代价,你们当有准备。”夜萝婷补充了一句,同时仔细观察了一下她们的眼神。

    没有人遗憾,也没有人害怕。完全是一副“哎哟,不错”的样子。

    “咳咳,恭喜各位摆脱妖炼的控制,重新成为自由之身。”雷长夜无奈地扬声道。

    “哦~~~~,多谢夜娘!多谢盟主!”苏妲己等人这才意识到这些解药的意义,连忙朝夜萝婷躬身施礼。

    夜萝婷气得肝疼,这帮没良心的东西,连妖炼是什么怕是都忘了。

    “各位,夜娘为了令各位摆脱妖炼之苦,熬了两天两夜方才炼制出这珍贵的解药,你等服了药之后,当知为夜娘解忧,以报恩情才是。”雷长夜沉声道。

    “自当为夜娘解忧!”苏妲己等人立刻齐声说。

    雷长夜朝夜萝婷点点头,让她提出要求。

    “那个……你们当知道我家宗主有志从妖化人,但是若要炼成人形,需要找到一条……炼狐成人之路。这就需要你们所有人的帮助。”夜萝婷结结巴巴地说着。她对于雷公戏知道的太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

    “我明白了。”苏妲己冰雪聪明,立刻懂了,“我等自当为夜娘分忧。入画之后,我们会尽量购买魂核朝九尾天狐的方向合成,看看最后的进化是否可以达到人形。”

    其他躲在苏妲己身后的半神军团弟子纷纷点头,但是脸上却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们可不想合成九尾天狐。到了八品巅峰居然打不过中五品的雷长夜,除非九尾天狐有史诗性增强,否则他们真是不怎么待见。

    “呃……甚好。”苏妲己说的话,一半夜萝婷都没听懂,只能不懂装懂地点头。

    “正好你们妖神宗的人吃了解药会疼一天,就用这一天,好好在雷公戏里为夜娘和涂山宗主找找炼妖之路。做人不能忘本,更不能忘恩负义。我的雷公戏可不想为背德之人开放。”看到他们一脸没分寸的样子,雷长夜淡淡地说。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苏妲己等人吓得一起跪坐下来,朝着雷长夜拱手道。

    夜萝婷差点喷出来。刚才这帮家伙跟自己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死样子。雷长夜一张嘴,各个都成了忠臣?这反差也太大了。

    她也终于明白了妖神宗弟子对自己药物失去敬畏之心的原因,他们的神识随时可以入画,这种服药后的痛楚,不但不会让他们害怕,还成了他们玩游戏的理由。

    雷公戏真的这么好玩吗?

    “小师妹,夜娘累了两天,需要休息,不如你带也夜娘去领略一下雷公戏。”雷长夜吩咐完所有的事,伸展了一下身子,轻松地说。

    “哎!哪有让小辈教长辈的道理,师姐,我带你去玩玩。”花萝茵眉花眼笑地说。

    “师娘,你也玩啊?”雷长夜吃了一惊。

    “嘿!你这不孝的徒儿,这么好的东西也不给我们来一份儿,还要你师父偷偷跟一珂要。”花萝茵瞪了他一眼,随即欢天喜地地推着一脸懵懂的夜萝婷出了门。

    “娘亲,我给你们当打野,你们走发育路,我会关照你们的。”毕一珂兴奋地追出门。

    “用不着,有你阿爷打野。你去对抗路吧。”花萝茵的声音从走廊里传来。

    “才不要,我不想当孤儿!”

    雷长夜听得眼皮乱跳,骂谁呢!他看了一眼还在船主室里忍笑的妖神宗弟子们,无奈地摆了摆蒲扇:“都走吧,明天莫忘了吃药。”

    “是,盟主大人!”

    涂山狸和药师已经在雷公峡谷浸淫了足足二十个时辰。刚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随便在仙宫里选一个英雄,然后在雷公峡谷里专心致志地寻找魂核炼制九尾天狐。试图找到天狐进化之路。

    但是他们遇到了所有雷公戏玩家都会遇到的普遍问题,那就是不断被杀,复活之后,还会被同一方的队友喷。

    刚一开始,涂山狸和药师还能够对这些闲言闲语和人生挫折淡然处之,将心思全都沉浸在炼化天狐的研究中。

    但是任何人死了一百次之后,也会被打出真火。

    到了二十个时辰之后,涂山狸已经忘了她自己来雷公峡谷是来干嘛的了。反而是雷公戏里面从选英雄、到对线、到买魂核、到合成宝宝、到进化宝宝,这一条龙的进程,她从无到有全都学全了。还能够反手教导药师。

    药师则确实是一个有了目标之后,便可以把所有身心都浸淫到这个目标之中的人,无论死了多少次,他还是不离不弃地选择寻找合成天狐之路。

    到最后,反而是涂山狸气得一把攥住他的衣领:“别再合成没用的东西了!好好给我合一个神宠,我要赢!”

    药师非常无奈,只能被迫把目标暂时定在了赢得一次比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