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224章
  • 下载
  • 同时,他需要为每一个上架英雄专门画一个独享的仙宫楼层,拥有专享的背景,配合更华丽的衣着,加上更酷炫的出场姿态,形成类似英雄皮肤的效果。

    汪芒相对更难一些,雷长夜需要为他设计一套全新的技能,以免和洛修贤的技能和法宝重复。

    这消耗了他整夜的时间。

    等到他把这四个新英雄重新设计好了,并上架之后,他立刻听到了几声尖锐而喜悦的叫声。那是紫馨和汪芒失控的欢呼。这两货等了整夜就在等他们的新英雄上新。

    雷长夜立刻感到他们已经钻入了仙隐图去玩新英雄了。他微微一笑,等到一天的尝鲜期过去,他们就会过上玩自己还得花钱的酸爽日子。

    但是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毕一珂和宣锦没有反应。宣锦现在专注于整顿全新的江南大营,杂务缠身,没太多时间玩游戏,这他理解。但是毕一珂却没有入画,这只能说明她还在囚室之中陪着师娘。

    一整夜了,她还陪着师娘在囚室之中与大师伯叙旧吗?

    雷长夜闭目内视,切换到阴将视角,却震惊地发现花萝茵已经把牢门打开,冲进牢门和夜萝婷抱在一起。两个人都哭得稀里哗啦的。毕一珂则把头埋在毕三泰怀里,也哭得浑身发软。

    事情严重了。

    雷长夜下意识地拿起背后插着蒲扇,紧紧攥住扇柄,朝着囚室快步走去。此刻无论是师娘还是小师妹都脆弱无比,若是药师和夜萝婷趁机出手相挟,他的阴将只能做无差别轰炸,将所有人都电倒。就是这样都难以避免夜萝婷出手使毒来个同归于尽。

    “到底出了什么事?”雷长夜感到异常紧张。按理说夜萝婷和花萝茵亲密接触的时候,非常危险,被自己潜意识控制的阴将应该及时反馈报警才对。难道说他的潜意识分辨出来这个情况并不危险,所以才没有提醒他?

    当他快步走进囚室,花萝茵和夜萝婷看到他进门,顿时不好意思地松开彼此,扭开身子侧头擦眼泪。

    “师娘,出了什么事?”雷长夜摸不着头脑,只好拱手相问。

    “长夜,我求你个事儿。”花萝茵红着眼睛对他说。

    “师娘但说无妨。”雷长夜连忙说。

    “你放了他们吧。”花萝茵颤声道。

    “啊?”雷长夜万万没想到夜萝婷对花萝茵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影响力。

    “娘子”毕三泰为难地拉了拉花萝茵的袖子。

    “住口!要不是师姐,我便不能干干净净地嫁给你,她是我们一家的恩人。”花萝茵肃然道。

    “果然”雷长夜心头一阵难受。其实,他从一开始听说了苗成贵和花萝茵的师徒关系时,就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但是他尽量不想往那方面想,因为花萝茵毕竟是他再世父母一样的亲人。

    没想到啊,南疆蛊神苗成贵终究不过是个臭男人。

    毕三泰痛惜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大师兄,我求求你,饶了大师伯吧,大不了,我以后再也不玩雷公戏了,天天为你跑腿,跑一辈子。”毕一珂红着眼睛说。

    雷长夜不满地看了一眼夜萝婷,这种事居然当着小师妹的面说,不太好吧。

    “师娘,就算让大师伯他们一走了之,又如何呢?”雷长夜微微一笑,“妖神宗只剩他们三个,其他人都已经入了武盟。他们从我这里走了,那就是三个行走的功德箱,必然被八派追杀。你也知道各派道宫中困了多少冲不上九品的宿老。”

    听了他的话,花萝茵浑身一震,担忧地望向双眼通红的夜萝婷。

    “既然大师伯对师娘有再造之恩,我当对其斟酌善待,我保证她在我这里,比她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会安全。”雷长夜沉声道。

    “”花萝茵无助地望了一眼毕三泰。毕三泰连忙点点头。

    “娘亲,大师兄言出必践,我们应该相信他。”毕一珂赶紧说。

    “好!”花萝茵终于没有继续坚持。

    第三百二十八章 涂山狸之心(祝贺小鸟盟主喜获麟儿)

    雷长夜的船主室内,雷长夜与药师、夜萝婷和涂山狸相对而坐,面面相觑,各怀心思。

    到此为止,雷长夜已经了解了当年全部的真相。花萝茵的恩师苗成贵对她从来都存着痴心妄想。自从研制成功情蛊之后,按照苗疆蛊师传承之惯例,为了保住传承,他把情蛊之法传授给了大弟子夜萝婷。

    但是,他也无意中透露出将以情蛊来迷惑花萝茵,诱骗其嫁与自己的心思。

    夜萝婷和花萝茵本为苗疆蛊术的竞争对手,夜萝婷刚刚以绝顶毒功压过小师妹一头,成为苗成贵的传承弟子,苗成贵以为夜萝婷不会对自己有二心。

    没想到的是,夜萝婷和花萝茵虽然在蛊术的造诣上竞争激烈,但是她们从小在苗疆相依为命,互相扶持,培养出了珍贵的友情。花萝茵曾经多次引导夜萝婷在蛊术上的修炼,没有令她坠入苗成贵所修炼的邪道之上,让她始终保留了一份做人的良知。

    在听说了苗成贵的图谋之后,夜萝婷第二天忽然决定出师,自谋生路。这让苗成贵有些错愕。不过他以为夜萝婷只是嫉妒小师妹即将成为师母,所以并没有感觉到夜萝婷的杀机。

    在出师之斗上,他没有发现自己中了夜萝婷偷偷施加在他身上的情蛊之毒,出手之时迟疑犹豫,下不了毒手,自己却中了夜萝婷的毒杀术,饮恨而亡。

    花萝茵因为苗成贵之死和夜萝婷反目成仇。夜萝婷不想解释,负气而去,从此两人形同陌路。

    夜萝婷在江湖上被当成苗疆邪道,又因为身具美色,所以被不少左道中人当成猎艳的目标。她为此大开杀戒,遭到众多正道中人围杀,重伤将死之际,被涂山狸涉险救下。

    为了营救夜萝婷,涂山狸甚至不惜与三个左道宗门对抗,将他们全部斩杀殆尽,这才终于彻底将她救出苦海。

    在夜萝婷看来,人类貌似道貌岸然,实则阴毒龌龊,比妖族远远不如。她在江湖中多番受辱,又被小师妹抛弃,早就失去了对人类的信任,这一次死历经磨难才死里逃生,更令其对人世失望,于是投入了涂山狸门下,做她的妖宫之主,专门培育半妖人。

    而江湖之上,夜萝婷的毒杀之名越传越烈,很多不是她干的恶事,都被人冠以她的名字,她也成为了无数江湖使毒之人的替罪羊和背锅者。这些恶名,到最后终于汇合成了她今日毒手蛇心夜萝婷的鼎鼎大名。

    今日涂山狸被困飞鱼大娘船,花萝茵眼看就要喂给他们十里扬州酒。想到自己救命恩人即将失去抵抗之力,又不知道雷长夜这五花头背地里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夜萝婷自然而然考虑到了最坏的结果。

    为了保护涂山狸,她不得不厚着脸皮说出了当时苗成贵想要娶花萝茵的真相。那个时候,她也顾不上这件事不甚体面,当着毕一珂就说了出来。

    这也是雷长夜觉得她唯一做的不太让人满意的地方。

    不过,看在她以一己之力,成就了师娘和师父姻缘的份上,雷长夜自然要想尽办法把夜萝婷的毒手蛇心之名给正回来,这样才能让她以后昂起头来做人。

    至于药师,除了拐卖一群本来就要被贩卖的少女,耽误了黑心父母们挣黑钱,还有就是用妖炼迷惑了一大批渴望力量,不计代价的痴人,最终也没有造什么大孽。雷长夜觉得四舍五入,这个人还能发半张好人卡。

    以这两个人的实力,若是加入安排局,会让未来在长安进行的一系列行动更加丝滑顺畅,甚至可以省却了雷长夜自己亲自去布置。

    可是,在用他们之前,还是必须让他们归心才好。这就要好好安排一下涂山狸这位狐族的独苗。

    “因为师娘的关系,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三位可以在飞鱼大娘船上享受最高规格的待遇。我会为三位提供一间上层甲板大观园内天景贵宾楼,令三位不受俗人打扰,更不需担心八派的追杀和天下各方势力的报复。”雷长夜沉声道。

    “你放我们走,就是最大的照顾。”夜萝婷开口道。这一次她用了自己的真实嗓音,嗓音暗哑低沉,充满了沧桑,听得雷长夜暗暗替师娘心酸。难怪师娘哭得稀里哗啦的。救了自己的师姐嗓音哑成这样,明显是受到了生活连番的毒打。

    “……”雷长夜刚要开口,药师却突然打断了他。

    “雷盟主,我知道你想说我们是行走的功德箱之类的话,但是不管你信不信,我们三个有自保之道,一旦你放我们离开,我们会彻底消失在大唐四十八方镇,你永远不会找到我们的去向。”药师看了一眼涂山狸和夜萝婷。

    涂山狸和夜萝婷同时坚定地点点头,仿佛做出了什么巨大的决定。

    “你们不会是想去东瀛吧?”雷长夜下意识开口。

    “……”药师、涂山狸和夜萝婷同时睁大了眼睛。这个人是鬼吗?什么都知道的?

    雷长夜苦笑一声。在蓝海星位面,九尾狐的传说的确是在唐朝传到东瀛去的。如果妖族的迁徙有什么规律可循的话,那就是在中原混不下去,下一个选择要不是天竺,要不是东瀛。他随便猜一个,居然就蒙对了。

    “东瀛不是好地方啊,教化不开,礼数不达,穷山恶水,人心似鬼。”雷长夜连连摇头,“涂山氏一脉何等尊贵,岂能屈尊低就,去此险恶之地。”

    “哼,你们人族的大唐朝,眼看着分崩离析,去日无多,又比东瀛好几何?”涂山狸冷笑一声。

    “宗主活过数千年岁月,还没有养成耐心吗?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分崩离析的岁月只是短短一瞬,等到熬过这一段乱世时光,又会有新的太平盛世。宗主何不在我的飞鱼大娘船上逍遥度日,坐等盛世降临?”雷长夜拿起蒲扇轻扇。

    涂山狸冷哼一声,不屑一顾。但是她却有点怕开口再说话。谁知道雷长夜又从她的嘴里套出什么东西来。

    老实说,她虽然活了几千年,但是肚子里的东西真的不禁这么往外套,都快被套空了。

    药师和夜萝婷都戒备无比地看着雷长夜,脸上肌肉下意识地绷紧,显示出他们都在飞速地思考对策。刚才雷长夜一出口就猜出他们的去向,真的有点让他们心虚。

    这种万事皆在他人掌控的感觉,很不好。

    “让我大胆猜测一下宗主在扬州的计划。”雷长夜微笑着说。

    “不用了……”涂山狸忍不住开口道。雷长夜微微一愣,这位不按套路出牌啊。

    药师和夜萝婷都忍不住低下头。涂山狸这么说,明显就是示弱啊。

    “咳咳,那个……”雷长夜也觉得有点说不下去了,但是必须硬说,“宗主想要靠妖炼这种药物,改变人体内的气息,造出没有变妖副作用的半妖人,创造一个半妖人国度,这个想法其实是错误的。”

    “……”药师和夜萝婷对望一眼,都露出一丝极力想要掩饰的惊异。

    “有什么错?”涂山狸干脆放弃了伪装镇定,直接问。自从她被雷长夜击败之后,她已经没了对抗他的信心。八品巅峰被中五品的小子压制,她失去了最后一丝做妖的尊严。

    “因为在这天地之炉中,所有的生灵都在煎熬中向前进化,我们谁都不能回头重回过去,无论是变妖、变巫甚至变鬼,都是一种退化。我们已经进化为人族,就只能不断进化,最终成仙得道,成为至高神祗。你的妖炼强行把人扭回进化之路的.asxs.,这种逆天之行,绝不可能成功。”雷长夜肃然道。

    “但是妖炼可以让人变得更加强大,反应更加迅速,甚至变得更加忠诚,这些都是进化。”药师忍不住说。

    “当年巫妖之辈无非如此。但是他们仍然被更加团结,更加狡猾,更加多变的人族击败。这才是人类的优势。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世间万物,无不滚滚向前,你就算成功炼出半妖人,最后也会被人族淘汰,就像现在,扬州还有一个半妖人吗?”雷长夜冷笑着问。

    药师叹息一声,闭上了嘴。扬州之战,他真的到现在都想不明白。难道他们的妖神宗真的受了天谴了吗?反正他是感到了整个天地的针对。结合雷长夜的话,他觉得好有道理。

    “宗主,你执意想要复活妖族,本心并非是为了什么使命吧?”雷长夜淡淡地问。

    “哦?你可知我本心想要如何?”涂山狸斜眼看他,一直以来,她都像鬼缠身一样到处想办法复活妖族,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能归咎于种族本能。她还就不信了,她的心事她自己都不懂,这五花头还能知道?

    “宗主作为狐族最后一个族员,孤独了几千年,想要找些同伴一起生活吧。”雷长夜微笑着说。

    “哈哈哈,我怎么没有同伴,我有的是同伴。”涂山狸忍不住笑了出来,看了左右的药师和夜萝婷一眼。药师和夜萝婷立刻朝她点点头,示意她我们就在身边。但是涂山狸的笑声光听上去就很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一样的。”雷长夜也笑了,“我说的同伴,是能够从各个角度理解你,懂你的同伴,同族的伙伴。很简单一事儿,你每年要换一次毛,换毛的时候感觉不舒服,有没有跟他们说过?”

    涂山狸浑身一震,愣住了。

    第三百二十九章 清算炼化账(祝贺小鸟盟主喜获麟儿)

    涂山狸的脑子嗡嗡直响,眼前的雷长夜变得模糊。她下意识地扶住自己的太阳穴。

    她身为狐族看中本能,看中直觉,看中心情,大于看中理性,几千年来率性而为,做了很多很多自己后来想了很久才想明白的事情。当然做得更多的,就是自己到现在都想不明白的事。

    比如她不惜一切救下夜萝婷这件事。她事后想了很久才终于想明白,当时被人类追杀的夜萝婷,很像当年被人类精骑万里追杀的自己。她救下夜萝婷,就仿佛救下了当年的自己。

    这个还是药师为她分析出来的。

    再比如她救下被父母遗弃,躺在深山中奄奄一息的药师,也只是因为他挣扎求存的神态,让她想起了从族人的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自己。

    这些都是等到药师已经被她养到二十多岁之后,她才终于自己明白过来的。

    她组建妖神宗也只是一时心中起意,一发不可收拾。药师长大后,继承了她的意愿,几十年来忠心不二地为她策划妖神宗的大计。夜萝婷被她救下后,毅然投入妖神宗,与药师紧密合作,开启了妖神宗的一番盛世年华。

    但是,她到底为什么在最近百年以来,一直毫不放弃地建立妖神宗,拉一批有志成妖的江湖之士与自己为伴,她从没有细想过,直到今天被雷长夜一语道破。

    她活了几千年,累了,倦了,想要找一个同伴倾诉衷肠。她想要活回几千年与族人一起生活的快乐日子。

    “原来我是想要找一个伴,一个懂我知我,与我相依为命的同伴。”涂山狸扶着额头,头一次如此清晰明澈地看清自己的内心。这种感觉就仿佛她的灵魂被抽到了天空之上,俯瞰着自己的躯壳。

    想到她百年来披肝沥胆,辗转操劳,误以为自己是在做一件改天换地的伟业,其实是为了这么不值一提的理由,涂山狸就有点想要哭。

    “宗主不必惭愧,人生的痛苦是无穷的,它具有各种各样的形式,但其中最可怜的,最无可挽救的痛苦就是孤独,是永久没有一个伴侣。为了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伴侣,人类可能做出更加荒诞不经的事。”雷长夜察言观色,斟酌着开口。

    “我没有什么人生,只有妖生。我和你们这个世界,永远格格不入。”涂山狸惆怅地开口,雷长夜的话犹如一杯烈酒,灌入她寂寞如狂的心中,烧得她五脏俱焚。这种狂烈过瘾的感觉,她忍不住想要再和他多说几句。

    她当然不知道,雷长夜刚才的话是引用蓝海星散文名家黄秋耕的名言,切中她此时的心情,轻易就打开了她的心防。

    “宗主的心情,我不敢说有所体会,但是大概能够想象。”雷长夜拿起蒲扇,摇了摇,做出闭嘴思忖的模样。

    “……”涂山狸、药师和夜萝婷都眼巴巴地看着他。不知何时起,他们都开始期盼他开口说话。因为他每一句话都有惊天动地,柳暗花明的奇效,令他们看似无解的阴暗人生天翻地覆。他们忍不住感觉到了一丝云开日现的希望。

    当他们想从他身上看到希望的时候,他们已经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命运交到了雷长夜的手中。这种心情,从他们的眼神中渐渐显露了出来。

    雷长夜眯着眼睛做着沉思,却把他们三个的眼神看得清清楚楚。他感觉火候好像差不多了。