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25章
  • 下载
  • “宗主,你对千年之前的狐族还有什么留恋吗?”雷长夜开口问。

    “当然,我留恋所有的一切。”涂山狸低声道,“我想要回到千年之前的时光。”

    “这样啊。”雷长夜摸着下巴,为难地摇头。

    “雷盟主,莫非你有……有什么方法让宗主回到过去吗?”药师忍不住问。

    夜萝婷也震惊地睁大了眼睛。雷长夜这些日子显示出来的能耐,令他们都忍不住有了这种狂野的猜想:说,你是不是有昆仑镜?

    “宗主,是这样,我是真的没办法把你送回几千年前的族群之中去,不过,如果你能够断了对狐族的羁绊,我倒可以想办法帮宗主进化成一个真正的人族。这样,你就可以找到和你一模一样的伴侣。”雷长夜温言道。

    “荒谬,宗主乃是高贵无比的九尾天狐,岂能屈尊化为一个无能的人类!”夜萝婷第一个不满。

    “狸姨,我们走吧,我绝不会让你被炼成你不想要的模样。”药师愤然道。

    “你们有没有问过宗主她想要变成什么样子啊?这样,你们先商量商量。”雷长夜笑着为自己倒了一碗茶,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拿出入画匣,看着里面的雷公戏,一副你们自己决定,我是不怎么在乎的样子。

    药师和夜萝婷忧心忡忡地望向涂山狸。涂山狸也颇为羞愧地望着他们。

    “嗯?”药师和夜萝婷和涂山狸相处多年,一眼就看出来,涂山狸心中已经同意了。

    这么多年来,他们自我催眠,都在认为涂山狸的天狐一族受到人类不公正的待遇,遭遇灭顶之灾,必然是一个充满了残酷和血腥的过程。而为狐族的遭遇复仇,是一件正义的事情。这也是他们决心建立半神军团,起事扬州,成立半妖国的精神动力。

    但是,涂山狸的神情明明白白告诉了他们,她对于狐族的留恋,与她渴望摆脱孤独的渴望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狸姨,你……觉得雷盟主的提议如何?”药师终于忍不住开口。

    “对不起小药,几千年了,当时狐族的一切在我的脑海中已经模糊。我不想再为了逝去几千年的故族而死守这一段模糊的记忆。我想要真正的活下去。”涂山狸苦涩地说。

    “宗主,你忘了人族血洗狐族的仇恨了吗?”夜萝婷难以置信地问。

    “当年……”涂山狸苦笑着摇摇头,“我们可以和龙凤麒麟一样与人类握手言和,但是我们因为傲慢而选择战争。种族之战,哪里来的对错,胜利者书写所有历史,幸存者扭曲所有记忆,没有人想要面对真相。正如雷盟主所说,一切不过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药师和夜萝婷都沉默了下来。在他们根深蒂固的认知里,他们一直认为狐族是受压迫,受委屈的一族。但是,如今雷长夜打开了涂山狸的心防,她终于肯说出她不想面对的真相。

    人族和狐族的竞争,无关对错,而是对天地大势的争夺,成王败寇皆是宿命。人族毕竟还提供了避免战争的可能性,只是狐族没同意罢了。

    “你们会不会怪我?”涂山狸看着药师和夜萝婷复杂的神情,忍不住担心地问。

    “当然不会……”药师和夜萝婷心情纠结地开口。他们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竟然这么轻易被否定,心里当然转不过筋来。但是,涂山狸心情多变,做事但凭心境,他们早已习惯,今日这种结局,多少他们还是有点心理准备的。

    而且,就算涂山狸坚持要复兴妖族,如今的局势,想要做到这件事,已经难如登天。药师和夜萝婷虽然已经做好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准备,但是能不这么悲催,也不是坏事啊。

    “谢谢你们。”涂山狸感动地按住他们的肩膀。

    “宗主……”“狸姨……”药师和夜萝婷在她动听的话语声中,纠结的神情松弛下来。他们终于从复兴妖族,建立半妖国的牛角尖里爬了出来。

    “哎呀,恭喜三位,贺喜三位,终于不用再想半妖国的事情,真是一块大石落地啊。我都替三位感到庆幸。”雷长夜看到他们终于讨论出了结果,连忙笑着鼓掌。

    药师和夜萝婷斜眼看他。虽然他们心里松了一口气,也的确一块大石落了地,但是这心情真不想让他知道啊。

    “而且,不用每年换一次毛,宗主是不是也轻松很多,哈哈。”看着药师和夜萝婷复杂的神情,雷长夜忍不住想要活跃气氛。

    “……”涂山狸冷冷地看着他,一脸拒绝的表情。

    “嘶,这玩笑开得有点早啊。”雷长夜尴尬地咳嗽一声。

    “雷盟主,不知道需要如何才能帮助狸姨炼成人形?”药师第一个开口询问。他曾经找雷长夜炼制过饕餮,知道雷长夜的本事,所以一旦确立了目标,便开始为涂山狸询问起来。

    “这个嘛。宗主也算是八品巅峰的身段,想要在我的法宝里炼制,不但需要大量的魂核和宝材,我还需要积累一些炼药的经验才可以。这些价格都不便宜。”雷长夜微笑着说。

    “我可以把妖神宗宝宫的宝材全都拿出来给你,大概价值五十万贯左右。”药师毫不犹豫地说。

    “啧啧啧,想不到妖神宗宝库就剩这点了吗?”雷长夜略带遗憾地说,“先不说魂核的损耗,光说把宗主炼成人形,这就需要消耗十枚六品巫核。”

    “……”药师和夜萝婷互望一眼。六品巫核只能在南巫国找到,妖神宗在会川之战的时候,全程被困在黄山会馆,没有机会到会川城收到这么高级的巫核。

    “现在市面上的价格,一枚五品巫核是一万贯。六品巫核大概可以兑换十五枚五品巫核,那就是十五万贯。这十个六品巫核,加起来就是一百五十万贯。贵宝库的宝材远远达不到这个数目啊。”雷长夜叹息一声。

    第三百三十章 三个打工仔(感谢小鸟盟主的第四个银盟)

    听到雷长夜算的这笔账,涂山狸、药师和夜萝婷都感到一阵由衷的干枯感。一百万贯真的让他们感到筹措无门。除非他们现在就去会川府开始漫长的狩猎。

    但是六品巫兽早就在百万兽潮那一战里被雷长夜打得不是死了,就是跑得远远的。想要猎杀一只,怕是要花上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的搜索。

    “当然,我知道三位身上都没这笔钱,我也可以为三位定一个延期付款的计划。三位可以在我的武盟打工还债。”雷长夜笑着说。

    “打工还债?”三人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

    “我武盟下设安排局,安排局里设有客卿一职,三位若是愿意在安排局就职客卿,听从局长鱼玄机安排做事,每做一年的事,可抵三万贯,大概三十年后就可以清偿完全部债务。”雷长夜笑着说。

    “这算什么,这不就是驱策我们为你当差吗?”夜萝婷第一个不满,“我家宗主决不能屈尊降贵,做这种事!”

    “年薪万贯,这待遇可是大唐多少高官显贵都没有的好事。而且,宗主做事也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武盟打工,武盟为天下安定的定海神针,这样也可以为宗主攒一些功德。要知道宗主炼化为人,那就不是修业障,而是修功德了。在武盟打工,还能帮她提升到九品至高,这岂非她一直想要的境界?”

    “不如我和萝婷留下听你调遣,宗主就……”药师开口道。

    “我岂能让你们留在这里替我受气。咱们三个当同甘共苦。”涂山狸沉声道。

    “宗主!”“狸姨!”夜萝婷和药师都有些痛惜。

    “当然,做安排局客卿也是有福利的。你们成为了客卿,就是武盟正式会员,雷公戏的会员是永久免费的。因为师娘的关系,我还可以对三位多加关照,让你们成为永久免费的贵宾会员。”雷长夜笑着说。

    “谁稀罕成为雷公戏的贵宾会员。”夜萝婷和涂山狸同时冷笑。

    “且慢……”药师下意识地冲口而出。

    “嗯?”夜萝婷和涂山狸都吓了一跳。药师冲口而出那股子劲头儿,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听说了街上有了皮影戏演出,那种兴奋和惊喜,根本掩饰不住。她们对药师太了解了,他这是动心了。

    “哦?药兄,想要玩一手?”雷长夜笑着从抽屉里摸出一枚造型精美的入画匣,推给药师,“这入画匣是免费的。你还有一天免费试玩的时间,可以先玩玩再做决定。”

    “狸姨还没有炼化成人,我心事未了,还是不要的好。”药师微微一笑,坚定地把这枚入画匣又推回给了雷长夜。

    涂山狸和夜萝婷轻轻松了一口气。有那么一刻,她们真的以为药师竟然迷上了着小孩子的玩意儿。

    “是这样,如何炼化九尾天狐,我还没有很好的炼妖预案。”雷长夜神色严肃地摇着蒲扇,“因为九尾天狐其实是一种一直被人们认为比较过时的妖族,进化程度没有其他合成的灵兽高。所以没有人愿意朝天狐的方向合成灵兽。这让我很难积攒起炼妖经验。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摸索。”

    “雷盟主,你的意思是如果有人能在入画匣中尝试合成九尾狐的炼妖之路,也许可以更快地找到炼制九尾天狐的方法?”药师闻弦歌知雅意,立刻接话。

    “正是如此。”雷长夜笑着点头。

    “但是……”药师又产生了疑惑,“这只是合成九尾天狐的方法,宗主已经是九尾天狐,又如何找到朝人类进化的方法?”

    “灵兽合成以后,还需要不断吞噬魂核进化,它们有各种不同的进化方向,其中有一种就是化形成人。而九尾狐这种古老种族炼化成人就需要更多的尝试。”雷长夜继续说。

    “所以我们需要不断进入雷公戏去摸索这种炼制方法?”药师沉思起来。

    “光是一个两个人还是很难研究出正确的方法,如果能找到数百上千人一起尝试,那就容易多了。”雷长夜提醒他,“我看武盟之内已经聚集了一批妖神宗弟子……”

    “你是说你允许我以妖炼控制他们,进入雷公戏帮助我来寻找炼化九尾天狐之路?”药师大喜站起身。

    “别激动。药兄,且听我一言。”雷长夜笑了。

    药师尴尬地笑了笑,重新跪坐下来,他知道自己太过于冲动了,这世上哪会有如此好事。

    “药兄,传闻妖炼之药其实是有解药的,只是炼制的方法极为繁琐。我武盟收了一群妖神宗弟子,他们也都是因为沉迷雷公戏而……改邪归正,成了武盟一员。如果药兄以安排局客卿的身份,为他们提供妖炼的解药,他们自然愿意投桃报李,为宗主寻找进化成人之路。”

    “这么麻烦,用妖炼之药控制他们不好吗?”夜萝婷不耐烦地说。

    “师伯该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要不然,当年苗成贵要以情蛊诱骗师娘之时,你也不会出手阻拦了。”雷长夜微笑着说。

    “……”夜萝婷浑身一震,眼神锋锐地望着雷长夜,张了张嘴,却再也没说出一句反对之词。

    “现在两位已经从建立半妖国的负担中走出来,那些妖神宗弟子的使命也烟消云散,是时候给他们自由了。重获自由的他们,若不知恩图报,便不配做武盟之人。”雷长夜淡淡地说。

    他这一句话,顿时让夜萝婷和药师神色肃穆起来。他们明白了,这不是雷长夜为了妖神宗弟子向他们要解药,而是为了他自己向他们要解药。他需要彻底服从他的武盟成员,不想要吃了妖炼,随时会反水的妖神宗余孽。

    药师和夜萝婷感到了雷长夜施加的压力,同时也体会到他想要合作的诚意,一切就看涂山狸的决定了。他们求助地望向涂山狸。

    “小药,你那么喜欢雷公戏吗?”涂山狸突兀地开口。

    “呃,并不是喜欢,而是这个雷公戏可以帮助宗主找到炼化为人的道路,至关重要。”药师当然不会说“是的,我就是喜欢。”

    “好!我同意为你炼制妖炼的解药。只要你能保证为宗主找到炼化为人之路。”夜萝婷沉声说。

    “一言为定。三位的聘书我改天会写好给三位过目,我们找一个吉时开坛誓盟,从此三位就是武盟的客卿了。”雷长夜笑着把三枚入画匣拿出来,递给三人。

    药师、涂山狸和夜萝婷收起入画匣,一脸酸爽的表情。虽然说他们在雷长夜这里的待遇,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同时涂山狸也找到了妖生中的全新希望。但是,他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且未来会持续付出。

    对于雷长夜这个人,他们现在是又敬又怕又爱又恨,各种复杂感情掺杂在一起。

    就在三人即将出门的时候,雷长夜忽然开口道:“师伯,麻烦你留下好吗?师侄有事相谈。”

    夜萝婷停下脚步。药师和涂山狸回过头来,疑惑地望着雷长夜。

    “放心,我和师伯是自己人,谈的是体己话。”雷长夜微微一笑。

    夜萝婷朝两人点点头,用手轻轻把他们推出门,随即转身跪坐在雷长夜的面前。

    雷长夜放下手中紧攥的蒲扇,深吸一口气,深深望着夜萝婷,问出了他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师伯,当年蜀山黄彦师兄是如何得罪你的?为何你要为他下牵机毒?”

    “原来你纠结的,是这件事。”夜萝婷冷冷一笑,“告诉你也无妨。你怕是不知道黄彦这厮闯江湖的时候,是个愣头青,竟然加入了一帮猎宝师,去追踪一只金毛赤裘,九尾在身的红狐吧?”

    “啊?”雷长夜大吃一惊。黄彦师兄看起来老实巴交,没想到入了江湖如此狂野,竟然偷偷去猎宝行去找活儿?而且,他想要猎杀的还是涂山狸!

    “当年宗主练功出岔子,变成了九尾红狐有一段时间变不回来,随即遭到了数十个猎宝师的猎杀。我是她的随身侍卫,自然要出手制止,随即引发了一场大战。”夜萝婷嘿嘿一笑,“黄彦只是中了我的一丝牵机毒,看在他傻了吧唧,只是凑热闹,我给了他几天逃命的时间,他不会没跑回蜀山吧?”

    “跑回来了,呼!”雷长夜长出一口气。这件事很容易找黄彦师兄证实,若是证实属实,那么就证明夜萝婷并非大奸大恶之辈。她的话才可信。

    关于苗成贵这件事,因为死无对证,所以夜萝婷说的是否是真的,雷长夜还需要一点点排查印证。这只是第一步,他还需要一系列步骤来逐步印证夜萝婷的话。

    “师伯。江湖上传闻你有多次大规模毒杀事件。我在这里都存了档,我想要一件件向你证实,如果你没有做过这件事,我必须找出真凶还你清白,还请你帮我一把。”雷长夜诚恳地说。

    “我怎么帮,说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难道我还要去找是谁栽赃我吗?累不累?”夜萝婷不满地说。

    “师伯。苗成贵的事,我们只能相信你的一面之词。为了证实你的话,我不得不一件件清空江湖上你被诬陷的所有恶行,只有这些事都找到了真凶,我才能证明你没有说谎。否则,师娘心中总会有一丝疑惑,这对于你们的情谊,也有影响。同时,还你清白,也可以让你正式成为江湖白道的一员,重新开始。”雷长夜语重心长地说。

    “我……”夜萝婷昂着头,想要说:我不在乎!但是想到花萝茵哭成泪人的模样,心头终于一软。到飞鱼大娘船上最让她开心的一件事,就是终于和师妹和好。

    “小花有了你这样的徒弟,也是她的福气。”夜萝婷苦笑一声,随即一阵气苦。这样的徒儿,她是注定没有了。

    “师伯,你是师娘的师姐,也就是我的亲人。她的福气,你也有一半啊。”雷长夜微微一笑。

    第三百三十一章 夜萝婷归心(感谢小鸟盟主的第四个银盟)

    第二天早上,夜萝婷没有再让任何人吩咐一声,服服帖帖地跑去找药师,求出他誊写的妖炼解药之药方,来到大娘船的底层甲板,在雷长夜划归给她和药师的炼药房里炼制解药。

    涂山狸和药师都感到有点惊讶,夜萝婷自从留下来和雷长夜说了一顿“体己话”,好像一下子变得温柔和开心了起来,做起事情也颇有精神头。精神状态比起在妖神宗里强了很多。

    很快的,听说夜萝婷在药房里忙活,花萝茵和毕一珂也兴致勃勃地跑到药房里帮忙。三个人在药房里说说笑笑,一泡就是一上午,日子过得快活似神仙。

    涂山狸和药师深切地感到,他们“失去”了夜萝婷。她已经找回了一个属于她的人生。他们不知道该为她感到开心,还是为自己感到失落。

    而雷长夜则在船主室开了一上午的会。与会的人一个个的武功和气息都让药师和涂山狸感到警惕。中午散会的时候,船主室的门一开,数十个与会者犹如云汉群仙,同时一批批纵身跳下船,踩着水就朝着苏扬两地散去。

    这些人的轻功全都到了踏浪而行的境界,这在轻功一道上,已经臻至绝顶,属于天生对于此道天赋异禀之人。这些善于轻功和隐匿的高手在江湖上,都属于最不服管的人。但是看他们现在的劲头,仿佛恨不能跑得更快一点,飞得更高一点,好表现给老板看看。

    尤其是领头的那一男一女,一个玉树临风,一个貌美如花,但是这两个人一出门砰地一声就没了,仿佛不是跑出去的,而是发射出去的,这表现欲不是一般的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